第一卷 第一章 GENESITE
    打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女厕所(单间)

    「……呜哇……呜啊啊啊!?」

    将机遇转变为危机的男子柳沢航(私立圣露西亚学园高中部一年级男生)入学仅三天就遭遇了高中生活最大的危机。

    一言以蔽之——他太迷糊了。

    在下午班会结束的同时、柳沢航拉开自认为是男厕所的大门冲了进去、但这里实际上居然是女厕所(单间)。

    不仅如此、在入学第一天的教室里

    「你好」

    向航露出微笑、让他一见钟情的对象——龙宫雪名正身处狭窄的单间里、更具体的说、她正坐在抽水马桶上。

    航喃喃说出在这种情况下的惯用语。

    「……已经……结束了」

    下一瞬间又浮现这样的想法。

    要消沉也得等以后再说。

    现在应该先道歉!向龙宫同学、道歉——!(泪目)

    然而

    航的大脑越是这样想、喉咙就越是变得僵硬、

    「啊、啊啊」

    ——发不出声来

    将机遇转变成危机的男人柳沢航当然不会有将危机转变成机遇的能力、这一点无需赘言。人类不可能如此简单改变自己的行动模式。

    另一方面

    同班的男子突然来厕所偷窥——刚坐下来正准备脱下内裤的瞬间,有人冲入厕所,龙宫雪名慌张地用纤细的手臂遮盖住膝盖附近、然后

    「……请问……那个……诶……」

    用上飘的的眼神目光闪烁地打量柳沢航——不、也许她是打算瞪着航吧、可是不知为何看起来反而像在恳求。

    本次事件的被害人龙宫雪名(16岁)是出生于当地名门的独生女。

    如今很少见的、几乎长及腰际的柔顺黑发、长长的睫毛和漆黑的大眼睛将似乎很少见阳光的雪白面容衬托得更为出众。

    仿佛是精研手艺五十年的工匠竭尽所能制做的日本人偶一样可爱的女孩。

    她没有发出悲鸣大概是因为太过惊讶,头脑中已经变得一片空白。

    虽然如此,只要身处现实,时间就不可能为你而停下来。

    她漆黑的眼眸逐渐开始被泪水浸湿。

    (现在不是发愣的时候了!)

    焦急的航虽然慌张得不知所措,但还是努力出声解释。

    「对、对对不起!我以为这里是男厕所」

    他像磕头虫一样深深地弯下腰,向惊讶的雪名低头道歉。

    雪名似乎松了口气、低声喃呢

    「……啊……是……是这样啊……」

    解释成功!

    就是现在!继续拼命道歉、把失去的好感度和我那蔷薇色的未来夺回来。

    「是、是的!我不是故意的!」

    「……柳沢同学、……不是坏人、实在太好了」

    雪名露出温柔的微笑。

    仿佛从心底感到安心似的,治愈系的笑容。

    「愿、愿意原谅我吗?龙宫同学!?」

    雪名脸上仍然挂着和蔼的笑容、却用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

    「……不……我在生气哦?」

    啊——

    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航仿佛是第一回合三十秒内就被KO的伤心拳击运动员,步履蹒跚地离开单间、缓缓地把门关上,在心中不停地痛骂自己。

    摇晃摇晃摇晃

    lu——lulululu-lulululu

    航一边哼着出处不明毫无意义的曲调,一边晃悠悠地来到走廊。

    将他逼至如此绝境的元凶便意、早不知到哪去了。

    既清纯又高雅、仿佛人偶一样美丽,对任何人都非常和善。会对仿佛是大和抚子一样的龙宫雪名抱有朦胧的爱意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

    (我是不是成了龙宫同学唯一讨厌的同班同学啊?)

    那样的人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一定还没有过真心憎恨他人、讨厌他人的经验。航如此认定。因为龙宫雪名看起来就是这样一位纯真无邪、超越俗世的人。

    而现在这朵一尘不染的百合出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对了他人的愤怒——恨意——屈辱——羞耻——。

    不仅如此、让她体会到这一切、在她纯白的青春上留下不可磨灭污点的混蛋、偏偏就是我。

    柳沢航因为各种原因进入男女同校的圣露西亚学园高中部,仅仅是三天前的事。

    开学的第一天、航就感到非常惊讶。

    他惊讶于龙宫雪名这样的美少女会理所当然似的和自己身处同一间教室。

    我真正意义上的青春大概会从三天前我和龙宫雪名在教室相遇的瞬间开始吧、航心里产生了这种不为他人知晓的希望。

    可是现在全成了泡影。

    啊、我的“高中登场计划”……去哪了……!?

    (下面省略约500字的空虚怨言)

    现实太过无情。

    使人难以忍受。

    回去吧。

    回到家中。

    (既然打算呆在家里、不如先去图书馆借盘DVD再回去)

    沿着操场一直前进,准备离开学校的残兵败将突然停下脚步。

    而后在拐角处V字形转弯。改变前进的方向,向着图书馆走去。

    圣露西亚学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氛围比较闲散,绝不是学习任务繁重的升学学校。可是大学以上却无论文理科都积聚了很多优秀人才、不仅有硕士生学院,甚至还设有不知做什么用的研究院。

    正因为如此、藏书比一般的公立图书馆更为丰富,而且只要是学生都可以自由阅览。

    只不过航的目标不是书,而是DVD。

    因为大学里设有艺术系、所以图书馆中也保存有大量的电影、广播剧以及DVD,而且每周都会增加很多新品。

    而这些DVD之类,学生们也都可以无偿借阅。

    「对了……不如看看J级恐怖片,让心灵受到治愈吧……」

    关于为何看恐怖片可以治愈他的心灵这一点,实在是难解之谜。

    图书馆是一座年代久远的建筑、青砖砌的墙壁上爬满了蔓藤。

    地下室一楼的南侧是「民俗学资料区」、俗称「恐怖角」

    无论西洋东洋,这里保存着大量和民俗有关的书籍和DVD。不仅有柳田国男或米尔恰.伊利亚德(注:柳田国男1875年7月31日-1962年8月8日,是一名日本的妖怪民俗学者。米尔恰.伊利亚德MirceaEliade,1907年3月9日—1986年4月22日,西方著名宗教史家)的常规学术书、连「鬼故事」「不明生物」「宇宙人和UFO」「妖怪」「都市传说」之类只有一部分高中生会喜欢的,和灵异现象有关的资料也堆积如山。

    虽然从靠近天花板的小窗外射进微弱的光线,但这里即使是白天仍然显得十分昏暗。

    危机就是机遇

    机遇就是危机

    柳沢发现刚刚才在厕所不期而遇的龙宫雪名正打算从超过两米的书架上取一本什么书、她踮着脚一边「唔、唔~~」地低吟,一边将雪白的手臂伸得笔直。

    她似乎非常想看那本书、由于拼命伸直身体,脚下已经站立不稳,但她本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摇晃

    「……啊?」

    雪名纤细的身体向后倒去。

    在书架的夹缝中如果头先落地,后脑有可能撞到后面的书架。

    在身后一脸担心地注视着龙宫雪名的航不由大喊、

    「龙宫同学、危险」

    同时毫不犹豫地全力向她冲去。

    啪!

    用双臂从背后紧紧抱住雪名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顺着地毯滑了出去。

    龙宫同学的身体出乎意料地沉重呢……因为是三次元的人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正在他考虑这些事的时候。

    咚、自己的肩撞上了尽头的墙壁、终于停了下来。

    「咕唔……」

    「……请……请问、你没事吗?」

    有危机才有机遇。

    航点点头,表示完全没事。

    雪名好像还站不起来、仍然被坐在地上的航以公主抱的形式搂在怀中、她的脸上浮现出红霞。

    「谢……谢谢你……」

    「不用客气。这是作为刚才那件事的赔礼」

    「……就是说、从那以后你一直跟着我吗……?」

    「诶?不是不是!」

    「别、别看我这样、实际上我的志向是成为名侦探」

    雪名轻启樱唇,说出这样一句出人意料的台词

    「名侦探——死亡?(注:日语中志向和死亡同音)」

    说起来、夏洛克福尔摩斯最后好像也是落入瀑布的潭底而死的。

    「……柳沢同学、我想你大概误解了」

    「啊……大概确实是这样」

    「请、请你不要笑话哦,我将来的梦想是成为最厉害的名侦探,解开世上所有的谜团」

    「这样啊—」

    多么纯真无垢的人啊

    航不仅没有笑话,反而发出佩服的声音,所以雪名好像稍微放心了一些,她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光辉、滔滔不绝地开始高谈阔论。

    可是其内容却——

    「根据我的推理、结论是柳沢同学一直在跟踪我。因为你一会冲进厕所,一会又在图书馆出现」

    ——让航更加头疼不已。

    「龙、龙宫同学?你的推理完全不对哦」

    「不、真相总是只有一个。如果你不能提出确实的反证,我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推理的」

    「我误入厕所是因为把男女厕所弄错了」

    「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我只能认为你是故意的」

    「不是这样的」

    「紧接着又在图书馆的恐怖角出没。这么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人来……这难道能用单纯的偶尔解释吗」

    「我只是来借恐怖电影的DVD而已!」

    「诶……是这样吗」

    似乎是对恐怖这个单词有了反应、雪名终于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航总算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啊。说起来龙宫同学到恐怖角来打算借什么啊?」

    「……我想调查关于这个学校的鬼故事……以及流传于这个城市的传说」

    「学校的鬼故事吗。好像跟名侦探没什么关系嘛」

    「没有这回事。因为全世界第一的天才侦探必须把科学无法解释的怪异事件也一起解决」

    「是这样啊……」

    「反倒应该说,使用“尸体被替换、被认为已经死掉的人才是真凶”这种诡计的密室杀人事件,或是名为尼子一族作祟,实际却是以遗产为目标的连续奇异杀人事件(注:指金田一耕助的八墓村事件),这类刑事案件几乎已经全部被过去的名侦探解决了,所以留给我的未解决事件只剩灵异系的了」

    「是吗……但是有关灵异的事件、用侦探的逻辑推理能力不是也没法解决吗……?」

    雪名脸颊微微泛红,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

    「——世间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关口君(注:姑获鸟之夏中京极堂的名言)」

    关口君是谁啊?

    「如果有进行这类活动的社团我会很高兴的、但遗憾的是没有、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努力调查」

    「原来如此」

    「根据我的推理,这个学园——或者说这个学院所在的五角山一带——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我想要证明自己的推理,所以在调查刚才所说的这个秘密」

    「真的吗?是怎样的秘密?」

    雪名的眼中闪烁着光辉,将非常重视地握在手中的那本书的封面拿给航看。

    「就是这个」

    书名是《五角山、谜之废弃医院》

    好像是新出版的书、封面既没有被晒黄也没有褪色。

    「根据这本书所述、在谁也不曾进入的五角山北侧——即学园的B区域中有一座被废弃的医院。而在那里有幽灵出没」

    「学园的境内里有废弃医院?真的吗?有点令人毛骨悚然呢……」

    「很遗憾、我一个人搜索有点困难……但是、我很擅长调查文献」

    雪名露出得意的微笑。

    那是天然纪念物或国宝级的纯真笑容。

    航为之目眩。

    雪名确实可爱得令人惊讶。

    如果有人谈论废弃医院之类的无稽之谈、一般都会让人想要嘲笑对方「你是笨蛋吗——」。可是由雪名口中说出来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

    反倒让航觉得感动。

    雪名的成绩在年级里位于榜首。

    所以在开学典礼时曾经作为新生代表发言。

    可是这样的好学生却对妖怪屋探险有兴趣——

    (正因为她不知世间的污秽,所以才会从心底相信怪故事或都市传说吧)

    在情报化社会高度发达的现代,这种不谙世事的大小姐真的非常少见了。

    在这种只要使用图像编辑软件就很容易伪造灵异相片的时代——

    说起来过去的灵异照片大多是在照片角落里拍到人脸、可是最近出现的却全是目标物发光或身体一部分消失的照片。

    大概是因为这种照片用图像编辑软件做起来简单吧、航这样猜测。

    「根据这本书所述——在B区域的森林中似乎有一栋像是医院的建筑物,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是吗、会不会在被学园收购前是作为医院经营的呢」

    「不、我在市政府调查过,以前没有成立过那样的医院,但是那栋建筑却是确实存在的。屋内有散乱着废弃注射器的诊疗室、排放着旧床的病房——你看、书上登有医院内部的照片。看上去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吧?一楼居然还有一扇贴满纸币的门。快看快看」

    因为印刷得很不清楚,而且焦距没有对准,曝光也不足,所以航看不清楚照片上的究竟是什么,不过确实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看上去很有鬼屋的感觉、但真的会有幽灵出现吗?」

    「听说确实有幽灵出没。如果在建筑附近徘徊,就会发现目光凶恶的白衣女幽灵……」

    总之、这就是雪名的个性。

    非常天然的大小姐、从心底相信漫画中才会有的故事。但这一点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

    也许这种既美丽又温柔的女孩无论说什么都会让人觉得可爱吧。

    (雪名同学的兴趣出乎意料地有趣呢、越是了解越觉得她可爱)

    航下意识地在拥抱着雪名纤细腰肢的手腕上灌注力量。

    「好痛……」

    「诶?」

    「……请问……难、难道我一直被柳沢同学抱着吗?」

    终于注意到这一点的雪名缩回手臂、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对、对不起!不小心忘记把雪名同学放下来了」

    雪名虽然身体纤细,重量感却很真实,而且非常温暖,微软的甘甜气息撩拨着自己的鼻腔。总之抱起来实在太舒服所以忘了放手……不过这种话死也不能说出口。

    雪名露出严肃的表情、用斥责的眼神瞪着航。

    「果然是以我为目标的呢、柳沢同学。真相只有一个」

    「不……以雪名同学为目标这种事……不过也无法矢口否认……也许真的如此吧」

    完全被对方诱导了。

    「……如果打算绑架我勒索赎金的话,只能是白费功夫。父亲目前辗转于世界各国,并不在家中、赛巴斯丁率领的MP部队会对柳沢同学进行可怕的报复行动……劝你还是住手吧」

    「诶?不是这样的!」

    啪

    雪名突然一脸害羞地将视线移开、而后带着颤抖低声说。

    「……是这样吗……如果目的不是钱财的话……柳沢同学……是想把我……」

    「诶!?」

    我——我对龙宫同学的单相思……被察觉了?

    航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口水、几乎与此同时,雪名说出了她的结论。

    「……是打算把我监禁、当成自己的玩具吧。用绳子把我捆得结结实实,藏在库房里……每天夜晚……这以后的事实在说不出口了」

    雪名好像对自己的推理得出的可怕结论感到非常害羞,用双手掩面。

    「为什么会突然得出这样的结论啊!?」

    虽然自己确实要想做色色的事情、但绝对不是这方面的行为!恋爱!我想要的是纯真的恋爱!我并没有昭和初期的侦探小说中出场的变态犯人那样的兴趣!航想要这样大声辩解。

    虽然想要辩解、但「喜欢你」这种话一时间也说不出口。

    于是航变得哑口无言。

    「我的推理不会错的。我果然讨厌这样的柳沢同学……」

    哼

    这一次雪名鼓起脸颊,用力背过脸去。

    航似乎能看见靠近雪名脸颊右侧的好感计的光芒「咻」地迅速消失。

    「……柳沢同学……难道是变态……?」

    雪名瞪着航、又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呜哇!?误会、不是这样的——!」

    有时间辩解的话、应该先松开手臂把雪名解放出来。但正因为航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才被称为将机遇变为危机的男子。

    航发挥自己的本领、慌乱中将雪名的身体抱得更紧,更加加深了不必要的误会。

    「被那位雪名大小姐称为……“变态”……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将机遇变为危机的男子」

    「你笑得太过分了」

    三十分钟后。

    航绝望得几乎想要投河自尽、像僵尸一样以向前伸出两只手的姿势在图书馆后院蹒跚而行。

    损友海斗正好发现了僵尸化的航,现在海斗正扛着一把大铁铲和航一起走在通往B区域的山道上。

    海斗的背后就是一脸颓唐的航。

    「我、已经没有未来了吧」

    「打起精神来、航。我们的高中生活甚至还没开始呢」

    牧原海斗。

    从幼儿园时代就是航的朋友。

    和庶民派的航不同、海斗有幸生为富裕人家的子孙,然而自古纨绔少伟男,他的头脑有一点脱线。海斗在上初中的时候和进入男校的航选择了不同的路线。

    理由非常简单「男校里没有女生,所以我要上男女同校的圣露西亚学园」

    和长相没有什么个性的航不同,海斗的相貌还算比较英俊。正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略微染成茶色的头发和安全耳钉(因为怕痛所以不敢戴耳环)也为他的外貌增色几分。可是、海斗的三年初中生活却完全是个悲剧。

    起因是他入学不久就对班上的女生说、

    「我很喜欢你!能成为我的女仆吗」

    这以后「初中部的女仆控」的名号在全校广为流传。

    「那家伙的脑子好像有点秀逗」

    「居然会萌真的女仆……完全是典型的游戏中毒者嘛」

    周围的女孩子如此评价海斗,一直把他当成怪人对待、所以说海斗的初中生活完全是个悲剧。

    不过他本人倒是认为「我真是受欢迎呢」,完全不以为然。

    「航、最重要的是事件哦。为了树旗必须要触发事件」

    「在真实的学院里很难触发什么事件吧」

    「如果没有事件、只要想法创造事件就行了。我们去B区域探险,如果能发现废弃医院的遗迹或证据,一定能提高雪名的好感度。所以快点前进吧」

    「……你这家伙、还真是乐观呢……说起来你为什么如此积极地协助我啊……」

    「诶?我不是说过吗、我正在策划建立社团」

    「对、你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社团的活动内容无关紧要。我只是希望能在校内建立一个美好的场所、在那里我们能随时翘课进行闲聊,放学后可以尽情沉迷于游戏」

    「这番发言说明你已经是无可救药的废人。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这种话反倒让人佩服」

    「可是我校规定要成立新社团至少需要五名成员」

    「没错」

    「正因为如此、我打算交到女朋友后劝她加入,你也照此办理。这样一来不就能凑到四个人了吗?所以我要全力支持你的恋爱」

    「以你交到女朋友为前提做计划本身就不靠谱。另外还有一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相信一定会有谜之转学生到来……而且还是绝世的美少女。头发是蓝色、而且是无口属性。其真正身份大概是宇宙人吧」

    「galgame玩多了吧!」

    不愧是每买一款新的galgame就要添置一台最新型电脑的男人,航也不由得感到佩服。

    「终于到了」

    这里是五角山的B区域。

    五角山位于面朝濑户内海的海港城市.红雾市的北方。海拔比较低。

    圣露西亚学园在五角山的各处零星地占有不少土地。可是不知为何只有位于北侧的B区域完全没有开发利用,而是一直被闲置着。

    在两人抵达的B区域入口建有高约2米的围墙。

    「禁止入内。否则宰了你」

    围墙上挂着一块金属牌,上面用杀气腾腾的笔迹写有这样一行字。

    围墙的左边是无限延伸的草原和森林。

    右边则是白天也显得阴森森的湿地。

    这种地方就算藏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也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块金属牌真是让人心里发寒呢」

    「对我等光荣的社团活动的第一步感到由衷的高兴吧。部员一号。让我们尽快越过围墙吧」

    「知道了知道了」

    航和海斗仿佛野战部队的新兵一样登上围墙。

    「出发了哦!谣言不断的废弃医院就在森林中!」

    希望不要出现食肉野兽……航一边祈祷一边顺着草原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快看啊、发现目标了哦~」

    「真的有废弃医院啊……」

    出现了。

    真的存在。

    两层楼高的迷之建筑。

    雪名所说的废弃医院。

    「那么、从哪里开始调查呢……总之先进去再说吧」

    「喂。不要随便进去。很危险吧!」

    但海斗已经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走了进去。

    建筑内部已经完全荒废了。地板嘎吱作响、墙壁上到处是裂缝,肮脏的注射器和点滴瓶滚得满地都是。

    海斗一边寻找贴着纸币的门,一边继续他的脱线话题。

    「啊、如果《lovegene》中的修尔特莉希能成为我的使魔、我就算从高中辍学,一辈子过家里蹲的生活也在所不惜」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难道你忘记《lovegene》了吗。以前我不是强行安装在你的电脑里的吗?」

    「已、已经忘记了。我已经从galgame毕业了!在高中里我要和三次元的女孩谈恋爱!我要回归现实!」

    「你说什么?航你这个背叛者~~!为什么要转投三次元女子的怀抱啊」

    「吵死了」

    ——《lovegene》是海斗大为赞赏,以秋叶原为起源席卷全世界的人气游戏。

    根据航的记忆、女主角修尔特莉希.露特的故事是这样的。某一天来自异世界……表象界的金发碧眼的战斗精灵突然出现在作为主人公的高中少年眼前、成为主人公的使魔(实际上应该说是主人公被强迫成为修尔特莉希的下仆)。两人虽然争吵不断、但不久后逐渐喜欢上对方——最后终于击倒来自表象界,企图征服现实界(originalworld)的强大敌人《theone》千本院聪明,拯救了世界。

    「《lovegene》是恋爱冒险游戏。为了推进情节发展而时常出现的异能战斗场面只不过是加强两人羁绊的附属品而已」

    关于《lovegene》的战斗场面,航的记忆中也没有留下太多印象。

    只记得难读的汉字注上意义不明的片假名所构成的必杀技名一个接一个地从屏幕上掠过,而且这样的画面还是强制性出现的,所以每次只好按ctrl键快进,结果经常错过重要的伏线。航脑海里只留着这种痛苦的回忆。

    说到《lovegene》,最重要的应该算是来自表象界的五位性格各异的女主角们。

    金发贫胸的第一女主角《Mankind》修尔特莉希。

    她的妹妹、沉默寡言的姐控《Undertaker》米莉夏。

    冒失的战士《stonecold》一目散壱木。她的笨手笨脚甚至有可能导致世界的毁灭。

    《thegame》玛赫.奥卡。古怪的御宅女孩。性格恶劣。非常喜欢咖喱。

    家里蹲的废柴人类、好像晒到太阳光就会融化的《Aviator》首冢〆子。

    从名字来看就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普通的学校里……应该说为了城镇的安全绝对不希望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

    「修尔特莉希对于胸部平坦、个子矮小的自己有自卑感,所以经常鞭打用《贫胸女》这个名称嘲笑自己的主人公。但事实上她是喜欢主人公海斗的……就是说修尔特莉希是傲娇性格哦」

    「海斗。你是以自己本名作为galgame主人公名字的类型吗」

    「那还用说吗!为了随时做好准备迎接从液晶显示器中出现的修尔特莉希,我在玩游戏时总是使用本名!就算是不能改名字的游戏,我也会打上补丁改造!」

    航原打算说「其实我也是这样」,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和这家伙是同类吗。啊啊、开始讨厌自己了。想要遗忘的黑历史差点又涌上心头,使得航苦闷不已。

    「在、在《lovegene》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女、女配角的水、水无濑美羽」

    航努力想要岔开话题。可是因为说出了水无濑美羽这个名字、反而使得想要当成不存在的关于自己黑历史的记忆复苏了。

    「你是指《lovegenerator》水无濑美羽吗」

    「主人公的青梅竹马、虽然对主人公一往情深……但为人太过善良、总是帮主人公和别的女孩牵线搭桥。让旁观者都感到心酸……」

    「虽然是美女,但外观比较男孩气。总是执拗地说:我才不会和男孩恋爱呢!一直热衷于撮合主人公和别的女孩」

    「但是为什么水无濑美羽不能攻略啊?我一直相信某处隐藏着水无濑线,做了很多尝试。明明是不能攻略的次要角色,却和游戏的标题有关,不是很奇怪吗」

    「啊、这是因为这款游戏原本被设计成以水无濑美羽为第一女主角的温馨学园恋爱galgame、但是在快要完工的时候,制作者来了个全盘否定,说“真无聊!能不能加入现在流行的异能战斗要素啊”。所以工作人员慌慌忙忙地加入修尔特莉希等5名异能战斗女主人公,将整个游戏全部重新制作。结果以水无濑美羽为首,原本应该是女主人公的角色们全成了配角。可是只有游戏标题因为制作者的大意忘记改变,就这样留了下来。这一小道消息在粉丝中广为流传」

    「什么嘛、是这么回事啊」

    啊、不好了?

    居然以galgame为话题谈得如此起劲,这番游戏废人之间的谈话如果被龙宫同学听见就真的全结束了。

    没错。

    我已经舍弃了暗黑的男子初中时代、从这个春天起堂堂正正地踏入了高中的校门。

    所以在入学的前夜,已经把硬盘上的galgame一个不剩的全部删除了。

    虽然删除水无濑美羽的资料时心中隐隐作痛,但这么做一定是正确的。

    因为我已经从游戏中毕业了。

    从现在起我要体验现实的高中生活。

    没错、就是恋爱、和三次元的女生——

    「快看啊、航。贴满纸币的门——这真是很怪异——!」

    听到海斗的失声惊叫、航的意识回归现实。

    这是一扇木质的旧门。

    门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纸币。

    「这确实……非常诡异……」

    「快点进去看看吧」

    「不要那么冒失地把门打开!」

    门的内部——是一间有二层楼高的宽敞的房间。

    嗡……

    而且还有某个物体存在于这间房屋的中央。

    那是直径超过一米,高度不到三米的纯白圆柱型金属物体、穿过地板耸立于此处。

    嗡……

    不明的声音以固定的节奏微微震动着两人的耳膜,听起来像是引擎发出的声音。

    航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触摸闪着白色光辉的圆柱形物体的表面。

    啪嗒啪嗒。摸起来很坚硬,看来确实是金属。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门和本体间存在着细缝。

    「快用铲子打碎它,看看里面是什么吧!哈哈哈」

    「诶诶?喂、等一下!海斗、你最好重新考虑一下」

    「嗨咻!」

    当……!

    铰链松开了。

    金属制的门发出沉闷的响声掉落下来、被挡住的内部完全展现在两人的眼前。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隐藏在门后的居然是类似游戏中心里经常出现的那种游戏机。

    机器的上方是巨大的四方形显示屏。尺寸大约有40英寸。

    显示屏的下面有几个按钮。

    可是原本应该是选择杆的地方却被一个仿照人脸所制的凹形面具所取代。

    「石制的……面具?」

    这张黑色的面具似乎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脸。

    而看上去是主电源的巨大突起就存在于两人的脚边。

    可是却找不到投币口。

    也没有写像是文字的东西。

    唯独在机体的最上部以粗暴的笔迹潦草地写有

    《GENESITE不许乱摸、白痴!否则宰了你!》

    几个鲜红的大字。

    「航、这是游戏机啊!打开电源试试吧!」

    「……究竟是谁把这种东西放在这里的呢」

    确实、这台机器和游戏中心常看到的机器一模一样。是一台崭新的街机。

    唯一不同的是安装在机体上石造面具,看起来需要玩家戴上这个才可以。

    但是这样一来关键的屏幕不就看不见了吗。

    这究竟是什么游戏呢?

    「海斗、嵌在机体里的面具究竟是什么啊?」

    那一定是超越振动摇杆或3D眼镜的新型交互工具。

    「而且到处都找不到投币口啊」

    「因为是试做机,所以不需要投币吧」

    不知何谓害怕的海斗不假思索地接通了主电源。

    嗡嗡嗡——……

    突然产生的轰鸣声在室内回荡,刺激着两人的大脑。

    安装在机体上的大量风扇全部开始满负荷运转。

    微微发光的主屏幕上浮现出这样一行文字。

    《WELCOMETO"GENSITE"》

    紧接着又出现以日语写成的文字。

    《说明①使用方法:使用GENSITE的顾客请将脸贴在面具上》

    「这个……实在太可疑了吧……」

    「看起来确实不需要投币呢。只要把脸贴在面具上就能玩——真是大方!」

    《说明②功能:本装置可以藉由次元相位转移,将你最喜欢的角色由空想世界带入现实世界》

    「稍微等一下、这种异想天开的设定算怎么回事啊。就算是游戏也会让人退避三舍吧」

    航皱起眉头,而在他身边、

    「出……出现了!!!!]

    海斗细长的眼中闪现着光芒,毫不犹豫地打算将自己的脸贴在安装于机体上的面具中。

    「航!这不是普通的游戏机!这一定是人工灵体哦!我的梦想就快要成真了」

    「人工灵体……什么意思?」

    「在西藏密宗里有一种叫“人工灵体”的秘术。凭借将想象力发挥到极致,不仅可以让架空的人物在这个世界出现、甚至还能将该人物实体化到可以对话或被他人看见的程度。大概这台机器是以科学的力量将人的脑波增幅,从而产生人工灵体的试做品、简直是联邦军的最终武器啊!!!」

    「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总之不要阻止我!我要脱离人类的常轨了哦!!!」

    啊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的时候,脚底滑了一下。

    咚

    航下意识的想要站稳脚步。

    寻求支撑的右手抓空了、但是相对的他的脸却……

    ……落在了面具之上。

    航的脸严丝合缝地嵌入装在机体上的面具之中。

    非常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

    而且感觉这个房间的温度好像也开始升高了。

    脸贴在面具上的航看不见显示屏上出现的文字、可是

    《GENERATE………………ok》

    ——虽然搞不清状况,但机器居然已经给出了ok的提示

    「噢噢、你在做什么啊航、居然打算抢在我的前面玩」

    「呜……哦……!?脸贴在面具上……无法离开……?呜哇哇哇……」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这么会开玩笑」

    「不是玩笑……帮我一下……」

    不愧是将机遇转变成危机、而将危机原封不动地照单全收的男人。

    难道说

    难道说、真的会被迫脱离人类的常轨吗。

    这时航的视野突然转入黑暗。

    「欢迎来到《GENESITE》」

    听到这一性别不明的陌生声音,航不由自主地睁开眼,发现视野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中闪烁着无数小光带——就好像星云或是超新星。

    「突然来到——宇宙空间了吗!?」

    不仅如此,眼前还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身材矮小的生物,特征是巨大的黑色眼球(*2),以及小得几乎看不见的嘴和鼻子。

    「用户名.航。欢迎登录《GENESITE》」

    这个会说人话、肤色发灰的迷之生物(?)无论怎么看也像是——

    「是EBE啊(注:ExtraterrestrialBiologicalEntity的英文字首缩写,指外星生物)!!!」

    「EBE是什么……?未曾登录的单词……无法解读……」

    「是指好莱坞电影里常出现的宇宙人!在《第三类接触》或是《X档案》中出场的小个子外星生物」

    「真是失礼。我可不是那种空想中的产物」

    「那么你究竟是什么」

    「由统括这个银河系的资讯统合思念体,制造出来与有机生命体接触用的联系装置《GENESITE》、就是我。(注:这是kuso长门有希第一次自我介绍的那段话)啊、朝仓的攻击开始了」

    「什么叫攻击开始了啊!话说这里究竟是哪」

    「这里就是我本身、即是说这里是《GENESITE》的内部。用航所在世界的话说就是虚拟空间(virtualworld)。航对我的登录申请已经被认可,所以暂时和我的意识相连」

    「就是说这是游戏画面吗???360度的3D天象仪景象???」

    噼里、噼里、啪

    虚拟宇宙空间的四处传来玻璃碎裂似的声音。

    「咦……?好像变得闷热了……?」

    EBE突然一边颤抖一边用尖锐的声音大喊。

    「啊啊啊、警戒警报等级B!警戒警报等级B!GENESITE发生故障!已确认本行星常规的冷却装置无法使本系统长期稳定运行。系统即将过热失控。危险。危险。紧急停止、紧急停止」

    说到底只是试做品吗。航欲哭无泪。

    「稍微等一下。要停止的话、至少先让我从这里出去啊」

    「登出……无法取得认可。如果不达成登录GENESITE的目的,用户的意识无法安全地从虚拟世界登出」

    「目的?你说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说明②功能:本装置可以藉由次元相位转移,将你最喜欢的角色由空想世界带入现实世界……请选择一个人」

    「选择一个人?」

    「请你现在立即选择希望GENESITE具现的人物。啊啊啊、不快点的话我将难以继续维持这个庞大的虚拟空间、用户会在自我意识的大部分被我吸收的状态下被强制送回现实世界、无法修复、剩余的人生将会像燃尽的废人一样度过」

    「你说什么?这是游戏的设定?还是果真会如此?」

    「在GENESITE中发生的事件会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哦哦哦、要恨就恨只能准备这种过时冷却装置的本行星的顾客中心吧」

    噼里、噼里、噼里

    连航的指尖都开始出现裂纹。

    「呜哇、呜哇哇哇!?虽然完全搞不清状态、只要选择我喜欢的人就可以了吧?」

    「正是如此」

    「那就选……龙、龙宫雪名……」

    「无法认可」

    「为什么啊!呜哇!连我的脸都开始开裂了」

    「存在于三次元世界——用本行星的话说就是“现实世界”的人物,无法使用本系统具现。处于同一次元的人物的复制行为由其它的系统管辖。本系统只能将存在于假想世界的人物转移到现实世界」

    就是说?

    「咕啊啊啊啊啊!!!真是迟钝的男人!你也应该会有的吧。就是游戏、漫画或动画中你喜欢的二次元人物!」

    「我没有喜欢的二次元人物!准确地说我已经当成这样的人物不存在了。难得升上了高中,我不想再回想起初中时代的暗黑历史……」

    「如果不让其实体化,你就无法从这里脱离哦!」

    看起来他似乎出乎意料地是个急性子的家伙。

    如果你能用普通的方式说话,一开始就应该那么做啊、航虽然想要这样抱怨一句——可是已经没时间了。

    这时航的脑海里浮现出的人物是——

    《lovegene》中的《lovegenerator》水无濑美羽、16岁。高中一年级。

    「水——水无濑美羽!我最喜欢的人物是水无濑美羽!」

    这一句话

    使航以后的高中生活、不、更夸张地说应该是航的命运产生了巨变。

    …………

    …………

    …………

    「好痛、痛痛痛……」

    航的后背撞在远离《GENESITE》的一堵墙壁上才终于停了下来。

    看起来是被强制排出了……、航在一片混乱中拼命想要理清思绪。

    室内笼罩着白色的烟雾、视野被完全遮挡住。

    「咳咳咳。航、你不要紧吧?」

    烟雾中、海斗匍匐着向航靠近过来。

    「呜哇哇!不要这样爬着过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咳咳咳。这个机体看起来是尚未完工的瑕疵品。你把脸贴在面具上之后立即开始过热失控、随即就紧急停止了」

    「是吗。真是危险……」

    确认指尖和脸颊上没有裂纹后,航松了一口气。

    「不过说起来你刚才好像非常愉快啊。机体冷却之后我也登录一次试试吧」

    「你说愉快?」

    「哈哈哈。你和GENESITE的对话全部变成文字显示在屏幕上了哦!这个系统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真的假的?那么我在危机的时候喊出《水无濑美羽》那句丢脸的话也……」

    「当然读到了。哈哈哈」

    这难道是用于将用户内心的黑暗暴露于人前的机器吗……航自言自语地说。

    「……刚才的话在这说过就算了。在学校里绝对不许说」

    「明白了。不过说起来这台机器居然会因为过热失控而导致紧急停止、让我有点失望呢。我还以为这一定是梦想的人工灵体制造器……期待着从二次元世界被转移到三次元世界的水无濑美羽在烟雾中飒爽登场呢……」

    「不可能。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没错

    航原本相信绝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这只是怪人开发的奇怪的恶作剧机器。

    可是

    「嗯~。这里是哪?你们是、谁?」

    ——随着室内的白烟被换气扇逐渐排出。

    一位面容熟悉的女孩亭亭玉立地站在航和GENESITE的中间,使航不得不接受面前的现实。

    「你、你是——」

    「哦哦哦?这头短发、以及无视物理法则挺立在头顶上的呆毛——」

    「我是《lovegenerator》水无濑美羽。16岁、高中一年级。难道说你们——认识我吗?为什么?」

    她的声音、不会错的。

    虽然和在游戏中登场时不同、外形完全像现实中的人类。虽然眼睛大得让航产生被吸引进入的错觉,但还是勉强属于“人类范畴”。

    只有声音和游戏中完全一样。

    「水无濑美羽?是真人吗——!?」

    「是人工灵体啊!航、你才是被GENESITE选定的勇士!从今以后我会把《人工灵体大师》的称号让给你」

    「我才不要呢!这种丢人的称号!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明白了—。这里不是我原来所居住的《现实界》吧。真让人吃惊」

    令人惊讶的是、水无濑美羽很干脆地接受了目前的异常状况。

    没错、水无濑美羽总是那么乐观、那么精力十足。

    水无濑美羽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靠近航和海斗两人之后蹲了下来。

    顺便说一句,美羽所穿的是在《lovegene》中登场的架空私立学园《法善寺学园》的夏季制服。

    虽然是以水手服为基础设计的,但在衣领和袖口处绣有鲜艳的粉红色线条。

    胸口处则装饰着稍大的蝴蝶结。

    百褶裙短得难以置信、裙子下是可以被称为像是“小鹿斑比”一样纤细修长的腿。

    和游戏中一样,因为裙子过短,使得内裤都若隐若现。

    海斗伏在地上企图偷窥裙底风光,航将手指插入他的眼睛。

    「呜哇」

    「给我老实点」

    「是那边的男孩把我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吗?」

    水无濑美羽在非常近的距离下用手指着航。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召唤……」

    「你使用了什么魔法吗?」

    「不是魔法。这个世界不存在那种东西」

    「无需隐瞒、我的亲友航正是传说中的勇者!」

    「诶、就是说这个人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吗?」

    「不是的!」

    这一次插入海斗的鼻孔让他安静下来。

    「嗯、如果说这里不是我所生活的《现实界》的话,难道是……小修她们的故乡《表象界》吗?」

    《现实界》和《表象界》是在《lovegene》中出现的用语。

    在《lovegene》中存在着两个不同的世界。即真实世界的《现实界》,以及不可思议的异世界《表象界》。而从《lovegene》来到“真正的”现实世界的水无濑美羽原本生活在《lovegene》中的《现实界》。情况似乎有点复杂,所以航不打算继续细想了。

    「不。这里是和你生活的《现实界》不同的另一个现实世界。也称三次元世界。我们称呼你所在的世界为游戏世界或二次元世界」

    「啊—、原来如此。就和以宇宙人的观点来看地球人才是宇宙人是相同的道理吧。虽然还不是很清楚、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啊哈哈」

    水无濑美羽露出开朗的笑容。

    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的危机吗,航不由心生敬佩。

    「我是柳沢航。圣露西亚学园的高中一年级学生。这家伙是牧原海斗。我的同班同学」

    「从今天起请称呼我为《人工灵体大师》!哈哈哈」

    「啊—、那么就请称呼我为《lovegenerator》。别看我这样,我经常为同学们的恋爱牵线搭桥,作为恋爱的丘比特非常活跃呢」

    动画图片和真人的造型虽然略有不同、但这爽朗的笑容确实是水无濑美羽本人。

    虽然完全没有化妆,但她的笑容就足以牢牢地吸引住别人的目光。

    「欢迎来到三次元世界、《lovegenerator》」

    「请多关照」

    同为开朗性格的美羽和海斗意气相投,紧紧地把手握在一起。

    航刚才因为看到了魂牵梦萦的“真正的”美羽而入了神,但现在已经完全清醒过来。

    (诶……这以后该如何是好呢……)

    没错,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究竟该如何是好。

    自己居然不及细想地将原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带了过来。

    和脸色发青不知所措的航相反、美羽却是不知何为忧虑的性格。

    她将手臂缠在航的脖子上、在他的耳边低语。

    「你就是传说中的勇者吧?你为什么要把我召唤过来?能请你说说看吗?」

    「我不是什么勇者。我是柳沢航」

    「航。嗯、明白了。那么我就称呼你为航吧」

    「叫我柳沢就可以了」

    「我是不会用姓来称呼朋友的性格。啊、对了,就算不说我也能明白。航现在正在恋爱吧」

    美羽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糟糕、碰到了。

    美羽正紧紧地贴着自己。

    不是平面、而是立体的人物。既有体温也有体重,这酸甜的气味、难道是——水无濑的体味吗

    她虽然不认识我、可是我却认识她。

    关于她是怎样的人。

    大概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吧。

    可是感知到她的体温体重和气味这种事态——却是第一次。

    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航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恋、恋……恋爱吗、嗯。应该是吧」

    「水无濑。其实航超越次元的阻碍,对你恋……呜啊」

    航慌忙用暴力强制让海斗闭嘴。

    就算是《将机遇转变成危机的男子》,有时也必须拿出毅然的态度。

    例如说现在这种情况。

    水无濑美羽顺理成章地像哆啦○梦一样在自己家住下这种老套的情节发展必须想方设法回避。否则的话,我又会像初中时代那样变回游戏世界的居民。高中登场、回归现实都会成为泡影。我是为了什么才打开门离开自己房间的?现在明明好不容易才能和现实中的女孩谈恋爱了。

    必须想方法请水无濑美羽回去。

    航这样想。

    但是……具体该怎么办呢????

    「诶?航、怎么了怎么了?」

    「那、那个……我希望你能回、回……」

    「啊、原来是这样啊」

    「就、就是这样」

    「好了好了、什么也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完全明白你的心情了」

    「诶!你已经明白了!我那么不负责任、难道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啊。因为你需要我、才把我叫到这里的吧?我反而很感谢你呢」

    不是的!你误会了!事实完全相反啊!!!(泪)

    航眼泪汪汪之际、美羽保持抱住航肩膀的姿势站起身来。

    「就是说航有喜欢的女孩对吧。所以才把我叫出来。没问题的!我《lovegenerator》水无濑美羽会帮你实现这份恋情」

    「……诶诶诶!!!」

    「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嘛。酬金什么的不需要。偶尔请我吃一次章鱼烧就满足了」

    「关于我的私生活你是否……」

    「我明白我明白。我被从《lovegene》的世界带到这里的时候,听到你说喜欢龙宫雪名这个女孩」

    「呜哇、这种私人情报都被听到了吗?」

    「雪名的事就请交给我吧!我是成就恋爱的专家」

    砰、砰

    美羽用拳头敲着自己的前胸,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航就当乘上了泰坦尼克级别的豪华客船,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首航就沉没了吧、那艘船」

    「啊-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的章鱼烧很难吃的话,说不定我会发怒的。这里是叫三次元世界没错吧?好像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息、说不定这里食物难以下咽呢」

    「水、水无濑。听我说——」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可是被称为恋爱界之神的男子哦」

    「你是女的吧!」

    「你只要闭上嘴向我进贡章鱼烧就行了。其它的事就全交给我《lovegenerator》吧。doyouunderstand?」

    你弄错了。我并不是什么主人公。所以没有必要支援我的恋爱。啊啊、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什么唯一的主人公,可是又无法很好地向她说明。

    航原本已经把《lovegene》和galgame和水无濑美羽封印在过去的记忆中了……可是现在却

    事态正向着现实世界被“GENESITE”世界侵蚀这一趋势急速发展。

    (呜哇哇。我有预感、自己的高中登场计划、回归现实计划全都会变得一团糟,而且这样的预感正逐渐变成现实)

    可是、既然是自己把水无濑美羽叫出来的,事到如今也说不出「我不认识你!不要和我扯上关系」这种冷酷的话,将她弃于不顾。

    (没错。我怎么能做出那么过分的事呢!!!)

    因为我——我曾经在自己心里立下坚定的誓言——我对水无濑美羽——所以不能背叛她的笑容。

    不愧是把机遇转变为危机的男子.柳沢航。

    「明、明白了。契约成立、水无濑!请你支援我的恋爱!!!」

    啊啊、一不小心就说走嘴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很好很好。就要这样才对嘛。请交给我吧!」

    可能是因为GENESITE的热量仍然笼罩在室内的关系吧。

    水无濑美羽柔软的掌心被汗水浸湿。

    汗水的触感使航惊讶不已。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水无濑雪白的颈部、以及没有一丝皱纹的美丽额头都微微渗出了透明的汗水。不是漫画中的汗水(水滴符号)。而是真正的、人类女孩的汗。在航的眼中汗水似乎在闪闪发光。原本是有三原色的细小像素构成的水无濑美羽变成了真正的人类——不由自主产生感慨的自己实在可恨。

    「好像事情变得很有趣呢。总之水无濑小姐的真正身份和GENESITE的存在就当成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吧」

    终于从航的暴力下复活的海斗将自己的手搭在两人的手上,发出「哈哈哈」的大笑声。

    「没错。如果叫出水无濑的事被这个机体的主人发现,对方一定会勃然大怒的」

    「何止生气那么简单、说不定会被MIB消除记忆呢。哈哈哈」

    「……这个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哦、海斗。如果被大众得知世上存在那么危险的机器、会造成很多混乱的……最好对龙宫同学也保守秘密」

    「明白了!我不会向别人表露身份的!」

    「水无濑小姐、你理解得真快啊」

    「过奖了。如果让人知道一介普通高中生能使用如此厉害的魔法,《表象界》会很快派来刺客的」

    「不、在三次元世界中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你的力量明明已经觉醒,生成了完美的人工灵体。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没有梦想的死板发言啊」

    「正因为现在现实和空想的境界正被《GENESITE》逐渐侵蚀,所以更要站稳现实立场,否则我们的自我统一性就不复存在了」

    「啊啊、如果《Mankind》修尔特莉希在这里的话、就算出现邪恶的异能战士们也能轻而易举地击败他们。而我是和平主义者的《lovegenerator》,虽然有练空手道、但毕竟只是生于日常世界的普通人,所以战斗力低下」

    航这样想。

    不用担心。因为这个无聊的三次元世界既没有异能战斗、也没有圣杯战争,既没有影子时间、也没有幽波纹。(注:分别出自fate/staynight、女神异闻录、乔乔的奇妙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