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mankind
    「牧原君真慢啊。会不会是被MIB人间蒸发了啊……」

    「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来吧?然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开始废弃医院的探险之旅吧!噢——!」

    「……真的没问题吗……」

    第二天的上午十点。

    因为这天是星期六、所以以“日本第一宽松教育”为主旨的圣露西亚学园全面休业。放假。

    而今天同时也是侦探部准备委员会的四名成员探索位于B区域的迷之恐怖医院的日子,是可以被载入史册的的一天,拥有非凡的纪念意义。

    三人都穿着学校指定的便于活动的运动服。

    ——昨晚雪名给航打电话原本是因为担心美羽的身体、但因为航轻描淡写地回答「完全不用担心!单纯只是因为肚子饿而晕倒的」,结果话题不知从何时起就偏离了原轨。

    于是回过神来的时候,航已经和雪名约定好「虽然部员还差一个人,但事不宜迟,明天就去探索废弃医院吧」

    (让龙宫同学看到《GENESITE》就大事不好了)

    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为时已晚。

    航无可奈何地承担起负责联络的任务。但是海斗一直不接电话,只好用短信通知他集合的时间和地点。

    同时也把这件事口头告知了已经回到茜的房间,正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美羽。

    出人意料的是茜和美羽似乎非常意气相投,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很是要好了,这也让航稍微松了口气。

    「特意使用水无濑美羽这个名字,想必是为了努力不让不擅和三次元女孩交往的哥哥感到害怕吧。为了让哥哥重新做人居然做到这一步……美羽真是好人啊」

    茜自说自话地产生误解、说出这样的话。

    「重新做人是指?」

    「咦、难道说美羽还不知道吗?哥哥有一段时期曾经沉迷于一款叫《lovegene》的游戏。对于游戏中水无濑美羽这个角色……」

    「喂、茜!不许再往下说了——!!!」

    真危险。差点就让水无濑得知那段已经封印的黑历史了。

    话说水无濑美羽不愧是自来熟的性格,今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已经完全融入了柳沢家。一边笑容满面地咬着涂满沙司的炸火腿排一边说、

    「航!真正的家人真好呢、让人羡慕」

    那炫目的笑容几乎让航不敢直视。

    「是、是啊」航故作生硬地回答、而后把话题转向无关的内容想要蒙混过去。

    「妈妈、不要一大早就用炸火腿排当菜啊。太油腻了吧」

    可是这个话题其实是不应该触及的。航的母亲毫不犹豫地这样回答——

    「今天不是要和美羽约会吗?这可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为了取得胜利必须先吃完肉排再去(注:日语中肉排和胜利同音)」

    「真好呢、能和哥哥约会。但是美羽要小心别被哥哥袭击哦」

    「不是约会!茜别扭曲事实。只是集合起来进行社团活动而已」

    「干脆美羽也成为我们家族的一员如何、茜从以前起就希望有个姐姐」

    「咳咳咳!不、不好意思、我……」

    「喂!不要在别人面前咳嗽啊!稍、稍微跟我来一下」

    「啊、差点忘了。对不起」

    「啊-?哥哥突然对美羽发情,想要把她拉进房间里」

    「终点线比预想的还要近呢、孩子他爸」

    「你又不是猴子、应该学会稍微忍耐一下哦、航!」

    ……

    ……没错、吃早饭的时候真是千钧一发。水无濑变成7岁时的样子差点就被全家人看到了。

    啊啊~

    现在的航已经一刻也不得闲暇了。

    (说起来、从现在起就要经历真正的地狱了……至少放置着《GENESITE》的屋子绝对不能让龙宫同学进去)

    「你在发什么楞啊、航?letgo」

    美羽举起拳头鼓劲。总之先不管迟到的海斗、已经到场的三人决定先行翻过围墙进入B区域。

    虽说如此、对各种运动都不擅长的雪名却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翻过围墙。

    于是大家采取美羽的建议,由航先爬到围墙顶上,然后把伸长手臂的雪名拉上去。

    而美羽则作为垫脚石,让雪名踩在背上。

    「那、那我就失礼了」

    大概是在郊外活动的专用打扮吧,把长长的秀发扎成丸子发型的雪名轻轻地把穿着轻便鞋的纤足踩在美羽的背上,而后把双臂举高,做出“万岁”的姿势等待航的支援。

    她的眼神里充满感慨,似乎在说“终于可以去憧憬的废弃医院探险了”。雪名已经连眼睛都湿润了,但这是因为激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害怕和航的身体接触。应该说、此时的雪名一心想着鬼屋的探险,根本无暇注意这种问题。

    只有航一个人慌乱不已(诶、要和龙宫同学牵手吗?不、拉着手臂的话太危险了……应该把手伸到她的肋下,把她整个托起来比较好……诶、我怎么能做那么不知羞的事呢)。但是他看到雪名露出凛然的表情点头的时候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要乱想了。这种时候我在想什么啊……烦恼退散吧)

    航紧紧抱着雪名的身体、小心地把她拉上来。

    在图书馆接住即将摔倒的雪名的时候也曾经感觉到过。

    雪名纤细的身体……温暖得令人吃惊。

    大概是因为害怕高的地方吧、被托起来的雪名闭着双眼,用手臂紧紧抱住航的肩膀。

    航一边轻声地安慰「不用怕不用怕」,一边用手掌轻抚她的后背。

    站在地面的美羽仰望着这两人,满意地点头称道、

    「这不是很顺利嘛」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视野转为黑暗,但美羽很快就面带笑容地站起身,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侦探部准备委员会的一行人越过草原、穿过森林,最后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废弃医院。

    医院坐落在白天仍然显得非常昏暗的茂密森林中。

    不仅如此,那栋建筑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名侦探》雪名的腿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如果在这里拍纪念照的话,大概百分之百会拍到灵异照片。

    「这个……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雪名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打开电源。

    「……打搅了……」

    她推开大门、礼貌地打过招呼之后进入建筑的内部。

    「大厅地板上散乱着堆积如山的注射器……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胆怯的雪名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美羽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而航现在已经知道了这栋恶趣味的电波系建筑的真正用途,所以头脑里浮现的都是没什么紧张感的想法

    (空山老师真是懒惰呢……这就是所谓不懂得收拾打扫的女人吧)

    可是雪名好歹也号称是《名侦探》。不会因为这点恐怖就哭闹着要回家。虽然心跳得很快,但还是打算继续向前探索。

    「嗯……传说中的“门上贴着纸币的房间”……在哪里呢」

    「啊、那个房间在……」

    (糟糕)

    航用力拉过美羽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

    「你忘记了吗?如果《GENESITE》被发现就大事不好了。身份曝光的话你会被空山老师强制回收的哦」

    「啊、对了,是有那么回事」

    「你有点紧张感好不好」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让龙宫同学远离那个房间就可以了吧」

    「具体怎么做?」

    「那个贴有纸币的房间在一楼……所以只要想办法让她去二楼就行了」

    「可是这栋建筑里没有通往二楼的楼梯啊。大概是为了不让无关人员擅自去二楼,所以把楼梯隐蔽起来了吧」

    「那么就采取和刚才翻越围墙时同样的方法吧。你能抱着雪名的身体不是也有赚到吗。而且在危险区域冒险可以加深两人之间的信赖关系」

    一起经历令人心跳加速的恐怖冒险时,二人的关系很容易突飞猛进。美羽说这话时一如既往地显得对这类事很有经验。

    航和美羽就这样把脸贴在一起,偷偷摸摸地交头接耳。而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雪名

    「???」

    不解地歪过头。

    而且雪名发现自己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的时候,不知为何有一种怒气涌上心头,于是雪名头上的问号变得越来越多。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这里就是二楼吗。到处都是灰尘……咳咳」

    「是啊。而且一片漆黑呢……就好像完全没有光线从窗户照进来似的」

    因为不能让雪名发现一楼那间“贴着纸币的房间”——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让她发现那间房间里的《GENESITE》,所以最后强行突破没有楼梯的二楼的作战计划还是被实施了。

    首先回到建筑的外面,由航像青蛙一样爬上一楼的屋顶部分。

    而后还是以美羽做垫脚石,由航把紧闭双眼的雪名拉上去,二个人从二楼的窗户侵入。

    而说到美羽——

    「啊——?没有人可以做我的垫脚石!这样一来我不就没办法上二楼了吗?」

    故意说出这番话、而后开始绕着建筑物四周巡逻。

    「下来的时候和我打声招呼哦」

    此时她脸上的笑容真的非常炫目。

    ……二人正在探索的二楼走廊突然被黑暗包围。

    「呀啊?柳、柳沢君?你在哪里」

    「在这里哦、龙宫同学」

    「手电筒的电池似乎是没电了」

    「回到窗户旁边怎么样?只有那里有一些光线透进来」

    「不用。那个……请、请握住我的手。这样……我想应该就不会迷路了」

    「啊、好的。明白了」

    航在黑暗中用手指摸索。

    抓到了。

    航握紧雪名纤细的手指。

    他的心脏开始发出剧烈的跳动声。

    「听我说龙宫同学。前方还有地板因为腐烂而脱落的危险、所以医院探险还是下次再继续吧。我想那么大一栋建筑不可能突然消失不见的」

    「不行。作为《名侦探》不能就这样把未解之谜放着不管」

    「为什么啊?」

    「……啊、那里有一扇门。一定是病房」

    「我想还是放弃比较好……真的要进去吗?」

    「当然。谜团必须被解开不可」

    雪名和航把牵在一起的手搭在门把上、推开了那扇门。

    内部是一间约四叠半大小的西式房间。

    看上去……有点象重症患者的单人病房。

    凭借从镶着铁格子的窗户射入的昏暗阳光可以模模糊糊地看清里面的状况。

    积满灰尘的地板。

    床边有四个老旧的法国人偶。不是脸部开裂就是头发被烧焦,没有一个完整的。

    白色的床上铺着湿漉漉的被子。被子的周围是装着红色液体的脸盘、玻璃部分被打碎的水银式体温计、生锈的镊子和剪刀。这些不吉利的东西杂乱地扔得到处都是。

    (……这、这里,难道是空山老师的卧室……?她的兴趣真是古怪呢……)

    红色的液体是番茄汁。被子因为懒得拿出去晒所以湿漉漉的。被打碎的体温计是不可燃垃圾。镊子和剪刀也只是因为没有收拾。听空山惠说出过实情的航不由叹息她居然能把房间弄得那么凌乱。老实说、这种房间让人完全不想久居。

    「这个房间到处是灰尘呢……龙宫同学、还是出去吧……龙宫同学?」

    「……唔……唔……咳……咳……」

    「龙宫同学?」

    ……

    …………

    五分钟后。

    「不好意思。已经不要紧了」

    雪名一进入病房就浑身大汗地蹲在地上、身体不停地颤抖。

    瞬间领悟到是怎么回事的航慌慌忙忙地从雪名的背包里拿出药盒和矿泉水、把药片放入雪名嘴里,让她连同水一起吞下去。

    于是雪名终于停止了痉挛、现在正把头靠在航的膝盖上,躺在地上休息。

    两人所处的地方并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个人病房,而是二楼的走廊。

    「龙宫同学、再多休息一会比较好吧」

    「……说得也是。给你添麻烦了」

    「如果你不愿意回答也不要紧、但我还是想问……龙宫同学虽然说过药盒只是保险……但实际上……是不是病还没有治好啊、龙宫同学」

    「……不。心脏病已经完全治好了」

    浮现在黑暗中的是雪名僵硬的表情。

    说话的声音如同人偶一样冰冷。

    航和雪名之间仍然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壁。

    不能再继续深入了。

    但即使如此、即使可能会被龙宫讨厌,说出“请不要随便踏入我的内心”,航也想要越过那堵墙壁。

    因为既不是妄想也不是幻想、真正的雪名确实存在于那堵墙的对面。

    「心脏、病——?」

    「……已经治好了。在12岁之前我一直躺在病床上。但现在已经不要紧了。就算做运动也完全没问题」

    「一直躺在床上——那么、生来就是名侦探那句话是指……」

    啪、雪名突然抬起头凝视着航。

    航还记得那句充满孩子气的话、被那句傻乎乎的话吸引。似乎是从这样的航的身上感觉到了什么。

    于是雪名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又恢复了生机。

    「……《名侦探》实际上是指《安乐椅侦探》。我这种状况下应该叫《被子侦探》吧。我家比较有钱、所以只有在真正危险的时候才不得不住院。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的被子中度过的。所以和得了这种病的其他孩子相比我幸福得多」

    「就是说你以前一直在被子里读侦探小说和推理小说吗?」

    「是的。无论是铅字还是漫画、只要在我有意识的时候都来者不拒地阅读。所以在我十二岁之前可以说是只生活在书本的世界里。成为另一个世界——现实世界的住民是升上初中之后的事了。即使是现在、对这边的世界也不是很有实感」

    「是吗」

    航只能说出这两个字。他不知该对此时的雪名说怎样的话。

    他沉默着、只是用手轻轻拂去雪名额头上的前发。

    「……该怎么说呢……我……如果不解开谜团就会觉得不安、连呼吸也变得困难。我害怕把它就这样放着不管。刚才晕倒是因为……那个房间真的太可怕了」

    「既然那么害怕。雪名同学为什么还要成为《名侦探》呢?」

    「……人类似乎是希望在所有的现象中找出意义的生物。你知道灵异照片的真相吗?不论是叶片、墙壁或是其它的什么东西、总之在空间里只要有三个点密集在一起,大脑就会自作主张地将其错认为是“人的脸”。无论人生还是世界都是一样的道理。事实上也许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人类如果不能从无意义的东西中——找出意义,就会觉得恐怖、悲伤,甚至活不下去。在我的这种情况下,必须要从自己因为心脏病无法起床、不能接触外面的世界、交不到朋友这一切的一切中找出意义——所以我才会自说自话地编造出自己将来会成为比任何人都伟大的《名侦探》,幼年的经历是为了这一目标的试练这种说法。一切都只是单纯的“故事”」

    只是故事吗……只是错觉吗……不应该是这样的吧、航低声自语。

    雪名同学是靠着《名侦探》的理想活到现在的,所以这绝不是什么错觉、妄想或是谎言……。

    「事实上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未解的谜团了、也知道《名侦探》只存在于书本或电影之中……但是……我真的想要相信自己以前是为了成为名侦探而一直在修行」

    从出生起的十二年时光里一直卧床不起的人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度过每一天的呢。对连感冒都很少有的航来说完全无法想象。

    墙壁——似乎无法逾越的高墙耸立在两人之间。

    「未、未解之谜还是存在的哦。游、游戏和小说的世界中存在的非现实的冒险虽然有趣……但现实世界其实也不能小看哦」

    但是航那笨拙的话语并没有打动雪名的内心。

    用这种老套的话根本无法把心情传达给对方。

    其证据就是雪名的眼瞳又变得空虚起来,就好像是不包含任何感情的人偶一样。

    「那是骗人的。谜团一旦解开就会消失」

    「不是的!这个世界一定还存在着没有消失的迷」

    「那种东西究竟在哪里啊。在人类的足迹甚至已经到达月球的今天,在只要连接因特网就能得到任何情报的今天,哪里还有未曾消失的谜团啊、哪里还有不可思议的事件啊。这个医院也是如此,只要调查下去一定会得到某种合理的解释。真正的谜团已经在哪里都不存在了」

    航拼命地思考,试图用灌注于游戏角色而培养出的想象力,理解雪名内心的想法。

    龙宫同学大概一直在寻找。寻找解不开的迷,寻找即使解开也不会结束的迷,寻找不会混入无聊的现实世界而消失的迷。

    因为龙宫同学是《名侦探》,她和只是揭露事实的真相,让一切回归无意义的普通侦探不同,《名侦探》拥有将这个无聊的世界变换为充满谜团和秘密的多彩世界的力量。她一定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否则龙宫同学为了成为《名侦探》而持续十二年的修行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变成虚假的东西。

    对了——要找的谜团不是就近在眼前吗。

    如果告诉她关于《GENESITE》的事,龙宫同学会恢复精神吗?

    可是、如果做出这样的事、水无濑就会——

    实在说不出口。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必须要说的话。

    「当然存在啊。世界上还存在着谁也没有解开的迷,存在着无论福尔摩斯还是金○一,无论柯○还是京○堂都解不开的迷。龙宫同学正是因为想找出这种真正的谜团,所以才不断探索的吧?而这样的谜团是真的存在的,比如说——比如说我、我从开学典礼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开始、就对龙宫同学——」

    「……诶……?」

    就在航把手指搭在浮现于眼前的墙壁上、正准备向上攀登的时候——

    咔嚓——!!!

    从建筑外面传来某种东西撞在玻璃上,导致玻璃破碎的声音。

    「……啊……难道说、水无濑同学……又晕倒了吗」

    「——我去看一下。雪名同学请在这稍等一会」

    居然放水无濑一个人在楼下,实在太大意了。

    航从窗户滑向一楼的屋顶。

    而后一边叫着水无濑的名字、一边从屋顶跳下去。

    结果落地失败。

    但是现在的航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膝盖的疼痛了。

    他越过失去玻璃的空窗框、进入一楼的走廊。

    水无濑倒下去的时候头撞在窗户的玻璃上,然后身体栽倒在走廊上。

    幸运的是她穿的运动服露出的肌肤比较少,所以看起来没有伤口出血。

    但是——

    「……啊……你在……做什么啊……把雪名……一个人放着不管……」

    航看得一清二楚、美羽的身体已经快要消失了。

    「水无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身体正在消失!?」

    「这是因为……我是、《lovegenerator》啊……」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航的恋爱达成、我的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任务完成的话,结局也就随即到来……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定好了吗」

    航的视野一瞬间变得一片黑暗。

    结局?

    她说的是、结局?

    「那是——那是游戏世界的情况吧!?这个世界不会只因为我的恋爱实现就结束的」

    就在航想要向龙宫雪名告白的瞬间、水无濑美羽的身体开始消失了。

    或者也有可能是从以前开始就在一点点地消失。

    就在航努力想要越过横亘在自己和雪名之间的那堵高墙的这段时间。

    航把手臂绕到美羽的背后,将她扶起来。

    现在勉强还碰得到美羽。

    美羽的身体还存在重量和温度。

    「……只差最后一点了吧。你在做什么啊。笨蛋。为什么放着雪名不管来找我啊……?」

    「笨蛋是你才对吧。不要自以为是地决定结局、自作主张地消失掉!」

    「因为我是……」

    「因为自己是《lovegenerator》,所以在帮助别人实现恋情之后自己的故事就会迎来结局——这种事只是你的误解」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吧。世界就是这样的、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

    「不是的、才不是那样。你的世界和这边的世界规则是不一样的!」

    「我只是想要完成被赋予自己的使命而已,为什么航要向我怒吼啊……航就是为了这个才把我叫出来的吧」

    「我——我不是为了这种事把你叫出来的」

    「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事就随便把我叫出的吗?为了消磨时间?还是说、是什么差错造成的?」

    「一开始确实是误打误撞。《GENESITE》真的能把游戏人物变成生身的人类这种天方夜谭似的事,我原本完全没想到。我和海斗在发现《GENESITE》的时候都以为那是游戏机之类的东西。但是——但是、我是真的希望水无濑能在这里。大概正因为是发自真心的,所以《GENESITE》才能运作吧」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美羽的肌肤逐渐变得越来越透明。

    就好像是玻璃做的雕像一样。

    航如同梦呓般低语——

    原本以为已经得到的宝物,现在却即将从指间滑落了。

    不能这样。

    既然把美羽召唤出来、就不能让她在什么都还没做的情况下消失。

    把一切都说出来吧。

    只要能留住美羽、无论做什么事都在所不惜。

    于是航开始讲述自己的“黑历史”。

    「这些话我只在这里说哦。事实上我曾经有过一段令人羞愧的黑历史。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的家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