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绫濑if 下 第四章
    隔天。我找绫濑来到附近的公园。

    原本今天也打算两个人一起出去玩,但实在没有那种心情。

    「怎么了吗,大哥?」

    绫濑以担心的表情窥看著我的脸。

    「为什么一脸严肃呢。」

    「啊……没有啦,其实呢……」

    我以沉重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想找你商量桐乃的事情。」

    「!……请告诉我吧。」

    我把跟桐乃的对话内容告诉绫濑。

    「──事情就是这样。」

    「桐乃说了这样的事情……」

    绫濑用力咬紧嘴唇。她有好一阵子陷入沉思状态,最后抬起脸来说:

    「我知道了。今天就跟她联络,然后好好地谈一谈吧。」

    「嗯,拜托你了。」

    「抱歉。所以……请让我取消今天的约会吧。」

    「没关系。本来就该这样。」

    我也没办法在这种状态下出去约会啊。

    绫濑低下头来发出细微的声音。

    「我……应该要再多考虑一些桐乃的心情。和大哥在一起实在太开心……以至于忽略了桐乃。」

    水滴「啪哒」一声滴落到地面。

    明明没有下雨啊。

    「自己受到那样的对待时,明明感到那么痛苦……却让桐乃……有了同样的遭遇。」

    「我真是个笨蛋。」

    沙哑的声音里混杂著哭声。

    「绫濑……」

    我跑到她身边,按住她的肩膀准备说出安慰的话──

    「那……那个……你不会说『想珍惜跟桐乃的时间所以要跟我分手』这样的话吧?我可不接受喔。」

    结果却不小心透露了自私的真心话。我真的是豁出去了。

    「噗……」

    可以听见噗哧一笑的声音,急忙看向她的脸后,发现笑容已经回到脸上。

    「啊哈哈……大哥真的很丢脸耶。」

    「……呜。」

    虽然很难为情,但是无法辩解。

    「我不讨厌大哥的这种地方喔。」

    「……那真是谢谢了。」

    「我绝对不会分手的──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这样啊。」

    ──糟糕,忍不住有点感动啊。

    「大哥。」

    「嗯。」

    在听她继续说下去之前,我就点了点头。因为我已经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跟桐乃……表明我们的事情吧……明天……不对,今天就去。」

    说得也是。我们抱持的问题,根源一定就在这个地方。

    虽然不是加奈子的台词──不过我们得振作才行。

    因为我是桐乃的哥哥。

    而绫濑是桐乃的好友。

    不过还是有担心的地方。

    跟好好振作比起来,对我来说更加重要的事。

    「真的可以吗?」

    我像要进行确认般这么问道。

    我们对于桐乃暂时的「秘密」。

    本来决定是到了下个月,暑假结束之后才对她表明真相。

    明明已经做好决定,现在提前表明真的没关系吗?

    绫濑不是想做好心理准备吗?

    不是有必须先对她保密的理由吗──?

    面对我的问题……

    「嗯。」

    绫濑一脸严肃地点点头。以下定决心的眼神凝视著我。

    「结果我只考虑到自己。想著绝对不愿意让桐乃讨厌……不能失败……得花时间准备……并且做好心理准备……等到了新学期,请班上的同学们帮忙……想办法以温和的形式告白……但是……那样根本完全没有考虑到桐乃对吧。桐乃那么聪慧,不论是封住谁的嘴巴或者是顺利隐藏起真相,她一定……隐隐约约地……注意到……了解到了吧。」

    「……绫濑。」

    「桐乃会受伤、烦恼都是我害的。」

    看来她太过钻牛角尖了。

    与其让绫濑露出这种表情,我宁愿不好好振作了。

    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把话说完……希望她能够乖乖地听我说就好了。

    「是我不好喔。」

    「不,才不──」

    「就是喔。这是我和绫濑的问题,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所以,如果我们两个人交往让谁受了伤的话,当然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

    「但是……」

    面对摇著头的绫濑,我努力搅动著脑汁……

    「好,我决定了!」

    我做出这样的提案。

    「那个,我们再保密一阵子吧。」

    「咦?」

    「拜托了,绫濑。我们两个人交往这件事情,我想继续对桐乃保密。」

    「为……为什么突然这么决定……」

    「没有啦,因为呢!」

    为了听起来轻薄,我尽可能发出草包般的声音。

    「桐乃那个家伙~~光是加奈子说要跟我交往就气到快抓狂喽。发飙地嚷著朋友绝对不可以跟狗屁哥哥交往喔。啧,这么麻烦的妹妹~要是听见『我和绫濑正在交往』,你觉得会怎么样?」

    说著「啊~好恐怖」的我发起抖来。

    「好吗?就当是救救我。先不要管这个问题,我们到哪个地方去玩吧?」

    「…………………………」

    听见我如此提案的绫濑,首先是惊讶……接著带著强烈的怒气瞪著我……

    然后……

    「唉……」

    随著叹息垂下了肩膀。

    「大哥,我觉得你实在太刻意了。」

    「…………果然不行?」

    「完全不行。大哥,你没办法当演员喔。」

    「那是当然啦。」

    我莞尔一笑。结果绫濑虽然虚弱,还是发出笑声让我听见。

    「──表明真相吧。」

    「真的可以吗?」

    当我进行最后的确认时。

    接下来准备离开公园,到我家去跟桐乃见面──

    在进入这种发展的前一刻。

    「──不必犹豫啦。我已经知道了。」

    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朝我们熟悉到不行的声音回过头,然后叫著那个人的名字。

    「「──桐乃……」」

    没错。来者正是我的妹妹,绫濑的好友。

    高坂桐乃双手环抱胸前站在那里。

    「早安,绫濑──为什么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

    「为──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且……已经知道了是……」

    绫濑以胆怯的样子看著自己好友的脸庞。

    桐乃依然以轻松,像在聊天一样的口气表示:

    「你们两个人似乎去夏Comi约会嘛?」

    「你……你为什么连这个都──」

    「──连这个都知道吗?找跟你们不同的,温柔又可靠的『好友』商量之后,人家就全部都告诉我了。」

    「好友……?」

    绫濑对这个名词产生强烈的反应。

    我也开始思考起来。

    桐乃的好友。不是绫濑,大概也不是加奈子。

    知道我跟绫濑的关系──或者是察觉到了──

    温柔又可靠的「好友」。

    「!该不会──」

    当我的脑袋浮现那个人的名字与模样时。

    桐乃就把手机贴在耳朵上。看来正和某个人通话的她开始了对话。

    「是我──嗯,嗯,对,正好人赃俱获,谢啦──咦?什么?你想跟他说话?好,我现在拿给他──」

    桐乃把通话中的手机递给我……

    「来,有人要找你。」

    「找我……?是的,电话换人接听了。」

    「──好久不见了。」

    「黑……猫……」

    「桐乃的好友」果然是我想像的那个人。

    黑猫──五更琉璃。

    全身穿著黑色哥德萝莉服的她,是桐乃的御宅族好友。

    同时也是我的学妹。

    在夏Comi遇见黑猫时,她的样子就有点奇怪了……

    「是你把所有事情告诉桐乃的吗?」

    「……错了……呵……我不是说过了?」

    冰冷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对我挑衅。

    「现在的我──是复仇的天使『暗猫』喔。」

    这家伙到现在还是堕落在黑暗面吗!

    可恶,什么复仇的天使……!太恶质了~~~~~~~~!

    「都是你害的,现在这边超惨的啦!」

    「恭喜了。」

    「这下该怎么办!」

    「自己想办法。」

    「你这家伙!」

    当我因为对方调侃的语气而发火时,她的声调突然为之一变。

    「……这件事我以前不是说过了?」

    她以悲伤、软弱的声音……

    「我喜欢你喔。」

    产生剧烈动摇的我,手中的手机差点就要掉落。

    有种心脏被人掐住一样的强烈疼痛。

    「喜欢的程度就跟你的妹妹一样。」

    她这么说道。

    「所以你在那里的妹妹就是另一个我。」

    她如此倾诉著。

    「说服她吧。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那听起来有点像是从背后推著我一般。

    让我涌出了苦痛与勇气。

    ──「喀嚓」一声,电话挂断了。

    我把手机从耳边移开并且凝视著它。

    但我的妹妹却不允许我还在那里依依不舍。

    「结束了?那就还我。」

    「…………………………」

    从我这里接过手机,桐乃就仔细地把它收起来,然后像要重新开始般笑著说:

    「……那么。这次换跟我谈话吧。」

    「……桐乃。」

    桐乃虽然用跟平常没有两样的笑容看著我们,但绫濑却以不安的表情凝视著她──

    这种场景有种似曾相识感。

    感觉──我曾经体验过这种状况好几次。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呢。当然只是我想太多。一定是这样没错。

    我按住左眼看向绫濑。接著又直接看向桐乃。

    跟那个时候很像。

    我、绫濑和桐乃互相大声怒吼然后说出谎言──就是那个时候。

    地点、人员都完全相同。

    只有站立的位子不一样。那个时候,我是跟与桐乃并肩站在一起的绫濑对峙,现在则是和绫濑一起面对桐乃。

    这就是似曾相识感的来源吗,我独自如此理解。没错,做出了符合现实的结论。

    最后的对话即将要开始了。

    左右今后的人生以及我生死的重大分歧点已经迫近到眼前。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真是的,假如这是游戏就好了。

    ──如果现实世界也有「存档」的话,现在就能用了。

    我把左手从眼睛移到胸口。结束自问自答的我,再次对著自己发誓。

    ──交给我吧!一定要成功!

    ──让桐乃承认我跟绫濑的关系!

    「一开始我先确认一下。」

    桐乃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挺胸这么问道。

    「你们两个真的在交往?」

    「嗯,是啊。我们在交往。」

    「…………真的吗?真的在交往吗?不会其实是骗人的?因为你跟绫濑……总觉得不可能……是为了让我吓一跳的谎言吧?没有错吧?」

    希望一切只是谎言。强烈又脆弱的意图贯穿我跟绫濑。

    我面对妹妹几不成声的恳求────

    ①说了「并非谎言」。

    ②什么都说不出口。

    「不是谎言。我和绫濑正在交往。」

    「……骗人。」

    桐乃以极为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

    「抱歉,一直没告诉你。」

    「……绫……绫濑……是真的吗?」

    她像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对绫濑问道。

    「……嗯。」

    但是没有得到希望的答案。

    「我……和大哥正在交往。」

    桐乃发出低吼。

    「……果然……是真的啊。」

    「嗯。原本打算今天就去跟你说出实情。」

    你也听见了吧?刚刚在谈这件事时,你就出现了。

    桐乃像是要鼓舞自己一样,以双手拍打自己的脸颊。

    然后再次以严厉的目光瞪著我。

    「然后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一起去参加夏Comi的回家路上……绫濑跟我告白……之后就在一起了。」

    「……………………」

    桐乃眯起眼睛、咬紧嘴唇。好一阵子什么都没说,只是保持沉默。

    好几次张开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放弃。

    重复几次同样的过程后,才终于开口说出话来。

    「……说起来,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会一起去夏Comi?」

    「绫濑表明抱持著想尽可能理解你的兴趣这样的烦恼后,我就带她去了。」

    「……我无法接受。」

    「哪里无法接受?」

    「夏Comi被告白的话……表示从以前就喜欢了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桐乃强烈的视线连同追究一起转移到绫濑身上。

    「绫濑你……应该讨厌这个家伙吧。不是经常说他是个妹控的大变态吗?」

    从用词遣字当中透露出──她满溢的焦躁。

    「但是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两个人在交往?太奇怪了吧……绫濑……表示你一直在对我说谎吗?」

    「不是的!」

    绫濑反射性大叫,声音从途中就变得几乎快要听不见。

    「怎么可能呢……桐乃。」

    「别责怪绫濑。你在生什么气啊。」

    看不下去的我一这么插嘴……

    「啥?」

    就听见宛如要喷火般的怒吼。

    ……………………………………

    ……有点不对劲。感觉话题从某处开始走偏了。

    桐乃──这个家伙因为绫濑被我抢走而感到懊悔、嫉妒吗?

    应该是吧?既然是这样,桐乃把责怪的重点放在绫濑身上……是偶然的吗?

    桐乃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了吧,呼吸变得十分急促。肩膀上下震动著的她,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出尖酸的发言。

    「……土气女知道这件事吗?就是你跟绫濑正在交往……」

    「别叫人土气女。」

    「──我在问麻奈姊知道这件事情吗!」

    「……你这家伙。」

    「麻奈姊」指的是麻奈实。

    田村麻奈实……我的青梅竹马。

    桐乃的儿时玩伴。

    「麻奈姊」──是桐乃小时候,如此称呼那个跟哥哥同年龄的姊姊……记得是这样。

    这家伙……还记得吗?

    还是说……只是突然冒出以前的称呼而已?

    「我和绫濑交往的事情,麻奈实知道喔。」

    「……真的吗?」

    「嗯。然后她也支持我们。」

    「骗人!怎么可能!」

    「我没有骗人。说起来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提到麻奈实?跟她没关系吧?」

    「有啊!」

    宛如悲鸣般的否定。

    她带著绝对的自信断言「绝对不是这样」。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因为……」

    「桐乃……这个……」

    绫濑把手机递给桐乃。

    「──咦?」

    「姊姊……麻奈实小姐在电话上。」

    我和桐乃同时瞪大眼睛。

    ──……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我集中精神在跟桐乃的对话上,完全没注意到。

    「为什么绫濑会……」

    桐乃比我还要惊讶。她以发抖的手指接过手机,将其靠在自己的耳朵上。

    「那个,电话换人接听了。」

    ………………………………

    妹妹静静地听对方说话好一段时间……

    「……啥?」

    但是她的反应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困惑。

    「喂,为什么会这样?骗人的吧?」

    麻奈实与桐乃……在谈些什么呢?

    我实在无法想像……

    「…………………………………………」

    桐乃的脸上逐渐出现怒色。

    「…………你要当烂好人到什么地步啊……?真不敢相信……」

    焦躁、失望与困惑──各种表情在她脸上变换著。

    「…………呜~~~~」

    她发出几不成声的悲鸣。

    以泫然欲泣的表情……

    「那随便你啦,笨蛋!平常老是扯后腿……!──我最讨厌你了!」

    「好痛!」

    桐乃这个家伙,把手机朝我的脸丢了过来!

    我捡起手机并且将它贴在耳边。

    「好痛~……麻奈实吗?」

    「嗯……」

    不会错了。是我熟识的青梅竹马的声音。

    明明处于如此紧张的时刻,却让我感到无比安心。

    宛如在老家棉被里打盹的宁静当中,我开口问道:

    「……你和桐乃……说了些什么?」

    「……秘密。」

    感觉到「绝对不告诉你」的强烈拒绝。

    「那个,小京……」

    「嗯?」

    「我不论什么时候都是站在小京这边的喔。」

    「所以,加油吧。」

    只这么说完,我就听不见青梅竹马的声音了。

    我挂断电话,把手机摺叠起来。

    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麻奈实。

    ………………如果。

    ……如果立场相反的话。

    我能够对麻奈实说出同样的话吗?

    「我当然……会加油啦。」

    我紧握住手机。

    再次睁开眼睛后,就看见桐乃与绫濑在超近距离下对峙著。

    「桐乃──你听我说。」

    「吵死了,别跟我说话。」

    现场的气氛跟那个时候一样……不对,是比那个时候更加险恶,有种一触即发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

    「我绝对不会答应!」

    爆炸了。

    「你们两个绝对不能交往!」

    「理由是什么?」

    「啥?」

    「我要你说出不能答应的理由!」

    「那根本不重要吧!」

    「很重要!」

    到刚才都还表现出软弱态度的绫濑,这时以气急败坏的声音逼问著桐乃。

    那种气势让桐乃一瞬间感到畏惧,但还是毫不认输地回答:

    「……因为不想让你跟奇怪的男生在一起,我才会反对的。」

    「不要说谎了!为什连这种时候都要说谎?」

    「哪里说谎了?」

    「桐乃你!」

    绫濑说到这里就暂时停了下来。

    用力吸了一大口气,就像要解放长期以来……一直一直累积下来的一切般──

    「桐乃你!只是不愿意大哥被我抢走而已吧!」

    「才不是!你在说什么蠢话!」

    反应相当剧烈。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我……我────」

    桐乃眼里已经噙著泪水,嘴巴同时不断地否定。

    「──最讨厌哥哥!最讨厌了!最最最最最最最~~讨厌了!」

    然后一边发出「咕呜呜呜~~~~!」的大哭声……

    「但他还是我的哥哥!」

    一边打从灵魂深处拉出这样的感情。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又开始说话的哥哥!」

    她首次率直地叫出这样的感情。

    「再也不会……绝对不把他交给任何人!这就是我的心情!怎么样,有意见吗!」

    「桐……桐乃……」

    我茫然听著她的大叫。被她全心全意的感情冲击著。

    (插图016)

    「呼、呼、呼……啧……」

    我的妹妹在上气不接下气且狼狈流著泪的情况下往上看著我。

    「……怎样?有话想说就说啊?」

    好几个回忆闪过我的脑海。

    明明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却互相厌恶,根本不看对方也不跟对方说话的那个时候。

    得知妹妹的秘密,帮她做吓死人的人生谘询,每天被带著笑容的那个家伙耍得团团转。

    真的发生了许多事情。好几次都超级丢脸,也不知道又哭又笑多少次了。

    高坂京介很久没像这样尽全力了。

    明明喜爱平稳的日子,却过著闹哄哄的每一天。

    没错,这是从人生谘询开始的,超任性妹妹与极平凡哥哥的故事。

    问我有没有话想对造就今天这个我的妹妹说?

    那当然是──

    ①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

    ②和绫濑分手。

    「……我想……你要是交男朋友的话,我一定也会说类似的话吧。」

    「咦……?」

    「事到如今,我就老实说了。我也最讨厌你了。一直一直都很讨厌你。」

    「……呜──哦,是吗!」

    「但是……你是我的妹妹。好不容易才又重新开始说话的妹妹──我死都不愿意这样的你被其他男人抢走。光是想到就有把那个家伙干掉的冲动。」

    都受到那样全力的情感冲击了。

    那么我也──必须以真心话来回应吧!

    「……仔细听好了……桐乃。」

    「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我突然的狂叫……

    「……啥?」

    「……咦?」

    桐乃与绫濑一起瞪大了眼睛……

    「「咦咦────!」」

    感情良好地同时大叫。

    「喂喂,等一下!」

    连耳根子都变得通红的桐乃这么吐嘈著。

    「你这人……跟刚才说的完全不一样嘛!」

    「少啰嗦!就是最讨厌也最喜欢啦!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抱歉喔!」

    恼羞成怒的我这么大叫。

    才不理会害羞什么的了!全部都说出来吧!

    「原本一直过著完全不互相说话的生活,现在能像这样跟你谈话──其实我是高兴得像要上天堂一样!受到妹妹的人生谘询以及倚赖……我真的很开心!你出国的时候我真的很寂寞!每天都寂寞到以为自己快死了!」

    「……呜啊。」

    不知道桐乃是如何接受我赤裸裸的告白,只见她的嘴唇上下起伏并且发抖著。

    我才不管她怎么想呢!我可是已经豁出去了!

    「我喜欢你!喜欢到你不待在我身边的话我就活不下去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被其他男人抢走!与其被人抢走,乾脆我自己跟你结婚吧!」

    「……啊……呜……呼啊啊…………」

    「但是呢──」

    「我喜欢绫濑的程度就跟喜欢你一样!」

    「!」

    「喜欢她到难以自拔的地步!我爱她啊!」

    于是我便做出结论。

    「所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她分手。」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根本不合逻辑?」

    「嗯──这就是我的心情。虽然是不合逻辑的鬼话,但同时也是我最真实的心情。」

    全部说完了!我掏空自己了!把一辈子的羞耻心都用光了!

    今后绝对不会再有如此难为情的回忆了吧!

    桐乃低下头,闭上眼睛,像是在体会我所说的话一样。

    最后抬起头来……

    「……哦,这样啊。」

    她像是举双手投降般笑了起来。

    「那就随你高兴吧!」

    和刚才空洞的笑容不同,这次是泰然的笑靥。

    「既然你都说成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桐乃……」

    绫濑原本想对桐乃搭话,但是她却抢先一步说道:

    「绫濑也──喜欢这个家伙吧?」

    「嗯,超喜欢的。」

    绫濑立刻如此回应。

    「就跟我喜欢桐乃一样。」

    对于绫濑来说──

    这一定就是最高级的爱情宣言吧。

    「……等等,这就有点……让人困扰了。」

    正因为确实传达出去了,桐乃才会觉得有些恐怖。

    「总之──我知道了。不会再阻止你们。因为即使你们两个人交往,我也还是你的妹妹,同时也是绫濑的好友。」

    「……桐乃,谢谢你。」

    「不过让我确认一件事。」

    桐乃对我问道。

    那是相当重要的问题。

    「问你喔。如果我不是你妹妹的话──」

    ──你会怎么样?

    「感觉应该会跟现在一样。」

    「这样啊……嗯,那就好。」

    妹妹浮现在脸上的笑容就像拋开某种烦恼一般,看起来相当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