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黑猫if 上 终幕
    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再次来到这座岛上。

    真的很令人怀念。

    在安静的境内,两个人并肩抬头看著烟火并且告白的那天晚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大部分的记忆都因为年代久远而模糊,但那一天接受我告白的妻子,当时脸庞就跟昨天一样随时可以回想起来。

    我每次都会重新为之著迷。

    我们一家住宿在某间气氛与三浦庄极为相似的民宿。

    宽敞的和室让人联想到和游研那群家伙住的房间。

    其实这是妻子的提案,她表示要好好享受青春时代的乡愁。

    我把身体重重地靠到摇椅的椅背上。

    然后朝对面的妻子──高坂琉璃搭话。

    「那两个小的跑到哪里去玩了?天色已经变暗喽。」

    「好像说要调查『神隐』传说哟。」

    静静回答的她,甚至比少女时代更加美丽。

    长长的黑发与雪白肌肤都没有变化,而且还带著一股妖艳的魅力。

    倾国的美女。就算我深深为妻子著迷,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她还是一点都不夸张。

    坐在椅子上的琉璃,大腿上放著裱了框的画。

    那是一张从素描簿上撕下来的极普通纸张,说是一幅画,其实上面没有画任何图案。完全是一张白纸。

    据说──是那次的宿营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参杂在琉璃的行李里面。

    这种来历不明的物品,不知道为什么我跟琉璃却都把它当成重要的宝物。

    甚至像这样在旅行时把它带在身边。

    嗯,对我们来说,那次宿营真的是很特别的体验,同时也是我们开始交往的契机,所以只要是「相关物品」,不论是什么东西都会当成宝物吧。

    「璃乃那种干劲十足的模样,说不定真的会遭遇『神隐』哟。」

    「喂喂,你也稍微担心一下孩子啊──我去找她们吧?」

    「应该不要紧吧,悠璃也跟她在一起。」

    「……说的也是。悠璃也一起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脑海浮现可靠次女的脸庞,心情也轻松多了。

    但接著又浮现鲁莽长女的模样,果然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真是的。」

    「呵呵……好久没有像这样两个人独处了。」

    「……是啊。这么一想,就觉得这样也不错。」

    双胞胎长大后,正觉得可以不用担心她们……结果换长男的叛逆期变得更加严重,然后第四个孩子出生,一直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那两个孩子一定是替我们著想才会这么做。」

    「不是吧,真那么贴心的话,就不应该跟来当电灯泡了。」

    「说得也是……哎呀,才刚刚提到,探险队就回来了。」

    「啪哒啪哒」的吵杂脚步声朝我们靠近。

    最后纸门打了开来,两个少女冲进房里。

    「爸、妈,我们回来了!」

    高坂悠璃。身穿凉爽上衣的少女,以那副让人联想到过去桐乃的魔鬼身材发散著快活的魅力。

    学业优秀、容貌端庄美丽,性格平易近人且有许多朋友,可说是完美无缺的超人。

    她是大概一亿年才会出现一个的超级美少女,也是我引以为傲的次女。

    另一方面,没有打招呼就直接进房的哥德萝莉少女,笔直地朝我走过来……

    「京介!京介!你听我说!」

    对方用力抱紧我。就像是猫科的肉食动物露出尖锐牙齿,扑向自己的猎物一般。

    「喂喂,说过好几次要叫我爸爸了吧──怎么了,璃乃?你看起来很开心嘛。」

    「呼!呵呵呵!惊讶吧……我终于成功升华为神了!」

    「这样啊,璃乃真是了不起!」

    我内心虽然狐疑地想著「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但还是用力抚摸著女儿的头。结果璃乃就紧闭起眼睛,很高兴般任由我抚摸。

    这个让人看不下去却又宇宙第一可爱的生物是高坂璃乃。

    另一个名称是第三代黑猫。

    ……你问说第二代是谁?因为当事者似乎想把它当成黑历史,所以我就不提了。

    好了,我们回到第三代的话题,身为我们家长女的璃乃,外表就跟刚遇见时的黑猫一模一样。要说到有什么不同嘛──

    大概就是言行举止更加中二、运动神经发达而且健步如飞、时常开口大笑以及恋父情结有点严重等地方吧。

    「呵呵!继续夸奖我啊,京介!」

    钻钻钻钻!璃乃把额头当成钻头般压进我的胸口。

    「嗯!夸多久都没问题哟!」

    我就老实说吧。我很疼爱这个长女。

    给予她无限的零用钱。也给予她无限的宠爱。

    每当我这么做时──

    「那边的笨蛋父女请适可而止。」

    「爸爸太宠璃姊了。」

    都会遭到太太与次女责骂。

    「我有什么办法嘛……都是女儿们这么可爱不好……」

    「咦咦?我觉得自己最近很像没有受宠耶?」

    「你……你也可以来抱我哟?」

    「才不要。爸爸好恶。」

    「…………」

    女儿说的好恶给我很大的打击。

    咕唔唔……竟然模仿桐乃姑姑的行为。而且连轻蔑的表情都模仿地维妙维肖。

    我为了改变话题而乾咳了一声。

    「然后呢?你们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这个嘛,我们为了调查『神隐』传说而在岛上到处参观──」

    我听著悠璃的说明。

    虽然是让人摸不著头绪的发言……但是据说两个人去参观神社后似乎就睡著了。之所以用「似乎」这样的形容,是因为两个人都不记得快睡著之前的事情了。

    她们表示醒过来时已经是这个时间了。所幸没有受伤或者是遭到偷窃──

    「太危险了……你们是女孩子耶。」

    「就是说啊。叮咛过你们多少次了,你们还是跑到危险的地方还弄脏衣服……收敛一点好吗?」

    「都是悠璃不好!悠璃硬把我拖去的!」

    「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太会骗人了吧!」

    「京介,你相信我吧?」

    「不不不,现在的你就是一副在说谎的表情。把罪推到妹妹身上可不是什么值得鼓励的事哟~?」

    「爸爸!请严厉地骂骂她吧!」

    「很……很严厉了吧?」

    「一点都不严厉!还露出害臊的样子,真是的~~~~~~~~!我最讨厌姊姊了!这个恋父中二病女!太恶心了!」

    「你说什么!竟然想反抗神明,你好大的胆子!」

    叽咿咿咿咿……! 咕唔唔唔唔……!

    双胞胎姊妹就像这样狠狠瞪著对方。

    「你们两个感情真好耶。」

    「「一点都不好啦!」」

    竟然异口同声。感情果然很好嘛。

    「话说回来悠璃。刚才璃乃说神明什么的,是怎么回事?」

    「没有啦,她说作了变成神明的梦。只是平常的那个又发作了,不用管她没关系。」

    「哼哼哼!不是作梦哟。我开启通往异世界的门,完成身为神明的使命然后回来了。回到出发前往旅行之前的同一个时刻。」

    「好啦好啦,很厉害很厉害。不愧是璃姊,璃好棒、璃好棒。」

    悠璃完全不当一回事,以超随便的态度把事情带过。

    「啊,但是,我也作了奇怪的梦哟……隐约还记得内容。」

    「咦?什么样的梦?」

    我一问,次女就用难以言喻的表情说:

    「帮忙爸爸外遇的梦。」

    「就算是开玩笑,也别在妈妈面前说这种话好吗?」

    爸爸心脏快跳出来了喔!

    我瞄了一下老婆的脸色,结果看见了异常温柔的笑容。

    「……悠璃,告诉我详情吧。如果是你的话,或许就没办法当成只是普通的梦了。」

    「真的只是梦啦!我深深为你著迷!永远只爱你一个!」

    「哎呀,真的吗?」

    由于听起来是难掩喜悦的声音,所以我稍微感到安心。

    这时璃乃抢身而入。一边整个人抱紧我一边说:

    「京介,你跟我只是玩玩的吗?我们不是一起洗澡,看过彼此最原始的模样了吗?」

    「最后一次和你一起洗澡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吧!还有这件事绝对不能跟爷爷说!」

    「哪边的?」

    「两边都不行!」

    面对这吵杂的对话,悠璃像是觉得「老早就习惯了」般完全不受影响。

    她很自然地回答著母亲的问题。

    「就算要我说出详情……老实说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嗯……」

    次女露出开始沉思起梦境的模样。

    接著突然像是想起或者想到什么一般发出了「啊!」一声。

    「我现在有一件很想做的事情!」

    悠璃简直就像在面对自己的好友一般……

    「接下来我们一起去放烟火吧!」

    乡愁席卷我的内心。

    陌生的情景开始在我脑内再生。

    我、黑猫以及在岛上邂逅的朋友围成一圈放著烟火。

    那是夏天的回忆。

    并肩一起吃西瓜、以水枪互射、被从树上掉下来的朋友压扁。

    应该是我想太多吧。那个夏天不可能有这样的情景。

    但是那不可能出现的日子是那么地开心。

    可说是人生最棒的暑假。

    「好,那就走吧!」

    我把长女从大腿上放下来然后起身。

    有种回到年轻时自己的心情。

    对过去是黑猫的妻子伸出手来。

    「让我们度过不输给那一年的夏天吧。」

    「求之不得。」

    我紧握住心爱之人的手掌。

    (插图017)

    (插图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