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黑猫if 下 第二章
    「你……」

    染过的茶色头发、普通的偶像远远不及的美貌、修长婀娜的手脚。

    坐在沙发上,穿著不知道为何特别适合的便服轻松休息著的身影,绝对就是到国外去运动留学的妹妹。

    高坂桐乃。

    隔了好几个月才又见到妹妹的我,只能茫然呆在现场。

    「……是桐乃吧?」

    忍不住这么问道。因为怀疑这是不是梦境。

    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

    「怎么?不然看起来还会像谁?」

    果然是梦吗。我的妹妹才不会发出这么温柔的声音。

    ──啥?别跟我搭话好吗?

    这才是桐乃。但是眼前的幻觉却一直没有消失。感到困惑的我出声表示:

    「没有啦……因为……」

    「现在放暑假,我就回来了。」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前去留学的国度,当然也会有比较长的假期。

    这么说来,眼前的桐乃就不是作梦也不是幻觉……

    「……啊……」

    明明见面之后有许多话想说的啊。

    早就决定要尽情地抱怨一番。

    「欢迎回家,桐乃。」

    结果真实的心情擅自从嘴巴里窜出。

    哎呀……变成鼻音了。

    「嗯,我回来了。」

    桐乃不知道为什么把脸别开。当她再次面向这边时,脸上已经浮现邪恶的笑容。

    「隔了这么久才见到我,你刚才快哭了对吧?呜嘻嘻,真恶心。」

    「笨蛋,我是因为有点感冒的关系。」

    「好啦好啦,就当成是这样。」

    「……那你能待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吧。」

    「真短。现在不是暑假吗?」

    待在日本好好地休息一个月也没关系吧?

    「老爸他们应该也很想你吧。」

    「不不不,夏天才更要练习啊。」

    「……这样啊,很努力嘛。」

    感觉桐乃离我好远。明明就在我身边而已。

    「还好啦。一开始有点苦战……现在感觉终于上轨道了。」

    「哦……对了,老妈说过你的留言……」

    ──我靠自己的力量赢了啦!笨────蛋!

    「什么『靠自己的力量赢了』之类的……那是怎么回事?」

    「咦?」

    桐乃突然不再从容,开始露出紧张的模样。

    「啊……啊──那个……那个吗?在……在留学的地方有个很厉害的家伙。那一天,我终于赢过她了,就是这么回事。」

    「哦……那『靠自己』呢?」

    「呜咿?那个………………不……不关你的事吧!」

    桐乃这时候开始张牙舞爪,以愤怒的模样吼著我。

    「对了,我在日本的期间有很多动画与游戏要消化!可没空跟你说话!」

    接著就气呼呼地耸著肩膀朝客厅的门走去。

    莫名其妙。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既然忙著玩游戏,为什么还待在客厅。

    这种地方一点都没变,真受不了她。

    当我这么想时,桐乃就停下脚步,稍微回过头往我看过来。

    「我说你啊……」

    「啥?」

    「听说你在跟黑猫交往?」

    「噗呼……!」

    完全出乎意料的发言让我呛到了。

    「你……你从哪里听到的……!」

    「沙织告诉我的。」

    「啊啊……」

    其实只要想一下就能知道了。

    桐乃和我共同的朋友还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沙织而已。

    我们也没有要她别说出去。说起来也没有说过必须对桐乃保密。

    只不过──

    「因为你都联络不到。」

    「嗯,这件事是我不对。真的很抱歉。」

    由于对方老实道歉,害我吓得瞪大了双眼。

    桐乃缩回握住门把的手,身体完全转向我。

    「那个时候的我走投无路了。要是跟大家说话,就会跟你们求助了……」

    「…………」

    「很多事情开始变得顺利,心情终于冷静下来,真的稍微从容一些了──才想趁著暑假回家一阵子。然后隔了许久打电话给沙织之后────」

    「挨骂了吧。」

    「嗯。」

    桐乃轻笑著说:

    「被痛骂了一顿。全是我不好。我在反省了。」

    「嗯,知道错就好。」

    不只是我,这家伙连好友沙织跟黑猫都没有通知就到国外去了。

    沙织和黑猫不知道为此而感到多么沮丧以及寂寞。

    尤其是沙织气到完全不像平常的她,整个人完全乱了方寸。

    桐乃隔了这么久才跟她联络,沙织当然会狠狠骂她一顿并且大发脾气吧。

    终于可以理解今天的桐乃特别乖巧的理由了。

    应该是回想著跟沙织通话的时候吧,桐乃很幸福般说道:

    「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

    「这样啊。」

    久违的两人一定有很多想说、想抱怨的事情吧。

    「最后她终于原谅我……然后我说接下来要打电话给黑猫……」

    沙织就告诉她,我和黑猫开始交往了。

    「……唔嗯。」

    虽然无法得知沙织的意图,但她是判断后才说出这件事的话,我没有任何怨言。

    虽说没有怨言……

    但为什么不能由我或者黑猫来跟桐乃说呢──对这件事我有小小的疑问。

    不过现在先不管了。

    「终于能向你报告了。我在跟黑猫交往。」

    「嗯……那个,我不太清楚这种时候该说些什么,不过──恭喜了。」

    「……嗯,谢啦。」

    觉得有点害臊耶。脸颊开始变烫了。

    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桐乃就做出这样的提案。

    「明天大家见个面吧?到秋叶原去。」

    「哦,不错的建议。」

    我立刻这么回答。虽然会减少一天我跟黑猫独处的日子。

    至于理由,我想根本不用说才对吧?

    「应该说,配合我的回国,沙织已经帮忙企划了。」

    「咦?啊!」

    ──其实在下也企划要举办「重逢派对」喔。

    「『重逢派对』指的就是这个吗!」

    啊,原来是这样。

    那一天,沙织早就接到桐乃准备回国的联络了。

    ──呵呵呵,京介氏!你应该会吓一大跳吧。

    友人得意的脸庞浮现在脑海。

    「真是的,这是什么惊喜嘛。」

    随著苦笑丢出来的抱怨,渗出了藏不住的喜悦。

    事情就是这样──

    隔天的上午。我来到了秋叶原车站。

    和妹妹一起来到这里已经隔了半年之久。

    「秋叶原!呼哟喔喔喔喔!终于──能来了!」

    桐乃高举双手做出万岁的姿势,环视著车站前面。

    「哎呀~一阵子不见竟然变了这么多!我可以到处看看吗?」

    「是可以啦,但等一下就要大家一起逛了吧?」

    「一下下就好!反正时间还早,让我稍微看一下店头!」

    桐乃不听我的回答就全力往前突进。

    唉……那个臭家伙,竟然这么兴奋。

    由于得知五更家就在附近,所以提出搭电车前先会合的提议,但是被黑猫拒绝了。

    她说──想跟平常一样来完成与桐乃的重逢。

    对那个家伙来说,「桐乃的回归」似乎是很特别的活动。

    如果是这样的话。

    完全展露御宅族面貌的某个家伙虽然说著时间还早,但是──

    「学长。」

    看吧,这家伙的话应该会提早到。

    我转向声音的主人,举起一只手来打招呼。

    「喔,黑猫。早啊。」

    「早安。桐乃在哪里?」

    黑猫晃著哥德罗莉的裙子,左顾右盼地看著四周。

    「她冲进GAMERS喽。」

    「真是一点都没变。」

    「就是说啊。」

    我们之间沉默了一阵子。

    并不是因为尴尬什么的……只是有某种怀念的感觉。

    啊,对了,这是……在黑猫成为学妹之前。

    我们感情还没有那么好的时候。

    桐乃跟沙织离席,突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时的那种感觉。

    「哈哈。真没想到。」

    「怎么了吗?」

    「没有啦……想起刚遇到你的时候。你总是跟桐乃吵架──跟我没什么话说。那个时候完全没想到会像这样交往。」

    「嗯……我也是哟。」

    「真的很不可思议对吧。」

    「不,我不觉得不可思议。这不是由世界……而是由我所决定的命运。」

    听不太懂意思的我转往黑猫的方向。

    四目相交后,她便笑著说:

    「你陪我去出版社『投稿』了对吧?」

    她带著小说到出版社投稿时,是我陪著她一起过去。

    「啊……的确发生过这种事。这……」

    在我说出「又有什么关系」之前。

    「那就是让我喜欢上你的,最初的契机。」

    「──────」

    我整个人僵住。

    「是……这样啊。」

    「嗯……之后有好一阵子,我自己也没有发现到这件事……但你为了我发了脾气。跟我一起烦恼。还安慰我。那让我很开心……当我发现自己的心意时,就决定了──我要跟这个人在一起。」

    如此说著的黑猫,简直就像以恋人身分交往的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通过点。

    「我决定后就开始行动。所以不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啊。」

    「你对我告白,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啦。」

    「哈哈……」

    别让我想起来。会害羞到死耶。

    就这样,我跟黑猫热络地聊著──

    这时候。

    「那边的,我才一个不在,你们就在大街上打情骂俏吗?」

    正面传过来的声音让我们抬起头,结果看到桐乃半眯起眼睛,手扠腰站在那里。

    瞬间黑猫就僵住,然后挤出一句话。

    「桐乃────」

    「……好久不见。」

    桐乃咧嘴露出笑容。

    黑猫维持茫然的表情朝桐乃靠近一步、两步,然后触摸她的脸颊。

    「……真的是……桐乃吗?不是我脑内创造出来的幻觉?」

    「当然是真的喽……应该说,你的反应太夸张了,让人很害怕耶。」

    桐乃害怕到脸色苍白。

    明明是跟朋友久违重逢,却先确认是不是真人,抑或只是自己的幻觉,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异常。

    在电话里已经说过桐乃会来参加今天的聚会了喔。

    真是的,这家伙究竟多喜欢桐乃啊。

    「……那边的饮食文化跟我们不同,你有好好吃饭吗?环境变化之后,身体有没有出什么状况?还有──」

    「啊,真是够了!你是我妈妈吗!」

    不对不对,咱们家的老妈也没有那么担心你喔。

    「都说不要紧了!看!我不是活跳跳的吗!」

    桐乃像是要展现自己的活力般当场跳了起来。

    黑猫看见后似乎才终于放下心来。

    「这样啊,那就好……」

    「你的友情很沉重耶。」

    「呵,当时的我只有两个朋友哟。当然沉重了。」

    「亏你能挺著胸膛说出这种话。」

    这世界上能让桐乃露出困扰表情的,或许就只有黑猫和绫濑了吧?

    黑猫像是终于习惯重逢的冲击,调整好呼吸后表示:

    「那么……现在就能放心地抱怨了……桐乃,你竟然敢没有对我说一声就消失了。」

    「抱歉。」

    桐乃老实地道歉。就跟对我所做的一样。

    结果黑猫狠狠瞪著桐乃……

    「在附带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原谅你一次。」

    「……什么条件?」

    「告诉我你国外的联络方式。」

    「……原来这就是条件。我原本就打算告诉你啦。」

    「别废话。今后我联络时你一定要回应。」

    「我知道啦。」

    就这样──

    黑猫急忙把桐乃的联络方式登录到自己的手机里。

    当我面带微笑看著这久违的交流……

    「看来是顺利和好了。」

    「嗯,太好──喂!」

    不知道什么时候,沙织已经待在我身边了。

    「别吓我啊……」

    「哈哈哈,真是抱歉。」

    戴著圆滚滚眼镜的少女,说完后就笑了起来,然后温柔地守护对话著的桐乃她们。

    我则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沙织,你也过去吧。」

    「京……京介氏……」

    最初感到困惑的沙织……

    「嗯,在下也去加入她们吧。」

    随即全力朝桐乃她们跑去。

    然后……

    「小桐桐氏!好久不见了~~~~~~~~~~~~~~!」

    然后像是要把两人夹在腋下般紧抱住她们。

    「呜哇!」「咕……呼!」

    (插图009)

    体格优于两个人的沙织,展现的亲爱表现相当强力,被抱紧的桐乃与黑猫发出悲鸣。

    即使如此沙织还是没有放手,反而像是要把她们吊起来般加强力道,为了久违的重逢而高兴。

    「记得在下了吗?」

    「记住了……快放手啦!」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小桐桐氏!好久不见了!好久不见了!呵呵太开心了~!」

    「听人说话!其……其实你还在生气吧!」

    「……喂……喂,沙织。差不多了吧,桐乃也就算了,黑猫快要不行了喔。」

    完全是被拖累嘛。

    看不下去的我出手阻止后,维持亢奋状态的沙织说了句「真是失礼了!」并且放开两个人。

    从接近锁喉的拥抱当中解放出来后,黑猫的肩膀就因为急促喘息而上下动著。

    「………呵呵呵……沙织,瞧你干的好事。竟然把热腾腾的阿宅汗水抹在我的脖子上…………衣服都湿掉了啦,这个大块头。」

    「呀──!脖子真的都湿了!真是够了~~很脏耶!流太多汗了吧,恶心!」

    「两位毫不留情的痛骂真是太令人怀念了──等等,小桐桐氏!黑猫氏!这种话对一个少女来说不会太过分吗?」

    「谁理你啊!呜咿,摸起来好恶心~~」

    这些家伙……隔了这么久才又见面,竟然是这副德性。

    这已经无法称为朋友之间「感动的重逢场景」了吧。

    不过,怎么说呢。

    看来「三个人凑在一起时常见的节奏」又恢复了,我也有了愉快的心情。

    虽然只有一瞬间。

    我从包包里拿出毛巾,交给发出吵杂声音的御宅族们。

    「来吧,有三人份,擦掉汗水后和好吧。沙织喝点运动饮料冷静一下。」

    「真是太感谢了。不愧是京介氏,准备得真周到。」

    沙织开始补充水分。

    「嗯,辛苦了。」

    桐乃以超级傲慢的态度接过毛巾。马上把哥哥当成跟班吗?

    然后黑猫也……

    「谢谢你,学长。」

    「喂。」

    桐乃像是很不高兴般打断了我跟黑猫的对话。

    她从正中央依序看著我们的脸……

    「你们两个,应该有话要跟我说吧?」

    我跟黑猫沉思了一阵子──

    「我确实地守护你的十八禁游戏了。」

    「我把你应该会喜欢的动画全录下来了。」

    「呜哇真的干得太好了!超感谢的!──等等,不是这个!虽然听过事情的经过,但两个人都在的时候,还是想从当事人口中听到详细的情形──首先呢!」

    桐乃后退著拉开距离,然后严厉地用手指著我。

    「那个『学长』是怎么回事?」

    我和黑猫面面相觑之后就做出回答。

    「黑猫从春天开始就变成我的学妹了。」

    「我跟他念同一所高中了。所以才以『学长』来称呼男友哟。」

    「『男友』~?」

    「小桐桐氏!小桐桐氏!你的脸!变成少女绝对不能出现的模样了喔!就是知道会这样,才会在那天的电话里事先传达给你知道啊……!」

    「我确实听说了,但是跟直接被人在眼前展示又不一样了!──啊!别跟这两个家伙说太多啊!我又没有生气!」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你现在似乎就快要挣脱在下的拘束了!小桐桐氏!请先冷静下来啊~~!」

    沙织拚命阻止发出「吼喔喔喔喔喔」的吼叫并且手脚乱动的桐乃。

    说起来,这家伙为什么生气啊?

    这个时候……

    「呵……」

    黑猫来到前面,像是要嘲笑暴动的桐乃般……

    「现在报告虽然有点迟了,但我从几天前开始……跟学长交往了。」

    「是这样~~~~~~~~啊~~~~~~~~然后呢?」

    「今后你可以叫我『大嫂』哟。」

    「谁要叫啊!好……好,我知道了!你果然是我的敌人!」

    「不是敌人,是『大嫂』哟。来,叫叫看吧。『琉璃大嫂』──请吧。」

    「咕唔唔~……!你绝对是拿我寻开心吧!」

    「是啊。感觉半年前的哀怨与愤怒瞬间得到疗愈……复仇果然是最佳的娱乐。」

    「你这家伙的个性真的很差!」

    「谢谢。我好高兴。」

    「才没夸你哩!」

    桐乃终于挣脱沙织的拘束,迅速朝黑猫靠近。

    黑猫以轻飘飘避开她的动作绕到我背后。

    以拿男朋友当挡箭牌的形式……

    「呵呵呵……京介,你妹妹好恐怖。快救我。」

    「别在我旁边吵架啊!」

    束手无策的我举手投降。这两个家伙一边在我周围绕圈,一边不停地互相发动攻击。

    「好痛!」

    两人的花拳绣腿经常误击到我身上!

    「看招!咻咻!」

    「哼哼哼……你以为这种程度的攻击可以打中我?」

    就这样,享受了一阵子小家子气街头格斗的两个人,像是终于满足了一样拉开距离。然后桐乃就双手抱胸……

    「哦……这样啊!你们在交往!趁我人到国外不在这里的时候!明明是朋友,连报告和商量都没有就做出这种事吗?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开始了吵架之前应该先完成的对话。

    黑猫眯起眼睛来责备桐乃。

    「你这笨蛋。根本无法取得联络,是要我怎么报告和商量呢?」

    「咕唔……!」

    「所以现在不是跟你报告了吗?」

    「说得也是~~我了解~了~」

    桐乃噘起嘴发出闹别扭的声音。

    然后像平常一样突然转换话题的方向。

    「我没办法一直待在这里。今天得确认一下。」

    「要确认什么?」

    「首先要问你许多事情。」

    这个妹妹依然很不会说话。

    必要的情报完全没有表达出来啊~

    明明是这样,但黑猫却充满自信地回答:

    「嗯,好啊。放马过来吧。」

    「太厉害了,你听得懂她刚才的意思吗?」

    「那是当然了。听好了,学长,接下来我们必须让桐乃认可我们的交往。这是桐乃还在日本时必须完成的仪式──学长,就像你对我家人所做的那样,这次换成我做同样的事情了──我没说错吧,桐乃?」

    「竟……竟然已经去跟家长打过招呼了……!」

    桐乃以抵挡完高威力光束武器般的姿势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样的妹妹立刻就重整体势……

    「不过,大致上是说对了啦。」

    真的假的?我们两个人交往应该跟桐乃没关系吧?

    一瞬间虽然这么认为,但随即改变想法。

    黑猫除了是我的女友之外,也是桐乃的好友。

    如此一来对黑猫来说,让桐乃同意她跟我交往就是件重要的事吧。

    「反正我本来就打算说了。你尽量问吧。」

    「哼!」

    桐乃用鼻子哼了一声后就别过头去。当气氛快要变僵时,沙织就在绝佳的时机下靠过来,说著「好啦好啦,小桐桐氏」来安抚桐乃。

    光是这样,原本紧绷的空气就立刻烟消云散了。

    「那么各位,让我们前往派对会场吧!」

    怀念的感觉揪紧我的胸口。

    过去的日常,以完全没变的形式再次回来了。

    我们在沙织带领下走在秋叶原的路上。

    最后抵达某栋大楼三楼的出租空间「@秋叶原」。

    「这里是……」

    「呵呵……很怀念吧?」

    「嗯,是啊。」

    走出电梯之后立刻就是租赁柜台,朴素的走廊上并排著几扇门。

    感慨良多的我还视著店内。

    「没想到……还会来到这家店。」

    「在下认为小桐桐氏的重逢派对还是在此举办最好了。」

    「不愧是沙织,我认为是很棒的选择哟。」

    有些害羞的沙织为了完成租借而走向柜台。

    另一方面,黑猫似乎正在跟桐乃说话。

    「以前也在这里举行过派对。你还记得吗,桐乃?」

    「记得记得。对了,扮成猫耳女仆的你超害羞的──」

    「不……不是那样的啦──」

    啊,确实发生过那种事。

    我记得害羞到躲在窗帘后面的黑猫真是超可爱的。

    对了对了,还有──

    那个时候……最后还有穿女仆服的妹妹送十八禁游戏给我当礼物的糟糕结局。

    真是的──啊啊……真令人怀念。

    我和妹妹一起来秋叶原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情……

    明明也不是长年生活在此的街道。

    像现在这样回想起来,才发现秋叶原到处充满回忆。

    跟这几个家伙一起步行的记忆已经根生蒂固。

    短短几年,街道就不断地变化。

    我们相遇时的街景,曾几何时变得只能在回忆里才能看见了。

    就像半年前桐乃突然离开那样,不知道以这样的成员聚在一起的日子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就算是这样,还是存有不会遗忘而留下来的东西吧。

    「京介氏,这边。」

    「好,现在就过去。」

    沙织租借的是跟过去相同的包厢。

    刚才黑猫跟桐乃谈论的情节──

    这些家伙不知为何穿著女仆服来迎接我的谜样事件发生的地点。

    不论好坏……那绝对是难忘的回忆。

    还记得当时柜台的姊姊以轻蔑的眼神看著我。

    没错,当时那间房间前面还放了「高坂京介专属后宫一行人派对会场」的吓死人导览看板。

    咕唔唔……一回想起来就让人感到焦躁!

    明明到刚才都还沉浸在怀旧的感伤当中!

    不过……

    当然今天的主角不是我,看板上面写著跟当时不一样的文字。

    目击看板的桐乃大叫了起来。

    「喂!这看板是怎么回事!」

    「没错!正是在下准备的!不知道您是否中意呢?」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这个『我们亲爱的小桐桐氏归国纪念派对会场』是什么!太让人害羞了吧!」

    「这有什么好抱怨的!跟我那时候相比已经好多了吧!」

    「啥?那个时候,我事后发现时也快羞死了好吗!为什么我得再次受到这种耻辱!」

    「……我在回去时发现也觉得快羞耻而死。当时的怒气又重新浮现,现在该怎么解决?」

    「……好沮丧……真是抱歉……在下还以为这样很棒呢……」

    「骗人。」

    「说谎。」

    「绝对是骗人的吧!」

    面对装出沮丧模样的沙织,三个人直接戳破她的谎言。

    桐乃又趁势加码表示:

    「沙织基本上是个很好的人,但其实最喜欢这样的恶搞,这我们早就知道了!每次都一定要搞到我真的快发火了才甘愿!不是经常告诉你别这样吗!」

    我懂。沙织这个人,只要变熟了就比较会展现这个部分。

    刚认识时,就只觉得她真是个好人。

    「哈哈!被发现了吗?」

    「真是的……想不到你这人有点像顽皮的小鬼。」

    「呜呵呵……是啊。因为在下是青涩的少女啊。」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不过真是这样。

    圆滚滚眼镜的御宅族少女,沙织•巴吉纳不是只有可靠社团管理员的面貌,也有符合实际年龄的一面。

    「所以呢……」

    沙织以像是清纯大小姐般的口气表示:

    「我也喜欢这个能让我保持赤子之心的地方。」

    这样啊。如此一来,我也以身为这个「特别之地」的一员为荣。

    我们打开挂了铃铛的门,进入「我们亲爱的小桐桐氏归国纪念派对会场」。

    喀啷──响起跟过去一样的铃声。

    ──欢迎回来!主人!

    ──欢迎回来!主──扮不下去了啦!

    ──不是的……我都说过不是那样了……

    女仆模样的幻影闪过脑海并逐渐消失。

    这是以白色为基调的简朴房间。里头有办公桌、椅子以及白板等。

    跟以前来的时候一样。

    「那么!马上开始吧!」

    才刚放下行李,屁股都还没坐热,桐乃就这么表示。

    当然这应该是「来谈谈我和黑猫交往这件事」的意思吧。

    「小桐桐氏,这是派对啊,还是先吃点零食──」

    沙织从平常背的背包里拿出饮料与零食来发给大家,但是……

    「先完成这件事。」

    桐乃强硬地驳回,接著大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样啊。那就照你说的吧。」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改变平时的座位顺序,变成我跟黑猫并肩而坐,对面是桐乃与沙织这样的配置。

    由于原本就在里面的桌子是办公桌,所以散发出面试般的氛围。

    或许是意识到这一点了吧,桐乃像面试官般表示:

    「那么,请吧。」

    「……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说起。」

    「对吧?」

    我跟黑猫面面相觑露出困扰的表情。然后重新转向面试官们……

    「要从哪里说起?」

    「从一开始,全部都要说。」

    桐乃双手环抱胸前,冷冷丢出这句话。

    压力面试吗!

    「哎……哎呀,小桐桐氏。像你这样问话,回答的人也会感到迷惑。首先询问春天时两个人的关系你觉得如何?」

    春天时──也就是新学年的开始吗?

    由于桐乃气呼呼地说了句「可以」来同意她的意见,于是我便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并开口说道:

    「开学典礼当天,遇见穿著制服准备去上学的黑猫──」

    黑猫跟我就读同一所高中而变成我的学妹。

    黑猫告诉我本名──当我说到这里时。

    「哦!你的本名叫『五更琉璃』啊!」

    「嗯,所以才是『琉璃大嫂』。」

    「我才不叫哩!倒是你的名字很可爱嘛!可以直接用在十八禁游戏的女主角身上。」

    「……那是在称赞吗……你的话应该是吧。」

    黑猫像放弃挣扎般叹了一口气。

    「然后呢?然后呢?接下来呢?」

    「自己这么说实在不太好意思……我不擅长与人相处。当然在班上就遭到孤立──」

    她接著表示「是学长救了我」。

    桐乃消失后感到沮丧。

    跟沙织一起举行抱怨桐乃的大会。

    三个人经常在聚我房间一起玩──

    「你把我的朋友!还是两个女高中生带进家里?」

    「别用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说起来原因还不是因为你突然消失了!」

    「是没错啦!」

    「黑猫跟沙织不只是你的朋友,她们也是我的朋友,所以应该没关系吧。」

    「你是说自己没有邪念?」

    「没有!」

    「但你不是对黑漆漆的伸出魔掌了吗?」

    「……………………」

    我沉默了下来。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含糊地发出「啊……」「唔……」等丢脸的声音后,从我嘴里冲出来的是……

    「没……没有啦……但我们还没有做任何色色的事情喔!」

    我对妹妹吐露了什么真相啊!太著急了吧……!

    「笨……笨蛋……你在说什么啊……」

    黑猫也羞红了脸打著我。

    桐乃眯起眼睛,像要确认真相般把脸靠近。

    「哦~」

    接著转往黑猫的方向……

    「真的什么都没做?」

    「不……不行吗?」

    「没有喔──应该说,我放心了。因为我知道你不擅长做那种事情。」

    「……我不会逼迫学长。」

    「我知道。这家伙很没用。」

    可恶!笑什么笑啊桐乃!啊,连沙织这家伙都!

    「哎呀,抱歉。打断你们的话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学长试著帮忙在班上遭到孤立的我──」

    她接著又说「于是加入了游戏研究社」。

    学长明明是考生,却陪著我加入社团。

    竞稿时帮我说话、制作游戏时一直待在我身边。

    「………………」

    出现在黑猫话题当中的高坂京介简直就像英雄。

    听著听著,连我自己都害臊起来了。

    夸过头了啦!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我真的觉得这太看得起我了。

    桐乃也以复杂的表情听著黑猫的叙述。

    「然后呢……」

    以著迷表情说著话的黑猫,如此对与加入游研有关的话题做出总结。

    「在班上被孤立的情况有所改善……也交到名为赤城濑菜的朋友。」

    「在学校!交到女生阿宅朋友了啊!」

    「是……是啊。」

    「我也想见见那个叫濑菜的女孩子。我想我们一定合得来。」

    「我也这么认为。」

    黑猫微笑著同意桐乃的看法。

    「因为她跟你有点像。」

    「咦,有那么可爱吗?」

    「……我指的不是外表……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个性极为相似。」

    我也有同感。濑菜与桐乃应该会意气相投。

    ……老实说,她们奇怪的兴趣很可能会互相传染,所以也有点不想让她们碰面。

    因为有可能会挨浩平哥哥的骂。

    「高坂!都是你妹妹害的,濑菜她现在迷上色情游戏了啦!」

    ──很可能会发展成这样的情形。

    嗯,不过……

    「之后还有很多机会啦。你还会回来吧?」

    「那还用说吗!」

    当桐乃随著笑容这么回答时,我发现自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桐乃咧嘴露出牙齿……

    「我决定了。果然还是无法放弃兴趣。喜欢的事情就继续喜欢,然后要持续追逐梦想。」

    「小桐桐氏……」

    「所以为了玩十八禁游戏,我会经常回来。」

    「就不能换种说法吗?」

    黑猫以傻眼的表情这么吐嘈。

    「呼嘻嘻──我的海外无双故事等一下再说吧。现在的重点是你们的事。和赤城濑菜变成朋友──然后怎么样了?」

    妹妹一问之下,我便接下去说道:

    「社长说出游戏研究社举行宿营的提案。」

    「就去了濑户内海一个名叫犬槇岛的地方。然后──」

    黑猫开始叙述宿营的内容。比跟沙织说时更加详细。

    有时还会从包包拿出照片来展示……

    「这就是刚才提到的濑菜哟。」

    「哦,真可爱。咦,这个女孩挂在包包上的钥匙圈,是什么动画呢……竟然连我都不知道,真是稀罕……」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光是色情游戏宅的妹妹就够我头痛的了,实在不希望她跟濑菜接触之后又开拓出新的领域。

    要是「转职(Class change)」成色情游戏兼腐女的妹妹,那可就不得了了。

    …………「转职」的用法没错吧?

    桐乃继续看著照片……

    「呜哇,这可疑的服装是怎么回事。」

    「是我自己制作的『尸灵术尸的黑衣(Necromancer robe)』。很帅气吧。」

    「夏天还穿这种衣服根本是笨蛋嘛。看起来超热的。」

    「呜……竟然如此批评我的杰作…………话说回来,这件黑衣好像在宿营时遗失了……」

    「咦?话说回来,自从那之后就没见过了……」

    「真的很遗憾……有那件的话,夏季服装的选择就增加了……」

    对我来说是幸运。

    要跟穿著那件衣服的黑猫并肩走在一起,就算是心爱的女友也很难熬。

    不过都跟圣天使神猫大人约会了,这么说似乎没什么说服力。

    这时唐突地……

    「那这个给你吧。」

    桐乃交给黑猫一个小包。

    「这是?」

    「啊,回家再开喔──是我帮你选的衣服。反正你这个家伙一定不知道约会要穿什么,会因此而困惑、烦恼并且失控吧。所以我一回国就立刻买来给你了。」

    「……谢……谢谢。没想到……会从你这里得到这样的礼物……」

    「嘻嘻,下次约会就要穿这件衣服。知道了吗?」

    「……我会照做的。」

    黑猫抱紧小包。

    接著她的脸上就瞬间变成充满自信的表情……

    「但是桐乃……我约会时的穿搭可是很不得了的哟。对吧,学长?」

    「咦……」

    ……难道这家伙是在说「圣天使神衣」吗?

    我一瞬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嗯!超可爱的!」

    我没说谎!确实超可爱的!也确实是很糟糕的服装!

    原本是为了保护黑猫的立场所做的发言,但我的女友不知道在想什么,直接以超得意的模样把一张照片放到桌上。

    你这笨蛋……!

    「呵……这就是初次约会穿的『圣天使神衣』哟。」

    从沙织嘴里发出「啊……」的声音。

    桐乃愕然望著照片,眉毛皱成八字形并且表示:

    「和这东西一起走?男朋友太伟大了吧?」

    对吧?对吧?感觉很久没有得到妹妹的称赞了……!

    「这对翅膀什么的……就算是中二也太疯狂了。黑猫,你下次尽可能找我或者沙织──又或者是那个叫濑菜的女孩子商量一下吧?我说真的。」

    「哎呀,怎么了,桐乃?今天的你怎么这么温柔。」

    「是你让我不得不温柔的啦!」

    「好……好了好了,小桐桐氏!差……差不多该听宿营的后续发展了吧?」

    「说……说得也是……那就从搭上新干线开始吧。」

    「好吧。」

    在桐乃催促下,黑猫继续说了起来。

    说出介绍濑菜强壮的哥哥给她认识后,她的内心其实有点胆怯。

    也爆料濑菜的兄控事迹。

    接著又说借了社员们的桌游,和赤城兄妹四个人一起玩的事情。

    「之后就搭乘渡轮到岛上去了。这就是那时候的照片──」

    ──等等的内容。

    这家伙……记忆力真好。

    连我忘记的详细情节都明瞭地描述出来。

    像是搭乘几点的新干线、第二天的早餐吃了些什么等等觉得没什么必要的情报……可以感受到黑猫「对桐乃毫无保留」的想法。

    正因为如此,桐乃才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吧。

    「虽然叙述得很详细,但总觉得第一天的傍晚左右好像不自然地跳过许多时间哦?」

    「嗯,是啊。好不可思议。」

    「不是说句不可思议就算了吧。」

    「不记得了有什么办法嘛。」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又怎么了?」

    「不是发生什么不能跟我还有沙织说的事情?」

    「……唔……这么说太伤人了。比方说哪方面的事情呢?」

    面对略带怒气的黑猫,桐乃红著脸颊呢喃了一句:

    「……接吻之类的。」

    「不可能。」

    黑猫如此断言。

    「…………到现在都还没接吻过呢。一次都没有。」

    「啊,是这样啊。刚才也说过了,竟然连这个都『还没』吗?」

    这是不是我首次看见桐乃对黑猫感到抱歉啊?

    咦?怎么?桐乃觉得我很恐怖?不会吧……

    面对悄然沉默下来的我,沙织把嘴巴变成ω状……

    「京介氏,进展不会太慢了吗~?」

    这……这个臭家伙,竟然还挑衅!

    「这很普通吧!说起来呢,第一次约会时沙织一直在旁边,第二次约会是去黑猫家根本不可能,然后第三次就是今天了吧!」

    是要我什么时候「出手」啦!可不可以别再说我是没用的男人了!

    全力为自己辩护之后,就被黑猫用白眼瞪了。

    「咦咦……」

    你这家伙不是不擅长那种事吗?你可以的话,我……当然也很乐意……啊啊等等,我的这种想法……!咕喔喔喔喔喔……!

    「抱……抱歉,京介氏!没想到你会如此认真地开始烦恼……!但是放心吧。在下为了这样的京介氏与黑猫氏准备了一条计策!」

    「「计策?」」

    同声这么问完后,沙织就用力点了点头。

    「没错。前几天见面时,不是跟二位提过了吗?」

    「噢。」「你说那个啊。」

    我跟黑猫立刻就知道了,但当天不在的桐乃……

    「那个是?」

    说完就环视著我们。

    那个时候只用「经过一番对话」就把事情带过了,但是向沙织报告我们交往的那一天……

    ──可不可以也让在下书写「命运之纪录」呢?

    她对我们说出这样的话。

    对我们来说,「命运之纪录」是「想和对方一起做的事情清单」,但是对沙织来说就是「想让我们一起去做的事情」。

    总而言之────

    沙织先对桐乃说明「命运之纪录」并且继续这么表示:

    「在下想对两位提出约会的计画。」

    「唔嗯唔嗯……『命运之纪录』吗……原来如此,确实很像黑漆漆会想出来的东西。所以沙织今天把写好的内容带过来了吗?」

    「正是如此!」

    沙织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是把上下方黏起来做成封袋的活页纸。

    接过纸张的黑猫,以微妙的表情抱怨:

    「……这样就不能看了啊。」

    「呵呵呵,请明天之后再打开吧。这算是在下所出的『题目』。只要加以实行,就算是腼腆的两位应该也能有健全的进展喔。」

    「是可以啦……不过你到底写了什么,感觉好恐怖。」

    绝对添加了沙织的恶作剧点子!

    嗯,包含这一点在内,还是很令人期待。

    因为那可是沙织出的「题目」。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这一点是我绝对可以确定的。

    「……这样啊。」

    在旁边看著我们对话的桐乃,露出了正在沉思的模样。

    她突然抬起脸来,对我跟黑猫说:

    「嗳,那个……死亡笔记本?」

    「是『命运之纪录』。」

    「『命运之纪录』,已经写了很多内容吗?」

    「嗯,写了三页左右。今天没有带来就是了。」

    「虽然尚未完成,不过有二十页左右。」

    嗯啊?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那种一片漆黑的页面×20?

    你不是热衷于创作游戏剧本吗!写得太快了吧……!

    而且──

    黑猫还像是要展示宝物一样,以吊胃口的手势拿出漆黑的魔导书(活页夹)。

    竟然连装订都完成了……!

    不是说好要一张一张增加的吗!自己一个人冲太快了吧!

    不理会瞪大眼睛的我,桐乃对黑猫伸出手掌。

    「那个让我看一下。」

    「不……不行。」

    「啥~?看你那样子炫耀当然会想看内容吧。很令人在意耶。为什么不能给我看?」

    「…………因为很害羞啊。」

    以细微的声音呢喃著并且低下头去。

    这样的动作触动了我的心弦,连我的脸颊都开始发烫。

    ……应该说,我能了解她的心情。

    之前虽然我只看了一页,但朋友怎么说都不是当事人,要让他们看那些内容,可不是害羞就能了事。我的话可能会苦闷到死吧。

    「抱歉了桐乃,这件事真的只能请你放弃了……!」

    被我跟黑猫同时拒绝的桐乃……

    「这样啊……」

    意义深远般眯起了眼睛。

    然后表情与气氛同时瞬间改变,咧嘴露出了感到有趣的容貌。

    「那我也来写一张『命运之纪录』吧。」

    「啥?」

    不理会不停眨著眼睛的黑猫……

    「──沙织,你有笔吗?」

    「喔喔!小桐桐氏也要出『题目』吗!那么请用这个吧!」

    「算『题目』吗,嗯,那个……我也不太会形容。」

    桐乃从沙织那里接过活页纸跟笔,然后对我们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可以吧?沙织都OK了,所以我也可以写吧。」

    「呃,嗯……当然……」

    「是可以啦……」

    「那就这么决定了。」

    桐乃把活页纸放到桌上,举起笔后舔了一下嘴角。

    ──要写什么好呢~♪

    就是这样的表情。她稍微抬起头来……

    「我边写边听,你们继续说宿营的事情吧。」

    对喔,刚才正在说这件事呢。

    真是的,整个脱离主题了。

    「桐……桐乃……因为是约会,可别写什么『玩十八禁游戏』喔。」

    「咦~?怎么办~才好呢~」

    就这样──

    黑猫再次说起宿营的事情。

    为了创作游戏的剧本而收集「岛屿传说」的资料。

    环绕夏天的岛屿、拍摄照片、到处闲逛来体验舒服的非日常。

    在浴场与柑仔店玩复古游戏。

    早上做收音机体操。在堤防钓鱼。在沙滩上游戏──等等。

    然后不只有这种爽快的回忆──

    「浴场里面……有露天浴池,男汤跟女汤的距离很近……」

    「喂,黑猫!连这种事都要说吗!」

    「当……当然了……不这么做就没有意义了。」

    「明明你自己最感到害羞的!」

    ──赤裸裸地说出关于恋爱的各种酸甜苦辣。

    桐乃与沙织则吐嘈、取笑著这些事情。

    这是一段心跳不已的时间。也是非常令人感到害羞的聚会。

    为了「让桐乃认可我们的交往」,才会像这样说出这么长一段话。

    「……接著就是最后发生的事了。」

    终于来到最精采的地方。

    「那天晚上,岛上的神社有祭典。」

    「刚才说过的那个『飞天祭』?」

    「是大家帮忙的那个祭典吧。」

    「嗯,没错。祭典当天晚上有烟火大会……在那里……」

    「我向黑猫告白了。」

    现场静了下来。隔了一阵子之后……

    「哦哦~」

    沙织发出感叹的声音。以这个家伙来说,很难得一见地红了脸颊。

    沙织怎么说也是青春期的少女。

    听见朋友的恋爱话题,也会展露出青涩的反应吧。

    另一方面,桐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写完活页纸,一脸严肃地看著这边。

    吞吞吐吐好几次后……

    「你原本就喜欢黑猫吗?」

    「应该说是这半年来喜欢上她的。一起度过宿营的时光后就更喜欢了。」

    所以我才会告白。

    用跟黑猫的爸爸说话时同样的温度,把事情传达给妹妹知道。

    因为对我们来说,他们都是重要的人。

    结果桐乃就看向黑猫……

    「你有多喜欢这个家伙?」

    「和你──不对……这个嘛……」

    黑猫在途中停止回答到一半的答案,稍微考虑了一下后才重新回答:

    「现在学长死掉的话,我也会殉情。就是这么喜欢他哟。」

    「……这……这样啊。」

    虽然能懂,但太沉重了……

    桐乃觉得退避三舍之后才对著我问:

    「你女朋友说出这种话耶,你能接受吗?」

    「没问题!我连她这种地方都喜欢喔。」

    虽然一瞬间露出「不会吧」的表情!

    包含过于沉重的部分在内,她都是我心爱的女友。

    如此一来,当然得接受她喽。

    听著我们两个人的问答──

    「这样啊。」

    妹妹就露出某种寂寞的微笑。然后开口这么说:

    「在电话里跟沙织聊了很多……花了很多时间交谈。然后今天……听了你们的话。嗯……那个……虽然很难开口……」

    「嗯。」

    慢慢说没关系喔。

    等待不善言词的妹妹开口。

    「我……我呢……」

    桐乃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思考用词遣字后……

    「真的觉得哥哥和朋友的恋爱故事很恶心!」

    「喂!这么说太过分了吧!」

    明明散发出接下来要讲好话的气氛了!

    为什么说出口的却是骂人的话!这确实很像桐乃会做的事!

    怀念的感觉盈满胸口了喔!

    「呜嘻嘻~」

    桐乃像是要嘲笑我一样,张大了嘴开怀笑了起来。

    接著又严厉地用两根手指指著我。

    夹在手指上的是将活页纸上下黏贴起来的封袋。

    桐乃所写的「命运之纪录」。

    黏起来的活页纸上写著给我的讯息──但看不懂意思。

    「先把这个交给你。」

    「呃,嗯……」

    到底在搞什么?

    桐乃完全不给我逼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的空档。

    只是傲慢地丢出一句:

    「我认可你们的交往!」

    「桐乃……」

    黑猫呼唤好友的名字。桐乃则以温柔的声音回答她。

    「我没办法太常待在日本了。这家伙就拜托你喽。」

    「……可以吗?」

    「不知道啦!所以──」

    「要想办法让我觉得真是太好了喔。」

    「………………交给我吧。」

    两个人很长一段时间就此凝视著对方,彷佛时间完全暂停了一样。

    现在的我听不懂她们的对话。

    桐乃所写的「命运之纪录」──

    当我看见内容时,已经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