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黑猫if 下 第四章
    我在雨中送琉璃回到她家。我们在便利商店买了雨伞,然后并肩走在路上。

    「………………」

    「………………」

    路途中没有对话。琉璃一直保持著沉默。

    应该不是因为愤怒吧。看来是因为绫濑的发言而受到冲击。

    ──「『桐乃下定决心离开日本』!和『你们两个人开始交往』不是毫无关系吧!」

    她是这么说的吧。

    ……为什么绫濑会说出那种话呢?

    无论怎么想都毫无关系吧。

    因为桐乃她都说是她自己决定的了。

    如果绫濑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会变成那个时候的桐乃在说谎。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呀。

    我找不到那个家伙说谎的理由。

    ……应该是这样。至少我想不出来。

    所以我想这应该只是绫濑搞错了什么才会这么说──

    ……你什么都不懂。

    ──这就是我的意见。

    在目前这个时间点。

    「琉璃……关于刚才那件事。」

    我试著对产生强烈动摇的女友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想尽量减轻她心理的负担。

    但琉璃的表情却没有变得开朗。

    当我这么做时,已经来到五更家的前面了。

    「……到这里就可以了。」

    「……嗯。那个……」

    想让她恢复精神。我无法完全放弃这个念头,试著要找话题对她搭话。但琉璃却抢先一步表示:

    「今天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京介。」

    「……我也是。」

    这时终于……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她还是露出笑容了。我的焦躁感这才受到疗愈。

    「我做了一个决定。」

    琉璃笔直地看著我的脸。

    ……路途中她似乎一直在思考些什么。

    看见端正姿势侧耳倾听的我,她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就是『跟你尽情地享受剩下的暑假』。」

    原本以为一定会出现很沉重的台词,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我意料。

    「那种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有啦……因为你好像很在意绫濑所说的事情……」

    「突然变得这么有精神,让你感到不可思议?」

    「……嗯。」

    同意之后,琉璃就发出妖艳的「呵呵」声。

    「这件事呢,我心中已经做出结论了。所以不再去想太多。就这么简单。」

    那种造作的口气,是因为平常的中二病吗?如果是这样,应该就能安心了。

    我带著测试的意图,以轻松的声音说:

    「看来是重新振作起来了。」

    「嗯,暑假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有限的贵重时间……用在沮丧上不是太浪费了吗?」

    「说得也是──真的是这样。」

    再次看见开朗的笑容,我内心的阴霾也逐渐散去。

    今天跟琉璃一起去游乐园约会了。逛了许多地方,最后搭了摩天轮……

    完成了只有轻触一下的接吻。

    「明天继续见面吧,京介。」

    「嗯,明天见。」

    「也要好好写下次的『命运之纪录』哟。」

    「嗯,你也是。」

    看来能以最棒的心情来结束这最棒的一天了。

    和琉璃道别,回到高坂家之后的我,当天就找桐乃商量。

    商量关于被绫濑「莫名其妙地找碴」这件事。

    「莫名其妙地找碴」──现在回想起来,这种说法似乎太过分了。但我必须重复一遍,这个时候的我只有这种想法。

    中断乐在其中的电脑游戏,听著我商量的妹妹……

    「OK。我会想办法解决。」

    很乾脆就扛下了责任。

    「虽然很感谢……不过你说想办法,是打算怎么做?」

    「和绫濑谈谈,解开误会并且让她接受啊。你不用担心。你说还要跟绫濑谈,可以不用做那种事了。应该说,别独自跟绫濑见面好吗,很恶心耶。」

    「什么恶心……你……」

    这个臭家伙……很自然就加入骂人的话。

    「……那就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

    桐乃立刻回答并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喂喂……这个妹妹变得超可靠耶。

    这家伙从国外回来之后,完美超人的程度是不是更加提升了?

    该说是……有了重大的经验然后成长了。还是……作为一个人类更加成熟了。

    「啊,不过……」

    桐乃表现出「这一点一定要先跟你说」的模样……

    「我在绫濑之后也会跟黑猫谈──光是这样大概还不够。所以你要小心地注意那个家伙。因为你是她的男朋友。」

    「……我知道。」

    「真让人担心~」

    「太不信任我了吧。你担心什么啊。」

    「嗯……好难……说明~~~~这个嘛~~……你绝对不像自己说的了解那么多,放著不管的话之后又会变得一团乱,这样实在有点那个……但是~~」

    竟然两手按住头部,开始烦恼起来了。

    然后……

    「………………要我说明吗?真的假的?很不想这么做耶。」

    桐乃像在自问自答一样碎碎念起来。

    「虽然搞不太懂,你这么不愿意的话我就不问了。」

    「嗯~抱歉。请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本来就打算这样。因为是我自己的问题啊。哪能全部都交给你啊。」

    看吧。

    回国之后的桐乃,变得会跟我道歉了。

    如果是以前的她,应该会用更加别扭的说法才对。

    她变了──或者是逐渐在改变。

    不论是桐乃自身。

    还是我们的关系。

    看起来虽然跟之前一样,但是已经变得不同了。

    我有了这样的感觉。

    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就是了。

    之后──……

    最棒的暑假再次展开。

    我和琉璃根据「命运之纪录」,互相提案想跟对方一起做的事情并且加以实行。

    ──打工时,男朋友来看我。

    ──想和女友一起去KTV唱歌。

    ──想去动物公园。

    ──希望帮忙看看完成的游戏剧本。

    ────等等。

    包含大量中二病要素的交换日记般行为,在完全不觉得腻的情况下让我们为之著迷。

    琉璃就像是忘记曾因为遭遇绫濑而沮丧的事情一样显得活力十足,让我又好几次重新喜欢上她。

    当然,暑假的回忆不可能光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想跟大家一起去夏Comi。

    也有这样的愿望。

    某一天,因为我跟琉璃写了同样的愿望,所以我们彼此都吓了一跳。

    所谓的「大家」,指的──不只是沙织和桐乃参加的「宅女集合」。

    也包含濑菜和部长以及真壁学弟参加的「游戏研究会」。

    也就是说──

    「我是高坂桐乃!请多多指教!」

    「我叫赤城濑菜。初次见面,桐乃小妹!」

    事情就是这样。

    要再说明一下的话……今天是夏Comi最后一天的午后。

    购完物后休息了一下并且会合,大家决定一起去吃饭──就是这样的状况。

    只不过,这次我们身边的人都没有参加社团。

    因为桐乃和琉璃以及游研的成员们都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像是制作游戏、执笔剧本、消化累积的游戏、约会等等──总之就是很多事啦。

    最重要的是明天桐乃就要再次出发去国外了。

    创造最后的回忆──虽然不想用这种说法,不过事实是如此。

    上午跟「宅女集合」的成员一起逛会场,全力地享受活动。

    当然我也包含在内。

    现在我们跟游研会合,为了前往用餐的地方而在国际展示场车站旁边移动中。在沙织带领下边往前走边自我介绍。

    在这样的情况中,最显眼的果然还是桐乃与濑菜。

    尤其桐乃虽然是短袖的轻装,但是却十分俏丽。

    明明夏天会因为穿在身上的服饰减少而很难差别化。

    真不愧是人气读模大人。

    或许真的应该称赞跟桐乃并肩后,濑菜某种程度上还能与其分庭抗礼的美少女容貌。

    「哎呀,吓我一大跳!高坂学长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妹妹!虽然曾听说过……但超乎我的想像!」

    「我也从哥哥那里听说过赤城小姐的事情。是这个家伙的同班同学兼朋友──」

    桐乃的手臂用力绕过琉璃的肩膀。

    就像是要主张「我们的感情比较好哟」一样。结果琉璃皱起眉头……

    「快放手。很热耶。」

    「咦?有什么关系嘛。」

    「真是的……你这个人……」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看起来并不排斥。

    见到这样的对话之后,濑菜似乎察觉到许多事情。她轻笑一声后表示:

    「我也想跟桐乃小妹当好朋友。就像面对琉璃时那样,相处时不用把我当成长辈。」

    「那么,可以叫你『小濑濑』吗?」

    「啊,那是我的绰号吗?当然OK喽。」

    「很上道嘛,小濑濑。感觉跟你很合得来。」

    「我也这么觉得~~~~!」

    桐乃&濑菜啪一声互相击掌,摆出志气相投的姿势。

    果然如此。我就知道让这两个家伙见面一定会变成这样。

    「桐乃小妹,马上来聊阿宅话题吧!」

    「好哟,我想尽快加深交情,可以尽全力聊吗?」

    「呵呵呵……我们是隐性御宅族同伴!我决定一整年里只有今天是可以解放一切的日子!」

    濑菜显得威风凛凛。

    从桐乃的束缚当中解放出来的琉璃,脸上浮现「这下情况似乎会变得很糟糕」的表情。

    另一方面,桐乃则是眼睛闪闪发亮……

    「真的吗?小濑濑,你可能会吓到哦?」

    「放马过来吧!无论是什么话题我都可以接受!相对地,我的性癖好和又臭又长的内容你也都会接受对吧!」

    「好喔,交给我吧!我发誓绝不退缩!」

    一对糟糕的搭档逐渐成形了。

    半眯著眼睛的琉璃,踩著无声的脚步与这两个家伙拉开距离,直接来到我身边。

    「这里很危险哟。我们快离开吧,京介。」

    「嗯……紧急避难,撤退。」

    我们随即逃往领头集团。

    目击恶心宅女×2,超越整个人愣在现场的真壁学弟……

    「你很有一套嘛!知识丰富到难以相信年纪比我还小……!」

    「呵呵呵,三浦先生才是厉害!交换到很棒的情报了!」

    社长正在跟沙织说话。这边也讨论著深度的御宅族话题而显得相当热络。都是御宅族集团的领袖,可能很合得来吧。

    宅女集合与游研的交流会看来进行得很成功。

    祭典结束,一切告一段落。

    我突然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全力伸长手臂。

    「啊啊──────────…………今天也好开心。」

    「嗯,是啊。」

    我的呢喃得到了回答。

    是心爱的人的声音。

    「今年的夏天……每天……都好开心。」

    这句话绝非谎言。即使事后再次回顾,也可以知道没有一丝虚假。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今年的夏天,全是特别──

    而且开心的事情。

    只不过……是啦。还是有无可回避,令人感到寂寞的事情。

    也是唯一的一件事。

    ──那个时刻终于来临了。

    隔天早上。

    高坂家所有人聚集在玄关前面。

    「……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想桐乃应该没问题,要记得经常联络喔。」

    并肩而立的双亲,各自对著女儿搭话。

    「嗯,谢谢……爸爸、妈妈。」

    没错。今天早上是桐乃再次出发到国外的日子。

    「倒是爸爸!一段时间后就会回来了,别露出那种表情嘛。」

    「……我才没有动摇。」

    老爸不高兴地说著谎。他的表情──算了,还是不要形容吧。

    桐乃瞄了我一眼,接著丢出简短的道别。

    「你要注意身体啊。」

    「你也是。」

    「咿嘻嘻……」

    「怎样啦。」

    「没什么。」

    兄妹之间毫无意义地笑著。

    搞什么嘛。到了这个时候才像是普通的兄妹。

    唉……真是受不了这个家伙。

    「好了,快点去吧。」

    发出「嘘嘘」声并且用手赶桐乃后,她便露出虎牙咧嘴笑著说:

    「你跟妹妹道别后快哭出来了吧?所以才赶我走。我都知道啦。」

    「不用特别说出来。这是彼此彼此吧。」

    「………………」

    接著就吸了一下鼻子。

    你问是谁吸的?谁知道!自己想像吧!

    抱歉,我就是爱闹别扭的哥哥。

    就算到了最后──还是无法老实地表达出心情。

    「好!」

    桐乃像是要甩开什么般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然后抬起脸来。

    接著……

    「我走了────!」

    元气十足地出发了。

    和上次完全不同,是相当潇洒的启程。

    特别的日子剩下不多了,正因为这样才要更加珍惜每一天。

    这种事情,只要活超过十年以上就一定会了解。

    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不对,是体会到这件事。

    双亲回家之后,我又眺望著桐乃离去的方向好一会儿。

    ──唉……我怎么会如此依依不舍。

    这时从妹妹转弯的转角出现某个人物的身影,朝我这个丢脸的家伙走来。

    「……琉璃?」

    往这边走过来的是我的女友──五更琉璃。

    身上穿著常见的黑衣,踩著沉重的脚步来到我的身边。

    然后呢喃了一句:

    「……走了呢。」

    「是啊。」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这里──我这么想著。

    然后丢出应该是正确理由的问题。

    「你也来送那个家伙吗?」

    「嗯,刚好在前面遇见她了。」

    「什么嘛,那过来一起来送她不就好了。」

    「是……没错啦。」

    琉璃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昨天,夏Comi结束时,已经跟沙织一起跟她道别了……其实原本不打算来这里的。但是……果然还是想见她一面……回过神来时,已经来到你家旁边……」

    天生的负面思考发作,让她想出来又不敢出来。

    「当我还在犹豫时,桐乃就往这边跑过来……来不及逃走就遇见她了。」

    「哎呀呀。」

    不知道该不该说,这很像琉璃会做的事。

    桐乃那个家伙,脚程真的很快。运动白痴的琉璃哪可能来得及躲起来。

    她像是感到很羞耻般快速说道:

    「被察觉是怎么回事的桐乃尽情耻笑了。」

    「我想也是。」

    我也很不容易才忍住没笑出来。

    「最后的记忆竟然是那个……我真的是搞砸了。」

    「下次回来的时候,再把它覆盖过去就可以了。」

    又不是这辈子不会再见面了。

    「也是。」

    两个人一起看向远方。

    感觉靠著共有同样的心情得到了安慰。

    「话说回来……」

    我刻意轻松地处理现在占据自己内心的感情,然后发出开朗的声音。

    因为不强行提振精神的话──我很可能会输给那种心情。

    「暑假也马上就要结束了!还没把它写入『命运之纪录』耶──」

    「最后来创造一个深刻的回忆吧。」

    她这么说。

    「被你抢先说出来了。」

    暑假的最后,做一件能成为一生纪念的事情吧。

    看来我跟琉璃有同样的想法。

    「呵呵。」

    她露出不符合个性的天真烂漫笑容……

    「我已经订好计画了。你愿意听吗?」

    「当然了。难得有这个机会,要到我家来吗?」

    我是以轻松的心情提出。但琉璃却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

    「……今天,你的爸妈在家吧……没有准备『作为女友』前来打招呼的礼品,这样没关系吗?」

    「太夸张了啦!」

    明明我到你家去时,根本没有给我准备的时间!

    为什么轮到自己时,就要做好万全准备才跟我爸妈见面!

    这家伙确实会做这种事。

    「因……因为……」

    「好了,没关系的──我们走吧。」

    「呀!」

    我拉著她的手往我们家走去。

    桐乃才刚出发,突然就被介绍「儿子的女友」,老爸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一绝。老妈因为早就知道琉璃的存在,所以用「终于在一起了吗」的态度笑著。

    ……今天晚上一定会举行家族会议了。

    我早就有所觉悟了!反正迟早会出现这种情形的啦!

    然后就让琉璃上楼来到我的房间,但是──

    「………………」

    「………………」

    莫名的沉默却笼罩在我们之间。

    两个人只是站著并凝视著对方。明明还有请对方坐下、端出饮料等各种事情要做啊──

    「……啊……那个……」

    怎么办?

    我的脑袋似乎突然变得不灵光了。

    之前就算让「黑猫」进房间然后两个人独处,也都没有变成这种状态。因为──虽然是在意的学妹,但还没有把她当成想交往的对象。

    让高坂京介的女友「五更琉璃」进到房间并且两个独处……

    竟然现在才是第一次。

    两个人应该是想起这一点了吧。

    然后两个人就因为太过于在意对方,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

    「……………………」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

    琉璃的视线逐渐扫过我的身体。

    明明没有直接触碰,却有股搔痒的感触瞬间传遍全身。

    喂,等一下!五更小姐!你有色的视线太露骨了吧!

    男女的角色逆转了吧!

    呜!谁来教教我──

    女朋友以性暗示的眼神看著这边了!这个时候男朋友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

    「……………………………………………………」

    类似赌命决斗般的极度紧张感。

    中断这一切的是「叩叩」──这种低调的敲门声。

    「呜哇!」

    不由得发出巨大声音,自己让自己吓了一跳。

    急忙跑到门边把门打开后,看到脸上挂著做作笑容的老妈站在那里。

    「我拿饮料跟点心来了──」

    我们家的妈妈看著我身后的琉璃……

    「你慢慢玩没关系!」

    「……好……好的。」

    依然直挺挺站著的琉璃不停地点头。

    接著老妈对我窃窃私语:

    「……为了不打扰你们,我们都待在楼下,你自己看著办。」

    接著竖起大拇指。

    「…………………………」

    你已经在打扰了。

    再晚个一分钟的话,大概已经开始十八禁的发展了喔。

    虽然怨恨地这么想著,但已经不再手忙脚乱,所以还是感谢一下她。

    还有老爸!连你都因为在意而上楼来了吗!

    我清楚地看见你从转角偷偷探出脸了!你这样还算是警察吗?

    ……门被关上了。

    「……咳咳。」

    我为了重新打起精神而乾咳了一声。

    「抱歉,老妈真的很吵……先坐下来喝饮料吧。」

    「……嗯……好。」

    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但总算是重新开始了。

    休息了一阵子后……

    「那么……京介,开始关于我们『终焉计画(Ragnarok plan)』的会议吧──」

    琉璃按照惯例以「命运之纪录」的形式来展示。

    ──和京介再看一次烟火。

    瞬间。

    「────────」

    我有种强烈的似曾相识感。

    在夜空中华丽绽放的火焰像是闪回一样闪过脑海。

    在宿营的地方,我向琉璃告白时──

    那个时候也有花朵般的烟火盛开,一定是受到那个时候的影响吧。

    因为「烟火」这个关键字,让印象深刻的记忆重新复苏──

    一般来说应该是这样。

    但是……我也不会形容,总之就是有「并非如此」的感觉。

    ──在这里之外的某个地方,和你一起看烟火的梦。

    只是普通的梦,不清楚为什么会在那么重要的场面说出这样的话。

    ──会随著火焰开始以及结束。

    只不过是占卜,没什么好在意的。

    所谓算命嘴,胡累累──明明早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我的心会产生如此大的动摇?

    只不过是占卜的一句话,浮现在脑袋的角落而已。

    简直就像是知道有绝对灵验的真正占卜存在一样。

    我把手放在剧烈跳动的胸口。

    像是妹妹的某个人的笑容,朦胧地──

    「──………………京介?」

    「…………咦?」

    「怎么了?一直在发呆……很热的话,要不要打开冷气?」

    「啊,没有啦,抱歉……没什么事。」

    「是吗?表情看起来不像什么事都没有。你流了很多汗哟。」

    ──难道说,我会通灵吗?

    什么预知梦还是似曾相识感的。最近真的很多这种情形。

    比如说,这就是一个例子。

    到女友打工的地方探班……这绝对是我有生以来首次的经验。

    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怀念的感觉。

    就好像──之前也发生过这种事一样。明明不可能有这种事。

    「老实说……」

    「嗯。」

    琉璃露出准备听我说话的模样,我则是开口表示──

    「我是第一次跟女友在自己的房间独处,所以想著会不会有十八禁的发展而感到紧张。」

    「不……不要──突然说这种蠢话……你爸妈都在啊……」

    「这我当然知道……不论是你家还是我家,都不会出现完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机吧。老实说,我觉得这是让人有点困扰的问题。」

    「可……可不可以别一脸认真地……找我商量那种事……」

    ──没办法说出实情。

    为了不让青涩的女友追究,刻意丢出情色话题来把事情蒙混过去。

    老实说的话,喜欢超常现象的女友一定会开心吧。

    但是,为什么说不出口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抱歉、抱歉。回到计画的话题上吧──要去看烟火对吧。」

    「…………真是的。」

    她像是很傻眼般叹了一口气后……

    「这个哟。」

    琉璃从包包里拿出来给我看的,是烟火大会的宣传单。

    以日子来说算相当晚,已经是八月下旬。地点是在还算近的港口旁边。

    「很棒啊。我们就去吧。」

    琉璃说出「我们来做这件事吧」,然后我说「太棒了」表示赞成。

    虽然夸张地说举行什么会议,其实大部分都这样就结束了。

    因为我根本就不可能拒绝她的请托。

    「……我很期待哟。」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不祥的似曾相识感一直在我胸口卷动,迟迟没有消失。

    就这样,转眼就到了烟火大会当天。

    这个夏天我们所交换的「愿望」……

    一定只剩下一个或两个了。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就是「暑假最后的活动」。

    觉得有点寂寞耶。

    不过,就算进入九月,只要继续下去就可以了。之后就如此提议看看吧。

    我目前是在傍晚的五更家。在玄关前面等待女友做好准备。

    在这样的情形中,遭遇到琉璃的家人并且开始聊起天来。

    只不过,聊天的对象有点问题。

    「怎么了,高坂小弟,看起来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操著爽朗且爱装熟口气的这个人──────并非琉璃的妹妹日向小妹。

    「初次跟女友的妈妈见面,我觉得很紧张。」

    「哎呀哎呀,真是老实。这时候你应该说──『期待心爱的女朋友会换上什么样的衣服出现』才对吧?」

    是琉璃的母亲,五更琉依小姐。和琉璃不太像,给人日向小妹长大后把头发放下来的话大概就像这样的感觉。

    从丈夫静先生总是散发出惧内的气氛来看──我擅自对琉依小姐抱持著「恐怖又严厉的大姊」这样的印象。

    实际见面之后,发现她是个很温柔的人。

    同时也是个似乎有点难搞──带有神秘笑容的人。

    感觉最近好像遇过给人这种印象的人,但是却想不出来。

    「抱歉,我太粗心了。不过,我当然也有这样的心情。」

    我以安全的发言进行著对话。

    完全不清楚该跟女友的父母亲说些什么才是正确的。

    为了拉开物理的距离而退后一步,结果黑猫的妈妈就往前逼近两步。

    然后发出「唔嗯唔嗯」的声音来凝视著我的脸。

    「……怎么了吗?」

    脸很近耶?

    「没有啦~真的是琉璃的男朋友耶。」

    「我是琉璃的男朋友啊。」

    「你是相信占卜的人吗?」

    啊……这个人果然是琉璃的妈妈。

    对话经常被人比喻成跟传接球一样。

    她是那种在传接球时,毫无预告就笑著投出魔球的类型。

    「那个……」

    哪接得住啊!这种魔球根本无法立刻对应吧!

    「老实说,我不太相信。」

    一半是说谎。最近觉得占卜、超常现象──或许是真有其事。

    「琉璃喜欢占卜,所以我也试著去喜欢。」

    「不相信占卜。但是,试著去喜欢占卜吗──你为了不得罪别人,会仔细思考来选择用词遣字呢。」

    「我自己觉得只是把想到的说出来而已。」

    「是自然就能办到这件事吧?诚实──然后有些神经质的地方吧。」

    「那是占卜吗?」

    「是性格诊断──女孩子最喜欢的那个。有时会被跟占卜搞混──但完全不一样。我不会真正的占卜。但是曾经见过真正的占卜师。」

    是教导琉璃占卜的「老师」吗?

    那家伙的祖母──也就是琉衣小姐的妈妈。她的朋友是占卜师之类的。

    「她说我不会在这个家里遇见琉璃的男朋友。」

    「咦?」

    「占卜的结果是这么说的。」

    「现在不是就遇见了吗?」

    「是遇见了呢,哈哈。」

    这场对话是怎么回事?完全看不见主题。

    如果是想品评女儿的男友,这样实在太随便了。

    如果是没有意思的闲聊又太意义深远了。

    该怎么说呢──完全摸不著头绪,整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简直就像她本人一样。

    所以这场对话作为「五更琉依小姐的自我介绍」,倒是确实发挥作用了。

    「严格说起来,这里算是外面──所以或许不能说是『在这个家里』遇见。」

    这样的她打开玄关的门,以脱力的动作对我招手……

    「高坂小弟,到这里来。」

    「喔……」

    照她所说的跟了过去,直接进入家中。

    形成两人站在玄关的态势。接著琉依小姐就把门关上。

    「这样我就在『这个家里』遇见『琉璃的男朋友了』。」

    「占卜不准呢。」

    「嗯,这是首次不准。」

    「咦咦?」

    「我也吓到了。那个人从我小时候开始就帮我占卜过好几次──今天还是第一次没算准。」

    「…………………………」

    终于连接起来了。从刚才就绕了一大圈,还以为她在做什么呢。

    因为超级准的占卜表示「不会遇见琉璃的男朋友」,今天却跟我见面了。所以才会那么惊讶吗?

    「我说,高坂小弟。这是怎么回事呢?是因为什么契机而改变了命运吗?你觉得如何?」

    「我不相信占卜。」

    虽然努力去喜欢,但我不相信它。

    最近逐渐觉得超常现象或许存在,但是──

    「因此──」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的答案已经决定了。

    「就算有撕裂我跟琉璃关系的占卜,或者是没算准……说得极端一点,那个占卜师究竟是不是真货,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你是说你不在意?」

    「因为我要做的事情还是不会变。」

    说出口之后,感觉轻松多了。

    不知该说胸口的沉闷感整个消失。还是因此而下定决心了。

    琉璃虽然把我当成英雄般称赞。但实际上我根本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经常拚命地完成想做的事情而已。

    只是顺势完成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罢了。

    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都只会那么做。

    「目前就是今晚要创造最棒的回忆。」

    「这样啊。那就交给男朋友你喽。」

    「包在我身上。」

    以依然残留著紧张的声音承接下任务。结果琉依小姐就感到很有趣般发出「嗯嘻嘻」的笑声,然后把视线移向走廊那边。

    「好像来喽。」

    「咦──」

    我也看往跟她相同的方向。结果……

    「…………让……让你久等了。」

    在两个妹妹作伴下,穿著浴衣的琉璃从走廊深处走了过来。

    身上穿著跟她名字一样的琉璃色浴衣。

    一起走过来的珠希小妹,以著迷的表情往上看著长女。

    日向小妹则是很骄傲地看著我。

    ──怎么样啊,高坂哥!你的感想是?

    就是这样的表情。

    我陶然看琉璃看得入迷──

    「…………真的有辉夜姬。」

    吐露出笨蛋般的感想。

    「……咦……你在……说什么啊……」

    听见我这么说的琉璃羞得低下头去。

    珠希小妹对我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姊姊很漂亮对吧?」

    「嗯,超漂亮的。」

    「笨……笨蛋。」

    琉璃用袖子遮住变得通红的脸。

    看来我的称赞已经顺利传达出去了。

    ……都是托珠希小妹的福。

    「那……那么──我们走吧。」

    「嗯。」

    对著在晚霞当中一起出征的我们……

    「路上小心,姊姊、哥哥。」

    「好好加油哟──」

    妹妹们发出了声援。

    回头一看之下,连琉璃的双亲都一起对我们挥手。

    真的是幸福的一刻。今后像今天这种日子一定会持续下去吧──一想到这里,胸口的感动就让我快流下泪水。

    我们往因为祭典而热闹非凡的港口前进。

    夜晚的海洋。耸立的港塔是最显眼的地点。为了从观景台欣赏烟火,塔底已大排长龙。

    「──看来是没办法去观景台了。」

    再次有奇妙的似曾相识感。我的心脏像在警告些什么般猛烈跳动。

    面对海洋的草皮上铺了好几块野餐垫,上面挤满了情侣与带著小孩的家庭。

    适度的微暗空间相当适合恋人到此约会。

    我们一边闲晃一边对话著。

    「有摊贩耶──要吃些什么吗?」

    「我不用了。」

    「是吗?你肚子不饿?」

    「嗯……啊。」

    这时琉璃像是注意到什么般停下脚步。我立刻这么说:

    「买梅露露的棉花糖送给珠希小妹吧。」

    「京介,亏你能知道我在意的东西耶。观察力会不会太好了?」

    「因为是心爱女友喜欢的啊。好了,我们走吧。」

    「……真是的。」

    我们自然地手牵著手前往摊贩。

    接著我们买了梅露露的棉花糖、到隔壁的摊贩买了MASCHERA的面具,然后直接逛起其他摊贩。

    两个人一起钓了水球。

    我难得在打靶店射中奖品,并且把它送给女友当礼物。

    在超贵的抽奖摊位抽中蛇的玩具。

    由于琉璃就快要沉迷于椪糖游戏,我好不容易才让她恢复理智。

    然后──

    我们依偎著来到海边,再次一起抬头看著烟火。

    把夜空与海洋当成画布,五颜六色的火焰之花在上面绽放。

    「……好漂亮。」

    「……嗯。」

    我说的不是烟火。

    「夏天要结束了。」

    「是啊。暑假也没剩几天了。」

    现在的我跟女友一定有著同样的心情。

    砰砰砰砰砰嗯──

    盛大的连发烟火帮烟火大会画下休止符。

    周围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舒服的沉默时间经过,最后感觉旁边的身体动了起来。

    回头一看之下,琉璃正红著脸抬头看著我。

    「…………怎么了?」

    「………………那个……」

    细微但是拚命的声音。

    「……这个夏天跟我一起度过,你觉得如何……?」

    真是个笨蛋。又在讲这种软弱的话了。

    我仰望著夜空,开口说出真心话。

    「要我说几次都没关系──实在太棒了。我绝对忘不了和你一起度过的这个夏天。」

    「……真的?」

    「嗯。甚至变得比之前更加喜欢你了。」

    「…………谢谢你,京介。」

    今夜又增加了一个回忆。是非常美丽且重要的宝物。

    等等,不对喔。还早了一点。

    页数剩下不多的「命运之纪录」。

    必须完成纪录在上面的所有「愿望」才行。

    下一页里,她会对我许下什么愿望呢?

    等不下去的我当场问道:

    「接下来要做什么?」

    「──嗯,接下来是……」

    琉璃低著头,取出写著「命运之纪录」的纸片。

    然后隔了一阵子。平常的话,总是很得意且开心地展示给我看的「愿望」。

    到底怎么了?

    不祥的预感闪过脑海。

    突然,一滴水滴落到她的脚边。

    当我注意到那是眼泪的瞬间。

    「这个哟。」

    她展示了最后的「愿望」。

    ──和京介分手。

    「……咦?」

    「愿望」的纸片离开她的手,开始在夜空中飞舞。

    「……………………再见了。」

    她单方面向我告别,接著转过身子。

    准备离开高坂京介身边的琉璃。

    我只能茫然若失地目送她──

    不行!

    自己内心的声音让我的脚跑了起来。

    不能在这里让她离开。

    类似妄执的念头,在意识之前让我展开行动。

    在脚步踉跄的琉璃混入人群之前,我抓住了她的手。

    琉璃转过头来。脸颊上还有泪痕。

    她果然哭了。差点就让哭泣且受到伤害的她离开我的身边。

    「……那……那个……」

    最喜欢的女孩子发出几乎快听不见的声音。那是拒绝我的声音。

    一想到这里,手臂就像快失去力量。

    但我还是不放手。

    绝对不放。

    「……………………」

    她以带著忧愁的表情低下头去。

    ──刚才那是开玩笑的吧?

    ──你说分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流泪?发生什么事了?

    有太多应该问、应该说的事情了。

    但是我却……

    「我不想分手。因为我喜欢你。」

    首先脱口而出的是单方面的自私愿望。

    被甩的男人经常会听见的台词。

    丢脸、老土、难堪的台词。

    这我都知道!但是呢……!

    我非常非常清楚那些丢脸家伙的心情。

    因为不想分手。因为喜欢。所以无法冷静,在询问对方原因前,就忍不住想把心情传达出去。

    琉璃的嘴缓缓打开。

    「……我…………我……必须跟你分手……!不……不这么做的话……!」

    简直跟悲鸣一样。声音因为焦躁而几乎无法构成言语。

    即使如此,我还是了解绝对有什么原因。我必须想办法解决才行。

    「可恶……!」

    该怎么办才好!我该对正在哭泣的女朋友说些什么才好!

    快点想!没有什么话吗?一次就能让混乱的琉璃冷静下来,问出究竟是怎么回事的王牌!

    怎么可能有那么方便的东────────────………………

    ──先把这个交给你。

    「琉璃!」

    还真的有。

    「有个东西希望你跟我一起看。」

    「咦……?」

    应该是因为这意料之外的话语吧。

    盈满她内心的混乱一瞬间停止了。她瞪大眼睛感到惊讶。

    其实我也一样惊讶。反而是我才真的是被吓破了胆。

    没想到真的满足了那个家伙设定的「条件」。

    我急忙从包包里取出来的是「命运之纪录」的活页夹。

    现在是轮到我保管。

    暑假期间,我们所实行的各种「愿望」。最后面……

    夹著桐乃所写的「记录」封袋。

    「……京介,这是────」

    封袋的封面这样写著。

    ──黑猫说出要跟你分手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时,你们两个就一起打开。

    可以说是完全符合目前的状况。

    难道说那个家伙早就知道琉璃会说出要跟我分手这种话了吗?她预测到会有这种发展了?

    不会吧?

    原本认为这种条件绝对不可能满足的……一辈子都不会看桐乃写的「愿望」了吧──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是我没有看见的?有什么是我没有搞懂的?

    虽然不了解,但我很清楚自己该做的事情。

    已经符合开封条件了。那个家伙留下来的「愿望」,对我们出的「题目」──

    必须两个人一起看才行。

    那个家伙的「愿望」很短。

    ──在看这些内容,表示状况超不妙的吧?

    ──那仔细听了。

    ──给笨蛋哥哥。

    ──不论黑猫说什么都不能退让。

    ──那个家伙超喜欢你的。我可以保证。

    ──所以呢。

    ──要确实让她说出烦恼并且加以解决。

    ──就像你对我做的那样。

    ──给黑猫。

    ──老实说,我不知道……

    ──你现在在想什么、在烦恼些什么。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吧。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看到这封信。

    ──虽然比哥哥厉害,但我也不是万能的啦。

    ──所以只留下一个「愿望」。

    ──看在我的面子上,跟他和好吧。

    接著,最后……

    ──如果是你,我愿意叫你「大嫂」哟。

    感觉可以看到妹妹傲慢的笑容。

    还可以听见她得意的声音。

    「…………………………」

    「…………………………」

    我们默默地看著那家伙留下的讯息。即使看完所有的文章,也还是一直盯著纸面,完全无法动弹。

    回过神来才发现,琉璃正在发抖。她咬紧牙根、呼吸紊乱并且流著眼泪。

    刚才的讯息到底哪里有让她的感情出现这么大动摇的要素呢?

    不清楚的事情变成极大的罪恶感,自己像是承受著快要被压扁一般的重量。

    「……琉璃?」

    「……桐乃她…………」

    她狠狠地瞪著我。然后直接……

    「桐乃她喜欢你呀!」

    把我不知道的事情轰过来。全力以不符她个性的巨大声音……

    「……你说什么?」

    「高坂桐乃是以异性的身分喜欢著高坂京介!」

    清晰且完全不给听错的空间来做出宣告。

    「……怎么可能……」

    「如果你是认真地提出这种主张,那我会瞧不起你。」

    她看起来不像在说谎。可以感觉到至少对琉璃自身来说,那就是事实了。

    「…………桐乃她喜欢我?」

    「是啊。我们交往这件事深深地伤了她。所以她才会为了离开我们而再次到国外去──」

    「──琉璃。」

    「你说──『桐乃是自己这么决定』。但是,桐乃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就是我们……无法忍受自己喜欢的对象跟自己的好友交往………………因为我们在交往,桐乃才会离开的。」

    ──「桐乃下定决心离开日本」!和「你们两个人开始交往」不是毫无关系吧!

    事情全部说得通了。

    …………你什么都不懂。

    绫濑说得没错。

    我真的什么都不懂。

    一阵热流从胸口涌出,眼泪湿濡了我的脸颊。

    「是桐乃这么说的吗?」

    「怎么可能。那个孩子不可能自己承认。但我就是知道。因为我们一直很亲密。」

    琉璃以几乎要咬出血的力道咬著嘴唇。

    「……我是个卑鄙小人。那个孩子离开日本后……觉得痛苦、寂寞又懊悔。既然你做出这种事,那我就抢走你的哥哥────我想著这种过分的事情……」

    琉璃持续倾吐著忏悔。

    「桐乃回来之后还炫耀、展示与你的关系……并且感到开心……在被那个叫做绫濑的女生指责前,完全没有注意到。不对,只是假装没有注意到。桐乃明明受伤而且那么地烦恼……我却因为跟首次交到的男朋友谈情说爱而乐不思蜀。」

    「所以才要跟我分手?」

    「是啊。」

    「把一切当成没发生过?」

    「是啊。」

    「你觉得……这样一切就能恢复原状吗?桐乃受伤的心可以痊愈,那家伙也会取消留学回到日本来?」

    「…………不。」

    没错,不可能这么简单。

    对那个家伙来说,我们的交往可能是促使她下定决心的重大原因。

    但要是说光是这样就决定到国外留学──对那个家伙太失礼了吧。

    怎么可能对她说「我们分手了,你快回来吧」!

    所以就算我们分手也没有意──等等,不是这么回事吧。

    这是琉璃能不能接受、能不能原谅自己的情感面的问题。

    然后还有另一个。如果不是我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这家伙真是个笨蛋。」

    「什……」

    「我一直反覆地说著不是嘛──我喜欢你啊。」

    「是啊。但是在知道桐乃心意的现在,你还能说出同样的话吗?」

    「我喜欢你更胜于桐乃。」

    「什……」

    我毫不犹豫地这么回答。我一定得这么做才行。

    我就老实说吧。我是个妹控。超级喜欢妹妹的。虽然嘴里老是说最讨厌她了──但那完全是谎言──其实是最讨厌也最喜欢她了!

    如果是半年前被提出同样的问题,我一定会犹豫不决吧。可能没办法立刻回答,然后就被甩掉了。可能无法做出选择甚至是回答。

    我呢,就是一个这么蠢的哥哥!

    但是──但是呢!我以带著哭腔,感到走投无路的声音说:

    「这半年来发生很多事情吧。」

    「………………」

    琉璃没有回答。但是应该正在跟我一起回顾才对。

    从春天开始的,我跟黑猫的故事。

    高坂京介与五更琉璃的故事。

    这个夏天的种种。

    「我最喜欢琉璃了。这是真的。」

    「…………京介。」

    「是真的。」

    我抢先一步说出口。因为她总是不愿意相信称赞自己的言词。

    「但是……」

    但是我不让她说贬低自己的话。于是用真心话取而代之。

    「就算你讨厌你自己,我还是喜欢你!」

    「咦…………」

    声音带著越来越多感情,最后变得粗声粗气。

    「不论是中二病、卑鄙、自己钻牛角尖、丢下我去做些莫名其妙的大傻事!性格别扭、每次都很会找麻烦──────!包含这所有的缺点在内,我还是喜欢你!我爱你啊!如果你对自己没有自信,那我可以不断地说给你听!」

    满溢而出的情感堆积起来,我宣告这个夏天最后的「愿望」。

    「我喜欢你!所以永远跟我在一起吧!」

    琉璃一直没有给我回应。

    豁出一切的我,当场差点跪下去,但还是撑住凝视著她的眼睛。

    一抹眼泪从白色脸颊流下。

    然后──

    (插图014)

    「好的。」

    随著回答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

    烟火结束,星星在夜空中闪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