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黑猫if 下 终幕
    就这样,我跟她共结连理了。

    有些不可思议的黑色少女。让人不忍卒睹又相当可爱的,妹妹的朋友。

    相遇时还是「黑猫」的她──

    现在穿著纯白婚纱,以「高坂琉璃」的身分站在我面前。

    没错。

    那之后经过漫长的时间──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典礼。

    爽朗的阳光从教堂的天窗降下,照耀著新郎与新娘。

    「──真是漂亮。」

    说出真实的心情后,琉璃就露出跟刚开始交往时相同的羞涩表情。

    「……笨蛋,预演时不是看过很多遍了吗?」

    「和正式举行完全不一样喔。从以前开始,每当你换上新衣服我都会觉得感动──但今天的琉璃真的特别不一样。」

    心情一个放松,眼泪可能就要流下来了。

    真是的──没想到正式举行典礼时,感情会受到如此大的动摇。

    因为登记后一直到今天都是手忙脚乱。就连今天也是要记住典礼的流程、和家人一起预演,可以说忙昏头了。

    希望──典礼能顺利结束。

    光是想著这件事脑袋就快爆炸,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事情。

    一直到刚才,我还在想结婚典礼就是这么回事吗?

    结果真是大错特错了。

    像现在这样站在神职人员面前,凝视著成为新娘的琉璃,就产生人生至今为止最强烈的感动。啊,糟糕,真的要哭了。

    往上看著我这样的表情,琉璃透过头纱对我微笑著说:

    「可以哭哟。」

    「你才是哩。」

    对方报以「呵呵」的笑声。

    ──无论健康或是疾病……

    ──快乐还是悲伤……

    ──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

    ──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交换完誓约与戒指,接著在结婚证书上签名。

    和登记日不同的沉重真实感涌出。

    如此一来我们就是名实相符的夫妻了。

    两人在蜡烛上点火,仪式继续进行下去。

    然后──────

    我揭起新娘的头纱,完成了誓约之吻。

    在众人的祝福中,新郎新娘漫步于会场当中。

    花瓣雨以及清净的光芒降落在前进的道路上。

    两家的父母亲都哭了。

    琉璃的妹妹们相当兴奋。

    麻奈实带著微笑注视著我们。

    赤城与三浦社长、真壁与濑菜等──同窗的友人们。

    我的同事、琉璃的职场──出版社的诸位。

    看来很开心的,素颜的沙织。旁边还能看到绫濑的身影。

    然后,当然。

    还有长大后相当美丽的桐乃。

    比任何人都为我们结婚感到高兴,也给予我们祝福。

    我跟琉璃再也承受不住胸口涌出的情绪。

    于是一边笑一边流著泪。

    明明之后就要拍纪念照了啊。

    因为这太犯规了。桐乃那个家伙……竟然说出那样的话。

    ──恭喜了,好友。

    ──恭喜了,老哥。

    ──谢谢你,桐乃。

    ──谢谢你哟。

    我们如此呢喃著。

    我和琉璃并肩持续走著。

    今后也会共同走下去。

    (插图016)

    时间继续流逝。

    (插图017)

    从犬槇岛的家族旅行回来时,发现我们家的玄关已经被鞋子给掩埋了。

    伴随妻子跟两个女儿来到客厅,就发现熟悉的脸孔已经聚在一起。

    「才想说玄关怎么这么多鞋子──怎么了吗?」

    「刚好大家都有空,好像可以聚一聚。所以我就找他们来了。」

    从沙发上回答的是我的妹妹──高坂桐乃。

    桐乃站了起来,往这边靠近。

    她依然有著闪闪发光般的美貌。虽然从以前就有超群的外表,但现在这样只能说是女神了。光看外表的话啦──不过现在也不能这么说了。

    现在这个家伙──哎呀,真要说起来话就长了。

    「我回来了,桐乃姑姑。」

    次女悠璃举起一只手来打招呼。

    「哦,欢迎回来啊,悠璃。还有别叫我姑姑。」

    被桐乃用粗暴手势摸著头的悠璃笑了起来。

    「璃乃也欢迎回来。」

    另一方面,长女璃乃则是──

    「………………………………」

    摆出完全无视桐乃姑姑的态度。

    看见她这种样子,琉璃就发出轻笑声。

    「哎呀哎呀,桐乃──看来你是被我们家的女儿讨厌了?」

    「啥?璃乃她是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纪。其实她超喜欢我的。对吧?」

    「……哼。」

    璃乃别过头去。

    「咦~?璃乃?怎么对桐乃姑姑这么冷淡~?」

    即使以甜腻的声音谄媚,也完全不被当一回事。

    这样的关系其实是有理由的──好像是桐乃从以前就很烦人地缠著年幼的璃乃,让她到现在都很在意。虽然感觉应该不只是因为这样……不过我也搞不懂啦。

    「璃乃,无视别人很没礼貌喔。好好地打招呼。」

    「……好啦。」

    长女做出不甘愿的回答后,就傲慢地双手环抱胸前来瞪著桐乃。

    「哼,好久不见了,桐乃姑姑!」

    「连你都加了姑姑──好久不见。我这阵子都很闲,下次一起玩吧。」

    「不要!」

    随著「呸」一声吐出舌头的长女,像是要逃离讨厌的姑姑般朝通往二楼的楼梯跑去。

    我可不想待在人多的地方──可以感觉到她这种强烈的主张。

    唉……真是的,外表看起来真的跟以前的「黑猫」一模一样──

    跟当时的琉璃相比,总是觉得更加孩子气一点,或许是因为她是自己女儿的缘故吧。

    还是跟以前的某个人同样任性所致呢?

    当我想著这些事情时,悠璃就以充满精神的声音对桐乃搭话。

    「桐乃小姐,要再次说声……至今为止真的辛苦了!」

    「嗯,谢谢!嗯……悠璃总是充满精神。很好、很好。」

    没错。

    桐乃到了最近才卸下田径选手的身分。

    作为日本人女性选手一直在第一线活跃的这个家伙,加上那超群的外表,现在已经是人气不输给偶像的知名人物。

    拍了不知道多少支广告。应该说,那边的电视就正在播出。

    运动饮料的广告。

    赚的钱比我还多──散发出比我明亮许多的光芒──即使如此。

    也不会再对她有偏见了。

    因为我很清楚……这个家伙有多么努力、多么拚命。

    只有觉得骄傲。对于真心这么想的自己也感到很骄傲。

    「会让人回想起来呢。」

    琉璃直接说出我内心的话。光是这样一句话,桐乃似乎就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那个夏天吗?」

    「嗯。你回到日本,然后再次到国外去时的事情。」

    是啊。

    那个时候,不论是对桐乃还是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转捩点。

    「呼嘻嘻,你还特别跑来送我。真是太好笑了。」

    「……吵死了。诅咒你哟。」

    她一定是刻意使用过去的表达方式吧。

    数秒钟的沉默。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的意见沟通。

    「……呼嘻嘻。」

    「……呵。」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一起笑了一阵子后,桐乃就以夸张的动作指著整个房间。

    「──所以,今天有一半算是我的退休派对吧?嗯……反正名目根本不重要,只是想跟许久不见的大家聚一聚而已!」

    这时一名戴眼镜的女性拿著饮料从厨房现身。

    「高坂学长,好久不见了!」

    「哦,是濑菜吗──欢迎。」

    真壁濑菜。旧姓是赤城濑菜。

    这家伙大学毕业之后,到三浦社长创立的游戏公司上班,几年之后就跟她的同事真壁学弟结婚了。

    当时浩平大哥整个人大暴动的一幕,就像昨天才发生过一样鲜明地浮现在脑海里。

    「枫呢?」

    「跟老板他们一起在上面玩游戏呢,说是──要让优秀人才帮忙试玩。」

    「这样啊。」

    已经不是社团的社长了。

    是三浦弦之介老板。老实说,当我听见他要创立公司时,还真的有点担心。

    现在似乎已经成为制作有品味游戏的公司而受到许多玩家的欢迎。

    我仰头看著天花板……

    「希望那几个家伙别给人家添麻烦。」

    「不不不,我们家的孩子也在一起,要说添麻烦的话,绝对是我们家那一个。老板说是优秀人才,好像不是在开玩笑喔。」

    「刚才我们家的任性女儿也上去了。」

    「啊……」

    濑菜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我们家的长女是优秀的麻烦制造者已经是众所皆知的常识。

    「──对了,琉璃,你还记得……『夏天的银色』吗?」

    「怎么可能忘记呢。」

    「夏天的银色」。那是那个夏天,我们游戏研究会制作出来的文字游戏。

    「因为是那款游戏改变了我的人生。」

    经过宿营取材,在同一年的秋天完成的那款作品,在网路上的小型比赛中获奖了。尤其受到好评的是剧本,包含琉璃所写的路线都被评为「优异」──

    也就是说,首次有完全不认识的人对琉璃的作品做出「有趣」的评论。

    想起那个时候她在社团活动时大哭了一场。

    而且不只是琉璃,我还有濑菜,以及其他社员也跟著哭了起来。

    我们以洋芋片以及碳酸饮料来庆祝。

    「夏天的银色」现在依然是网路上经常被提起的名作免费游戏。

    「当时真的很开心──」

    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

    那个夏天所有发生的事情都那么地炽热、光辉,然后有时也很危险。

    虽然是令人有点害羞的台词。

    但我们享受著青春。

    「──是啊。那算是我进入现在这间公司的契机了。没有那款游戏的话,我、老板、枫和小璃一定会过著完全不同的人生吧。」

    「一定是这样。」

    那个夏天的成功体验,甚至改变了社员们的人生。

    没有制作「夏天的银色」的话,琉璃也就可能不会成为作家了。

    大家都有满满的收获。当然获得最大奖的就是我了。

    当我正感触良多时,悠璃就发现某个人物……

    「槇岛小姐!你早就来了吗?好久不见~~~~~~~~!」

    她高兴到整个人像是要跳起来一样。简直就宛如与心爱的家人重逢般,跑过去紧抱住对方。

    她的对象──槇岛沙织温柔地抱住悠璃,并且摸著她的头。

    「悠璃小姐,我们上个星期不是才见过面吗?」

    我们那个过去曾经是「沙织•巴吉纳」的管理人,现在以秀丽大小姐「槇岛沙织」出现的时候变多了。

    ──虽然偶尔还是会展现过往的姿态就是了。

    「哎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感觉好像已经隔了好几年!好想见你喔~~~~!」

    「呵呵,我也是啊。」

    沙织不知道为什么,跟我们家次女的感情很好。

    等等,不对。正确来说是这样。沙织跟我们家所有人的感情都很好。

    沙织的话应该只会给孩子们带来正面的影响,所以我们也很欢迎她。

    她在依然被悠璃抱著的情况下露出困扰的表情来看著我们。

    「──欢迎回来。」

    「嗯。」「回来了。」

    很自然的对话。因为沙织对我们来说是跟家人一样的存在。

    「嗳……那个……我也想跟现在的沙织一样,以那样的地位来面对小孩子们耶。也想听见『好久不见』然后受到欢迎,再接受爱的抱抱耶。」

    比沙织低等的存在好像在说些什么。

    「你那么忙,根本很少来我们家吧。」

    「然后一来就缠著人家不放,还会舔人家的脸,根本没有受到小孩子欢迎的要素吧?」

    「咕呜……明明每次都带很棒的礼物回来啊……!」

    这不是用礼物就能弥补的东西吧。

    「老妈他们呢?」

    「四个人一起去买东西了。」

    如此回答的是日向小妹。

    就跟过去我所想的一样,长大后跟她妈妈一模一样。

    依然可爱动人的笑容,让现场的气氛整个开朗了起来。

    所谓的四个人,指的是我的爸妈还有琉璃的爸妈共四个人。

    现在的高坂家,是由我跟琉璃这对夫妇,还有长女、双胞胎的次女,年纪间隔比较大的长男与三女这样的家族构成。

    长大成人后,结婚、生小孩、盖房子然后从父母身边独立。

    我应该稍微有所成长了吧?

    以孩子们的眼光来看──我确实尽到父亲的责任了吗?

    我不知道耶。现在才了解,养育我跟桐乃长大的双亲有多么地伟大。

    我们两家的父母亲──尤其是母亲之间的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行动。

    两名父亲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相处,到了现在虽然能正常地对话,但我们结婚后有好一阵子两个人都显得很尴尬。

    「不过今天人真多耶。虽然是引以为傲的客厅,但所有人凑在一起的话就会变得很挤。」

    「等一下绫濑也会来。」

    「人数还会增加喔?」

    我正在担心空间时……

    「姊夫……」

    一名和服的女性从沙发上站起来对我搭话。

    原来是琉璃最小的妹妹──珠希。

    发型没有太大的变化,有著跟姊姊极为相似的伶俐面貌。已经成长为让人赞叹的美女了。

    「连珠希都来啦。好像很久不见了吧?隔了多久?」

    「自从五月的家庭访问以来吧。」

    家庭访问。

    没错。现在的她是小学教师──也是高坂家长男的班导师。

    能够让如此可爱的老师教到,她们班的学生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然后,正如她所说的,春天曾经有一次家庭访问。

    「那个时候真的很抱歉。」

    「不会,别这么说。我才应该为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导师而道歉呢……」

    当时曾经发生我们家长男在学校引发问题的事件。

    我就开门见山地直说了吧,就是中二病的言行太过严重,在班上遭到孤立……就是这种似曾相识的情形。

    怎么说都是「黑猫」的儿子──也不是能说这种风凉话的时候。

    因为儿子在班上遭到孤立的问题,到现在都还没解决。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仍在叛逆期。完全不听我说的话,璃乃又只想用暴力来解决跟弟弟之间的问题,悠璃也少见地不去阻止姊姊的失控。

    虽然加以处理了,但只是治标而没有治本。

    目前就是这种状况。

    「别担心。」

    只有应该最了解儿子心情的琉璃如此主张。

    「因为那个孩子有这么多可靠的后援。而且──」

    妻子说道。

    「那个孩子一定也会遇见『对我来说的你』啊。」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当我们凝视著对方时,桐乃就发出催促的声音。

    「那边的恩爱夫妻!你们要调情到什么时候?现在要开始播放有趣的影像了,快点坐下啦!」

    「是是是,知道了啦。」

    「现在就过去。」

    我们夫妻一起走向在电视机前操作些什么的桐乃。

    「什么有趣的影像?」

    「小珠还是『第二代黑猫』时的黑历史影片。」

    「呀啊啊啊啊────!别……别这样啊,桐乃小姐!」

    珠希大声喊叫。脸瞬间变得比苹果还要红。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恐怖的企画!我没听说这件事啊!」

    「因为我没说啊。没必要这么抗拒吧?当时的小珠明明很可爱啊。」

    「绝对不要!我的心会死亡!播放那些影像的话,我就再也不跟你说话了!」

    「……抱歉了,桐姊,还是住手吧。那真的是珠希的死穴。比被自己班上的孩子取了『猪拉稀老师』这个绰号时还要痛苦。」

    「姊姊你也不要多嘴啦!」

    「嗯……既然日向这么说,那就算了吧。」

    成功阻止身穿黑色和服的中二病少女「第二代黑猫」的影像快要在客厅播放的事态,珠希松了一口气发出「呼……」一声。

    我对妹妹丢出了疑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种珍贵的影像?」

    「想在今天的派对使用,所以找出摄影机,结果里面就有这样的影像。」

    说完后桐乃就举起小型摄影机。然后按下摄影键,首先开始拍摄起自己的影像。

    「我是高坂桐乃!想把现在的心情保存在摄影机里!那个夏天──决定认真地练田径,也认真地一路努力过来──然后终于告一段落了!现在!我的人生没有任何后悔!有种『我顺利完成了哟!』的想法──同时也觉得『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哟!』。另外也有──『今后大家也要注意我哟~~!』的心情!希望未来的我看见这段影像就能够想起『现在的心情』!」

    桐乃一口气说到这里,然后把用来自拍的摄影机反转过来。

    她拍的是琉璃的脸。

    「你又是如何?」

    「咦?」

    「现在的心情!」

    突然被摄影机对准,整个人愣住的琉璃……

    「这个嘛……」

    马上露出笑容,清楚地回答:

    「很幸福哟。因为能够跟很棒的家人在一起。」

    「那太好了。」

    小孩子时互相许下的约定,终于达成了。

    那之后经过漫长的时间,好几个年头过去了,但桐乃跟黑猫现在依然在一起。

    「爸爸!我也要去姊姊他们那边!」

    「嗯,如果在给老板他们添麻烦就阻止他们。」

    女儿回答了一声「好~」。

    我跟琉璃的孩子跑掉了。

    以百感交集的视线看著这极为普通的日常。

    只希望,那几个家伙──

    (插图018)

    也能有不输给我们的,奇迹般的故事。

    操作著漆黑的摇杆击坠多数敌机。

    从容地回避宛如骤雨般来袭的敌弹。

    以粗暴的手势扯下VR头戴装置,我的视界就从战斗机的驾驶舱回到自家房间。

    「感想呢?」

    「完全不行。难度太高了。」

    「你不是完美过关了吗?」

    「我认为即使是原始难易度也会让休闲玩家陷入苦战。不要让敌人从死角射击比较好。」

    「看吧!果然是这样!人家都这么说了喔,老板!」

    「咕唔……但……但是呢。STG的话,加入一些初见杀可以说是浪漫……或者该说是形式美……被一次破关的话会很不甘心吧?」

    「不是说过好几次,请舍弃这样的想法了吗!」

    几个成熟的大人,像是小孩子一样吵著架。

    我觉得这样的他们,比学校那些家伙要好多了。

    当我浮现笑容时,突然间有人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头。

    「好痛……搞什么?」

    粗声叫著并且往后看去,就看到红发少女以豪爽的笑容看著我。

    「嘿!游戏测试结束了吧?到外面去玩吧!」

    「我不要。你怎么不自己去?」

    虽然全力露出困扰的表情这么说著,但那个家伙却完全不气馁。

    也不解除犯规的铁爪功。

    「你一直都躲在房间里吧!明明是男生却这么瘦弱!将来是想变成像我们家的爸爸那样吗?」

    「我本人就在这里耶!」

    「爸爸你别吵。好了,小京,我们去踢足球!你也不是讨厌运动吧!之前不是一起加入足球队了?」

    手臂被对方扯著。由于腕力比不过她,所以抵抗也没用吧。

    默默随对方摆布后,房门就被快速打开,更麻烦的家伙登场了。

    「──你别带走我用来打发时间的道具好吗?」

    「呜咿!你回来了!」

    「……姊姊,欢迎回来。」

    「哼哼哼……我回来了!那么──继续上次进行到一半的对决吧!」

    姊姊以纯熟的手势启动游戏机。绝对得接受我的要求!你的行程关我屁事──所有动作都传达出这种坚定的意思。

    无法违逆的暴君。我们家的大姊就是这样的家伙。

    兴趣与属性跟我很合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现在穿著的漆黑无袖背心与短裤都是姊姊给我的。虽然这是秘密……不过我也学习著她很酷的言行举止。

    「喂!别擅自决定好吗!这家伙要跟我到外面去玩了!」

    「哼!快回去吧……接下来这里将举行『超越者』的宴会!不是像你这样的『普通人』所能踏入的领域!」

    「嘎──又开始了!别把弟弟卷入你不堪入目的兴趣。自己一个人玩吧,笨蛋!」

    全力吐出舌头来嘲弄对方。「噗叽」一声,姊姊额头上浮现血管。

    「好大的胆子!」

    暗之暴君VS母猩猩的对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个时候──

    「好了,到此为止!」

    二姊现身,看起来很轻松般仲裁了这次的决斗。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脸上总是挂著笑容的姊姊相处。

    真要说的话,这个人是「光之眷属」。跟「暗之眷属」的我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璃姊你也真是的,竟然认真地跟小学生吵架。我觉得这样真的很瞎喔。」

    「认真的吗?少说蠢话了。对于身为『神』的我来说,小学女生就跟灰尘一样。只是调侃她一下而已──那么,京真!跟姊姊玩吧!」

    「不不不,小京已经决定跟我这个悠璃姊一起玩了。虽然对两位很抱歉,还是希望你们能识相一点──就是这样,弟弟啊,跟姊姊来做些像约会的事情吧♡」

    超烦人。

    我只有这个感想。

    过去我的同学曾说过很羡慕我有这么漂亮的姊姊──但那家伙真是个大笨蛋。

    她们只会让人觉得烦。而且是超烦。总之就是很烦。真希望讨人厌的她们能消失。

    对弟弟来说,姊姊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当我准备全力丢出拒绝的发言时──

    「……呼啊。」

    妹妹醒了。

    我们兄妹都有一头漆黑头发。

    和晒黑的我不同,她的肌肤像雪一样白。大腿上缩著两只小黑猫。

    今年七岁的她,是这个家里──唯一比我小的柔弱存在。

    我跟这个家伙约好,游戏测试结束后要陪她玩……

    ……应该是等累了,忍不住就跟两只猫一起睡著了吧。

    「呼啊啊~~~~~~」

    这样的妹妹,似乎因为笨蛋姊姊们的吵闹而醒过来了。

    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后……

    「……哥哥,工作结束了吗?」

    「……呃,嗯……刚刚结束了。」

    「那来玩吧。」

    「──────────」

    为什么呢。

    只有对这个家伙不会浮现贬低的言词。

    被这双眼睛凝视的话,就完全无法说谎了。

    所以我不论何时都是这么说的。

    「唉……真拿你没办法。」

    「大家一起玩吧。」

    「嗯。」

    我好像太晚报上姓名了。

    我叫高坂京真。是暗之眷属「黑猫」的血与灵魂的继承者。

    逃离世俗的羁绊,隐藏于己身领域的存在是也。

    近况报告────

    想要反抗双亲。虽然跟姑姑不是很熟,但不讨厌温柔的她。

    霸凌老师的同学都是蠢货。青梅竹马是母猩猩。

    想跟两个姊姊分居。

    ──妹妹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