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万圣节?」

    十月中旬某个星期五下课之后。

    与平常一样和麻奈实一起下课的我,决定先绕到田村屋去才回家。

    田村屋是我们这附近的和菓子店,同时也是麻奈实的家。

    我们两个现在正并肩朝着那边走去。

    「嗯,万圣『茄』,明天我们家要开始办促销『废』。」

    麻奈实又用她常会出现的那种奇妙发音念道。

    这家伙精神上与老太太一样,所以外语常会发音不清楚。

    「这样啊……」

    万圣节吗……

    她的意思是说田村家要像车站前百货公司一样,举办万圣节促销会了。

    「你们家是和叶子店,也跟人家搞万圣节?这是怎么回事……」

    「啊,少看不起人~我们可是做好了万圣『茄』用的和叶子。事实上,今天叫小京你来就是想让你试吃看看。」

    「原来如此。」

    「嘿嘿……真的很~棒唷!你就好好期待吧。」

    虽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不过还是介绍一下好了。这个充满迷糊天然呆气息的女孩名叫田村麻奈实,是我的青梅竹马。戴着眼镜的平凡相貌,不高也不矮的身高,成绩排名也算是在前段里面稍微差一点的地方。

    除了有点天然呆之外,其它都算很普通。不论是外表还是个性,都与我妹妹刚好完全相反,也因为这样所以从以前就跟她很合得来。我们两人的关系不曾疏远,但也没有发展成恋人,这份从孩提时代就开始的孽缘,即使我们已经是高中生了也还持续着。

    如果说我单调又平庸的人生有什么地方值得一提,那就是与青梅竹马这难得的关系吧。

    哼,不过……或许有个很了不得的妹妹也值得一提就是了。

    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走着,没多久就可以看见田村屋。

    田村屋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和风建筑物。就算处在日光江户村里面也不会让人感觉突兀。

    「果然是万圣节啊。」

    我暂时停下脚步,眺望了一下与平时不同的田村屋。店头吊着许多杰克灯(南瓜的妖怪)与幽灵当做装饰。

    黑色与橘色的对比,和洋融合讲的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漂亮的木雕广告牌上,雕着相当好看的毛笔字体「田村屋」。光是这块广告牌,与其它老铺比起来就可以说是毫不逊色了,但旁边吊着「田村屋万圣节促销会,明天开始!」这种像百货公司的布条,实在让人觉得很不搭调而且有些可笑。

    这让我不禁有些担心,于是便直接问:

    「这样……会有客人来吗?」

    「当……当然啦;一定会来!促销会开始当天还会举办活动呢。」

    「什么活动?」

    「请附近的小学生过来,现场表演做和叶子给他们看,然后还有发糖果、店员的妖怪装扮秀等……」

    「装扮秀吗……」

    虽然脑海里浮现前阵子才得知的cosplay这个名词,但马上就摇头把它从脑袋里消除。

    「说店员……也不过只有你们家爷爷和奶奶吧?」

    虽然可以想象出那种朴实又令人发出微笑的光景,但这种构图也实在太过于单调了吧,而且找小学生来究竟对促销有什么帮助呢。

    「不只唷,明天我们家所有人都会帮忙。所以我也会打扮成魔女的样子……」

    「魔女?」

    我终于忍受不住笑了出来。

    因为这家伙竟然要扮成魔女……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嘛!麻奈实那种平凡又戴眼镜的魔女模样……只会让人有魔法一定会失败的印象啊。

    话说回来,「星尘女小魔女梅露露」里虽然也有像这种朴实又戴着眼镜的魔法少女登场(头发是粉红色),但就像妹妹所说「真可怜,每次都是这个女孩的商品剩下一堆,还得跟其它角色搭配在一起才卖得出去,呜呜……」而麻奈实她实在太符合这种印象了。

    当我开始窃笑时,麻奈实嘴里先是叫着「真是的」,然后一面害羞一面开始生起气来:

    「太过分了……为什么笑得那么夸张……而……而且你是不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才没有呢~」

    我一边被书包打着一边往后门绕去。进到里面之后,像往常一样马上朝客厅走去,但当我拉开纸门那一瞬间,空气马上冻结住了。

    「呜喔……!」「呜咿咿……!」

    我与麻奈实一瞬问呆立在客厅入口。

    因为我们看见麻奈实的爷爷整个人趴在杨杨米上。

    「爷爷!」

    听见麻奈实的叫声之后我才回过神来,赶紧冲了过去。

    可恶!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

    总之先叫他几声看看:

    「爷爷,不要紧吗?喂!」

    没有回应,而且皮肤摸起来相当冰冷。

    背上忽然感到一阵恶寒。短暂犹豫之后,我马上用隐约记住的方法量起脉搏来。

    不是很清楚……不过量自己脉搏时会有的那种跳动感觉……现在完全没有。爷爷全身无力,虽然他瘦得只剩下骨头,但感觉起来却相当沉重。

    「麻……麻奈实,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嗯……嗯!知……知道了……!」

    麻奈实虽然快要跌倒了,但还是赶紧向外冲去。

    想不到来朋友家里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我抱起爷爷的身体,感受到人生无常。一瞬间,由自己口中吐出「呜」一声短暂地悲鸣。

    因为爷爷那失去意识的脸不但变成了土黄色,而且还翻着白眼。

    「……爷爷……」

    这时心里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感到相当难过,眼眶里开始浮现泪水。忽然感到有人站在背后,回头一看,发现是麻奈实的奶奶。

    「哎啊,小京~欢迎啊。」

    奶奶脸上露出与麻奈实很像的柔和笑容。

    「奶奶……!爷爷他……!」

    当我用呜咽的声音这么说完之后,奶奶便盯着爷爷的尸体看。

    接着说了一句「哎啊……」

    哎……哎啊?这、这是什么轻松的反应啊!这种情况之下还能这么轻松吗?

    「他是在装死吧。」

    「咦咦咦咦咦咦咦?」

    啪啪!啪啪!

    我瞪大了眼睛,视线快速在奶奶与爷爷的尸体之间来回。

    装死……但是这明明就是……死透了啊!

    「真的吗?他……他身体这么冰冷耶?」

    「嗯嗯,这个人到刚刚为止还全裸躲在店里的冰箱里,正想说他终于出来了……呵,想不到原来是为了这种恶作剧啊……」

    「真是个老顽童。」奶奶说完之后微笑了一下。

    但我仍不能接受这是事实。

    「但……但是没有脉搏啊!」

    「爷爷的脉搏本来就很微弱了。」

    「但……但是!……那这股像尸体的味道……究竟是……」

    「那叫做老人臭。小京,你仔细回想一下,我们家爷爷身上一直都有这种味道不是吗?」

    「……嗯,的确是这样?但是……」

    或许是见到我一直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吧,奶奶她一只手托着脸颊,出现困扰的表情:

    「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说完之后便靠在爷爷耳边说道:

    「爷爷、爷爷,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把你的头发一根一根拔掉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反应实在太过戏剧化了,爷爷就像「复活」般跳了起来。原本躺在手中的尸体突然跳起来,我也因此吓了一大跳而叫了出来。

    「你这死老太婆!想对我仅剩不多的宝贝头发做什么!」

    爷爷翻着白眼如此叫道。

    真……真的还活着……

    我才想问你要做什么呢!被你吓到心脏都快停止了!

    奶奶完全不理爷爷所说的话,看着我闭起一只眼,做出「你看吧」的表情。

    接着爷爷也一下子把翻着白眼的脸转向我这边。都说这样很恐怖了!

    爷爷高兴地举起一只手来说道:

    「小京,万圣『茄』快乐!不给糖果……下面一句是什么?」

    「谁知道啊!你这脑袋坏掉的臭老头!」

    我终于忍不住而直接吐槽下去。

    「太……太好了……呼……爷爷还活着……」

    麻奈实自从回到客厅来之后,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说这句话然后抚摸着胸口了。

    爷爷跳起来之后,我便追上要去叫救护车的麻奈实并向她说明一切。

    现在我们已经一起回到客厅来,事情就是这样。

    「哎啊~抱歉抱歉,老爷爷演得太过逼真了。」

    爷爷说完「耶嘿」之后还吐出舌头,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自己忍住不打他。

    真是的,别害自己的孙子哭成这样嘛!

    「说起来……爷爷,为什么要装死啊?」

    「咦?嗯,你说装死啊?我那是为了明天万圣节的装扮秀做练习。呵呵……怎么样,我装的僵尸很像吧?」

    「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是根本不应该这么做。」

    如果店里出现这么逼真的尸体,一定会有客人报警或是叫救护车!而且之后还要复活对吧?这样那些被招待来的小鬼不被吓死才怪。

    说起来,僵尸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食品店里吧?

    「不论如何,我都觉得不应该在店里面扮僵尸。」

    「唔……是这样吗?」

    爷爷看起来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虽然瞄了一下隔壁的奶奶,送出「你觉得如何?」这种视线,但在听见奶奶斩钉截铁地说出「小京说的没错」之后,整个人便心情相当低落。不久之后整个人躺在房间角落里然后别扭地说道:

    「这样吗……我知道了。哼—不扮就不扮!反正我就是成事不足……」

    这老爷爷根本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而奶奶则是在旁边窃笑着:

    「小京,千万不要安慰他唷。你要是去理他的话,这个人马上又会得意忘形起来了。」

    「了解。」

    奶奶平常都很温柔,只有对爷爷特别严厉。

    看着祖父母这样的对话,麻奈实在旁边虽然发出「啊……啊哈哈……」这种苦笑,但不久后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般站了起来:

    「对了。小京,我马上去把万圣『茄』的和叶子拿过来。」

    「喔……」

    「呵呵……那我来帮忙吧……」

    爷爷用眼角看见麻奈实与奶奶离开房间之后便慢慢爬起身来,接着恶狠狠地说道:

    「哼!小京倒是很受老太婆欢迎嘛!」

    「我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啦!」

    「哈哈哈!」

    嗯……这爷爷真是有意思,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一直受他照顾……应该说我其实还满喜欢这个把我当成朋友一样的人。

    希望他跟奶奶两个人能够长命百岁。

    就在我和爷爷闲聊时,又有一个新人物登场了。

    「喔!大哥你来啦!」

    「嗯,我是来了。」

    我举起一只手对那家伙打了个招呼。那是麻奈实的弟弟「Rock」。

    之所以会叫Rock,是因为这家伙前阵子一时得意忘形替自己取了这个丢脸外号,也算是他灌注了灵魂的名称。

    从两个月之前就一直这么叫他,我和他两个人都习惯了这个称呼,也就这样固定下来了。不过如果在学校里也是被这样叫,就真有点可怜了。

    「总之……嗯……你要加油啊?」

    「怎么一碰面就被同情?好!虽然搞不太懂怎么回事,不过我会加油的,大哥!」

    剃着五分头的他身高并不很高,却有着像使用扩音器般的超大声音。

    从以前就因为尊敬我而一直喊我「大哥」……而我也把他当成自己弟弟一样。

    「话说回来,你手上拿着什么?」

    我指着Rock手里的乐器说道。而我问「拿着什么」,是问他手里怎么会拿着那种乐器的意思。Rock则是这么回答我:

    「这个?嘿嘿~我要在明天的活动里演奏啊!思,怎么说呢,算是负责音乐部分的工作吧。总之就是要用我的现场演奏来炒热万圣节气氛!就像听听我灵魂的呐喊吧———这种感觉!哈哈~很酷吧?」

    说完之后,Rock「砰砰砰砰」的弹了几下乐器。

    什么听听我灵魂的呐喊……至于酷不酷也还有商讨的余地。

    我把从这家伙登场那一瞬间就开始有的疑问提了出来:

    「不过……你拿着的应该是三味线吧?」

    「哼……真不愧是大哥,吐槽实在是一针见血。」

    Rock眺望着远方,像是自嘲般叹了一口气,接着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对我诉苦道:

    「对大哥你我就实话实说了——因为实在没有钱买吉他啊!然后!我就跪着求老爸说不论什么乐器都好,我就是想玩音乐!想不到他竟然说奶奶会弹三味线,你就叫她教你吧。」

    结果事情就变成这样了,真的很像国中生会说出来的理由。不过伯父也真是,就算Rock说什么乐器都可以,怎么说三味线也太夸张了吧。

    但被这么一说,就老实回答「0K知道了,我就练习三味线吧!」的Rock也实在是很了不起。这可真是对奇父子,这个家庭难道只有天然呆的人才能住吗?

    我一边笑一边问道:

    「那你会弹了吗?弹一首来听听嘛。」

    「好啊!听完可别吓到了!」

    Rock用似乎可以让人听见上紧发条的快速动作拿好三味线。看来应该时常在练习吧,姿势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吉他手一样。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用严肃表情弹着三味线的Rock,这实在是相当奇特的画面。

    喔……喔喔……真厉害,确实是一首曲子……!虽然我对三味线的曲子一无所知,但至少还听得出来他不是随便乱弹,而是确实弹奏出自己想要发出的音调。

    那是首让人想起平安时代,相当哀伤、柔和并且引发乡愁的曲子。

    感觉上不知从何处传来了笛子的声音……

    这的确是相当适合在和叶子店弹奏的音乐。

    虽然完全没有万圣节的气氛就是了。

    「哼,如何啊大哥!很像JohnFrusciante(注:乐团「呛红辣椒」的吉他手)吧?」

    「我看活像个琵琶法师。」

    「喂,怎么跟爷爷讲一样的话?这样很伤人耶!」

    不会吧,我竟然跟爷爷讲出同样吐槽的话?这样很伤人耶。

    虽然这家伙弹的是三味线……但看起来就像个小和尚。

    「啧,所以说缺乏感性的老人都是这样——不能理解我们年轻的灵魂,这样会让人很困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当Rock又开始他充满怀古情思的曲调时……

    「久等了~」

    随着佣懒的声音,麻奈实和奶奶回到客厅里来。

    两人手里都拿着装有和菓子与茶的盘子。

    现在客厅里面我、麻奈实、爷爷、奶奶和Rock等五个人都到齐了。

    顺道一提,每次我来这里玩时,大概都是与这样的成员一起喝茶、吃和菜子然后闲聊。

    麻奈实与奶奶把茶和叶子摆在小茶桌上。

    听说今天是万圣节的和叶子……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喔,这可真是精致。」

    「耶嘿嘿,是啊~」

    我对着露出笑容的麻奈实点了点头。

    小茶桌上虽然排了好几种叶子……但不论哪一种都是万圣节造型。比如说这个一口就可以吃下的杰克南瓜灯,就是用一种有颜色叫做练切馅的馅料所做成。就算大家没听过这个名词,但应该都有吃过才对。手艺高超的和菓子师父用这种馅就可以做出任何东西,所以常被拿来制作造型和叶子。顺带一提……这是我亲身经历,要做这种馅真的相当困难。最后用刮刀与模子把形状做出来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光是要制造练切馅这件事,对外行人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超越的难关。对只是见习生程度的我来说,说它是制造馅料的最深奥义也不为过。

    好像有点太热中于解说了……呵,看来我也不能批评桐乃了。

    「小京,你……你……吃吃看啊?」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拿起一个杰克南瓜灯,放进自己嘴里。

    「真好吃!」

    「真的吗?」

    麻奈实表情整个亮了起来,接着把双手合十放在胸口。

    我喝了一口茶之后开口说道:

    「真的真的!这里面应该是南瓜馅吧!手艺太精细了吧!还有什么?种子吗?」

    「嗯……南瓜的种子。」

    「头部的装饰是种子吗,太厉害了~」

    我是真的觉得很感动。

    而且这些杰克南瓜灯的表情还都不一样,可以说只有纯手工才能做出这种感觉。此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幽灵、魔女、蝙蝠、黑猫……等。

    每一种都小巧又可爱,应该会很受田村屋主要客层的年轻女性们欢迎才对。看来他们的确是花了很多时间与心思在这次的促销活动上。

    我看着麻奈实的脸问道:

    「这是你做的吗?」

    「咦,为……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从刚刚就一直很在意感想啊……

    一开始就让我先吃这个,而且一称赞很好吃,你就很高兴嘛。你脸上的肌肉整个呈现放松状态,不论是谁都看得出来吧。

    麻奈实很害羞地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

    好不容易才点了一下头:

    「嗯……是我做的,你觉得好吃……真是太好了。」

    「……喔……」

    不知道为什么连我也开始感到害羞,跟着她一起忸忸怩怩了起来。这种情形如果让桐乃看到,一定又会骂我恶心了吧……但这有什么办法嘛……

    在旁边看着我们两个人的爷爷,咬了一口南瓜馅铜锣烧后,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赶快结婚吧。」

    「咳咳……!」

    害我差点把茶喷出来。

    「爷……爷爷!」

    麻奈实虽然也很难得的大声喊了出来,但周围的人却完全不理会她。

    「爷爷偶尔也会讲好话嘛。」

    奶奶脸上出现明显的笑容,然后啜了一口茶。

    真是令人困扰,这两个人只要一有机会,就想要把我和麻奈实凑在一起。从好几年前开始就这样,原本已经因为习惯而完全不会产生动摇了……

    但像这种突如其来的攻击,还是会让人产生反应。

    ……真……真是的……我最不会应付这种场面了……

    麻奈实似乎也跟我一样,所以决定离开客厅到别的地方去:

    「讨厌……!我不理你们两个了!小……小京……到我房间去吧!」

    「嗯……嗯嗯。」

    我回答完之后便站起身来。就在爷爷起哄的「好热情喔~」声音里,跟在麻奈实身后走出了客厅。

    在走廊走了一下子后,往又窄又陡的楼梯爬了上去。我并不讨厌这条每踩一脚都会发出嘎嘎声的楼梯,这是为什么呢……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感到特别安心。

    上了楼梯之后第一扇纸门,就是麻奈实房间所在之处。

    「等……等一下喔……」

    「好。」

    麻奈实把纸门拉开一点点之后,身体往里面滑了进去。

    应该是打算稍微收拾一下房间吧。像把乱丢的色情书刊收好——这应该是我房间才需要,不过麻奈实可能也有不想让我看见的东西也说不定吧。

    应该不可能像桐乃一样,房间里面藏着让人吓破胆的东西才对吧。

    只不过……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进她的房间了。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会特别感到心跳加速就是了。

    这时纸门被拉开,麻奈实露出脸来说道:

    「请……请进。」

    「那就打扰啦……」

    我把脚踏进麻奈实的房间里。

    那是飘荡着灯心草和线香味道的六张杨杨米大小的房间。不只是室内,就连走廊那一边也有扇很大的窗户,所以采光相当良好。几乎可以说是刺眼的阳光照进房里,让人身心都有种温暖的感觉。

    虽然同样是女孩子的房间,但这里与桐乃的房间可以说感觉完全不一样。该怎么形容好呢——如果用最直接的说法——只要你脑袋里想着「老婆婆的房间」这个名词的印象,大概就很接近了吧。

    里面的家俱非常少,基本上相当空旷。只有几个橱子和一座三面镜(时髦一点的讲法就是梳妆台),然后还有小茶几——就这样而已。房间角落摆着一些玩偶和颜色鲜艳的坐垫,算是唯一像年轻女孩的地方吧。

    只不过那些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壶、卷轴式月历以及放在画框里像浮世绘的东西,给人的印象实在太过强烈,一整个就给人老婆婆房间的感觉。

    「几乎没什么变嘛……」

    「……别一直盯着看嘛……这样很不好意思……」

    这些壶和卷轴,到底哪里有让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要素呢?

    真搞不懂女人在想什么……

    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把两脚尽情伸展开,整个人采取相当放松的姿势。

    麻奈实在离我两个拳头宽的地方坐下来,用不知为什么有点焦躁的口气说道:

    「那……那我们要做什么?」

    「睡觉。」

    「咦咦!」

    麻奈实似乎吓了一大跳。

    「睡……睡觉……?」?干嘛那么惊讶呢?

    「最近常熬夜……呼啊……所以想小睡片刻,过一下悠闲的时间。难得都到这里来了。」

    「啊……啊!………………唉……」

    原本不知道为什么会错意的麻奈实,在了解我意思那一瞬间,便像放下心来似的吐了一口气。到底是怎么了嘛?真搞不懂这个女的……

    我整个人翻过身来仰躺在地面上:

    「顺带一提,我可没带参考书来,所以绝对不看书唷。」

    「我才没有那个意思……真是的……」

    麻奈实虽然瞪了我一阵子……但不久后便窃笑了起来:

    「说得也是……那我们就悠闲的过吧。」

    「嗯……」

    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两个人决定悠闲的度过这段时间。别人怎么样我是不知道,但对我们两个来说,所谓的「悠闲」就真如字面上的意思那样。

    「啊,对了……要不要喝茶?」

    「嗯!」

    像这样喝着茶。

    「……………………」

    「…………」

    然后一~~直发呆。

    「……呼啊……」

    打打呵欠。

    「对了,你不是得准备万圣节的东西吗?」

    「是没错……但也得等关店之后唷。」

    「这样啊~」

    「今晚我们全家人都会出动。」

    「那我也来帮忙吧。」

    「真的吗?那会帮我们很大的忙……因为有很多需要力气的工作,最近爷爷又腰痛得很厉害……但是没问题吗?你也很累吧?」

    「就是没问题我才会这么说,你就别客气了。」

    「谢谢——虽然不能当成打工的薪水,不过你就在我们家吃晚饭吧。」

    讲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不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自然地消磨时间。

    「………………………………」

    但其实我们两个明年就要学测了,这样可以说是相当浪费时间,但我同时也认为这种浪费是相当重要的事。只有能够浪费的东西才有其价值性存在,这就是我的人生观。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这种价值观让我对御宅族的生活产生共鸣也说不定。

    不论是游戏、漫画还是动画。再怎么追求这些兴趣,对社会都没有任何帮助。只是浪费重要的时间而已,可以说是毫无生产性的玩乐。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东西才有无可取代的价值,让许多人如此乐在其中。因此不能够随意看轻这些兴趣。

    「小京……你在想什么?」

    「没有在想什么啊。」

    「是吗?」

    麻奈实软绵绵的正坐着,然后往茶杯里倒茶。

    我没有任何理由地凝视着她的侧脸。

    「啊,茶梗立起来了。」

    「那可真是不得了。」

    真的是……

    不可以瞧不起他们啊。

    几个小时之后——

    在田村家的女性准备晚饭时,我和Rock一起帮忙收拾店里与准备明天的活动。目前店里的打扫已经告一段落,只剩下最后一样工作。

    「呜喔……好重……!」

    我们正把材料从卡车车台上搬下来,然后要放进店后面的冷藏室里。

    有在和叶子店打过工的人应该会知道,业务用的袋子不论哪一袋都相当重。

    ……这下子明天手臂一定会肌肉酸痛了。

    当我说出想帮忙之后,麻奈实的父亲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应该说他在一看见我的瞬间,脸上就出现了「幸运~」的表情,就算我不主动说他也会要我帮忙吧。这个大叔从以前开始就毫不客气地使唤我,虽然我是不介意啦,因为这样我反而不用顾虑那么多事。

    「这是最后一袋了……哩咻……呼……」

    我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因为身在冷冻库里,所以呼出的气息都变成了白烟。

    由冷冻库里出来进到院子里,身穿围裙的麻奈实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幸苦了,小京。」

    「嗯……哇~真的很累人耶!」

    听到我这么实话实说,麻奈实「啊哈哈」笑完之后开口说道:

    「今天有小京在真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谢谢你……我也努力煮好饭了,你要多吃一点啊。」

    「嗯嗯。」

    「要先吃吗?还是要先洗澡?」

    「你难得下厨做饭,我就先吃饭吧。不过洗澡是怎么回事?」

    「嗯……那个……爸爸他说,难得小京今天来帮忙,干脆晚上就住下来好了……这……这都是爸爸他说的!」

    「不用一直强调是爸爸说的,我也听得懂……」

    这家伙又不是桐乃,怎么也用这种让人搞不清楚的态度面对我……

    我马上就回答道:

    「那我就住下来了。」

    「咦……可……可以吗?」

    「什么可以吗……当然可以,我会打电话回家报备……何况明天也放假。」

    说起来是你要我住下来的不是吗?理所当然般同意之后,麻奈实脸上出现大大的笑容,那高兴的表情已经夸张到我不敢去形容了。

    「嘿嘿……真让人高兴,小京你已经很久没住在我们家了。」

    「这倒是真的,从前还满常到彼此家里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这样了,不知道是为什么?」

    「咦?为什么……是为什么呢?」

    我们两个不禁面面相觑,但仔细一想还是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可能所谓关系的变化……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嗯~难道说……因为小京你已经是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所以住在女生家里会紧张。」

    这种像是亲戚家阿姨的讲法是怎么回事,你的讲话方式怎么这么老气横秋呢!

    「只不过是住你家而已,怎么可能现在还会紧张呢?」

    「咦~?不会吗~?」

    「才不会呢~」

    为什么看起来有点不满呢?

    「可以说,比待在自己家还要舒适呢。」

    因为没有妹妹在啊,心里偷偷加上了这么一句。

    刚才还一脸不满表情的麻奈实,一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态度就转变了。

    「这样啊……」她微笑着说道。

    「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啊……?只是觉得这样还比较好而已。」

    真是搞不懂这个青梅竹马在想些什么。

    与麻奈实一起走向客厅时,在走廊上遇见了刚洗好澡出来的爷爷。

    「工作辛苦了!就赏赐给你和麻奈实一起洗澡的权利吧!」

    你真的很吵耶!还有,不要只围着一条毛巾就在你孙女身边徘徊啦。

    「抱……抱歉……小京,我家人他们……真是……」

    「哎啊,没关系啦!早就习惯了,我一点都不在意。」

    若无其事地带过之后,麻奈实不知道为什么又别扭地噘起嘴说道:

    「这样啊……完全都不在意吗……?」

    然后——平安无事地吃完了晚饭。

    现在每个人都吃饱在休息着。

    电视上正演着综艺节目,每当搞笑艺人表演时,Rock都一边拍手一边放声大笑。这家伙的笑点也太低了吧。

    如果观众都像他这样的话,搞笑艺人就会轻松多了吧。

    在他旁边看电视的我,实在很想从他后脑杓打下去叫他安静一点。

    由于Rock的笑声吵到让人听不见,开始不想看电视的我,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人正看我。

    「?」

    转往那个方向之后,就与似乎也看着我这边的麻奈实眼睛对上了。

    于是我们两个人便隔着桌子四眼相对。

    「……盯……」

    麻奈实一边把自己现在的动作说出口,一边对我露出有话想说的眼神。

    「什……什么事?」

    我有些胆怯地问道。

    但麻奈实却只回答「你应该知道吧」,然后就又保持着沉默。

    「……盯!」

    「……………」

    只见我们两个就这样瞪着对方,谁先把视线移开谁就输了。

    但是通常我在这种一决胜负的情况之下,根本没有赢过。

    「………………唔!」

    一下子便忍受不住而把视线移开,也只好发出战败宣言。

    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家伙到底想要我说什么了。

    我想……这家伙应该……是因为白天已经称赞过她和叶子做得好吃了……所以……现在又有所期待了吧?

    「啊……刚刚的晚饭……真是好吃。」

    「耶嘿嘿……谢谢你,我好高兴。」

    明明是自己让人家说的,麻奈实眼镜深处的眼睛却还是幸福地眯了起来。

    对我来说,实在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害羞的事了。但最让人痛恨的就是,麻奈实似乎很享受这种让我感到羞耻的行为。

    不过,我自己也有很喜欢让麻奈实感到困扰这样的怪癖,所以也没办法指摘她……

    「对……对了,伯父也差不多快洗好澡了吧?」

    「嗯~也差不多了。」

    为了扯开话题而提出这个疑问之后,麻奈实看了一下房间的时钟,把手指放在嘴唇上。

    她正坐的姿势依然相当端正,几乎让我看得有点入迷了。

    虽然脸长得普普通通,但就是这种地方让我相当喜欢。

    「接下来你要去洗吗?」

    「我最后就可以了。」

    抢在你们家人之前进去洗不太好吧。

    「我等小京洗完之后,再洗就可以罗。」

    说完之后,麻奈实便一直要我先去洗澡。

    「不,你先去洗吧。」

    「干嘛现在还这么客气呢!小京你赶快去洗吧。」

    这样的对话重复了好几次之后……

    麻奈实似乎想起什么似的。

    小小的拍了一下手之后……

    「那……」

    「……怎……怎么啦?」

    麻奈实迅速探出身子,把脸靠了过来。一脸恶作剧的表情,悄悄在我耳边说道:

    「……还是我们一起洗?」

    「……!」

    这是让我感到羞耻的策略——心里当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但我还是不由得产生了动摇:

    「唔嗯……」

    当我紧咬下唇压抑住自己内心悸动时,趴在地上看电视相声的Rock突然把头转了过来,接着用还带着残留笑容的脸问道:

    「喂~喂~你们两个人在讲什么秘密啊?」

    「吵死了!看你的电视啦!」

    「啊哈哈!小京满脸通红了。」

    「唔……!」

    我感到无比的懊悔,可恶,明明只是麻奈实……竟然敢这么捉弄我……

    这家伙以为在自己家就可以这么嚣张吗!要不要我以后叫你主场王者麻奈实啊!

    哼!将来成为你老公的人,等结婚之后知道这个事实,一定每天都得承受你这种羞死人的言语攻击吧。到时你老公因为害羞而死我可不管啊!

    哼……不过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吗?这几个月与妹妹和她的朋友接触之后,已经被她们传染了难治的恶疾。你这家伙应该不知道吧,让你见识一下被逼入绝境时,傻瓜所能展现出来的究极力量……!来,给我好好听着……!

    「好吧——那就一起洗!」

    「什……什么——!」

    绝死反击奏效,麻奈实原本充满胜利喜悦的脸,瞬间像是沸腾了起来:

    「真——真的吗?」

    「超认真的!你自己约我的,该不会现在要反悔吧!」

    我气势十足地站起身,握紧拳头如此宣言道。

    Rock一见到这种状况,马上就乐得跟着起哄:

    「呜喔喔!大哥太帅了——!这才是真男人啊!」

    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你这个笨蛋一定能了解我。

    化身为男人中男人的我,腋下挟着两人份的浴巾与换洗衣服,接着更开口继续说道:

    「来吧!麻奈实!快点走吧!到属于我们俩的浴室去!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超级兵器吧!」

    气势一来便收不住手,可以说是我近期最致命的坏习惯。

    「哇……哇……」

    麻奈实两眼瞪得老大,满面通红,两手在空中乱甩。

    哼……尝到苦头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但或许有点太过火了也说不定。开始也有点害羞的我,有点脸红地准备对麻奈实表明自己是开玩笑,但……

    这时,麻奈实那已经痉挛的嘴唇有了明确地意思,并开始动了起来——

    「奶……奶奶!怎么办,小京他说想要跟我一起洗澡!」

    「别跟自己的奶奶报告这种事啦——!」

    回过神来之后,真的以为刚才会就这么因为羞耻而死。结果在伯父洗完澡之后,还是轮到我进去浴室,在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当然是我自己一个人。

    田村家的浴室构造很普通,分为浴池与淋浴处两个部分。

    现在浴池里面还浮着菖蒲。虽然端午节都已经过了,但这家人习惯把各种东西当成人浴剂一样加到浴池里面去。

    而只要在这个家庭里生活,自然就会了解到这些东西的效果。

    所以我现在泡的是菖蒲浴,这是使用高级菖蒲,对腰痛与神经痛相当有功效的热水澡。

    ……但这些效能……我似乎还不需要……

    唔嗯……不过味道这么香,光是这种香味似乎对身体就很有帮助。

    爽快的香气与烟雾飘渺的热气。

    真是不错。

    虽然是一般家庭的狭小浴室,但却别有一番风情。

    迅速把头与身体洗净之后,用莲蓬头将泡沫冲掉。

    接着好不容易把脚伸进期待已久的菖蒲浴里——

    「好烫!」

    对……对了……我都给忘了。

    这户人家浴池里老是放满了很烫的热水,所以说古代人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内心虽然如此抱怨着,但只要一想到之后要进来洗的奶奶他们,也就只好克制自己不把冷水加进浴池里去了。没办法……只好忍耐着进去泡了。

    「好—烫—!」

    一口气把热水浸到肩膀,紧紧闭起眼睛。结果不久之后,肌肤上那种快烧起来的灼热感和缓下来,慢慢转变成舒服感。

    「呼……」

    连身体内部都温暖了起来。悠闲地泡在温水里固然相当舒服,但像这样浸在热水里其实也相当不错。我把后脑杓倚在浴池边缘,呼一声吐了口气。

    「不知道……明天要做什么呢……」

    麻奈实说要帮忙万圣节促销活动……那我也来帮忙好了。

    反正本来就想看他们的促销活动到底是怎么样。

    而且满想知道麻奈实到底会扮出什么样的平凡魔女来。

    再加上我并不讨厌在这家店里帮忙。怎么说呢,个性上似乎还满喜欢这种流汗的工作。然后事情结束之后,像这样泡个热水澡就可以有难以形容的满足感。哼……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周末似乎会过得满愉快才是。

    「……因为不用跟某个老是惹人生气的家伙碰面啊……」

    这让我自然地笑了起来。

    就这样舒畅地泡在热水里一阵子之后——

    怱然听见「喀沙喀沙……咻咻」这种脱衣服的声音。

    嗯?脱衣服的地方有谁在吗?

    透过白烟与毛玻璃可以看见模糊的影像,是正在……脱衣服的动作……

    ……………咦?不会吧,咦咦……?

    「等……等一下,难道说那家伙真的……」

    虽然我因为动摇而发着抖,但还是凝视着脱衣服的地方。

    那家伙是笨蛋吗?难道真的把玩笑当真了?

    呜哇哇……怎么办?如……如果是成人游戏,这时候就会变成事件CG了吧……!

    我不由得用力抓紧浴池的边缘,先说好我可没有满心期待啊!

    总……总之还是先把毛巾围在腰上吧!

    正当我在进行刚刚想到的防御措施时,脱衣处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喀啦!

    「哈罗!我来帮大哥洗背啦!」

    「是你这家伙啊!」

    我把洗脸盆往闯入者身上丢去,碰匡一声正好击中那个光头小和尚。

    「啊,好痛!」

    被洗脸盆击中整个人向后倒去的,不用说也应该知道是Rock。

    哈,我想也是,一定是这样,早就知道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这样了……!

    「别……别开玩笑了!你……你……啊,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

    「大……大哥你为什么突然哭出来,然后又发飙啊?」

    谁知道!

    洗完澡再度进到客厅里休息时,奶奶靠过来这边对我说道:

    「小京,我已经在你常睡的那间房里铺好床了。」

    「啊,谢谢奶奶。」

    所谓常睡的房间,就是我每次住这里时他们让我使用的房间。服务还真好,其实只要把东西放着,我自己铺就行了。

    我们家奶奶和外婆都过世了,这里的奶奶对我这么好,让我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话说回来,已经这么晚了……」

    抬头一看时间,几乎快要到十点了。因为经营商店,所以田村家就寝时间相当早,我也该进到房间里去了。

    「那我差不多要睡了。」

    「啊,我也要回房去了……」

    麻奈实也跟着我站起身来。顺带一提,我们两个人身上都穿着睡衣。(我身上的应该是伯父的睡衣)。刚刚才洗好澡的麻奈实没有戴眼镜,头发也还有一点潮湿。

    「耶嘿嘿……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到睡前还在一起了?」

    「……早不记得了,差不多有四年左右了吧?」

    我们两个在走廊上说着话,接着麻奈实率先爬上楼梯。

    「……你怎么脚步不稳啊?不要紧吧?」

    「嗯,嗯……刚洗好澡出来,没戴眼镜的缘故……」

    「原来如此。」

    真危险,我注意着准备在她跌倒时接住她,最后终于来到二楼。

    最前面的拉门是麻奈实的房间,我的则是第三间。

    「那么……晚安。」

    「嗯……晚安。」

    我看着麻奈实进房间之后,也打开自己房间的拉门。

    喀啦!

    「咦……」

    一打开门我便屏住了呼吸。那里的确有奶奶帮我铺的床,只不过她铺了两张床。

    两张紧紧靠在一起的床,也就是所谓的夫妇床。

    这……这到底?是什么……!

    「怎么了?」

    「咦?」

    转过头来发现麻奈实就在我后面: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干……干嘛那么惊讶……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的棉被和床垫都不见了……正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到走廊上时,就看见小京你整个人僵在那里……嗯,里面有什么吗?」

    「不要看!不要看房间里面!」

    我的声音还来不及制止,麻奈实已经已经从僵硬的我身后往室内看了。

    「……咦咦咦?」

    连她也僵住了,只见她身体一边痉挛一边指着那一对铺好的床说:

    「那是什么!那……那应该是……我的棉被吧?」

    「……应该……是吧。」

    我沉重地点了点头。结果麻奈实竟然大声地说:

    「小京是你铺的吗?为了要跟我睡在一起?」

    「才……才才才才不是咧——!你在说什么?你……你疯了吗?谁都……不会有这种误解才对!」

    因为太过于震惊,使得我们两个人言行都变得相当奇怪,甚至连几分钟前的事都忘记了。

    「但……但是但是!你看明明紧紧靠在一起!像新婚夫妇一样!」

    「总……总之先冷静下来!冷……冷冷冷冷静下来分析状况!嗯对,这一定就是那个,就是我干的好事……!」

    「小京你冷静一点!怎么很多事都对不上了!」

    「呜……!没想到我会有被你反吐槽的一天……!」

    话说回来……

    等冷静下来之后,不用想就马上可以知道这一定是奶奶搞的鬼。

    …………那个臭老太婆……说……说什么「我已经在你常睡的那间房里铺好床了」!竟然一脸亲切地做这种多余的事……!

    「唉……我看还是先把你的棉被拿回去吧。」

    「咦?要放回去吗?」

    「那还用说吗?干嘛一脸意外的表情!」

    「我……就算这样……也没关系……」

    「还是要放回去。」

    我把她这种危险台词打断之后,就把麻奈实的棉被拿了起来。

    但是这时候忽然从背后传来「呜咕……!」这种苦闷的叫声。

    「怎……怎么了——?」

    回头一看就看到爷爷整个人蹲在走廊上,手按着心脏呢喃道:

    「棉……棉被……棉被它……」

    麻奈实赶紧跑到他身边:

    「爷爷!不要紧吧?」

    「嗯,嗯嗯……不要紧,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因为看见小京他拿起棉被的那种样子,让我在战争时造成的心理障碍复发,而引起狭心症发作而已。」

    「……………………」

    那是什么狗屁原因啊!你是在耍我吗?到底在战争时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你这老头一定躲在旁边偷看对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刚好在这时候登场。

    所以你一定也是同党。

    爷爷摆出相当夸张的表情说:

    「如果那两床棉被不并排在一起,我就会因为南瓜的诅咒而死!」

    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半眯着眼睛瞥了爷爷一眼,试着再度把棉被抬了起来。

    「呜咕?呜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我当场又把棉被放了下去。

    「呼……呼……呼……呼……刚才真是危险,差点就要死了。已经看见奶奶在三途川的对面,向我招手了。」

    「……奶奶不是在楼下看电视吗……」

    臭老头你这样也太故意了吧!我一边感觉太阳穴旁的血管已经开始浮现,一边再度把棉被抬了起来。结果爷爷果然按住自己的心脏部位: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喔喔喔喔喔——!」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啦!我懂了,你就别再闹下去了!」

    「咳咳咳咳……真的吗?」

    别这样眼睛朝上看着我!这个老人每个动作都跟麻奈实一样,真的很令人火大!

    我虽然已经受不了,但也只能点了点头。虽然是一眼就能让人看穿的演技,但不断重复下去的话,老人家说不定真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好啦,好啦……在这里睡就行了吧?这也没有什么嘛,对吧……?」

    我征求麻奈实同意之后,她便回报我一个软绵绵的微笑:

    「嗯,我没关系唷……如果小京你不介意……」

    怎么说呢……这才是标准一点都没什么的反应。

    嗯,虽然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回答……

    不过麻奈实!你如果对我以外的男人也用这种毫无防人之心的态度,那一定会被误会的。

    事情就是这样,结果我和麻奈实就在同一个房间然后并排在一起睡觉了。

    当然两个人棉被是远远的拉开,而不是夫妇那种排法唷。

    「觉得……像回到小时候那样……」

    「说得也是……以前住你家时,我们总是这样并排着睡觉。」

    「嗯……想不到长这么大了,还可以像这样一起睡觉……」

    我们俩就这么躺着,面面相觑苦笑了一下。

    往好的方面解释,或许奶奶也只是按照以往一样把床铺好而已。

    但臭老头就无庸置疑是有罪了。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是别的女生,可能就会变成大问题,但现在对象只不过是麻奈实啊。对,我们两个就像家人一样……所以根本不会紧张,也不必要过于在意对方。我是说真的。

    「赶快睡吧……晚安。」

    「嗯……小京晚安。」

    关上灯,闭起眼睛。在一片寂静之中,只有时钟的声音规则地响着。

    一分钟……十分钟……应该更久才对吧。当搞不清楚已经过了多少时间时……

    「小京……你……还醒着吗?」

    麻奈实如此呢喃道。

    「……还醒着……」

    这么回答完之后,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那个……如果可以进同一所大学就好了……」

    喂喂!为什么现在需要讲这种事情呢……哈哈!

    我死命地忍耐才能勉强不噗哧笑出声来,接着回答她:

    「说得也是……」

    该不该现在说这种事、有没有意义等等,对我来说……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

    所以我也低声说了一句没有什么意义的话:

    「高中毕业,然后进了同一所大学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

    虽然是个相当随便的问题,但这同时也是我在日常生活当中持续想着的事。

    也没有期待获得什么答案,因为这原本就不是有什么特别意义的一句话。

    麻奈实说完「嗯……」一声之后便考虑了一阵子,之后回答:

    「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她的答案,说难听一点就是随意、暧昧……不过这种毫无紧张感的答案,确实很像她会说的话。

    而这一定也是我所希望得到的回答。

    「或许吧。」

    被她这么一说之后,就真的觉得有可能会是这样。高中毕业然后进入大学,有许多事物也会跟着改变。但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东西不会改变。

    「哈……感觉上大学毕业时,你也会说一样的话。」

    说完之后不禁苦笑了起来。往旁边瞄了一眼,发现麻奈实正不断眨着眼睛,不久之后也对我报以微笑:

    「嗯……说得也是,我可能会一直讲同样的话吧……」

    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时候的未来……她的口气相当地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让我觉得非常心安。

    我们再度陷入沉默当中。过了一阵子之后,麻奈实率先开口,打破了让人感觉相当舒服的沉默。

    「……我们以前常像这样到彼此家里去玩和过夜……对吧?」

    「……?」

    觉得刚才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最近却完全……嗯,就是……那个……」

    这家伙是有什么话很难说出口吗?

    麻奈实犹豫了一阵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

    「抱歉……当我没说过。」

    然后便把毯子拉到嘴巴上面来。

    我凝视着她这种举动……

    「那下次要不要来我家?」

    我突然对她这么说道,因为想起麻奈实这几年都没来过我家了。

    所谓的女生啊,就是那种明明心里有想要的东西,却又完全不开口的生物——我最近因为某个人,已经有过太多这种经验了。

    所以刚刚那句话,是以前的我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台词。

    下次要不要来我家?麻奈实听到我这么一问,脸上出现非常意外的表情。她不断眨着瞪大了的眼睛,接着就保持着毯子盖住嘴巴的状态点了点头:

    「嗯,好啊,我想去……」

    她的表情被棉被盖住所以没办法看见。

    但光看见她那弯起来的眼角,我就相当满足了。

    能够让不敢说出心里话,老是负面思考的青梅竹马显露出这种高兴的态度,说起来也算是托某人的福。光是这点,我就得感谢她了。

    「这样啊,那……最近找一天过来吧。」

    当天晚上就在很平稳的气氛之下结束了。

    我在这边一定要强调一下,虽然我们并排着睡了一晚,但你们期待的那种事完全没有发生喔!让你们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