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全国的哥哥们,不知道晓不晓得「紧急回避按钮」这种东西。

    紧急回避——正如它的名字,只要按下那个按钮,就可以如魔法般马上回避突如其来的重大危机。

    老实告诉你们好了,这其实是装载于某些18禁游戏里面的机能。

    当我从桐乃强迫我玩的成人游戏说明书里,发现这个「紧急回避按钮」机能的叙述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把它读了个滚瓜烂熟。

    对得躲在没办法上锁的房间里玩成人游戏的高中男生来说,这个「紧急回避」机能实在是太有魅力了,能派上用场的场合一定很多才对。

    比方说刚才好了——我在房间里玩成人游戏(再重复一遍是妹妹逼我玩的)时,老妈就忽然打开房门走进来了:

    「京介亡我懒得出门买东西了,你帮我去买回来亡」

    「呜喔啊————!」

    这死老太婆,要我说几次进来之前要先敲门你才会懂啊!

    但我也不会笨到每次都犯下相同的错误。

    先巧妙地用背部遮住荧幕,按下紧急回避按钮(Esc键)。

    喀叽!

    结果很不可思议地,原本张开大腿的女孩子影像一下子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完全没有杀伤力的蓝天白云影像!

    哇超感动的啦!开发出这个机能的游戏公司真可以说是神!

    「哎亡呀亡?你又借妹妹的电脑在上色情网站了吗?」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母亲大人!你看一下这爽朗的画面嘛!这画面上可有什么不入流的东西吗?话说回来——老妈你怎么会知道色情网站那件事呢!」

    桐乃那家伙!看来是打小报告了?竟然把人家羞耻的秘密讲出去亡﹒

    「加●比海﹒com加●比海.com加●比海﹒com——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听说只要讲出像这样的魔法咒语,你就会乖乖听命行事不是吗?去帮我买东西回来吧。」

    「是!很高兴能为您服务!」

    怎么样看到了吧?成功地紧急回避危机了不是吗?

    哈哈…………我受够这个家了!回去!我要回田村家去!

    我泫然欲泣地冲出玄关。

    就这样,我只好朝家里附近的超市前进,很可怜对吧?

    现在虽然已经快到日落时分,但店里却因为来买晚饭食材的大婶们而显得热闹非凡。

    「赶快买一买回去吧……」

    在超市入口抓了购物篮后,有点驼背的往店里面走去。

    结果——这时竟然遇见一个意外的人物。

    「哎啊?小京?」

    「喔、喔喔……这不是麻奈实吗?」

    眼前出现一个戴着眼睛的朴素女生,这家伙叫做田村麻奈实,是我的青梅竹马。

    「难道说小京也是来买晚饭的食材?」

    「嗯嗯。」

    「这样啊……难得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你,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逛吧。」

    见到她那种真诚的笑容后,让原本很不高兴的我心情也变好,马上答应了她一声「那好吧」。哎呀亡这就是人家说的巧遇吧。

    在高圾家不知为什么老是遭受冷淡对待的我,在田村家却从麻奈实开始的每个人都对我很亲切,甚至可以说他们才是我真正的家人也不为过。于是我们两个人便并肩走向生鲜食品区。

    「小京家里,晚饭准备吃些什么呢?」

    「这个嘛……」

    我拿出老妈交给我的纸条。

    「马铃薯、红萝卜、洋葱、咖哩块……呜喔……又是咖哩吗?我们家老妈真的老做咖哩饭耶!如果她的菜色和做菜技术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什么?咦、咦咦亡我……我没有那么会做菜啦……」

    「不用谦虚了啦。」

    我很难得直接就夸奖她:

    「之前住你家时吃到的晚饭真的很好吃,而且你还很会做点心不是?我们家的老妈,跟她讨点心吃,她可是会公然的拿出小鱼干来啊!」

    「啊……啊哈哈……那……那我下次再做饭给你吃啰?」

    「那真是太好了!」

    这真是一点营养都没有的对话,但对我来说,这可是最宝贵的时间啊。

    别人看起来可能会觉得很无聊也说不一定。

    「啊,对了。那个……小京,说到之前那件事……」

    「啥?」

    「就是小京住在我们家那一天……晚上,我们不是一起睡吗?」

    「笨……!别……别说这种容易引人误解的话!」

    那只是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并排在一起睡觉而已吧?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世界是很小的?如果让附近的大婶听到,一定会被当成串门子时的话题。

    「啊哈哈,抱歉、抱歉。就是——那个时候啊……」

    她还是很高兴地说着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觉得不好意思啊,不过,算了。

    麻奈实接着这么说道:

    「不是跟我约定要邀请我到你家吗?还记得不……?」

    「我忘了,说起来还真有过那种约定耶。」

    「真是……你果然忘记了,哼哼!」

    麻奈实依然把状声词讲出来,然后鼓起腮帮子。

    我只能苦笑着耸了耸肩:

    「那下次放假的时候怎么样?」

    「真的?」

    「嗯嗯,其实我爸妈刚好那天不在,还在想说吃饭该怎么办,你能来我家帮我做饭吗?」

    「……这……这样啊……这样的话……那我当天就到你家打扰啰。」

    「就这么说定了。」

    太好了!这样就算老妈不在也可以好好吃顿饭了。

    「耶嘿嘿……你想吃些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吃唷。」

    「什么都可以啦。」

    只要是你做的菜就行了。

    这一天就在这种情况下结束了。

    然后过了几天,到了礼拜天早上。

    正如我们的约定,我带着好几年没来过我家的麻奈实往我家前进。由于我们是先在超市碰面买好东西之后才回来,所以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塑胶袋。

    「~~~~~~~」

    麻奈实从回家的路上就开始一直很兴奋了。

    比如说先是突然发出「呵呵」这种另有含意的笑声,然后……

    「那个、那个啊……礼物真的……带我们家的豆沙包就可以了吗亡?」

    重复问了好几遍同样的问题,这种举动实在是很奇怪。

    我也只能「唉……」一声,发出混杂着无奈心情的苦笑:

    「不是说过都可以了吗,其实根本就不用带什么礼物亡我到你家去时,有每次都带礼物吗?」

    「但是,已经这么久没去了嘛……耶嘿嘿!」

    「说起来,今天我爸妈两个人都不在,所以你就算带礼物来也没用啊。」

    「嗯……对……对喔。说得也是,伯父和伯母都出门去了……」

    就在这样的对话当中,来到了我家玄关。

    「好,上来吧。」

    「打……打扰了亡」

    正当我们脱下鞋子上了玄关时——

    刚好就与桐乃碰个正着。

    「咦……」

    「啊……」

    从客厅里出来的桐乃与刚站到玄关上的麻奈实,两人四目相对。

    接着两个人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呜啊!我忘记了!就算爸妈不在!还有这家伙在家里!

    我的脸色一下子发青。在短暂沉默之后……

    「…………!」

    桐乃的表情整个改变。只见她一双眼睛向上挑起,锐利的视线整个穿透我身体。这与平常那种像在看垃圾的眼神明显不同。和我看色情网站被她发现,化身成阿修罗时的模样也不一样。

    怎么说呢——就像看见杀父仇人一样。

    整个人咬牙切齿了一番。

    只有短短几秒钟,我们家玄关就变成快待不下去的异空间了。

    「桐……桐乃……?」

    这种……讨人厌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登场马上就变得这么不爽呢?

    啊,对了,这家伙讨厌麻奈实对吧?不,不对。好像说是看不过去我那种害羞的态度还是什么,总之她确实有说过就是了……

    不论如何这下可糟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友好的态度……

    没……没想到麻奈实和桐乃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碰面……

    这……这下该怎么办呢……?我面对这自找的麻烦,心里正感到害怕时……

    「啊,桐乃,你好啊i」

    另一方面,完全不懂得察言观色的麻奈实开始用力挥起手,对桐乃打了个很友善的招呼:

    「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很久以前我常……」

    「我不记得了,您是哪位啊?」

    啪!几乎可以听见桐乃这种一刀两断把话切断的声音。

    虽然口气还很尊敬,但内容实在太差劲了。对哥哥带来的客人来说,可以算是最恶劣的态度。

    但是麻奈实果然没有任何受到伤害的样子,还是带着满脸笑容说:

    「这样啊……真可惜。不过这也没办法,已经那么久没见过你了。那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田村麻奈实,请多多指教喔!」

    「咦亡?为什么我非得听你的自我介绍不可呢亡」

    这死家伙!讲这种像是放牛班学生开班会时才会讲的台词……!

    我身为哥哥,面对妹妹的这种态度应该有权利发怒才对:

    「喂,桐乃——你这家伙给我差不多一点……!」

    「啥?该差不多一点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桐乃用力拉住我的衣领!

    「给我过来一下。」

    「呜咿!搞什……喂、喂!」

    我就这样被妹妹拉着离开了麻奈实身边,一直被拖到客厅才停下来。拉拉拉——啪碰!桐乃的手用力将客厅的门关上。之后妹妹依然用力抓着我的衣领,不断瞄着麻奈实所在的玄关。

    她把脸靠近,小声地恐吓我说: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来我们家?」

    「……没有啦……是我叫她来的……不过……」

    「啥?我可没有听说!」

    「那当然……我又没说。」

    「啧!别开玩笑了!现在马上把她赶出去!」

    「怎么可能,你……你冷静一下嘛——」

    我像是要喝止来势汹汹的妹妹般伸出双手争取了一些距离:

    「为什么要赶她走,怎么……?你果然讨厌麻奈实吗?」

    「……没有啊……!」

    桐乃依然抓住我的衣领,不高兴的嚅嗫道。虽然听得出来她话中另有含意,但说起来没什么交集的桐乃和麻奈实,应该没有什么造成她们不合的理由才对。

    桐乃啧一声昨舌,用更凶恶的眼神瞪着我:

    「总之我就是不高兴!你这家伙,干嘛趁爸妈不在才带女生回来?真不敢相信……实在太恶心了i」

    「我……我才没有特别选时间呢!」

    虽然我的确是看准了时间,但那是要让她帮我做饭啊!绝没有你虽然没说出口,但心里一定那么想的那种事!

    「就算是这样好了,那也跟你没关系吧。你自己还不是叫朋友来家里玩,有什么资格抱怨我。」

    说完我理所当然的主张之后,桐乃的脸变得加红了:

    「什么?那……那你是说我带男朋友回来在客厅做色——色的事情也没关系啰!」

    「为什么会变那样!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且你的例子跟我们的情形根本就是两回事吧!」

    何况你这家伙根本没有男朋友吧!少给我趁势乱讲些有的没的话!

    真是让人火大……!

    「总之呢……我现在不可能把她赶回去了。不知道你到底在不高兴什么,如果不想看到她,那你就自己给我出去。」

    「你竟然还想把我也赶出去!」

    「都……都说是误会了!」

    受亡不亡了亡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在胡说些什么啊……可恶,败给她了……

    不过我们兄妹这丑陋的争吵似乎连玄关也能听见。

    喀嚓!客厅的门小心翼翼的被打开了一点,可以见到麻奈实往里面看过来。她用担心的声音说:

    「那……那个……?你们……不要……吵架了……」

    「…………」「…………………………」

    我和桐乃一起看着麻奈实的脸……又同时把脸转向别处。

    「……啧……恶心!」

    桐乃又昨了一下舌,看来就是非常不爽的态度。

    死家伙给我收敛一点,看我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你这个人啊——」

    但当我一开口,麻奈实就先行动了。她对着桐乃,直接低下了头。她原本就是个姿势端正的人,光是这样就变成了非常漂亮的鞠躬。

    「对不起喔,桐乃,我忽然就跑来了。」

    「…………」

    「瞪死你」几乎可以听见这样的心声,桐乃露骨地紧盯着麻奈实看。

    但是麻奈实却用坚毅的态度,继续友善的对她说道:

    「嗯,我只是来帮忙做饭而已。那个——因为我听说小京的妈妈今天不在家,有可能没饭吃……所以只有今天过来帮忙做家事。」

    「是吗……」

    相对的桐乃则是跟往常一样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摆出恶太太对仆人颐指气使的态度。

    这种画面是怎么回事啊!

    这两个人也实在太适合这两种角色了吧,难道说前世就是主仆关系了吗?

    「……桐乃……还是不行吗?」

    「哼,做家事吗……我考虑一下……」

    桐乃的身高与傲慢态度,让人完全感觉不到麻奈实年纪比较大而且还是客人。从旁边看起来,完全就是桐乃掌握了麻奈实生杀大权的模样。桐乃不可一世的撩起褐发,用恶作剧的声音说:

    「那么……在吃饭前先把客厅打扫一下吧。」

    「——你……你这家伙干嘛那么臭屁的命令别人的客人啊?」

    我原本还犹豫着该不该介入她们女孩子间的对话,但听见桐乃的话之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她。

    只不过麻奈实却非常高兴地这样回答了主人:

    「嗯,就交给我吧。」

    「﹒﹒﹒﹒﹒﹒﹒.﹒.﹒﹒.﹒﹒﹒」

    桐乃维持撩着头发傲慢看着人的姿势,脸上出现「奇怪?」的表情然后整个人僵硬住了。

    我想她原本以为麻奈实会因为生气而回嘴,但想不到她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所以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吧。

    「那就先借用一下你们的冰箱啰。」

    麻奈实从玄关把塑胶袋拿过来,嘴里边说着「嘿咻嘿咻」边经过客厅。

    「.﹒﹒﹒﹒﹒﹒﹒﹒﹒﹒﹒」

    桐乃还是一言不发看着麻奈实的行动,接着用气愤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她应该是「……这……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这种意思吧,我能了解她的心情。

    ……哎,她就是这种个性嘛……

    在我和妹妹进行无言的对话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麻奈实已经变成头上扎三角巾手里拿抹布这种打扫妈妈的模样了。

    她马上就迅速开始打扫工作。把东西收拾好之后,用鸡毛掸子将灰尘扫掉,接着把冷气滤网清干净,接下来是擦拭家具——总之动作相当熟练就对了。

    忽然麻奈实静静看着桐乃常坐的沙发脚边……

    「啊,不得了……有咖啡滴在地毯上了,我马上把它弄掉。」

    「啊,那个……呜……」

    桐乃的眉毛间皱了起来,原来如此——咖啡就是你弄倒的吗?

    虽然有擦过了,但还是在地毯上造成了污渍。

    「那……那种污渍应该擦也擦不掉了吧……」

    「没问题,可以擦得掉。」

    麻奈实把抹布放在污渍上,把吸尘器放在上面吸。

    结果原本留在地毯上的污渍就漂亮地被清除掉了。

    「看吧?」

    「……为……为什么?我擦的时候就完全擦不掉……」

    「不小心把果汁或咖啡滴到地毯上时,只要像这样子拿吸尘器在上面吸一下,马上就可以清除了喔。」

    这是像老太太的智慧,或是生活智慧王那种点子吗?

    麻奈实虽然稍微露了一点生活智慧,把桐乃造成的污渍除去了,但桐乃不但不感谢,反而还更不高兴地把手交叉于胸前。

    「哼,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样……老是这个样子……!就像是要特别针对我!你真是令人火大……!」

    她丢下这么一段话之后便转过身去离开了客厅。

    ……这家伙搞什么啊,我看让人火大的是你才对吧!

    桐乃就这样走了出去,剩下来的我和麻奈实一起继续打扫起来。虽然心里想着——为什得听那个臭妹妹的命令呢?但麻奈实现在已经充满了干劲,再加上她说服我说本来就打算要帮忙打扫,我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

    「好,告一段落亡」

    「总算……」

    一个小时之后——我家那原本有些杂乱的客厅,漂亮到让我有点认不出来。

    也不是说平时老妈就偷懒没有打扫,只是麻奈实卯足了劲打扫的结果,让客厅比平时整齐了好几倍。

    地板上没有放东西,竟然可以让客厅感觉如此宽敞。

    「整个清爽多了。」

    「嗯、嗯……不太熟悉整个客厅环境,所以扫得还不算很仔细……」

    为什么这样还对自己的工作成果不太满意呢。

    明明那么迅速的就清扫好了,整理成这样应该很足够了吧?

    「辛苦你了,帮了我们的大忙。那么——休息一下喝杯茶吧?」

    「嗯,耶嘿嘿……」

    我一夸奖她,麻奈实便露出害羞的笑容走到我旁边来:

    「啊,茶我来泡吧?」

    「不用啦,你坐着。偶尔也让我来泡。」

    「是……是吗……?嗯,那好吧。」

    说完她便走回去坐在沙发上,这态度实在是非常顺从。虽然应该不会那么夸张,但感觉上似乎无论我命令什么事情她都会高兴地照办。

    真是……

    对于青梅竹马这种毫无防备的态度苦笑了一下后,我在厨房里泡好两人份的茶回到客厅。

    结果麻奈实已经坐在沙发上,双手在胸前合十等待着我回来。

    「小京帮我泡的茶……真让人期待。」

    「太夸张了吧……」

    「才没有呢亡如果可以得到这种奖赏,那我努力打扫就有价值了。」

    麻奈实喝了一口我放在桌上的茶后……

    「看,果然很好喝!所有的疲劳全部都不见了。」

    「是是是,谢谢你喔。」

    我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又苦笑了一下。接着坐在青梅竹马的对面,啜了一口自己的茶。

    嘶嘶……

    「哈,味道根本很普通嘛。」

    高圾家的客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田村家的气氛所包围了。

    有麻奈实在身边,还有茶喝,再加上可以轻松地闲聊——

    没错,这就是我所冀望的日常生活。

    但是这平稳的时光,马上就因为开门进来的闯入者而被破坏殆尽了。

    喀嚓!进入客厅的果然是桐乃。她进来之后就往厨房方向走了几步,接着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

    「……我只是来喝个饮料而已。」

    「喔,是喔。」

    没人间你啦,赶快拿一拿赶快出去可以吗?

    「哼!」

    桐乃用鼻子冷哼一声后走向冰箱。我对着她的背影「呸」一声吐出舌头。

    客厅再度充满尴尬的气氛。

    为什么这个妹妹就是要跑来破坏我的放松时间呢?乖乖待在房间里别出来好吗?

    但是麻奈实似乎想尽办法就是要跟桐乃混熟,又自己对她搭话道:

    「我们刚打扫完,现在正在休息。桐乃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喝茶?」

    「﹒﹒.﹒.﹒.﹒.﹒﹒﹒﹒」

    完全无视,连头都不转过来一下,这家伙实在太令人讨厌了。

    桐乃就这样开着冰箱门,拿出500毫升装宝特瓶的红茶喝了起来。咕噜咕噜咕噜——啪碰(冰箱门关上的声音)。

    桐乃一口气把红茶喝完之后,迅速横越我们面前,但她忽然停下脚步:

    「啊,打扫好了吗亡这样啊亡」

    故意露出现在才注意到的样子。桐乃接着慢慢走到旁边的置物架,用手指擦过边缘。然后「呼」一声朝着手指吹气:

    「这是什么?不是还有灰尘吗?」

    「你是打哪来的恶小姑啊?」

    我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下去。

    「啊哇哇,对……对不起……我马上重擦一遍……!」

    「麻奈实!你不用理她没关系啦!」

    不听我的制止,麻奈实非常慌张地开始擦起架子。

    这种完全就像「灰姑娘」当中一幕的景象就在我眼前上演。

    「还有啊!卯起来打扫是没关系啦i但你把东西收得那么干净,我以后不是找不到东西放在哪里了吗?明明是个外人还那么爱管闲事,虽然看起来像是到处乱丢,但我可是很清楚自己的东西放在哪里喔。」

    这不就是不肯收拾房间的小孩常对妈妈说的话之一吗?

    说起来是你命令她打扫的吧!现在又叫人家别多管闲事是怎样,我看你只是想挑麻奈实的毛病而已吧。

    将来这家伙一定会像这样凌虐自己的嫂嫂。

    「喂i原本放在沙发旁边,可以一日了然的流行杂志呢?你随便把我收到哪里去了?」

    「在……在这里!」

    正在擦架子的麻奈实,迅速移动到电视柜前面,把玻璃门打开。

    电视柜的玻璃门里面,可以见到杂志类按照期数井然有序地排列着。

    「这边是流行杂志……这边是漫画杂志……」

    ……话说回来麻奈实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对年纪比自己小的对象如此尊敬呢?

    这样看起来越来越像仆人了。

    「……有的话就算了。不过……这个电视柜里面有可以放杂志的空间吗?里面拿出来的东西,难道你随便扔掉了?啧——你以为你是谁啊?啊——啊,我的指甲油可是很贵的亡那个看起来虽然像是用光了,但里面还有很多可以用呢i」

    「我……我没丢掉,我把指甲油和遥控器一起放在这里了。」

    麻奈实一边感到胆怯,一边指着电视旁边说道。只见小置物盒里面整齐地排列着电视与冷气的遥控器以及指甲油等东西。纸制的制物盒上开了道细长的缝隙,里面收纳了什么东西以及放在什么位置让人一看就能够明白。

    这可真是方便。

    「喔……」

    桐乃很佩服似的眯起眼睛,直盯着便利的小置物盒看。由于她实在很想挑毛病,所以正努力找出可以抱怨的地方来。

    但是因为找不到可以挑骨头的地方,所以从她嘴里只讲出来很简单的一句话:

    「……我们家有这种小置物盒吗?」

    「我是用空的面纸盒做的。」

    「真寒酸!」

    抱歉麻奈实,我也是这么认为。

    但是实际上现在就是比之前容易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哪里,而且有效率地整理好之后,房间看起来也相当清爽。于是我便挺起胸膛对桐乃说:

    「——你抱怨完了吗?」

    「唔……」

    「哈哈哈!那就赶快滚吧,没事了不是吗!」

    我深深坐在沙发里,挥着手打发她走。

    「—」

    桐乃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无话可说,可以听见她露骨地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要用视线把我和麻奈实杀掉一样。

    「……又……又怎么啦?」

    再怎么样也不用那么气愤吧。

    「……你给我记住……!之后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啪哒一声,桐乃吐出怨恨的台词之后便离开了客厅。

    咚咚咚咚咚咚!可以听到她怒气冲冲地走上楼。

    「……搞……搞什么啊……那家伙……」

    真搞不懂t〈『}亡她为什么会越来越生气呢?

    桐乃再度离开客厅之后——夹在麻奈实与桐乃之间的我,整个人因为疲惫不堪而深陷在沙发里面。

    「呼﹒:└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是叫朋友来家里玩,就得这么劳心劳力呢?实在是搞不懂。妹妹VS青梅竹马。美少女游戏的话,这时应该就是到了常见的嫉妒事件部分,但如果是桐乃和麻奈实,可就没办法套进这种公式里面了。

    话说回来,真可以套进公式里面也很让人困扰就是了,哈哈哈!

    真是——累死人了。完全不知道桐乃在想些什么,但不管怎么样下次可不能再让这两个人碰面了,今天已经受够了。

    「唉……肚子饿了。麻奈实啊,可不可以帮我做饭了。」

    「嗯,好啊亡交给我吧。」

    麻奈实拍着胸脯站起来。接着跑向厨房,非常熟练的围上围裙,简直就跟家庭主妇一般。

    「那厨房就借我用一下啰亡」

    说完后麻奈实转过头来微笑了一下。她总是能让周围环境全都带有温暖的乡愁,给人有种相当舒服的感觉。几秒前还在身体里的疲劳感,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然,随你高兴怎么用。」

    麻奈实很有精神的「嗯」一声后点了点头,便开始做饭。她嘴里一边哼着「嘟噜亡噜)」这样的曲调,一边敏捷地用水将蔬菜洗干净,接着用菜刀切了起来。

    「你手脚真是俐落耶……」

    「咦……咦i?是吗?」

    青梅竹马很迅速的做着饭,而我则是坐在沙发上眺望着她那看起来很乐在其中的背影。

    ——虽然一开始就发生了纠纷,不过叫她来果然是对的。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麻奈实站在我们家厨房里,但就是觉得有种很习惯的感觉。这么适合站在厨房里的女高中生,除了她之外我也想不出第二人了。一阵子之后,开始有香味飘出来,那是「田村家味噌汤」的香味。

    「讨……讨厌啦……小京你真是的,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这边,怎么了吗?」

    「没有啦,只是觉得你真像个老太婆……」

    「太……太过分了!我期待的不是这种话啦!」

    哈哈哈!啊啊……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心里慢慢充满了满足的感觉。

    我想自己一定是想要一个像麻奈实这样的母亲吧。

    然后——大概过了三十分钟,午饭就完成了。

    「饭做好了/'s/\./'\︴让你久等了亡小京。」

    穿着围裙的麻奈实把料理端了过来。

    我说了声「辛苦了」之后,从饭桌旁起身,打算帮忙把料理排好。

    「啊,你坐着,坐着嘛。」

    「没关系啦亡来……」

    于是就像这样,我们两个人一起把饭桌上的准备工作给完成了。

    在这当中,麻奈实抬头看着时钟这么说道:

    「……桐乃不知道愿不愿意下来吃饭喔……」

    这个烂好人。

    她都把你糟蹋成这样了,你还像理所当然般连桐乃的份都帮她做好了。

    不过你这还真像是媳妇顾虑小姑时,会说的话耶。

    时钟上的指针刚好到了十二点,现在可以说是吃午饭的最佳时刻了。

    「没关系啦,别理桐乃,我们自己吃就行了。」

    「不……不行啦i怎么可以这样!」

    麻奈实似乎不同意我的想法,不过我早知道她会这么说了。

    ……虽然心里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但现在我也只有担当人家说的「夹心饼干」这种角色,前去安抚那个无理取闹的小姑下来吃饭了。

    「没办法,我去叫她下来吧。」

    「拜托你了,不能像刚才那样吵架啰亡」

    「我也不想跟她吵架啊……」

    但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就是了,于是我就在麻奈实很担心的情况下,离开了客厅。

    爬上楼梯后往妹妹的房间前进。

    叩叩!

    「喂,桐乃——你没吃早餐不是吗?麻奈实也帮你做了午饭。怎么样,要不要下来一起吃啊?」

    对着门这么说完之后,出乎意料之外的门很快就被打了开来,桐乃露出脸来说:

    「午饭?啊亡嗯,好啦好啦,你跟她说我讲完电话就下去了。」

    「嗯……嗯嗯……知道了。」

    搞什么,比我想像中容易嘛……本来以为会她在那边闹别扭的。虽然她看起来还是不怎么高兴,但感觉上已经比刚才要好多了。

    「你心情变好啦?」

    「哼,才没有。」

    果然是变好了,难道是在这三十分钟里面想通了吗?那可真是稀奇啊。

    ……不过刚才很明显的是桐乃不对,所以她可能也有点反省了吧。

    这时候我还把妹妹心情变好的理由往好的方面解释。

    但那怎么可能呢,其实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了。

    不过现在先别提这件事了。

    下到客厅来的桐乃心情虽然已经变好,但也没有特别为刚才的事道歉,只是默默坐在饭桌前面。

    「来,桐乃。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先吃吃看吧。」

    「没差啦……啊,饭少一点。」

    平常跟家人吃饭时,这家伙也是这个样子。不看电视、不说话,只是静静吃着自己的饭菜。虽然老妈对她说话时还是会好好回答,但除此之外在用餐当中完全无声,这点跟我们家老爸完全一样。

    「那么……这样如何?」

    「……再少一点……一半左右。」

    「咦亡?只吃这么少行吗?」

    「因为你做的菜卡路里都那么高,所以不能吃太多,全部吃完会变胖的。」

    「这……这样啊……」

    麻奈实瞄了一下自己的小腹。唔嗯,实在是胖。按照往年惯例,从入秋开始到冬天这段时间,我这个青梅竹马的腰围都会稍微变粗一点。大概变粗个七公分左右吧?

    不过你也别那么在意嘛,你拿自己跟桐乃比根本就是个错误啊。

    而且今天之所以都做高卡路里的菜,是因为你都做我爱吃的料理对吧?

    「唉亡」

    看见这个朴素眼镜妹,因为自觉肥胖而叹了口气,我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比起那种瘦巴巴的模特儿,我还比较喜欢虽然有点胖,但还是愿意吃东西的女生咧。不过我不会把这点说出来就是了。

    但这两个家伙讲的话还真是不搭调耶。先别说两个人感情好还是不好了,桐乃和麻奈实可以说天生就不合,无论是在价值观还是性格等所有方面上。

    「那……那亡现在都准备好了,我们来开动吧。」

    「嗯,那就开动了。」

    「……我开动了。」

    我们就在有点尴尬的气氛之下用着餐。

    摆在桌上的有炸猪排、高一丽菜、装有番茄的盘子等共三份。

    此外还有苦瓜豆腐和卤洋栖菜,再加上一点酱菜,最后是加了海带和油豆腐的味噌汤。

    除了卡路里有点高之外,可以说是相当普通的菜色——

    「嗯,真好吃。」

    我咬了一口炸得相当酥脆的猪排,由衷的赞美着,不等麻奈实的回答就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就是很一般的美味。虽然不像餐厅里的味道,但如果要每天吃的话我宁愿选择这种口味。

    「真的?那太好了……」

    麻奈实像松了口气般摸了摸胸口。虽然也很在乎桐乃的感想,但很可惜桐乃只是默默动着筷子,没有说出任何有关料理的感想。

    这家伙平常就是这样,在这里催她讲出感想的话应该又会吵架,所以我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这个炸猪排,肉里面混有洋葱和紫苏,还炸了两次对吧?」

    「嗯,因为小京你之前说过喜欢吃这个……」

    「我有说过吗?哈哈,不过的确是好吃,我很喜欢。」

    我们就在这种情形下持续吃着饭,而当我喝完第二碗味噌汤时……

    桐乃把碗筷排列整齐,用有点不高兴的表情转向麻奈实说:

    「我吃饱了,每样菜都很好吃。」

    「咦?嗯……谢……谢谢……」

    「那我就先离开了。」

    桐乃静静站起身来,点了个头之后便离开了客厅。

    呆望着她离开背影的麻奈实,一直到看不见桐乃身影后,才用寻求说明的眼神看向我。

    「她说很好吃啊。」

    我也只能耸耸肩这么回答。桐乃在这种事上面是不会说谎的家伙。

    所以她刚才应该是真心称赞麻奈实所做的料理。

    「呼啊…………」

    我的想法似乎已经传达出去,麻奈实整个人无力然后慢慢露出了微笑。

    接着又大大呼了口气,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觉得好紧张喔。」

    真是的,你是小媳妇在接受小姑的考验吗?

    话说回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到底算是合格还不合格啊?

    对于这种忽然浮现的怪异想法,自己也不禁笑了出来。

    吃完饭后直接待在客厅看电视休息了一下,麻奈实洗完碗筷之后走了过来。她轻轻坐到我旁边,忸忸怩怩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怎么了麻奈实?想上厕所的话,出了客厅直走右边就是了。」

    「不……不是要上厕所啦!小京你的神经实在很大条耶!」

    「那真是不好意思喔,那……那到底是怎么样?」

    「那个……我想说……可不可以……看一下小京的…………房间?」

    「啥?那当然可以啰……没什么特别啦。」

    「太好了;\L/」

    麻奈实「啪」一声把双手闻上,看起来很高兴。

    就这样,我决定把麻奈实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走出客厅后,我们两个人一起爬上楼梯。

    一上二楼左边就是我的房间,这时我一边踩着楼梯一边这么想。

    ……这还是第一次让女孩子进我的房间耶……嗯,虽说是女孩子,但也不过是麻奈实……就算是这样,昨天有先收拾房间真是太好了。

    藏在床下面的色情书刊已经收到纸箱里,并且用胶带封紧了……桐乃这造成骚动的元凶也躲在自己房间里了。

    这样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妨碍我们两个人了。

    「这里就是我的房间,嗯……进来吧。」

    喀嚓!我转开门把打开房门之后,目光往正面的桌子上看去——

    吗哇wㄝdrftgy#*$lp;@¨

    怎么会……!

    「呜喔_一

    我发出超大悲鸣往书桌冲去,整个人抱住笔记型电脑的荧幕好挡住麻奈实的视线,这时我可以说连命都豁出去了。

    ……你问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异常的举动?

    因为成人游戏的色情画面就出现在荧幕上啊!

    而且——还是「妹系」的游戏啊,可恶!

    不会……吧……?为……为为为……为什么桐乃的笔记型电脑会在我房间?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冷静下来——冷静地想一想啊,京介!为什么会陷入这种状况呢?到底是谁在我房里设下了这种立即死亡的陷阱?

    不不不不!其实根本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麻奈实和另外一个人在而已!可恶、可恶可恶!桐乃那个死家伙!

    一脸不高兴的离开客厅,然后心情又忽然变好,难道就是因为设下了这个即死陷阱所以整个人神清气爽了?

    为什么要干这种事?这实在太过分了!

    干……干掉……那……那那那、那家伙,之后我一定要干掉她……!呜呜……

    「怎……怎么了……小京……?」

    流着冷汗转过头去,只见到在门口的麻奈实正看着我这边。

    我忽然的古怪行为让她整个目瞪口呆。

    你问我怎么了我也……

    我……我……我该怎么解释,这个用手臂里隐藏起来的M字开腿局部打上马赛克的萝莉妹妹才好呢……

    「什……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你说得没错。

    「真的啦!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刚刚我只是……忽然涌起起一股想边跑边叫的冲动。」

    为什么我老是讲这么烂的藉口呢?

    不过糟糕了……这下真的很不妙,你问说什么不妙?那当然就是如果让麻奈实看见这东西,我没有自信能遏止自己卧轨自杀这一点很不妙啊!会死,那时我真的会去死!

    「……呼亡……呼亡……呼亡……呼亡……」

    我投入全副精神想着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境,搅动那只有一点点的脑汁全力想着对策。

    我目前藉着抱住整台笔记型电脑来盖住上面的成人游戏CG。

    然后背后站着呆望着我的麻奈实,要怎么才能从这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脱身而出呢。

    有没有……有没有什么好点子啊?想不出来就只有去死了唷?加油!加油啊,京介……呜喔……呼啊!

    「小……小京……?」

    麻奈实用很担心的眼神,从房门口慢慢往我这里靠近。

    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时候……

    叮咚!忽然觉得有这种声音从头上传了过来。

    「……等等!对了……!这不是……有办法可以解决吗?」

    被逼入绝境的我,凝视着键盘角落的「Esc键」。

    没错—-!就是「紧急回避按钮」!

    将占据整个画面,足以让我自杀的色情影像,一瞬间变成完全无害图片的超级机能。它的存在就像汽车里的安全气囊或是战斗机的紧急脱出装置一样。可以说是企业为了完全满足使用者愿望而努力创造出来的结晶。

    幸好现在电脑里正在运作的成人游戏「CO2」也同样有这个紧急回避机能。

    啊啊,我现在真想尽我全部的心力来称赞游戏制作公司的良心!

    就这样——

    啪叽!我在千钧一发的情况当中,成功按下了「紧急回避按钮」。

    「呼/"i\\/'=it/」

    身体从紧抱在身上的荧幕上离开,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

    这样就OK了……现在荧幕应该已经切换成完全无害的影像,我放下心中的大石转头。

    「哈哈,抱歉让你吓了一跳!」

    但我用爽朗笑容面对着的对象——

    「哇、哇哇……好厉害!」

    麻奈实正翻开高圾京介秘藏的色情书刊浏览着。

    「等……?那本书你从哪里拿到的!」

    啪啪啪啪!快速环顾了一下房间,发现原本应该藏在床下的收藏品们,全部都随便丢在地上。因为我一进到房间里,就只看见荧幕而没有注意到这点……这是……怎……怎么回事……看……看来这也是!

    那个妹妹这次实在太过分了——!这根本就是恶魔才会做的事嘛……!

    「没……没收……!」

    「啊……」

    我把麻奈实蹲着看的色情书刊拿起来之后,马上像只蟑螂般在地上到处爬,把收藏品全部都搜集起来。啪嚓啪嚓啪嚓!这简直可以说是神速了。

    瞠目结舌的麻奈实只红着脸说了一句话:

    「……全部都是戴眼镜的女孩子。」

    「不是那样的啊————!」

    是这样没错但又不是那样!我……我可以哭吗?

    我含着眼泪继续收拾著书刊,最后好不容易才把收藏品塞回纸箱里去。怎么会这样……让第一次进到我房间的女孩子……发现我秘藏的收藏品……

    而且还是收藏品里面最不能让她看见的种类……

    这个充满陷阱的房间是怎么回事!我好想死!呜呜……但……但是这样反而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因为这房间里最糟糕的应该就是刚才被看见的东西了。

    应该是吧?我赶紧把视线朝麻奈实看去……

    「…………………………盯……」

    「麻……麻奈实小姐……您这次又在看些什么东西呢……?」

    我因为被不断上升的不祥预感所侵袭,讲起话来变得有点奇怪。

    那是因为麻奈实整个人脸都发绿了嘛……

    虽然因为不祥预感而喘息着,但我还是顺着麻奈实的眼光看了过去,结果原本应该已经切换成无害画像的电脑荧幕上……

    [怎……不会吧!」

    我顿时发出错乱的悲鸣。

    按下紧急回避按钮而切换过的画面。

    上面出现的是——

    穿着学校泳衣的萝莉少女,摆出性感姿势诱惑玩家的「紧急回避画面」。然后还出现大大的字体写着这种台词——

    「哥哥你啊,是否会对妹妹产生生理反应的大变态啊~~」

    「没办法紧急回避?这画面是怎么回事!」

    「……小、小京……这个……是?」

    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之前明明就可以紧急回避啊!为什么会跑出这种画面来?确实说明书上是写了有好几种「紧急回避画面」——难道说……

    「难道是因为游戏公司人员的恶搞,所以按下紧急回避按钮之后,系统有几分之一的机率会出现色情CG这样吗?」

    真是如此的话……那……那这个该死的游戏开的玩笑可就大了……!

    是谁!想出如此恶劣陷阱的社员到底是哪一个!

    对你这家伙来说或许只是轻微的恶搞……但你有没有想过有男人的生命,就托付在这个紧急回避按钮上啊!

    喂!你们要怎么补偿我啊!游戏公司?

    呜呜……不、不过……这……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太过分了……竟然背叛纯真高中男生的信赖……

    「小京……生理反应是什么?女生每个月来的那个?」

    那是生理期吧!

    呜!现在不是对游戏公司传送怨念的时候了!

    我急忙再度确认麻奈实的表情,只见我那个戴眼镜的青梅竹马瞪大了眼睛,用吃惊的表情凝视着色情CG。

    「呜……呜呜……」

    这种状况之下,我还能够说出什么藉口呢?但不说点什么又不行,现在脑袋里就是想不出该说些什么,而且感觉上无论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呜啊!终于我也遇到这种事件了……!

    我一直恐惧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暑假时——被朋友发现是御宅族的桐乃,整个人就是完全慌了手脚,看来我也不能够再笑她了。一旦成为当事者,才知道这真的很糟糕。可以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心跳不断加速,感觉时间的流逝整个变得非常缓慢。

    我不断流下斗大的汗水,根本没办法再注视青梅竹马的脸。

    「嗯,那个亡……」

    麻奈实暂时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微妙声音,一边红着脸一边含糊地说:

    「原来如此……」

    不久后,脸上出现充满慈爱的微笑。

    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啊!

    你是对什么事情表示同意啊!虽然很想知道但又不想问——!

    算了,我其实相当确定,我和麻奈实的关系不会脆弱到因为这种事而变质。

    我所爱的平稳日常生活,也不会因为这种小炸弹而崩毁。

    所以——当然麻奈实也不会因为在我房间里看见眼镜女孩的色情书刊、下流的妹妹CG这点小事就发飙,像某个人一样对我说「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虽然不会这样,她不会这样,但……这时候她究竟回了我什么话——

    我想今后,应该说是一辈子我都没办法忘记吧。

    「……嗯……小京……那个……」

    麻奈实交互看着荧幕和我的脸,脸上带着如菩萨般的微笑忸忸怩怩的……这么说道:

    「……今后我是不是改叫你哥哥比较好?」

    我当场痛哭流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