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章
    妹妹离开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她的离开对我的生活可以说没有丝毫影响。

    就算是妹妹还在的时候,我和她之间也只有在接受她不时提出的「人生咨询」时才有交集。

    除此之外,我们的关系基本上除了不对话之外,可以说彼此连看也不看对方一眼。

    所以无论妹妹在不在家,我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改变。

    ——让我说句真心话好了。

    再也不用被卷进奇怪的骚动里面,老实说我还乐得轻松呢。

    她不在家,我反而舒服又自在。客厅不会被人占领,也不会因为她朋友来家里就把我赶出去,甚至在自己房间的时候,也不用因为顾虑隔壁而老是不敢发出巨大声响。

    哼,当然在知道上次真是最后的人生咨询时,是有那么一点扫兴……嗯,不过那家伙在最后呢,的确让我觉得她还是有些可爱的地方。

    不过现在看来那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因为那臭家伙竟然没跟我说一声就这么走了。

    ——再见了,哥哥。

    哼,随便你高兴怎么做啦。

    于是我便这样子,过了一个月相当清静舒适的好日子。

    但其实我自己身边也有一点小事件发生。

    那是在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天。

    「……早安啊,学长。」

    某个家伙回过头来这么对我说道。

    看得出她多少带点得意的心情,脸颊微红,肩膀僵硬地缩了起来。

    从这些举动,我可以判断出她目前的心情一定相当复杂。

    我对着穿着不是看惯的哥德萝莉服装,而是我们学校女子制服的她说:

    「……你……你是……黑……黑猫吗?」

    「……哼、哼,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虽然有些吞吞吐吐,但她还是像嘲笑般这么嗫嚅道。听见对方说话的口气之后,我终于可以确认她就是黑猫没错。

    那毫无疑问地就是黑猫本人。她是妹妹的御宅族朋友,也是我重要的友人。

    接下来她便整个人转向我,然后静静把手放在新制服的胸口上。

    「……我出现在这里,让你那么意外?」

    「没那回——不对……」

    我轻轻摇了摇头,但又马上点头说了声「嗯嗯」来同意她的疑问。

    「的确很意外。咦,这么说,难道你……要念我们学校吗?」

    「嗯嗯。」

    黑猫很满足似地点了点头,但立刻像注意到什么事情般绷起脸来。

    「——但是,我不是因为你才来念这所学校的唷。」

    「这我当然知道。」

    像这种不用说也知道的事,就没必要特别澄清了。

    「我听说你家就住在附近,但没想到你会跟我念同一所学校。倒是啊,你怎么不先跟我说一声呢?真是被你吓死了。」

    「……这是我的自由吧。就算我进了这所学校,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哎呀那当然……是很高兴啦。」

    「————」

    黑猫紧闭着双唇。像是出乎意料而瞪大眼睛的她,马上就恢复平静,变成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模样。

    不过,原来是这样啊。

    之前她说过「两个月之后我就会换个名称叫你了」,原来就是这个意思吗?

    从「哥哥」变成「学长」吗?

    我脸上自然浮现出笑容。其实自己也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能够对这家伙老实说出心里的话。可能也是对方特别别扭,所以我才会变成这样吧。

    「嗯……那就多多指教咯,学妹。哈哈,你穿制服的模样倒是挺新鲜的。」

    「请多多指教……学长。」

    用呢喃般的声音打完招呼后,她便一下子转向前方快步离开了。这时微微还可以听见她丢下一句……这家伙傻了吗?

    她是怎么了?忽然就这么不高兴。我多少已经可以看出黑猫隐藏在无表情脸孔下的感情,但刚才还真是搞不清楚她怎么忽然就生气。

    「因为开学典礼在紧张吗?」

    当我准备要从后面追上去时,忽然有人从背后叫住我。

    「小京——小京啊!」

    「嗯……哦、哦哦。」

    站到我旁边来的是麻奈实。

    田村麻奈实。我的青梅竹马兼同班同学。是个戴眼镜的土气女。

    「抱歉,都忘记有你在了。」

    「真是……」

    麻奈实拿书包往我脚上砸下去。

    要解说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嘛。就是我原本跟往常一样与这家伙一起上学,但看见穿着制服的黑猫,让我终于忍不住从后面追了上去,便造成了刚才这一幕。

    麻奈实可能是看到我和黑猫开始说话而不好意思打扰,所以便在旁边等我吧。

    「刚才跟你说话的女孩子是新生吧?是你朋友吗?」

    「是啊。」

    「很熟吗?」

    「嗯。」

    至少我认为是这样。我相信对方也是这么认为的。

    「简单来说,是我和桐乃共同的朋友。乍看之下不容易亲近,但真的是个好女孩。」

    「原来是这样啊。」

    麻奈实脸上浮现了软绵绵的微笑。一看到这张脸就让我感到很安心。

    「之后有机会再介绍给你认识吧。」

    「嗯。」

    麻奈实点了点头,然后很轻松地问:

    「……不过刚才那女孩叫什么名字啊?」

    「黑猫。」

    「啥?」

    麻奈实感到相当疑惑。头上甚至浮现了问号。

    「黑猫小姐?那是她的姓?还是名字?」

    啊啊,对了对了。由于平常都是这么叫她,害我直接就说出口了,「黑猫」应该是网路上的昵称才对。只说黑猫的话,难怪麻奈实会搞不懂。

    「嗯~……黑猫小姐?黑喵小姐?还是嘿喵小姐?」

    果然搞不懂。

    「全部都不对啦。抱歉。我刚才说的『黑猫』呢,是网路上的昵称。就是之前你教我的啊。只要在SNS社群上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她就是靠那个方法认识的。」

    「啊、啊。原来是那个啊~」

    麻奈实像是终于了解般双手合十。

    「在网路上认识的朋友,的确很多都是以昵称来互相称呼,所以不知道对方的本名。」

    「就是这么回事。」

    「那么,黑猫小姐的本名……小京你也不知道咯?」

    「唔姆……」

    麻奈实随口一问的一句话,却在我心里产生了预期以上的回响。

    说的也对哦……

    不论是黑猫还是沙织,都算是我相当要好的朋友。

    但事实上我根本完全不清楚她们的事情。像是本名、地址和学校,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只有从宅急便的寄件人名称里大概推测出沙织的本名,但也没有跟她确认过。按照规矩来说,本来就不能询问私人的事情,所以我也不可能主动提出这种问题。

    但既然黑猫已经到我们学校来就读,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网路上认识,一直以昵称互相称呼的网友,现在进入我们学校变成学妹了。这也表示,我们之间的关系多少已经跟之前有所不同了吧,当然或许只是我想太多,不过还是会抱着一丝期待。

    啊啊没有啦,当然我不是有什么邪恶的念头。

    只是校外认识的朋友现在进入同一所学校就读,一定会感到兴奋的吧?

    心里必定会想着——接下来应该会满有趣的才对。

    「呜呜姆……」

    我看了一眼黑猫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地说着:

    「黑猫的本名……到底叫什么呢?」

    「五更瑠璃。」

    黑猫稍微移开视线,轻声吐出这么一句话。

    「这就是我身为人类时的名字……」

    「ㄨˇㄍㄥ?」

    「就是数字的五,更新的更。」

    五更瑠璃。

    唔姆……五更瑠璃吗?

    呼……

    太棒了。

    知道黑猫本名叫啥了!

    我真是厉害!竟然这么简单就问出来了!

    「真恶心……干嘛一个人在那边傻笑?」

    「这你就别管了。不过还真有些不习惯耶。到目前为止都是叫你黑猫。」

    「……我想也是。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没想到会让你叫我『这个世界的名字』。在学校外面还是叫我『黑猫』就可以了。」

    「这倒是。那就这么办吧。」

    我深深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们俩会在我房间里面?」

    我试着说出从刚才就一直忍着没吐槽的事情。

    顺带一提,现在时间是开学典礼当天的放学后。地点则是在我的房间。

    「哈哈哈!京介氏,怎么现在还在问这种问题!像这种事情,应该是进房间的瞬间马上就要问的吧?在闲聊这么久之后才慢吞吞提出这种问题,这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

    「我是因为太震惊,所以在冷静下来之前没办法吐槽而已唷!那——我要问咯?现在要问咯?沙织你这家伙在我房间里弄了块布坐在上面,到底是在搞什么!」

    「当然是在试组钢普拉啊。」

    什么叫当然啊。不行……感觉自己太阳穴两边的血管已经快爆了。或许是察觉到我已经不高兴了吧,沙织端正好坐姿,重新这么说道:

    「应该说,我是在试装萨萨比。」

    「我不是因为不知道钢普拉的种类而生气啦——!」

    为什么你时常会听不懂日文呢?

    这个女人叫做沙织·巴吉纳。

    戴着圆滚滚眼镜、一身御宅族打扮的她也是我和桐乃共同的朋友。

    我再说明一下好了。当我回到自己房间时,就已经是这种状况了。

    穿着制服的黑猫,正躺在床上看着漫画杂志。

    而沙织则是在地板上铺了块布,手里正组合着钢普拉。

    这种突发状况让我没办法立刻吐槽,只能呆立在当场。

    结果——原本觉得应该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因为内心产生动摇,脱口而出就是询问在学校里面一直想着的黑猫本名。

    然后就接上刚才那段对话了。

    「呼——」

    我站在房间入口揉着自己的眉头,接着再度用容易懂的说法传达了自己抱持的疑问。

    「然后呢?那我再问一次。为什么你们两个会擅自进到我房间,而且还像待在自己房间一样轻松自在呢?」

    「呼……老是在意这种小事情,会让人发现你肚量很小哦。跟那比起来,客人都到你家了,怎么还不拿点东西出来招待呢?」

    「抱歉哦!我真是不贴心!」

    不好意思,我就是肚量小的男人!说起来,你这家伙别随便躺人家床上好吗!

    黑猫讲出这种大言不惭的台词,而沙织竟然也一脸没事的样子接着说:

    「是黑猫氏说京介氏差不多要觉得寂寞了,所以约我一起来看你。对吧,小瑠璃?」

    「不要凭空捏造一些没发生过的事情好吗?谁是小瑠璃啊?想被我干掉吗?」

    「呵呵呵……小瑠璃真是容易害羞啊。你故意选今天过来,不就是为了要让京介氏看你穿制服的模样吗?」

    「你、你傻了吗?才不是咧。早上碰面时他就看过了……」

    「唔姆?唔姆——?这么说……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沙织像是看透一切般凝视着黑猫的脸。

    「那时候京介氏称赞你穿制服的模样了,对吧?我想应该是像『这种模样倒也满新鲜的吗』什么的,没错吧?然后呢——黑猫氏表面上虽然冷漠地回答他,但内心却感到相当高兴,结果终于又像这样穿着制服来让京介氏再欣赏一次。哼哼……被我说中了吧?说中了对吧?不然黑猫氏怎么可能会放弃她注册商标的哥德萝莉服装呢?」

    沙织发出「姆呵呵」这种邪恶的笑声。我早上见到黑猫时,的确是称赞了她穿制服的模样,而她也冷淡地回应我,但沙织的讲法只能够说是她想太多了。

    实际上黑猫也马上就加以否认。她从原本躺在床上的姿势一下子撑起身体来说:

    「……都说不是这样了。只是觉得回家换衣服很麻烦而已。」

    说完后就把脸转到别的方向去。

    看吧,又开始不高兴了。

    不过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黑猫好像也有妹妹,而她们两个心地又那么善良,所以担心桐乃——也就是妹妹不在了我会感到寂寞。然后在跟我们家老妈打过招呼之后就到我房间来等我了吗?

    唔姆,不过你们两个担心太多了。

    我那个讨人厌的妹妹不在,我可是过得轻松又自在呢。

    但你们的心意真是很让我感动,太高兴了。

    我像了解一切般点了点头后,黑猫却出现更加不高兴的表情皱起眉头说:

    「这边这个也不知道自己在同意些什么……实在让人受不了。」

    变成蹲坐在床上的黑猫,把脸埋进自己的膝盖里。

    另一方面,在地板上组装模型的沙织,把鲜红色模型举起来,闭起一只眼睛像在检查什么一样,不久之后又「呼」一声对自己的作品吹了口气。

    「嗯,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沙织「咚」一声让模型直立在地面上,把嘴巴变成ω状,然后快活地对我笑着说:

    「京介氏,就算小桐桐氏不在了,我们之间的友情也不会改变。我说的没错吧?」

    「哈——」

    被她这么一逗,我终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没错。」

    那还用说吗?

    我最喜欢你这家伙了。

    于是新学期一开始,我的房间就有两名女高中生来访。

    客观上来看,这可能是相当令人羡慕的状况。但实际上,沙织整个人那么高大,而黑猫又是不断口出恶言,所以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情况发生。

    桐乃离开后,像今天这样只有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机会应该会增加不少吧。这倒不错。

    我朝着椅背坐下来,交互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盯着模型的沙织与蹲坐在床上的黑猫。正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时……

    忽然发现,黑猫正盯着我两脚中间的部分看。

    「黑猫……你在看什么地方啊?」

    「那里。」

    黑猫所指的,是我两腿中间,也就是椅子下面的空间。

    我站起身来瞧了一下她指的地方,发现原来那里放着一个成人游戏的盒子。

    那是「妹X妹~妹控爱的故事~」这种有妹妹的哥哥,房间里头绝对不能出现的游戏。

    「好像在哪见过这款游戏。」

    「啊啊……这个啊。话先说在前面,这可不是我买的唷。是桐乃送给我的,啊,就是你们几个穿着女仆装说要安慰我的时候……」

    「啊啊——就是那个时候的礼物吗?哈哈哈,真令人怀念。」

    沙织呵呵笑了起来。

    黑猫则是面无表情地嗫嚅道:

    「你完全攻略了吗?」

    「没有,我根本还没玩过。那家伙把笔记型电脑带到那边去了……我又不想随便就用她的桌上型电脑……」

    是的,所以我从那之后就再也没玩过成人游戏。何况我原本就跟御宅族兴趣无缘。虽然得到这礼物之后确实有想玩玩看的念头,但也还没强烈到想买台新电脑来玩的地步。

    「那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旧电脑送给你唷。」

    「不用啦。我也没什么在用电脑。」

    「呵呵呵,快别这么说。你就当帮我个忙收下吧,京介氏。要把旧电脑处理掉其实相当麻烦呢。如果你能接收的话,我可就省事多了。」

    「是、是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咯。」

    「太好了!那我之后会把它寄过来,下次我们再一起设定吧。」

    「嗯,先谢啦。」

    道完谢之后,我便看着桐乃送给我的成人游戏。嘴角自然浮现出笑容。

    就算桐乃不在了,我也还有她留下来的御宅族朋友们陪我。

    看来御宅族相关的兴趣是不会从我身边消失了。

    「话说回来……那家伙竟然也没跟你们说一声就离开了。」

    「哼,只有在SNS的日记里简单写一下事情经过而已……就只有这样。之后也没特别说什么或是跟我联络。」

    「我也一样。」

    黑猫说完之后,沙织也跟着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怎么?桐乃那家伙,从那之后完全没跟你们联络过吗?」

    「是啊。」、「正是如此。」

    啥?那家伙在搞什么啊?

    「唔姆——是这样啊……」

    嗯……不过,其实我也有点感觉到可能是这样了。

    因为那家伙也没跟最好的朋友绫濑交代任何事情,就这样到美国去了。

    真的只有跟老爸老妈两个人提过这件事,然后就跑去留学。

    而且离开之后,就完全与这边的人断绝联络。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那个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真是,那家伙实在有够无情~虽然没办法代替那个家伙,但我还是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不好意思哦。明明受到你们那么多照顾……」

    「……我倒是无所谓。哼,网路上认识的朋友通常就是这样。反正我也正好对那个女的感到厌烦了,她自己就这样消失我还乐得轻松呢。」

    可怜的黑猫全力闹着别扭。

    这简直就是刚被女友抛弃的男人所说的话。

    另一方面,沙织则展现了完全不同的态度。

    「让我说句老实话好了……其实在下真的很生气。」

    沙织撅起整个下唇,双手插腰。这动作还真像桐乃,

    「是、是这样啊。」

    我可以说吓了一大跳。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沙织生气。虽然不可能是这样,但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有种喜怒哀乐这些情绪里面,这女孩只有喜和乐两种的错觉。她就是足以让人产生那种错觉,脸上老是带着高兴笑容的家伙——

    但沙织这时却用与平常有点不同的语调说:

    「我当然很佩服小桐桐氏的上进心,也自认理解到国外留学能产生多大的帮助。其实这种事也没多稀奇,在下就有跟小桐桐氏一样到远方留学的同学,所以我可以理解。但是——不对,或许我该说『正因为如此』才对吧?就算理性可以了解,但感情上还是没办法原谅她。」

    她在干咳了一声后接着说道:

    「我——在下觉得小桐桐氏是在下的好朋友,也相信小桐桐氏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没跟我商量过就离开,让我更加觉得悔恨与伤心,尤其是失去了一个这么好的朋友更是让我非常痛苦。想到没办法继续再一起玩了就觉得好寂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沙织……」

    「而且也没有传电子邮件或打电话给在下……日记也完全没有更新,更没出现在MSN或twitter上面……实在让我越来越生气。怎么每个人都这样擅自无声无息就消失了……所以在下这些许的无礼怒火应该可以被原谅吧?」

    「…………」

    我顿时说不出任何话来。这家伙竟然如此看重桐乃。她说的没错。好不容易才混熟,觉得彼此应该是知心好友,但对方却忽然一言不发地消失不见,也难怪她会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我完全不会因此而认为沙织是个肚量狭小的人。

    正因为对桐乃抱持着深厚的感情,才会因此而感到特别气愤。

    我不太会形容那种感觉,但这让我感到这家伙也是有喜怒哀乐的人,更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我也因此而更加喜欢黑猫和沙织了。

    「好……」

    我「啪」一声拍了一下手。

    「那我们今天就别管那家伙,三个人一起玩吧。然后你们两个就在SNS日记里写上这件事。等桐乃之后看见了,一定会很懊悔的。」

    「呵……这想法倒是不错。」

    「在下了解了。那我们要玩什么呢——」

    回答我的两个人,脸上又有了开朗的表情。

    哎呀哎呀。不理我这个大哥也就算了,但我那个妹妹抛下这两个好友,到底是在搞什么啊?不过完全不跟朋友联络,应该自有她的理由吧?

    我只能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过呢,我最近的日常生活就是像这种感觉。

    有御宅族朋友在身边,自己的房间里有成人游戏,但妹妹却消失了。

    虽然与一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这样倒也还不赖。

    过去对我来说属于不寻常的日子,曾几何时已经理所当然地融入我生活当中了。

    这么一来,它也就变成我经常冀望的,相当普通、平稳的每一天。

    于是乎……

    现在有了新学妹,接着就是日复一日,季节变换——

    目前展现在我眼前的新景色,之后也会习以为常地变成非常普通的日常生活。然后——在这转换过程当中的每一天就跟往常一样,不,或许应该说一定会比以前还要让人感到高兴吧。

    「你等着瞧吧!」

    我自言自语地丢下这么一句话。

    新学期第二天。告知放学的钟声响起,教室被一片喧嚣所包围。

    这时候麻奈实跟往常一样小跑步到我位置旁边。

    「小京,我们回去吧?」

    「嗯。」

    我运气很好的今年又跟这家伙同班。不过就算没有同班好了,那也只不过是班会时间结束到刚才对话之间的时间稍微延长了一点而已。

    升上三年级又换了班级,周围同学的脸孔也已经变了不少,但只要麻奈实还在,感觉上就跟去年没什么不同,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唉,一点新鲜感都没有啊……」

    「?什么没新鲜感?」

    「没有啦——」

    我把书包靠在背上拿着,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来到走廊之后我便这么说:

    「我说麻奈实,今天我想先绕到一个地方去一下。」

    「好啊~要去哪里?」

    「一年级的教室。」

    「啊,难道是要去黑猫小姐那里?」

    「嗯嗯,不是说要介绍你们认识吗?我们走吧。」

    「嗯。」

    麻奈实从后面啪嚏啪嚏地追上快步走在前面的我。

    这真是再熟悉不过的景象了。下了楼梯之后,便往一年级的教室前进。

    「那个……小京……」

    稍微走了一段路之后,麻奈实竟然提出了一个相当讨厌的话题。

    「你还没和桐乃取得联络吗?」

    「嗯嗯。我倒是无所谓。但那家伙的朋友都很担心。然后啊——我昨天打了一下电话,但果然没人接。也发了封电子邮件,但目前还是没收到回信。」

    不过仔细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她连沙织和黑猫的电子邮件都没回了,怎么可能只回我的呢?那笨蛋究竟是在搞什么啊?

    听完我的话之后,麻奈实忽然整个人相当沮丧。

    「这样啊……那你一定很寂寞吧。」

    「啥?怎么可能?」

    「真是的……就是这么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就想着只要有空就打电话过去的对吧?」

    「才没有咧。我没有那么想和她讲话。」

    我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便加快脚步。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

    看见了一个女学生的背影正快速朝着一年级教室走廊上的楼梯走去。

    「啊……小京,那不是……」

    「唔姆……」

    我们从后面追着那个正在下楼梯的背影。我抛下慢吞吞的麻奈实,在室外鞋鞋箱的地方追上了她。然后便对着那正在换鞋子的家伙说道:

    「喂喂,你为什么准备要回去了?」

    「…………」

    维持一只手拿着外套的姿势,那家伙——也就是黑猫转头看向我。

    脸上甚至比平常更没有表情,连我都没办法看出她现在的心情。

    虽然被她这种生人勿近的气势给逼得有些退缩,但我还是提出了理所当然的疑问。

    「我不是传简讯给你,说班会结束之后要去教室找你,要你稍微等一下吗?」

    黑猫的回答可以说非常的冷漠。

    「有这回事吗?我没印象了。」

    「……喂、喂……」

    什、什么嘛。最近……就拿昨天来说好了,明明好像跟我感情还不错的啊。

    你这家伙,怎么在学校就变得那么冷漠?

    这时候麻奈实也追了上来。

    「……呼、呼……小京~等一下嘛~……」

    肩膀上下起伏调整着呼吸的麻奈实,一拾起头来,就感觉到横跨在我和黑猫之间的那种微妙气氛。

    「……唉唷?发生什么事了吗?」

    数秒钟的沉默。在这段时间当中,黑猫的视线一直在我和麻奈实脸上巡梭着。

    不久后她终于开口:

    「……学长,这位是?」

    「哦、哦。其实我就是想介绍这家伙给你认识。」

    「那个,黑猫小姐。我是田村麻奈实,请多多指教——还是应该称呼你五更小姐比较好?」

    麻奈实做出了最友好的自我介绍。然后露出了她软绵绵的微笑。

    相对的,黑猫脸上则是出现遇见魔王般的颤栗表情。

    「呜,出现了吗……贝尔费格……」

    「???贝尔费?」

    麻奈实当然听不懂黑猫这句话的意思,而我这个戴眼镜的青梅竹马就这么转头看向自己身后。

    抱歉了,麻奈实。

    很可惜的,并没有什么贝尔费格先生站在你身后。

    刚才黑猫所说的贝尔费格呢,应该是在她漫画里登场,以麻奈实作为模特儿的角色。而那个叫麻奈时的角色,真正身分其实是恶魔。

    很难懂对吧?

    提到黑猫所画的漫画——

    没跟麻奈实见过面的黑猫,为什么会知道麻奈实的人格特征呢?

    这我倒是没听她说过。不过算了,还是先想办法解决一下目前的状况吧。

    「喂!黑猫,快回过神来。回归现实好吗?这里不是你作品的世界唷!」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她理所当然地说着,但就算这家伙这么说,还是相当可疑啊。

    从前桐乃就不断批评黑猫是邪气眼啦、厨二病啦、梅莉亚·苏(注:指二创作作者在作品里影射自己的最强角色)啦等等,总之这家伙就是会一头钻进创作设定里那种类型的人。

    ——别把二次元和三次元搞在一起好吗?

    这就是我妹妹说的话,桐乃她确实把二次元与三次元分得很清楚,而且二次元与三次元各自有她喜爱的事物,但相对的,黑猫在这方面的界线上就给人有种暧昧感。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时常把动画里面的设定,像是真有其事般拿来用在日常生活里面。虽然不认为这就一定是坏事——但这样下去实在很危险,让人很替她担心。

    黑猫交互瞄着我和麻奈实的脸。

    而麻奈实也再度对黑猫报以微笑。她像是已经从不知所措当中恢复过来般,再度重复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田村麻奈实。」

    这时黑猫才像终于下定决心,不甘愿地回了个礼。

    「初次见面………………」

    「嗯,今后请多指教。」

    麻奈实说完后也回了个礼。

    麻奈实微笑着接受了这一切,就好像对方一开始奇妙的言行举止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有点诡异的气氛因此消失,周围充满了安稳的空气。

    但这时候黑猫却又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动。

    「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等等等等——为什么马上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准备回家啊,学妹。」

    黑猫当场准备离开,而我则是从背后抓住她的衣领。

    「……抱歉学长。很不巧我今天刚好要打工,所以先告辞了。」

    「你之前不是说过礼拜四绝对不排打工的吗?」

    「…………今天是Maschera的放映日,所以我得早点回去。」

    「Maschera第二季在第十二话完结,已经不会再播放了不是吗?」

    「别把Maschera说的好像被人腰斩一样!」

    「呜哦!」

    为什么忽然就翻脸啊!连讲话口气都变了个人!你这家伙是谁啊?

    这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你讲话的语尾还加了个「!」吧?

    看来我是摸到了动画阿宅的逆鳞。真是太恐怖了。

    「抱、抱歉。Maschera只是还没有制作续篇而已对吧?这样可以吗?」

    「……知道错就好。给我记好了,粉丝们可是都还没放弃唷。」

    是这样哦。

    不过,你为什么即使说谎都想要赶回去呢?我都还没说找你有什么事耶——

    也不是说一定要把她留住啦,但就是会在意嘛。

    麻奈实则像对这个学妹充满兴趣一样,亲切地对她搭话道:

    「那个……我可以叫你黑猫吗?」

    「随你高兴……」

    「嗯。那……黑猫。觉得学校怎么样?还会紧张吗?」

    「很普通啊……」

    「这样啊。家里离学校很近吗?」

    「这没必要说吧。」

    完全不热络的对话。

    无论如何被冷漠对待,都毫不气馁地笑着搭话的麻奈实,与无论人家怎么亲切地跟她讲话,都面无表情斩断话头的黑猫。

    这种似曾相似感是怎么回事?

    确实……以前也……曾经有过……像这样……

    啊——想起来了。

    「……喂,黑猫……喂,你过来一下。」

    「……?干嘛啦……?」

    黑猫不情愿地靠了过来,我把嘴巴靠近她的小耳朵旁。

    我瞥了一眼在旁边露出惊讶表情的麻奈实之后……

    「那个,我在想……难道说你……讨厌麻奈实吗?」

    「没有啊………………………………………」

    跟桐乃讲了一样的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麻奈实之间应该一点交集都没有才对啊。

    说起来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好感度一开始就是从负数开始呢?

    「唉唉……应该是桐乃吧?桐乃一定跟你说了什么关于麻奈实的事对吧?所以你才会让她在漫画里登场。」

    黑猫的回答只有一声「哼……」而已。没有否定的话,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就当成是好了。

    「我说啊……我很清楚你非常喜欢桐乃。但也不要完全相信她所讲的话好吗?现在直接碰面了,你要以自己眼睛所见的来判断啊。」

    「我不是说了没有讨厌她了吗……」

    黑猫小声地说道。但我看不出来这句话是出自于她的真心。

    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是真的。也就是说黑猫会讨厌麻奈实,都是因为桐乃对她说了些什么,所以刚才我要介绍麻奈实给她认识时,她才会急着想跑回家。

    但这可真让人搞不懂哪。

    不论黑猫被桐乃灌输了什么样的观念,在看到刚才麻奈实那种友好的态度之后,应该马上就可以知道那些都是错误的思想才对啊。

    那为什么这家伙到现在还拒麻奈实于千里之外呢?

    麻奈实对我来说是认识已久的青梅竹马。

    而黑猫则是我的好友兼可爱的学妹。

    难得大家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

    可以的话,真的很希望她们两个也可以成为好朋友……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自私的愿望,没办法强迫别人配合。

    「知道了啦……」

    「咦?」

    黑猫「呼」一声吐了口气后,耸了耸肩膀。

    「我说知道了啦——学长。你找我有事对吧?虽然千百般不愿意,但也没办法——不管有什么事我都奉陪。所以你不要再装出那种可悲的表情了。让人看了就很郁闷。」

    什么叫可悲的表情?

    你这家伙真的一点都不输给桐乃,只要一有机会就对我恶言相向耶。

    但是刚才的……虽然十分难懂……不过应该是对我「以自己眼睛所见来判断麻奈实」这句话所做出的回答没错吧?

    也就是说,她看到我困扰的表情之后,替我着想才会答应这么做吧?

    黑猫其实也是不输给麻奈实的烂好人啊。

    「何况在这里和你争论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有事情的话就赶快把它结束掉吧。」

    「哎呀,其实目的已经达成一半了。我只是想介绍麻奈实给你认识而已。嗯——接下来嘛……」

    当我想说「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回家吧」时,忽然从楼梯那边传来叫唤黑猫的声音。

    「五更同学——」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是一群一年级女生(可以从上衣颜色判断出学年)。

    一定是黑猫的同班同学。她们其中一个人用开朗的声音说:

    「你等一下有空吗?我们大家要一起去唱歌,如果没事的话——」

    「我没空……」

    斩钉截铁。黑猫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一口回绝对方的邀约。这样不行吧?根本不是对刚认识的同班同学应该有的态度。就算你真的有事也不应该这样。

    但麻奈实迅速地帮忙打起圆场。她对低年级生们双手合十,闭起一只眼睛说:

    「不好意思唷~我们已经先约她了。」

    「学长姊已经先约了?」

    「嗯。所以,麻烦你们下次再约她咯……?」

    「好,我们知道了。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那五更同学,我们明天学校见咯。」

    「…………」

    黑猫只是无言地看着同学们挥着手离去。

    麻奈实对这个非常不会做人的学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是我……多管闲事了吗?」

    「…………」

    黑猫依然保持沉默,只是抬头交互看着我和麻奈实的脸。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才摇了摇头。虽然很难懂,但她这应该是「谢谢」的意思。当我正想要翻译给麻奈实知道时……

    「是吗。那就好。」

    看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这家伙基本上就是喜欢照顾别人的烂好人。

    待在旁边观察状况的我,甚至连刚才要讲的话都被抢走了。

    「难得大家都在一起,那就一起回家吧?」

    「随你们高兴……」

    已经换好鞋子的黑猫,马上就一个人快步走了起来。

    黑猫和麻奈实的首次见面,就是这个样子——

    嗯,不过我觉得还不算太糟就是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而黑猫对麻奈实的态度依然相当僵硬。麻奈实也已经察觉到这一点,所以她并不随便对黑猫说话,似乎定下了慢慢接近她的方针。走着走着,很自然地就变成我和麻奈实把黑猫夹在中间的状态。

    ……话说回来,黑猫这家伙,像她这种个性可以跟班上同学处得来吗?

    从刚才的对话看来,实在让人相当怀疑。现在看起来同学对她还很亲切,但继续这样下去,人家不久之后应该就会避着她了吧。

    走出校舍之后,熟悉的景色便出现在眼前。从校舍到校门的这段距离之间,可以见到操场角落有几处由两、三张桌子排起来的摊位。

    「那是什么?」

    「社团活动的招生啦。你看~去年不是也有吗?」

    「啊啊,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吗?」

    这所学校在上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就会在体育馆里举行向新生介绍各个社团的活动。

    而活动结束的隔天开始,各个社团的人就会一起开始招收新生。

    因为现在才刚放学不久,所以准备回家的学生还不是很多。

    应该还要再过一阵子,招生人员们才会认真开始展开行动吧。

    当经过最前面的招生集团时,我稍微朝他们瞄了一眼,原来是文艺社的家伙。

    他们把两张桌子并起来,然后前面垂着用马克笔写有「文艺社」的纸张。

    然后桌子上还摆着手制的宣传小册子。

    「嗯——」

    在这时候联想到comike社团摊位的我,看来中御宅族的毒已经很深了。

    「那个——要不要加入文艺社呢?」

    面对这种招生,我只是冷冷回了句「抱歉。我已经三年级了——」然后便走过去。

    看了一下前面,发现除了文艺社之外也有其他在进行招生活动的社团。每个社团都努力想要招收有潜力的新人入社吧。虽然这跟一直是海鸥社的我们没关系就是了。

    「对了黑猫,你不参加社团吗?」

    「……不参加。其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而且你好像还有在打工吧?」

    「嗯嗯,是啊。」

    「哇—那你是在打什么工呢?」

    麻奈实一加进对话,黑猫马上就把头转到旁边去了。

    「…………做什么都跟你没关系吧。」

    「这、这样哦。」

    被冷淡对待的麻奈实,在微笑着回答完之后,便用略微湿润的眼神凝视着我。应该是「怎么办嘛~小京~」这样的意思。

    因为我可以说非常喜欢青梅竹马的这种表情,在平时一定会趁这时候再说两、三句刺激她的话,但现在因为黑猫也在,所以也就做罢。

    我耸了耸肩膀,意思是要她「别急嘛。也只能慢慢跟她培养感情咯」。

    「嗯……」

    麻奈实点了点头。

    就这样,跟与我有孽缘的青梅竹马做完只有我们两个人能懂的沟通之后,又有一个新登场人物对着我们搭话道:

    「唷——田村同学、高坂现在要回去了吗?」

    「赤城……」、「赤城同学。」

    我们转向声音的主人。而站在那里的,是穿着无袖运动上衣的足球社员。

    赤城浩平。顺带一提,这家伙也跟我同班。

    「嗯,现在正要回去~」

    「这样啊。」

    赤城面向麻奈实露出爽朗笑容。今天也是一样讨人厌的相当帅气。真让人不爽。

    我实在很想当场爆料他去买「同性恋社团活动」这款游戏的事情,但由于已经跟这家伙缔结了我们都没去买成人游戏的盟约,所以也就算了。

    但相对的,我为了阻止想对麻奈实说些什么的赤城而插话说道:

    「怎么,你已经开始社团活动啦?」

    「嗯,算是吧。招生啦招生。」

    哦,原来如此。这家伙是足球社负责招生的吗?那就快点滚一边去。

    「这样啊。那成果如何?」

    「不是很好。倒是,这女孩是谁啊?」

    赤城眼神落在黑猫身上后,稍微有点吃惊的样子。可能是我和麻奈实这样的组合里,掺杂了平常没见过的生面孔吧。

    另一方面黑猫则是抬头瞄了一下赤城的脸,但似乎没打算开口的样子,马上就又把脸转向一边去了。用的是跟对待麻奈实一样的态度。

    ……应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吗?这家伙真是个怕生的人。在初次见面的网聚时也跟桐乃一样被人孤立,也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跟我和沙织混熟。

    这样一来,黑猫讨厌麻奈实这件事或许真是我的错觉而已吧。

    「她是新生啦。其实很早之前就认识了,现在刚好要跟我们一起回家。」

    由于黑猫什么话都不说,所以我只好代替她开口回答。

    结果赤城竟然语带双关地说:

    「嘿。原本就认识了吗?是在哪里认识的啊?」

    他瞥了黑猫一眼之后,又看了一下麻奈实的脸。你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麻奈实似乎也不懂他的意思,只是吃惊地歪着头而已。

    「?发生什么事了吗?赤城同学。」

    「啊啊没有啦,田村同学,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高坂这家伙,身边竟然跟着两个可爱的女孩子,就觉得他实在太过分了。」

    「喂,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这种夸张的讲法让我甚至连叹气都觉得懒,但单细胞的麻奈实,却把这种明显是奉承的话当真而感到很高兴。她把两手放在脸颊上害羞地说:

    「讨厌啦~赤城同学真是的……小京你听见了吗?他说你带着可爱女孩子很过分~我、我也有算在内对吧?」

    「哈,谁理你啊——」

    我用鼻子对着她冷哼了一声。然后很厌恶地扭曲嘴角,狠狠瞪着赤城。

    「喂喂,你别在那打混了,足球社的。快点回去招生吧。继续在这里拖拖拉拉,我可要把你之前买的游戏名称爆出来咯。」

    「马上就翻脸了。你这家伙还真是容易懂哪……」

    「你在说什么啊!」

    虽然我的口气已经相当凶狠了……但赤城却很意外地无视我的发言。

    「谁知道。还有高坂,我可没有摸鱼唷。我可是经过社长同意才离开的。等一下要跟我妹见面。」

    「你妹?」

    「对,我妹妹。你在附近没看到我妹吗?她也是新生。」

    「你傻了吗?我哪知道你妹长什么样子。」

    对他讲出了这理所当然的吐槽之后,赤城竟然说出令人震惊的发言。

    「那根本不成问题。她是世上最可爱的女孩,所以你一见到就会知道了。」

    这让我整个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这家伙是真正的傻哥哥……!你看他那一脸认真的表情……!

    其实之前深夜在秋叶原遇见他的时候,我就有点觉得他会不会是这种人了。

    因为这家伙,竟然只是为了妹妹的拜托,就特别在深夜跑到秋叶原去买同性恋成人游戏耶!而且还排在都是女生的队伍里面。

    一般人根本办不到。这不只是普通糟糕而已。

    当然我也不能够说别人啦!我也在妹妹的拜托之下买了两套妹系成人游戏,然后骑着痛自行车狂奔三十二公里回到家里!

    如果客观上来判断哪一边比较变态的话——………………是我获胜吗?

    总、总之先别管我的事情了。

    赤城这家伙真的是个变态!太不要脸了!

    「赤城同学的妹妹有那么可爱啊~」

    「是啊。她戴着眼镜,身材相当高挑。跟田村同学有点像呢。」

    跟麻奈实有点像还是世界最可爱?

    赤城,你的审美观到底是怎么回事?

    麻奈实她哪里身材高挑了?你倒是说给我听听看啊。

    哈。真是糟糕。妹控这种病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些家伙真是太可耻了。有亲生妹妹竟然还敢说出喜欢妹妹这种话,实在是太恶心。

    真让人不敢相信。我感到全身发痒,没办法再跟他说下去。

    还有就是黑猫已经自顾自地往前走去,得赶快追上去才行。

    「反正呢,我没见到那种美少女啦。再见。」

    「啊,喂……」

    我一只手挥了挥之后便转过身去。然后无视赤城的呼喊,朝黑猫追了上去。

    哼。

    只比外表的话,我妹妹一定比你妹妹要可爱多了。

    我和麻奈实一起追着黑猫。

    结果原本快步向前走的黑猫,突然间完全停下脚步。

    我追上黑猫之后,站在她身边对她说:

    「不好意思。你在等我们吗?」

    「…………」

    没有回答。

    她就是这样……真的很奇怪耶……明明最近感情还算不错的啊。

    为什么这家伙在学校里面,就变成这种像初次见面的态度呢?

    嗯?这家伙到底为什么停下来呢?好像在看什么东西的样子。

    循着黑猫的视线看去,结果发现原来她看的是游戏研究会的招生集团。

    「游戏研究会吗……」

    竟然还有这种社团啊。

    原来如此。那么喜欢游戏的黑猫,会被吸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游戏研究会的摊位是由六张桌子所拼凑起来,上面还放着三台笔记型电脑。而各台笔记型电脑都已经启动,好让走在路上的人们可以自由进行游戏。

    这应该是吸引观众的花招吧。就像足球社在那边顶球,而管乐社则是进行乐器演奏是一样的道理。

    「不嫌弃的话请玩玩看吧。」

    可能是我们在旁边一直盯着看吧,游研的男社员开始对我们说话。那是个黑发童颜的男生。

    ——由于我没见过这张脸,所以应该是二年级吧。

    看一下电脑萤幕之后,发现上面是射击游戏的宣传影像。

    这就是所谓的直向卷轴式射击游戏(就算是我,这点用语也还是知道的)吧。自机是女孩子的形状,然后时常会有对话场景插入的形式。

    「这个游戏,难道是你们社团自己制作的吗?」

    「是啊。」

    果然如此,如果是市面上卖的游戏,那角色也实在画得太难看了一点。

    「就是所谓的同人游戏吧。」

    「没错。制作像这样的游戏然后参加竞赛,就是我们社团的主要活动。嗯,看起来虽然像用社费在玩游戏,但这也算是文化活动的一环唷。」

    游研社员说完后,像恶作剧般「啊哈哈」地笑了起来,接着说:

    「像这样把游戏拿出来,除了可以招揽新生之外,透过实际进行游戏,也可以让人家了解我们社团活动的内容。」

    他就这样以亲切的笑容为我们说明着。

    话说回来,怎么觉得我一说出同人游戏这个名词时,游研社员就马上有了反应,可能是认为我是他们的同类吧。不过实际上也相去不远就是了。

    「哼……就是人称的弹幕STG吗。不过拿来吸引观众的话,难度好像有点太高了吧?」

    这时我忽然发现黑猫正以超近距离盯着萤幕上的宣传影像。

    这家伙不但是个超厉害的游戏玩家,之前还说过想制作同人游戏。

    「哦,光看就可以知道了吗?这游戏啊,其实是我们社长制作来当成入社测试用的——说什么没办法全破的家伙就不用来了。但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说这种大话的立场。学校里面其实没几位重度游戏玩家,这么挑的话根本就招不到社员了。」

    游研社员说完后,哈哈一笑然后搔了搔头。

    「所以宣传影像的难易度虽然很夸张,但里面也有简单模式,所以请放心地玩没有关系。」

    「啊……我没有想……」

    对方虽然已经把摇杆拿到她面前,但黑猫却没准备伸手接下来。

    她看了一下校舍的方向,然后又看了一下校门的方向,再看了一下摇杆——就是一副很犹豫的模样。?这家伙刚才不是说想赶快回家吗……

    虽然我内心诧异地想着,但麻奈实却温柔地催促黑猫。

    「黑猫,难得有这种机会,你就玩玩看嘛?」

    「……但是……」

    黑猫紧绷着一张脸看着游戏画面。看来她真的很想玩。就像假日里想要捞金鱼但零用钱又不够的小孩那样,实际上根本舍不得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烦恼,让她竟然连对麻奈实都露出最原始的反应。

    不过看起来想早点回去应该不是骗人的。可能除了打工之外,还有些别的事情吧。所以才会这么犹豫不决。唉~这家伙真的很麻烦。

    「赶快把它全破不就得了?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用花多少时间就能轻松办到了吧?」

    我用有点挑拨的口吻催促她后,黑猫似乎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怎么做。

    「没办法……」

    黑猫点了点头之后,接下摇杆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游戏研究会社长制作·入社测试用弹幕STG「灭义怒罗怨」。

    「喂……这游戏名称也太有品味了吧。」

    「……真的很不好意思。」

    游研社员感到很丢脸。看来这种名称是社长一个人决定下来的。

    「那……我就开始了。」

    难易度选择。

    黑猫选的当然不是简单模式,而是超困难的地狱模式。

    「啊……真的可以吗?那真的很难唷?」

    「没问题。」

    轻松回答完之后便开始了游戏。

    看来在黑猫把游戏全破之前,得在这里待上一会儿了。于是我决定和麻奈实闲聊来杀时间。

    「小京,黑猫她玩游戏很厉害吗?」

    「超厉害。你看着吧……她应该能把这个全破。」

    「但我觉得不太可能耶……?因为连制作者本人都没办法全破了。」

    喂!

    明明是入社测试用的游戏,结果游研社社长自己没办法全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不是根本毫无意义吗?

    「喂。像这种东西,是不是就叫做KusoGame啊?」

    「哈哈哈……等一下,学长,难度高=KusoGame这种观念不是很好唷。就像变形金刚或者地区探险这些游戏,只要努力练功一段时间提升实力之后,也会变成很不错的游戏——也太快了吧!已经过一关了吗?」

    萤幕上的超大型敌人正随着「啪啪啪啪啪啪啪」的爆炸声陷入一片火海当中。看来只是一个没注意而已,她就已经过了第一关了。

    「只要紧贴着魔王,进行零距离射击就可以了吧。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黑猫轻松回答道。

    「……还有,我也赞同难度高=KusoGame是不正确的观念。只是这款游戏呢,难度高到让人感觉到制作者的恶意,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KusoGame。高难度的好游戏呢,往往是死亡反而能让人更加想玩下去。像是巫术或者是恶魔之魂都是这样。但相对的……这种只能暴露出制作者恶劣性格的Kuso弹幕,只能让人感到不合理的焦躁与不愉快而已。」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还一机都没死,可以说真不愧是黑猫。

    「就、就是啊。像是一旦被发射出来,在过关之前都会缠着自机不放而且连无敌炸弹也消不掉的低速追踪飞弹,或者是强制把自机速度提升三倍,然后操纵方向还上下左右相反的关卡,可以说只会让人觉得很烦而已。我已经跟社长说过这又不是红白机的软体,不要弄这种搞怪的内容……喂,结果你轻易就过关了。亏你竟然能不被击坠……」

    游研社员似乎也被黑猫的实力给吓了一大跳。

    就这样几分钟过后,当我有些不想等下去时……

    看着黑猫进行游戏的游研社员,叹了口气之后开始说起佩服的话来。

    「唉~…………嗯嗯,不过今年还真是有不少厉害的新生哪……」

    「这么说来,另外还有游戏高手也来过了?」

    「嗯嗯,其实刚才也有一个轻松就把困难模式破关的女孩子。」

    「那女孩加入游研了?」

    「是啊,好不容易才说服她加入。」

    这样啊。想不到还有这种厉害的玩家在。跟黑猫同样是一年级生吗?

    「既然都喜欢玩游戏,说不定跟你合得来呢?」

    「我看不见得吧。」

    黑猫很不情愿地回答。她今天心情怎么这么糟糕呢?

    就在这个时候,黑猫放下手里的摇杆。

    「我全破了。」

    「骗人!」

    因为惊吓而站起身来的游研社员。

    这就代表该款游戏的难度足以让人产生这样的反应吧……

    「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还有其他人也全破了不是吗?」

    「最……最高分出现了。刚才才被大幅更新而已……」

    「那很厉害吗?」

    「不只是厉害可以形容!等、那个……同学——」

    虽然整个人产生严重的动摇,但游研社员还是对黑猫伸出了手。

    但是黑猫却轻描淡写地避开了那只手。

    「哼。从第一关到最后一关,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KusoGame。帮我跟制作者说要他去死一死。」

    吐完粗暴的言词之后,黑猫便抬头看着我的脸说:

    「那……就赶快回家去吧?」

    「说、说的也是。好,那我们走吧,麻奈实。」

    「嗯。」

    「那就这样啦。抱歉咯。」

    这么跟伸出手来全身僵硬住的社员说完之后,我们便离开了现场。

    「那个……我之后会再找机会去拜访——」

    可以听见从背后传来这样的声音。

    看来他仍未放弃邀请黑猫加入游研社。

    但是黑猫却连头也不回,只是看着前方迈开了脚步。

    「…………」

    我一边对她这种僵硬态度抱持着奇妙的感觉,一边从后面追了上去。

    就这样,没有桐乃的新生活开始了。

    平稳又有些无聊的每一天又回到我身边。

    但是——

    就算妹妹不在,骚动的火种其实早就在我身边……

    开始冒出白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