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某天放学之后。当我跟往常一样与麻奈实共同前往鞋箱途中……

    在之前那个楼梯平台遇上了正在扫除的黑猫。

    「嗨!」

    「…………」

    我轻松地举手向她打了声招呼,但黑猫只是朝我瞄了一眼,马上就又移开视线开始打扫起楼梯了。

    跟之前一样,还是看不到其他值日生的人影。

    「先走咯。」

    我苦笑了一下之后,便离开了现场。

    当我们快走完楼梯时,麻奈实很不可思议地这么问道:

    「小京,今天不用帮忙了吗?」

    「不用了。」

    这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工作了。我把视线转向操场的汲水处,朝着正在把拖把濡湿的一名女学生瞄了一眼。她把拖把的水拧干之后将它放进水桶,然后朝我们这边提了过来。当她注意到我之后,马上用讶异的声音对我搭话道:

    「高坂学长……有什么事吗?」

    「没事,好好打扫吧。」

    没错,已经没有我出场的余地了。

    我就这样带着一丝落寞与温暖的满足感离开了现场。

    「…………原来如此。发生过这么多事啊。」

    「嗯嗯。其实根本就不用我鸡婆嘛。就算我什么都不做,那家伙也会自己想出办法来。」

    我一边向鞋箱走去,一边对麻奈实说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小京也不觉得完全是徒劳无功吧?」

    「也是啦。」

    而这么想的理由嘛——可能是因为我的目的不是「专门为了那家伙做点什么事」吧。只要那家伙能够交到朋友,更加享受学校生活,这样就够了。就算不是我的功劳也没关系。我打从心里是这么想的。

    如果要说有什么是因为发现自己这种逊毙了的动机,而产生了变化的话……

    那应该就是这部分的心情转变吧。

    「总之……辛苦你了,小京。」

    她说完之后便对我露出软绵绵的微笑。

    因为麻奈实的这句话,让我能够在心里对这次的事件做出了断。

    「嗯,哈哈,觉得整个人轻松多了。」

    「呵呵,那期中考有自信吗?」

    「完全没问题。当然是托你的福啦。」

    「嘿嘿~你太客气了。」

    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慢慢往校门口走去。

    整排樱花树上的花虽然都已经谢了,但还是有一点点花瓣飘落下来。

    春天的景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淡,空气中飘散着夏天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我屁股口袋里的手机,因为有简讯传进来而开始震动。

    「抱歉,有简讯。」

    跟麻奈实说了一声后,便确认了一下手机的简讯画面,发现已经接收到两封简讯。

    第一封是黑猫传过来的,里面没有件名,本文也只写了「三点半在校舍后面等你」而已。简直就像是挑战书一样的简讯。

    「我又做错什么事吗…………」

    学妹忽然传这样的简讯过来,实在让我吓了一大跳。话说回来,如果有事的话刚才碰见时告诉我不就得了。我一边觉得疑惑,一边确认着第二封简讯。

    出现在手机萤幕上的是——

    「是、是桐乃传过来的!」

    「咦?真的吗?」

    「嗯,真的。件名是『Re…快点跟人联络』,看来是回我寄出去的简讯……」

    那家伙在搞什么。到现在才在回信!也太慢了一点吧!

    哼……反正内容一定也是——在那边创下新纪录了什么的吧。不然就是认识了可爱的女孩……交了男朋友……等等。反正一定是这种看了会让人很不爽的炫耀内容。不过,黑猫、沙织和绫濑都那么担心桐乃——所以只要能知道她过得很好,那让她炫耀一下也没关系。这样大家也就可以安心了。

    「快啊,小京,把简讯打开来看看嘛。」

    「嗯?嗯嗯……说、说的也是。不过……我可没打算要再回信唷?看一下内容写什么就好了~」

    「喀吱」一声用力按下了按键。心跳也在这时开始加速。

    但是妹妹传过来的简讯,内容与我预想的完全不同……

    我托你保管的那些收藏品,全部都扔了吧。

    没错,内容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而已。

    「…………………………………………………………………………」

    我呆呆望着妹妹回过来的简讯,心里感到很困惑。

    我托你保管的那些收藏品,全部都扔了吧——

    「全部扔了……这是什么意思?」

    「扔掉」的意思,也就是「当成垃圾丢掉」吗?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难道是某种暗喻?」

    想破了头还是不了解她的意思。所以我只有选择接受简讯内容文字所表达的最原始意义。

    但这念头只在我脑里停留一瞬间,马上就被我给推翻。因为那实在是太荒谬了。

    那家伙究竟有多重视她的收藏品……除了妹妹本人之外,我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了解的人了。所以我可以直接这么断言。那家伙是不可能对我说「把我那些收藏品,全部都扔了吧」这种话的。不但没有理由,而且这种事情根本连想都不用去想。

    放在那个壁橱里面的收藏品,包含了我、绫濑、沙织和黑猫一起合力赠送的「EX梅露露特别版公仔」在内。

    也包含了我和黑猫一起观赏的「星尘女小魔女梅露露」的DVDBOX。

    甚至还有成为我接受她人生咨询契机的「和妹妹谈恋爱吧??」也——

    全部、全部都包含在内——

    要我把这些——全部扔掉。她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呢?

    「小京,你脸色……很难看耶?」

    「——啊,我没……啧……」

    有点无视一脸不可思议望着我的麻奈实,直接就拿起电话拨给妹妹。

    没有人接电话。就算响了十声、二十声也是一样——桐乃依然不让我听见她的声音。

    「看来行不通……」

    可恶!什么叫「全部都扔了吧」!让人家担心这么久,应该还有别的话可以说吧!

    ……试试看别的方法好了。无论如何都想赶快证明这封简讯是桐乃搞错了。当然我确信这一定是搞错了。虽然是这样——

    但不弄清楚的话,还是没办法安心。因为为这种内容实在是太吓人。

    「跟绫濑问问看吧…………」

    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办法。跟好朋友比起来,桐乃不可能最先跟我这种家伙联络才对,绫濑说不定已经有什么关于桐乃的情报了。

    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也还满喜欢绫濑的。

    因为那家伙十分讨厌我,所以没事的话,我是不敢打电话给她的。现在一想,这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藉口。

    「太好啦,太好啦……」

    我的心情开始振奋起来了。等等我啊Lovelymyangel小绫濑。

    我马上就来了!

    这种行为该说是精神上的紧急避难,或者是逃避现实呢?或许也有让心情冷静下来然后整理整件事情经过的意思在吧。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拨打以前绫濑本人告诉我的电话号码。

    您所拨打的电话,由于持有者的希望所以无法为您接通——

    您所拨打的电话,由于持有者的希望所以无法为您接通——

    喀嚓……嘟——嘟——嘟——……

    「持有者的希望……就是我被设成拒接来电了吗?」

    我马上哭了。整个人变成白色灰烬,静静地流着眼泪。

    哦哦哦哦哦哦………………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被设成拒接来电的语音信箱……

    我就像承受世界上所有绝望般当场跪了下去。

    「……完、完了……呵、呵呵……完蛋了……一切都完了……」

    太、太过分了……这世界上真的有如此残酷的结局存在吗?

    在兴奋的心情下得知这种结果,让我受到了异常大的打击!已经没办法重新振作了。

    在旁边看着我这种异常行动的麻奈实,战战兢兢地对我说:

    「小、小京……?难道你是想跟绫濑联络吗?」

    「咦?」

    抬起流满鼻涕的脸之后,发现麻奈实正拿出自己的手机显示萤幕给我看。

    奇怪,这家伙平时不是不带手机出门的吗?如今老婆婆也跟上现代文明的脚步了吗?照刚才她所说的话判断起来……

    「怎么?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有和绫濑交换过电话号码了……」

    「等等!你、你这家伙何时和绫濑变得那么好了?」

    「耶嘿嘿……稍微啦~」

    什么叫稍微啦!这、这种组合是怎么回事……也太出乎人意料了吧……

    到底麻奈实和绫濑之间有什么感情变好的要素呢?

    应该说她们两个实际上究竟好到什么样的程度?不是只有正月时见过一次而已吗?

    想不出来老婆婆和女国中生之间究竟会有什么共同话题……

    唔姆——搞不懂。这两个人交换电话号码,究竟在聊些什么呢?

    算了……连我也交了沙织和黑猫这些新朋友,所以这家伙要和谁交朋友说起来也不关我的事……不过……总觉得有些寂寞……又有些不高兴……我是怎么搞的,竟然嫉妒起绫濑了!我傻了吗!

    「算了,那就拜托你。」

    「嗯,0K。」

    麻奈实把自己的老年人用手机放在耳朵边,对着电话另一头的绫濑讲了几句话之后,说了声「来」,然后就把电话交给我。我从她手上接过手机后,对着话筒说:

    「……喂、喂喂?」

    「——好久没听见你的声音了,大哥。」

    呜哦,真的是绫濑!Myangel小绫濑啊!

    「什么好久没听见我的声音!为什么把我设成拒接来电?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过,在去年发生夏Comi那件事时,我的确是做了「某件事情」啦!但话又说回来了,在那之后我也只有做过一点点——会让我被设成拒接来电的事情而已吧!

    「咦?你到现在才发现吗?我从半年前就一直把你设定成拒接来电了啊。」

    「真的假的!」

    说起来,我和绫濑之间真的都只有靠简讯来联络而已!

    其实从夏天开始就一直被设成拒接来电了吗……呜呜……实在不想知道这种事……

    「……有什么事吗?难道就为了要说这件事,还特别拜托姊姊打电话给我吗?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很让人困扰,请你不要再打来找我了。」

    我的心快要碎了!被女国中生这么说,有哪个家伙能不哭出来的呢?

    自从与这个家伙相遇之后,我玩成人游戏就必定从黑色长发角色开始攻略起,但现在却受到她这种把我当成变态的待遇,实在太令人难过了。要怎么样才能把我玉洁冰清的内心世界传达给她知道呢?

    算了,反正也不可能解开误会,这件事也只能就这么作罢了。

    「才不是哩——我是因为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有事想问我?」

    「嗯。是关于我妹的事情——」

    这句话马上就发挥出效果。

    「关于……桐乃的事吗?」

    在电话这一头也可以感受到,跟刚才在与我讲话时比起来,绫濑变得认真多了。

    「嗯嗯。从那之后——桐乃有跟你联络过吗?」

    自从桐乃去留学之后,我和绫濑曾经见面聊过一次这件事。

    那时候绫濑也是一脸难过地说桐乃没告诉她要去留学的事。而且那时候也没跟她联络过。

    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

    「没有……从那之后也是一次都没有……我已经传过好几次简讯给她了……但却完全……没有回音……」

    最后可以听出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大哥……桐乃她……是不是讨厌我了……」

    「那怎么可能!」

    我不禁对着电话大吼了起来。虽然桐乃是做了这种容易引人误会的事,但我还是很不希望从绫濑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我非常清楚……那家伙和你吵架以后究竟有多痛苦。所以那家伙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说起来,这根本不用我来说……你应该最清楚不是吗?」

    「……说的也是……对不起。」

    「没有啦,我也不好。抱歉吼了你……」

    这是怎么回事?

    桐乃这家伙——离开之后竟然也完全没跟绫濑联络……

    那这样子……传过来的简讯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唯一的联络就是传给我的那封简讯——

    而内容写的「把收藏品全部扔掉」……

    是玩笑?还是恶搞?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好。联络上她之后,骂她一句「你在搞什么啊!」这件事就可以结束了。

    但只是玩笑或是恶搞的话,会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没办法跟她取得联络吗……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大哥?那个……桐乃她怎么了吗?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故——」

    「不,没事啦。你不用担心。」

    我为了不让绫濑察觉,尽可能用轻松的语气这么回答道。

    ……这种事我哪能说得出口呢?

    「她也完全没跟我联络……所以开始有点担心。才会想打电话给你问问看。」

    「这样啊……也没有跟大哥你联络吗……我想……桐乃之所以不和我们联络,一定是有她自己很重要的理由才对。」

    「嗯。」

    我也是这么认为。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理由,但那家伙竟然会不跟最好的绫濑以及黑猫联络,实在是说不过去嘛。

    「但是……我认为……如果桐乃想要和我们联络的话……一定会先找大哥你才对。那个时候……」

    绫濑说到一半便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用充满关怀的声音继续说:

    「那个时候,请你务必要帮桐乃的忙。」

    「我知道了……」

    ……但是要怎么帮呢?

    跟绫濑讲完电话之后,我便和麻奈实告别,然后朝着黑猫等我的地点前进。

    但脑袋里想的全是桐乃传过来的简讯。

    自然脚步也就因此而变慢,不久后完全停了下来。

    接着又拿出手机,再度看着桐乃传过来的简讯。

    我觉得桐乃如果要跟人联络,一定会先找绫濑。

    但是她却认为桐乃绝对会先找上我。

    如果桐乃想要和我们联络的话……一定会先找大哥你才对。

    怎么可能?完全搞不懂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的确是接受过那家伙好几次秘密的人生咨询。但那是因为她没有别的适当对象,加上就算把秘密跟我讲也没有关系,所以才会找上我吧——才不是哩。

    其实我也知道。这正是我自己刚才讲过的话。刚刚才对绫濑怒吼的话,现在直接都轰回到自己身上。关于这件事我应该是最清楚的人才对。

    因为我亲耳听见,她说非常感谢我——这句话一直深深留在我心底,绝对不可能忘记。

    连我这么迟钝的人,直接被她这么一感谢……

    也不得不注意到自己对那家伙竟然有那么大的误解。

    我「啪嚓」一声把手机摺叠起来后,再度迈开脚步。

    按照简讯指示在三点半准时来到校舍后面,身穿制服的黑猫已经等在那里了。可能是打扫结束之后,直接就留在学校里吧。她正坐在之前一个人吃着梅露露便当的那张板凳上。

    注意到我之后,她马上迅速站起身来。然后用若隐若现的细微声音说:

    「……那……那个……」

    虽然这么对我搭话,但一看到我的脸之后,就像发现什么般「……啊……」一声后就闭上了嘴巴。接着就像在思考一样皱起眉头——低声这么说:

    「脸色很难看耶——」

    「……是吗?」

    「嗯嗯。好像世界末日就要来了的样子。」

    那当然是因为才刚受到桐乃与绫濑的双重攻击。

    「……哼。照这个样子看来——是没办法处理我找你的事情了。来,说说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我就做做好事听你诉苦吧。」

    虽然很在意黑猫找我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其实呢,从桐乃那里传来很奇怪的简讯——」

    ……对了。这种时候,问问这家伙的意见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说到桐乃的好友,这家伙也占有跟绫濑差不多的份量。

    黑猫在我向她说明事情经过时一直保持着沉默。

    「事情就是这样……」

    闭着眼睛的黑猫,慢慢张开双眼。

    「——然后呢?那你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拖拖拉拉呢?」

    听完叙述之后,她一开口说的便是这句话。

    「咦?」

    「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你还要到这种地方来赴我的约呢?」

    黑猫燃烧着沉静的愤怒。她看起来是如此急躁、轻蔑还有悔恨。就跟以前讲出尖锐、懊悔的诅咒时一样。

    「但是光凭这种简短的简讯……」

    「『光凭这种简短的简讯』就很清楚了吧?你妹妹现在已经陷入会传这种简讯过来的困境里了。还是说你认为自己的妹妹,是为了开玩笑还是好玩才会传这种讯息来?连跟她认识不算久的我都很清楚这种道理了!」

    我托你保管的那些收藏品,全部都扔了吧。

    我当然知道她不可能会说这种话——

    「但是,那家伙现在人在美国——」

    「那又如何?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吧?又不是回魔界去了还是掉进地狱里去了。只不过是没办法取得联络而已。知道她人在哪里,该怎么去找她,也知道自己很担心她——那还有什么问题?」

    黑猫紧咬住自己的下唇。

    接着便如恍神般发出像从地狱深处传上来的阴沉声音。

    「学长,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是——最差劲的混蛋。优柔寡断、行动迟缓又感觉迟钝,然后还又笨又好色又懒惰又像个垃圾——但是却异常温柔。跟你妹妹一样让人很不愉快。你们这对兄妹还真是相像。」

    我根本无话可说。

    嘲骂声终于停止,现场充满一片寂静。与黑猫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沉默了。但对这家伙来说,沉默并不代表毫无意义。那是名为沉默的沟通手段。

    我们两人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对方,让时间不断流逝。不久后……

    「我有事情要先向你说。」

    黑猫嘴里这么呢喃道。依照刚才说话内容来看,这实在是很突兀的一句话,所以我便不知如何反应地发出一声「咦?」

    「已经……改善很多了。不论是班上……或是其他的事情。所以……跟你报告一下。」

    她断断续续地说出这段话。这家伙还是一样不会说话。一般来说像这种迂回的讲法,根本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对方。但是我却懂得她的意思。也了解她把我叫到这种地方来的理由。这家伙应该是想向我道谢吧。所以光听这段话表面的意义,或许会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非常奇怪,但我还是这么回答她:

    「……没有啦,我根本也没做什么事。」

    「确实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竟然就这么肯定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否定说「没那回事」才对吗?

    「但我还是很高兴。」

    「……………………」

    「……你对我说不是把我当成妹妹的代替品,而是真的替我担心,这让我真的很高兴。」

    黑猫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去。

    等、等等……这家伙……究竟在说此一什么啊……

    「你要我叫你『学长』而不是『哥哥』,我真的很高兴。」

    不知道是不是在紧张,只见她在裙子前面交叉的手正在发抖。

    「跟我加入同一个社团、替在班上被孤立的我担心、简报的时候一直从旁协助我、甚至缩短跟田村学姊在一起的时间来陪我——

    「我真的非常高兴。」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快死了呢。整个人哑然失声,下巴掉了下来。

    被平常超级别扭的家伙……

    用这种充满微笑的脸庞道谢的话——我想谁都会跟我一样吧。

    由于太过惊讶,我完全陷入混乱状态。

    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只是想办法挤出这么一句话。

    「这样啊……」

    几乎快不能呼吸。甚至连眨眼睛都给忘了。

    我就是这样震惊地紧盯着黑猫的脸看。

    「我觉得你别扭的程度几乎跟我差不多。」

    「咦?」

    「我已经这么老实地说出真心话了。那——你又怎么样呢?」

    「——」

    啊啊,原来如此。

    这家伙现在是示范「这么做不就得了」给我看。

    这女孩真的是——怎么说呢?害我差点就爱上她了。

    我用有点呈现迷蒙状态的脑髓,对理所当然的事,做出了理所当然的决定——

    「我去见桐乃一面。」

    「是吗……」

    黑猫很满足似地朝下看去,然后用温柔的声音这么说道。

    接着我们之间的对话又停了下来。

    说起来以前像这种情况,整个气氛就会变得相当尴尬。

    但现在没有这种感觉。

    「我的报告就到此为止。」

    「这样啊……」

    我用力握紧拳头,转过身去。

    「那我走了。」

    这时背后传来「等一下」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哒哒」往这里跑来的脚步声。

    一转过头去——

    脸颊上传来柔软的感触。

    留下一抹甜香后,黑猫通红的脸朝后退去。

    「……你……你……」

    你在做什么……声音因为沙哑,在话还没说完时便嘎然消失。

    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意思?

    黑猫光看表情便知道我内心的疑问,于是她便这么回答:

    「……是『诅咒』唷。如果你半途而废,就会马上死亡的诅咒。在实现我的愿望之前将没办法『解咒』……真可怜,这样下去你会全身喷血,然后痛苦挣扎而死。」

    黑猫整张脸虽然已经连耳根都通红了,但还是「哼……」一声露出非常邪恶的笑容。

    「不想死的话,就赶快从我面前消失。快点去管你妹妹的闲事吧。」

    她用力往我背后一推,把我送上天空的另一边。

    从成田机场起飞的班机,好不容易停止了上升。由于恐惧而几乎整个人抓住前面座椅不放的我,边「呼~」一声吐出口气边慢慢抬起头。

    接着用手指轻抚自己的脸颊。

    上面还残留着柔软以及温热的感触——

    「……看来这确实是个『诅咒』。」

    (图137)

    我没办法判断出那个家伙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为了让我鼓起勇气,好做出应该有的决定吗?

    是为了帮助她最喜欢的桐乃吗?

    是想稍微恶作剧一下吗——还是说……

    现在先别想吧。等这一切结束,回到日本之后再想就可以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欠了那个家伙一个更大的人情。

    托她的福,我现在才会在这里。惊人的是,离刚才见面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回家之后,老爸不知道为什么刚好在家,我便找他谈了一下桐乃的事情。

    「那好!你就去一趟吧!」

    老爸也非常赞成我过去。

    他从自己房里拿出行李箱,然后用力塞到我手里。

    「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尽量拿去用没关系。」

    为什么早已经做好旅行的准备?为什么老爸傍晚就已经在家里?

    我实在没办法开口这么问,也没必要问。

    「——京介。那全交给你。拜托了。」

    行李箱随着老爸这充满力道的一句话一起交到我手上,而我则是满怀感谢将它收下。

    到达当地机场之后,打开从老爸那里拿到的地图。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出国旅行(国中毕业旅行是去夏威夷),但我还是没有自信能到得了桐乃所住的地方。

    你说兴冲冲地飞过来了才在讲这种丧气话?别开玩笑了!除了语言不通之外,周围环境也完全不熟,光是要买个东西就手忙脚乱了。

    所以会害怕也是理所当然!呜,如、如果行李就这样被人抢走的话……哦哦真恐怖,想都不敢想。真没办法时,也只有打电话到桐乃的「宿舍」找她——然后要她到这里来接我了!

    但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不想这么做。担心妹妹的情况才跑到这里来,结果反而要妹妹帮忙,这可不只是丢脸而已啊。我身为哥哥的尊严将会完全粉碎。

    幸好这种担心只是我的杞人忧天。老爸交给我的旅行用品,可以说是准备得异常周到的宝物。旅行导览书上面用便利贴黏上大量的笔记,比如说怎么从机场到达目的地这个项目——里面有交通手段、地图、金钱、交涉时所需要的会话指南等——所有东西都准备得相当齐全。

    「不愧是老爸!事前准备无懈可击!」

    老爸他最讨厌国外旅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国呢。

    所以这是为了去见女儿才调查的吧——真像老爸会做的事。我心里这么想着。

    我按照老爸的笔记,从洛杉矶国际机场跳上了计程车。

    把老爸笔记上的资料(用英文写成的地址)给濑菜应该会很喜欢的黑人司机看过后,他便嗯嗯地点了点头做出了解了的表情。

    不要紧吧,不会就这样被载到人少的地方然后被杀掉吧……

    因为某个人的缘故,让我现在对强壮男性都有一种恐惧。

    心里就抱着这种无谓的不安,开始眺望车窗外的洛杉矶街景。

    首先看见的是海。而相反方向则有漂亮的高山耸立着。

    时差大概有十七个小时。气候相当温暖,我个人感觉这里与日本没有多大的差异。

    说起来,原本以为人家口中的自由国度美国,应该跟日本会有很大的不同,结果实际来到这里后却意外发现没那回事。可能是我才刚到达也说不定,但要说到像国外的地方,也不过就是道路更宽了点、车子是靠右边行驶,还有一堆外国人在那里走动而已。

    老实说,首次到秋叶原时,受到的冲击还比现在要大呢。

    洛杉矶可不会有女仆在发宣传单吧。

    虽然心里不安,但这段车程可以说是相当舒适。要我形容有多舒适嘛,可以说就像是开在千叶寂寥的街道上那种顺畅感。完全没有会塞车的样子。

    发现司机竟然红灯右转,让我一开始感到相当紧张,但之后才发现似乎交通规则就是这样。不是很确定就是了。

    车子上高速公路行驶了一阵子——当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这哪是宿舍,根本就是一般房子了嘛。」

    那是一栋白色的木造两层楼建筑。不知道是不是新盖的,没有任何显眼的污点,整体看起来闪闪发亮。

    而且占地还相当宽广。屋外有看起来像烤肉道具的东西,简直就像真正的露营场地一样。

    原本想像一定是跟公寓一样的建筑,现在看到是这种模样,让我不禁感到有些困惑。

    而附近就有好几间像这样的房子。

    我按下对讲机,然后等了一阵子。

    不过呢……真不愧是美国,这房子还真是又大又气派。

    对喜欢华丽风格的那家伙来说,倒是满适合的。

    当我心里这么想时,大门被打了开来,门后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孔。

    虽然内心已经先预想过这样的情景,但还是有种心脏被人紧紧抓住的感觉。

    我稍微深呼吸一下后,露出了笑脸。可能因为紧张吧,脸上肌肉有些抽筋。

    「唷,好久不见。」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正是妹妹那好几个月没听过的声音。哦哦,吓到她了吓到她了。

    「我说啊……难道我来这里找你有那么奇怪吗?」

    「当、当然奇怪了。」

    竟然说得那么直接。不过,我这个妹妹到底认为我有多无情啊……

    啧……我生气地把嘴巴变成ㄟ状。

    接着跟她确认了一下从老爸那里听来的情报。

    「听说你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

    「……都说没什么事了,就跟感冒差不多。」

    「我听说已经有两个月都这个样子了。老爸也很担心。」

    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他自己要冲过来找女儿了。

    「这样啊……爸爸他……」

    桐乃无精打采地低下头去。刘海也整个垂了下来。

    ……头发变长了嘛。

    这时的桐乃,给我一种与当初得到流感躺在家里休养时相同的印象。

    看她身上穿着轻便的居家服,我便想到这家伙不会到刚才还在睡觉吧?不知是不是我想太多,但她脸色看起来就不是很好,与最后一次见面时相比,感觉上憔悴了许多。原本当模特儿时就很瘦了……再瘦下去那怎么得了。

    「不只是老爸而已。绫濑、黑猫和沙织——都非常担心你唷!因为你完全都不跟人联络嘛!」

    「啧……………………这跟你没关系吧。」

    桐乃撩起头发,紧咬着下唇。

    好久没听见这种拒绝的话了。还有「啧」这种听习惯的咋舌声。

    真让人怀念。连这种让人很不爽的感觉,也令人相当怀念。

    桐乃很不高兴地瞪着我,接着用更可恨的语气说:

    「……倒是……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你问的正是时候。

    「等我一下……」

    我慢慢打开行李箱,翻了一下里面的物品,然后取出一片透明的塑胶DVD盒。拿在手里展示了一下后,桐乃便「啊」一声瞪大了眼睛。

    「这个是……我送给你的……」

    「嗯嗯。」

    我拿给她看的DVD,就是妹妹以前送我的「妹X妹~妹控爱的故事!」这款游戏片。我像三浦社长一样,露出自己的虎牙笑着说:

    「我来这里找你玩成人游戏啊。」

    数分钟后——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真的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我已经到美国来留学了,还要跟你坐在一起玩成人游戏……」

    在桐乃的宿舍房间里。

    可以见到我们把笔记型电脑放在小桌子上,并排坐在床沿的身影。

    我们正在玩我带来的「妹X妹」。

    目前刚好是开场事件结束,正要进入本篇的地方。

    不过桐乃依然不高兴地绷着一张脸就是了……

    这种景象,简直就跟那家伙要离开日本当天一模一样。

    「那是因为你说『好吧,那就来玩』才会这样吧?」

    「你在外面嚷着要玩成人游戏,我当场只有先答应下来吧!你这人神经怎么会这么大条!要是被别人听见可就糟了!」

    说起来,美国对于成人游戏的规范好像比日本严格吧?

    「那还真是抱歉哦。」

    (图141)

    「啧,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了?话说回来,我还没听到你大老远跑来和我玩成人游戏的理由耶?」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这种小事就别在意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为了和妹妹玩成人游戏大老远飞到美国来,竟然还说『这点小事就别在意了』?」

    这一点都不算是小事对吧?客观来看根本就是变态吧。

    但是,把真正理由说出来的话,你这家伙一定会生气的嘛。所以我才不能说啊。

    「……唉……真不知道你在搞什么。」

    这家伙虽然嘴里这么说,但看起来也没有多讨厌嘛。看来身体状况也没有糟到要让人担心的地步,而事情到目前为止都进行得很顺利。其实说是「事情」,我根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计画就是了。

    「你在看什么?」

    桐乃因为不耐烦而咋着舌头。我一边忍着带有深意的笑容,一边环视她的房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上下铺的床。看来这是两个人共用的房间。根据桐乃所说,这间宿舍——应该说这间房子里有好几间这种房间,大约有十名左右的女孩子在这里一起生活。当然全部是从世界各地聚集起来的同年代田径队精英。

    但是现在这间房子里只有我和桐乃两个人而已。我虽然已经进到宿舍里面来,但那是在桐乃向学校请求许可,而老师考虑到我们这对「感情和睦的兄妹难得在美国相会」,才特别允许我进入的。而且学校还对我们说,已经帮她现在正出门练习的室友准备了另一间房间,今晚就让我们兄妹俩共度一个愉快的晚上。

    「嗯,老实说这也算是满幸运的。」

    「…………别以为只有两个人,你就可以胡来啊。」

    「谁会啊!」

    如果是可爱学妹的话就算了,想到和这个任性的妹妹「单独两个人」,只会觉得很烦人而已。少自我感觉良好了啦!笨蛋!我才不会对自己的妹妹出手呢!

    「哼……最好是。」

    桐乃忽然不高兴地把脸转到一边去。一秒之后,视线稍微向我瞄了一眼……

    「嘴里这么说但知道可以和妹妹过一个晚上,看起来倒是很高兴嘛~?啊——恶心恶心。

    呜咿——照这个样子看来,趁我到美国来的这段时间,你不会在我房间里面搜刮内衣裤吧?甚至还拿起来猛闻什么的?」

    「谁~会~干~这~种~事!」

    心里的火整个冒了上来。见面才不到几分钟,我已经开始想回日本了!

    「乖乖在旁边看吧——」

    我把嘴巴变成ㄟ形,粗暴地击点滑鼠左键。当我们说话时,萤幕上和妹妹们的脸红心跳学园生活也持续展开着。从之前的经验当中,我已经习得可以边说话边玩成人游戏的技能了。虽然这是个没什么用,又不能对人炫耀的技能就是了。

    但一玩起游戏,我就发现有件事让我有点在意。

    「你有室友的话,不就没办法玩成人游戏了?」

    「就是啊!」

    「呜哦?」

    她的反应实在太大了。桐乃抓住我的胸口,对着我哭诉道:

    「我实在没办法在清纯的小妹妹面前玩成人游戏!亏我已经把一堆还没有完全攻略的成人游戏全部安装到笔记型电脑里,成功瞒过海关的眼睛把它们带到美国来了!结果完全没办法玩!呜呜……本小姐竟然会累积没有完全攻略的游戏……!太可恨了……!」

    桐乃紧握拳头,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你、你这家伙……!

    还在想你不会这么做吧,结果你竟然真的把成人游戏带到美国来了!

    「哈,你想笑就笑吧!」

    「哪笑得出来!」

    这真的很糟糕!要是被抓到一定会上新闻吧?

    不过我也没立场说别人就是了。

    「不、不过,你也真是能忍……这点倒是得夸奖你一下。」

    「嗯……来到这个国家之后,我终于能了解男孩子算准爸妈不在,然后偷看色情影片时的心情。」

    「结果还是有玩吗!」

    被人发现了我可不管!就算是我这个哥哥,也没办法冲到外国来说「这是我的游戏」唷!

    「嗯……快要到第一个选项了……」

    画面上是两名女主角并排着,然后逼问主角说「谁做的便当比较好吃呢」的场景。主角虽然客气地回答「两个人做的都很好吃」,但这种答案当然无法被接受——主角被逼迫「一定要选出哪边比较好吃!」。

    1.……虽然意外,但凛子做的便当真的比较好吃。

    2.……当然是小雅做的便当比较好吃。

    「你这家伙一定会从黑色长发的『小雅』开始攻略起吧?」

    被妹妹看穿成人游戏攻略倾向的哥哥……我还真有点想死啊,喂。

    「……哼、哼。干嘛讲得好像很了解人家的癖好一样?你猜错啦——我这次呢……好吧。就从目前在画面右侧,嘴里讲着『笨蛋哥哥!』的任性妹妹路线开始玩起。」

    「咦?凛子路线?现在要玩……?」

    桐乃不知为何显得相当狼狈……

    「等等!现在不能玩凛子的故事!」

    「啊?为什么?」

    「不、不为什么!」

    「这是什么理由?话说回来你不是说过『你就把它当成我一样来好好珍惜』吗?那为什么还会有『不能玩的路线』呢?」

    「总之!那个……嗯……总——总之就是不行啦!一般说这种话送出去的礼物,应该是要你当我不在而感到寂寞时,可以在自己房间里玩吧?为什么——在日本时不玩还特别把它拿到美国来找我一起玩呢?这也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吧!」

    为什么你这家伙要发飙呢?为什么得在那种限定的情况之下才可以玩凛子路线呢?根本不知道你在搞什么。

    「嗯……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不玩好了。」

    反正我本来就喜欢黑色长发那边了。我选了2号的「……当然是小雅做的便当比较好吃」这个选项。这边的剧情我已经很习惯了。

    「妹X妹」是相当正统的ADV,将路线范围集中在「凛子」与「小雅」这两个妹妹身上,也就是所谓的双女主角游戏。其特征是描写与两个亲妹妹之间三角关系的疯狂故事。明明是如此特殊的游戏,但是却在知名游戏评论投稿网站「成人游戏批评空间」等地,都获得「屈指可数的名作感动游戏」这样的高评价。我生活的这个世界,可以说越来越奇怪了。

    随着游戏进行,我们两人之间的对话也慢慢减少——时间就这么过了好几个小时。

    当来到故事的中盘左右时,桐乃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那……那你呢?」

    「……什么『那你呢』,我怎么了?」

    「你不是说——……大家都很担心我的事情吗?那你呢……?」

    「当然也担心啦。」

    这种事还用问吗?不担心的话还会跑到这里来吗?

    我不看向她直接就这么回答。

    「这样啊……」

    对话再度中止。我们还是一样并排坐在床上,继续玩着成人游戏。

    房间里只有BGM、角色语音与「喀叽、喀叽」的击点声。

    这次则换成我问她说:

    「你啊……」

    「……怎样?」

    「见不到我,会不会很寂寞?」

    「你傻了吗?怎么可能……」

    「是吗,但是我很寂寞啊。」

    「……咦?」

    「不行吗?」

    「哪、哪有…………嗯……这样啊。我不在了,你很寂寞吗?」

    「是啊。超寂寞的,还被黑猫骂说『别把我当成你妹妹的代替品』。」

    「妹控!」

    「你管我。」

    夹带着这种简短的对话,游戏依然持续进行着。

    喀叽、喀叽、喀叽……相当规律的击点声。

    「话说回来……那个黑漆漆的不是进了你们学校吗?」

    「嗯嗯。都是你乱灌输她一些关于麻奈实的奇怪印象,害我累得半死。」

    接着我便把和黑猫一起制作游戏的事情讲给桐乃听。

    而桐乃则是静静地听我叙述。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家伙看起来就不会和人打交道,我原本就认为她在学校里一定是只孤鸟了。于是你就又鸡婆地管起闲事……帮她交朋友……」

    「我什么都没做。她们两个是自己变成好朋友的。」

    「是哦。」

    「朋友被人抢走了,你不会嫉妒吗?」

    「才不会哩!啧,说到底网路上认识的朋友也就是那样而已。刚好我对那个女的也感到厌倦了,有人要接收的话就尽量拿去好了。」

    这两个家伙竟然讲出同样的话。

    「别这么说嘛。你一句话不说就离开,那家伙可是因此而相当失落呢!」

    「她会这样?」

    「嗯嗯。」

    我用力点了点头。

    「我认为……那家伙其实很想和你一起制作游戏唷。」

    「哼~」

    桐乃用鼻子冷哼了一下。接着便蹲在床上,把脸埋在膝盖之间。

    长长的头发柔顺地滑落下来。

    想跟朋友见面。想听她们的声音。想跟她们一起玩——我感受到她正表达出这种讯息。

    没错。她不可能不这么想。因为桐乃——最重视她的朋友了。

    但为什么到目前为止都不跟她们联络呢?

    「我把我们制作的游戏带过来了。等一下一起玩吧。」

    「我才不想玩哩……」

    对话到这里又中断了。但这不是令人尴尬的沉默。该怎么说呢……就像和麻奈实一起时那样,有点像浸在温水里面的感觉。对自己的亲妹妹用这种比喻或许很奇怪,但现在简直就像是跟家人在一起时——那种让人感到温暖的时光。

    「今天教练禁止我参加练习……明明说了我不要紧,但对方却完全不理我。让我感到有点沮丧……」

    桐乃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正在玩的「妹X妹」画面。

    「玩一下成人游戏之后,好像稍微有点精神了。」

    「……那真是太棒了。」

    ……真是爆炸性的发言。

    「虽然你刚才回答的样子实在是个变态。但我好久没像这样尽情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实在觉得相当高兴。」

    喜欢做的事=成人游戏,会…会直接讲出这种话的女国中生也太难得一见了吧。这家伙当然已经把「妹X妹」完全攻略了,连第二次玩都可以这么高兴……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这款游戏。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她当时可是自信满满地把它送给我。老实说——我内心实在很不愿意有这种白痴的想法,但——

    带成人游戏过来,实在是太好了。

    应该已经是时候了吧。我轻吐了一口气后——开口说出自己真正想问的事情。

    手里还是继续击点滑鼠让故事进行下去,眼睛仍然注视着萤幕……

    「那封简讯……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文字上的意思啊。」

    「要我把你托我保管的收藏品全部扔掉?」

    「对、对啊……」

    「真的没关系?」

    看了一下妹妹的脸,再度询问了一次,结果桐乃却自己把脸移开。

    「……不是说了……要你丢掉吗!」

    「『EX梅露露特别版公仔』、『星尘古小魔女梅露露DVDBOX』、『和妹妹谈恋爱吧??』、『MascheraDVDBOX』、『Scatoto*Sisters』、『哥哥内裤』和『人工妹妹』……还有你离开之前给我看的秘密收藏……这些全部丢掉真的没关系吗?」

    听起来很蠢的一段话,但我问得相当认真。

    因为我认为得看清楚这家伙真正的心意才行。

    「嗯……」

    桐乃的脸颊上流下一线眼泪。

    但她却还是说——

    「全部都丢了吧!」

    原来如此。

    竟然——是认真的。

    「理由呢?」

    「……不这么做的话,我内心的弱点便不会消失。」

    「弱点?」

    「没错……」

    桐乃开始缓缓地说起事情的经过。

    「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没办法和这些从全世界各国聚集起来的田径强化选手相比。说起来我原本就是为了累积经验并且让自己成长,才会参加这次的留学计画。也知道不可能从一开始就事事顺利……所以,来这里之前我便对自己设下了一个限制。」

    「限制?」

    「嗯。就是在正式计时赛里面,从来到这里的强化选手手中取得一胜。而在达到这个目标之前,绝不和在日本的朋友联络。」

    「——」

    原来就是这样。这家伙才会不跟任何人说一声就离开到国外去了。

    「设定的时候,还以为这是只要拼了命努力,应该就有机会达成——可以说是难度适中的目标。我也知道大家一定会担心,也觉得对大家很不好意思。但就是这样自己才会有『那就赶快获胜』、『为了要跟大家讲话,所以要取得胜利』的心情……也才能够发挥全力。我也想马上获胜,然后跟大家报告事情的经过并且道歉。但是…………」

    接下来的话因为变成哭声而听不清楚。但其实不用说我也知道了。

    你这家伙,还没有赢过对吧……到这里来之后,还没有获得任何胜利。

    「你……在日本明明有那么好的成绩……」

    就是这样,所以才没办法和绫濑以及黑猫联络吗?

    「其实这种狼狈的状况我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也不怎么在乎。」

    虽然她发出「嘿嘿」这种自嘲的笑声,但还是无法打起精神,于是笑声也就越来越微弱。

    「我也对大家感到很抱歉……」

    桐乃她就算感到懊悔与痛苦,也还是死命遵守自己订下来的规定,不但没对任何人说出丧气话,也没求取任何人帮助。

    当然也没办法跟在日本时一样,可以藉由动画或是游戏来获得暂时性的逃避。

    唯一可以联络的——就是我这个不算是朋友的哥哥。原本还以为她有什么事情要联络,结果传过来的竟是对自己的惩罚。这家伙到底能抑制自己的欲望到什么地步啊。

    「你这笨蛋……」

    我终于了解了。总而言之这家伙身上有的只是破釜沉舟的决心而已。

    桐乃表面上看来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做得相当完美,但精神上却绝不是什么坚强的人。

    实际上,可以说是一个不成熟且脆弱的家伙。只要遇上不如意的事情,一样会感到沮丧。

    就跟绫濑和她绝交而哭得乱七八糟时一样。

    就跟手机小说被人剽窃而躲在房里哭泣时一样。

    就跟自己的兴趣被父亲否定而痛哭时一样。

    但是——她的责任感和决心却异样得强大。

    那种无论如何都要成功的气魄。桐乃就是靠着这唯一的武器,排除所有困难直到现在,但在这里,这个武器已经没用了。甚至还造成反效果。

    简直就像用血肉之躯全力碰撞又冷又硬的铁壁一样。

    撞得还相当果敢、相当猛烈又鲁直。但是那道高耸的墙壁,实在是太过于浑厚坚硬了。

    一直这样下去,身体状况当然会整个崩盘。

    ——我可以说是来对了。在一切都还没太迟之前就赶过来,真是太好了。

    我再度玩起一时中断的游戏。把眼神从妹妹身上移开,凝视着电脑萤幕。

    这家伙应该不想被我看见哭泣的脸才对。

    在哭得抽抽答答的桐乃身边,我淡淡地持续击点滑鼠。

    画面上展现出来的是,小雅路线的最后高潮场景。

    已经不久于人世的妹妹·小雅,对主角诉说一直藏在心里的爱恋之意……

    就是这种感伤的画面。老实说,在故事上来看这实在是时常出现的老梗,也不是我所喜爱的类型。但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就是有一股感动。

    纤细的钢琴旋律由笔记型电脑的喇叭里流出。

    我击点滑鼠的手指停了下来——

    「一起回去吧。」

    「咦?」

    桐乃「啪!」一声迅速转向我这边。

    「为什么要跟你回去?不是说过要你把那些东西全丢了吗!」

    「我才不丢呢。」

    我依然看着画面,这么回答她。

    「为什么——」

    「我跟你约好了。在你回来之前,我会保护它们。所以我不会把它们丢掉。就算是你的要求也一样。」

    「但、但是……我……还没……」

    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到。什么都没成功。我知道你一定是想这么说。

    我想把桐乃带回日本去。就算把妹妹一直藏在心底的那种「破釜沉舟的决心」毁灭也在所不惜。或许这对她来说是很残酷的事。也或许这全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这么做。

    就像没办法放任黑猫处于被孤立的状态一样。

    这次则又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来管妹妹的闲事了。

    「我……那么骄傲地对大家说出那种大话……然后为了田径跑到美国来留学。但是连半年都不到……就发现果然还是不行,最后便要这样夹着尾巴逃回日本……?」

    桐乃低着头,身体不断发着抖。

    接着迅速抬起头来这么叫道:

    「我怎么可能这么做!这实在太丢脸了!你以为我是谁啊?」

    「你是我妹妹!」

    我也在至近距离下直视着妹妹的脸,这么吼了回去。

    「……呜……说、说这种话有什么意义……」

    「你是我的妹妹!担心你有什么不对!你身体状况不好对吧?心里很难受对吧?想和朋友聊天、一起出去玩对吧?那就回日本来嘛!」

    「办不到!因为我计时赛的时间,还落后这里最年轻的女孩一大截呢!在这种丢脸的状况下回去,我该怎么对那些输给我的人道歉才好呢!」

    「不用道歉也没关系啊。自尊心强是件好事。有强烈的责任感也是件好事。但你这样实在是太夸张了。」

    「哪里夸张了!不这样的话,我哪能一路过关斩将直到今天呢!你又懂我什么了?至今为止我……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练田径的你知道吗……」

    碰!桐乃用拳头大力捶着墙壁。一瞬间因为痛楚而绷起脸——接着又用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哭音大声说:

    「你这种家伙一定没办法了解!」

    「或许是那样没错……」

    这我承认。对一直无视妹妹,把她当成空气的我来说,现在根本没资格在这里教训她。

    「但是呢……就算现在你忍耐、硬撑,继续留在美国……这样就能够获胜了吗?身体状况几乎快崩盘,今天教练也不让你练习了不是吗?你处于这种视野狭隘的状况当中,真的可以追上那些原本就敌不过的对手吗?」

    「那根本没关系。我一定要获胜才行。就这么简单。」

    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理论。崇尚精神论也该有个限度吧。

    这家伙从前似乎跑得很慢。我想现在也一样。说不定——桐乃根本就没有什么田径天分。而天分不足的部分,只好用刚才展现的精神与努力来弥补,就是这样,才能一路打败那些平庸的对手。

    就是这种强烈禁欲克己的态度,让她能够发挥超越原本实力的力量。

    这就是高坂桐乃能跑那么快的秘密。

    因为她不论何时总是引擎全开地奔跑着。如果一直是可以顺利转过去的弯道那就没关系,但眼前就算有大角度的弯道逼近,就算知道自己绝对会撞上去,桐乃也没办法踩下煞车。因为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获胜。

    「重新再来过就可以了。你太过于着急。先回日本,把身体养好了,再加强一点实力。然后才来这里跟她们一决胜负不就得了?好吗?难道这样就真的不行吗!」

    「真罗嗦!我绝对不回去!」

    可恶,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能就这么放弃。黑猫下在我身上的诅咒,不允许我就此收手。我可不想要全身喷血,然后痛苦挣扎而死啊。

    现在正是我学习那个家伙——不顾一切说出真心话的时候。

    「拼了……!」

    「咦,哇呀!」

    才不管你怎么抱怨呢。

    我用两手抓住妹妹的肩膀,从正面与她四眼相对——

    「你不在我很寂寞啊!」

    「什……」

    我对着身体僵硬的桐乃,全力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来拜托她。

    「刚才虽然说了一堆大道理!但最主要的还是这点!谁理你有什么坚持啊!老实说黑猫和绫濑她们根本也只是我加上去的理由而已!我是因为受不了你不在时那种寂寞的感觉,才会到这里来要把你带回去!就这么简单!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这时床铺发出嘎嘎的声音。

    我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因为我实在很丢脸地哭了出来。

    糟糕。我这是哪根筋不对劲?我究竟有多害怕寂寞啊!

    连桐乃也因为听不下去这番蠢话而瞪大眼睛,整个人僵住了。

    「……你、你这家伙……」

    「……一起回去吧。不然我可能会死啊。」

    虽然很让人困扰,但却是我的真心话。

    我真是很没用。呜……真、真的很没用……

    但对这个太拼命而几乎快要自我毁灭的妹妹,我这个不肖哥哥用尽全力所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话了。

    「你可以不用再拼下去了。就算不鹤立鸡群也没关系,要讨厌我也没关系。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有哪个家伙敢对这么努力的你说风凉话,我一定把他轰飞出去。」

    我这个人怎么会这么任性。现在我正在扯桐乃的后腿。正在怂恿到国外来奋斗的妹妹接受眼前的挫折。

    我希望妹妹能够幸福——能够在我能看见的范围内,充分享受着幸福。

    虽然这完全是自己丑陋的私欲。但我想做哥哥的,一定每个人都跟我一样。

    你们说对吧?

    「笨蛋哥哥……」

    又这么叫我了。

    被她这样叫,其实感觉也还不赖。

    不过绝对不会告诉她就是了。

    「回去之后,再一起去秋叶原吧。当然沙织和黑猫也一起去。八月的时候还有夏Comi。黑猫有报名社团的话,你就去帮忙卖书如何?不然就是跟沙织一起到各有名的社团去打招呼。虽然我得帮忙拿一堆行李,不过这点小事我就忍耐一下吧。所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抱歉……」

    「不要道歉了好吗?这样很烦。还有我肩膀很痛耶。你要捏我的肩膀到什么时候?」

    桐乃已经停止哭泣了。她表现出跟往常一样的恶劣态度,露出轻蔑的笑容。

    她甩开我抓住她肩膀的手之后站起身来。

    「……我现在要去外面办点事情。」

    几天后——我和桐乃一起回到成田机场。

    我们就像蚂蚁一样与众多旅客共同走在漫长的通道里。

    结果——桐乃还是选择了回国。留学计画就这么中止。办理休学手续比想像中还要来得容易,一下子便结束了。由于这是全由强化选手所参加的严格计画,所以听说也有不少中途退出的人出现。因而手续才会这么简单吧。

    到最后还是不清楚让妹妹「破釜沉舟的决心」妥协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是我的说服发挥了功效,还是因为别的理由。

    不过关于这件事,桐乃一定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是了。不可能跟平常一样对我说「全都是你害的」。

    因为这家伙就是这种人。走在我旁边的那张脸,虽然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可以察觉到这不是她真实的心情,

    「老爸说要开车来接我们。」

    「是吗。」

    拿完行李,接受海关的检查。通过入国闸门之后,发现有一道人影正对着我们跑过来。那个女孩的肩膀因为喘气而上下晃动着。

    ——是黑猫。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模样。连桐乃也因为惊吓而瞪大了眼睛。可能是吓到没办法发出声音了吧。只见她的嘴巴开合了好几次,最后才……

    「……你……」

    「……好久……不见……」

    黑猫一边很辛苦地呼吸着,一边面无表情这么呢喃道。她身上穿的是与往常一样的——对我来说倒是很久没见过的——漆黑哥德萝莉服装。告诉她飞机抵达时刻的人当然就是我。而现在就是桐乃与黑猫睽违数个月之后再度重逢的瞬间。

    「……哈……哈……你这家伙……为、为什么喘成这样?难道是为了想早点见到我,一路从巴士站跑过来吗?」

    「……别说蠢话了……呼……呼……隔了好几个月……才又见面……结果这就是你的第一句话吗?还是一样……是个没礼貌的女人……」

    这家伙不要紧吧?整个人可以说喘到不行。体力也太不济了吧?到底是从哪边跑过来的?还有这个桐乃也真是的,明明很高兴黑猫来接机但又故意说出这种讨人厌的话。

    「够了——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没长进。」

    我露出带有深意的笑容,站在旁边见证这两个人的重逢。

    「笨、笨蛋。明明就是个大门不出的宅女,就不要那么逞强嘛。」

    桐乃一边拼命想把快露出笑容的脸颊给拉回来,一边往黑猫身边靠近。

    「来,喝点水。」

    说完便把自己喝过的宝特瓶交给她。黑猫咕嘟咕嘟地把饮料喝完后「呼」一声吐了口气,然后丢出一句「……谢谢你的鸡婆……」。

    黑猫红着一张脸,在离桐乃超近的距离下低声嗫嚅道。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桐乃也报以不好意思的微笑。

    这两个一样别扭的家伙——一瞬间显露出自己的真心。

    我立刻把这种难得一见的珍贵景象深深烙印在脑海当中。

    在那之后,这两个人便不断说着话。

    两个人先是为了黑猫制作的游戏而互相叫骂,然后又吵闹地订起夏Comi的计画,最后还互相要对方承认见不到自己一定感到很寂寞——

    这些对话,简直就像是要把没办法在一起的时间抢回来一般。

    跟一年前在秋叶原的麦当劳里吵架时十分相像。

    「呼……结果你就这样一次都没获胜就逃回来了。太狼狈了吧——?」

    「啧,笨蛋——知不知道你在对谁说这种话啊?我是回来进行更严格的练习,下次一定要把在那边的家伙全部干掉。」

    「唉唷……明明完全比不上人家,以后还会有胜算吗?」

    「哼哼哼哼……」

    桐乃慢慢地取出iPhone来。操作了一阵子后,把萤幕拿给黑猫看。

    那看起来像是网路上的新闻内容。可以见到一名女孩子在田径场上奔驰的照片。那是有着光亮褐色肌肤的女孩。头发则是绑成马尾。身材虽然不是很高姚,但脚却十分修长。看起来就像只极有弹力的纯种赛马一般。由于是英文的新闻所以无法判别内容,但感觉上应该是在什么大赛上获得了优胜——

    「这是?」

    黑猫这么问道。桐乃有点得意地用手指着iPhone的画面说:

    「她叫莉亚·哈格丽。跟我们同年代的女孩子里,她可能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小学生。她就是……我在美国的室友。」

    「这么说来……她也比你还快咯?」

    「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她又年轻又可爱,就算在全世界的跑者里面也具有相当的实力。可以说是田径界的超级偶像。哼,所以她会上新闻也是理所当然的。」

    桐乃这么自嘲着。这家伙竟然也会出现这种表情。

    「——但是,我曾经赢过这个女孩一次。」

    桐乃突然挺起胸膛,用开朗的声音这么说道。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我妹妹对于这种攸关胜负的事情绝对不会胡说八道。因为她那超高的自尊心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嘿……赢过她一次吗?」

    「是啊,不过有点算是偷袭就是了。」

    「但还是赢了对吧?」

    「嗯…………」

    「这样啊。赢了就好。」

    黑猫也很满足似地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你不是一路输到底,然后夹着尾巴逃回来了。

    在我眼里看来,黑猫就是这种意思。

    实际上这家伙确实是对那面世界级厚墙报了一箭之仇才回来。她并不是一事无成——虽然桐乃如此自嘲,但绝对不是如此。

    「顺便问一下——」

    黑猫扬起嘴角微笑着问道。

    「……那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呜咕……」

    桐乃不知为什开始支吾其词——

    「秘、秘密……」

    这么回答完后,她便红着脸把头转向一边去了。

    黑猫则用那种早已洞悉一切般的表情缓缓~~地笑着。

    「这么说……是刚好在你状况超好的时候和她比了一场吗?」

    「你这家伙真的很讨人厌耶。」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说得具体一点我可听不懂唷?」

    「谁知道啊!」

    桐乃再度转头避开了黑猫的视线……

    这时候她像是注意到我的存在般,一瞬间瞪大眼睛。接着又——

    「呸」一声吐出了舌头。

    ……搞什么嘛。

    我也完全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只能当场感到一头雾水。

    算了。

    我「咳咳」地清了一下喉咙,然后对着隔了好几个月才又踏上日本土地的妹妹,开口这么说道:

    「欢迎回来,桐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