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CD附录短篇 第二章 情人节的回忆
    我此刻正急速地走在平时通往往田村屋的路上。

    原因是今天麻奈实的父亲又拜托我到店里去帮忙。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说起情人节,那对于点心店来说可是销售的旺季。

    镇内广受好评的日式点心店田村屋貌似也属于那种跟随世间的风潮来开展示会的类型。所以情人节前一天和当天特别忙,而同时,卖场结束后的收拾也不能不做,因此很需要人手。嘛,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作,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哈,哈,哈,……噢?】

    正当我以比疾走稍快的速度慢跑前往时,在前方发现了熟悉的留着平板头的身影。

    是rock啊。貌似是正从学校回家的校服形象。

    他像是在盯着脚下一样低着头,用一种奇怪的走路方式前进着。

    该怎么说呢——每走几步就顿一顿,停下来,再继续走……

    【?…………在干什么啊,那家伙?】

    反——正,他是在干些超级无聊的事情,这点不会错就是了。既然要去的地方是一样,我就追上去叫住了他。

    【哟……rock,现在要回去吗?】

    【嗯——啊!大哥!】

    rock察觉到我之后,用像笨蛋才会发出的大音量回应我。

    rock作为青梅竹马的弟弟,已经是和我相识超过了十年,像是我弟弟一样的存在了。

    【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吵闹的平板头呢……呐,在后面看到你时就觉得你走路的方式很奇怪了,到底在干些什么?】

    啊。

    就算不问我现在也知道了。

    我看到在我前方,rock在用脚不断地踢飞脚边的一块石头。

    【什么在干些什么啊………是在踢石头哦!】

    【你是小学生啊】

    其实我在很久以前也经常干这种事情啦。在放学的路上,直到回到家之前都会一边踢着石头一边走路。

    【哼哼哼,大哥你还真是不懂行啊。我现在在做的,并不只是单纯的踢石头哦!】

    【哬~】

    我可以用人头作担保。

    这个理由绝对和行为本身一样,是个非常无聊的东西。

    【在我们学校啊,有个被叫做【贤者之石】的传说哦!在校舍里发现一块漂亮的石头,接着如果把它边踢着边前进,平安地运送到玄关的话!!】

    【就会怎么样?】

    【就会不老不死哦!】

    【………………………………】

    虽然说我已经用性命作担保了。

    但这已经确实地超越我想象力的范围了。

    我楞在原地,直到最后也想不到要说些什么,干脆再说一遍吧。

    【你是小学生吗!都已经中学三年级了吧!大哥我在担心你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到底是谁啊!!?想出【将石子踢回家就能不老不死】这种蠢得要命的传说!】

    【是三年前的大哥说的哦?】

    原来是我啊!

    到底干了些什么啊,三年前的我。

    无法相信………三年前的我,难道说是和眼前这个平板头一个等级吗?

    该说是好男儿三人不见当刮目相看吗………还真是可怕的话题啊。

    说起来【贤者之石】这种设定,似乎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印象。的确,三年前那阵子是以炼金术作为neta的漫画非常流行的年代,大概是被那些所影响了吧。

    这样可不行啊。就连在一年前的过去生活的自己也已经不能信任了吗。

    呃………心还真疼啊。理所当然地,对于这家伙来说,还有对于三年前的我来说,其实并不是真的相信不老不死之类的东西,但想出这种设定并因此在踢石头这个事情本身让我很心痛。

    那现在我有什么能对rock,不,是对三年前的自己做的事情吗?

    ………………。

    【那个啊rock,事实上那个传说还有后续的。你现在用的方法是不完全的哦】

    【什么!!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太好了!大哥,请告诉我吧!!!】

    沉迷于制作秘密基地的小学生,大概也会被这样的话题牵着鼻子走吧。

    我也顺着气氛把话题说了下去。

    【哼,只是这样一下一下地踢的话不就成不了试炼了吗?你要每一次踢都比前一次踢得更远才行。好吧,把它踢飞吧!】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将石子踢飞的rock。

    啪(<——我将石子踢开的声音)。

    咚(<——石子掉进排水渠的声音)。

    【啊————————!】

    【快点回去吧,今天店里不是很忙么】

    我就这样一边耍着rock就到了田村屋。原来如此,到了情人节店外的装饰也变成了情人节的模式啊。但不知为什么给人一种和之前的万圣节相似的感觉。

    招牌的一旁挂着“情人节展销会开幕”的横幅,和风的窗户上也挂上了很不和谐的心型挂饰。虽然万圣节的时候也给人很重的违和感,但这次的装饰更加奇异紊乱。况且就算是在情人节,但真的会有人特意地到日式点心店买巧克力吗?

    在走向后门的途中,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用绝对平静的语气向rock提出了作为男人理所当然的疑问。

    【说起来,rock,你………在学校收到巧克力了吗?】

    【一个也没拿到………】

    rock失落地低下了头。

    是应该说不愧是姐弟吗,连失落时的动作也和姐姐完全一样。

    虽然说我在听到了【一个也没拿到】这么老实的回答时,稍微变得安心了………。

    【那个啊,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就怀着激动的心情,将发型整理得比平时更加帅气后才下定决心去学校的】

    你不是平板头吗。平坂头不管怎么弄都还是平板头吧。

    【呵呵,但是还是不行啊大哥………。因为学校禁止学生带巧克力到学校,所以就连准备义理巧克力的女生都没有………进楼的储物柜里也没有藏有巧克力,桌子里面也只有昨天午餐剩下的一点沙拉】

    好脏啊!!

    【就算是有想往你的桌子里放巧克力的女生,看到那种东西不都放不进去了吗!!!】

    【嗯,关于这一点我也在深刻反省了!但是,这样想的话反过来也是个希望啊!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会有个巧克力放不进我的桌子,但却喜欢着我的女生,正在寻找着将巧克力亲手送给我的机会啊!!!!】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应该也不太可能。况且如果有人在想放巧克力进桌子时,发现了前一天留下来的午饭的残渣的话,就算是百年的恋情也会惊醒吧?

    【呃,接着我就开始一边不动声色地细声吟着【真想吃甜甜的东西啊~】,一边在放学后的课室里兜来兜去,但是大家都像平时那样收拾东西回家,最后在黄昏时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留在了课室】

    悲剧啊。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也能理解他回家想踢石子的心情了。

    做了这么可恶的事情还真是对不起啊。

    因为听到一个也没拿到就安心的我真是深感惭愧………。

    【那说起来大哥你怎么样?至少也收到一个了吧?】

    【………………………………没,没有收到】

    老实地小声说了之后,rock伸出了他的一只手。

    我们两位同志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完全没关系!而且啊,大哥!我在一直觉得,情人节这样的节日怎么样也没关系吧?这一定是点心店的阴谋啊!因为是情人节所以要吃巧克力的理由,不是完全没有嘛!!这样的节日,让它消失不就好了嘛!!】

    你家正开着情人节展销会吧。

    明明是点心店家的儿子,在你家门前叫喊些什么啊。

    你爸听到的话会马上倒地吧。

    但是,他说的也挺有道理。

    【没错。看到那些受欢迎的男生们受到巧克力也会心理不平衡,这种节日让它消失就最好了。而且我啊,完全不喜欢巧克力,就算给了我我也不想要】

    【不愧是大哥,还真能理解我啊!!没错,对于我们来说,反正都不怎么喜欢巧克力,所以就算没有收到巧克力完全也不会有任何挫败感!!!】

    【就是这样啊。巧克力什么的谁要啊!!我才不需要什么巧克力!不能被情人节什么的牵着鼻子走了!很好,这碍眼的展销会,就让我收拾掉它————】

    【………………那个,你们两个………巧克力,不要吗?】

    ………………………………呃?………………。

    我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手里拿着巧克力的麻奈实的脸,从半开的后门里露了出来。

    【那个………巧克力,小京和rock的份我都做了………】

    呵。

    我们同时叫了出来。

    【【要吃!!!】】

    在品尝了巧克力蛋糕的美味之后,又过了几个小时,

    我非常HIGH地独自走在回家的夜道上。

    在一定程度上帮忙打理了情人节展销会之后,就到了该回家的时间了。

    田村家的人就和平常一样邀请我在那里住下来,但是因为今天没和家里人联系所以拒绝了。我妈也应该留了我的饭,总不能说不吃就不吃。

    如果硬要加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的话,就是麻奈实做的巧克力蛋糕中,我的那份比其他微妙地大了一些,所以田村家的爷爷比平时更烦了。

    在差不多到家的时候,我却在丁字路口发现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家伙。

    不应该说遭遇,应该说是发现比较准确,因为那家伙现在正蹲坐在道路的一旁。

    我急忙赶了过去。

    【喂!怎么了!?没事吧!?】

    【呃,呃呃………没,没关系………】

    正抬起虚弱的脸的,正是绫乃。

    新垣绫乃。既是桐乃的好友也是同学,是大人气团体中的美少女。

    绫乃的脸色青得不行。额头也直冒汗。

    【呃,咦?是哥,哥哥………?】

    绫乃在紧盯着我的脸之后,突然开始缩成一团颤抖着。这家伙是因为讨厌我,所以在想着“竟然在麻烦的时候被发现了”这样的事吧。

    但是不同场合有不同场合的状况,就算是不想我帮忙,但我不去做的话也会很困扰。

    【你的脸色很坏啊………怎么了?】

    【没,没问题的!不要碰我!!】

    又是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被警告了。

    ………啊,还真是痛啊,心脏的位置。

    【不过。………这么吧,至少去我家休息下,反正桐乃也在】

    【没关系。我已经向事务所那边打过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了………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

    虽然本人都已经说那就没关系了………。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像是没事的样子。

    【那好吧,会很快来接吧?………那么,在车子来之前我留下来陪你吧】

    【哈,哈啊?为什么,怎么这样………】

    【虽然知道你不爽,但忍耐下吧。丢下身体不舒服的家伙自己一个人回家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而且如果被我妹知道我把你丢下的话,我可能会被抹杀掉】

    【………这样吗】

    绫乃继续俯下身子。这应该算是勉强同意了吧?

    ………………………。

    十分难熬的沉默的时间在不断流逝。

    这是比较起和黑猫在一起的时候另外一种无语,讨厌的沉默正阻隔在我们之间。

    以前,第一次见到绫乃的时候,我还认为她是个超好人的美少女,感觉认识她真是幸运,能交换联系方式实在太好了!这么高兴着。

    那时候,可是完全没有想过会被讨厌成这样………。

    虽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际上这样的关系十分难熬。就算现在无法解开【对妹妹会产生兽欲的变态宅】的误解,不过现在就连最低限度的关系修缮也做不到吗?

    【那么……就算不想说的话不说也没什么关系………发生了什么吗?】

    【………不,不是和哥哥你没关系吗。不要接近我。】

    呃,这个,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吧………哈。

    绫乃的态度很强硬。

    她在路上蜷缩着,手掌捂在腹部附近的位置,时不时慌乱地喘息几下。

    就这样过了一段无言的时间后。

    是稍微稳定了下来了吧,绫乃终于站了起来。就这么像是有什么烦恼似的咬着下嘴唇。五秒,十秒………二十秒地陷入了沉思后,才开始零碎地挤出声音来。

    【那个………哥哥】

    【嗯?】

    我在注意着不在一定距离范围内接近她的前提回应道。绫乃从她的手提包里面拿出了用透明包装裹着的什么东西,递了过来。

    【这个………是巧克力】

    【啊,嗯。这个?】

    【………………给哥哥你了】

    咦………?!

    【你要,给我………情人节的巧克力?】

    【什!??不,不要想歪了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连,连脸都红透了………真恶心!】

    【咯!】

    呃噢噢………。这台词,被妹妹以外的女孩讲原来是这么受伤的啊………!

    好,好想死………。

    现在我的表情,估计丢脸到不行吧。

    【呃,那个………。】

    绫乃她,一下一下地瞥我的脸,像是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

    【事实上,这个呢,和给桐乃的是同样的曲奇饼。然后,就算是桐乃说是很美味………………。但是桐乃她这么温柔,如果是我做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她都肯定会说很好吃的,不是吗?】

    和桐乃的曲奇是一样的,而且拿着在我家附近走的话……也就是说绫乃是在我家见到桐乃,现在正在回家的途中吧。

    【是要我试一下味道吗?】

    【是,是的。拜托了哥哥】

    绫乃的表情十分认真。在担心给好友吃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好吃,正紧张得不行吧。

    【了解了。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我打开从绫乃那里拿到的包着曲奇的小包,拿起一个塞进了嘴里。

    咀嚼咀嚼,吞了下去。接着再拿起第二个,第三个,吃了下去。

    【不,不是很美味嘛】

    【真,真的吗!??】

    咪叭………,绫乃像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一样微笑了起来。

    这是就算被讨厌到不行的,也仍然能让我看入迷的笑脸。

    【很美味哦。真的。所以放心吧】

    再说,桐乃她大概不会对方面的事说谎。之前麻奈实来我家,桐乃吃了她做的菜的时候,就算是对象讨厌的人,她也会老实地称赞麻奈实做的菜美味。

    【这,这样啊………。太好了………】

    绫乃看起来是真的安心了下来,抚着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啊,疼疼疼疼………………】

    似乎又开始发作了,再次眼睛湿润着蜷缩在一旁。

    她哈哈地慌乱喘气气,额头继续冒着汗,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

    这个样子看起来奇妙地相当煽情。

    【………】

    我被自己在这种状态下居然还用这种眼光来看待她而困扰着。

    ………………不行不行。对一个中学生在想些什么啊。这不就变成真正的变态了吗。

    老实说,我因为已经从中学毕业了,对以中学生作为对象的恋爱会感到有一定的抗拒。就算是单纯的岁数的差距,也会有【高中生向中学生出手不是萝莉控吗】这样观念。还是只有我会这样吗?我也不是很了解。

    所以我想说的是,绫乃她是超越了这份抗拒之上的让我心动的可爱。除了我妹以外,她是我知道的质量最好的一个了吧。

    所以我才想改变这种被讨厌的可悲现状。

    虽然没有人任何办法啦。

    这时——————。

    在等着等着的时候,不久前还见过的商务车就到了。

    绫乃将手借给女司机后坐上了后面的座位,关上车门后,绫乃打开窗将头露了出来。发青的脸上,显出了幽幽的微笑。

    【那个………。刚才麻烦你了】

    【啊没什么,………我也什么也没做】

    我按着我的内心所想的回应着。

    接着过了一会儿,

    【而且………能帮我试吃曲奇的味道,真的十分谢谢。那个………和桐乃没关系………听到哥哥你说好吃的时候,我很高兴】

    【呃………嗯,这样吗】

    样真衰。完全没办法好好地回应。

    明明是被她讨厌了,她还这么直白地对我说谢谢,所以我这边也应该说些什么。虽然我拼命地想了些合适的话,

    【没有………我才是。那个,我真的很高兴哦。完全没想到你会给我情人节巧克力,所以………】

    说出来之后才发现失言了。

    说了之后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我好恶心!】。

    让我死了算了,明明刚才就是因为这么说才被骂了,还真是不知吸取教训啊。

    【什………】

    和预想一样,绫乃用险恶的表情看着我。

    【都,都说不是了!不要让我多说几次了好不好!我怎么可能会给哥哥你什么情人节巧克力啊!刚才的那个仅仅是试下味道罢了,那方面的事情可是一点也没有哦!!!真是的………啊,呃呃呃真是的………刚,刚才的事情要是和桐乃去说了的话杀了你哦!!】

    绫乃像机关枪一样地将我骂一通之后,商务车就开走了。

    ………………啊~我还真蠢啊。

    可恶。明明难得的可能会有好气氛的道别,都没了………………

    回到家以后,妹妹在起居室里在吃着曲奇饼。和平常一样半躺在沙发上,像是很伟大地盘着腿,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动着手和嘴。

    哈啊。这家伙,在吃绫乃做的曲奇饼啊。

    哈哈哈,像是很高兴地在吃着呢。

    如果这个样子被绫乃看到的话,她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吃到差不多就好了哦,也差不多开始吃饭了】

    我内心微笑地想着,表面上姑且作为兄长地劝诫她。

    这时桐乃,像是才刚刚注意到我的存在似的说道,

    【你啊,明明回来来了,却连【我回来了】也不会说吗?】

    这家伙………明明一直都将我无视的,居然还对我不说这些话进行说教。

    我现在虽然非常地生气,但因为已经充分了解了没有技术含量的反击会被数倍返还,所以我就老实地按她说地去说了。

    【是是,我回来了】

    【声音没有诚意。再来一次】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

    可恶。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想让我生气啊!!!

    这边明明已经开始发飙了,但桐乃还是【哼】一声就直接将我的气焰吹灭了。

    一下子就转换了话题。一脸幸福地笑着,

    【这个巧克力曲奇啊,是刚才绫乃做给我的哦………呵呵】

    我知道。我也收到了。

    不过这还是不说为好。说出来的话感觉会被骂。

    【………曲奇啊。看起来不是很美味嘛】

    【笨蛋,是超美味哦。因为这次做的是杰作,再加上绫乃也很擅长做点心,最关键的是里面加入了我们的友情哦】

    【哼~,情人节女性朋友之间送巧克力不会很奇怪吗?】

    【我从绫乃那里听说,最近流行一种叫做【友情巧克力】的东西哦。也就是在情人节的时候大家一起做巧克力,相互之间再进行交换】(翻译:妹子你被骗了)

    【哼~~】

    桐乃从袋子里拿出最后一个曲奇饼,像是很珍惜地慢慢吃着。

    在吃完之后,像是很满足地微笑着擦了下嘴,像是要嘲弄我似的看着我。

    【啊~,太美味了。噗,顺便说一下没有你的那一份哦】

    【是是那真是太好了呢。再见】

    还真是讨人厌的家伙啊。虽然我挪着脚步准备从客厅出去,

    【等一下,不是才说到一半嘛。为什么就走了啊?】

    这个烦人劲。

    还真受不了啊。

    【——怎么啦?】

    【我做的巧克力啊,刚才给绫乃吃了,她说我做的巧克力超级好吃的哦~绫乃【呜哇,好厉害!好美味——。那个,桐乃,我能把这里的所有的全部吃掉吗?】这么说着!~我真不愧是我啊,看样子我有做点心的才能呢!~】(翻译:妹子你又被骗了)

    还在想她到底要说些什么呢,又开始说些自以为是的话了。已经很烦了啊。

    桐乃还真是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烦人了。

    她坐在沙发上,脚啪嗒啪塔地上下摆动,

    【你也想要吃吧?因为是超级可爱的妹妹做的巧克力,所以非常想吃吧?】

    才不想吃。

    【但是我不给你~。嘛——,如果不管怎么都想要的话,反正我做了很多,这种微不足道的恩惠还是可以给你的哦~。但是可惜,全部被绫乃吃掉了】

    啊——真想干掉她。真是的,还真是个每多说一句就想把她踢飞的说话方式啊。谁有心力能和她胡搅下去啊。

    【哼,吃巧克力吃肥你自己吧笨蛋】

    【什————!】

    我扔下这样的话后,才终于能挪动脚步走出客厅。就在我刚打开门的时候,

    【去死吧!】

    啪!不知被后面什么东西砸到了后脑勺。

    【好痛!什么啊………这是,嗯?】

    捡起掉在床上的那东西,原来是个想个石头形状的硬东西——

    这个…………是巧克力………………吧?

    因为有银纸在下面保护着,所以掉下来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弄脏。

    估计是桐乃瞄准着我的后脑勺,然后用这个东西扔了过来吧。

    【喂,这个——】

    刚想问她想到底想干什么然后回头的时候,桐乃已经看也不看我一眼,将视线重新回到了fashion杂志上面去进入了无视状态。好像已经不准备说明了。

    【………………】

    我正以微妙地表情盯着手里面的这个石头一样的巧克力。

    不管从哪个方向怎么看都觉得做得很烂的,有着粗糙外形的巧克力。难道是绫乃做的巧克力?不过也不像,大概是桐乃做的………………吧。

    反正是丢掉不要的失败品,所以就把它拿来扔人吧。

    【………………真是浪费。不要把吃的东西乱扔啊】

    【………………这样想的话自己吃掉怎么样?】

    【掉到地下的巧克力还怎么吃啊,你耍笨吗】

    啧,想听听反应是什么,居然是这个吗。

    而且还一直盯着杂志不看向这边。

    我握紧着桐乃的巧克力,

    【哼】

    哼着走出了客厅,露出不爽的表情,走上了楼梯。

    进了房间后关紧了门。

    明明谁也不可能在,带还是左顾右盼地确认着。

    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手心。

    【………………哼。………呜哦………什么嘛,这样的东西………………】

    盯………………,盯着手掌上的东西………………………………………………………………咬。

    不对。

    感觉有只十分糟糕的怪物出现了。

    一边用着只有小鬼会用的比喻用在自己身上,一边用牙齿咬着。

    嘎。

    【……嘎?】

    首先传来的,是如同咬着沙砾的触感——

    【*&%¥%*&………………!?】

    数秒之后,大脑开始认知这东西的味道。伴随着急剧的疼痛,我直接蜷缩在了刚才站着的地方。

    这是什么啊!!这不是很糟糕吗——!这个难道是石炭吗!!?

    【嘎嘎~咯咯咯咯——】

    咳嗽和眼泪和鼻水不断地流出,完全停不下来。哇,呜哦哦哦哦哦………还真被耍了啊!那个家伙………!

    这不是人类可以吃的东西………。

    虽然,随便将这东西放进嘴里的我也有不对!

    但是啊,你们这些看的人也把这个和那种场景搞错了吧。

    你们是认为桐乃因为害羞,不好意思将巧克力送给我,才用这种无趣的方式扔给了我的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就算是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我不是也期待了这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了吗!

    果然我是想教训下我自己。

    真的是galgame玩太多了啊!!那种事情在现实中哪里有可能啊!!

    因为现实中的妹妹给的巧克力,是石炭啊!!!!

    【………呃,呜…………呜…………啊啊啊………………】

    好难受,我正抱着腹部蜷缩着。额头冒起了冷汗。

    这种感觉,就像是饭里面下了毒,胃里面像火烧一样热,像是喝了什么硫酸的感觉。

    仅仅是一个就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吗?如果两个三个这么吃下去搞不好会死啊。

    正当我蜷缩着痛苦的时候,

    【………你在干些什么啊?】

    不知什么时候打开门,桐乃以吃惊的表情俯视着我。

    【………呵,什么也没有哦】

    装作平静的样子,用手擦拭着额头的汗液。

    可恶,桐乃这家伙。难道说,是算准我肯定会吃这个巧克力了吗………………?

    现在是来确认我有没有吃下了这个毒物吗?

    多么恶劣的性格。

    既然这样,那就不管怎样,也要将这个腹痛忍耐下去………

    因为居然被这样耍了……

    老实说这时候的我,从以后的我的角度来看已经进入了深度的被害妄想之中了。

    【………刚才你扔进来的巧克力啊】

    【…………呃,嗯】

    【超级,美味哦】

    这么说怎样。这样说的话你也不能嘲笑我【呀哈哈哈,中招了中招了!!你笨啊!!~~?果然是妹控!!你是就算是变成这样,也这么想妹妹做的巧克力啊?】了吧。

    你这个邪恶的计划也就溃败了吧!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

    但和我的预想不同,桐乃紧紧地盯着我,

    【哼——,把那个吃了吗?………真是贪吃呢】

    呵呵地轻轻笑着,从房间里出去了。

    【………………】

    ………这个。结果到最后还是被耍了吗。

    但并不是那种那么讨厌的,气氛。

    虽然不是很清楚,这种平局的状态………………也可以吗?

    【疼,疼疼疼………………】

    因为妹妹已经不在了,我继续开始和腹痛激战。

    就这样,我高二的情人节闭幕了。

    从那以后,我听到情人节之类的词时,就想起了那石炭一般的味道。

    想起我最讨厌的妹妹,以及那痛苦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