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CD附录短篇 第一章 在某间女仆咖啡店里
    星野KIRARA,是在秋叶原一间名为[prettygarden]的女仆咖啡店工作的女仆。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吧,在桐乃第一次参加线下聚会时,就是她在女仆咖啡店工作着(对,就是给我送咖啡那个)。我再一次见到她时,已经是在即将升上高三前的冬天了。

    和往常一样,在桐乃、黑猫和沙织一起逛秋叶原,并走进了一间女仆咖啡店时,我也像是理所当然似的被拖了进去。

    不过这次,桐乃在店里,对那位帮我们端饮品的女仆小姐补了这么一句话:

    “那个……难、难道,您是星野KURARA吗……?梅露露的声优?”

    我好歹也见过几次出演梅露露的声优,星野KURARA,所以很快就明白了桐乃为什么会这么问。那位女仆的长相几乎和KURARA一模一样。

    不过,仔细看的话,应该还是KURARA比较成熟一点,发型是Sauvage,胸部也比较大,看着相当养眼。

    所以呢,对方会怎么回答,我大致上猜到少许了。

    “啊哈哈,答错咯~虽然确实是经常被人认错啦。”

    “啊,果然是认错了……”

    桐乃因为害羞涨红了脸。

    “KURARA她啊,是我的妹妹哦!”

    “咦咦!?”

    坐在我旁边的桐乃吃惊地叫了出来。女仆小姐将手放在胸前,如是说道:“我叫,星野KIRARA。请多多指教,大小姐❤”

    “诶?啊,是、是!我才应该请你多多指教……嘿嘿。”

    喂,在害羞些什么啊?

    在秋叶原的时候,桐乃经常给人一种普通高中生的感觉,但她的本质就是个宅,纯的。

    先不管她,我顺着女仆小姐的话头继续问了下去。

    “……那个,虽然有点失礼,但星野KURARA,还有星野KIRARA,这两个名字是……”

    “嘿,是本名哦~”

    “这、这样啊”

    “是的~,很可爱对吧?”

    “……是呢。”

    如果是小女生或是艺名就算了,但二十多岁的大姐还叫“KIRARA”这样的名字,说实话有点倒胃口呐。

    不过这么想了以后,我有马上反省起来。

    对别人的名字说着说那的——不对,就算是想东想西的,都太失礼了呢。

    “哎呀呀……呼呼,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呢。姐姐是女仆,妹妹是声优——果然会相互影响吗?”

    坐在我对面的纱织在提问到。

    还是老样子的圈圈眼镜和绝赞宅套装。啊,纱织小姐。

    顺便说一下,黑猫坐在桐乃对面,现在正沉默地吸着冰可乐。

    KIRARA小姐表情丰富地回答道:

    “是的,应该是有我的影响在里面~我从很久以前就很迷《魔神坛斗士铠伝》和《银英传》了,房间里也塞满了周边,会影响到她是理所当然的吧~”

    “原来如此。如果哥哥或姐姐有宅属性的话,弟弟或妹妹被持续熏陶、受到英才教育的状况也挺常见的。”

    没错,如果桐乃不是宅的话,那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兄弟姐妹的影响还真是强大啊。

    “哼哼哼,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听到梅露露那超萌的声音的说,所以一定要好好地感谢KIRARA氏呐!kiririn氏也是这么想的吧?”

    “诶?啊,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扑啦扑啦地上下点头的桐乃,开始用很崇拜的眼神看着KIRARA小姐。

    要是平时有现在一般老实就好了。

    “唔嗯~~,还真是走运啊……连想都没想过能在这种地方遇到KURARA的姐姐呢……我、我是KURARA小姐的超级粉丝的说!”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了♪,小KURARA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我家的妹妹,只有在面对宅兴趣才会老实地表现自己的感激之情呢,还真是一幅温馨的画面。在陪她乱来时,好歹也能看到她的这一面呢。

    ……

    呃。

    再给我们端完饮品后,KIRARA就这么留在了旁边陪我们说话。这就是所谓的特别服务吗?

    我在突然间注意到了,这或许是解开之前一直非常在意的某个疑问的好机会。

    “——呃,KIRARA小姐,我能稍微问点奇怪的问题吗?”

    “嗯……我想想~,我是90cm,F罩杯的哦,哥哥❤”

    “What?”

    我的脸在胸部尺寸心动大披露的突然袭击下,变成了惨烈的一片红。

    然后在下一瞬间,我的亲妹妹一把拽住我的衣领,把我的脖子豪爽地架了起来。

    “你这家伙!你、你到底在问什么飞机啊!?”

    “我还什么都没问啊——————!你也一直听着的吧!KIRARA小姐你也是!突然间搞什么自爆啊!?”

    “啊哈哈!,因为哥哥你不是一直死死地盯着那里看嘛,所以我就想你是不是在意呢?”

    “这是天大的误会!”

    哪有死死盯着,只是稍微瞥了一下而已吧!

    “……人渣……”

    黑猫你在附会些什么啊~~~!?

    “京介氏,明明在下不会对胸部大小感到在意……为什么你就不会死死的盯住在下的看呢?”

    “吵死了!鬼才会看你的!”

    可恶啊~~~怎么会这样!我原本的酷帅形象难道在这一瞬间变成乳控混蛋了吗!?这个女仆,不仅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连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都毫不客气地对我的社会基石进行敲打啊!

    真是的,话题都扯远了,还是先问问该问的问题……

    “咳,我想问的才不是你的胸围之类的事。我想问的是‘我们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

    “哎呀呀~,难道说,我是被搭讪了?”

    “这不是搭讪。实际上,是在夏comic时————”

    我终于(真的该说“终于”)将在夏comic东馆里遇到的,那位和KIRARA长得一模一样的同人画师的事情说了出来。那位画师同样穿着女仆装,还一个劲儿地向我推销一部主角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女仆H同人志,逆・性骚扰能力不是普通的强。不过一说起这事,就会想起后面一大串的杯具,让人很不想去回忆啊。

    “哦呵呵,是最近人气急速上升的サークル呢~。听说在冬comic时还会参展哦,要卖近亲相○的重口SM原创本呢。”

    “STOP!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可恶,那死女仆还真的去画了啊。

    接下来————虽然我的提问还没被解答,但还是尽快转入下一个话题吧!

    我赶紧补上下一句话:“还有,涉谷109里坐在收银台的营业员,好像也和KIRARA小姐长得很像……”

    “啊~~”

    KIRARA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不断点头。

    “那些孩子,应该全部都是我的妹妹唷!”

    “果然啊!”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她们太像了,果然是有血缘关系的么。

    “我可是有很多姐妹的哦~”(吐槽:你《神奇宝贝》里的某护士吧?!)

    “……有这么多姐妹,家里恐怕有够热闹的吧”

    黑猫轻声感叹道。

    我记得这家伙也是个妹控,所以才会对姐妹的话题有兴趣吧。

    虽然在“喜欢妹妹”这点上与桐乃很像,但总感觉在什么地方有决定性的不同。

    KIRARA用指尖抵着嘴唇,作出整理思绪的动作。

    “现在大家都自立了,都从家里搬了出来,所以已经不怎么热闹了。不过在以前,大家都还住在一起时,那可真的非常热闹呢。我在看《魔神坛斗士铠伝》时,旁边的妹妹就在画罗塔尔的插画,还有妹妹唱歌——之类的。”

    “唱歌?——难道说是KURARA小姐吗?”

    KIRARA小姐微笑着肯定了桐乃的提问。

    “是的。她从以前就很擅长唱歌呢……要是她不是我妹妹的话,说不定会以成为歌手作为目标哦~”

    “这样啊~”

    “哦~”

    话题自然而然地从KIRARA姐妹转到了KURARA身上。

    “对了对了,我在上次电话里听说了,小KURARA因为配了梅露露,让知名度大幅上升~开始不断有工作找上门了哦~!”

    “好~厉害!真期待啊!”

    “呵呵~,我也是这么说的哦~现在大家最早能听到的,记得是某篇小说的广播剧CD呢~”

    听KIRARA小姐说出那小说的名字后,桐乃便“啊!那个我知道!”地喊道。

    然而对我来说,我连她讲的广播剧CD到底能不能吃都不太清楚。

    “广播剧CD是什么东西啊?”

    当我老实把我的疑问讲出来后,我便马上发觉在挤满了宅的场所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一种失态。店里的男顾客一边小声说着“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这类的话,一边用怜悯中掺杂有鄙视的眼神盯着我。

    而坐在我旁边的妹妹也在极近的距离用一声“啊?”把我吐槽了。

    啧,我无知还真是对不起你们啊。我绝对在什么地方听过广播剧CD这名字,只不过详细是什么想不起来罢了。

    “京介氏,所谓的广播剧CD就如字面的意思一样,是通过声优将广播剧念出来,在录进CD中所诞生出来的事物。大体上要是原作在漫画、游戏、小说中广泛存在的情况下,广播剧CD作为媒体产业链的一环被制作出来也是相当常见的。有一些是会将本篇中人气最高的Ending抽出来广播剧化,也有一些则会加入只收录在广播剧CD中的番外篇来提高附加值————嘛,还有很多其他情况啦。”

    纱织解释到。

    “嘿诶~,也就是说,这是类似‘FanItem’的东西咯?”

    在先有原作的基础上,为了满足这些作品的Fans而制作的Item。虽然像我这种只要声音和音乐有趣就能接受了,但是要是听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在说话什么的,做为Fans自然也会很高兴吧。

    但是当我说完“类似FanItem的东西”后,黑猫插进来补充道:

    “将广播剧等同于原作的Fans向附加品这种说法,对于我来说无法完全认同。尽管数量较少,但也确实存在广播剧中的原创神作。不仅如此,在作为原作副产品发售的广播剧中,也不乏质量超过原作的作品。”

    这时,这连桐乃也很罕见地赞同了黑猫的说法。

    “在ONE的广播剧里,里村茜路线确实做得很不错。”

    “……为什么你在举例时总会选些这么老的梗啊。难道你是从几年前穿越过来的么?快回到永恒世界去吧。现世很危险,就别再回来了。”

    “哈!反正我就是Galgame阅历浅,所以才会举以前的神作出来~你有没有爱啊?”

    喂喂,不要吵架啊。KIRARA小姐也在旁边看着啊。

    当我呆呆地围观者两人一来一回的互喷时,纱织瞄准恰好能停止互喷的瞬间,完美地打断了她们。

    “但最近的广播剧变得相当豪华了呢。邀请原作者加入并认真地进行监修,拿出配音表就会列出一大堆名声优,这些事都逐渐多起来了啊。”

    “的确……就我个人知道的例子来说,最近的轻小说也是非常流行这种套路。只要卖的稍微好一点,就会走上漫画化->广播剧化->动画化的既定路线似的多媒体产业链接战略。现在很多人都开始‘怎么又是这种套路’地抱怨起来了呢。”

    虽然黑猫头头是道地说着这些话,但对于我来说,这种马上转入我完全听不懂的话题的状况还更会让我想抱怨“怎么又是这种套路”。

    桐乃对黑猫发出了“呵~”的一声,对黑猫的说法嗤之以鼻。

    “你这只死笨猫又开始觉得自己这样开差别喷很帅了~。多媒体扩展有什么不好?Fans也会高兴不是吗?出版社、原作者、制作人员却都能赚到钱,不就可以大家一起幸福了吗!?”

    “你才是什么都不懂啊。你的耳朵没听到我只是对那些‘稍~微~’卖的好一点,就随便XX化的原作感到不爽罢了吗?像那些连看到都觉得伤眼的粪作全部消失掉不好吗?照你的说法,如果做出的东西有人气,那的确会让大家幸福。但是要是做出个移动地雷谁会幸福啊。”

    “啊,说起来前几天你在看到《MASCHERA》二期DVD时泪目了吧。那个就是谁也不会幸福的例子的典型吗?”

    “呃……那、那件事就算了。而且《MASCHERA》不是媒体平台扩展的产物而是TV原创剧情吧,明明就不符合刚才所说的条件,别混在一起谈好不好。”

    这个话题好像是黑猫永远的痛啊,似乎到现在还会泪目的样子。

    “我觉得这就是一样的~”

    喂,不要欺负过头了啊。很可怜不是吗。

    不知道是不是读懂了我的眼神,桐乃放弃了在《MASCHERA》上纠缠。

    “嘛~~也没错啦,你说的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我喜欢的漫画在跨平台时也曾经让我十分生气呐。”

    “哎呀呀,请问是怎么的情况呢?”

    KIRARA小姐打了个圆场。

    桐乃“呃”地一声,想了想该怎么说,环视了大家一圈后说道。

    “刚才纱织也说过了吧,广播剧的声优会找很多有排场的大腕担当的情况很多。作为Fan来说,这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比如有时会让人觉得,‘啊~这角色居然是这个声线~好萌~’这样。但是到了动画化,声优像换血般全变了。让那些声音不怎么样的人去配主角是算什么啊?太小看Fans了啊!”

    “ki、kiririn氏!?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啊!”

    纱织慌慌张张地打断了桐乃。能让这家伙感到如此危机感,这状况还真少见。

    “你知道吗!关于在动画化换声优这件事,是有很多复杂的原因的哦!广播剧基本上是属于单方面运作的项目,作为企划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事,不会花太多的钱。正因如此,协调声优间的日程也不会太麻烦,因而才有豪华声优列表的出现!要是不考虑各种情况就任意地批判动画声优的分配,那就未免太过分了!”

    还有,纱织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拼命地维护业界啊。

    “是呢~,而且我在小KURARA那里听说过,在动画化时,也会有那些将声优分配大幅变更的监督存在哦~。说着‘要打破广播剧先入为主的观念!’或者,‘要响应问卷调查结果!’之类的话,以这些为借口擅自按照发起人或制作者的意见,对特定的声优进行商业运作分配,还有很多这样那样不为外人所知的潜规则在里面哦~————不过,这也是没必要知道的事呢~❤”

    KIRARA小姐,你也是说了些让人揪心的话啊。

    而且把这些妹妹亲生经历的情报晒出来不是很危险吗?

    “啊哈哈~~其实我是这么想的。无论是动画、广播剧,还是像我们这样的女仆——‘为了穷人满意而奉献自己’,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哦~”

    KIRARA小姐向我们露出了可人的笑容。

    “所以说呢❤我觉得大家只要将自己的感受直接说出来就好了。既然每个人的喜好、感性都不同,那就请不用太介意我们这些提供服务的人,有趣就说有趣、无聊就说无聊、不爽就不爽地将自己的感想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就好。啊,当然咯,恶意中伤与感言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大家要注意哦♪”

    “哈哈,原来如此,在下心悦诚服。”

    纱织用手掌拍着额头说到。

    “服务的价值是‘只考虑能在哪个程度上满足受众’,被服务的一方斤斤计较、指手画脚地对服务给予无意义的担心,随意地进行不负责任的点评反而会十分失礼——就是这样。”

    “这就是所谓的女仆的矜持唷,大小姐❤我猜其他方面的专家也一定会说出同样的话吧。”

    哦哦……好帅……

    咳,那好,我也老实地说出我的感想吧……

    “对了,KIRARA小姐。”

    “是~怎么了?哥哥♪”

    “以前我在这里吃过的‘妹妹亲手制作的咖喱’,怎么都是量产调味包做出来的,关于这点你作为专家是怎么看的呢?”

    “啊哈哈,哥哥真是的~~!这种事不是约好了不能说出来的吗?♪”

    啵。KIRARA小姐轻轻地敲了下我的头。

    喂。

    几秒前你说的帅气话都回收到哪里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