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在下雷雨时看家
    这是在我因为发现了”妹妹的秘密”而被牵扯进诸多骚动的前一个月的事情。

    五月、高中二年级,接近春夏交接的某一天。

    晚餐,家族全员聚集的餐桌前,老妈说出了这样的事情。

    “京介,我和爸爸后天要去福岛的叔父那边参加丧礼喔。”

    “嘿?要去几天?”

    “因为爸爸还有工作要做,虽然预定是留宿一晚后就马上回来……”

    “嗯~~~、那么这段时间要吃什么?”

    “这种事情,自己想办法啦。钱、我已经给桐乃了喔。”

    “嘿?为啥交给桐乃啊!?”

    通常,碰到这样子的情况,都是交给长男的吧~~。

    “你们两个,双亲不在的时候,要互相帮助啊。”

    “…不是吧,那个,算不上是回答啊~~”

    再说,真是瞎操心的说。

    我还打算继续抗争,但是老爸用充满威严的声音发话了。

    “京介,照妈妈的话去做。”

    “…….好啦”

    那个人说出这样的话就表示这个话题结束了。虽然我内心里还有很大的不满,但是只能接受了。

    “呼~~”

    我边喝味噌汤,边叹了口气。

    已经成为高中生了,也不会因为亲人不在而感到寂寞。

    应该说,可以尽情做想做的事情——本来应该是这样子的…….

    “……….”

    瞄了旁边一眼。那里座着吃饭的是我的妹妹。

    她的名字是高坂桐乃。染着闪亮的棕发,可以说是时尚的国二学生。妹妹标致的侧脸,突显出了长又卷的睫毛,看起来很有成熟的感觉。

    老妈对桐乃这么说。

    “就是这样,这两天就交给妳啦,桐乃。我们会买些伴手礼回来——之后要和哥哥一起同心协力喔。”

    “不要再讲了——、又不是小孩子的说,没事的啦。”

    “哈哈哈、说的也是。嘛、妈妈也不是担心妳喔”

    老妈啊、这种好像对我不怎么放心的说法。还有把钱交给了妹妹

    “请慢走。爸爸,妈妈。路上小心喔。”

    柔和微笑着的妹妹,就如同画里面描绘的”可靠的女儿”一般,让不得不把孩子留在家里的双亲也能放心的出门去一样。

    但是我啊,一想到那几天会和妹妹两个人待在家里,沉重的心情就停不下来啊。

    吃饭时,我和她的视线完全不会有交会,连一句对话也没有。

    说我们感情不好?不不不、应该是更之前的问题。因为,完全没有半点交流啊。

    是因为吵架的关系所以不得不这样子吧?

    没错。我和妹妹的关系,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是深层次的冷战状态。

    星期天的早上,我和桐乃站在玄关,目送着双亲出门。本来嘛,我是不想和她一起行动的,但是在老爸的跟前,不得不合作一下。

    “那么、我们走啦。”

    “要买办手礼回来喔~~”

    啪嗵(注:日语中,关门的拟似音)

    当大门一关起来,玄关中充满着沉重的气氛。

    “……………………”

    “……………………”

    无视我的桐乃转过身,向着客厅走去。

    我对着这样的背影叫唤。

    “喂”

    但是她却没有反应。应该是听到我说的话才对啊。

    啪嗵。彷佛是以无言来表示拒绝的意志、客厅的门关了起来。

    “…嘁”

    怎样啦,那种态度。

    兄妹的关系,每个家庭都是这样吧。还是只有我们家?

    嘛~、我已经把这家伙当成陌生人了,虽然不会因为这种程度就生气啦~~。

    但是就算这样,被那样子的看扁还是会让我想要对她说几句。

    而且还有事情要找她。

    我追着桐乃走向客厅。开了门,边握着门把、边以平静的声音问话。

    “你听到我说的话吧,稍微给点反应啊。”

    然后,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傲慢妹妹,不拿正眼对着我。

    “…嘁………烦啊”

    “啊~~?”

    “……………….”

    然后,又被无视了。如你所见,跟对着老爸和老妈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真是…….这种样子,就算和她好好的对话,也只会让我自己更生气。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和这家伙一起看家。如同现在这样子,陷入不得不和她说话的情况里去。

    嘛,就算埋怨也没办法,赶快做完该做的事吧。

    “你今天的三餐打算怎么办?”

    “…………………”

    “来点回应啊,你听到了吧。”

    用充满敌意的的口气,多次的询问之后、终于给了一个超级讨厌的回答。

    “烦啊………在外头吃,和朋友一起。”

    边按着手机,边小声的用着被分割的语句来回答。

    就算这样,至少有个反应。我抑制着泉涌上来的焦躁感,然后

    “晚饭呢?”

    “在家。”

    “那就把钱交给我、我会去超市买些家常菜回来”

    “哈啊?”

    “不要用[哈啊?]来回答我。妳要和朋友出去没错吧?要是因为妳玩到入迷,而忘了买东西、这边可是会很困扰的。”

    维持握着开门门吧的姿势,等着她的回答,然后

    “好烦…….要出门了…”

    磅(注:大力拍东西的拟似音),桐乃好像要把两张千元纸钞拍进桌子里一般,在桌上留下了两千元,然后向着这里。

    “——挡路——闪开”

    “………嘁”

    妹妹从我的身侧走了过去,上了阶梯。应该是回自己的房间做出门准备吧。

    “呃…,麻烦的人是谁啊”

    我看着阶梯,边发牢骚。

    终于…把我说的话听进去啦。顺便说一下,就算是这样的恶语相向的对话,一年之中也不一定会有一次的兄妹关系。平常的话,会更加——互相的无视,当作对方不存在一样。

    唉~~~~…….当成笑话看也可以啦?刚才的就是我们兄妹的互相寒暄,拼尽全力的沟通了啊。

    我可以肯定地说出我的心声,我啊,超讨厌妹妹的。

    和那样的家伙一起生活的情况,就算很不爽也没办法。

    对她来说,肯定也是同样的情形。

    “……….唉”

    忧郁的叹了一口气。

    在去买东西之前的那段时间,我都呆在青梅竹马的家里。

    因为我连妹妹出门去之前的那一小段时间,都不想和她呆在一个屋檐下。

    “……。啊,差不多是半额贩卖的时间了。我也该出发了。”

    当我站起身来时,青梅竹马说了声”来”,并且把折迭伞拿出来要交给我。

    “把这个拿去吧。虽然现在是晴天,但是之后好像会下雨的样子喔。”

    “是这样吗。谢啦”

    心怀感激的收下后,我就要去买晚餐了。

    然后——

    晚间七点。我和妹妹并排坐在餐桌前。

    晚餐的菜单是在超市随意地买了些家常菜还有白饭及快餐味噌汤等。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双手合十后,拿起筷子。

    为啥会两人一起吃饭呢?我不经意这么想着。

    ………….习惯这种东西真是可怕啊。就算双亲不在,我们兄妹俩还是会在门限之前的时间回来,在跟平常一样的时间点坐在餐桌前,和互相讨厌的对象一起并排着吃饭。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在这,又没有其它的外人。桐乃还是画了点淡妆,感觉上就好像是象征我们两人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远一样。

    “…………….你在看什么?”

    “…….这里明明就只有亲人了,妳还画着妆啊。”

    尽量地用冷澈的声音小声的说着话,然后、桐乃有一瞬之间

    “……….嘿……”

    发了愣。之后,马上用凶恶的眼神瞪过来。

    “我高兴啊,你有什么意见吗?”

    “………………并没有”

    我向着旁边转过头。

    ………真是,外表看起来明明就很漂亮。

    “…………这些菜,随便选了一些买回来,没关系吧。”

    “……………….”

    无视我啊。不知道在生什么气。

    “……………….”

    “……………….”

    在那之后,我们也没开电视,静静的吃着饭。

    从第三者的角度看来,说不定是个超现实的光景。

    关系良好的兄妹,因为一些小事而吵架、呕气、因为意气用事而互相无视对方——或许我们会被这样的看待着。

    可是,不是这样的。

    我们是真的很讨厌对方。从以前开始就一直互相无视——这不是说谎而是真心,我现在是这样的家伙已经随便怎么样都好啦的放弃状态。

    “……我吃饱了”

    小声的说了一句,桐乃就开始收拾自己的餐具。我则是“呼~~”的吐了一口气。

    不久,就从厨房听到“卡锵、卡锵”的洗碗声音。

    真的是非常讨厌的声音啊。

    看到这么直接了当的例子,你就可以了解到了吧——

    “啊啊~~,郁闷、郁闷,只是呆在家里就好郁闷啊。”——

    家族关系恶化的情况下才有的家事声音。

    这种沉闷的气氛。

    就是那个啊。

    “……….真是的。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当然,我也没有期望变成这样的关系。

    很久以前,大概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应该是很要好的吧。

    然而,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也想不起来。

    “………嘛、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就算想讲些什么也没办法。”

    假设说。

    因为一些小事而吵架,错失了和好的机会,然后,这样子经过好几年。

    就连吵架的理由都忘记了。

    这个结果——就是变成现在这样的关系的话。

    就算我们两个真的是曾经很要好。

    最后的结局还是同样的。因为,不管是我也好、桐乃也好,对于对方情况是随便怎么样都好了。

    都到这种情况了,就算想要恢复成要好的兄妹关系也是没有办法实现的。

    没错、要是有改变现在这样关系的方法。那就可以说是,需要可以匹敌长久岁月的互相无视这样程度,非常不得了的契机。

    这样凑巧的事件,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呼…………稍为清爽了点。”

    我洗完澡后,换上家居服并走向客厅。

    因为我打算去喝些温牛奶。而后,待在房间里读书,然后赶快去睡觉。这样子的话,这种无趣的两个人看家的情况就可以尽快结束了。

    我边想着这样的事情,边打开了客厅门——

    “?……….啊.……………”

    在我进来的一瞬间,桐乃不知为什么慌慌张张的关掉电视。

    “啊嗯?”

    喔,这家伙还在啊。不知道在干什么。

    仔细一看,坐在沙发上的桐乃,边保持握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机的姿势,边用半睁着的双眼瞪了过来。

    “……….嘁,干嘛?”

    “……这样慌张的关电视啊!妳在看什么节目?”

    虽然我对这家伙本身完全没有兴趣,不过实在是太不自然了,所以试着问问看。

    桐乃用低沉的声音

    “………要你管。”

    “嘛、是没错啦。”

    我也不再纠缠这件事。不管妹妹看什么样的节目、根本不关我的事。

    不过……。我妹她啊,是因为大哥进来才把电视关了的吗?

    ………应该不会吧。照这家伙平常的样子,不管看啥节目,根本完全不在意我,光明正大地看下去才对。

    就是因为超讨厌对方的,我才可以说的这么肯定。

    “碍眼啊、滚出去。”

    …………这家伙,应该不会在看可疑的电视节目吧!?

    虽然她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疑,不过很不巧,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及好奇心去深究原因,快速的完事闪人,然后待在自己房间惬意的看着漫画。

    但是,本来每个礼拜都很有趣的周刊少年漫画杂志,却只有在今天晚上一点也不有趣。

    “啊~啊,都是因为和那家伙说了话的关系啦”

    已经不要再和那种妹妹牵扯上了、我下定了新的决意。

    不过啊。

    “今天”就如同嘲笑我的决意一般,并没有让这一天平静的完结。

    想不到——,窗户外面突然发出了一到闪光

    “!”

    轰隆轰隆,然后听到超大的雷鸣声。

    接着,啪嚓!

    伴随着这样令人厌恶的的声音的是,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呜喔………!好近啊!?”

    看来好像是因为刚才的打雷,造成总保险开关跳掉而停电的吧。

    咔嚓,又一次好大的落雷。

    接着,沙……、特大的风雨开始敲击着窗户。

    “喔喔喔喔喔喔喔……这可真糟糕啊”

    “说起来,白天的时候,麻奈美好像说过会下雨之类的。”

    “糟了……….手电筒放那去了啊”

    不要看我这样子,一但碰到什么情况我都是有准备的。从桌子的抽屉取出手电筒,迅速地确保光源。

    为了打开总保险开关,走出房间,往一楼去。房子里面已经完全的一片黑暗。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的注意不要踩空。用手电筒照玄关侧边的墙壁后,把总保险开关打开。

    咔钦。

    “啊勒”

    说起来,明明已经把总保险开关打开了,却没通电。不管怎么切换玄关的灯光及客厅的日光灯的开关都没用。

    晃~晃~、强风吹打着房子,这样的声音和漆黑的空间,两者相加就更催发人的恐怖感。

    “呜喔……”

    这里有一个丢脸地被吓到发抖的我。也因为这样,总算想起应该做的事了。

    “这样放着窗户不管的话,好想很糟糕吧……没办法”

    当我有全身被打湿的觉悟之后,接着就把客厅的窗户打开。

    “努喔”

    斗荡(指窗户被打开的声音),强烈的风与吹进了室内。

    “哈啊……哈啊………为啥只有在老爸老妈他们不在时,老是出状况。”

    泪目地关了滑窗。(注:日本的独栋房大部分都有这种滑窗,装在玻璃窗之外,可滑动。除了可以挡风雨,也可以防贼。)

    “………呼”

    做完事情的时候,衣服已经湿到里面去了。

    狂风暴雨的夜晚、只剩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家中。

    跟三流的恐怖电影比起来,更令人害怕的情景。

    “啊啊、不对…………….不是只剩一个人。”

    那家伙、不知在不在房间。不在客厅的情况看来,应该就是如此吧。

    虽然脑中闪过这样的选项“偷偷地[去看看她的情况吗?]”,但是马上甩掉这种想法。

    “为什么我非得去担心那家伙啊”

    皱起眉头。因为湿到底的衣服黏在身上非常的不舒服。

    “好像没有通电的样子、早知道就先准备条毛巾才对。”

    雷雨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衰弱的迹象。闪电和雷声已经开始让我神经衰弱了。

    “……….好吧”

    从客厅到走廊,再经由玄关走向脱衣间。

    总之,先用浴巾擦擦身体,好想换掉湿了的衣服啊。

    打开脱衣间的门,用手电筒照向里面的那一瞬间——

    “呀~~~是、是谁!?”

    从浴室里有悲鸣声。

    “呜嘿!?”

    “是是是是是谁!?在那里的是谁!别给我进来喔、变态!杀了你喔!?”

    好像是严重的混状态。

    这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对于那具有真实感的拼命恐吓,尽管让我吓得不轻,还是出声道。

    “嘿!?桐、桐乃吗!?”

    雾状玻璃的对面,桐乃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什么嘛,是你啊……唉……”

    好像没了灵魂的声音。

    “真、真是的~~~~~~~~!不要乱吓人嘛!”

    “抱歉”

    突然的紧急事态,我们都被对方吓到,没有办法像原来一样从容应对。

    连对方是好几年互相无视的存在都暂时忘记,不知觉地用普通的说话方式。

    “去、去洗澡的时候,突、突然变成一片漆黑。”

    “这样啊”

    洗澡中刚好停电的样子。真是不走运的家伙。

    终于了解了情况后,听到对面用着微小到听不清楚的声音。

    “电源……开不了吗?”

    “…………”

    “………真是的、已经不在了吗?你还在那里对吧?”

    还是跟平常一样,冷澈的声色。但是那个声音,却有些微的颤抖。

    “总保险开关虽然打开了,但是如你所见。家里还是没有电。”

    “……那么,什么时候会修好?”

    “我哪知啊。”

    去问电力公司吧

    “………外面,风很强吧………窗户之类的,放着没关系吗?”

    “滑窗已经关好了,没事的啦”

    “这样啊”

    “啊啊”

    会话中断。进入了无言的时间。

    要我说借口的话,因为突然的紧急事态,我的内心某个地方大概还有着高扬的心情。所以,说出了平常绝对不会讲的话。

    “嘿~~~果然,你是在害怕啊”

    “怎…”

    桐乃有一瞬间,屏住气息。

    “怎么可能嘛!”

    “是吗?虽然现在才想起来,你在小时候,好像有因为打雷停电而在哭吧。那个,还是没有治好~~吗?”

    “……………”

    没有回答。搞不好生气了——

    不知为什么,感觉好怀念啊。

    光源只有手电筒的黑暗中,沉默再次降临。

    耳里只听到窗户被风吹到卡哒卡哒作响。

    不管是我还是妹妹都跟平常一样沉默着,跟往常一样待在一起。

    两人一起看家、遇到打雷、碰到停电——

    那个时候啊,只是安抚快哭出来的笨蛋妹妹而已,就觉得好辛苦。

    “………………”

    ………嗯?

    突然在这时、指间好像碰到什么东西。蛮不在乎地捡起来看看,

    ……………什么啊?

    沐浴乳的盒子?

    用手电筒照照看,好像是某人物的沐浴乳的样子。瓶子上画着的是红发女孩的画像。

    哈啊?儿童观看的电视之类的吗?我们家有这东西吗?

    当我还想在思索关于沐浴乳的瓶子时,

    “那个……还、在吗?”

    “嗯?在啊”

    哎呀。我待在这里的话,这家伙就出不来啊。

    明明妹妹还在洗澡,却待在脱衣间里,感觉上不太舒服。

    “桐乃,我把手电筒开着、放在这里喔。”

    “嗯、嗯……”

    听到妹妹的回话。该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我,准备打开脱衣间的门。

    然后,背后听到虚幻的呼唤声。

    “喂、喂…等、等一下啦”

    “啊嗯?”

    止步回头。

    黑暗之中…越过雾状玻璃,好像浮现出些许妹妹的身影。

    “那个啊……”

    “怎么了?”

    我问她。

    然后,桐乃好像稍微犹豫一下之后——

    “——走~”(这让我想到广告中,摇摇的台词XD)

    响起的雷鸣声,掩盖了妹妹的话。

    啪唭啪唭、日光灯闪烁着,之后,屋内恢复了光明。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啦,我洗好了,你赶快滚出去。”

    “………………”

    我总算再一次清楚的了解到超讨厌妹妹的理由了。

    嘁!用力的砸嘴之后我转开门把。

    “……….等等,你还在啊?”

    “是是是是——碍到你啦。”

    我丢,把瓶子丢到垃圾箱后,我就快步的走出脱衣间。

    之后再回想起来,这真是非常靠近的差边球啊。

    当我知道那个人物名字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然后,一个月后的现在——我和妹妹在客厅的沙发上,并排坐着看动画。桐乃超喜欢的魔法少女动画DVD[星屑小魔女梅露露]。

    “原来如此啊。一个月之前妳在看的就是梅露露啊。所以才会这么慌张的关电视,还有沐浴乳也是。”

    “哈?什么东西?”

    “上个月啊。因为打雷而停电的时候——因为老爸他们不在,所以才在客厅看梅露露的DVD,还有用梅露露的沐浴乳洗澡啊。”

    “那——、那个啊。那又怎么了。”

    “我只是想说啊,那个时候的我,只差一点点就发现你的秘密了。”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该说提示太多了呢,还是应该说破绽太多了。

    到现在为止,没有曝露出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让我想说妳真的有心要隐瞒吗!?

    “哼、所以说那又怎样?”

    “在那时候,妳啊、好像对我说了些什么吧?”

    “都到这时候了、那种事,随便啦。”

    桐乃哼着鼻子撇开头。

    事实上,桐乃的秘密,只需一点点的契机就会马上被注意到——

    被人指出自己到现在为止的天真、很不甘心吧。

    “与其说那种事。都已经过六点了,快去作饭啦。”

    “嘿?我来做吗?”

    “当~然啊?还是说、你想吃妹妹亲手做的料理吗?”

    “别开玩笑了!?”

    “啊~这样啊。那么就、快点、去做饭。”

    …………………………………………………………

    来说明一下,今天晚上,老爸老妈又因为要去参加法会,所以不在家。就又变成我和桐乃两个人看家的情况。

    我站了起来问。

    “没办法。吃炒饭可以吗?”

    “你是笨蛋吗!?那种高卡路里的东西,哪里吃得下去啊。我可是读模喔?读者模特儿啊。你知道吧?吶?”

    “你给我去吃五谷食品吧”

    真是……这家伙啊

    最近,因为名义上的人生咨询的关系,虽然是和她有讲到一些话啦。

    但是,我果然还是,很讨厌妹妹啊。这可不是难为情之类的,我可是很认真的。

    “快啊,快点去做啊。我吃完饭后,要去洗澡,然后,就要开始玩Hgame的新作啊。”

    “嘿~~~,真是厉害啊、不愧是桐乃,真是完美的预定啊。”

    “没什么啦~~,顺便说一下,[真妹大歼~妹歼]是现在超流行的格斗对战游戏喔!今天晚上也和纱织约定要一起网络对战!从到刚才为止都一直在练习,所以今天绝对不会输!绝对要对那个圆框眼镜进行复仇啦。”

    桐乃心情激荡地开始说了起来。用的是在说得意Hgame话题时的独特表情。

    为什么会这样呢,惹她生气竟然没有用,这家伙。

    “还有啊,虽然讲得好像不关你的事,但是你也要来玩喔。之后会借给你的啦。”

    “为什么!?”

    “人生咨询。不是还在继续吗?”

    “…啊啊啊啊啊啊~~~~~~……不是真的吧…….”

    嘛,就是这样。

    如你所见,我和桐乃的关系从一个月前就都没有进展。

    还是该说跟以前比起来更糟~糕了。

    吶。你也、这么觉得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