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D/BD限定版短篇 堕天圣的追忆
    作为黑暗的眷族的〝我〞,在留下浓厚春天气味的五月移动了〝这个世界〞的肉体。在众多如同镜子的世界中,我是〝女王〞的〝骑士〞的〝黑兽〞,但在〝这个世界〞中,只能作为毫无特色的〝人〞生活着。

    我现在存在的空间是陈旧的起居室,在发黑的顶梁柱中,渗透着被岁月堆起来的香气进。

    平房建筑的房屋,有点像与我作为〝黑兽〞时的故乡所栖息的地方。

    虽被严肃的灵气渗透,但是那些的吵闹生物们不分昼夜的到处乱跑,总是令人苦恼。

    不过总算因为吵倦而睡着了,现在已经安静下来。--稍稍感到摇动的环顾周围。

    在站墙中穿衣镜,正映着一名持有十五岁肉体的少女。

    身上穿着的东西只有一件内衣。

    以被制造出来的不祥的红色眼睛,凝视着在镜子中的我。是跟与〝女王〞相遇的时候,完全无法比较的幼儿般的躯体,已经不可能重现那份娇艳和魅力。

    继承下来的只有那自信的黑发和白色的肤色。

    「……哼」--我对这个劣化的肉体,以〝黑猫〞作为自称。

    在电视机上沉睡的小家畜的身影,正是那为了自嘲而构思的〝真名〞。

    我拿起被放在脚下折叠的衣服,慢慢地慎重的穿上。

    模仿着〝女王〞的黑色服装。在感情上,嘛,就像战斗装那样的东西。

    而实际上在那边,〝女王〞是以这个服装作为标记似的,屠宰了几千个〝天使〞。

    虽然跟〝女王〞一样也是为了赴向战场。

    但我却连应该击毙的敌人是什么也不知道。

    我加入到SNS社群「宅女集合!」,已经是五月下旬的事。

    由于收集关于放映中的TV动画「maschera~落入凡间的魔兽的恸哭~」的情报而加入数个跟「maschera」有关系的SNS社群(不需要介绍信的类型)。

    女性限定Otaku的社群「宅女集合!」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天也巡回了一些comi,随意地读着题目。

    这是不懂风情的人难以理解的短暂喜悦。

    于是,--突然,一个的题目进入眼里了。

    「茶会的邀请」说话的选择方法正好触及我的琴弦了(如果这个标题是「网聚的邀请」,我绝对不会按左键进入这个题目),而且对开题目的名字抱有记忆。

    题目的「沙织」正是社群的管理人,是有礼优雅的态度和广泛的Otaku知识,而且说话也很风趣的女性。

    大约年龄也许是大学生,是显贵的名门千金,住在犹如城堡那样的住宅,大门不出的类型。

    在许多的兴趣中这个只是其中之一。

    是夹杂外国血统的白皙美女,会在蔷薇庭园优雅地珍爱人偶--。

    那是最初,我对「沙织」抱持的印象。

    作为人间界的最初的仆人,说不定很相称吧。这种事也考虑过。

    「………………哼……茶会,啊」

    对有好感的人订立的题目写着什么感到好奇,我以很轻轻的心情打开了题目。

    那个内容并没有超出我的想像范围,总而言之就是「在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厅举办网聚」这样的东西。

    然而,那些话里仍然有气度……有种用指尖抚及我那已变冷的心的感觉。--不,应该清楚地这样说吧。

    这个事件的《插曲》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件了,说来这个文章也不会有人知道。

    总之,在我加入这个社群之后就一直--和「沙织」,还有那个「还未见面的人」成为朋友。

    「茶会」的当天。

    从正门出去到外面的时候,「慢走啊,姐姐」「努力喔--」妹妹们的声音推了我的背。

    「……出去一下。饭在平常的地方准备着,所以洗手之后请吃。」

    那样琐碎的交换,说不定正是命运的分歧点,

    「现在的我」是这样想因为「这个时候的我」,

    要是取下那亲自做成的面具《maschera》的话,只不过是连迈出最初的一步也会踌躇的可怜胆小鬼而已。

    被黑色的服装包裹身体,我降临到〝圣地〞。

    已经日高的可恨太阳光,烧尽我的皮肤。

    可是,并不是很热。

    通过以薄薄的妖气膜裹紧全身,抵御着日光的侵蚀。

    「…………呜……」

    视野有点摇晃不定,但绝对不是因为来自暑热的头晕,仅仅只是因为空气而已。

    我以优雅的脚步到达「茶会」的碰面地方--JR秋叶原车站.电气街出口前。

    虽然碰面的时间多少有点早,但也许也有除了我以外的参加者也到达了。

    我东张西望地环顾周围。还有,「--已经时间不多了吧?想逛店的话等网聚结束之后再逛吧。」

    「我知道了啦。还有,不要太靠近我」

    有对引人注目的情侣正在车站前争吵着。

    「……那个男的……?」

    我双眸着凝视那个男的。

    总觉得那对情侣之中男的很面善。

    而且还是最近……频繁地见到的……。

    虽然一直思考,但却无法想起。

    大约的年龄是高中生,不肥不瘦中等身材。

    要说特征也只有没神的眼睛和语调一点点焦躁了。

    然后,女孩是--

    「你是笨蛋吗?你快走啦。」

    有着几乎要放光般的显著外表。

    --不、其说这么形容那身影,不如说她的存在本身强烈地放光,在瞬间上联想了〝炽天使〞,是不是因为堕天圣的我的本能,才把她认定为〝天使《敌人》〞?

    年岁是我比大几年吧,最少不会比我年幼。

    身材既高,完美的面貌和姿态连那些癞蛤蟆也会感到自卑。

    她就是那么地有魅力的少女,但也是我无法与之共存的人。

    染成茶色的头发、两耳带着耳环、还有涂满涂料(指甲油)的长指甲--不管是什么也障眼。

    而且她那身如旗帜般大大地露出了皮肤的衣服,是什么不知廉耻的东西。

    穿那样的衣服来秋叶原……该不会是笨蛋吧?

    「是-是-再见。」

    那个不知道在哪里见过的男子往茶发女举起一手便继续离开。

    在旁观者的眼中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况。

    如果用幽会来说的话,男的突然在车站前离开的这种行动也很奇怪。

    难道,那个女也是「茶会」的参加者吗?

    「……哼……不会吧。怎可能。」

    好像过份考虑笨蛋的事情,笑容露出来了。

    那个时候,对男的背影伸出舌头的茶发女回头看过来,和我的视线对上了。

    (--看什么啊?杀了你啊?)以那样地的严肃对我投来视线。

    「…………呜……」这种,不懂风情……之,之类的人看人的眼神…………一点也不可怕。

    --不,不不。没错、真的一点可怕之类也没有!

    ……哼……,因为我是〝女王〞的〝骑士〞的〝黑兽〞--是继承〝千叶的堕天圣〞的真名的S级的〝恶魔〞。

    不管怎样——--我才不会输,回瞪过去。

    「哼!」鼻子也嗤起来,茶发女以可怕眼力瞪视我——然后朝向了旁边。

    多么可怕……不,讨厌的女人……。

    就像水和油无法相容,或是恶魔和天使只可能互相消灭一样。

    〝我们〞一定是一看见就会自然讨厌对方。

    最坏的第一印象。那就是我和那个女人--高坂桐乃的命运的相遇。

    我连接近茶发女的旁边也觉得讨厌,所以我站在稍微离开了车站前的碰面地方。

    而那个茶发女就始终也是抱着胳臂站在路的正中央。

    堂而皇之的妨碍着其他人前行。因为很频繁的在意着时间和周围,她也在等着谁吧。

    「哼……因为那个女在那边,其他的参加者也不接近嘛」已经到达,但又不想在靠近那样的超花哨女旁边。

    ……那么。

    我也暗中寻找『沙织』的身姿。

    当然,不可能知道连一次也没有见面过沙织是怎么样的。

    尽管如此,如到也应该会知道。是事前的导览,已经说明过当天的服装。

    「穿的衣服,是绿色的格纹。

    戴着眼镜,之后是身高也高……吗」

    她,一定是如我的想像美女吧。

    但是--我那样的预期,如梦般崩坏。

    正好到达碰面时间,「巨大的人影」从车站出现了。

    把那个为了称为女性也未免太大了,已经到了很碍地方的地步。

    那是确实是巨神。大约180公分左右,戴着圆滚滚眼镜,格子衬衣的下摆好好地放入牛仔裤,完全是典型的御宅族的样子。

    巨神站在茶发女的旁边,接着像是为了劈开风般挥着手。

    「参加「宅女集合.茶会」的各位!到这里聚集-!」

    明显就是也聚会的的,而且还如干事般发出号令。

    「………………,啊?」

    茶发女哑然的仰望身边的巨神,就连我也愕然到眼睛差不多掉下来了。

    其他在场的茶会参加者们也好像和我一样混乱。

    完全没有敢于接近那么巨大的她的蛮勇人物。

    ……,确实……绿色的格子衬衣……正戴着眼镜之后……身高也高……完全没错。

    「无论如何也不会就是这个」

    在场的全员的应该是一致要逃离现场吧。

    「哎呀?还未有人到吗?哼……

    --参加「宅女集合.茶会」的各位!

    到这里聚集-!

    在下是社群的管理人.兼.茶会的干事「沙织」--!」

    …………喂!刚…刚才……说了什么……?……。

    我的袋子当场掉下了。

    以茶发女为首,车站前有数人屁股着地的摔倒,像缺氧般狼吞虎咽地开合嘴巴。

    这也太过了吧!突然出现的巨大御宅族女人,竟然自称我推测为「深闺的千金」的「沙织」!……

    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反应,茶发女也是茶会的参加者这事也确定了。

    不过这件事的惊讶已经给更强烈的惊讶所消灭掉。

    有天使般容貌的茶发女是现场最快回复理智站起来的。

    也不管迷你裙弄脏了,只是以吃惊的声音对巨人问。

    「喂--你……就是「沙织」?」

    「正是。」

    圆滚滚眼镜的巨神精神地点头了。

    然后充满气势的以经常食指指向天空。

    「来!各位!请到在下之处集合!」

    那个号令,不可思议地让人感到痛快--那些混乱的社群成员们慢慢地在她旁边开始聚集了。

    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纷乱,虽然只是透过网路知道的「沙织」,但正是这个身影散发出来的这种魅力,大家才确信她是整理大家的领导人。

    「………………」

    那副光景如同昡光,完全无法令人正视。

    品尝着自己白色[做不到]的羡慕和黑色[更多]的羡慕之后,抓起自己的右胸。

    --我也是参加者。

    那个即使连一句话也好,直到被沙织叫住为止,也没有从我的嘴里出来。

    那个就是我和那个刑事--沙织的初次见面。

    桐乃和沙织。

    比起已经花费一年来巩固的〝孽缘〞了的现在,我在最初也只是在心里面把她们各自叫作--〝炽天使〞、〝巨神〞的这种洒脱的名字。

    即使以后,也不会向她们本人说出这件事

    --在双方的初次见面,她们已经令我在〝心象世界〞深处刻上名为自卑感的东西。

    沙织的出现所带来的冲击变弱了的当下,秋叶原车站前--这个碰面地方总算开始进行一般的网聚活动。其他爱聊天而聚集起来的少女们开始互相自我介绍。

    在那些对话中,我当然没夹杂。

    『由自己开始对别人进行搭话』

    只有这件事,我只可站在没法看见的高墙之下。

    ……但是。

    今天的我有秘策了。

    在心底深处正等待着谁能搭话,但是不知为什么谁也没有来向我搭话。

    「……奇怪。」

    特意为今天,穿了刚刚熬夜才总算完成的〝魅惑的黑魂魄〞。

    额上也因而冒出汗,东张西望地偷看周围。

    然后--

    「啊啊,看看这件衣服、超可爱不是吗?上次去原宿时--」

    「……嗯,嗯……那个……这……」

    「现在超流行的啊!是吧!是吧!我在秋叶原时--」

    和我完全相反,茶发女一直跟其他参加者异样地亲密谈话。

    ……经常也有嘛,这种对初次见面的对象便那么亲密的。

    不过只是一直单方面发话就是了……。

    以这个我无法做的的事来说,我确实很钦佩--但是,

    「以,以后再谈吧。」

    「唉?啊--」

    茶发女被搭话的对象逃掉了。

    清楚地表现出「这个女孩很烦人」的这种反应了。

    「唉?唉~~?为什么?」

    茶发女一脸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表情呆着。

    「……呵、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婊子。

    这样的服装和态度,一看便知道是不熟悉秋叶原聚会的人。

    这个时候我打从心底感到很爽,偷得停不下来。

    也为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人无法与人对话而感到安心。

    给我最坏的第一印象的人,与我一样无法与人沟通的失败,唤醒起我那黑暗的快乐,如同电流般刺激着我的脑髓。

    也许是我的嘲笑传到那顺风耳中,茶发女回头看向这里。(……你笑什么啊?真讨厌。)

    感觉好像是这样说。(……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要把发出那种愚蠢的发言。)

    我也为了对抗向对方放出思念波。

    我们互相瞪视,从初次见面的数分钟便已经在周围撒下险恶的气氛。

    在那个讨厌的空气传播到其他人以前,沙织便喊道。

    「在场的各位,现在要移动到会场去了!请跟着在下来--!」

    被巨大冲击的大声削弱了威势之后,我们彼此用不融洽的视线看着对方的脸。

    「……………………」

    「……………………」

    谁也没有别过脸的意思。当从茶发女的眼力被解放的时候,束缚着我的重压随即消失了。……我,我差一点便畏缩了。

    我们跟在开移动的集团的最后。

    到达的是咖啡厅「可爱花园」。

    「是否全部聚集-」

    沙织环顾四周,接到在其他人「是的」和点头回应后便率先进入咖啡厅了。

    我们也跟着她陆续进入店中。

    而在我前面的茶发女却好像见到稀奇的东西般不安地东张西望。

    「「欢迎回来!大小姐!」」

    进入店后,穿着女仆装的女人们便出来迎接了。

    从那些非常有效率的动作中,可以窥见是那是以正式的练习堆积起来的。

    然而,作为我感兴趣打算自己制作的服装之一,看在我眼中感觉比女仆更优美的感觉,也就是说其他人是被她们穿的衣服所吸引住。

    --很好的服装,我一个人在点头。

    夺去客人眼睛的既可爱,且实用性和机能性同时并存的服装。

    穿着可爱的服装,笑容明亮的女仆们,真的让人稍微感到羡慕。

    总有一天一定要穿这样的衣服看看……,这样的想法掠过我的脑海后,我又摇了摇头否定这个想法。

    「哼……作为黑暗眷属的我,跟这身衣服不相称是毫无疑问的啊。」

    低着头叽叽喳喳地低语。

    因为现在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听到别人说话的这种微妙的状况。

    能够自觉地过虑可怕的语气,可不是每个人也能轻松做到。

    要先把自己的说话先录下来,再不断反覆的积极练习。

    女仆们这时把笑脸朝向我来,应该是用内心对我赞同了吧。

    ……情况很好。

    对于扑通扑通的心跳加速声,我不得不担心会不会让其他人听到。

    「在下,预约了一点位子……」

    沙织对女仆搭话。

    「是的。请问你的大名是?」

    「沙织.巴吉纳-」

    沙织堂堂正正的报上名字。

    不知为何,我把那个身影看成了贵族人物。

    然后,那个时候,

    噗--!?在店内坐的男性客人喷出了水。

    似乎是对沙织自报的姓名产生反应的样子……

    虽然我刚刚才成为了体验「理想和现实的差距」的参加者,不过作为不知道内情的普通人的反应来说,这反应就有点难以理解了。

    「……哈……咳咳……!?」

    店内的视线全部聚集在强烈地不断咳嗽的男子身上。

    看到他被女仆们照顾的样子,也有客人发出嫉妒的声音。

    「……喂,那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啊……笨蛋」

    也听见了在附近的有这样的声音。

    在我在意着那不断咳嗽男子的期间,其他的参加者们似乎已经被引导到深处的座位了。

    ……啊,不可以继续这样待着了……。

    我用没表情掩盖内心的动摇,用小跑步追过去。

    已经到达座位的参加者们,已经聪明地坐在志趣相投的人旁边并开始畅谈。

    至于我,我是不打算跟这种不解风情的人进行义务上的对话,不过这样毕竟是一个叫「茶会」的地方,如果是有关「maschera」的话题,我是不介意稍微交换一下意见的。

    最先要做的是寻找了沙织的身影--,但是她的两旁也已经被其他的参加者坐下了。

    哎呀,她既是管理员,也是干事……有人气也是没办法的。

    「现在」

    为了找寻坐位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发出了小小的叹息。

    似乎座位只准备刚好的人数,空置着的座位只有一个了,就在那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位置。

    「……啊」

    迟到了。

    在参加网聚的时候,最初坐的位置是最重要关键……。

    在昨天阅览的「网聚成功的秘诀」的这种网页那样写着的。

    因为把全部内容熟读到敲进着头里去,所以在理论上我已经是网聚的高手。

    「?那个……那边有座位」

    「知,知,知道……」

    因为突然被搭话领。吓了一跳……!

    对初次见面的人用内心私下抱怨,一边慌张的在剩下座位坐下。

    接着还咬到舌头了。

    喝了口水,若无其事地把水含到口中,用来弄凉舌头。

    「网聚的心得其之一,寻找合适的谈话对象吧」

    但是那样的对象可不是仅仅看一下便知道。

    在这些人里面曾经互相送过信息的是只限于沙织,所以我早已订立了首先和她说话,然后以这种流程溶入「茶会」的气氛的这种作战。

    但是那个打开盖子的巨人族现在和其他的参加者对话,一眼也没有向我看过来。

    --请务必参加,黑猫小姐--。

    ……尽管我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礼貌而已……。

    在到达店后,我很快便开始后悔参加这个「茶会」了。

    ……哼……归根究底、人类和恶魔,根本就不可能可以互相了解……。

    「网聚的心得其之二,欣然的和自己周围的人不断搭话吧」

    要是能够做到这样的事就不用那么辛苦,也不用看你这家伙作出来的网页了,制作那个网页的人应该是笨蛋。

    所以,我就以自己的心得来应用吧。

    以那个最高杰作「maschera」人气角色,“另一个我”也就是那个--『夜魔之女王』。

    在以前便一直在制作的她的服装已经努力完成了,也为了「茶会」而穿上了它。

    『哦,那个女孩也喜欢maschera的!我可以和她好好相处……来谈话吧』

    肯定是如此漂亮的展开--我如此确信。

    「……尽管如此」

    为何谁也来不搭话……?

    不,也许只是刚好在我的周围没有看maschera的人在--但是从那个作品是那样的佳作来思考也很难想像--也许真的没有。

    如果是这样便不奇怪了,不然不可能没注意到我的。

    「……哼……但这样的话。那便一点帮助也没有……哼哼、哼……」

    我低下头的喃喃自语。唯有这一刻我感受到视线,但也立刻便消失了。

    ……完全,不喜欢看那个杰作,那有……这种没用的人存在。

    然后,就在想把这种怨恨由眼睛扫射出去时--

    正好在隔壁maschera的话题膨胀起来。

    「maschera两期、即使被说劣化了,不过我相当喜欢啊。」

    「我知道。角色萌和真夜萌可是比一期还要强烈吧!路西大人的强悍是那种小学女生无法相比的!」

    「对,就是啊!我也把感情移入路西大人上看,最近的发展就像NTR看得很痛苦啊!」

    ……………………。

    在不知不觉间,我身边的人谈到了作品的魅力却……。

    心中想着虽然出现了,但她们的话题完全不行,我只能缩身体已低下头。

    好想时间快点过去。好想快点结束网聚。我根本便不应该来……。

    我只能用手机作无意义的网路巡视,来度过这犹如地狱那样的时间。

    然后,我想着那总是在学校的教室出现的--梦想。

    呜呼……现在这家店,突然被恐怖主义者袭击!或者是被招唤到凡间的下级恶魔也好嘛!如果是这样--那个时候我便可以引发〝暗之力〞保护了大家所谓。

    还是让胸中这股负思念沸腾起来成为炸弹把所有东西炸飞好了!把我忽视的那些不懂风情的人,全部灭亡就好。

    呼呼呼…………诅咒。诅咒。不管醒着还是是睡着的,也一起诅咒--。

    「…………………………」

    依然谁也不来搭话,就是有我不会反应,因为我正为了妾想而专注地把视野里人脸顺序记着的工作。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当看到第四个人时,在对对面的角落那边,发觉了有一个正和我相同地被孤立着的女人。

    是茶发女。

    在一直来店的路程,频频说话又不断东张西望的她,现在有如人偶般一句话也不说。

    「……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真是自作自受。」

    话虽如此,但是不知为什么胸部却感到一阵痛苦。

    对我来说,因此找到了被排挤的同伴,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茶发女的那个寂寞的身影,好像曾经看过。

    尽管如此,我完全没有想要走到她旁与她搭话。

    如果坐在隔壁--不,应该还是一样吧,因为我就是那种胆小鬼,无论多少各式各样的准备和辩解,结果也是没办法搭话。

    似乎是感觉到有视线看着自己,那个女孩穿过谈话圈看过来。

    「…………」

    我和她的视线接触了一下便岔开了视线,然后在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下环视店内。

    同时--正好找到了店内里面一张认识不久的脸。

    刚才的那个喷水男。仔细看的话,就是在车站前看到的脸。

    ……那个男子……和茶发女在一起的……?

    虽然只是短暂观察,一直吃蛋包饭的他,好像频频在乎着茶发女。

    看着被孤立而低头的茶发女便露出悲痛的眼神,看起来他自己现在也好像正在哭泣。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能解释刚才的情况。

    ……让情人看顾之类的,真是狡猾的女人啊!

    我只有一个人和这个孤独战斗,但是……真是狡猾嘛!

    仍旧没法喜欢这个女孩--

    「--今天的茶会就到此为止!虽然接下来就要解散了--还有时间的人,还想和相谈甚欢的朋友多聊聊的人,可以各自带开去继续二次会或三次会!而关于下次的活动,还会登在社群首页故,请各位务必再次共襄盛举!那就--解散!」

    只有痛苦网聚终于结束了,我迅速离开座位,尽可能早一步的离开现场去了。

    从背后传来了如背景音般的嘈杂声。

    如「要去哪里二次会?」或者「下次什么时候见?」的,这些充满亲爱的朋友们所交换的对话。

    那是完全跟我--没有关系对话。

    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即使一秒钟也好,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向着车站跑去。

    「嗄……嗄……嗄……嗄……」

    脆弱的人类身体立刻便到达极限。如果能使用恶魔的力量,就能够变化成兽类了,但现在的我没法做到。

    「呼……呼呼……」

    --眼泪都出来了。我这是在干着什么……。

    一手撑在墙上整理呼吸后,手机在袋子里面震动起了。

    「……是,请问是那位?」

    「琉璃姊?是我-」

    「……咦」

    电话,是大的那个妹妹打来的。

    「有什么事吗?」

    「不-,啊……只是网聚的事有点在意。--快乐吗?」

    ……笨蛋。

    「---当然,很快乐嘛!认识了很多兴趣合得来的朋友呢,然后~现在要到二次会举行的地方。」

    「哇,是这样啊!?」

    「嗯。所以说不定会稍微晚一点才回去。」

    「哦,我会传违的了。」

    「拜托了。」

    「说起来……顺利进行、网聚。……真好啊。」

    「……怎,怎么了?那种,令人在意的说法?」

    「不……因为琉璃姊很怕生嘛!所以有点胆心网聚不要紧吗?」

    「……笨蛋,我还没沦落到要有劳您这个妹妹来担心。」

    「嗯,嗯,也是啦……对不起。喔,那就不打扰了,我挂电话了。要和新朋友尽情玩啊!」

    「是是。」

    哔,电话中断了--

    「……唉……」

    我当场蹲了下来。

    刚,刚才……竟然又要起面子了!

    可是……也总不能对着妹妹说……我在网聚中逃了出来。

    丢脸……真是丢脸。

    在忍耐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同时,那个总是出现的想法又再度浮现了。

    ……这么没用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真正的我,是有着强大的力量,既高尚且孤傲,……谁也不会看不起我。

    可是,那个是〝那个世界〞的我。

    〝这个世界〞的我,仅只是到处可见的人类,甚至是那之下的存在。

    所以,--

    ……到哪里消磨时间吧。

    最少,也不要让妹妹的喜悦被幻灭……我能做到的只有这种事会。

    当我如此消极的想着的时候。

    一个巨大的黑影子突然把我的影子吞噬了,就好像天空突然被阴暗笼罩那样。

    「……?」

    甫一回头,便已见到那个巨大的人物俯视着我。

    「啊,啊……不,能追上真是太好了……!」

    「唉,您是……」

    「黑猫氏!在下、沙织……你不知道吗!?」

    「咦……唉,嗯……」

    怎么可能可以忘记这种巨大生物!

    只是对于突然来袭感到疑惑。

    「不,我是来找你的……!」

    沙织突然捉住我的两肩。

    「啊!!。甚,什么……等,等一下」

    好可怕!

    很想逃跑,但是因为体格差太多根本无法逃跑。

    「啊……对,对不起。」

    突然想起般,沙织的手从我的肩膀离开。

    究竟是为了什么做到这种地步?应该在聊天圈之中嘲笑我的她,为什么要以这种拼命的样子来追上我……无法理解。

    「……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边警惕的问着。沙织用毛巾在脸上拭汗后就做一个深呼吸,

    「嗯」

    嘴角变为ω的点着头。

    「--其实,我想邀请黑猫氏到「特别的二次会」」

    「……为何,我?」

    「无论如何也想您和聊天!刚才,座位相隔很远无法说话吧?」

    「……所以……这是为了什么?」

    为何我要如此执着--根本就不需要听理由。

    「……需要理由吗?」

    「嗯」

    「哼……」

    沙织对我的询问,并没有立刻回答,似乎是为了思考怎样表达出来。看着她伤脑筋的脸,总觉得似曾相识……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们很相似。」

    「……,不说说这种傻话了。」

    您和我相似?哪里?根本是完全相反?

    我装填了怒气的嘲笑奉还,但是她没有改变态度。不但如此,像是反击放出更惊人的台词。

    「--能否成为朋友呢?」

    那是直到今天我一直寻求的东西。以那难以捉摸的笑脸发出的言灵,为什么听起来令人感到如此信服,因此而贯穿我的心脏。

    「……刚才说什么?」

    「哼哼,不会再说的了」

    「……」

    「就这样,黑猫氏。二次会--能否来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答应邀请?

    不是正好想着怎么消磨时间吗?

    而且邀请的是从见前起已有好感的沙织,应该很高兴吧?

    或者--

    对隐藏在她的眼镜[maschera]深处的真正心意,以及身材也涉及原因吗?

    其实根本没有正确答案,也没有错误答案。只是当时我的心极为混乱,所以考察这件事是很困难。

    只是--我也没法刻意陈腔滥调。

    「那个……还有其他人来吗?」

    「在下以及黑猫氏……然后还有接下来打算邀请的kiririn氏。」

    --我的心突然加速跳动。这是参加网聚后,比任何一次也来得激烈,甚至在胸口中形成巨响。

    与目前为止的那些〝总觉得〞完全不同,而是有些事情要开始了--。

    「……昵称是〝黑猫〞」

    「呃…我…我是kiririn。请……请多多指教。」

    现在想起来,当时浮现的那个想法。

    那个预感一定是……被我隐藏了预知能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