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PSP游戏特典短篇
    这个短篇是游戏的某个结局的后续

    ————————————————

    先说明一点,这是我梦见的场景。

    早上睁开眼睛的瞬间便了无痕迹的泡影般的故事。想要拍我砖也没有关系总之,就是这样一个清晨醒来变消失不见了的幻影。

    不过,对于梦中的我来说,现在正在这边的世界做着这样那样事情的我才是梦境也说不定呢。

    从公司回到家里,妹妹正和女儿一起在起居室里开心地玩在一起。

    我的妹妹名叫高坂桐乃,是个在海内外都活跃着的年

    轻人气模特。头发染成了淡淡的棕色,戴着耳饰,修长的指甲上涂着靓丽的指甲油。那些正像标

    志一样的东西,经过时光历练,不仅没有失色反而正迎来了最动人的时候。

    中学时代的绫濑比作天使的话,成为妙龄少女的桐乃就像是

    女神一样。

    不是我偏心,仅仅看上去的话,真的会让人觉得大概是世界上第二这种程度的美貌。这样让我骄

    傲的妹妹,现在正在家里等着我回去。也许我正过着羡煞旁人的后宫生活也说不定。“我回来了。”

    试着搭了个话,何止没有回应,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穿着华丽私服坐在沙发上的桐乃,正把

    女儿世界第一可爱的,放在自己膝盖上面,玩着掌机,这时露出满足的笑容摸了摸女儿的头。

    相处的挺不错啊,这家伙。

    总之,还是个很温馨的场景。

    一边望过去一边走近却发现桐乃正对着我的女儿小声说着话。

    “——然后呢,诗织和哥哥一起快乐的生活下去了哟。恭喜恭喜,真是太好了呢。”等!?

    “喂喂!那边的妹妹,你丫的正让我女儿听的什么东西啊!”

    似曾相识的“诗织”的名字让我慌忙追问过去。

    桐乃抬起头,说:“回来了啊,啊。”

    “什么回来了啊啊啊!你,你该不会是”

    就算这样,“该不是在玩那个吧”也问不出口啊。

    “不会是玩着对教育很不好的游戏吧。”

    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改了过来。

    但得到的不是妹妹的道歉,反而是女儿“哇哇——”的哭声。

    “不要突然那么大声说话啊,你看不是被你弄哭了呀。”

    居然还被骂了。

    “对,对不起。”

    “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好了好了好了,好孩子好孩子。爸爸很可怕很可怕哟,一会儿妈妈给糖

    你吃,好——停。”

    桐乃一下子捏住女儿的鼻子,哄孩子的手段很不错了呢。完全就是妈妈的样子了,这家伙。

    妹妹瞟了我一眼,说:“怎么了?”

    “这,就是说那个啥,那个游戏,是啥?”

    “啊,这个?昨天新出的妹作。”

    得意的拿出掌机的妹妹在桌上玩了起来,看上去倒也不像是工口版的东西。

    “嘛,那样的话倒也没什么。”

    为什么连我也变得思维像绫濑一样了啊。

    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心情吗。“不过你这方面还真是没变呢。”

    “啊,啥?”

    “还是个死宅呐。”

    就算是过了二十岁已经成年的桐乃也依然是我的妹妹。是的,妹妹,妹妹!妹妹!每天都这样讴

    歌着。女儿出生后这几年,桐乃因为没有海外的工作,就住在老家这边。到了休日,一天到晚在

    起居室里做着,跟女儿一起看梅露露的再放送版和重制版,每天萌过来萌过去的过日子。

    “这就是传说的宅魂不灭吗。”

    “这不当然的嘛,谁叫是我呢。”

    那闪亮的笑容就和人生相谈的中学二年级时一模一样。

    和桐乃她们打过招呼向厨房走的途中,正擦着餐桌的妻子忽然很高兴的凑了过来。

    “欢迎回家,亲爱的。”

    “嘛,回来了。”

    就好像新婚夫妇那样的对话让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明明这么多年反复经过了的,到如今依旧没有

    适应,还真有些不可思议。“今天的晚饭,可是很——努力很努力作出来的。很期待吧。”

    “嗯。说起来,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妻子被问到露出柔和的笑意:“嘻嘻,当然有好事情啦。”

    稍微试着考虑了一下,想不到啊。

    “难道说——第二个?”妻子红着脸锤了过来:“才不是呢。”

    “唉,原来不是啊,真遗憾。”

    “唔——”妻子鼓起脸颊,白了我一眼。我把手轻轻放到妻子头上。“抱歉。晚饭,我很期待呢。”我说着,拍了拍妻子,走到里面打开冷藏库。

    灌了口麦茶后,长出了一口气。跟看着煮锅的老妈视线撞在一起。

    “回来了?”

    “回来了。”

    “京介,回来的路上有没有遇见老头子?”

    “这倒是没见着,老爸跑哪去了?”

    “去玩具店了。刚才‘公主’讨着要人偶,然后老头子‘咚’地冲出去,说

    什么马上买回来,很是拼命啊。”

    “……哎呀哎呀。”

    那个什么都藏着的蹭得累的老爹,对孙女倒是很娇惯。曾经严格的父亲的姿态,现在连一丁点儿都见不到了。

    “对孩子不那么娇惯就好了。虽然现在这样也很好的,要是过度的话对教育很不利。”

    “抱歉了呢。”老妈苦笑着说。

    从锅里面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的香味飘了过来。

    “好像很好吃啊。肚子开始饿了。”

    “好了好了。老头子回来了就开晚饭。”老妈把手贴在脸上,然后不让妻子听见小声说到:“不

    过——京介,你娶了个好老婆回来哟。”

    “哎?什,什么啊,突然就……”

    “自从媳妇来了以后,你也是你老爹也是,都好吃啊好吃的一边叫一边吃。弄得我都没有自信了。”

    “哈哈,嘛,说起来,她居然会那么擅长料理,直到结婚我都不知道啊。”

    “笨蛋啊,你!”

    “啥?”

    “肯定是在练习啊,肯定。新婚的时候从麻奈实那里接受的特训,让你见识一下吧!——这种。”

    “哎哎哎——”

    大概是真的吧。因为那家伙,真的很努力呢。

    “刚开始把妻子向家里人正式介绍的时候,还在想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就是啊,你老爹都快趴下了,我也吓了一跳。‘这小姑娘行不行啊’很是怀疑。”

    说的真直接啊……

    “还好吧。”

    “嗯,真的。如果是叫那些只认识现在那姑娘的人去看当时的录像,谁都不会发现其实是同一个

    人的吧。”

    “哈哈,没错呢。”

    “那个——正聊什么呢?”发现我和老妈正在聊天的妻子像小动物一样偷偷窜了过来。

    “正在说我有多爱你啊。”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话——

    “哎————————”

    妻子脸变得更红了,僵硬地看着这边,就如同录像带倒带一般迅速的向后退了过去。

    “叫妈妈。你明白的吧?要管桐乃姐姐叫妈妈哟。”

    “嗯,阿姨!”“呃——不是阿姨,妈妈,要叫妈妈。”

    “嗯,阿姨!”

    “呃————可,可恶!在现实中养成小孩子真是超——困难模式。”

    我回到起居室,就发现桐乃正在教女儿学很不好的东西。

    从刚才起就开始在意了,这家伙!我呆在原地叹了口气:“干什么呢?”

    “正在让可爱的小侄女叫我妈妈。”

    “给我住手啊!”

    “啥?为什么?”

    “前段时间,我和妻子女儿还是你,我们四个人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孩子曾经跟你叫过妈妈,

    是不是?”

    “嗯嗯,很可爱啊那个。”

    “那个时候肉店的老婆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些人到底什么关系’这种可怕的眼神啊。要是

    这一带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来怎么办!”

    “你就说是兄妹不就行了。”

    “我女儿向我妹妹叫妈妈这件事要怎么说明啊!”“啊?妈妈就是妈妈呗。”

    还是跟以前一样啊,语言不通这点上。

    这时,在那边的女儿摇着桐乃的头说:“阿姨,肚子饿了。”

    “再稍微等一等哟~等爷爷一回来我们就开饭。”

    “嗯————爷爷好慢啊。”

    “是很慢啊。呐,吃过晚饭,跟妈妈一起玩梅露露的人偶好不好?”“好!”

    梅露露最近热潮再起,重制后的动画还在电视上播放来的。

    “再然后就是要管桐乃姐姐叫妈妈哟。”

    “嗯!阿姨!”

    “呃——真是的。”

    真是复杂的心境啊,感觉女儿跟桐乃的关系比妈妈更好。

    我坐到两人对面的沙发上,桐乃可怜兮兮的盯着我,看上去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我说,这孩子为什么不肯叫我妈妈呢?明明之前都这么叫过了。”

    “关于那件事啊,我已经非常认真的教育过了。让她一边看着你的照片一边深刻地认识‘这个人是阿姨’。可是重复了好些遍呢,这辈子都不会再错了,嗯。”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我才二十几岁啊,青春活力的二十几岁哟。”

    “对孩子还来阿姨就是阿姨。”

    “呃————”

    “我说你啊,喜欢小孩子的话结婚不就行了,男朋友这种程度的玩意很快就能有的吧。”

    “哈?那种事会变成工作的障碍啊。”

    “你那点破道理我也不是不明白。不过你最近完全没有工作,完全就是在家里玩的吧。”

    就是传说中的“废柴”。

    如果对中学时代的桐乃说你未来将成为废柴的话,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呢。

    “跟你没关系的吧。说起来,我不在的话不是很寂寞吗?想不承认吗?亏你以前还特地为我跑到美国来。”

    “以前……”

    这都多少年前的旧事了。

    “还有那之后……”

    “不要说了呀……”

    有种很糟糕的预感,应该说出了糟糕的预感什么都没有。虽然桐乃究竟要把哪一段故事拿出来说我并不知道,不过说到底,哪段都是一样的。那个时候的我们,怎么说好呢——都还太连清。

    连清——年纪小,还不够成熟,做事也不会多加思考便冲动起来。唉,每每回想起来,胸中都有些懊悔。喧闹着,阵痛着,太过欢乐以至于有些寂寞的青春。

    “桐乃。”

    “啥?”

    “那个——我昨天晚上有个梦。梦见你从美国刚回来的时候。”

    “哦——真不愧是妹控!”

    这时桐乃脸上的表情……还是不要说了。

    “好怀念啊。”

    “是啊。”

    “那些人都在做什么呢?”

    “前段时间我见着沙织了。”

    “真的假的?”

    “看上去很精神啊。‘当真久未拜会。’还像以前一样。”

    “呵——哈哈……”

    桐乃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不笑了的桐乃叹了口气,说:“这样啊。”她顿了一下,说“我和绫濑倒是经常见面。”

    “成了OL是么?”

    “对对,变得超漂亮了,要看照片吗?”

    “想啊,非常想,超级想看。”

    “……好恶心。这么是这副艹性。”

    “这,不……这……”

    绫濑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初恋一样的存在。一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来,那令人恐惧的杀伤性巨大的可怕破坏力。

    “不是。”是初次见面时,那天使般的微笑。

    那些被藏在角落里的羞耻往事。还有为桐乃而流露出的真挚感情,那份执着。

    怎么可能忘掉。

    沙织、绫濑、麻奈实、赤城兄妹、莉娅和布丽吉特、御镜兄弟包括G研的那些人,都在我脑海中记忆犹新。虽然说的像悼念死者一样,这些人都还当然活蹦乱跳的,想要见面的话就可以见到。

    “桐乃,既然很久没有见面,大家聚一次怎么样?”

    “说真的?”

    “认真的。虽说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做,商量一下日程嘛。”

    “怎么像同学会一样的。”

    “是啊,就是那种感觉的东西。”

    “嗯,也不错。去秋叶原的女仆喫茶呢?还是说你还有别的主意?”

    “这个,查查看吧。”

    对于桐乃来说是个好想法。什么时候在那家女仆喫茶店聚会呢?该不会是想要品味那种回到过去的感觉吧。虽然和过去比起来换了几张新面孔,不过大家会很开心的聚在一起这点是没有错的。

    “反正要搞,跟沙织商量一下,弄的盛大一点。住在很远地方的人也想叫过来。虽然联络不上,不过沙织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你啊,马上就去拜托给沙织,自己不是什么都没做吗。”

    “这……”

    因为那家伙很值得信赖嘛……

    “不过,这时候要是不找沙织帮忙的话很生气的吧,那个……”想要说圈圈眼睛的桐乃在用词上犹豫了一下,“会穿成什么样子来呢?该不是真的过了二十岁还用‘巴吉娜’的形象出现吧。”

    “哈哈,就那一天复活一下嘛。”

    “倒也不至于曝光。”

    桐乃摸着女儿的头,用梳子轻轻地梳理女儿那跟母亲一样的黑发。

    “痒痒的……”

    “抱歉抱歉。呵,果然是母女,笑容一模一样呢。”

    “是啊。十年后会不会出落的像母亲一样呢?”

    “要是性格也一样的话……”

    “不要讲这么可怕的东西啊!”

    会让人担心的吧,一般来说。她母亲可是直到结婚才安定下来。这之前的啊,怎么说呢,有点……那个啥……

    正说着这些话的时候——

    “久等了!”

    妻子把晚餐端了上来。刺身、土豆肉饼和鲷鱼头——相当奢华的和食。女儿叫着“好香啊!”一边凑过去用鼻子嗅着。

    “不错吧。这次的晚餐可是妈妈特别做的哟,喜欢的话妈妈什么都会做给你的。”

    “教育会很不利的……”

    不要纵容孩子啊。

    桐乃倒是不怎么惊讶,反而有些怀疑:“是吗?”

    面对这情景,妻子一边呵呵苦笑一边把晚饭摆上食桌。

    正在这个时候玄关传来啪嗒啪嗒的声音。

    “我回来了!买回来了,人偶买回来了哟!”

    怎么看都是“非常喜欢孙女的爷爷”回来了。

    “那就来吃饭吧。”老妈说。

    “在这之前,庆祝的理由能告诉我吗?”我满脸笑意的抬头看着妻子问道。

    “恭喜升职!”妻子微笑着说。

    “都知道了啊。”

    “嗯,从部长那里听说的,下周就是课长了呢。”

    “————”

    “怎么回事?”

    “这,不是……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苦笑起来。因为梦见了过去时光的原因,心里却想着和妻子相遇的日子,就像昨天发生一样的鲜活影像。

    “真的变成你说的那样了呢。”

    “啥?”妻子愣了一下。

    “这样的事情,确实是说了呢,在那个时候。”

    马上就明白了我想说什么的妻子缓缓地点了点头。

    然后……

    “对了,刚见面的时候,还觉得你是个很不行来着,没有干劲,一无是处的家伙。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呢。”

    妻子好像又回到初见时露出小恶魔样的笑容。:“唠唠叨叨的。”

    我在妻子头上轻轻摸了摸,掌上传来充满爱的感觉。

    那正是纷繁事物的本质。绝非梦幻的现实存在。

    从高中毕业,到大学入学。为工作奔走,与命运相遇,最终娶妻生子。回忆我走过的路,正在如此。

    昨夜梦见的,现已远去的,正值青春的自己。

    他所走的道路到底与我是否相同呢。

    我在暖和的被窝里这样想着。

    终

    后记

    我是伏见つかさ,借这个机会向各个方面的人致谢,同时请容我在这里对作品进行一些解说。

    首先是致读到这里的各位,这次的《我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携带版》承蒙不弃,感激不尽。

    如果觉得很有趣的话,对我来说便是最好的。

    读这篇后记的各位,我猜大概都是了解《我妹》原作和动画的人吧,实际上游戏的内容也是以此为前提制作的。虽然说有点平行世界的意思,时间大体上是在原作第六卷到第八卷这一段,而在游戏中采用了跟原作完全不同的展开,我最初提出的方案就是各个路线就这样各自完结。

    当然,在原作完全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游戏随便完结真的好吗?这样的疑问也被提了出来,但好不容易游戏化了,想做点在游戏里才能做的事情。既然各个路线都准备好了,不能仅仅是关系很好就随便结束了,什么告白啊,接吻啊还是这样那样的事情描写起来也很有趣,我也(大概原作的读者也会这样觉得)想看到这样的发展啊。

    就让我们先不要管原作神马的,以做出最好玩的游戏为目标前进吧!

    在企划上的这些场景,我还记忆犹新,是的,就在这时我意识到,原作只能用比游戏更加出色的完结篇收尾了。

    我担当监修的是“桐乃篇”“黑猫篇”和公共路线部分,由OOOOOOOOOOOOOOOO二见氏负责润色修正,顺带一提,游戏的设定是汲取了动画以及原作的优点,只看过原作或动画的朋友可能会觉得“有过这样的设定?”还请务必注意。

    “麻奈实篇”的担当编辑是三木氏,“沙织篇”和特典《俺の妹めいかあEX》都是由小原氏负责监修的。这两位都是比我对《我妹》更加了解的老师,也许他们担当的部分比我更加成功也有可能,那可是担当编辑和负责润色修正的人呢!?

    另外,“绫濑篇”和合“加奈子篇”还有这本小册子中收录的短篇故事是由我撰写的。

    可以描写绫濑和XX的交往等等许多在原作本篇中不可能出现的情节非常开心,有点太过得意了一下子曝光了不少里设定,这些还请玩过游戏的人千万为我保密。(笑)

    这次的内容无论哪条路线都是从原作第六卷的开始时展开的分支,我能够得到描写与原作第七卷以后完全不同故事的机会,再次深表感谢。

    有原作的读者向电击文库编辑部询问,这个大体上游戏的工作花掉了一个半月(如果把动画化相关的事情也包含在内的话就是三个月),在这期间,原作小说的原稿一个字都没有写!现在日程表非常紧张,可以说是有生以来的最大危机,现在开始,要为按时出书不懈奋斗了。

    当大家正在读这篇后记的时候,我大概正在为第八卷奋战吧。

    最后是向游戏制作的各位致谢,果断跳过。

    非常感谢各位读到这里,有机会的话,再见。

    二O一O年十一月伏见つか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