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一章
    台版 转自 Lafrente(blog.sina.com.cn/makeinunovels)

    「请你和我交往。」

    黑猫毅然抬头看着我,以清晰的声音这么说道。

    一阵目眩伴随着仿佛穿透眉间的冲击朝我袭来。

    这短短一句话里究竟隐含了多少心意。

    那个孤傲、固执、寡言,个性又别扭的女孩。

    不知道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对我诉说自己的心情。

    而我——

    有生以来正第一次受到女生的告白。

    「——」

    脑袋终于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时,我的膝盖立刻开始发抖。

    我高兴到快站不住,整个人就像要昏过去了一样。

    心脏的鼓动开始无止尽地加速,让我整个人就像全力奔跑完一样。

    「呼——」

    忍不住吐出来的气息带着无比的热度。

    穿着清纯白色洋装的黑猫就站在我眼前,她握紧拳头,娇小的肩膀也微微发抖着。此时她的眼睛不但散发出一股热量而且还相当湿润。

    她为什么会这样呢?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在等待告白的对象回覆答案。

    但是我却没办法马上回应黑猫的心情。

    「…………」

    她对我的心意当然是无庸置疑。黑猫刚才已经让我了解……她是真心喜欢我的。明明高兴得想跳舞,但就是没办法从我嘴巴里说出答应她告白的回答。

    我只是像过去某个时刻一样,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我们两个人都保持沉默,任由时间流逝。

    不久之后……

    「呜……」

    等待回应的黑猫,湿润眼眶里终于流出细微的泪滴。

    看见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模样,她一定是认为我没办法接受她的心意吧。

    「…………」

    黑猫像是被不安击溃般低下了头。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她似乎咬紧下唇,努力忍住不哭的样子。

    罪恶感令我的胸口感到疼痛。虽然脑袋里想着那就好好回应她的感情,但我的意志就是没办法传达到身体上。

    又隔了一阵子,黑猫再度抬起头来说:

    「……你有其他喜欢的人吗?」

    「不是那样……」

    干枯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黑猫的黑色眼珠热切表达出「那是为什么?」的疑问。

    我在自己心里不断寻找着答案,但——

    我就是不知道。

    我感到一阵惊讶。

    黑猫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朋友,同时也是超级可爱的学妹。自从她亲了我的脸颊之后,我便非常在意她的存在,每次遇见她心头都会小鹿乱撞。每次与她说话也都感到心痒难熬,甚至连话题中断之后的沉默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黑猫用快哭出来的声音继续说:

    「……那就是你不愿意跟我交往罗?」

    「不是!」

    这么重要又这么可爱的黑猫向我告白,我真的觉得非常高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女孩子跟我说她喜欢我,我简直都快乐翻天了!就算现在死了也无所谓!

    但是——但是我为什么就不能说声「我愿意」来回应她的心意呢?为什么连拒绝的理由都说不出口呢!

    我实在太差劲了——

    当我忍不住移开视线时,又听见黑猫的声音这么问道:

    「你还在犹豫吗?」

    「…………」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能是我狼狈的样子让她幻灭了吧?只听见黑猫叹了口气:

    「真是没用的男人……」

    一点都没错。这几天我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一路下滑。原本以为这一年来我已经有所改变与成长了——为什么还会这个样子呢?

    「一点勇气都没有的垃圾……」

    「随便你怎么说吧……」

    「哼……」

    她用平时常听见的语调说出带着演技的嘲笑。刚认识时觉得她实在很做作,但曾几何时已经习惯她这种口吻,发现自己听见这种声音反而觉得安心。

    我稍微轻松了一些,「呼」一声地吐了一口气。这时温柔的嘲笑声再度响起:

    「算了……跟我想的一样。其实我本来就知道你应该会是这种反应而向你告白的。」

    「这是什么意思!」

    黑猫说了句「谁知道?」后,便又微笑着继续表示:

    「我连你这种没用的地方都喜欢。」

    「!」

    这突然讲出来的台词隐含着让我面红耳赤的破坏力。到刚才为止都像快哭出来的黑猫,现在身上竟然缠绕着蛊惑的气息。

    「怎么?你在害羞吗?」

    黑猫嘻嘻笑着。

    「嗯……这样的话……看来只有这么做了。」

    我忽然感到一阵发冷。

    「呐……」

    黑猫朝我逼近了一步。

    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要逃走?」

    调侃般的甜腻声音将我的脚缠住,让我完全无法继续移动。

    「没……没有……」

    我吞下一大口口水。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单独待在无人的校舍后面,这种与过去相同的情况当然让我相当在意。而黑猫就这样缓缓靠近我,在我眼前停了下来。

    这已经是可以互相拥抱的距离。

    但这可不是学长学妹之间的距离。当然也不是好朋友之间的距离。

    而是恋人之间的距离。

    「………………」

    「………………」

    黑猫眼珠朝上看着我,用有些撒娇的声音叫了句:「学长?」

    接着她静静踏出一步,将嘴唇朝我靠了过来。

    我的视线顿时一片模糊,脑袋想起她嘴唇亲在脸颊上的触感。

    时间就像完全暂停一般——而黑猫她……

    「请到那里正坐!」

    说了这么一句话。

    「……咦?」

    我心里的声音直接冲口而出。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

    「……你……你说什么?」

    「我说请你到那边去正坐。」

    黑猫指着地面说道。

    「……这……这里是路面耶?」

    「你这垃圾!对自己的待遇还有什么话说吗?」

    「没有……」

    我只好按照她的指示,姿势正确地在地面上正坐。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叫我到校舍后面来向我告白吗?

    接下来到底想做什么?说教吗?

    黑猫发出「嗯嗯」几声调整了一下喉咙……

    「学……学长……」

    黑猫一脸紧张地叫了我一声。我因为被她影响整个人也变得十分僵硬。

    「有……有什么事呢……?」

    「你讨厌我吗……?」

    「怎么可能!」

    「这……这样啊。」

    黑猫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那……那……那个……你……」

    「我?」

    「你喜欢吃便当吗?」

    「便当?」

    叫人家在地面上正坐,为什么会提到便当的话题?

    「……和我交往的话,我每天都帮你做便当。哼——这样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

    难道说,这是……

    「别……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会做菜。能力不会输给田村学姐。虽然没办法教你功课……但绝不会影响到你的学测……而……而且,如果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做衣服……还可以一起cosplay……当我男朋友的话,可是有很多好处唷。」

    高傲的口吻早已经消失无踪,全身僵硬的黑猫甚至还微微发抖。

    她的声音变得相当尖锐,讲话速度也变得相当快。

    「黑猫……」

    「什……这样还不够吗?真是贪心的雄性动物啊。嗯……哼……我还能做的事情有……」

    黑猫垂下视线烦恼了一阵子之后——忽然又瞪大了眼睛。

    「啊……咦?咦咦?那……那个……」

    噗咻……她的脸红得像要冒出水蒸气一般。

    「喂!你刚才在想像什么?别用那种快哭的眼神看着我!」

    「我……我才没想什么色情的事情!」

    从她的反应就知道绝对有想!

    「就是这样——」

    黑猫像要改变话题般,「呼」一声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又用通红的脸偷瞄了我一眼。

    「……你觉得如何?」

    果然。

    刚才一连串的话确实很难懂……但似乎是她自我推销的时间。

    竟然故意要对方正坐,然后明明马上露出破绽,也还是装出一副高傲的模样……

    ……怎么会有如此笨拙的家伙!

    「呵……」

    「你……你在笑什么?」

    「——没有,谢谢你喔。我真的感受到你的心意了。」

    黑猫像是生气般紧闭起眼睛,用鼻子哼了一声。

    「还不算正式传达给你知道。我只说一次……你仔细听好罗。」

    我一抬头,马上看见黑猫以非常温柔的眼神凝视着我。

    「——我喜欢你。我会永远永远喜欢你。虽然认识你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但这份心情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无论是我的身体毁灭,或者是这个世界消失——」

    「就算是下辈子,我也会喜欢你。」

    这种直率到有些夸张的告白,确实很符合她的个性。不过一听就让人知道,这毫无疑问是她的真心话。

    在这种帅气言语的攻击下——

    「请让我考虑一下吧。」

    我却只能狼狈地伏下身子,讲出这种丢脸的回答。因为我没办法随便回应她的心情。但也不能因为连自己都不清楚的「理由」而拒绝她的心意。

    说老实话好了——黑猫的心意实在让我太过高兴,她告白的模样也实在太过可爱,结果让我现在快要发狂了。

    等待我回答的黑猫似乎咀嚼并且考虑了一下我说的话。

    隔了一阵子之后,她才静静点了点头并且说:

    「好吧。明天庆功宴结束后,告诉我答覆。」

    「嗯。」

    勉强压下满腔情绪的我也点点头。

    黑猫转过身子,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又停下脚步。

    「……原本想把这个当成最后的手段。但我不想因为没尽全力而在事后感到后悔,所以我还是先跟你说吧。」

    她回过头来,像是要讲什么决定性的台词般,以认真的声音说:

    「如果学长希望的话……我也可以戴上眼镜。」

    「……这倒是个很棒的提议。」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着黑猫的事情。

    她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她给了没用的我一些考虑的时间。

    「庆功宴之后吗……」

    ——这次一定不能搞砸了。

    当然我指的不只是给黑猫的回答而已。

    明天中午过后,我们要举行夏Comi的庆功宴。

    就是沙织精心帮大家设计,但却给我们几个人搞砸了的那场派对。

    这次一定得成功才行。

    我一边这么想一边进到家里,结果马上就发现桐乃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杂志。

    她穿着符合夏天气息的热裤,整个人弯着膝盖蹲坐在沙发上。

    「…………」

    这种模样真是害人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到什么地方才好。

    「我回来了。」

    「……嗯。」

    桐乃眼神没有离开杂志,冷冷地这么答了一句。

    现在我们兄妹间正处于一种相当难以形容的状态当中——

    我想可能有些人已经忘记了,我就再帮大家复习一下吧。

    昨天桐乃带了男朋友到家里来。

    我因为这件事很不高兴,最后因为过于担心而暴走了。

    我不但说了「希望你不要跟男生交往」的真心话,还大言不惭地对桐乃的男朋友说出——「想跟桐乃交往的话,先得到我的认同再说!你必须让我承认,你会比我更加珍惜桐乃!」

    ……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干了一件蠢事。

    但是,那时候我实在不得不这么做。

    至于大放厥词之后的结果嘛……就是发现「我交男朋友了」根本就是桐乃所说的谎言。

    为什么桐乃要做这种事呢?

    我到现在还是没办法问她,而且我想今后也不会再提到这件事情了。

    这桩「男朋友骚动」结束之后才过了一天。

    老实说……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不过我想她应该也一样才对。

    「喂……」

    出乎意料之外的,桐乃竟然随口对我搭话。

    「……什……什么事?」

    「你去哪了?」

    「学校啊,稍微有点事。」

    「喔……」

    听起来就是完全不感兴趣的口气。桐乃依然维持蹲坐的姿势看着杂志。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说啊——」

    「嗯?」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

    「喔——」

    这家伙是怎么了?我虽然觉得惊讶,但还是走到厨房去喝麦茶。

    回到客厅之后,桐乃像是算准时机般抛下手中的杂志。

    「好吧。」

    她说完后伸了一下懒腰,翘起裸露在外的双脚。

    接着桐乃便对吓了一跳的我发出严厉的「喂」一声。

    「什……什么事?」

    「过来这里。」

    桐乃边说边弯曲手指做出过来的手势。

    我按照她的指示走过去之后,她便命令我:「把桌子移开!」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感到害怕的我还是不敢违抗她。

    「……这样可以吗?」

    「嗯。」

    嘴巴闭成ヘ字型并点着头的桐乃,指着桌子移开后的空间对我说:

    「现在在那边正坐。」

    「啥?」

    「什么『啥』?我不是叫你在那里正坐吗?没听见啊?」

    「…………」

    吵死了!这家伙在说什么!

    态度恶劣到让我忘了几秒钟前的尴尬。

    「啧!快点!」

    「好好好!这样可以了吧?」

    我自暴自弃地照她的指示正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喇刚才被女孩子命令正坐的耶!

    「干……干嘛啦?」

    桐乃看着我这么说:

    「当然是关于昨天的事啦。」

    「咦咦?」

    「你干嘛那么惊讶?这很正常吧?」

    「没有啦……」

    明明才刚说过「我想今后也不会再提到这件事情了」……结果现在就要讲昨天的事情吗?

    「不说清楚的话总觉得烦人。而且也不想让你有什么误会。」

    「是……是喔……」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嗯嗯,我知道。」

    「真的吗?」

    真的知道啦。

    「不过……我自己也说了谎……所以也有不对的地方……」

    桐乃撩起头发,稍微瞄了我一眼之后马上又把脸转到旁边去。

    「你啊……如果我带来的真的是我男朋友的话……那怎么办?」

    「这个嘛……」

    我考虑一阵子后才开口说:

    「我当然同样会那么做喔。因为在知道真相前,我一直认为那家伙真的是你男朋友啊。」

    「就是你还是会说『我希望你不要跟男生交往』、『想跟桐乃交往的话,先得到我的认同再说!你必须让我承认,你会比我更加珍惜桐乃!』这些话罗?」

    「是……是啊。」

    干嘛还特别讲一次啊?真是羞死人了。

    「是吗?那……接下来呢?如果我没说出御镜是假男朋友,而他也是真心喜欢我,开始认真说服你的话……那又怎么办?」

    「这个……」

    你问这是什么问题嘛?

    我一点都不想考虑这种状况。

    如果桐乃真的交了男朋友,两个人彼此相爱,根本没有我插手的余地……那么我……我会就此承认桐乃的男朋友吗?

    「谁知道啊……」

    当我把脸转向旁边装傻的瞬间,桐乃马上用穿着袜子的脚戳我的脸颊。

    「给我好好回答!」

    「~!」

    这死小鬼!我只好一边搔着头一边说:

    「如果你真的交男朋友的话——」

    「交男朋友的话?」

    「我应该……」

    「应该?」

    「…………会哭。」

    「这是什么答案?」

    可能是被这出乎意料的答案吓到了吧,只见桐乃歪着头这么问道。

    「……先揍他两、三拳,再好好和他谈谈,如果……对方真的是个可以放心的家伙……你也喜欢他的话……我也只能哭了吧。虽然不愿意,虽然很不愿意……但我还是不会阻止你。」

    我老实回答了。虽然一定会被嘲笑,但我还是觉得不能够说谎。

    「喔——是这样吗……」

    结果桐乃只是低下视线并点了点头,接着忽然像变了个人似地「噗」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个超级妹控!恶心死了!」

    「随便你怎么说!」

    「好啦好啦……」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生气,我的脸颊感到一阵火热。

    桐乃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又继续追加攻击:

    「还有啊——你呢——不是说『会好好珍惜妹妹』吗?」

    「呜啊!」

    杀了我!拜托你干脆杀了我吧!我因为尚未痊愈的伤口又被刨开而开始挣扎。

    「既然说要珍惜我——那有什么具体行动呢?」

    「哪有什么行动……」

    那种事情谁知道啊?我当时只是顺势说出来而已。

    「难道你根本没想过吗?那还敢开口说这种大话!」

    「…………」

    虽然她说的一点都没错,但哪有人这样要求的呢……我考虑了一阵子后才说:

    「那……我就帮你做一件事当成之前事件的赔罪吧。尽量说没关系。」

    「真的吗?什么都可以吗?」

    「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看是要送礼物还是什么都没关系!连去帮你买十八禁游戏也无所谓!

    「那么——嗯……」

    桐乃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开始考虑了起来。最后像是想到要我做什么般,缓缓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并且转过头去说:

    「如果最近有『你很重视的女孩子』跟你告白,那么请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因为那个女孩是真心喜欢你的。」

    ——隔天早晨。暑假的下半场战争开始了。

    这时我正朝着田村屋走去。

    今天中午过后,我们社团「神圣黑猫骑士团」将在高圾家举行夏Comi的庆功宴。我是为了买活动的点心而到那里去。

    「不知道在搞什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却感到非常沮丧。

    当听见妹妹交了男朋友时,我是那么地慌张与厌恶……

    但妹妹却认为我交女朋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在这边再次强调——我非常讨厌桐乃。

    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

    但事到如今,我也应该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妹控的倾向了。

    而我是在认为桐乃交了男朋友之后——才有了这份自觉。

    虽然原本就有点这种感觉了,但到了那个时候才算首次清楚意识到这件事。

    桐乃,你是希望你哥哥能察觉对吧?

    桐乃的冒牌男友——御镜曾经这么说过。

    「原本以为他指的就是这件事情……」

    还是说我猜错了?

    我的妹妹故意让我发现自己是妹控之后,又允许我交女朋友吗?

    「咿……」

    看来我确实是想错了。在意自己曾说过「不要交男朋友」的我,简直就像个笨蛋一样。

    我带着焦躁的心情走在路上,不久后便看见田村屋。

    穿着围裙的麻奈实就站在店门口,一看见我的脸便对着我招手。

    「小京~」

    「嗨!」

    我还是一样,一看见麻奈实的笑容就有种安心感。于是我的脚步也自然变得轻松,在无意识中开始小跑步了起来。

    「来,这个拿去。」

    「谢啦。」

    我接下麻奈实递过来的袋子,里面装有我事先预定好的糕点。

    「要不要吃点什么?你肚子饿了吧?」

    「为什么你老是觉得我肚子饿呢?」

    就是这种地方让我老是想起过世的祖母。

    「不了,我今天还是先回去吧。」

    「这样啊~」

    「对了对了,我还得跟你道谢呢。谢谢喔——托你的福,我才没被绫濑给杀掉。」

    麻奈实瞬间出现「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但马上就理解我的意思而发出「啊——」一声,之后便合起手来。

    「你当了桐乃的男朋友对吧?」

    「……别挖苦我了。事情你应该都听绫濑说了吧?」

    「嗯,其实我早听说了。」

    她哈哈笑了起来。

    「兄妹哪能够交往啊?但这根本不重要……」

    「不重要?」

    「算了,没事……」

    糟糕,我是想对麻奈实说什么啊?

    在半途将几乎快吐露的心声缩了回去后,麻奈实便一直凝视着我的脸。

    「小京你有事想找我谈吧?」

    「没有啊,哪有什么事?」

    我心里虽然震惊,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这么回答。

    「嗯——」

    结果麻奈实的脸忽然往我这边靠近。两个人的鼻子几乎已经要靠在一起了。

    「干……干嘛啦!」

    「哼哼~」

    麻奈实脸上露出了微笑说道:

    「你脸上就写着『我想要麻奈实听我说说话唷~』!」

    「什么!」

    我马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你在说什么啊?我脸上才没写呢。」

    「有。」

    「没有。」

    「明明就有唷~?」

    「就跟你说没有了!」

    「小京真是固执耶~」

    「你才死缠烂打呢。」

    还有脸也太近了吧!

    「我才没什么事情想找你商量呢。」

    我把脸转到一边,结果麻奈实还是用非常平稳的口气说:

    「小京……」

    「——我要生气罗?」

    「对不起!」

    我当场就向她道歉。因为麻奈实已经对我发出睽违三年的生气宣言。

    这女人虽然绝对不会真的生气——但你也绝对不能让她真的生气。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老实说,跟真正生气的绫濑相比,认真生气起来的麻奈实要恐怖多了。绫濑她最多也不过是会把我给杀了而已,但要是让麻奈实真的生气,我就会尝到比死还要恐怖的体验。

    由于我实在不想再次有那种经历。于是我便深深低下头,认真地开始反省:

    「抱歉我说谎了!我确实有想跟麻奈实商量的烦恼!但真的很不想告诉你!所以——」

    「那个……我知道了,所以不要在我们店门口下跪好吗?」

    「啊!」

    回过神,才发现进出田村屋的客人正因为看见我下跪而僵住了。

    而且还全是些年轻的女客人——

    「(窃窃私语)讨厌啦,高坂同学向田村同学下跪了……」

    「(窃窃私语)劈腿终于被发现了吗?现在是在道歉?」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不是我们班上的女生吗!」

    「你现在才发现吗……小京真的马上就会看不见周围的情形耶……」

    「抱歉。」

    ……啊啊,看来我在班上的风评已经完蛋了。

    暑假结束后,我便多了一个「下跪男」的新绰号。不过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虽然说我养成马上就下跪的坏习惯是不争的事实就是了。

    「你……你先站起来吧。我们到后面去。」

    「喔……喔。」

    我和麻奈实逃走般地跑到田村屋后方。

    接着再度面面相觑。

    然后呢,虽然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得对这家伙说一遍同样的台词。

    我一边搔着脸颊一边微笑着说:

    「……谢谢你啊,麻奈实。」

    「咦?为什么要谢我?是谢我看着你下跪吗?」

    「才不是!你刚才不是发现我有烦恼,然后还硬要我说出来吗?」

    今天如果立场互换的话,我也会这么做。

    「我只是因为有点在意才会问的。你跟我道谢,我反而觉得困扰唷。」

    「这样啊……」

    没错。我和麻奈实就是这种关系。

    所以我才能够向她吐露真心话。

    「确实有事情让我很烦恼。但实在很不想告诉你。」

    「嗯。」

    「所以——」

    「应该是黑猫小姐的事情对吧?」

    「——没办法找你商……咦咦?」

    由于麻奈实嘴里太过轻易便出现正确答案,让我不禁表现出最真实的反应。不会吧?这家伙真的是千里眼吗?

    「猜……猜中了吗?」

    麻奈实「啪」一声双手合十露出微笑。

    「你……你……是瞎猜的吗?」

    「也不算唷。我本来就觉得应该是这件事了。小京知道自己和黑猫小姐已经在校内引发许多谣言了吗?」

    「……不……不知道。」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想到自己不但去一年级的教室找黑猫,还找她一起吃午饭、一起加入社团、一起回家……尽做些容易惹人误解的事情。

    所以难怪会变成人家八卦的题材。

    「所以我可以想像出大概是怎么回事。站在你的立场来想,也大概可以知道你不想找我商量的理由了。」

    「…………原来如此。但是……」

    你为什么还这么替我着想呢?

    麻奈实似乎光从我的视线就知道了我内心的想法。

    「如果小京因为黑猫小姐的事情而烦恼,那我便有些话要对你说。」

    麻奈实就像自言自语般不停说着话。而她所说的,应该就是为了帮助我的建议吧。

    这家伙从以前就是这样了。

    只要我有困扰,她就一定会察觉并且帮我的忙。

    提供她老奶奶的智慧。

    帮我做人生谘询。

    现在想起来,我最近之所以常打着「人生谘询」的名号到处管别人闲事,可能就是受到麻奈实这个师父的影响吧。因为自己听取建议之后会感到很高兴——所以也想让别人尝尝这种高兴的滋味。

    她实在是我人生里的一盏明灯。

    这便是我对麻奈实的评价。

    「啊。小京,你是不是会错意了?接下来要说的可是我的真心话唷。」

    麻奈实迅速竖起指头这么说道。

    这是她温柔说教的准备姿势。我满喜欢看见青梅竹马的这个动作。

    「我会严厉地批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唷。」

    「……嗯。我洗耳恭听。」

    「嗯……」

    麻奈实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只见她脸颊微红地干咳了一声,然后才开口说:

    「小京,你要好好面对黑猫小姐的感情。」

    「知道了——」

    听见这宛如来自姐姐的告诫之后,我乖乖地点了点头。我可以说从小就不断被这个青梅竹马一路骂到大。对这种一点都不严厉,但却能打动内心的言语已经相当熟悉了。

    「不要着急,仔细考虑之后,要确实忠于自己的感情。」

    「了解了——」

    这个有时候像母亲、有时候又像祖母。

    像是妹妹又像是姐姐,也像是真正家人般的青梅竹马—

    「只要觉得痛苦,不用客气,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唷。」

    「好——」

    「嗯,很好。」

    说完她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她看起来就像要抚摸我的头一样。现场充满了这种从以前就一直跟在我身边的怀念气氛。

    感觉就像待在可爱又温暖的家里一样。真是的……根本一点都不严厉嘛。

    「话说回来,小京之前还只是个小鬼头而已,日子过得真是快啊。」

    她发出「嗯嗯」的声音,一边把手放在脸颊上一边点头。

    「你是我奶奶吗?你这家伙真的一点都没变耶……」

    「耶嘿嘿……啊,我差不多该回店里了。」

    「这样啊,那我也要走了。谢谢你帮了这么多忙——」

    「嗯。」

    戴眼镜的青梅竹马像往常一样这么对我说:

    「路上小心唷,小京。」

    「——嗯嗯,那我回去了。」

    中午过后,黑猫和沙织终于到我们家来了。沙织还是一贯的御宅族装扮,而黑猫则是——哥德萝莉的模样。如果她以向我告自时的模样出现,那我一定无法保持心情平静,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算是松了口气。

    夏Comi的庆功宴,我们接下来便是要重新举行这场曾经失败过一次的欢乐活动。

    「叨扰府上了。」

    「午安——」

    「喔,欢迎欢迎。快进来吧。」

    两个人看起来都跟平常没有两样……不过我想黑猫应该只是装出来的而已。仔细一看,就能看见她戴着有色隐形眼镜的眼珠已经充血了。因为就连被告白的我,昨天晚上也一夜没睡。所以现在像我这么迟钝的人,也能够察觉黑猫的心情。

    将两人带到客厅之后,正在进行派对准备工作的桐乃也注意到客人已经来了。

    「啊,你们来啦。」

    她的口气虽然冷淡,但表情却相当温和。

    桌子上已经摆好由田村屋拿来的和菓子以及桐乃泡好的茶。

    「喔喔,准备得很周全嘛。那么我们马上就开始庆功宴吧。」

    「嗯嗯。」

    但是,在那之前还得先完成一件事才行。

    「喂,黑猫、桐乃。」

    我们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并点了点头,接着便面向沙织排成一列。

    「唉唷?」

    沙织露出疑惑的表情歪着头,我们则是一起低下头——

    「上次真的很对不起!」

    我们为了将上次的庆功宴搞砸而道歉。

    「哎呀哎呀。哈哈哈,怎么这样呢!大家这么客气在下反而会觉得困扰啊。」

    因为惊讶而搔着后脑勺的沙织头上,似乎已经浮现「笑嘻嘻」这样的形容词了。

    她发出「啊哈哈!」的害羞笑声,转身背对着我们。

    虽然我本来就认为沙织应该会这么说了……但实际听见之后还是松了一口气。

    我和桐乃以及黑猫都算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

    「搞……搞什么嘛,她根本没什么生气啊。是谁啦—?说沙织一定在生气的……」

    「不就是你吗?还在电话里哭哭啼啼地说』怎么办啦—她这次一定会生气—……」

    「我……我才没哭哭啼啼呢!」

    桐乃和黑猫的吵架似乎也证实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恢复到跟过去一样了。

    「真的很抱歉啊,沙织。上次完全是我们的错。你要生气也没关系唷?不用客气。」

    我想刚好趁这个机会让她将压抑在心底的怒气完全发泄出来。

    「哎呀哎呀,在下完全不在意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大家也不必挂怀唷——」

    「你们以为我会这么说对吧?」

    「咦?」

    突然改变口气的沙织让我们感到很害怕。这时候将身体转回来的沙织,已经换掉了脸上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戴上我们到她家去玩时那副太阳眼镜。

    「你们几个家伙给我到那里排好正坐!」

    咦咦咦!

    「什……什么?」

    「快点给我去正坐。」

    糟糕,稹岛小姐生气了。

    啪啪啪啪!我们几个根本连交换眼神都不用,马上就按照她所说的到了定位。

    高圾京介,两天以来已经是第四次正坐了。

    「…………」

    站在我们面前的沙织就像桐乃那样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由于她异常高大,所以摆出生气的姿势也特别有压迫感。平常态度高傲的桐乃与黑猫那种缩起身子反省的模样实在非常滑稽,若不是我跟她们处于相同立场,一定早就笑翻了。

    「哼……」

    在我身边正坐的桐乃在身后用手捏着我的脚。

    这应该是「都是你跟她说生气也没关系,快想点办法!」的意思。

    ……是是是。我知道了。

    「那个……沙织小姐?」

    「那边!是谁准你说话的?」

    「对不起!」

    好恐怖——比让她看见贴钻钢●时还要恐怖……

    然后桐乃和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到我身后,眼神根本不敢直接和沙织相对。这两个家伙太狡猾了,把人当成盾牌……

    「……!」

    愤怒的沙织咬紧牙关。

    「……我真的很害怕。想说如果大家又各分东西了该怎么办……真的快吓死我了!」

    沙织不停挥舞紧握的拳头,完全将怒气散发出来。

    跟沙织感情很好的御宅族集团曾经在她眼前分崩离析,所以她才会那么恐惧。

    她一定比我们几个当事者还要害怕这种事发生吧?

    沙织拿下太阳眼镜,用手帕擦了擦眼泪。

    「……但是,大家能够再度众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宛如大人般的生气动作瞬间消失,剩下来的只是一个想法消极又怕寂寞的女孩子。

    「抱歉。」「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们几个人发自真心地向她道歉。

    但重新戴上太阳眼镜的沙织却把脸转到一边,生气地说着「饶不了你们」。

    「为了处罚你们,今天我要尽情地玩。还有,至少今天不要吵架啊。给我好好相处,知道了吗?」

    「咦?」

    「还不快点回答——」

    原本以为——眼镜改变,个性也会跟着改变。

    结果本质上似乎仍然没有改变。

    正坐的我们彼此互看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地回答「知道了」。

    庆功宴就这样开始了。我们围着桌子坐在沙发上,形成黑猫坐在我身边,沙织与桐乃则坐在我们对面的状况。

    「那么,我们要玩什么呢?」

    我首先提出这个问题。

    「梅露露第三季终于开始在千叶播出!我已经录下来了,所以大家就一起来观赏吧!」

    率先这么回答的当然就是桐乃了。

    黑猫则是百般不愿意地吐槽说:

    「……为什么得在夏Comi的庆功宴里看梅露露呢?」

    「夏Comi里看到PV之后,我就羡慕住在东京的人羡慕到快死掉了,因为他们可以最先看到新的梅露露!这次的战斗画面比上一季还要精采,而且作画也更棒了!」

    完全没有听人讲话。

    「……那是因为是第一集吧?我看PV时觉得动作确实相当激烈,但那很明显是工作人员爆肝后做出来的成果。别以为可以一直维持这种水准啊。」

    「你看到最后一集才来说这种话也不迟。」

    「哎呀哎呀,你们两个人别吵了。首先来为我们『神圣黑猫骑士团』的同人志完售干杯吧!」

    「唔……」「说的也是。」

    桐乃和黑猫吵架,然后沙织加以调解。原本以为已经崩坏的羁绊,看来比想像中还要坚固,不是想切就能够切断的东西。

    如果是我们几个人的话,应该能永远这样下去——我心里忽然有这种感觉。

    「干杯!」

    装着果汁的杯子发出互相碰撞的声音。

    这时,我们的夏Comi才算正式结束了。

    「我们同人志的评价如何?有什么回响吗?」

    我紧张地问道,结果黑猫却无奈地回了我一句:

    「只有印五十本而已,怎么可能有什么回响呢?」

    「……是这样吗?」

    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好不容易制作出来的同人志,当然会想听听看别人的感想啊。

    看见我落寞的表情之后,黑猫急忙补充了一句:

    「嗯……在网路上搜寻一下,可能还是能找到一、两个写出感想的人吧。」

    「不知道算不算感想,不过你cosplay的那几页都被人放到网站上去罗。」

    桐乃说道。

    「真的假的?」

    「嗯,不过我劝你还是别看比较好。」

    「咦?什……什么意思?难道我的cosplay没有在网路上获得广大的好评?」

    「…………」

    「喂!为什么要默默移开视线!」

    可……可恶。实在太让人在意了,之后我自己上网找吧……

    之后——我在cosplay综合网站上看见自己的cosplay照片被人家拿来当成搞笑的梗而当晚泪湿枕头,不过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了。

    「算了。对了桐乃,我今天有东西要给你看。」

    「啥?」

    对面的妹妹露出不屑的表情虽然令人很不爽,但我还是忍了下来。除了和沙织大小姐约好「今天不能吵架」之外,还有——咳咳,大家听好罗……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好好珍惜妹妹的哥哥」了。

    虽然假男朋友骚动才结束不到几天的时间,但我已经搅尽我那稀少的脑汁想了许多关于桐乃的事情。我可以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烦恼过了。

    当时因为桐乃半途就哭出来了,所以没办法问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还不都是你……你……!」

    我——我怎么样了嘛?

    难道……她要说你才是我喜欢的人吗……应该不会吧?

    因为我们是兄妹啊。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二次元和三次元终究还是不同。

    因为这次的事件,让我了解桐乃是我相当重要的妹妹。

    不对——应该说自从最讨厌的妹妹找我人生谘询的那天开始,我就渐渐注意到这件事了。

    跟她一起找有相同兴趣的朋友、为了保护妹妹的兴趣和老爸对决。

    当她对我说「谢谢」时,一个不小心就觉得她有点可爱。

    此外遗和妹妹那宛如恶魔般的好友对决,自毁形象来帮助她们合好。

    听到她恶作剧说「我说不定也喜欢你」时,虽然懊悔但我还真的产生了动摇。

    即使知道这是对妹妹的嫉妒,我也还是为了保护那家伙的作品而到处奔走。

    看见妹妹那无邪高兴的笑脸,我也能发自内心地感觉「真是太好了」。

    某一天妹妹忽然不见了,我才知道——她对我来说究竟有多重要。于是当我发现妹妹遭遇危机时,便马上冲到国外去哭着求她跟我回国。

    然后就是妹妹交男朋友的时候。我打从心底讲出了「我不把她交给任何人」任性到不行的真心话。

    她让我发现了自己是个妹控。

    当然她本人可以说完全没有那种意思。

    这简直就像我——不断被桐乃给攻略了一样。

    我完全无法理解妹妹的想法。但我认为这没有关系。不管那家伙是不是讨厌我,一旦发现自己是妹控之后,我的内心就不会有任何改变了。

    希望我跟妹妹的感情能够更好一点。

    所以我要从能做到的事情开始着手。

    「你有东西要给我看?」

    「是啊。嗯……你等一下喔——」

    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接着把它伸到桐乃面前。

    「啥?手机有什么好看的?」

    「哼……你要看背面啊,桐乃。」

    我把手机转过来,把贴在背面的……

    「我和桐乃的热恋双人大头贴」现给她看。

    「我把这个贴上去罗~嘻嘻❤」

    「呀————!!!」

    桐乃就像被熊袭击一样发出巨大悲鸣。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

    「只是把我们拍的大头贴贴在手机上而已啊。」

    「少给我装死!还我!」

    桐乃立刻挥舞着手臂想把我的手机抢过去。

    「唉唷!」

    我敏捷地回避了她的抢夺。接着站起身来伸长了手臂,继续躲避桐乃的追击。

    「什么叫还你。我高兴在手机上贴什么是我的自由吧!」

    「那也不用贴那张大头贴啊!」

    「顺带一提,我把手机的待机画面换成你穿泳装的照片了。」

    「去死吧————!」

    桐乃像肉食动物般向我扑过来。我整个人「咚磅——!」一声地倒在沙发上。

    「咕哇!呜叽叽叽……!」

    「交·给·我……!」

    想抢手机的妹妹以及不让她得逞的我之间,开始了一场密着状态的战斗。

    原本以无奈表情看着我们的沙织,忽然发出了「噗噗」的爆笑声。

    「哎呀哎呀——京介氏应该是有了某种心情上的转变吧!」

    「……我大概可以想像得出来,不过他的想法怎么老是那么低级……这样看起来只像是把性骚扰的对象扩大到妹妹身上而已。」

    虽然遭受黑猫她们许多批评,但我现在根本没空理会这件事。

    「叫你拿过来没听见吗!这个色情狂!」

    「我不是色情狂!老爸不也在收集你的写真集吗!我只是和他一样而已!」

    「完全不一样!你很明显就是为了色情的目的而收集!」

    「你这是什么话!」

    这时黑猫忽然吐槽了正在吵架的我们。

    「……不是阳跟沙织约好『今天不能吵架』了吗!」

    「这不是吵架!是为了维护我尊严的正当抗争!」

    「唉……真拿你们没办法。」

    ……虽然这只是一点小插曲,不过我为了将「热恋双人大头贴」贴在手机上而准备从自己房间的隐藏地点将它取出来时,发现「属于桐乃的那一份大头贴」已经不见了。

    之后我好不容易才让桐乃冷静下来,接着大家便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聊天,最后还一起看了梅露露第三季的第一集。

    不久,庆功宴结束了,我将沙织与黑猫送到半路上。虽然平常我不会这么做,但今天可是有特别的理由。

    「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

    「嗯。」

    「沙织……那个……」

    「哎呀,怎么了呢?黑猫氏。」

    「谢谢你。」

    黑猫悄声地说出坦率的话语。

    「…………」

    忽然被人道谢的沙织可能是感到有点困惑吧,没有马上做出反应。

    连我也不清楚黑猫道谢的意思。但她接下来的一句话马上让一切明朗了。

    「谢谢你那时候邀请我参加二次会。」

    「————」

    「我今天真的很高兴。之前夏Comi的时候也很高兴。然后和大家一起玩的时候当然也很高兴。自从遇见你们,我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所以我要谢谢你。都是托你的福。」

    「黑猫氏……你是想让在下哭吗?」

    你已经在哭了吧?

    沙织拿下眼镜,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然后这么回答:

    「我才要请你今后也多多指教呢。」

    应该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吧。黑猫没有回答只是羞红了脸。

    和沙织分开后——我和黑猫两个人走在路上。

    忽然一阵让人胸口紧绷的沉默降临在我们之间。

    「…………」

    「…………」

    「那个……」

    「嗯!什……什么事……?」

    只是稍微搭个话,黑猫竟然就发出巨大的声音来回答。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里耶。距离我家很近对吧?」

    「咦……?」

    黑猫安心地吐了口气,然后以不满的眼神瞪着我。

    「嗯……不算太远。」

    「这样啊。那我送你到家里附近吧。」

    「是吗……」

    于是我们两个人便漫步在红色夕阳当中。

    「那个……」

    「嗯?」

    「没有啦……关于cosplay的照片……」

    「怎么了?」

    「很高兴能和你一起拍照……」

    制作夏Comi的同人志时,我和黑猫一起去买数位相机、一起穿上服装还一起拍了照片。不过这是我自我感觉良好所提出的点子,其他人根本不怎么赞成就是了。

    「这样啊。我也很高兴啊。下次再一起拍照吧——」

    「嗯……」

    我们一边断断续续地对话一边走着。

    「那个……」

    「嗯?」

    「……满帅的。」

    「哈哈,谢啦。」

    这虽然是后话了——但黑猫这句话可以说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就这样走了一阵子之后,黑猫很舍不得似地开口说:

    「……送到这里就好。我家马上要到了。」

    「是吗。那就这样吧。」

    「嗯……」

    我们停下脚步,缓缓看着对方。

    「我说黑猫啊……」

    「什……什么事?」

    黑猫在裙子前合起双手,还低下了头。她的肩膀正不停发着抖。白色脸颊染上了夕阳,光滑的黑发随风飘扬。

    服装虽然不同,但其他情景简直就跟昨天告白时完全一样。

    黑猫给了没用又犹豫不决的我一天的考虑时间。

    我这次一定得给她一个答案才行。

    ——如果最近有「你很重视的女孩子」跟你告白,那么请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要着急,仔细考虑之后,要确实忠于自己的感情。

    我考虑过了。很认真地考虑过了。

    不慌不忙……仔仔细细地考虑过后……决定忠于自己的感情。

    于是我便为了眼前这名重要的女孩做出了结论。

    我在心里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这么说道:

    「好,我们交往吧。」

    「!」

    黑猫迅速抬起头来。她瞪大了眼睛——以无法理解我说了什么的表情看着我。

    接着她的眼眶便慢慢湿润了起来。

    于是……

    我和黑猫就变成了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