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章
    「——喂……喂喂?」

    「啊,黑猫?是我啦……」

    「嗯……嗯嗯……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也……也没什么事啦……只是想说你现在在做什么?」

    「……哼哼。我正在召唤『炼狱火焰』来到这个世界上唷。」

    「这样啊,很努力嘛~」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应该啦。是漫画还是小说——?」

    「…………是漫画。」

    「喔,我猜对了。」

    「………………」

    「这次画什么题材的漫画?」

    「——明天……」

    「嗯?」

    「明天……我会去社团教室。」

    「这样啊,那我也会去。」

    「嗯嗯…………」

    「?怎么了?」

    「没事……明天在社团教室见吧……学长。」

    结束和黑猫的通话之后,坐在床上握着电话的我,感觉发热的脸颊已经完全僵硬。我接着又「呼~~~」一声吐出一大口气。

    「……超紧张的……」

    虽然只是普通的对话,但与昨天的感觉就是完全不同。即使现在已经挂上电话,黑猫声音的余韵也让我脑袋深处产生一阵甜蜜的麻醉感。

    「……我现在是那家伙的男朋友啦。」

    实际讲出来之后,还是没什么真实感。而且刚才黑猫在电话里的态度与平常没有两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但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

    ——请你和我交往。

    前天傍晚,她在校舍后方向我告白了。

    ——好,我们交往吧。

    接受妹妹与青梅竹马的建议,我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所以不能说这一切都像是作梦一样。

    但是,只不过呢……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出现了。

    那就是成为情侣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事才好?至今为止从没和女孩子交往过的我,怎么可能知道该怎么做呢!拜托来个人教教我这个菜鸟吧!

    ——怎么样才像一对情侣呢……?

    我用力搔着自己的头。

    「啊!刚才我是不是应该在电话里约她一起去学校比较好呢……?」

    还是再打一次电话约约看吧。不对,等等喔……如果这样反而让黑猫觉得反感的话,我会很想死的。那该怎么办呢?还是早一点出门,装成自然偶遇的模样?

    「好……好吧……就这么决定了。呵……呵呵……呵……」

    很抱歉,现在的我确实会让人觉得有点恶心。但请大家原谅我吧。

    我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交到女朋友而高兴得快飞上天了。

    明明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却已经兴奋到想打开窗户大叫「黑猫——!」了。

    不,我当然不会真的这么做啦,我是要形容我已经高兴到这种地步了。

    人家常说高兴到宛如背后长了翅膀一样,说的应该就是我现在的情形吧。

    「……对了,我们已经开始交往了,继续叫她的网路昵称真的好吗?」

    ……今后是不是应该互相称呼彼此的姓名呢?

    唔姆……我来试着想像看看吧。

    「……琉……琉璃。」

    「……什……什么事?京介。」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咚咚咚咚!由于破坏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我忍不住用头不断敲着墙壁。

    这太猛了。一定要想办法拜托黑猫小姐这么叫我啊。

    咚喀!

    「吵死了!你以为现在几点啦!」

    墙壁的另一边传来了敲打声,然后可以听见妹妹怒吼的声音。

    「抱……抱歉!」

    「下次再敲墙壁,我就要跟绫濑说你袭击我。」

    「不要啊!」

    我会死的!

    「话说回来,你自己在夏Comi前阵子的时候还不是在半夜里一边敲墙壁一边大叫!」

    「什!那……那是因为……!」

    「反正一定是在玩十八禁游戏对吧?」

    「才……才不是!怎么现在反而怪起我来啦?总之!不准再敲墙壁了!」

    「啧,知道了啦。」

    这面墙依然是那么薄。

    一直分隔我和妹妹房间的这面墙壁,其实对我来说有很深的印象。当我在自己房间时,它就代表「让我感觉妹妹存在」的意义。

    隔着墙壁就能听见妹妹在听音乐的声音。

    也能听见女孩子们来妹妹房间玩时的讲话声(几乎都是在说我的坏话)。

    对了对了,有时候还能——听见爸妈不在家时,妹妹戴上耳机玩着十八禁游戏所发出来的诱人声音。

    对一个哥哥来说,这真的是相当吵杂、烦人又让人困扰的事情。

    但是,当妹妹去留学不在家里时……

    我只要看见这面墙壁就会想起桐乃。

    担心地想着那家伙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努力。

    没有任何声响,再也不会烦人的隔壁房间,却让我感到异常寂寞。

    所以,像现在这样隔壁还有声音传过来的情况,老实说让我感到有点开心。

    明明一年多前,我们无视彼此存在的那个时候,看到这面墙壁就会让我产生厌恶感,结果现在却……说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在接受那家伙的人生谘询之前,我们都没有进入对方的房间过,所以一直没有察觉。但其实我和桐乃都把床铺放在这面墙壁旁边。

    其实我们两个每晚都睡在对方身边呢。

    由上空俯瞰的话,看起来或许会像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妹吧。

    隔天早上——不对,应该说是隔天的中午。目前依然在放暑假。

    因为交了女朋友而整个人亢奋到完全睡不着觉的我,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开始用功起来了。

    「已经中午了吗……」

    别说是熬夜了,我甚至一直用功到中午才停下来。

    这完全是靠交女朋友的效果。看见手表上的时间之后,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过我目前依然一点都不想睡觉,而且还全身充满了力量,感觉现在要是学测的话,自己甚至还可以考上东大呢。当然这只是我想太多而已,总之我就是处于亢奋状态就对了。

    我已经高兴地想大叫「呀吼!」并且四处乱跳了。

    呵呵呵,仔细看好了……这就是交到女朋友之后的男高中生的情绪。

    怎样,很羡慕吧?

    「好想早点见到黑猫喔——」

    其实真的遇见了也会很紧张吧,但还是想早点看见她并且听到她的声音。我的脑袋里就是充满了这样的念头。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形,但怎么光是称谓由「朋友」变成了「恋人」,就让我如此魂牵梦萦呢?

    夏天的社团活动是从下午一点开始,距离现在还有点时间。

    ——打通电话给她看看吧……说不定她也跟我想着同样的事情呢……

    我到底是怎么了!哈哈哈!

    当内心涌起难以压抑的欲望时,忽然传来「叮咚!」的电铃声。

    「是黑猫吗?」

    喀嚏,啪嚏、嚏嚏嚏嚏……我卯足了劲冲出房间,下了楼梯,迅速来到玄关。什么嘛,黑猫这家伙!果然想和我一起去学校,所以到家里来找我了吗—?好可爱啊!太可爱了!

    「欢迎!」

    啪当!我以熬完夜之后的桃色亢奋状态用力打开玄关的门。

    「午安啊,京介。看见你这么热情地出来迎接,真是令人高兴哪。」

    「呜…………」

    我当场僵在门口。

    站在那里的,不是我期盼以久的黑猫,甚至根本就不是女孩子。

    「……御镜,你来干什么?」

    「讨厌啦,我不是说过下次还要来你们家玩吗?」

    说完后便露出宛若美少女雕像般微笑的,当然就是御镜光辉了。

    这个身材纤细的讨人厌帅哥正是前几天桐乃带到家里来的假男朋友。虽然跟我一样是高三,但除了是职业设计师之外同时也是模特儿,听起来简直就像漫画里的登场人物一样。其实忽然有美少年出现在玄关,本来就很像少女漫画才会出现的情节了。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感动到跳起来才对。

    不过可惜的是,我是个相当健康的男孩子。于是我一开口便这样表示:

    「滚回去。」

    「咦咦?等等,不要关门啊!」

    「……干嘛啦。桐乃她不在喔,好像一大早就出门了。」

    「我不是来找桐乃,而是来找京介你玩的。」

    ……哼,搞什么嘛,原来这家伙真的对桐乃没什么兴趣吗?

    不过这也让人有点不爽。你把我妹妹当成什么啦?

    「是吗,还是给我滚回去!」

    「为……为什么?」

    「我不记得和你变成朋友了。」

    「京……京介你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吗?」

    「原本以为是可爱的女孩子来见我了,结果打开门竟然是你。所以我饶不了你。」

    「你这不是迁怒吗?」

    是又怎样!你有意见吗!

    「说起来我差不多准备要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

    御镜好像跟我很熟般地问道。

    「学校。」

    「不是放暑假吗?」

    「我们有游戏研究会的社团活动啦。」

    「游戏研究会?」

    御镜一听见我的回答,眼睛马上发出光辉。他指着自己的脸对我说:

    「我……我也可以一起去吗?」

    「为什么?」

    我以明显厌恶的态度问道。结果御镜竟然露出寂寞又腼腆的笑容。

    「……因为我没有相同兴趣的朋友。」

    「啊啊……对喔。」

    说起来,这家伙参加comike的理由好像也是因为想交到「御宅族朋友」吧。

    我本来就称呼这家伙是「男生版的桐乃」,而这些地方两个人真的很相似呢。

    老实说,我对这家伙没什么好印象。因为对我来说,「引起那场大骚动的罪魁祸首」「妹妹可恶的男朋友」的不良印象在骚动已经结束的现在也还残留在御镜身上。当然拜托他当「冒牌男友」的桐乃才是骚动的元凶,御镜说起来也是受害者。这一点我也很清楚。

    但我就是没办法喜欢这家伙。你们也可以说我心胸狭窄,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

    「拜托你啦~我根本没有可以一起玩的朋友~真的很寂寞耶~」

    「不要忽然就哭出来好吗!很恶心耶!」

    哼,所以我根本没有理由帮这个家伙交朋友。

    「……啧,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参加社团活动吧。」

    虽然如此,但最后还是这么说的我真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

    于是,原本订好要跟女朋友一起去学校这种甜蜜计划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跟一个大男人一起朝着学校前进。由于御镜拼命拜托我到已经有点恶心的地步,我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打电话问了社长「可不可以带其他学校的学生到社团参观呢」,要是他拒绝就什么事都没了,但他却马上用豪爽的口气回答:「当然没问题罗!」

    真是够了。

    ……不过仔细一想,这种状况其实也不错。

    ……御镜虽然和我是同年的高中生,但他已经有许多社会经验。

    也就是说,他也算是个大人了。他长得那么帅,看起来——恋爱经验也相当丰富的样子。

    对一个「刚交女朋友的高中男生」来说,他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商量对象吧。

    总之呢,我这次就要找他来帮我做个人生谘询。

    哼哼哼,这就是所谓的逆向思考喔。不过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是因为想和御镜聊天才这么做。我又不喜欢这家伙。

    「好吧……」

    「?你在碎碎念些什么?」

    「没有啦……」

    两个人一边并肩走着,我一边开口这么问道:

    「我说,御镜啊……你看起来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是啊。」

    真让人不爽。

    「……这……这样啊。那你应该有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吧?」

    「嗯,那当然。」

    看吧,我就说这家伙很让人火大。

    「那个……我有一件事情很想找你商量一下……」

    「……听你这样讲,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嗯,算……算是啦……对我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也以沉稳的口气说出真心话。

    「刚认识不久的我,真的能担当如此重任吗?」

    「其实反而就是这样才比较容易问你。该说是害羞呢,还是不好意思呢……我没办法问其他人啊。」

    说起来问刚认识的人这种问题,好像也有点厚脸皮。

    不过御镜却露出爽朗的笑容,很轻松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这样啊,我知道了。如果你觉得我可以的话,我很愿意给你意见唷。」

    「谢啦。」

    「别客气。你也帮了我啊。」

    ……这家伙,人也算是不错了。或许得花上不少时间……但之后说不定还是会跟这家伙变成好朋友吧。

    「老实说,我交女朋友了。」

    「恭喜你!」

    御镜似乎不怎么惊讶的样子。果然是大人……

    如果我跟赤城说了同样一句话,他一定会产生很大的动摇……

    「喂!那以后我不是不能时常跟你混在一起了吗?」

    然后说出类似这样的话来。因为死党交了女朋友,总是会觉得有点寂寞嘛。

    「也就是说,你要找我谈关于『女朋友』的事情吗?原来如此——如果是这种事的话,或许我能帮上忙。不对,应该说请务必让我帮忙。」

    「是……是吗……那真是多谢了。」

    御镜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非常热心。这虽然是好事,但总觉得有点奇怪。

    「那……我要说罗?」

    「随时欢迎。」

    「……跟女孩子交往之后……那个……」

    「嗯。」

    「……什么时候才能摸她的胸部?」

    「咳咳咳!」

    御镜开始咳嗽。

    「京……京介!你这个人啊!」

    「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啊!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耶!」

    「是……是没错啦!」

    「昨天晚上熬夜念书的时候,其实也幻想了一大堆跟女朋友做色色事情的场景唷!不行吗!」

    我反而全力怪起对方来了。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哪天要是交了可爱的女朋友,所有男生一定都会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啦!怎么样!这就是我昨天晚上失眠的真相!哈哈哈!

    「到底怎么样嘛?」

    我由怪罪对方的态度变成一脸认真的表情靠近御镜。

    「……你问我怎么样,我也只能回答不知道……」

    御镜已经有点吓到了。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僵硬。于是我便对着这样的他如此说道:

    「没用的家伙。」

    「你对我真的很不客气耶。」

    御镜像放弃挣扎般叹了口气说「唉……我知道了啦」,然后拿出手机。

    「看来你是认真的,那我就帮你问一下能够回答这种问题的女性吧。」

    「这……这样啊。你说的女性……是你的家人吗?」

    「是美咲小姐。」

    是那个人啊……

    御镜说了「你稍等一下喔」之后,便打电话给之前那个美人社长(前模特儿),然后将我的问题用很客气的语气说出:「不知道什么时候触摸胸部比较恰当呢?」话说回来,我让一个美少年做出这种像变态的事情真的不要紧吗?越来越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了。

    「是……是。非常谢谢您——那就先这样。」

    「美哄小姐怎么说?」

    「她说马上就摸也OK。」

    「怎么可能!那个人绝对是怪咖!」

    花痴?那个人是花痴吗?

    「她说『变成情侣就等于是签订了某种契约,所以因为这点小事就抱怨一堆的话,反而是对方很奇怪吧?』。」

    真是豪迈的意见。

    「……御镜,我想听你真正的意见。你觉得完全听从美咲小姐的恋爱观真的没问题吗?」

    「我是没办法判断啦,不过某款十八禁游戏的主角这么做之后,女生马上就报警罗。」

    「我想也是。」

    这时候十八禁游戏的可侰度要比美咲小姐高多了。

    「京介你千万不能像那个男主角一样,一碰到对方就开始揉起来唷!」

    「我才不会!」

    会被抓的!

    「你啊,真的认为我会这么做吗?」

    「想不到刚刚才说『什么时候才能摸她胸部』的人竟然会讲出这种话。」

    「你在说什么啊?正因为有颗纯洁的心,所以才能讲出如此体谅对方的话啊。」

    「体谅对方?你也太会『粉饰太平』了吧?」

    「哈哈哈,让我们再听听看别人的意见好吗?」

    「还……还要问吗?」

    「我的烦恼完全没获得解决吧?你到最后都要负起责任啊。」

    当我不知不觉说出这句像桐乃会说的话之后,御镜便「噗」一声笑出来。

    对着我像女生一样啊哈哈地笑。

    「看起来我可能是误会你了。」

    接着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其实我不是找这家伙的碴,就是对他下跪,再不然就是对他狂吼「我不会把妹妹交给你!」这种让人怀疑我是疯子的话,可以说对他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

    所以怎么想这家伙应该也不会喜欢我,但他却又跑来找我玩……我还真不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呢。果然因为我是「可以聊阿宅话题的稀有同性」,所以才会这样跟我装熟吗?

    「我一直认为京介你是一个『合乎理想的哥哥』。」

    「哼,这误会可大了。」

    理想的哥哥?我吗?怎么可能?我确实是替妹妹做了许多事。也曾经不顾形象、牺牲自己来帮助她。

    如果有人从旁观看的话,或许会误会我是个好哥哥。

    但是呢,不是那样。我对桐乃做的所有事情,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我之前对眼前这家伙做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我才不是什么好哥哥呢,只是个任性的妹控罢了。」

    「我知道。京介你应该比我想像中还要随便和平凡。根本就不是什么『理想中的哥哥』,而是某种更为狼狈的角色。」

    ……也不用讲得这么难听吧?什么狼狈的……太过分了吧?

    面对遭受言语腹部攻击而脸部表情扭曲的我,御镜又用跟平常不太一样的夸张口气说:

    「不过呢,就算不是『理想的哥哥』,也还是能够拯救妹妹。」

    我很自然地这么回答:

    「那是当然罗。」

    当我带着御镜走在路上时,可以感受到周围有许多视线都在看着这边。由于跟桐乃约会时大概也是这样,所以理由应该也相同吧。

    总之他就是个很引人注目的家伙。

    天空一片晴朗,这是个快热死人的夏日。逐渐被加温的柏油路面,开始升起一种特别的味道。一边走一边擦了好几次汗之后,我们终于可以看见校门了。

    「喔,这里就是京介的学校吗?」

    「嗯。」

    「看起来很不错耶。」

    「会吗?很普通吧?」

    「就是这样才好啊。」

    像这种做作的台词,御镜讲起来就不会让人感到讨厌。哼,帅哥真是占尽了便宜。

    话说回来,因为一时仁慈把他带过来,但等一下要怎么介绍他给游研的家伙们认识呢?

    在教室里看见黑猫时,应该做出什么表情,又应该说些什么话才好呢?

    然后现在还差几个步骤才能和濑菜发展到H事件呢?

    当我还在烦恼时,就已经来到教室前面了。

    「算了,随便啦……」

    门瞬间被我打了开来。我尽量跟往常一样朝里面喊了声「哈罗——」。

    虽然立刻寻找「女朋友」——黑猫的身影,但她似乎不在教室里面。

    ……唉。搞什么。黑猫她……还没来吗?

    坐在我眼前位子上的眼镜巨乳女濑菜马上发现我的存在。

    「啊,午安啊,高圾学长。」

    她这么对我搭话。

    「嗯。啊——……对了,其实我今天带了个人要介绍给你们认识。」

    「?想加入社团的人吗?」

    看来濑菜还不知道御镜要来的事情。

    「不是啦……啊啊,真是麻烦。喂,快进来吧。」

    「嗯……嗯……」

    当御镜被我这么一叫而走进门的瞬间……

    啪!

    「那个人是高坂学长的男朋友吗?」

    濑菜一边用力敲着桌子一边站起身来,大叫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台词。

    「……大白天的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呜嘿嘿嘿嘿嘿,刚才那一幕已经让我充——电完毕了!」

    濑菜发出「呜喔喔喔喔喔喔」这种不可能出现在女孩子身上的怪声,然后像赛亚人一样开始集气了。

    她接着迅速把手放到眼镜旁,像摆出招牌动作一般闭起一只眼睛并且说:

    「哔哔哔哔哔哔!帅哥指数7000……8000……怎么可能!还在继续上升……!」

    谁来阻止她一下吧。

    虽然社长和真壁学弟也在教室里,但他们却完全没有动摇的样子,只是各自进行着手边的工作。看来接触濑菜时间比我还长的游研社员们,已经习惯这个腐女公主发疯的情形了。我也搞不懂这样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没办法,看样子只有靠我来停止濑菜的暴走了。

    「那边的腐女,不要再玩侦测器的游戏了,冷静点。」

    「哔哔哔!啧,帅哥指数只有5吗……垃圾。但跟美少年搞在一起的时候萌度将会增幅数百倍……」

    我默默给了这个笨蛋一记手刀。

    「好痛!你干嘛啦,高坂学长!反对暴力啦!」

    「吵死了。小心我揉你胸部唷,这只母猪。」

    「什么母猪!讨厌啦,今天的高坂学长怎么好像鬼畜BL游戏的主角!呼嘻嘻嘻,这已经算是性骚扰啦!」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性骚扰了。反正你给我安静就对了——」

    为什么还有点高兴的样子?你们腐女不是很自重的吗?

    我回头看了一下背后,用下巴对御镜做出了指示。

    他点点头往前走了一步。刚才无视濑菜暴走的社员们也觉得是时候了开始对我们打招呼。

    坐在深处的削瘦眼镜男说了声「喔,你们来啦」并且扬起手来。他的名字是三浦弦之介,担任我们游戏研究会的社长。而说着「我们正在等你们呢」并简单点了点头的则是真壁枫。他是二年级的学生,同时也是为了整合这个社团而劳心劳力的人。

    比我们早进社团教室的,就是这两个人再加上濑菜了。

    御镜先对社员们点了点头,然后以爽朗的笑容开始自我介绍:

    「——游戏研究会的各位,大家好。我叫御镜光辉。非常感谢你们让我来参观。」

    喔喔……这……这家伙,看见初次见面的濑菜那种大暴走的模样,竟然完全没有产生动摇……加上前几天在那种地狱状况当中也还是一脸轻松的模样……

    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嗯,这家伙是……」

    「你是高坂学长的男朋友对吧?讨厌啦!哥哥太可怜了!呜!但好萌喔!」

    「不是要你别说话了吗,腐女?我是在之前的comike里认识他的,他说身边没有共同兴趣的朋友,所以我才会带他过来——」

    说明到这里,社长便爽快地说:「这样啊!我们很欢迎你过来唷!」

    「我看干脆加入我们社团如何?我从很久以前就觉得我们社团的帅哥实在太少了。」

    从刚才就一直维持在亢奋状态的濑菜当然也是一副非常欢迎的模样。

    「等等,赤城学妹。他校的学生是没办法加入的啦。」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总觉得只有真壁学弟脸上出现一脸无趣的表情。

    ……啊哈。

    虽然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濑菜却抢先做出了反应。

    「哎呀~真壁学长你真是的。不会是吃醋了吧——?」

    「什!才……才不是!」

    「少骗了。看到帅气的竞争对手出现,你一定开始担心了对吧?」

    「呜……」

    「别担心啦!社长和真壁学长的爱,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崩坏的!」

    「尽量崩坏没关系!」

    不行了。这两个家伙之间根本是误会重重,看来很难有所进展……

    嗯——人际关系真的很难尽如人意耶。

    「真是个热闹的社团。」

    御镜对着我露出微笑。这家伙适应环境的能力也太强了吧?

    我搔了搔头然后说:

    「哈哈,抱歉喔,御镜。目前在这里的几个人刚好都是社团里的怪咖。」

    「喂!别把我和他们两个混为一谈!我很正常好吗!」

    真壁马上吐槽我。即使陷入恐慌状态,他的吐槽技能依然健在。但是关于他究竟是不是个正常人这一点,我还是有所怀疑。

    「我也认为真壁学弟算是比较正常的人,但——」

    「怎……怎么样?」

    「你之前不是兴致勃勃地换上女装吗?那真的很恶心耶。」

    「请忘了那件事吧!」

    「那是黑历史!那是番外篇!」真壁大叫着这种没有意义的话。

    我耸了耸肩然后低调说道:

    「哼……结果只有我一个是正常人吗?真受不了你们。」

    「各……各位!要女孩子制作十八禁游戏的人好像说了些什么话唷!」

    「忘了那件事好吗!」

    那不过是被Fate小姐怂恿后不小心的失言而已嘛!

    不要到现在还罗哩八嗦的好吗!

    当我和真壁互相吐槽时,濑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御镜面前。

    「真是的——高坂学长和真壁学长你们差不多一点好吗?御镜先生,社团都是些笨蛋真是不好意思喔——只有我一个是正常人而已,请你千万不要误会喔!」

    「就你最没资格说这种话!」

    游研男性社员说的话完全重叠在一起。

    「啊哈哈哈哈——」

    一群笨蛋的交谈似乎正好戳中御镜的笑点,只见他按住肚子开怀大笑。

    「真高兴我能来这里。大家真是太有趣了。」

    ……只是一群笨蛋而已啦。

    就这样,我把很会装熟的御镜介绍给游研那群家伙的任务结束了。心情轻松坐在椅子上的我,看着眼前新加入的御镜变成社员们的玩具。

    「啊!果然!御镜先生当时也在comike的cosplay广场吧?难怪我觉得好像见过你。」

    「嗯嗯,那一定就是我了。穿『Judas Emblem』制服的人原本就不多,而且那个时间的话,应该就数我最帅最受人瞩目了。」

    御镜自然而然老王卖瓜起来。托他爽朗笑容以及俊美外表的福,这些话听起来完全不让人觉得讨厌,但我就是讨厌这家伙的这种地方。因为跟某个人很像。

    算了,只要他能顺利和游研的社员们打成一片,应该就不会再跑到我家来了吧。嗯嗯,这样可就清静多了。

    好不容易结束御镜的介绍,一切算是告一段落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打开了。

    「!」

    「……午……午安。」

    跟往常一样面无表情但脸颊微红的黑猫走了进来。

    「嗨……嗨……」

    我后面又有两道声音响起。

    「喔!你的皮肤依然那么白啊,五更!早餐吃了没啊!」

    「午安,五更学妹」,社长与真壁也这么回应。

    接着濑菜便以亢奋的声音这么说:

    「五更同学五更同学!你怎么那么慢才来!啊,对了你先看一下这个!锵锵!竟然有个帅哥要来加入我们社团耶!」

    濑菜就像在展示高性能电脑般说道。

    「你好啊,哈哈。」

    被称为「这个」的御镜也只能苦笑了。话说回来,黑猫应该和这家伙曾经在夏Comi里见过一次才对。

    那个时候,我之所以会觉得有些不安,理由应该也是跟真壁一样吧。

    「……是吗,那很好啊。」

    她回了一句不把对方看在眼里的冷漠答案后便偷瞄了我一眼。

    我光是和「女朋友」眼神相对就开始心跳加速,但大家应该都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吧?

    四目相对之后,黑猫的脸颊便红了起来,并率先移开视线。

    (别……别一直看着我好吗?)

    我感觉她应该是这样的意思。

    这时候有个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竟然注意到我和黑猫之间的眼神交会。

    「喔喔?高坂、五更——你们两个之间的互动有点古怪唷?」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社长。对……对吧,五更——?」

    「就……就是啊。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黑猫内心应该也是小鹿乱撞吧,但她还是装做一脸平静的模样这么回答。

    「是吗?好吧,如果是我搞错了那我道歉。」

    社长那放射出光芒的眼镜就像是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

    ……虽然忍不住把事情含糊带过……不过,其实也没理由隐瞒我和黑猫开始交往的事吧。

    黑猫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意般弯下腰来,在坐在椅子上的我耳边小声嗫嚅道:

    「……怎么样?要说吗?」

    「这个嘛……」

    「那就交给你决定吧……」

    留下这样的呢喃后,黑猫的嘴唇便离开我耳边。当我还在怀念那种感觉时,她就已经静静往我身边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我的眼神之所以不断往她露出裙子外面的雪白大腿瞄去,应该就是昨夜那些下流妄想害的吧。

    ……我内心开始充满了罪恶感。

    当我催动意志力要自己抬起视线后,马上就看见黑猫正瞪着我。

    「………………」

    她的视线冷漠得跟暴风雪一模一样。

    「抱……抱歉。」

    「……哎呀,为什么要道歉?你刚才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黑猫以带着强烈恶作剧但又有些高兴的语气这么说道,脸颊还染上了一抹微红。

    「怎么了?学长?为什么要向我道歉?你说明看看呀?」

    「呜……………………」

    她可能已经发现我刚才在看哪里了。

    对黑猫来说,责问我的快感可能已经凌驾于害羞的感觉。

    我的女朋友绝对是个虐待狂。

    或许只是我想太多,但怎么觉得好不容易才开始交往,她对我的态度却更严厉了。

    当我被女朋友强制进行羞耻询问时,濑菜忽然插话进来说:

    「五更同学五更同学,听我说!高坂学长他啊,刚才一碰见我就准备要揉我的胸部唷!」

    「噗!」

    我喷出一大口口水。

    「……真的吗?学长?」

    「没……没有啦!」

    可恶!给我记住,这只母猪!到昨天为止你讲这种话都没关系,但从今天起意思就完全不同啦!黑猫要是因为这件事而不让我碰她胸部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当我用诅咒的眼神看向濑菜时,发现她正露出满脸的笑容。

    「哎呀呀——五更同学生气了!」

    「还不都是你害的!」

    「那是你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还对我性骚扰才会这样!」

    「我都说那是——」

    等等,咦?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明明有女朋友了,还对我性骚扰才会有这种报应。」

    「那个……你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什么?」

    「……我有跟你说过我交女朋友了吗?」

    「啥?」

    濑菜脸上出现「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

    「难道……喔,原来如此。哼哼,大家很早之前就知道高坂学长和五更同学在交往罗。」

    「你说……什么?」

    很早之前?我和黑猫明明昨天才开始交往的耶?

    这……这是怎么回事……?

    「唉唷唉唷~?难道你们一直以为没有被发现吗~?」

    「不……不是啦……」

    我先看了一下黑猫的脸。结果她也一脸紧张地眨着眼睛。

    怎么会这么可爱……不对!

    「我和这家伙……是昨天才开始交往的耶?」

    「咦咦咦——?」

    惊声尖叫×4。

    除了我和黑猫之外的所有人,都因为我刚才的话而惊愕不已。

    竟然连刚才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惊讶的御镜,也不知道为什么露出愕然的表情。

    「高……高坂学长!你之前都还没跟五更同学交往,是真的吗?」真壁&濑菜说道。

    「呜喔喔喔喔!你……你们两个开始交往了吗!原来如此!难怪刚才交换那种微妙的眼神!」社长这么表示。

    「京介!你不是在和妹妹交往吗?」御镜则是这么说着。

    看来他们感到惊讶的点都不一样。

    倒是御镜——!我用力往那个混蛋的头敲了下去。

    「啊,好痛!」

    「御镜,你这……你这家伙……!脑袋里装满萌妹的变态色情狂!」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刚才找你商量的时候,你才会那么高兴地回答我!

    都是因为你以为我和桐乃开始交往了吗!

    「你以为我是因为想碰妹妹的胸部而烦恼吗?我干掉你喔!」

    「不是吗?因为你说刚刚交到女朋友,然后想摸她的胸部,我还以为一定是桐乃!」

    这……这是怎么回事……社员们以为我和黑猫从以前就交往了虽然令人震惊,但御镜的反应让我根本就没空去理这件事。

    「高……高圾学长!妹妹指的应该是桐乃吧?什么叫做你们在交往了?」

    「我才想问!」

    「……学……学长?刚……刚刚……刚刚的对话里面,有一件让我很在意的事情,可以请你说明一下吗?我可能得依照你的答案来重新考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呀——!」

    向社员们报告我交女朋友的活动——就这样陷入了一片浑沌当中。我花了许多时间才能冷静下来说明整件事情的经过……

    才刚刚交到女朋友的我……差点一天就被人家给甩了。

    于是,自我辩解的时间开始了。

    「…………………………」

    「…………………………」

    目前我和黑猫面对面坐在椅子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我每隔几秒钟便得吞下一大口口水,而黑猫则是红着脸整个人僵在那里。放在膝盖上的拳头以及她的肩膀(应该是因为生气)都在发抖。

    场面真的很尴尬。难道神是要我死在这里吗……?

    不知道是体谅我们还是不想淌这滩混水,游研社员们&御镜都离我和黑猫相当遥远,看起来正热络地聊着其他话题。

    「啊——对了对了。御镜先生,可以告诉我你twitter的帐号吗?」

    濑菜很高兴地这么对御镜说道。

    「啊,好。那我给你一张私人用的名片好了。上面除了twitter帐号之外,还写有很多其他资料。」

    「名……名片?」

    濑菜从御镜那里接下名片之后,眼镜深处的眼睛马上瞪得老大。

    「设……设计师?还是……模……模特儿?御镜先生……这是?」

    「正是我本人。」

    什么叫正是我本人,这家伙真是……

    御镜说明那设计师兼模特儿的经历后,连已经见惯奇人异事的社员们也不禁觉得惊讶。

    虽然这家伙不觉得像漫画般的个人档案有什么了不起,但要是听者的度量稍微小一点,就会变成让人相当火大的炫耀了。

    濑菜在听御镜的说明时也不断大叫着「好厉害!御镜先生太厉害了!」,而旁边真壁的表情也就变得更加落寞。

    「——事情就是这样。由于我一直过着往来于日本与国外的生活,所以国内根本没有朋友。虽然有些工作上的伙伴,但没办法跟他们谈论兴趣的事情……」

    所以,今后也要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御镜以相当僵硬的动作行了个礼。他来我家玩的时候也拼命拜托我让他进去,看来没有相同兴趣的朋友对他来说确实是个相当头痛的烦恼。

    程度大概就像——感情不好的妹妹,竟然会去找最讨厌的哥哥做人生谘询一样。

    「别这么见外嘛,兄弟。我们已经是伙伴啦!」

    社长拍着御镜的肩膀这么说道。接着濑菜也亢奋地欢迎他加入。

    「就是说啊,御镜先生!啊,对了对了,你跟我们完全不用那么客气唷。」

    「……谢谢你,濑菜小姐。但我平常讲话的方式就是这样了。」

    御镜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唉……唉唷!真……真壁学长你该怎么办?同样是讲话客气的角色,但你在各方面的条件上都输给人家耶!这样下去真壁学长会被当成劣化版的御镜唷!」

    「啊哈哈哈。我差不多要生气罗?」

    真壁似乎马上就要抓狂了。但我非常了解他现在的心情。

    「喂喂!别拿我跟这家伙比!」

    其实我也好几次都有这种想法。

    「算了,总之呢……」

    真壁像是要重新振作精神般干咳了几声,接着开口说:

    「御镜先生,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虽然没办法一起从事学校的社团活动——但如果不嫌弃的话,大家下次一起出去玩吧?」

    他用我没办法表现出来的态度来面对御镜。看见他这种模样,就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幼稚,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谢谢你,枫先生。也请你多多指教。」

    御镜由于太过感动而眼眶含泪,接着更握住真壁伸出来的手。

    社长看见这种情形不断点着头,腐女学妹也「呜嘿嘿」地笑了起来。

    之后应该能看见许多次这种情形吧。御镜与游研成员已经熟得令我不由得这么想着。

    ……太好啦,御镜。看来带这家伙来是正确的。

    我瞬间忘记自己处于尴尬的情况当中,由衷地这么想着。

    当我把视线从正面的黑猫身上移开时,似乎听见一声「呵……」的温柔笑声,但当我把视线移回去时,发现她还是跟几秒钟前一样低着头。

    「……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是我听错了吗……

    「这样吧,御镜!为了纪念我们成为兄弟,我带你到学校里逛逛!」社长这么说道。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对了!我带你到游戏研究会在学校旁的秘密基地吧!」

    「有这种地方吗?」真壁问道。

    「喂喂真壁,你在说什么啊?那指的就是你家啊!」

    「别随便把我家变成秘密基地好吗!虽然我是无所谓啦——」

    真壁像平常那样一边抱怨一边站了起来。而其他人见到后也跟着站起身子。社长这时候对我和黑猫这么说道:

    「你们也听见了吧!我们现在要带御镜去走走。所以你们两个负责留守教室!」

    「啊,知道了。」

    「那我们先走了!」

    「高坂学长、五更学妹。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京介,那我们等一下见。」

    「嗯嗯。」

    御镜这家伙好像已经变成游戏研究会的一分子。他原本就是个容易相处的家伙,之所以没有御宅族的朋友,其实只是因为「没有认识的机会」罢了。

    就这样,御镜、社长、真壁学弟和濑菜四个人离开了社团教室。

    目前只剩下我和黑猫留在室内,而且还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彼此。

    ……嗯,我想他们那边接下来也会有很多事情,不过我现在也顾不得他们了。

    好,来吧。

    「黑……黑猫?」

    我开口之后,黑猫吓了一大跳。

    「……………………」

    经过几秒钟的沉默,她才开口说出一句关于造成目前这种情况的话来。

    「…………你想摸吗?」

    「咦……」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要我怎么回答呢……!

    被逼到绝境的我,马上这么答道:

    「是……是啊……」

    我这个白痴——!竟然还敢笑着说出这种台词!

    「……这……这样啊……」

    看吧!黑猫又低下头去了!糟糕,她哭了吗?

    当我这么想时……

    「……我没生气唷。」

    「咦?」

    「因为我也一样…………」

    什……什么……咦?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

    「你……你也想摸我的胸部吗?」

    「下地狱吧你!」

    她用恐怖的声音吐槽我。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也没有立场责怪你。」

    可能是因为害羞吧,黑猫的视线并不看向我的脸,而是在我身后游移着。

    「………………」

    接着便再度沉默了下来。像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随便开口说话,不然又会害她吓一跳。我耐着性子等她继续说下去,结果黑猫却把整个身子向后转。

    然后,她便朝着跟我完全相反的方向开始说话:

    「因为和你交往,结果过于兴奋……一直不知道从今天起该怎么面对你。所以只是想着见到面时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后来昨天晚上一整夜都没睡,黑猫这么说道。

    你是在跟谁说话啊?

    怎么会这么可爱~

    不过……原来如此。这家伙也跟我一样。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交到男朋友而高兴得不得了:心里全是对方的身影,脑袋里也充斥着各种「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想法。

    「所以……就算你想了那种事情,我也没有资格生你的气。因为我也一样……而且……我听说男生就是这个样子……」

    不知道有了什么样的想像,目前背对我的黑猫,脸颊已经红得像是发烧了一样。

    「…………」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黑猫和桐乃一样,都是对性知识还不太了解的女孩子,所以我究竟对黑猫有了什么样的性幻想,我想她一定猜不出来才对。

    真的很抱歉,你和我根本就不一样啊。

    这时候黑猫像是忽然注意到什么事情般迅速将头转向我。

    「不过呢……胸……胸部什么的,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你可别误会了。」

    啊,原来是这回事啊。

    「怎……怎么一副没办法接受的表情?」

    「喂,你这样讲,好像我没办法摸到你的胸部很不高兴似的!」

    虽然那确实让我遗憾,但我无法接受的,是你说「我们一样」这一点。你千万别误会了。

    「根本不一样,我比你想像中还要更想着你的事。」

    「亏……亏你能当我的面讲出这种羞死人的话来。」

    黑猫在讲「这方面」的事情时,似乎没办法直视我的脸。

    「不……不过我可不认输唷。你说比我想像中还要想我?哼……哼……那怎么可能?」

    黑猫狠狠瞪了我一眼。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比我说的还要令人害羞啊。

    「干……干嘛脸红?」

    「没……没有啦……」

    「——你……你不相信对吧?那我也有办法让你相信。」

    黑猫迅速这么说完之后,从包包里拿出一本全黑封面的笔记本。

    她瞬间把笔记本推到我眼前。

    「你看这个。」

    「这是什么?」

    死亡笔记本吗?怎么看起来那么厚。

    「……是《Destiny Record》唷。」

    「请说国语好吗?」

    「……用这个世界的语言来说……哼,对了,就是描述恋人们在不久的将来将面临什么命运的预言书吧……然后也记着各个阶段该举行什么『仪式』,才能实现我崇高的『愿望』。」

    这女人真是麻烦。

    「……那你写了些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这么问道,而黑猫则是很可爱地露出害羞的表情说:

    「……我不是说过了。昨天晚上我因为终于能跟你交往而高兴到睡不着觉吗……」

    「嗯嗯。」

    「所……所以我整个晚上都在想着和你交往之后,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事,然后加以模拟与记录下来——」

    黑猫说完便翻阅着黑色笔记本。她打开的页数上,就跟她的小说一样写满了文字。

    「——到了早上,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写了一整本。」

    「太恐怖了吧!」

    跟这沉重的东西比起来,我对黑猫的色情幻想根本只是小儿科而已。

    老实说…………这有点吓到我了!

    「……哼……如何?是我比较想你对吧?」

    黑猫得意地翘起脚来。

    「看……看来是如此。」

    这就是桐乃所谓的——妄想力全开的邪气眼电波女。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终于了解……

    跟这样的黑猫成为恋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女朋友,虽然专情、懂事又非常可爱——

    但是却又让人感到有些沉重与麻烦。甚至会觉得她太过着急了……

    这时我的额头开始流下一条冷汗。

    黑猫用交往之前绝对不会出现的忸怩态度对着我问道:

    「……如何?高……高兴吗?」

    「我不是说很恐怖了吗……」

    我是会在这种时候说实话的人。虽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要是女孩子亲乎做的菜很难吃的话,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说「好难吃」。因为这样对双方都好。

    「这样啊…………」

    话虽如此,看见她这么沮丧,我还是会觉得很可怜啦。

    「不过,我真的觉得很高兴唷。虽然有点恐怖就是了。」

    说出这不算安慰的真心话后……

    「是……是吗……」

    黑猫的心情似乎稍微恢复过来了。

    「不过呢……这样子就好办了。」

    「咦?」

    「也就是说,黑猫在笔记本上写了想要和我做什么事对吧?」

    「嗯……应该算是啦。」

    黑猫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般,将原本打开来向我炫耀的笔记本阖了起来。

    「那我们就来实行吧。」

    「……什么?」

    「来,笔记本借我一下。」

    我张开手伸了出去。

    「真……真真真真……真的吗?」

    黑猫不知道为什么惊讶到像傀儡一样不断开阖着嘴巴。

    「?你拿给我看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才不是呢。刚才只是为了表明我的意志而已……我不是想要你照上面的内容来做。」

    黑猫一副着急的样子,将笔记本藏到身后。

    嗯——真搞不懂女孩子耶。让我看她的要求事情不就简单多了?而且为了可爱的女朋友,我当然会尽量去实现她的愿望啊。

    「我知道了。那不给我看也没关系。告诉我你想怎么做就可以了。我也是第一次和人交往,同样不太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是……是吗?真的?」

    「嗯。虽然这么说很丢脸,但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让你开心——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如果你能告诉我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

    黑猫再次沉默了下来。她紧闭起嘴巴,只是不断眨着眼睛。

    安静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

    黑猫打开手里的笔记本,翻开中间左右的页数,畏畏缩缩地再度拿给我看。

    「嗯?哪边?」

    「这……这个…………」

    黑猫用几乎快听不见的声音嗫嚅着,然后用手指指了一下写满文字的角落。

    上面写着……

    ——和学长约会。

    ——原来如此。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来约会吧。」

    「嗯…………」

    我的女朋友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便这样决定了第一次约会的计划。

    顺带一提——同一页上,可以看见有好几处用铅笔整个涂掉的记述,而那一片黑色底下,究竟写了什么样的内容……

    当然我是不可能会知道的。

    紧接着——我和黑猫便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密室里讨论起约会行程。

    「……明天中午以前……在学校前面会合,这样可以吗?」

    「在车站前面不是比较好?」

    「学校前面比较好啦。」

    「好吧,就依你。那我们要去哪里——?」

    「如果你放心交给我来计划的话……我是已经想好地方了。」

    照她所说的话以及刚才的黑色笔记本来看,黑猫似乎是喜欢掌握约会主导权的女生。

    不过……如果是这家伙的话——倒是不让人意外。

    但话又说回来了,约会通常不是应该由男生来计划并且领导吗?

    我妹妹固执地要求我「一定得这么做」。

    「谢谢……多亏你拼命想出约会的地点。」

    「……你在说什么……也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只是列出自己想去的地方而已。」

    黑猫立刻害羞地低下头去。其实我从之前就注意到了,让黑猫害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她害羞的动作通常很可爱,所以会一直忍不住想再看一次。偶尔也会看到桐乃这么做,我真的很能体会她的心情。

    「……如果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那去那里也可以……」

    「不用啦,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明天就按照你的计划吧。」

    「是……是吗……」

    「暑假应该再过不久就要结束了。」

    「是啊……没多久就要结束了。」

    黑猫感触良多地这么说道。我内心虽然相当紧张,但还是试着这么邀她:

    「那我们尽量找时间见面吧,既然已经开始交往了。」

    「……可以吗?你还要准备学测不是吗?」

    「嗯!但我绝不会因为这样而考不好,然后害你觉得内疚。这我可以保证。」

    我信心十足地这么说道。因为这时候要是有所犹豫,以后可能就没办法约会了。

    结果黑猫脸上出现像在作梦的表情,整个人僵在椅子上。

    「怎么了?」

    「咦?没……没……没什么事……咳咳——这样的话,那就照你的意思吧。我们尽量在暑假里见面。可以的话,每天都见面也没关系。」

    太好了!我不由得握紧拳头欢呼了起来。但忽然注意到……

    「啊!倒是你自己的时间没问题吗?不是还有打工?」

    「嗯嗯。但是不是每天都有打工……就算有上班也不是整天……如果只是一下下的话,应该每天都能见面。」

    「这样啊。那我到你打工的地方去接你吧。」

    「嗯……」

    黑猫也和我一样,尽可能想要见到对方。

    知道这一点后,我感到相当高兴。光是想到剩下来的暑假要和黑猫一起去什么地方、一起做什么事情……我的内心就感到雀跃不已。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到时候可能会不知道要做什么。约会次数这么频繁的话,以我如此稀少的约会知识,一定会想不出来要到什么地方去。

    「对了,我还有桐乃教我的约会行程。或许下次按照她的计划来走也不错呢。」

    当初和令人火大的妹妹约会也算是一次预习,现在可能会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

    但是黑猫不知道为什么却静了下来。

    ……虽然这家伙在话题中突然沉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难道是我说要按照桐乃所想的约会行程让她不高兴吗?

    桐乃与黑猫的兴趣本来就完全不同了。嗯……

    「啊——……这只是预定而已,所以你先不要当真喔,你觉得植物园怎么样?」

    「唉呀……以学长的程度来说,算是不错的提议了。」

    哇……喂……喂,你们听见了吗?黑猫这家伙竟然说植物园还不错耶。

    我对桐乃说出同样的话时……

    「好土!拜托,你认真点想好不好!」

    她却这样骂我。

    「谢谢你啊……我能交到你这个女朋友真是太好了。」

    「……为……为什么忽然用快哭出来的声音,讲这种像是临死前的遗言呢?」

    跟交往前一样,我们两个人的对话还是一样断断续续,马上就会停下来。或许这是因为我和黑猫都不是那种会持续一直讲话的人吧。

    和桐乃独处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对话充满了杀伐之气,而且老是在互相吐槽。

    和绫濑单独在一起时则是会变成像说相声一样(还有我单方面遭受攻击)展开唇枪舌剑。

    和麻奈实在一块的时候,就只是享受着平稳的时间。

    但我和黑猫之间的关系与她们完全不同。

    「我说黑猫啊……」

    「……什么事?」

    「刚才的笔记本,『约会』是写在中间左右的页数对吧?」

    「然……然后呢?」

    「那后面的页数写了些什么?」

    我忽然这么问道。黑猫刚才说她模拟了许多想和我一起做的事,然后把它们写满了一整本笔记本,也就是说黑色笔记本里,写有许多约会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情以及她有什么愿望。这样的话,我就根本不用担心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只要像刚才那样,让她指一下笔记本上所写的内容,然后依序去实现她的愿望就可以了。这样真的很轻松。

    好,既然这么决定了,就要她先把大概的内容告诉我吧。

    我原本是这么想,但是……

    「————」

    黑猫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触电般整个人僵住了。紧接着,或许是她的心情也影响到我了吧,连我也开始胡乱紧张了起来。这……这是什么感觉?

    「嗯……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你想知道?」

    她嗫嚅完之后,扬起眼神凝视着我。她明明还没告诉我接下来的页数里面写着什么样的内容,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看着她的嘴唇。

    回过神后,我才注意到自己满手是汗。房间里明明有开冷气,却感到异常闷热,只有电脑的无机质运作声,以及贯穿窗户的蝉鸣声不断重复传进耳朵里。

    「——嗯嗯,我想知道。」

    「好吧。」

    黑猫严肃地点点头。

    「……反正我原本就想让你先知道了。」

    黑猫像是还有些犹豫般,不看向《命运纪录》就直接打开它——并伸到我面前。

    「这就是我的愿望唷。」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宛如惨死前悲鸣般的声音,整个人从椅子上倒了下去。

    因为笔记本上一整面都是——一眼就知道是什么,绝对不需要说明——相当恐怖的插图。那像油画般笔触所画的……应该是流着血泪的黑猫自画像。所使用的颜色尽是黑与红,以及近似这两种颜色的恐布色彩。

    那幅「恸哭的画」散发出悲哀与绝望……甚至可以从上面看见像是要诅咒整个世界的疯狂意志。

    我一边发抖一边问道:

    「这……这这这……这……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咦?」

    黑猫看见我充满恐惧的反应之后,脸上出现「奇怪了?」的表情。

    她确认自己拿给我看的画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弄错了。」

    「喂!」

    别……别吓人好吗!看见那种恐怖的画,害我以为自己的女朋友想对我做什么呢!

    「刚刚的不算。再来一次。」

    「咳咳」,她干咳了几声来重新调整心情。

    接着黑猫便翻开《命运纪录》的最后一页拿给我看。

    「…………」

    上面画着一幅名为「理想世界」的插画。

    那幅画是由黑猫经常描绘的漫画风笔调所构成。虽然她总是使用紫色与黑色来画出黑暗风格的世界,但这幅画的用色却是属于暖色系,一看就有一种相当温柔的感觉。

    它给人的印象可以说与刚才那幅「恸哭的画」完全相反。

    画的主题是在太阳照射下吃早餐的情景。

    而坐在餐桌前的,有我和——

    「桐乃……?」

    为什么写有「黑猫想和我一起做的事情」的笔记本里会跑出桐乃的插图来呢?

    画里面略微成熟的我和妹妹都幸福地笑着。

    吵吵闹闹的两个人——似乎正看着某个地方。看着没有出现在画里——不对,应该说面向看着这幅画的人,催促着要他「快点来加入我们」……上面画的就是这种温暖的日常生活。

    「……这就是我的愿望。是赌上所有一切也希望能够实现的理想世界唷。」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吗?」

    「完全不懂。」

    「——是吗?那么,看来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往下看去的黑猫露出冷笑。她的比喻总是嗳昧不明,让人无法搞清楚真意。不过这幅画还是一看就能够了解隐含在其中的温柔。

    「虽然不了解你到底想做什么。但这幅画里的我和桐乃看起来很幸福。不论是『仪式』还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配合。」

    「仪式」吗……听起来很隆重嘛。虽然那确实是「黑猫想和我一起做的事情」,不过她似乎想藉着不断进行「仪式」来达成某个目标。

    嗯……算了……她高兴就好。

    既然是可爱女友的愿望,那就一定得帮她实现才行。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

    Character file.14

    Kaede Makabe

    真壁枫

    ◆性别:男

    ◆年龄:17岁

    ◆身高:156cm

    ◆体重:53kg

    ◆三围:——

    ◆游戏研究会二年级学生。时常会对耍笨的社长施加辛辣的吐槽,算是游研的良心。因为成为濑菜配对妄想的牺牲品,心灵受了很大的伤害。

    Character file.15

    Kouki Mikagami

    御镜光辉

    ◆性别:男

    ◆年龄:18岁

    ◆身高:164cm

    ◆体重:54kg

    ◆三围:——

    ◆人气品牌的饰品设计师兼模特儿。其实是隐性御宅族而且希望能够找到有相同兴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