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我的姊姊是电波又少女心的圣天使〉
    我的姊姊 一年一班 五更珠希

    我有两个姊姊。排上面的是琉璃姊姊大人,排第二的叫日向姊姊。两个姊姊都很温柔、对我很好,所以我非常喜欢琉璃姊姊大人和日向姊姊。日向姊姊喜欢讲话,每次都会跟我说有趣的事,或是陪我一起玩。琉璃姊姊大人很会画画,总是努力地画漫画。睡觉前她会念故事书给我听、和我一起睡,陪我到睡着为止,这样我才不会怕。她非常会做菜,每次都煮好吃的饭给我们吃。妈妈、爸爸和日向姊姊吃的时候都说好好吃。琉璃姊姊大人总是很努力。上次她————…………

    「唔~」

    在客厅读着妹妹写的作文的我,心情相当复杂地发出低吟。

    「小珠我问你喔。」

    「什么事?姊姊。」

    留着妹妹头的小女生,正保持规矩的坐姿,呆愣愣地抬头看着我。

    这个女生是五更珠希。我可爱得不得了的妹妹。

    「呃,没什么事啦。」

    「呼嗯?」

    ……不行不行,我问不出口。

    小珠你是不是比较喜欢琉璃姊?这种问题。

    「哎,伤脑筋。总觉得很吃醋耶。」

    作文题目明明是「我的姊姊」,她写的内容却以八比二的比例偏向「好爱好爱琉璃姊!」。身为珠希的另一个姊姊,我有点不是滋味。

    而且更重要的是很害羞。珠希不会说谎,所以写在这张稿纸上的内容,全都是事实。她好爱好爱好爱姊姊,喜欢姊姊这个、喜欢姊姊那个——和姊姊们一起生活,实在好幸福。

    就说会害羞到死掉嘛!

    要怎么形容呢?我整个人好像都快融化了。

    「小珠,这个……你会在教室发表吗?」

    「是的!」

    「你会在所有人面前念出来?」

    「是的!」

    她回答得相当有精神。

    「这……这样喔。」

    啊~~~~真的假的?惨了。我光想像就会死掉。

    「……不行吗?」

    「不……不会啊!」

    哪有可能不行?再说我很高兴就是了。虽然还是超难为情啦。

    ——好,拖别人下水吧。

    「小珠,等一下你也拿给琉璃姊看一遍——她肯定超高兴的喔!」

    「呵呵。」

    珠希露出软绵绵的笑容。她应该是在想像,最喜欢的姊姊高兴时的模样吧。

    ——哎唷,这女生到底有多乖啊?

    连我都会脸颊发烫了,琉璃姊看完这封来自宝贝妹妹的情书,绝对会害羞得受不了。

    「嘻嘻嘻嘻嘻。」

    糟糕,超想看的。超期待。我舔着嘴唇妄想那幕情境。

    「怎么了吗?」

    「哎呀呀,没事没事啦。」

    为了掩饰,我再度将目光落在稿纸上。

    那么,到这里我觉得要先做个自我介绍。

    我叫五更日向。注册商标是头发绑成两束的小学五年级学生。三姊妹里面,我夹在超可爱的妹妹、以及温柔又笨拙的姊姊中间。

    大概就这样吧。关于我自己,应该也没什么特别好说。我是满普通的女生,现居千叶县,嗯。

    我和珠希正在客厅等晚餐做好。虽然家里的客厅要说宽广也算满宽广,但如果和朋友家比,好像稍微老旧一点耶?以前我并没有这么想过,最近开始变得介意了。毕竟,我这个年纪会崇拜时髦的品味。最近我也会去店面站着翻时装杂志,可是我有的衣服,全是姊姊转让下来的朴素货色,身为女生我对这部分偶尔还挺不满的。

    话虽如此,这个家根本没有人可以陪我讨论穿着。

    我妈的品味真的很朴素。妹妹又才小学一年级。而姊姊同样有她的问题,要是找姊姊商量,她八成会兴致勃勃地帮我做礼服。

    「……呵……看来你也差不多需要暗之衣裳了?」她绝对会讲出诸如此类的话。

    没错。我的姊姊想法有一点——不对,她受不明电波影响的症状非常之明显。

    五更琉璃。我都亲密地叫她琉璃姊。

    她在网路上似乎是用「黑猫」这个昵称。

    琉璃姊拥有令人羡慕的漂亮黑发和白净皮肤,是个流露出避世气质的人。平时情绪淡薄,沉静脸庞上连一丝温度也没有——的样子。

    她总是用冷冷的眼光睥睨周遭——的样子。

    虽然只要住在一起,就会知道她是个有喜感而且捉弄起来很好玩的人。

    至今,我还没有遇见能分享这项有趣嗜好的同志。

    姊姊从以前就常待在家里玩,现在已经彻底沉浸于动画和电玩、漫画与小说之类室内性质的嗜好,她应该就是所谓的御宅族吧。

    几年前她开始自己创作小说和漫画,甚至还受到动画的影响,自力缝制哥德萝莉服来穿,每天晚上更会在自己的房间举办诡异的仪式。

    姊姊的「仪式」日渐加剧,比如跟虚构的对象讲电话,对她来说早就变成家常便饭。

    只要没有那些毛病,她真的是个好姊姊啦……

    像这样,我心里想着敬爱的琉璃姊,一边也读着妹妹作文的后续内容。

    ——那时候,琉璃姊姊大人似乎在茫漠的日常生活中,发现了光辉耀眼的命运。可惜的是,我一点也不懂,但姊姊大人满脸高兴地说:「呵,他的灵魂在转生之后依旧没有毁损。」和她在跟「黑暗世界的居民」讲话时一样,脸好红,很兴奋的样子。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听得懂姊姊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可以听懂——!」

    我忍不住喊出声音。糟糕……纯真小朋友已经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了……

    几年以后,假如珠希讲出「堕天圣」或者「我的真名乃是黑猫」这种惨痛的发言,该怎么办啊……应该说这一篇作文,在引用到琉璃姊台词的瞬间,就已经发出无比惊人的黑历史气息了……!但不愧是冰雪聪明的珠希(虽然就某种层面来看是非常糟糕的倾向),她还懂得将琉璃姊的电波文章,确切地翻译成国语记述下来。

    那些话不太好懂,所以我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思考,我觉得,那一定是这个意思:

    姊姊大人有喜欢的人了。

    「耶?咦咦咦!」

    她似乎写了非常不得了的内容!

    等等,欸……什么状况?这是要在教室念出来的吧?小珠——问题不是这个啦!

    「呃,小珠……你写在上面的,全部都是真的对不对?」

    「对!」

    珠希握紧拳头举向天。我想也是,她不可能写假话嘛。

    实际上,琉璃姊偶尔会找还不太懂事的老么,私下倾诉一些秘密。语气感觉就像:「珠希,你听我说——」我想,那大概类似于对着布娃娃吐露秘密,算是在寻找某种慰藉吧。

    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那是因为我这里有几个用来戏弄琉璃姊的梗,就是从珠希身上取得的。

    嗯,意思是说——这一次她爆的料可能也是真的啰?

    咦!不会吧!那个琉璃姊——有喜欢的人了?反正不是二次元男友就是脑内男友之类的吧?

    「唔……可是,一口咬定对方不存在也不好。」

    再说如果事情属实,也没有比这更有趣的梗了。

    去确认看看吧。

    我立刻前往厨房。话虽然这么说,也就几步的距离而已。

    「琉璃姊琉璃姊~」

    我朝穿着连身烹饪服切蔬菜的琉璃姊搭话。

    于是,一如往常的温柔答覆传来:

    「……你真吵,再等一会就好了。」

    「没有,我不是来催你做饭啦。」

    「那你有什么事?」

    「琉璃姊,你有喜欢的人了是真的吗?」

    咚!我听到像是菜刀插在砧板上的声音。接着琉璃姊用机器人般僵硬的动作,一节一节地转过身来。

    「你在说什…什什什…什么呢?」

    「咦……等一下,真的吗?」

    这种反应,让可信度提高百分之五十了嘛!

    「啊,不是……你……你想错了。」

    好啦,真相落定。她脸居然变得红通通的,哎唷,有够可爱!

    「不会吧!原来琉璃姊真的有喜欢的人了!恭喜!」

    「我…我都说…你想错了不是吗……」

    虽然「脑内男友论」没有因为这样就消失,总之这个笨拙的姊姊,似乎真的变成恋爱中的少女了。我趁机继续问:

    「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告诉我嘛!」

    「你……你这小孩都不听别人讲话。」

    「不要再装傻了啦,告诉我嘛。好在意好在意!」

    「好在意好在意!嘻嘻!」

    不知不觉中跟到我屁股后面的珠希(虽然我想她大概不懂这是什么状况),也将相同的要求重复一遍。

    于是脸色变得像苹果的琉璃姊点点头,开始阵阵地发抖。

    「……他。」

    「他?」

    「他非常……迷人。」

    「呀啊——————!」

    琉璃姊讲出来了!不妙,实在不妙!超有趣的!

    「你……你们已经在交往了吗?」

    「还……还没。」

    「什么嘛!那……那……告白了没?」

    「你……你有分寸点!我要生气啰!」

    「什么啊,原来还没告白?」

    我猜这时候挑衅会有效!

    「琉璃姊果然很像小朋友耶。」

    「唔……」

    琉璃姊气得拳头发颤。

    「……呵……别把我当成傻瓜。」

    看吧,她上钩了。小意思。

    然而姊姊说出口的台词,却超乎我的预料。

    「我也是有跟我订完『契约』的男人……」

    「咦?契……契约!」

    她……她她她说的契……契约是……

    「呵呵,对呀——我就是说『契约』。」

    琉璃姊自满地露出笑容。

    「他目前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京介』。当我过去还是『黑色野兽』时,他就已经是要成为我伴侣的野兽……」

    「什么嘛,结果还是二次元男友吗?」

    真受不了,这样吓唬人。

    一瞬间,让我还以为琉璃姊已经登上大人的阶梯了。

    「错了。他是确实『存在』的。」

    …………琉璃姊好可怜。

    「小珠,你去一下那边。」

    为了不让小妹看见长女悲哀的一面,我把人赶走。然后,我擦着流下的眼泪温柔说道:

    「嗯,就是说啊……黑色野兽……呃,他叫京介?我知道,他是存在的。」

    在琉璃姊心中。

    「……我现在为什么会被妹妹同情?」

    「没有,你不用介意喔。我只是眼睛里跑了一点灰尘进去而已……」

    我眼泪停不下来。虽然我一直觉得琉璃姊是个惨痛的人,但没想到她真的会在脑内创造出男朋友,还在脑内和对方做色色的事情……好悲哀。未免太悲哀了……

    简单来说……这表示——每晚的「仪式」又加了新的设定吧……

    在琉璃姊的心变得坚强点以前……或者在真正的迷人男朋友出现以前,我认为不应该让她直接正视现实。

    至少我们两个妹妹要懂得配合她才可以。

    「呃……琉璃姊喜欢的对象,是哪里迷人呢?」

    「……全……全部。」

    抛回来的是少女心全开的答覆。

    唔哇……她被迷得神魂颠倒耶。

    对一个存在于妄想中的对象。

    琉璃姊仿佛害羞得站不住,当场蹲下来了。

    接着,她脸红通通地嘀咕说:

    「他长得帅,个性又温柔……是个非常可靠的人喔。」

    「打架也很厉害?」

    既然是琉璃姊喜欢的maschera角色,我记得应该很强才对。可是琉璃姊却说:

    「不……今生的『他』应该没有战斗能力喔。」

    好好好,设定是那样对吧?

    「……你不试着跟他告白吗?」

    「这个嘛……因为他是个很迟钝的人,如果没有直接说清楚,他大概不会懂吧。」

    明明都已经订完「契约」了,心意却还没有传达过去?这太莫名其妙了吧?

    「再说……除了我以外,还有别人喜欢他……」

    嗯……以脑内男友来说,对琉璃姊不利的设定满多的耶。换成平时的琉璃姊,我觉得她应该会在脑内设定成「他可是我的仆人」。虽然「坚强专情的少女」才是琉璃姊的本来面貌,但是会装坏心把那些特质藏起来,就是琉璃姊之所以是琉璃姊的地方。

    「有人会因为我告白而受伤。」

    「那么……意思是你不会告白啰?明明喜欢对方。」

    「……………………」

    姊姊露出的表情太过认真,我实在无法拿她寻开心。

    从姊姊那里听说高坂桐乃这个人,是多久以前的事?一年前的夏天,姊姊初次参加「网聚」这种集会——并且顺利交到朋友回来的那天。应该就是那之后没过多久吧。

    「唔~嗨,我是好奇想问说,网紧结果怎么样——好玩吗?」

    「——当然好玩啊。我有交到很多兴趣合得来的朋友,而且接下来正要去二次会。」

    网聚当天,我隔着电话听到的姊姊声音,似乎有某种逞强的感觉……说不定,网聚其实是不欢而散的……我记得自己曾经这么担心过。

    从那天往前推大约半年,我试着若无其事地问过:「琉璃姊,你该不会都没有朋友吧?」然而姊姊那时回答:「……没那回事喔。」并且自信地笑着将手机递来。

    「……给你看看我朋友很多的证据吧。」

    如此说着。

    琉璃姊给我看了她手机上的通讯录。

    上面的确记录了许多名字。

    有是有啦……

    阿樱九尾——「俗世之狐」(玛门)

    飞鸟优湖——「邪蝇王」(巴力西卜)

    笃子·艾琉修欧斯·桑德连——「惑乱黑羊」(阿撒泻勒)

    「Ω」

    女?/本名不详/帐号名称/第二类报复对象——「Fairy」。

    ——以下大致像这样还有一百多人。

    「…………………………」

    「……呵……如何?这样你懂了吧?」

    「……嗯,我懂了。」

    我懂了琉璃姊根本没朋友。

    就是因为有过这段插曲,我会担心姊姊也是难免。

    不过——并不像我担心的那样。琉璃姊是真的交到兴趣合得来的朋友了。

    姊姊回到家之后,我还没问,她就得意洋洋地对我讲出「炽天使」啦、「巨神」啦,诸如此类搞不懂意思的词说个没完——但我隐约听得出,她是在炫耀「自己的朋友」。因为那和她以前炫耀那些虚幻的朋友时,完完全全不一样。

    好久没看到琉璃姊这么开心。

    我有稍微反省一下。自己太小看姊姊了。

    在那之后,我记得还发生过这种事——

    那一天,姊姊到家以后,就鬼鬼祟祟地捧着装书的纸袋跑回自己房间。

    怪了,明明是女生还买色情书刊回来吗?

    我这么想着,心情雀跃地朝姊姊的房间展开突袭。

    唰啦!

    「琉璃姊你有空吗?」

    「咿……什……什么事?」

    吓得跳起来的琉璃姊,顺手把刚才看的杂志藏到身后。

    这种反应——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书!

    「咦?琉璃姊,你刚刚把什么东西藏在后面——是杂志?」

    暗中叫好的我逐步贴近。我一绕到琉璃姊背后,她就转身想逃跑——可是她想得太美了。立刻做出假动作的我开口宣布:

    「到手啦。」

    「啊……!」

    盗取成功。我获得琉璃姊见不得人的书。

    当我紧张又期待地翻开书之后——

    「这什么?只是普通的书嘛。」

    那就像我常常站在店里看的少女时装杂志。

    拗不过我的琉璃姊「唉」地叹了口气说:

    「你不要乱猜……这不过是,呃,俗气的时装杂志罢了。」

    「也是。没什么好奇怪——」

    不对,很奇怪。这绝对很奇怪!

    「——琉璃姊在看时装杂志?」

    「……我看少女时装杂志,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有够奇怪的!发生什么事了?你是冒牌货吗!」

    「……被否定到这种程度,实在很气人呢。」

    呃,谁叫……你是琉璃姊耶?你是那个老是读着内容可疑的魔导书,还会一脸自以为是地穿着哥德萝莉服出门的……那个琉璃姊耶?我们家这位品味异于常人的姊姊,会在某天突然看起时尚少女杂志,那种不协调的感觉,不是一句对牛弹琴就能形容的啦!即使如此,眼前的现实依旧没变,所以我尽管觉得难以置信,还是试着问了姊姊:

    「……怎么了?你开始对普通的流行感兴趣啰?」

    「才不是。我哪有可能穿这种不知羞耻的衣服?」

    「可是我觉得姊姊满适合的耶。」

    原来我想错啦。

    「……那你为什么要看?」

    我再度问,结果姊姊貌似害羞地噘起嘴说:

    「……我朋友,有刊在上面。」

    「琉璃姊交过朋友吗?」

    「………………(青筋抖动)」

    「好痛好痛好痛!」

    我脸颊被捏了。

    「对不起啦,原谅我!……痛痛痛,呼~好痛。」

    「那么,我们重来一遍吧。」

    面无表情地宣布以后,琉璃姊又貌似害羞地噘起嘴说:

    「……我朋友,有刊在上面。」

    「咦——!真的假的!」

    这是闹剧。

    不过我真的有吓到喔!毕竟提起琉璃姊的朋友,就是她之前在御宅族网聚认识的人——

    「会……会刊在杂志上面……表示说,那个人是模特儿?」

    琉璃姊脸红地微微点头。

    「是谁是谁?」

    琉璃姊将杂志翻到中间页数,然后摆在地板让我看。她嘀咕说:

    「……就是这里面,看起来最像bitch的那个。」

    「像bitch的。」

    这样讲我也摸不着头绪。应该说一眼看去,上面全都是外表华丽的人,感觉根本没有会和琉璃姊兴趣合得来的——那种像御宅族的女生。

    「呃,这个人吗?」

    「不对。」

    「……那么,是这个人?」

    「不对。」

    「……那么是谁啦?你说像bitch我也分不出来嘛。」

    「…………是这个人喔。」

    琉璃姊指了那一页最漂亮的女生。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是……是这个人喔!」

    「对啊。呵呵,她很像bitch吧?」

    「哪里像了!」

    这是超级美少女嘛!唔哇腰好细!脸好小!糟糕,真让人崇拜耶!

    「琉璃姊的朋友」穿着大胆时髦的夏装,摆出弯腰的姿势用手比出V字。淡褐色的头发与耀眼笑容。阳光下那副灿烂的模样,让我一眼就着迷了。

    「你还问哪里像……全部啊,全部。浑身上下一直到灵魂都像bitch。那就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哼。」

    琉璃姊一边用手戳着那位漂亮的朋友,满脸开心地连叫了对方好几次bitch。和台词的内容正好相反,她提起朋友的口气显得相当自豪。

    「你仔细看,在这本杂志刊的模特儿当中,她不是格外像bitch吗?」

    「呃……嗯。」

    bitch这个词,是类似「帅气」的夸奖字眼吗……?该不会我之前把单字记错了……?一…一定是这样!

    「嗯!这个人就是bitch!」

    「看来你终于懂了。」

    琉璃姊满意地点头。我们两边讲的意思似乎总算通了,我也放下心来。

    「所以说,最近每天和琉璃姊讲电话的『bitch小姐』,就是这个人啰?」

    「是啊。」

    「唔,上面写她叫什么名字……喔——!是桐乃姊姊啊~~~~~~!」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桐乃(bitch)姊姊。长得这么漂亮开朗的人,居然会跟琉璃姊做朋友——真不敢相信。

    「咦?意思是说……bitch小姐也是御宅族啰?」

    「是……是啊。」

    「咦~?看不出来耶。」

    「我……我没有骗你喔。来,你看这个。这是之前我们在秋叶原拍的照片。」

    赌气的琉璃姊拿手机给我看。液晶上显示的桌面图片,是琉璃姊和桐乃姊姊、以及另一个戴着圆眼镜,看起来就很像御宅族的女生的合照。

    「喔,真的耶。是说琉璃姊,原来你会把和朋友拍的照片设成桌面呢。」

    「这……这是碰巧。」

    哪有可能碰巧去改桌面图片啊?我这样想。

    「还有,之前琉璃姊不是用我的照片当桌面吗?」

    「你怎么会知道!」

    「没有啊,我瞄到而已。」

    「呃……应……应该说我只有当时才用那一张……谁叫那排在轮流用的图片里面。」

    「好好好。你也有用小珠的照片对不对?」

    「唔……」

    仿佛被戳中弱点似地,琉璃姊满脸不甘心地咬住嘴唇颤抖。

    我想问一下有姊姊的各位妹妹——假如姊姊用了你的照片当手机桌面,你会有什么想法?像我的话是一半高兴,一半害羞。所以看到桌面被换成桐乃姊姊,「得救了」的心情以及姊姊被抢走的嫉妒心,正交错掺杂在我胸口。

    「嘿~妹控。」

    「……日向,今天的晚饭……你认命吧。」

    唔。

    看来我似乎逗得太过火了。

    「对不起对不起……话说回来——桐乃姊姊吗……真想和她见面呢。」

    我将心思徜徉于还没见面的「姊姊的好朋友」身上。

    「绝对不可以。我不能让你们和那只猛兽碰面。」

    「咦,为什么?不要这样讲嘛。我也好想见她喔。」

    「不行就是不行。」

    「人家不会从琉璃姊那边把桐乃姊姊抢走啦~~」

    「……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讲这些真的是为了你们两个好喔!所以你给我听话。」

    「……不要,你干嘛那么坚持?」

    等我了解琉璃姊如此拚命地阻止我和桐乃姊姊见面的理由——是在这之后又过了一年多的事。这时的我,只能偏着头感到百思不解而已。

    ——再将话题带回。

    那是在八月,我听说「京介」这个脑内男友的名字以后,经过几天才发生的状况——

    我发现,脑内男友「京介」,似乎和琉璃姊之间有了进展。

    和脑内男友关系有进展。

    听起来真耸动。

    对于京介这名人物,琉璃姊开始编造出具体的妄想设定,甚至连「他是桐乃姊姊的哥哥」这种话都能讲出来,让我一直觉得这个老姊有点不太妙——但决定性事迹是发生在这天。

    暑假中间的傍晚,我在玄关对回到家的琉璃姊开了口:

    「琉璃姊你回来了。今天晚餐吃什么?」

    「…………呵呵……呵……呵。」

    「琉璃姊?」

    这个人怎么回事?看起来摇摇晃晃还笑眯眯的耶。而且脸也好红——是发烧了吗?

    「琉璃姊,你没事吧?」

    「……咯……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这下糟糕,她没救了。

    穿着平时那套哥德萝莉服的琉璃姊,将傻眼的我搁在一边,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己房里。

    「呼嗯,呼嗯,呼嗯~?嘻嘻嘻,总觉得有冒出好玩事情的预感喔!」

    我抱着两成担心、八成有趣的心情,跟到姊姊后面。

    一如往常,我「唰」地拉开姊姊房间的纸门。

    「……琉璃姊,饭要怎么办……欸?」

    门后面呈现的是惊人的光景。由于琉璃姊有专注在一件事情以后,就看不见旁边的倾向,偶尔她也会不小心在我面前进行神秘的「仪式」——

    但现在可没有那么单纯。

    琉璃姊连心爱的那套哥德萝莉服也没换掉,搂紧坐垫整个人趴着,两条腿一直乱踢。

    「~~~~嗯!~~~~嗯!」

    ……什么状况?长久以来我都怀疑她在妄想时会做色色的事,现在目击到的就是现场吗?

    眼看那诡异的举动越来越激烈,到最后琉璃姊抱紧了坐垫,开始在地上滚来滚去。

    「~~~~嗯!~~~~嗯!」

    滚过来滚过去。乱踢乱踢乱踢。她好像嘀咕着什么,但我听不见。

    「……糟糕,琉璃姊疯掉了。」

    我全身僵住冒着冷汗。

    「……怎么了吗?」

    「……小珠,你现在不可以来这边。」

    因为理智度会下降。

    赶走妹妹以后,我也不能放着姊姊在这种状况下不管,只好呆站在房间入口守候事情的经过。滚来滚去乱踢乱踢乱踢持续了一阵子的琉璃姊,忽然用力站起身。

    「!」

    这次她要做什么?我心里如此警戒。

    琉璃姊完全陷入视野狭隘的症状,没有发现我就在旁边看。

    依然两颊发红的她,摇摇晃晃地走向桌子,开始动笔写起某些东西了。

    「……?」

    她画起漫画了吗……?倒不如说,我们的晚饭怎么办……

    我偷偷靠近从后面偷看。

    「唔哇。」

    沙沙沙沙沙。琉璃姊正在笔记本上,飞速地记载着文字与图画。而且还用一副非常幸福的表情。……她试着写下「高坂琉璃」,随后又拚命摇起头,把那几个字涂得密密麻麻。

    ……这个人根本有问题。好像已经没有人能阻止琉璃姊了。

    而今天的晚饭,似乎只能靠我努力。

    这时候的我一直相当担心:琉璃姊对脑内男友的妄想,是不是恶化到即使称为疾病也无妨的地步了?

    从那天以后,琉璃姊的模样明显变得很奇怪。不对,虽然到目前为止就已经够奇怪的了,要说是奇怪的类别不太一样吗?

    坦白讲,她变得颇有少女心。

    「……我接着要打一通重要的电话。从现在开始的一个小时内……要是接近我房间或是吵闹的话……我就降下魔王的诅咒让今天晚餐的一道菜消失在黑暗当中。」

    琉璃姊从自己房间的纸门后面露出半截身体,「嘘嘘嘘」地把我们赶走。

    「吼,竟然嫌我们碍事。」

    「姊姊大人又在和『黑暗世界的居民』讲话了吗?」

    珠希捧着故事书,一脸遗憾地问。琉璃姊让小妹规规矩矩地称呼她为「姊姊大人」。

    啧啧咂舌的我比着指头否定,压低声音说:

    「……琉璃姊从『黑暗世界』接收到电波,正在和妄想中的男朋友讲话喔。不要去吵她。好啦,我们走吧。书我会念给你听。」

    「哇~」

    珠希率真地表达开心。看她这样,我露出苦笑。

    顺便做个说明,所谓「黑暗世界的居民」,就是琉璃姊那些虚拟朋友的总称,她常用手机或其他方式与他们聊天,而最近连桐乃姊姊与其他真实生活中的朋友,也都包含在那里面。

    只不过,现在和琉璃姊讲「重要电话」的对象是——

    离开之际,我仅仅停留几秒,将耳朵竖起。

    于是琉璃姊在房间讲电话的声音,微微地传了出来。

    「……那个……我……没什么特别的事……会打扰到你吗?呃……因为,我想听你的……声音。」

    唔哇喔,好甜蜜耶。

    然而,对方是只存在于琉璃姊妄想中的人,从这种前提来看,他们那种幸福洋溢的对话在意义上就会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那会变成电波女惨痛地用悲哀方式自娱的一幕。

    「……呜呜。」

    真的有够催泪。未免太惨了,惨到我都没办法逗她寻开心……

    「唉~该怎么办才好呢……」

    「???……日向姊姊,请你打起精神喔。」

    「……谢啦。」

    我扶着阵阵刺痛的胸口,同时也摸了摸妹妹的头。

    当天晚上——

    「……呵……咯咯咯……呼呼呼哈哈哈……终于……我终于完成了……!」

    琉璃姊连我在看都不知道,一边发出大魔王般的浅笑声一边起身。假如要说明,状况是我拉开房间纸门,想告诉她「浴室空出来了喔」,结果「黑暗仪式」刚好进行到一半。无论目击几次,我就是没办法习惯姊姊这种调调。

    在呆站着的我的眼前,琉璃姊弓起手掌,抬着单脚——

    她保持独特姿势,有如音乐盒的娃娃般旋转起身体。

    「看来……由暗到光的『倒转』……是赶上了。」

    她喃喃讲出酷酷的台词,整个人转呀转转呀转——(超得意的样子)。

    目赌这一幕的我受到巨大冲击,无法动弹。

    「……………………唔。」

    因为我要是稍微松懈,八成就会爆笑得内伤。

    不……不行……别笑……我要忍耐……

    为了守护敬爱的姊姊的心灵,我发誓无论看见什么奇怪举动都不会笑——

    「呵,我明白……从今夜起,我就是神圣的存在,却又无法从黑暗中逃离……」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撑到极限了啦……

    这已经好笑到铁定会梦见的程度了!在学校回想起来也会笑出来啦!

    当我勉强把肚子涌上的爆笑感转换成咳嗽混过去时,神圣的存在转身面向我——一只脚还抬着没放下来。

    「——你看见了吧?」

    「咿——!」

    想爆笑的冲动和恐惧同时来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变成了什么样子。

    「……琉璃姊,浴室空出来了……不过你……你在做什么啊?」

    我胆怯地探究问题核心。

    「……缝衣服啦。」

    结果她的答覆充满家庭味。一眼看去,姊姊爱用的缝纫台上,确实摆着白色的衣服。新缝制的服装完成了——应该是这么回事吧。

    「……呃,那是新的cosplay服装?」

    「不对——」

    姊姊将手背举到下巴一带,摆出高贵般的姿态如此说道:

    「……这是具备诱惑男人魔力的——圣天使之衣喔。」

    虽然听不太懂,但我心里只有行不通的预感。

    这一晚,姊姊所进行的「黑暗仪式」。等我知道那真正的含意,是在之后过了几天的事。

    呃,从出状况当天的「前一天」的插曲开始说,大概会比较好懂吧?

    那天晚上,吃完晚饭以后,琉璃姊模样认真地这么开启话题:

    「日向、珠希……我想找你们做人生谘询。」

    「欸?」、「呼耶?」

    长女的发言让我们两姊妹眨起眼睛。

    「姊姊大人,人生谘询是什么?」

    珠希端正姿势问道。琉璃姊犹疑了几秒才说:

    「……我是想问你们当作参考……我做的菜中,你们最喜欢哪一道?」

    「包野泽菜的饭团!」

    珠希立刻活力十足地回答。幼稚园时期,珠希每天的便当都是由琉璃姊来做,也许是因为这样,包野泽菜的饭团就变成了珠希的最爱。当然我也非常喜欢。

    「我好像比较喜欢昆布饭团——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有,呃……基于一些很深的原因,我要帮别人做便当……所以才问问看你们两个——我得到参考了,谢谢。」

    「呼嗯。」

    虽然我自己先说了那种答案——但如果是这样,野泽菜饭团和昆布饭团并不算任何人都会爱的菜色吧?尽管我这样想。

    「既然是姊姊大人做的饭团,所有人吃到都会高兴!」

    「……是这样吗?」

    「是的!绝对没有错!」

    「……这样啊,有珠希保证的话,我就安心了。」

    结果我讲不出口。要是饭团没获得好评,那就对不起啰,琉璃姊。

    「呐呐呐,顺便问一下,你带便当是要和谁去什么地方?」

    「……呵……我要去约会。」

    琉璃姊说的可得意了。

    「和桐乃姊姊?」

    「错了……为什么我非要和那个女的去约会?」

    真不坦率耶。

    「那你是跟谁去?」

    「……跟……跟谁去都无所谓吧?」

    琉璃姊离开位子,仿佛表示话就说到这里。

    ……照刚刚的感觉来看,满像「要跟男朋友约会」耶。不过「高坂京介」是妄想中的存在,要拿这个当成捉弄琉璃姊的梗,就算是我也还在犹豫。

    ——琉璃姊,高坂京介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喔?现在的你正准备为了虚拟的男朋友做便当,然后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迎接空气约会,可以说是超惨烈的女生耶?

    这种话我怎么讲得出来啊!会一发不可收拾啦!

    换成平常的我,明天肯定会去跟踪琉璃姊,但这次就精神上来说实在负担太重了。

    要是琉璃姊等待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去……而她又对着没有任何人的空间一会儿挥手,一会儿摆出笑容……

    ——咿咿咿!

    光想像我就会哭。这样很难保证不会用掉一辈子的眼泪。

    接着到了隔天——「约会当天」的早上。

    我吓得比目睹「黑暗仪式」那时候还要人仰马翻。

    当我吃完疑似挪用自便当的早餐(野泽菜&昆布&咸菜口味的饭团及其他),躺在客厅,正写着还剩很多很多的「暑假之友」作业本时,有个模样夸张的可疑人物穿过了视线范围。

    「嗯?——咦!」

    刚才那是什么!我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把作业甩到旁边站起身。我拉开门来到走廊上,结果问题中的可疑人物并不是幻觉,就存在于那里。

    对方待在玄关,似乎正费尽心思想把一双难穿的鞋子套到脚上。

    「琉……琉璃姊……?」

    是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那个穿着奇怪白色哥德萝莉服的可疑人物,就是我姊姊不会错。假如只有礼服华丽也就罢了,她还戴着诡异的面具,而且招摇到在背后装上一对大大的天使翅膀。

    穿白衣的可疑人物,对我发出的声音起了反应,转过身回答:

    「……不……你叫错了——」

    「——现在的我,已非你那美丽的姊姊。是的,我新的真名就叫做——圣天使『神猫』。」

    你打算让我笑到死掉吗?

    圣天使ww神猫wwwww。

    天使的翅膀www超www大只。

    「咳咳咳咳咳咳!」

    吐槽点太多,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保持有如肚子挨中一拳的姿势,呼吸呛到好几次。

    然后,尽管我知道这不是应该对亲姊姊说的话——

    你这白痴在讲什么啊?我这样想。

    「……所以呢,那模样是怎么回事?」

    我慎重发问,貌似得意的答覆便抛了过来。

    「这是圣天使之衣喔。」

    就是你之前缝的那一件吗?

    「我不是问那个。我在问你穿那什么圣天使之衣,打算去哪里?」

    我心想该不会吧,结果真的是那样。

    「当然是穿去约会啊。」

    「绝对不要比较好!」

    这已经不是男朋友「存在」或「不存在」的问题了。假如让她穿着这种像要参加面具舞会的变态装扮在千叶街上游走,难保不会立刻被抓去辅导。不对,也许员警先生反而会动摇到不敢靠近她就是了。

    总之,这并不是约会时可以穿去见男朋友的服装,绝对不是。

    然而圣天使大人似乎没有听进去我这些担忧。

    「……呵呵呵……身为人类的少女啊,你在说些什么?无须担心。因为这是你美丽的姊姊为了今天,才用尽心机设计出来的神圣衣裳。」

    「不不不不不!没有人会穿这样去约会啦!」

    我死缠不休没有其他目的,就是为了帮姊姊保住形象,可是自我陶醉中的琉璃姊根本不肯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至少想办法处理一下那对翅膀吧!你看!连出玄关都很辛苦喔!约会时绝对会碍事啦!你现在就已经勾到墙壁了吧!对不对?对不对嘛?算我求你,至少把翅膀拿掉——好不好?」

    「……呵……身为人类的少女啊。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吧。尽管外观上略逊一筹……我会去换上小翅膀。」

    我能办到的,只有让特大号的天使翅膀变得收敛点。

    ……话说,原来还有其他预备的翅膀喔。

    结果圣天使大人依旧一副奇特无比的德性,自信满满地出动去约会了。

    「——呵,那么我走了。」

    「……随你高兴啦。」

    放弃一切的我,厌倦地将人送出门。

    什么神猫啊?反正我不管了喔。

    不过……万一姊姊真的是和男朋友去约会。

    ……要是她这样还没被甩,我觉得和她交往的那个人实在是神。

    哎……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把姊姊的话照字面上的意思接受——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琉璃姊喜欢的人」是只存在于她脑内的人物。

    不过……原来事实并不是那样。

    「琉璃姊的男朋友啊——————————!!」

    我在客厅的入口,和珠希一起站呆了。

    「咦咦?」

    眼前是个听见我喊出声音而吓到的大哥哥,年纪差不多像高中生。

    那天,琉璃姊是说:「……呵……很可惜,你们的程度没办法应付这场战役……乖乖在外面玩到傍晚再回来吧。」她用了显然很可疑的藉口把我们赶出去,而且似乎超用心地在打扫。我还以为她是设定好要找脑内男友来家里,所以没特别想什么就在中午前回来了……

    「酷耶——!她真的有男朋友!」

    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的,是琉璃姊在现实中交到的男朋友。

    我吓了一大跳,同时也觉得好高兴。

    因为——我最爱的姊姊,并不是电波到会跟脑内男友恋爱的可怜少女。

    原来我最爱的姊姊,是会专情地和男生恋爱,然后鼓起勇气告白,像这样将幸福掌握到手中的厉害人物。

    原来她是位值得尊敬的女性。再没有这么让人高兴的事了。

    「哇呀~~!我就觉得她最近很可疑!之前说过:『……我接着要打一通重要的电话。从现在开始的一个小时内……要是接近我房间或是吵闹的话……我就降下魔王的诅咒让今天晚餐的一道菜消失在黑暗当中。』像今天还忽然说:『……呵……很可惜,你们的程度没办法应付这场战役……乖乖在外面玩到傍晚再回来吧。』难怪要这样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

    琉璃姊的男朋友——高坂京介。

    这就是我初次见到高坂大哥时会那么亢奋的理由。

    我最先想到的有两点,或者该说是对他的第一印象吧。

    感谢你存在。

    还有——

    ——奇怪,看起来不太帅气耶?

    「我长得不帅真是抱歉喔!」

    高坂大哥爽快地对我吐槽。

    「没有,不是啦ww我并没有说高坂大哥和平均男生比起来不帅、打扮土气、长得不起眼啦。我没那个意思。」

    暑假中某一天,当琉璃姊为了招待男朋友吃午饭,正在厨房里搏斗时,我一直和高坂大哥在客厅闲聊。

    「单纯是因为,琉璃姊之前对你赞不绝口,我才会觉得期望落空啊。」

    「……黑……黑猫她夸奖我?」

    「嗯,因为听她讲的内容,会觉得『你男朋友是什么样的王子啊!哪里会有这么完美的超人!』……所以感觉实在有一点,呃,落差吗?」

    这就是恋爱是盲目的啦。

    听到这些,高坂大哥心情又一举变好,显得满不好意思。

    「……这……这样吗。喔……」

    被姊姊这么放在心上,他似乎很高兴。那副松弛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好逊。

    「我顺……顺便问一下,她是怎么形容——」

    铿!

    像是用汤杓敲在铁锅锅底的声音传来。回头看去,穿围裙的琉璃姊满脸通红,手里正「铿铿铿铿铿!」地敲响锅子赶到我们这里。

    「你……你们在聊什么!」

    「我是在说琉璃姊有多喜欢高坂大哥。」

    「~~~~!」

    发颤发颤发颤——僵住的琉璃姊像音叉般不停颤抖。

    唔唷,虽然是自己姊姊,不过反应好可爱。还有比这更有趣的消遣吗?

    「你……你你你……你这个……」

    「『他长得帅,个性又温柔……是个非常可靠的人喔』。」

    铿!

    「好痛!」

    「给我记住……你……你你你,你给我记住……」

    琉璃姊摆出好比鬼女的脸瞪我。

    「唔呀!」

    真的觉得很恐怖的我,马上黏到了高坂大哥背后。

    「高坂大哥~琉璃姊要欺负我~」

    「唔……喂……!」

    高坂大哥基本上是软脚虾,所以像这种时候只会吓得反应不过来。我将身体贴着这样的未来姊夫(会不会认定得太快?),朝他说悄悄话:

    「让我看你可靠的地方啊,快啦。」

    「就算你这么说……」

    高坂大哥真的很没用。可是我不能浪费掉这个有趣的场面。

    好。

    我用美艳的销魂嗓音,在高坂大哥耳朵旁细声撒娇说:

    「好不好嘛,只要你伸出援手,我会亲你一下啦~」

    呵呵呵,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蛇蝎般的恶女。刚才那招,就让高坂大哥迷上我了吧?

    如此我应该可以从高坂大哥和琉璃姊双方,诱发出更有趣的反应才对——

    「停,你这样好恶心。」

    「啥!」

    慢着,他刚刚不是在掩饰害羞,而是自然又平平淡淡地把我拒绝掉了对吧!

    「你太没礼貌了!」

    我一气之下勒住高坂大哥的脖子,结果他没用地发出「咕耶」的惨叫声。

    看着我们两个,琉璃姊态度游刃有余地说了一句:

    「咯咯咯……那个男人的灵魂已经为我所有……像你这种小朋友的诱惑,对他不可能管用吧?」

    「……(小声)明明罩杯和我一样。」

    铿!

    「好痛!你敲我!你是用全力吧?刚刚!」

    「哼,很可惜……你的情报过时了。在日前的身体检查,我已更新位阶……」

    「对喔,你之前曾经超拚命地找资料,还问B罩杯是从多少开始算起。」

    铿!铿铿!

    「痛……!你从刚才就一直铿铿铿铿敲人家头!要是我变笨怎么办啊——唔!」

    「谁叫你要捏造毫无事实根据的内容。」

    「我才没有捏造!」

    「你有证据?」

    「咕唔唔……」

    ……可恶~我想给这个平胸女高中生好看!

    证据……物证……

    当我正不甘心时,高坂大哥在一旁若无其事地说道:

    「……这么说来,之前她变成神猫的时候,胸部好像比较大。」

    「…………!」

    命中要害的一击。琉璃姊像触电似地停住了。

    「呃,高坂大哥……虽然我很高兴你肯帮忙提出证据。可是,那种话不能讲出来吧!你喜欢巨乳这一点让琉璃姊超介意的,明明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扯出什么诱惑的魔力,在那件衣服上面缝胸垫耶!」

    「咦?啊……那个,总觉得很抱歉……可是你那些话,我觉得同样不能讲喔。」

    「啊!不小心说溜嘴了,糟糕!」

    等我猛然回头后,以往曾是姊姊的生物伫立在那里,浑身围绕暗黑念波,不停地发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黑……黑猫……?」、「琉璃姊……?」

    「呵呵呵……哈哈哈……好吧,你们的意思我非常清楚了——想死对吧?」

    那是狩猎者的眼神。

    「呀啊——!」

    我和高坂大哥,遭到化为暗猫而不是神猫的琉璃姊袭击。

    炎热又炎热的午后,客厅里冒出「磅」以及「哐啷」之类的嘈杂声响。

    在这样热闹的喧哗声当中,珠希从厨房走来说出一句:

    「锅子烧开了,所以我先把火关掉啰。」

    ——这样的新日常生活,短期间内便成形了。

    高坂京介——高坂大哥。

    琉璃姊的意中人、学长、恩人——也是桐乃姊姊的哥哥。

    最近常见面的,温柔又像个好好先生的大哥。

    虽然来往的时间不久,目前我对他的印象是那样。感觉是个很好说话,而且大方的人。

    我是不会怕生的类型,可是从怕生度MAX的琉璃姊或珠希都能够和他正常讲话这一点来看,我想高坂大哥是个萦绕着安心气息的人。要是他听我这么说,也许会失望地吐槽说「喂喂喂」,但他感觉就不像个「男人」。

    感觉他打从骨子里具备着「大哥哥」的属性。

    尽管他的相貌没有琉璃姊夸赞的那么帅,也不算圣人君子。

    尽管我第一次见到面的印象是「好虚!」,这个要保密。

    可是,那个人轻轻松松就融入我们家了。

    不知不觉中,有他在已经变得像理所当然。

    他没来的日子,甚至会让我觉得有一点寂寞。

    ……人不可貌相,说不定那个人意外地受欢迎。

    要是这样,琉璃姊以后就辛苦了……假如他是在无意识间施展出那种伎俩,当然也无法控制才对,所以他大有可能在什么都没想的情况下到处招惹女生。既然他好歹是要当我姊夫的人,这方面我希望他可以掌握住分寸。

    哎,算啦……高坂大哥对我温柔,还不至于出问题就是了!

    咳咳。

    我觉得琉璃姊在认识高坂大哥、桐乃姊姊、带圆眼镜的御宅族女生之后,改变了。

    当然她从以前就一直是疼我们的温柔姊姊,不过在家以外的地方,她肯定不是那样和别人相处才对。我不想具体谈这些,也不打算特地拿来提,但我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些事。

    对只是小孩的我来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所以,我感谢着那些人。

    ——真心感谢。

    所以,虽然琉璃姊很排斥,我还是想和他们见面。不只高坂大哥,我也想直接见桐乃姊姊,和她说谢谢。

    我是这么想的。

    琉璃姊好像和高坂大哥分手了——

    这件事,我是在港口灯塔举办烟火大会的那个晚上得知。

    浴衣打扮的琉璃姊,让看得入迷的高坂大哥高兴地说出:「好像竹取公主一样。」

    琉璃姊无法坦率,可是被男朋友称赞自己穿浴衣的模样,她满脸开心地害羞着。

    我怀着幸福的心情,目送两人恩爱地去参加烟火大会。

    他们对彼此着迷得不能自拔,根本是无懈可击的情侣。

    因为在我看来就是那样。因为即使是连初恋都还没体验的我,都能看得出他们的甜蜜。

    然而——烟火大会结束,独自回到家的琉璃姊却悄然低着头,脸色仿佛随时会死去。

    到玄关接姊姊的我,吃惊地问道:

    「怎……怎么了?你和高坂大哥……吵架了吗?」

    「什么事都没有。」

    那是不带感情,有如空壳般的噪音。

    「……这是礼物。你们两个要相亲相爱地平分。」

    「……」

    琉璃姊把面具、棉花糖、鸡蛋糕等等交给我以后,就用幽灵般的脚步走进自己房里了。

    我觉得事情不寻常。因为和最喜欢的人去看烟火——不可能会变成那样!我立刻走近姊姊的房间,悄悄地拉开纸门。

    房间里整片漆黑。微微打开的纸门缝隙透进光,让缩在角落的琉璃姊隐约浮现出身影。

    「……琉璃——」

    想叫姊姊名字的我,咽下一口气。

    因为琉璃姊连漂亮的浴衣都没脱,就缩在漆黑的房间里——一直哭泣着。

    「……咿……呜……呜……呜耶……!啊啊啊啊……!」

    那模样实在让人太不忍心。

    比起平常的「仪式」,还要更加更加沉痛。

    光是看着就觉得悲伤。

    在那之后,琉璃姊始终很消沉,令人无从伸出援手的状态持续了一阵子。

    在珠希说着「好乖好乖」地安慰她后,姊姊至少是恢复到可以行动了——但她似乎连故作精神都没办法。珠希和我也都在担心,问过好几次「怎么了吗?」、「高坂大哥呢?」可是琉璃姊每次都摇着头回答:「什么事也没有。」

    也许爸爸是在担心宛如失了魂的琉璃姊,他带全家人到温泉街旅行——但琉璃姊在那里还是没恢复精神。

    有段时期曾经那么注重打扮的她,当时却穿着当成家居服的那套破旧运动服。

    「……我去外面走走。」

    说完她就离开旅馆了。

    「……伤脑筋。」

    琉璃姊会变成这样,想得到的理由根本只有「她被高坂大哥讨厌了」而已。我心里唯有一个底——琉璃姊要转学。假如她瞒着男朋友这件事——那实在过分得即使被讨厌也没办法。

    不过,才这样「一点小事」就会让高坡大哥讨厌她吗?

    再说那个人不是对琉璃姊超着迷的吗?

    他不是豪迈到可以跟圣天使「神猫」大人约会的强者吗?

    也许这是我擅自抱持的期望啦。可是不管怎样,我都无法想像那个好说话的大哥哥,会在一夜之间就变得讨厌琉璃姊。

    所以——虽然这是我断定的。不过绝对是琉璃姊有错吧?像平常一样自作主张的姊姊,用电波性质的理由提出了分手——感觉颇有可能不是吗?

    假如是这样,高坂大哥实在超可怜。那种电波女就算被舍弃,也怪不了别人。

    想要他来拯救琉璃姊,或许是一个太过任性的愿望。

    「可是……」

    我在旅馆的大厅嘀咕。

    带着鼻音,含泪的我吐露出真心话:

    「你想点办法啦,高坂大哥……!」

    「叫我吗?」

    「嗯?」

    我回神抬起头,结果个性好说话又长得土气的高中生——也就是高坂大哥——正在眼前。

    他似乎刚从外面走进大厅。

    「嗨,日向。」

    高坂大哥潇洒地举起单手打招呼。

    「喔……喔喔喔。」

    怎……怎么回事!还有,高坂大哥你是不是背着琉璃姊!

    以为是幻觉的我,试着猛揉眼睛。

    「这不是梦!也不是幻觉!真的是高坂大哥耶!」

    「你在讲什么啊?」

    少用那种「你白痴啊?」的眼神看我!

    尽管我整个人都陷入混乱,还是先这样问了他: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高坂大哥瞄了背后的琉璃姊一眼,然后语气和缓地说:

    「那还用讲,我是来看她的。」

    「好……」

    好酷!这个人是怎样!

    唔……连我也不禁心动了!

    看来琉璃姊似乎也有同感,她揪着高坂大哥的背,脸早就变得透红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瘫软,是接到爱的告白才昏倒的吗?

    唔呀!总……总觉得心情都亢奋起来了耶!

    「我们之前稍微吵了一架……或者要说是意见相歧吧,这件事日向你知道吗?」

    「唔…嗯……」

    「对不起喔。不过,那些都已经解决了。」

    「唔喔喔……」

    高坂大哥太强了。居然可以在一瞬间,把我的烦恼全部收拾掉……

    这时候,有个人从高坂大哥身边出了声:

    「——你喔,那是什么口气啊?说得像全都靠自己解决的一样……我是无所谓啦。」

    「哈哈,抱歉。」

    咦?我看了高坂大哥旁边的女生一眼。

    「啊啊!」

    一不小心,我没礼貌地用手指向人家。

    那个人散发着强烈存在感,强烈到让我疑惑自己怎么到刚才都没有把她看进眼里?

    淡褐色头发,两耳戴着耳环,符合现今流行的时尚打扮,外加修长有魅力的腿。

    那个人漂亮又可爱得不得了——而且,我认识她。

    「你……你是——」

    「啊,初次见面。呃,我是——」

    兴奋过头的我,在寒喧时打断了那个超可爱女生的自我介绍。

    「bitch小姐你好!我……我超想见你的!」

    「……啥?」

    bitch小姐顿时表情僵硬。

    高坂大哥捂住脸,仿佛在说:「哎唷喂呀。」

    而bitch小姐带着脸皮抽搐的笑容,一边也瞥向让高坂大哥背在身上的琉璃姊。

    「……呐,我问你,这怎么回事?乱教这个女生的,绝对是你吧?」

    「……呵……我不过是反覆灌输她真相罢了。我告诉她,你这个女人正是bitch中的bitch。堪称bitch界的女王喔。」

    bitch小姐无言地,用手肘顶向琉璃姊的背。

    「唔呼……桐……桐乃,你居然这样对待病人……」

    「你好好做介绍啦。」

    「……我没兴致。」

    琉璃姊从以前就强烈反对让我和bitch小姐见面,可是到现在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对方明明可爱得光是看着就会出神,而且只见一眼也看得出她个性很大方。

    「琉璃姊,我也想拜托你。」

    「……唉……知道了啦。呃——」

    「喔,原来你让人家叫你琉璃姊啊~」

    「吵死了。我不帮你介绍啰。」

    「抱歉抱歉。好啦,那麻烦你了。」

    琉璃姊嘟着嘴唇,貌似不满地瞪了bitch小姐。

    ……好惊讶。这个人真的是琉璃姊的朋友耶。

    要不然,个性怕生又阴沉的琉璃姊,不可能会用这么「亲昵」的态度对待她。

    「日向,我帮你介绍。这个bitch叫高坂桐乃——」

    「她是我的好朋友喔。」

    ……这样啊。太好了……太好了……姊姊。

    「请多指教。我是高坂桐乃。」

    「我才要请你多指教——我的名字叫五更日向。」

    「原来你是日向啊……唔呵呵。」

    「?」

    奇怪?总觉得刚才一瞬间,我背脊有股发凉的感觉。

    「呃,我叫你bitch小姐好吗?」

    「不好!咳咳咳,呃,那个……你叫我『桐乃葛格』吧。」

    「咦?为什么是叫葛格?」

    我偏过头,于是高坂大哥无言地用手刀朝桐乃姊姊吐槽。

    桐乃姊姊则是一副「哎呀出槌了」的态度,搔了搔后脑勺。

    「嘿嘿,刚才是我讲错啦。」

    她呼吸急促地竖起一根指头说:

    「那……那么……嘿嘿……就叫我『桐乃大姊姊』吧。还有你不用对我说敬语。」

    「0K。重新麻烦你多指教了——桐乃大姊姊。」

    「……再……再说一次。」

    「咦?桐乃大姊姊?」

    「唔喔喔喔……好顺耳。」

    桐乃姊姊扶着两颊,表情心神荡漾地显得很害羞。

    怎么回事啊?总觉得她有点恶……呃,是错觉吧?

    「不……不行,她差不多到极限了……日向,拜托你用普通的口气叫这家伙『桐乃姊姊』就好。总之听我讲的不会有错。」

    高坂大哥如此说。虽然我不懂他是什么用意,可是没来由的直觉正提醒着我,似乎还是照做比较好。

    哎呀!这……这些不重要啦!

    「那……那个!我一直在想,要是能遇到桐乃姊姊,绝对要向你道谢……」

    「跟我道谢?」

    「是的!」

    ……总觉得好紧张喔。

    低着头的我下定决心,抬起脸来。

    我尽可能慢条斯理地,向她表达自己的心意。

    「桐乃姊姊,谢谢你和姊姊当朋友。」

    「…………」

    桐乃姊姊睁大眼睛——她好像吓到了。

    高坂大哥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他背上的琉璃姊慌慌张张地插嘴:

    「等……等一下日向。」

    不行不行。这些台词是停不住的。我笔直望着桐乃姊姊的眼睛说:

    「我姊姊在网聚那一天,很高兴地说她交到了聊得来的朋友……所以,我想谢谢你。」

    我讲出来了。琉璃姊发着抖抱怨:「啊啊……笨蛋,笨蛋……」

    好可爱喔。

    桐乃姊姊把手搁在心脏的位置,像是要把我的话珍惜在胸口。

    「——不客气。你根本不需要道谢喔,因为我和她是彼此彼此啊。」

    她「磅」地轻松拍着琉璃姊的肩膀,笑着露出了犬牙。

    「再说要是没有这家伙,我的人生还会更无聊。」

    「这样啊……」

    「……笨……笨蛋……你不要讲那种让人害羞的话。」

    琉璃姊难为情地别过脸。

    我在这个瞬间,变得好喜欢桐乃姊姊。虽然在初次见面以前我就喜欢她,可是我变得更加更加喜欢了。真想和她聊好多话。

    我脑子里满满都是这种想法。

    「呐,对了日向,你们住在这间旅馆吧?」

    「嗯,对啊。」

    「那我也住下来好了。」

    「真的吗!」

    「嗯。待……待会我们一起泡温泉吧?和大姊姊一起泡吧?好不好?好不好?」

    「好呀!啊,站着说话也不方便,快来我们房间!我想介绍家人给你认识!」

    「家人……对了,我记得你是不是有妹妹?」

    「有啊!讲到她啊,由我自己来说也有点怪怪的,可是我妹妹超~可爱的!」

    「是……是喔~(咕噜♥)」

    嗯?咕噜?

    当我和桐乃姊姊聊温泉和珠希的话题聊得正起劲时——

    高坂大哥和琉璃姊不知道为什么,都面无表情地流着冷汗。

    之后,在温泉——

    「可爱的妹妹一次两个!呼喔喔喔喔喔喔喔!糟糕糟糕糟糕糟糕!乐园来了来了来了——!」

    「琉璃姊!桐乃姊姊疯掉了耶!这个人是怎么了!」

    「……咯……她终于挣脱理性的枷锁了……『野兽化』,这就是高坂桐乃的本性……来吧,珠希,到我这边。要是让那只野兽抓到,会被她吃掉喔。」

    「……唔唔……呜,那个人好可怕,姊姊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