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深夜中的女生对谈〉
    我的名字是高坂桐乃。运动全能、课业优秀、容貌端丽的妹妹。

    提到这样的我目前正在做什么——

    我待在温泉的脱衣间,仰卧着休息。模样则是一丝不挂,仿佛刚出生来到世上。两手两脚伸直摊平的我,正在让电风扇的风疗愈身心。

    这副模样实在不能让熟人看见,但我在温泉彻底泡昏头了,所以希望当成没有人看到。

    「唔呵……唔呵呵……」

    仰望着天花板,我回想起妹妹乐园。哎呀,意识差点飞走了。不妙不妙,要是现在失神,搞不好神智就回不来了……

    没错——直到刚才,我都待在自己一直追求的桃花源。

    成人游戏的世界欢迎我造访。

    「——我的人生,没有一丝遗憾……呵。」

    「……你让我看见了在全方面都惨不忍睹的景象呢。」

    「唔呀。」

    忽然被人用冰冷的东西抵在脸上,我叫出声音。想着怎么回事的我扭过头,才发现是黑猫穿着浴衣的朴素身影。

    「……要是你用这种模样见人,对你爱得再深都会醒。」

    「重新让对方迷上自己不就好了?」

    「好好好。至少别吹风吹到着凉了。」

    黑猫傻眼似地叹了气,然后递来一罐冰凉的绿茶和浴巾。我撑起身体,将那些接到手里。先用浴巾遮住光溜溜的身体后,我「啪喀」拉开拉环,咕噜咕噜咕噜……

    「呼,谢啦。」

    「不客气。你稍微恢复过来了吗?」

    「还可以啦。我才想问,你已经没事啰?白天昏倒时闹得很大耶。」

    「也有请医生帮我看过了,不要紧。」

    「那就好——小珠和小日呢?」

    「……逃走了啦。」

    黑猫的表情顿时抽搐。我用食指的指甲抚摸上唇说:

    「啊~我真是的,谁叫我要在小珠旁边泡温泉泡得晕头转向嘛。是不是那样吓到了呢?」

    「……你……没有自觉……?珠希会逃掉,绝对是因为其他理由喔。」

    「?」

    「……我说啊……桐乃……你愿意和我的两个妹妹增进感情,我是很感激……不过日向也就罢了,珠希会怕生,拜托你对待她的方式再慎重些。」

    「……好。」

    我坦然地反省了。刚才的我确实是因为两个妹妹太可爱,显得「有一点」失控也说不定。

    总算让心情平静下来的我,事到如今才开始介意起自己的德性。

    「糟糕,我都没有好好梳头发,要想办法才行。」

    当我急得手忙脚乱时,黑猫接着这么说:

    「日向也是,在看到你的本性之后非常不敢领教。但即使把这一点算进去,她似乎还是很喜欢你。」

    「咦,真的假的?」

    「真的啊。要是你愿意,之后来陪她们聊天吧。」

    「呼喔喔喔喔,好耶!那你先帮我和小日说,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觉吧!」

    「……唉,你一点都没有反省。」

    「有什么关系嘛!好不好?好不好?」

    我和京介,跟黑猫他们家是住在同一间旅馆的不同房间,但分房间时应该可以打散到他们那边睡才对。要不然……试着想想看嘛,说不定我会被京介那个妹控突袭吧?

    面对我美妙的提议,「很遗憾的是,不行喔。」黑猫如此回答。

    「因为她今天无论如何,似乎都要跟爸爸住同一间比较好。」

    「恋父情结?」

    「不是那样……呃,这有点难以启齿……不过这是我爸爸要求的。」

    黑猫表示:「房间分法是在爸爸的强烈期许下决定好的」。

    附带一提,他决定的分法是——

    房间①:桐乃、黑猫、珠希。

    房间②:京介、黑猫的爸爸、黑猫的妈妈(外加日向)。

    看来,京介今天只能度过尴尬到极点的一夜了。

    「…………那家伙不要紧吧?」

    当天深夜,我在被窝中低语。

    「……那句话,你讲第几次了?」

    躺在隔壁被窝的黑猫传来回覆。珠希则是和黑猫睡同一床棉被,现在已经睡熟,去梦中的世界旅行了。

    「谁叫你们要这样……你爸爸他们,对这次的事情知道多少?」

    「应该全知道吧。因为刚才我将《命运纪录》的〈创世篇〉与〈凤凰篇〉交给爸爸了。」

    「那样大概什么都没有解释到喔。」

    虽然「我女儿的脑袋问题大了!」这一点应该传达得很清楚。

    感觉黑猫的爸爸看她在家里消沉了好一段时间,然后纵使会有几项误解,肯定还是能推敲到原因出在京介身上……

    假如这样,京介现在不是应该正在被她爸爸痛扁吗……

    啊~~~~~~~真是够了!感觉真讨厌!那种画面!

    心里放不下的我,又被黑猫用之前那种令人火大的表情笑着搭话:

    「……呵……顺带一提,《命运纪录》已经迈入第十三册〈来世篇〉了。」

    「所以我才说你每件事都搞得太沉重了啦!你眼光到底看多远啊!」

    「……我……我想像过要是今生没办法如愿时……不小心就……」

    「………………」

    我记得她告白的台词好像是——「就算是下辈子,我也会喜欢你」?

    这家伙来真的。在她身上的,不是邪气眼或电波那种小家子气的玩意……她的爱情比那些更恐怖,我窥见的只是冰山一角。

    那是直率而奉献自我的恋爱,仿佛要将人生整个投注出去。

    我自己能够对恋爱拚命到这种程度吗——焦躁、尊敬、担心、感谢、恐惧、愤怒都交杂在一起,让我的胸口鼓噪不已。

    ……不过,黑猫。

    你说或许恋爱不能修成正果……表示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问题在哪里吧?

    「我说呐,可不可以让我把旧帐翻出来重讲一下?」

    「怎样?」

    「这一次……你啊,感觉还是很过分。」

    「………………」

    「做那些与其说是为了我,哎,虽然也是为你自己啦……我懂你的心情,也有超感谢你的部分,哎,感谢是感谢啦……」

    唔唔,我说不上来耶。每次都这样,越重要的事情,我越没办法好好告诉对方。

    「忽然被你宣布要分手,人又忽然跑不见——你就没有想过对方会有多受伤?也许这次以结果来说完全没问题,但你讲的『仪式』,只是擅作主张又毫无道理的厨二妄想吧?被厨二妄想拯救的我还是要说,你这样当然有可能失败,假如失败对方不是超可怜的吗?」

    「……对不起。」

    糟糕,这家伙好像快哭了。但事到如今,我没办法停下来。

    「我才要说对不起。谢谢你帮我。可是——别开玩笑了。」

    我不能不说出来。明明我自己根本没资格讲别人。

    最近我深刻体会到一点:

    我的哥哥,才不是什么无敌的超级英雄。

    他就是个普通高中生,只做得到常人能办到的事。

    交到女朋友会高兴,让人甩了会消沉,被耍就会发火,心里受了伤自然也会哭出来——和我一样,他也是个人啊。个性好讲话得不得了又爱管闲事的「哥哥」总是在逞强,他只是尽全力撑起胸膛,努力地在为我们付出而已。

    以前的我,连这种简单的事也不懂。根本连一点都不懂。而现在我大概也没有彻底明白。

    「……你啊,试着在脑海里回想喜欢的人的脸看看。」

    「…………」

    黑猫将眼睛闭了十秒以后,我一口断定:

    「那样的人不存在喔。」

    我终于也变得能够承认了。

    许久以前有人提醒过我,我却无法承认,还逼自己相信对方消失了——

    我过了很蠢的一段日子。不停在绕远路,并且和对方擦身而过。

    其实,他明明一直陪在我旁边。

    我不能让眼前的这家伙重蹈自己的覆辙。因为好朋友为我奋不顾身地做了蠢事,这就是我所能付出的回礼。

    低喃的我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所以,你要将真正的他看仔细才行。」

    不然,那个笨蛋马上会一头栽进最艰辛的路。那个笨蛋会说自己是无敌的,逞强地要你把问题交给他,然后轰轰烈烈地跑去自爆。

    像是这次,我看他也只会不甘心地气自己一点用都没有吧?

    一点用都没有的人——明明是我们两个女生啊。

    真不甘心……我真的很不甘心。在这次事情中,我根本不是个好妹妹、不是个好朋友。连那个人的脚底都不及。

    ……啊,糟糕。这种思考的方向不太妙——

    在我如此自觉时,房间的纸门「唰」地拉开了。

    「高坂大哥超酷的!」

    是睡衣打扮的日向。她兴奋得喘不过气。

    「琉璃姊!桐姊!高……高坂大哥他啊,我本来还在想:『这家伙超逊的,死一死吧』。结果他超酷的耶!那个人是怎样!想让我迷上他吗!」

    又 来 啦?

    那家伙……又搞出飞机了是吗?

    「……日……日向,你太大声了。你以为现在几点啊?」

    「现在不……不是在意那些的时候啦!不妙耶!高坂大哥真的很不妙!」

    我若无其事地,问了兴奋得处在「呀呼」状态下的日向:

    「小日的爸爸和京介聊了什么?」

    「那个啊!听我说听我说喔!他们——」

    「你可以不用讲出来,日向。」

    黑猫斩钉截铁地,制止了感觉想爆料想得受不了的日向。

    「咦?为什么?」、「啊?为什么啦!」

    「……因……因为,就算不听你说,我总觉得自己也知道那个人会讲什么话。」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你绝对只是怕听了害羞而已吧!

    「日向,那你跟我说就好了。」

    「嗯!他们啊——」

    「日向,我说过你可以不用讲吧?」

    「咦?可是可是~」

    「——如果你那么喜欢红萝卜和青椒,要我每天都喂你吃吗?」

    「0h……对不起,桐姊。」

    胃袋被抓去当人质的日向,轻易地屈服了。可恶……!

    「不过,感觉他们算谈拢了吧?所以不用担心也可以吗?是不是?」

    「听了反而更担心!你那些颇有深意塞在句子里面的问号是怎样!」

    「不……不要紧的啦!他们感情有变好!毕竟爸爸都单独约高坂大哥去泡温泉了啊!」

    放过京介吧!他的生命值已经是零了!

    假如我是男的,就算死也想回避掉那样的情境。再怎么说也太惨了……

    虽然那家伙很丢脸,可是他绝对没做出要被那样对待的事嘛!

    「琉璃姊琉璃姊,你已经跟高坂大哥分手了对吧?那我代替你和高坂大哥结婚好了!而且要是这样,我就可以和桐乃姊姊变成真正的姊妹了♪」

    「你这小丫头开什么玩笑!想一辈子没饭吃吗!」

    「啥啊啊啊啊啊啊!就算不那样做,小日也早就是我的新娘了啦白~痴!」

    「唔咿……对…对对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两位会这么生气……」

    用敬语的日向吓得要命。

    「那……那我要睡啰!」

    她迅速逃走。

    吵吵闹闹的闯入者跑掉,室内一片寂静。

    我瞥向黑猫,她用同样的方式看着我。

    火花「啪」地散开。

    「哼……算啦,结论就是这样。」

    「……怎样?有话想说,你就说出来啊。」

    「这次的事让我知道了。现在的你,根本没资格交男朋友。」

    「喔?」

    「要是不甘心,就让我看看你能用什么来反驳啊。」

    「呵,正合我意。」

    我和黑猫在被窝中,互相瞪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