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我的妹妹就是这么可爱〉
    来聊妹妹的事吧。

    这是在聊我的妹妹就是这么可爱。

    同时也是在聊我有多疼自己的妹妹。

    该从哪开始说起呢?我想想……

    换成我的好朋友,他应该会先举普通的兄妹关系当例子,然后逐一和自己比较吧。

    「如果是实际有妹妹的家伙……」——感觉他会这样帮话题开头。

    唉,在那之前,他或许还要用平常那种别扭的口气,炫耀起让自己在意得不得了的妹妹也说不定。到最后再以一句「——我最讨厌这样的妹妹」来收尾。

    不会错。假如有本让他当叙述者的第一人称小说,那句话八成会变他的招牌。

    算啦,高坂的事不重要。

    我想讲的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很不巧地我并无法像高坂那样谈自己的妹妹。

    尽管那家伙喜欢把「普通」这个词加在任何东西前面。

    普通的兄妹是什么?

    我觉得啊,就算拿那些让人搞不太懂定义的「普通兄妹」来和我们兄妹比,也没有意义。

    因为我可爱的妹妹,世界上就只有一个。

    而我和妹妹的关系,在世界上应该也是独一无二的。

    要是高坂在眼前,他肯定会摆出厌恶的脸色对我吐槽,但我就是这么认为。

    所以——开始来谈我们这对和其他兄妹都不同的哥哥与妹妹吧。

    开始来谈我那可爱、世上绝无仅有、而且特别的妹妹吧。

    ……呃,在这之前……我好像还没报上名字呢。

    我是赤城浩平,赤城濑菜的哥哥,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有个小我两岁的妹妹,超级可爱的。

    她名叫濑菜。全名是赤城濑菜。

    假如要用一句话来表现,她应该就是我的天使。

    我没有开玩笑,因为没别的词可以讲了。

    如果要用其他方式形容她……呃,我想到啦。

    「才色兼备」这个词也许很接近。当然就我而言,除了「天使」以外没其他字眼能形容她就是了,但如果要做一些让步、一些妥协来向别人介纠我妹,除了这以外没别的表现方式。

    对!我的妹妹赤城濑菜,是才色兼备的美少女。

    濑菜戴着款式时髦的眼镜,爱干净,总是一副严谨认真的模样。她从生下来就适合做正式的打扮——比如幼稚园制服、七五三(注:庆祝小孩成长的日本传统节日。男孩在三岁和五岁时庆祝,女孩则在五岁和七岁时庆祝。)的和服、国中制服。

    妹妹的个性和外表一样认真,据说在学校总是积极地处理班级干部的事务。

    当然她也很会念书,又懂得照顾人,在班上肯定备受欢迎才对。

    妹妹的外表和声音都完美得惹人怜爱。从以前我就一直认为「妹妹是我的天使」——然而她最近变得好有女人味,还逐渐具备连亲哥哥也要心跳加速的美貌。视力并不差的她会开始戴眼镜,说不定就是在替周遭着想,怕自己的灿烂素颜闪瞎大家的眼睛。

    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最近,我这幸福的哥哥也有一点烦恼。

    挑明讲,就是濑菜的模样不太对劲。

    该怎么说呢……那个,希望各位听的时候别认为是我在妄想。

    总觉得,最近妹妹会用热切的眼神盯着我。

    不不不,我说真的!像昨天我在院子用足球练着控球玩时,忽然就察觉到,她隔着客厅的窗户猛盯着我看!

    对,那时候——

    继续控球的我,一边试着朝妹妹挥了挥手。

    濑菜却吓到似地睁大眼睛,把视线别开了。假如光这样也没什么特别,和我们平常互动一样。从几年前开始,妹妹也迈入青春期。如今她对哥哥的态度就比较叛逆。我倒一直觉得,妹妹那种叛逆又尖锐的反应很可爱。因此这时要是试着追究说:「刚才你干嘛?」说不定能看见有趣的反应——抱着这种打算的我,便朝妹妹靠近。

    我将控球的消遣打住,回到客厅后,妹妹还在那里。

    她坐在坐卧两用椅上,读着加书套的文库本。

    有如文学少女般的那副模样,看起来实在像幅画。

    我从厨房冰箱拿出运动饮料,喝下一口,再回到客厅来,然后不以为意地开口:

    「濑菜,你刚刚怎么了?」

    「咦?什么?」

    「我在院子控球的时候,你有在看吧?」

    「喔。没什么,我只是无意间看了一下而已。」

    「呼嗯。」

    不过,她肯在无意间看我,让我感到有点高兴。

    濑菜用没什么特别的语气这么说道:

    「……哥哥你还满有肌肉的耶。」

    「还好啦,因为我有在社团锻炼。足球社。」

    我从小学持续练足球到现在,对我来说虽然这并不算未来的梦想,却也变成了应该会持续一辈子的重要嗜好。

    「……我……我可以摸一下吗?」

    「好啊。」

    为了回应妹妹的期待,我隆起肌肉将手臀伸给她。接着,濑菜就用指头轻轻碰了过来。

    「哇,好硬喔。」

    「这样会痒啦。」

    简直像是小时候——青春期之前我们会有的互动。因为最近都没有像这样的肢体接触,我有些感动。

    「其他社员也有这么多肌肉吗?」

    「虽然会有个人的差异,但要是和没在运动的人比,我想他们算有肌肉喔。怎样?濑菜你是在想读高中以后,要参加什么社团吗?」

    濑菜似乎会考进和我相同的高中。

    虽然说只有一年,能和她就读相同高中,身为哥哥我非常高兴。

    从刚才算起,我尽是在重复高兴这个字呐。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唔呵呵。」

    「?」

    这时候的我,还没有发觉妹妹露出浅笑的意思。

    「没……没什么喔。社……社团——我有想过要加入,可是我不擅长运动……如果要参加应该会选静态的社团吧。」

    「我记得你是想当游戏设计师对不对?」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哈哈哈,只要是妹妹的事情,当哥哥的都会知道喔。」

    我认为这是句耍帅的台词,但不知为何濑菜却退避三舍说:

    「……哥哥你好恶心。」

    「咦!」

    「你有看到我房间里的程式设计专门书籍对吧?所以你才会知道我的志愿吧?这些我都想得到喔。」

    她噘起嘴唇,半眯着眼睛看向我。

    「没有没有,我不会随便跑进妹妹房间啦。」

    ……只……只要没有太严重的事就不会。

    「不过抱歉,我有收过寄给你的宅配,那时候,我不小心搞错把东西打开了。」

    而我当时看到包裹里装的,就是那方面的专门书籍。

    「下次我会小心——……濑菜?」

    我的话之所以在中途停住,是因为话讲到一半,妹妹的脸就瞬间发青了。

    「真……真不敢相信!不要随便打开我的东西啦!」

    「对……对不起。」

    ……她……她居然会这么生气……哎,毕竟是这个年纪的女生嘛。

    「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会注意不再犯。」

    我认真道了歉。唯有被濑菜讨厌,是我最想避免的状况。

    爱到深处无怨尤——这样说或许有语病,但我们兄妹间是妹妹权力比较大。

    我总是被妹妹骑在头上——不过,我觉得这样没关系。

    因为对我来说,能为妹妹做些什么就是值得高兴的。

    接受赔罪的濑菜,立刻就收敛了怒气。

    「既……既然这样……就好。那个……我也要说对不起。刚刚有点讲得太过分了……但拜托你真的要看清楚收件人喔?因为我也有东西……不想让人看到,连家人也不行。」

    「嗯,我懂了。」

    我笑眯眯地点了头。对于濑菜说的「连给家人看都不想的宅配包裹」,当然让人在意,但我打算努力忘掉。妹妹会讨厌。要理由光这样就够了。

    「回头讲社团的事吧,既然你喜欢电玩,就去参加那一类的社团如何?」

    「那一类的社团是指?」

    「嗯……比如像……GAME研之类的。」

    「你说GAY研?」

    濑菜猛然睁大眼睛,把脸凑过来。

    「……怎么了?你这么戚兴趣?」

    「咳……什么事也没有喔!」

    ……她未免太刻意了。尽管我笃定她绝对在装傻,还是先打消了追究的主意。

    「那么……GAY研,是在研究什么?例如姿势吗?」

    「呃……顾名思义,应该是研究GAME吧?大概。」

    「咦?B……BL类的GAME吗?」

    「什么?」

    奇怪,总觉得我们两边讲的好像凑不起来。

    还有姿势是什么意思?BLG?是什么的简称?从哪冒出来的名词啊?

    濑菜嘴里一直反覆地念着「GAY梦?GAME?」之类的词,接着她嘴唇微闭,毫无预警地发出「唔呵呵呵呵……」的凄厉笑声。

    「……濑……濑菜?」

    「哥哥!GAY梦(注:日文中「GAY梦」发音同「GAME」。)这个字……听起来真美好耶!」

    妹妹带着迷人的笑脸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赤城家是三层楼附庭院的独栋平房,面积不算多大,外观则是长方形,附楼顶可以上去。除了一楼以外每个房间都有阳台,我和濑菜是用三楼房间。二楼是爸妈的空间,而一楼是所有家人聚集的地方——感觉大致如此。

    那天,我在自己房间做着伸展运动以及简单的肌肉训练。我是看着前些时候流行过的健身影片,一边看一边做。伸展运动和等长收缩锻炼法——安排在流程里的,都是不会让楼下听到声音的项目,当我消化锻炼流程时,忽然感觉到视线。

    「……?」

    我对这一类的感觉,会尽可能信任。因为在足球比赛中要预判敌方传球的方向时,我就会像这样靠直觉来行动,而且也因此顺利拦截过好几次。

    ——有人从背后看着我?

    我也感觉到,那和「单纯在看人」不同。如果要比喻,那道视线带有明确的意志,好比说「给这家伙来一记冲撞吧」。有股仿佛正被肉食性野兽流着口水锁定住的寒意。然而,不可能会有那种事。毕竟我自己确认过房间没人——根本来说,我今天早上起床后,顶多只有离开房间去吃早餐,接下来可就一直待在房里耶。虽然房间里是有几个地方可以躲,但根本没那种空档让人跑进来……

    我继续锻炼着腹肌,一边思考。

    后颈部附近有刺痛感。那道视线让人很不舒服,毛细孔仿佛都竖了起来。

    我不禁发颤。

    有小偷潜伏在这房间的某处——尽管以可能性来讲大概是如此,可是直觉发出的骇人讯息宛如在警告:「你正被变态看着。」

    ……不行了。我在意得无法集中。

    「呼!」

    等流程告一段落,我才起身。都什么节骨眼了,还不肯中止锻炼,像这样一板一眼又不知变通的地方,或许就是我和濑菜的共通点吧。

    我顺便做起手腕的伸展运动,同时也用若无其事的脚步,朝着感受到视线的方向接近。

    先经过大尺寸的衣橱,装成要走到房间出口——

    然后我迅速回身打开衣橱。

    磅!

    「!」

    呿!里面居然真的有人——!我立刻伸出右手,逮住在衣服之间蠢动的黑影。于是下一个瞬间——

    「…………濑菜?」

    我用全力掐着妹妹的胸部。

    手感棒得有E罩杯以上。

    「你……你在干嘛?」

    虽然这句话也可以拿来问我自己,但我正受到惊吓,希望各位包涵。

    「唔,呜呜呜……」

    躲在衣橱里的濑菜睁圆眼睛僵住了。惊吓过度的她似乎没办法掌握事态。经过大约一秒、两秒、三秒,濑菜别开视线,露出紧绷的笑容说:

    「……我……我是在玩捉迷藏…吧?」

    「哪有可能啊!」

    我忍不住像高坂附身似地对她吐槽。由于我实在不能放着妹妹的奇怪行为不管,就想设法问出个所以然来,但濑菜愤怒地朝我回嘴:

    「哥…哥哥…哥哥你才是!你要揉我的胸部揉到什么时候!」

    「啊!抱歉!」

    我不小心忘了!

    「你不要在道歉时又多揉一下!」

    啪!

    我被打了耳光……

    我被妹妹打了耳光!

    「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为什么我会被自己打的对象说谢谢!」

    「嗯,这有两个理由——」

    「你还是不用说了!哥你好恶!」

    我受到藏身于衣橱中的妹妹全力吐槽。

    这什么状况啊?

    我满足地咕哝:

    「明天到学校跟高坂炫耀吧。」

    「……『我啊,昨天被妹妹赏耳光了耶。』你想这样炫耀?」

    「嗯,那家伙也有妹妹,所以我想他肯定会羡慕。」

    「我明白了,那个人也有病对吧?」

    不知为何,濑菜却对高坂表示怜悯。看来我在他们两个还没见过面的情况下,就让濑菜对高坂的好感度大幅跌落了。

    算啦,无所谓。

    濑菜发出「哟咻」一声,娇怜地钻出自己置身的衣橱,然后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用平时对我训话的口气这么说道:

    「哼,这次我就原谅你。掰啦!」

    「你等一下。」

    我揪住打算若无其事地离开的妹妹肩膀,要她止步。

    「怎样?」

    「濑菜,你是想用对我使劲发火的方式,把躲在衣橱这件事蒙混过去对吧?」

    「……………………」

    被我说中了。流着冷汗令镜框不停发颤的濑菜也好可爱。

    「唉」地叹出一声之后,我开始说教:

    「刚才是我有错,但你躲在别人房间的衣橱里也一样不对吧?这样很像脑袋有问题的人是吧?」

    「……唔……嗯。」

    濑菜泄气地低下头。她是正经的女生,所以只要纠正就会乖乖听话。

    「……对不起喔,哥哥。」

    「嗯,我原谅你。」

    像是在对小朋友说「好乖好乖」,我轻轻摸起妹妹的头。濑菜红着脸把头转过去。

    「真……真是的!不要把我当小孩啦!」

    「哈哈哈,抱歉抱歉。」

    我们就此和好。总之事情可喜可贺地告了一个段落。

    「我会在意你为什么跑进我房间的衣橱,但如果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话虽如此,怎么办?都这样把人找出来了,要跟她说「欢迎再次莅临」也好像不太对劲。

    「那么……我到外面一下。」

    总之先由我离开房间吧。我举起单手示意,准备从房间出去,但这时妹妹却把我叫住了。

    「等……等等。」

    「嗯?」

    「那个……关于我做这种事的理由。」

    「嗯。」

    难道说,她有意愿告诉我了?

    「……呃,你不会笑我吧?」

    「我不笑你。」

    我立刻回答。

    「要是你不想被别人笑,我就不笑,绝对不笑。」

    「……………………」

    濑菜盯着我的眼睛望了一阵子——

    而后,她像是下定决心似地开口说:

    「我最近……在练习画插图……呃,所以就……你……你看这个!」

    濑菜递过来的,是一本小巧的素描本。

    上面画着一名男性(大概是我)在锻炼中的插图。

    我不是很懂画画,但她画技应该挺不错。

    「濑菜,这个是……」

    「……那是我拿哥哥当模特儿画的。」

    咦?意思是说……

    「为了画这个,你才躲起来?」

    「……嗯。」

    因为她叫我不要笑,我还做了相当程度的觉悟。

    我发自内心的感觉是,白紧张一场。

    「什么嘛。这种事情你从一开始明说就好啦。讲清楚的话,只不过是当个模特儿而已,我很乐意帮忙啦。」

    「真的吗?哥哥你愿意……为我的艺术品当模特儿?」

    「是啊!」

    「谢谢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扑!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濑菜她——居然将我抱个满怀!站在人生的幸福巅峰,我拚命将濑菜对我说的那句台词:「哥哥!我最喜欢你了!」刻进脑内的记忆体。

    呃,不过,没想到她会这么开心——

    濑菜干脆地离开我身边,态度好比「奖励到此结束啰」,然后又说:

    「哥哥……我还画了另外几张……那些你也愿意看吗?」

    「喔?我要看我要看。有几张我都愿意看。」

    「来,这些拿去。」

    妹妹拿给我看的,是一个超像我的角色正被光头肌肉男压在身上的插图。

    「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画的艺术品呀!哥哥!」

    「……………………!」

    被濑菜用美妙的笑容这么一说——额头冒汗的我只能保持缄默。

    几秒前还能感受到的愉悦,全都灰飞烟灭了。

    濑菜兴奋得面泛红潮。她眼睛发亮、呼吸急促地朝我开口:

    「好棒!没想到哥哥也是男同性恋肯定派!早知道的话我也不用烦恼,从一开始找哥哥商量就好了啊!」

    「我……我并没有……」

    糟了,我如此认为。话题正确实地往严重的方向在发展……

    「之前对不起喔!呃,就是我骂说——你怎么乱打开我的包裹那一次!当时我是担心——假如用邮购订的『资料』被哥哥看见怎么办,才会忍不住像那样发脾气!但以后我就可以放心了!因为想要男同性恋的资料时,我有哥哥可以依靠嘛!」

    「濑菜你冷静一点!慢着,慢着慢着慢着——你先暂停一下!」

    「首先就从我无法得手的重度爱好者商品——咦,怎么了?」

    像机关枪一样接连讲个没完的濑菜,终于暂时停住了。

    待在宛如时间停止的寂静中……我拚死命地试着整合零碎的资讯。

    纵使我已经整理出初步的假设,但这终究没办法让我相信。

    无计可施的我问了当事人:

    「濑菜……呃…我说…那个啊。刚才你讲的那一连串……是……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啊,两边对话果然凑不起来。我妹妹偶尔会有这种状况。应该说,她打定主意就会一股劲地猛冲吧。虽然她这一点也很让人怜爱……但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我坦然问道:

    「你喜欢男同性恋?」

    「嗯!」

    她回了特大号的答覆。

    「这样啊……」

    我将眼光望向远方。

    「你说的艺术品,是指感觉很GAY的那些图?」

    「当然啦!」

    连我都觉得自己问的方式莫名其妙,即使如此,抛来的仍是肯定答覆。

    现在我已经不能不承认了吧?

    我的妹妹超—————————变态。

    可是………………不过…………那又如何?原来濑菜是喜欢男同性恋的变态——所以呢?就算这样,又有什么会改变吗?不,不不不,铁定不会!

    无论妹妹具有什么嗜好——我绝不会瞧不起她!

    哪怕发生任何状况,对我来说濑菜都是可爱的妹妹,也是重要的家人。

    这么一点惊奇,才不会动摇我的信念。

    「…………好。」

    没有人了解我怀有这般的纠结与崇高决心,然而这之间的沉默,似乎必然会让濑菜不安。表情颓丧的她,朝我怯生生地问道:

    「呃……像这种嗜好,果然……很奇怪吗?」

    「不会!没那种事!」

    「真的吗!那哥哥你愿意当同性恋啰!」

    「我绝对不要!」

    「你到底当不当!不要随便敷衍我啦!」

    「为什么你要骂我啊!」

    为什么你解读的方式要那么极端啦!

    咳。为了切换话题,我在咳嗽后又说:

    「濑菜……你冷静听我说。我啊,呃,并不是男同性恋肯定派。我是圈外人。」

    「……………」

    你不要露出快哭的脸啦!唔……糟糕,被迫看到妹妹这种表情……我就算扯谎说自己是男同性恋也无所谓了不是吗?倒不如说,我反而有干劲当个男同性恋了……!这样不行……不行不行……唔。冷静下来,赤城浩平……!

    「老实说,现在的我没办法理解那种嗜好。可是,我不会觉得奇怪,也绝对不会笑你。」

    「……这样啊。」

    看样子,濑菜总算确切地明白状况了。点头好几次以后,她说:

    「对不起喔,哥哥。你吓了一跳吧?」

    「唔……嗯……」

    「我啊,从以前就老是像这样出糗对吧?我很容易得意忘形,一下子变得兴奋过头——在外面我会管好自己绝对不要这样,因此最近还以为已经改掉这种毛病了……结果根本没有。」

    「没关系啦。再说我觉得能放手享受一件事情的乐趣,也是濑菜的优点。而且你在我面前没办法管好自己,也表示我就是让你那么放心对吧?」

    刚才这番话是出自我的真心,而不是说来安慰濑菜的表面话。

    她害羞似地「呵呵」笑着,像个孩子。

    「哥哥好会替人打气喔。你应该很受欢迎吧?」

    「谁叫我是你哥。面对其他人,我话不会讲得这么顺啦。」

    「你……你白痴啊?」

    濑菜不知为何变得不高兴,斜眼嘟起嘴朝我瞪了过来。

    难道我讲错什么话了吗?

    「话……话说……你真的没有交往的对象吗?」

    「就说没有啦。」

    虽然不是没有人跟我告白过。

    「是……是喔。」

    总觉得濑菜看起来似乎放心了,这算我自我意识过剩吗?

    接着她又噘起嘴,抱怨似地说:

    「真奇怪。哥哥周围的女生实在很没眼光耶。」

    「哎呀哎呀。意思是说,如果你不是我妹而是同班同学的话,或许就会喜欢我啰?」

    「哪有可能啊?少得意忘形了。」

    「抱歉。」

    「……为什么我一骂你,你就会满脸开心地道歉?」

    因为开心啊。虽然我不会讲。

    「哈哈。哎,回到刚刚的话题吧。我目前没有和女生交往的意思。和男的混在一起或者踢足球还比较有趣……这样会孩子气吗?」

    我带着自嘲问了以后,温柔回答「不会啊」的濑菜便否定说:

    「很像男同性恋!」

    「再怎么说,你会不会拗得太勉强了!」

    「不不不,我看哥哥果然还是有当男同性恋的素质。」

    「就算你一脸正经地这样讲……」

    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绝不会认为她奇怪……但自己妹妹喜欢男同性恋还是挺难受的。

    不过,听到濑菜接着说出口的话,我那些埋怨全都不见了。

    「呃……说这种话也许会让哥哥困扰……但能让你了解这一点,果然太好了。因为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烦恼。」

    既然如此,要我听妹妹搬出男同性恋的话题,只是小事一件。

    喜欢男同性恋,而且将与我的人生出现密切关联的女生——「腐女」——濑菜教会我这个字的意思,是在这之后没多久的事。

    「——好啦,开场感觉就像这样。」

    我轻轻发出叹息,将妹妹找我表白秘密的话题做了总结。

    时间是九月,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我自信满满地,朝着走在旁边的高坂说道:

    「怎样?我妹很可爱吧?」

    「唔……喂,难道你……刚刚讲的那些,该不会就是在跟我炫耀吧?」

    高坂冒着冷汗,一副想问「没这种蠢事吧?」的表情。

    这家伙是高坂京介,三年来和我同班的朋友。要说是死党也可以。

    基本上他是个随时都显得懒散的家伙,个性好说话又有爱管闲事的部分。

    还有——他对有关女生的事情格外迟钝。

    高坂最近似乎被交往没多久的女朋友甩了,新学期刚开始就一脸消沉样,(虽然是他活该)还蒙受劈腿轻浮男的嫌疑,被班上欺负他的女生要求说:「下跪啦,人渣。」更惨的是就连田村都冷落他,因此我今天才会久违地陪高坂回家,并且出口安慰——眼前的状况就这样。尽管不知不觉中变成我在炫耀濑菜的事,但「妹妹的话题」算是最近很容易跟高坂聊得热络的主题。

    听了我可爱妹妹的事情,高坂肯定也会打起精神才对。

    「一开始我就声明过了吧,要来聊『我的妹妹就是这么可爱』。不然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但我原本以为你是要抱怨『喜欢男同性恋的妹妹太变态,让人活得很辛苦』。」

    「哪的话?虽然确实有许多辛劳,可是我每天都很幸福耶。我打从心里觉得,濑菜是自己的妹妹实在太好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判断。该称赞你是个好哥哥?还是该点醒你这个被虐狂,叫你快点恢复理智?」

    「不管怎样,高坂,你没资格讲别人。鉴于我从你或田村那边所听过的妹妹相关插曲——你在全方面都凌驾于我之上。干脆直说吧——高坂,你这样很不妙。」

    「只有你没资格讲我!」

    这男人总是能在完美的时机吐槽。

    但他这次就是没有切中要害。

    「在哪个世界,会有受妹妹拜托去买成人游戏的哥哥啊?」

    「你还不是买了同性恋游戏!妹妹拜托你就去买了!而且那之后,你还在成人商店犹豫要不要买跟妹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偶吧!你才变态!」

    「我没有犹豫!我只买了型录而已,没其他用意!」

    对于我的辩解,高坂摆出「啊?你这白痴想骗谁?」的脸色,所以我立刻转换话题反击。

    「再说高坂……听到你是因为妹妹会排斥,才没办法和女朋友重修旧好的那番说词,就算是我,也曾怀疑过你的神智喔?」

    「唔……呃……其……其中有些一言难尽的因素和纠结……就这样啦。」

    「哼。」

    关于那部分,坦白讲我也不是不懂。无论是多可爱、多想捧在手心上呵护的妹妹,迟早都会离开身边。如果表明不希望她离开——那自己说出口的无理要求,也将会原封不动地降临在自己身上。哪怕细节不是完全一样,怀有类似烦恼的人八成非常多吧?

    不过要让我来讲,那应该是老早以前就该经历过的烦恼,同时也是应该花下大把时间逐步寻找妥协点的问题,为什么这对兄妹事到如今才开始在头痛?我心里也有这种感受。

    对了,记得以前和这家伙一起去成人百货时,我们也聊过妹妹的事。

    虽然我记不太清楚,不过简要而言,我们谈到的内容似乎是:「对自己而言妹妹是什么,实在搞不懂。」

    「高坂,你的状况,是和妹妹感情一直都不好——然后到最近才突然有改变的吧?」

    「呃……嗯……那又怎样?」

    「难怪嘛。」

    急速变化的人际关系没有彻底处理好。而且,眼前居然还把包括女朋友在内的三角关系加到里面,当然会鸡飞狗跳。问题一度爆发开来——如今他们则是拚了命地想要去修复……状况大概就是这样。

    「哎,加油吧。」

    「喔,我会加油。」

    从别扭鬼那里传来了坦率的答覆。他肯定会设法解决吧——口气可靠得足以这么相信呐。这家伙于好于坏都是个普通的男人,他绝不是什么超人。然而正因为如此,这家伙才能像常人般烦恼,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前迈进。

    身为一起度过学生生活的死党,我是这么想。

    ……哎呀,不小心讲出令人害羞的话了。

    那么,由于安了心,就把话题带回去吧。要带回哪个话题,当然是我的妹妹很可爱这件事上面。

    「为了替扛起各种辛劳的你打气,就讲更多我妹的事让你听吧。」

    「……说了那么多,你还有别的事可以讲啊?」

    「当然。毕竟我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嘛。」

    我挺起胸回答,结果高坂的额头不知为何冒出了青筋。

    「你说……世界上『最』可爱?」

    「对啊。所以我根本无法理解那些喜欢『妹系成人游戏』的家伙在想些什么。因为要是和濑菜一比,其他妹妹全都跟白萝卜差不多。」

    「啥?你讲什么!」

    「……喂,你干嘛突然发飙?」

    「啊?我又没有发飙!」

    不对,你完全在发飙吧?这是哪里来的不良少年啊?我用讶异的目光看着对方,于是满脸不爽的高坂又重复强调他「没有发飙」,然后音调低沉地如此接着说:

    「我只是觉得,你的发言有点不正确而已啦。」

    「……你说什么?」

    这家伙是怎样?难道他觉得自己的妹妹遭到贬低,结果就发飙了?

    ……受不了,真是个小题大作的家伙耶~哎,同样是当哥哥的,我也不是不懂他坏了心情的感受。但假如他不能更冷静地反驳,简直像是被人戳中痛处就抓狂嘛。

    身为哥哥,无论何时都要保持真挚。我如此认为。

    高坂开口了:

    「要说的话,我妹妹比你妹妹可爱更多啦。」

    「吼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别突然扑过来!你用咬的攻击非常不妙不妙不妙!」

    「吼噜噜噜噜……!」

    「拜托你讲人话!」

    「吼噜噜噜噜……!高坂——你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要把相同台词直接还给你——假如要比,我妹妹比你妹妹可爱更多啦。」

    「啊?噗,不可能。」

    原本慑于我气势的高坂,眼中又燃起怒火。

    「我妹妹比你妹妹可爱一百倍!」

    「错!濑菜比较可爱!」

    「啥啊啊!」

    我们两个在极近距离下互瞪。

    「咯咯咯……高坂……!既然你讲得这么肯定,来决斗吧……!」

    「呵呵……好,你有种!用哪种方式?」

    「这还用说——」

    隔天,在下课时间的教室,我和高坂的决斗揭幕了。

    「由我先攻!我的回合!濑菜的七五三照片!」

    啪!我将秘藏的妹妹照片砸向桌面!

    高坂仿佛肉体直接受到伤害,摆出了防御态势后退。

    「唔……!」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可爱吧?世界第一可爱吧?」

    「你想得美……我的回合!有桐乃登在上面的时装杂志!」

    啪啪!

    「咕哇……!」

    我声势浩大地弹到后方。

    「呵……对你也用不着隐瞒,我妹在当模特儿啦。这表示群众也都认同她可爱。你的妹妹在社会上有这种评价吗?咯咯咯……没有吧?——赤城,看来是我赢了!」

    居……居然敢得意……

    「哼,外人的评价根本无关紧要。我坚信濑菜就是世界上最棒最可爱的妹妹!这场决斗,我拚的是能不能让你承认这一点!」

    简单说,我们要互相亮出自己妹妹「最棒最可爱的一面」,不论媒介——

    而决斗会持续到其中一方认输为止,就是这么回事。

    磅!我当场砸下更多的妹妹珍藏照。

    「濑菜不戴眼镜的长发照!」

    「呵,那种底牌怎么可能对我管用!」

    「大意了吧?高坂!我要掀开盖在场上的照片,陷阱牌发动!」

    哐哐哐!

    伴随着脑内响起的剧烈音效,我现出秘藏的特级稀有照!

    「接我这招,高坂!今年夏天阳拍的,濑菜比基尼照!」

    「咕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坂发出亡命哀嚎般的叫声,身体也随着痉挛——

    「……呼。」

    然后他若无其事地把濑菜的比基尼照收进胸前口袋。

    「你少给我把东西摸走!」

    我豁足了劲,用在足球社练出的腿力赏他一脚。

    「好痛!说过不准直接开扁吧!」

    「谁叫你对我的宝物出手!」

    「话说赤城,这根本是偷拍的嘛!濑菜被拍的时候明显没有察觉到吧!」

    「假如用正常方式拜托濑菜让我照,她会披上外衣吧!我想拍的是妹妹的胸部啦!」

    「你这种哥哥简直差劲透顶!但是干得好!」

    「好好感谢我吧,其实我本来不想让任何人看这东西——好啦!这样你可以认了吧?濑菜比你妹更可爱!」

    「不。可是刚才的照片的确很棒。看来也是我拿出宝物的时候了。」

    「什么……?」

    连公开放话说自己最讨厌妹妹的高坂,都肯断书是宝物的货色……?

    「好啦,尽管颤抖吧!」

    磅!高坂当场砸下的,又是一本时装杂志——

    「这……这是……」

    「夏天的泳装特辑!妹妹的比基尼写真,这种东西我当然也有!」

    高坂亮出的写真,是他妹妹和另一名黑发美少女同时上镜头的泳装照。

    正因为出于职业摄影师之手,拍得实在很棒,而两名模特儿也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拍,照出来的自然是完美的笑容与姿势。

    要比照片呈现的效果,我的偷拍照根本不是对手。

    「——唔!咦……?喂…高坂……」

    「怎么了?」

    「照片旁边的黑发女生,是不是超可爱啊?」

    「对吧!不愧是赤城!真够内行!」

    高坂显得非常同意。

    「这个女生叫绫濑。除去桐乃不讲的话,她大概算世界上最棒的美少女。」

    他居然还规规矩矩地把妹妹除外……!这家伙真的讨厌自己妹妹吗!其实他超喜欢妹妹的吧?算了,由我来看,我也根本不觉得濑菜有输给这个叫绫濑的女生就是了。虽然不觉得……

    「绫濑吗……好想跟她结婚。」

    「我也是我也是。」

    「这本杂志可不可以给我?」

    「绝对不行。都说过这是宝物了吧?」

    「呜呜……这样啊。不知道亚马逊有没有旧刊……」

    「你可以直接去出版社的网站订货。」

    「真的假的?谢啦。」

    我们热络得将决斗忘了一阵子。

    随后高坂和我才不约而同地猛然回过神。

    「——怎样,赤城?你认输吗?」

    「不不不,我不可能认输吧?像她这种面对外人的笑容,不会震撼我的心。倒不如说,高坂啊,你从刚才就怎么搞的?拿给我看的居然全是杂志写真。明明是家人,你连一张妹妹的照片都没有吗?既然要用笑容的照片决胜负,你应该把『妹妹对着哥哥露出笑脸的照片』拿来瞧瞧吧?」

    「唔……」

    畏缩的高坂表情满是苦涩。对吧?和妹妹感情不好的你,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照片?接下来一直都是我的回合,我要一口气向你展开追击!

    「濑菜幼稚园版!」

    「濑菜第一次帮家里跑腿的录影!」

    「濑菜第一次挑战绑马尾时的照片!」

    ——以下略——

    「呼…呼…如何……你认输吗……高坂……?」

    「不——还早得很。虽然马尾的感觉很不赖。」

    我和他的决斗,变成了一场陷入胶着的死斗。彼此防御力都太高,实在很难定胜负,我和高坂都不打算收回自己的妹妹才是世界最可爱的主张。

    到最后——

    「……可恶,分不出胜负……」

    「……你快给我死心……」

    隔着桌子,我们两个同时擦起汗。

    就在这时,田村朝我们开口了。

    「小京、赤城,接下来要换教室上课啰?」

    田村麻奈实,和眼镜十分速配的同班同学,而且她还是高坂的童年玩伴。

    「好…我知道了……可是,比赛还没结束。」

    「趁这时候,让田村来当裁判你觉得怎样?」

    「也……也对喔。好,我说麻奈实啊——你有看到我们哪才的互动吧?你觉得哪边赢?」

    「我觉得你们两边都很让人不舒服喔~啊,我先走了。」

    喀啦喀啦——磅。

    田村用和蔼的语气抛下这么一句,离开了。

    「……喂,高坂。你快点和田村和好啦。」

    「……虽然我觉得我和她也不算在吵架……」

    结果,输赢只好延到放学后再做了断。

    放学后。我们决定先补充弹药(妹妹的照片),然后再一决高下做个了断。

    决战场地就是我家。

    我收在房间的濑菜相簿当中,有大量的超强力稀有底牌沉睡着。

    ——没道理会输。

    我如此确信。

    而另一方面,高坂似乎也格外有自信。

    这是我们在移动到决战场地半路上的对话。

    「喂,高坂。你不需要先回家一趟吗?」

    你不回家补充弹药行吗?这是我问的用意,但高坂摇摇头。

    「不用,再说就算回到家,我也不知道摆了那家伙照片的相簿收在哪里。」

    「喂喂喂,你没弹药打算怎么办?」

    「哎,等着吧,我现在就传简讯给我妹。」

    我偷瞄了打简讯的高坂手边,于是手机荧幕上显示着这样的文字:

    「我正在跟朋友比看谁的妹妹才是世界上第一可爱,立刻把你的可爱照片传过来。」

    哔,简讯寄出。

    一分钟以后——

    「喔,简讯回来啰。」

    高坂的妹妹传了这样的回覆过来:

    「去死啦有够恶的!」

    「………………」

    「……高坂,你妹真的很讨厌你耶。」

    「慢……慢着慢着!仔细看,她有附加档案给我……!」

    高坂一副慌张地按起手机,确认附加档案时还不让我看见。

    「噢噢~~!那家伙是怎样啦!明明回传内容让人火大到极点,结果不是送了张超用心的手机照过来吗?呵呵呵……赤城啊,赢家非我莫属。我得到可爱得会死人的照片了。」

    望着手机照的高坂贼笑。

    ……受不了,这对兄妹……真让人搞不懂。

    在谈话之间,我们已经抵达我家。

    「到啦。喂,进去吧。」

    「嗯~我看没那个必要。」

    「你在讲什么啊?」

    忽然变得游刃有余的高坂,红着脸回答:

    「你看赤城,这有多可爱。已经连再次分胜负都不必了吧?」

    他半强迫地要我看手机照。看来那好像是高坂他妹的自拍照——制服装扮的美少女,正摆着笑容抛媚眼,照片本身拍得极为精明……好强,要怎么拍才会让自己显得可爱,这个女生完全了若指掌。

    难怪高坂这家伙会被迷得神魂颠倒。

    倒不如说,简直无法相信这张照片和回传内容那么狠的女生会是同一个人。

    「的…的确是很可爱……但我回到家,还有更多濑菜的精采照片可以和你比……」

    「不,已经连看都没必要啦。你妹照片的倾向我已经看透了。像那样就算你拿再多张,也绝对赢不了我妹。」

    「你说什么……!」

    我对高坂的台词发出怒火。他用单手止住我说道:

    「我并没有瞧不起濑菜。问题不是她——而是你拿出来的照片,一律都有不足的地方。」

    「不……不足的地方……?是什么啦,你说!」

    「就是你自己!」

    「……唔!」

    被高坂直直用手指过来,我仿佛青天霹雳似地愣住了。

    「你拿出的妹妹照片,都没有拍到你。所谓的妹妹啊,只有和哥哥待在一起时,才能发挥最高的魅力啦!没有和妹妹的合照,根本无法呈现出世界第一的可爱度……!」

    「的……的确……!」

    高坂,你居然能说出这种真理……!这……这家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对关于妹妹的议题变得这么能辩了?简直像直接把某款妹系成人游戏的名言拿来讲不是吗!

    「可……可是高坂,这点你也一样吧!」

    「呵——」

    看了嗤之以鼻的高坂,我总算察觉到——

    他是故意要诱我说出这句台词。

    「咯咯咯……看来,现在正是亮出我真正底牌的时候……」

    最近高坂变得格外会讲装模作样的台词。

    哒哒!哒!哒!

    他先做出毫无意义的耍酷姿势才说:

    「睁亮眼睛吧!这样就结束了——!」

    他让我看了手机的背面。上面贴着一张大头贴——

    「怎么会……!竟然是你和妹妹的甜蜜合照~~~~~~!」

    太让人羡慕了!这个混蛋!之前说那些都是在骗人!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坂发出得胜自满的大笑。

    会有那种高傲态度也是当然的。没想到……没想到他竟能打出这种奇迹性王牌……!可恶……不行了……就算将我的收藏整个翻过来……也找不到能对抗那张王牌的照片。

    「……对不起,濑菜……我已经……」

    我用orz这样的姿势双膝跪地。

    高坂俯视如此的我,大摇大摆地转身说:

    「……回家去吧。你也有妹妹吧?」

    他撂下胜利的台词。

    可是!

    「那个~我希望你们可以收手了耶。」

    就要放弃的我身旁,传来了天使的声音。

    「咦……?濑菜……?」

    回头看去,在那里的就是我的天使——濑菜。

    接在我之后,高坂也注意到濑菜。

    「唔……喔……是赤城啊?你刚回到家?」

    濑菜冷冷地半闭眼睛,吐出无奈般的叹息。

    「还问什么『你刚回到家?』啊?那边两个蠢哥哥,你们在干嘛啦?我从刚才就走在后面不远,可是你们害我丢脸得都不敢出声叫人。」

    「咦咦咦咦咦!濑菜你有看到我们刚才做的事?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呼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可爱吧?世界第一可爱吧?』那一段开始。」

    「那不是我在教室讲的话吗!」

    「我……我是要帮哥哥拿忘记的东西过去!结果你们就在聊那种蠢事——我当时有够害羞的耶!」

    「既然这样,那时候你跟我说一声不就……」

    「听到你们聊那种事,我哪有可能开口啊!另外明明还有好多三年级的学长姊耶!」

    哎,说的也对。

    「……对不起,濑菜。」

    「……抱歉。」

    我&高坂安分地表示反省。

    濑菜手扠胸前,「哼……是没关系啦。」说着,她瞪了我们。

    「不要再有第二次喔。像这种丢脸的事情。」

    「了解。毕竟我们刚才正好分出胜负。」

    高坂游刃有余地用高姿态回答。可恶,看了就火!但我没办法反驳……!

    「呼嗯……你们是怎么说的?因为没有和妹妹的合照,所以算哥哥输,是这样吧?」

    「对,那就是定输赢的关键。」

    「是喔。」

    然后濑菜用平板的语气开了口:

    「哥哥,你站到那边一下。」

    「咦?」

    「不要问那么多啦。还有高坂学长,请你开手机的照相功能在那边预备。」

    「……?」

    尽管讶异,我们依然照着她的话做。

    当我还在疑惑有什么要发生的时候——

    啾。

    我脸颊被亲了。

    「!!!!?????」

    「好,这样就是哥哥赢了吧——那么再见了,高坂学长。」

    「什……什……」

    濑菜牵着血液全部窜到头上变得红通通的我,走向玄关,留下愕然的高坂在现场。

    声音装得平静的妹妹,脸颊果然和我同样染成了红色——

    「……回家以后我会没收哥哥有的照片,知道吗?还有刚才的事要立刻忘掉。」

    我——

    我和平时一样,如此认为:

    我的妹妹,就是这么可爱。

    之后,高坂家——

    「我回来了。」

    「……赢了吗?」

    「咦?」

    「我在问你,赢了吗?」

    「啊……抱歉,我没有赢。」

    「啊?为什么!我用简讯传了照片给你吧!」

    「那是因为……你看我用手机拍的这张。赤城兄妹『脸颊亲亲』照。」

    「咦咦!…小…小濑濑……骗人的吧……真不敢领教……」

    「看嘛,很扯吧?呃,虽然我也没有认输,可是被他们这样示威,实在不能说是我们赢吧?」

    「唔……」

    「…………………………」

    「喂,你一直瞄我这边干嘛!我……我才不会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