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铸下大错的黑暗天使〉
    我是新垣绫濑,桐乃的好友兼同学,同时也是和她一起当模特儿的伙伴。

    这样的我,目前正在自己房间讲电话。

    「咦~为什么不行?下次演唱会叫那家伙来嘛。」

    和我通电话的,是同班同学来栖加奈子。这个女生也和我隶属同一间模特儿事务所——现在的场景,则是我正受到她拜托某件事情。

    「我……我不是说过了吗?对你性骚扰的事情穿帮以后,那个经纪人就被事务所开除啦。」

    「那我之前就有听说。可是加奈子又没特别在意。讲真的,那家伙还比我现在的经纪人好耶。不能想点办法吗?」

    听起来,以前扮成「假经纪人」陪加奈子一起工作的高坂京介大哥,也就是桐乃的哥哥,似乎让她相当中意。

    那个花心男……到底对加奈子做了什么?

    「想……想什么办法?」

    「看能不能让他回来工作啊。」

    「当然不行。」

    「那用个人名义叫他来嘛。当作是我带的朋友就好。」

    「何必对他这么……加奈子,你那么想见他吗?」

    「啥!不……不是啦!加奈子又没有特别想见他……只不过……」

    「只不过?」

    「那家伙……说他是加奈子的粉丝。一开始认识的粉丝,还是会想好好珍惜嘛。」

    「粉丝?」

    「嗯。他说我也许有当偶像的才能。我还满高兴的耶。」

    感觉不好意思的笑声「嘻嘻」地传来。其实加奈子不习惯被人直接称赞呢。

    「所以我想说,就当成谢礼叫他过来也可以吧?我又不知道怎么联络他,而且我连他名字都忘记了,不过无所谓啦。」

    我从各种层面上「唉」地发出叹息。

    「知道啦……我姑且拜托看看。」

    「真的吗!谢啦绫濑!爱你喔!」

    「……好好好,我也爱你。」

    切掉电话,我「唉~~~~~~~」地发出沉沉的叹气声。

    加奈子未免太高兴了……不祥的预感接连涌上我心头。

    刚才随口和她做了约定……但我现在哪有可能去拜托京介大哥啊?

    由于某种原因,我和大哥目前正在吵架中……倒不如说,是处于我单方面拒绝他的状态。

    我实在没办法拜托他说:「你能不能帮忙去加奈子的演场会呢?」况且,我还在生他的气!连话也不想跟他讲。

    可是该怎么办呢……?

    「啊啊~~」

    我在床上抱起腿,滚着侧躺到旁边。不管怎么想,都没有冒出好主意。

    就在这时。哔哔哔哔,我的手机响起铃声。

    是最近和我变得要好的迷人姊姊——田村麻奈实打来的电话。

    「你……你好。」

    「啊,是绫濑吗?晚安~」

    「晚……晚安。」

    我跪坐在床上,挺直背脊。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个人的声音,我就会端正自己仪态。感觉很奇怪吧?她的声音明明这么平缓温柔……不知为何,我就是无法不对这个人表示敬意。

    「怎……怎么了吗?姊姊居然会打电话过来,好稀奇耶。」

    「嗯?唔~关于这个呢,绫濑。」

    「是……是的!」

    「之前你不是说,你和小京吵架了吗?」

    「——那件事啊。」

    我的声音一口气急速下降到冰点。

    先闭上眼——然后睁开。间隔了一秒,我才用认真的语气开口:

    「——姊姊……你打算怎么收拾她呢?对那只……偷腥的猫。」

    「我才……才没有要收拾谁!」

    「咦?现在不是要来拟定排除那只偷腥猫的计划吗?」

    「不对!你……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啊?」

    「姊姊是我应该视为典范的女性喔。」

    「……你到底是把什么当成目标呢?」

    麻奈实姊姊「唉」地叹了口气。

    「总觉得,你对我有奇怪的误解耶。」

    「会吗?」

    「会~我跟你说,不可以开太耸动的玩笑喔。」

    她和气温柔地对我纠正说「不行」。每次听了这种声音,都会让我的狠劲消失无踪。

    「对……对不起。呃,那么……」

    「啊,正题吗?」

    「是的。」

    「那个,你冷静听我说喔。」

    「小京他好像和女朋友分手了。」

    「咦?」

    咦咦——!

    结束和麻奈实姊姊的通话后,我打给高坂京介大哥——桐乃哥哥的手机。平常只要一秒钟就能接通的电话,今天却偏偏要让我心急。时间是晚上,所以他人不可能不在家就是了。

    「……真是……他该不会在洗澡吧?」

    隐隐约约有奇怪的想像跑出来,我急忙摇头把那消除掉。这时对方总算才接起电话。

    「喂?」

    「大……大哥晚安!是我,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电话给你。」

    「我不在意……所以,有什么事?」

    「没……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吗?」

    「也不是那样啦。不过……你不是在生我的气吗?」

    ……奇怪?今天的大哥,感觉语气好像格外地淡然……

    啊,果然他还在介意……「之前那件事」。

    我心中感到一阵刺痛。没错——就像刚才也讲过的,我和大哥正在吵架,直到从姊姊口中听到「那项事实」之前,我本来是处于连随意打个电话也会犹豫不决的状态。

    他这种低调的态度,应该就是因此而来。换成平常,大哥听见我的声音肯定会瞬间冒出:

    「等你好久了,绫濑!」或者「听到你的声音好高兴!」……诸如此类色色的反应!

    「……你今天没有突然对我性骚扰耶?」

    「我说过不会再那样了吧?」

    大哥语气温柔地说。

    「——发生了许多事。我认为自己要正经点才可以……哎,感觉就这样啦。」

    「……是吗。」

    我咳了一声,然后尽可能用听起来亲切的语气开口:

    「对了,大…大哥……听说你和女朋友……分……分手了是不是?」

    「别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啦。」

    「——没……没那回事啊。」

    「尽管你的情绪明显很HIGH,但你打电话过来,不是真的要嘲笑和恋人分手而沮丧的我吧?」

    「才没有那种事!我是有多邪恶啊!」

    不过,要是被大哥那样想就伤脑筋了。

    因为,我非得弥补自己对他犯下的重大过错才可以。

    对——大哥会这么沮丧,全都是我害的。

    所以我不安慰这个人不行……!

    「真的不是你讲的那样喔。呃……大…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怎样?」

    「……你……你会跟女朋友分手……果然,是我害的吧?」

    「咦?为什么?」

    哎唷……还装傻。真……真拿这个人没办法!

    「最后一次见面时,那个……我不是讲很多过分的话吗?像是,骗子『还有』明明说要和我结婚的。之类……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那样,才让大哥无法释怀。假……假如是的话,我觉得我非得赔罪才可以……!」

    「啊,没有啦。不是那样喔。」

    他给了十分自然的答覆。

    哎唷……这个人就只会说谎。

    「………………你是为了我,才和女朋友分手的吧?」

    经过相当长的间隔后。

    「……………………不……不是耶。」

    「你又来了。」

    「没有没有,我说认真的。」

    「真……真的吗?你和女朋友分手,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嗯。」

    ——————————————————原来如此。

    眼中点燃漆黑火焰的我,握紧手机。塑胶机壳被我掐得咯叽作响。

    「绫……绫濑小姐?」

    「大哥!我有事找你商量!」

    「商量吗!为……为什么你突然感觉像在发飙啊!」

    「谁理你啊,笨蛋!下星期日!有加奈子的演唱会!所以麻烦你去捧场!」

    「哪有人边发火边商量事情啦!」

    「啰唆!我拜托你的事情,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这种讲法不叫拜托,叫胁迫——够啦!我去就可以了吧,混帐!」

    像这样——

    切掉电话以后,我失落地待在床上。

    「……笨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最笨的不是别人,就是我。

    接着到了星期日,我和大哥在有明的演场会场地旁边会合。

    天空一朵云也没有,应该可以说是举行演唱会的好日子。

    我闷着气保持沉默,眼前的大哥则尴尬地守候着我的动静。

    「——没想到,我又要穿成这副模样。」

    梳油头穿西装的大哥,朝自己的衣服看了一圈说道。

    我噘起唇,将视线从那样的他身上别开。

    「……我没想到你真的肯来。」

    「为什么?」

    大哥愣着偏过头。

    这个人……真的不懂吗?……应该是不懂吧。

    将年纪小的女生说的话,稀松平常地听了进去,耗费掉自己的假期。

    他明明忙着准备考试。

    「用电话商量时,我不是在生气吗?我觉得当时拜托你的方式相当无理取闹耶。」

    「所以你认为我不会来?」

    「是的。」

    「我会来啊。因为这是跟你和好的机会嘛。」

    「咦?」

    「之前被你骂过以后,我想了很多……是没有错,我认为自己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够诚恳。这一点我有在反省。」

    「……你……你说什么啊?」

    咦?咦咦?这……这样的发展……

    大哥用了前所未有的郑重态度,朝我低头。

    「我先对你讲过『最喜欢你了』或『跟我结婚吧』之类的话,后来又说自己交到女朋友,这样难怪你会火大嘛。」

    大……大哥!你果然对我——

    「——即使我们都知道那是开玩笑,真的很抱歉。」

    干掉你喔。

    我太阳穴的血管差点就爆开了。

    然而伤脑筋地,看来……这个人是认真在反省呢。

    就连我也明白,他这段赔罪满怀十足的诚意。

    于是,我发现自己的思考出现了矛盾。

    对于大哥挂在嘴上的众多胡言乱语,我当然没有认真看待。

    比如像「我喜欢你」或者「跟我结婚吧」……或…或是被他用有点色色的方式对待……!

    那些全部算是恶质的玩笑嘛!我都明白!

    ……咦?那为什么我现在——心里会有一股火呢?

    「——绫濑?」

    「没……没事!没什么……!你……你说——和好对不对?」

    「是啊。只要你肯原谅我的话。」

    为什么这个人偶尔会像算准时机似地,变得语气诚恳呢?

    「你不会……再对我做色色的事情?」

    「不会不会。」

    「真……真的吗?……好可疑耶。」

    「怎么样你才愿意相信?」

    「这还要问我……谁……谁理你啊。」

    我「哼」地转过脸。斜眼瞄向大哥,可以发现他正露出非常困扰的脸。我低喃说:

    「知……知道了啦。我们……和好吧。」

    「真的?」

    哎唷……听你高兴得发出那种开朗的声音,我根本讲不出「果然还是免谈」这种话嘛。

    「下……下不为例喔。」

    「——嗯。谢啦,绫濑。」

    像这样,我和大哥成功和好了。

    ……说到他啊……根……根本都不对我性骚扰耶。

    ……真的不会再有了吗?

    不……不行!我不能松懈!毕竟他现在也可能是为了跟我和好,才碰巧没有任何动作……

    所以要是我稍微露出破绽,他肯定……会做出色色的事情!

    「呼……」

    「怎么了?感觉你不太有精神。」

    「才没那种事!好了,我们走啰,去加奈子她们那边。」

    「唔……好啊……你心情起伏真激烈呐。」

    「Zepp Tokyo」是位于有明东京Big Sight旁边的大型Live house,容纳人数达两千七百名以上。今天这里有举办一场梅露露的特别演唱会,加奈子也会参加。

    我带着大哥来到了休息室。

    打开门,便看到摆着置物柜和沙发的休息室里面,有两名角色扮演的少女。

    是加奈子和布莉姬。我先对加奈子打了招呼。

    「——加奈子,我把你想要的人带来啰。」

    「谢啦绫濑!嗨,性骚扰经纪人♪好久不见了,不是吗!」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加奈子(黑暗魔女梅露露装扮),高兴地跳起来—

    啪!

    然后和大哥默契十足地击掌。

    「嗨!哈哈,过得还好吗,臭小鬼?还有谁是性骚扰经纪人啦,喂!」

    「嘿嘿,谁叫你就是因为对加奈子性骚扰的事情穿帮,才会被炒鱿鱼不是吗?」

    「是哪个家伙灌输你这种没礼貌的情报!」

    「绫濑。」

    「绫濑——!」

    大哥一个转身,回头瞪向我这里。我悄悄对他耳语:

    「……我……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藉口嘛。」

    话说……这对拍档怎么回事?未免太速配了吧?

    「就算是这样……算啦。呃……和布莉姬也好久不见了。」

    「是……是的!好久不见!」

    布莉姬(阿尔法装扮)顿时颤抖了一下。

    「哎呀呀……布莉姬真是的,她好像在害怕大哥喔。」

    「因为你把我塑造成性犯罪者的关系吧?」

    大哥用狠狠的视线吐槽。我无视他的吐槽,开口安抚说:

    「你不必害怕喔。只要有我在,这个人不会对你出手的。」

    「喂,总有别的说法吧?」

    「不……不是的……我并没有害怕经纪人先生……」

    布莉姬怯生生地,用依旧流利的日文否定。

    「咦?那么……你是怎么了呢?」

    「没……没什么。我觉得应该是我想错了……」

    她是指什么?我用眼神对大哥表达说:「你听得懂是什么意思吗?」结果,他把目光转过去了。真可疑。

    「啊……难……难道说,大哥,你连布莉姬都染指了?」

    「谁会啊!」

    也对。他实在不会变态到对这么小的女生出手——我希望能这样相信。

    假如背叛我的信赖,这次你就要接受火刑啰?

    大哥咳了一声转换话题。

    「呃,加奈子。」

    「喔,干嘛?」

    「谢啦,能被你叫来这里,而且你连我朋友的门票都帮忙要到了。」

    「嘿嘿,不用谢那些啦。再怎么说,你都是加奈子的第一号粉丝嘛。」

    我这位双马尾的友人,害羞地扬起了嘴角。

    「要是能成立粉丝俱乐部,就特别将会员编号第一号赏给你吧。」

    「那还真荣幸。」

    大哥苦笑说:

    「等你有朝一日变成超级偶像,大家都会羡慕我吧?」

    「还用你说♪好好期待吧!相反地,你今天一整天都是加奈子的仆人,要好好干活喔?」

    「是是是,我会努力。」

    他们两个的样子,简直像是真正的兄妹……

    我无法不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大哥见面时的事情。

    ——看起来好温柔的大哥,真羡慕呐。

    记得第一次和他见面那天,我似乎是这么想。

    「呐呐呐,前经纪人,告诉我你的名字啦~」

    「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说了吧?」

    「人家已经忘了嘛。这次我会记起来的啦。」

    「好吧,我叫——」

    这时,他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以前大哥在担任假经纪人那次,报上的是「赤城浩平」这个假名。当我以为他会报上相同名字时——

    「呃,叫我京介就好。」

    他把本名讲出来了……这样好吗?

    只听大哥报出姓氏下面的名字,加奈子戳起太阳穴,仿佛一休和尚那样说道:

    「京介啊。嗯,我记住了。」

    「喔,多指教啰。」

    这个人肯定是对加奈子有了感情,才会冒出不太愿意说谎的念头吧?真是受不了,要说他是烂好人……还是防备上过于天真呢。

    假如桐乃有将大哥的名字告诉加奈子,你又打算怎么办啊?

    哎,毕竟加奈子是个笨蛋,假设就算连姓氏也告诉她,八成也不会发现大哥是桐乃的哥哥就是了。不过,请你要留心喔,大哥。

    加奈子她啊,并不会忘记自己「主动记住」的事情喔。况且你今天也没戴墨镜,最好当成脸和名字都被她彻底记熟了。

    虽然我才不会给你忠告,哼。如果因此桐乃的秘密被加奈子发现,我只要默不作声就好。

    不过这段互动中,有一个让人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布莉姬从刚才就一直用若有深意的目光望着大哥呢?

    难道她喜欢上大哥了——这不可能吧?

    我将思绪告一段落,然后抱着打发时间的用意,提出了一项疑问:

    「对了——今天举办的是什么活动?」

    「咦咦!你不知道『梅露祭』吗!」

    发出大音量的居然是布莉姬。加奈子还有大哥也都一副「……你是真的不知道吗?」的表情,愕然地注视着我。

    「咦?咦咦咦?」

    为什么我会被大家怀疑常识不足?

    「今天的活动呢,叫『星尘☆小魔女梅露露·魔幻祭典嘉年华』,简称『梅露祭』啦。」

    结果回答我的是加奈子。

    「简单来说呢,就是为目前播映中的动画举办的庆祝活动,会有声优唱角色歌曲,以及加奈子这种官方cosplaye的演场会,还有唱片头曲那些人也会来啦。」

    「是喔……」

    因为没兴趣,我根本不会有进一步的感想。

    「你还说『是喔』!哎……哎哟!绫濑大人一点都不懂!」

    布莉姬态度愤然。大哥用颤栗的目光望着我问:

    「绫濑……你让布莉姬叫你『绫濑大人』吗?」

    「不……不是啦!这背后有一些因素!」

    「是什……什么因素会让小朋友对你的称呼加上『大人』?」

    「她……她有稍微看到我教训加奈子的画面……」

    「难怪……」

    我也希望布莉姬可以改口啊。因为别人听了会以为有什么状况。

    那么,接下来——

    「所以,布莉姬……你刚才说谁一点都不懂什么?」

    「咿!」

    我明明只是用普通的口气问,布莉姬却吓得发抖。

    加奈子横眉竖目地发了脾气。

    「喂,绫濑!你别欺负她啦!」

    「我……我没有欺负她吧!只是普普通通地问她话而已啊!」

    「先不管台词,总觉得你讲话的方式就很邪恶!应该说你眼神恐怖吧?」

    我哪知道啊!竟敢把我批评得狗血淋头……你是不是想死?

    呜呜……真是够了……为什么我会被小朋友惧怕啊?我明明是这么温柔的大姊姊。实在不懂为什么。

    「因为今天的活动,会有『ClariS』到场啦。」

    看不过去的大哥,替布莉姬讲出答案了。

    「『ClariS』?」

    「就是唱梅露露最新主题曲的人气双人组歌手。布莉姬大概是『ClariS』的粉丝,对吧?」

    「没有错!」

    布莉姬眼睛神采发亮地认同。

    「『ClariS』是两个国中女生,透过niconico动画的『试着自己唱』影片出道的喔!没有人看过这对神秘双人组的长相!她们歌唱得好棒好棒!」

    「国……国中就出道当职业歌手?」

    尽管我一瞬间曾想过哪有这种虚构般的事情,但身边就有桐乃可以当例子。

    虽然我姑且也算隶屠事务所的模特儿……果然像那样的人,会有的地方就是会有吧。

    布莉姬顺势又说:

    「我也是因为在niconico动画上传了『试着cosplay跳舞』的影片,现在才会像这样出来表演!看到『ClariS』活跃,我就好兴奋!」

    呼嗯……意思是她们有类似的出道经历吧?关于niconico动画我不太懂,但这一环似乎就是布莉姬替「ClariS」加油的原因。

    「你说没有人看过她们的长相……表示她们都没有露脸啰?」

    「是的!她们两位的长相,我只有在插图上看过!」

    「不过,我记得今天的活动是要……」

    「嗯!所以今天是『ClariS』第一次开演唱会!」

    对布莉姬来说,这似乎是高兴得足以让她朝着敬畏的我,露出最棒笑容的喜事。

    「就是因为这样,她从刚才就一~直在兴奋。还说我们也许有机会见到『ClariS』。」

    加奈子满脸不是滋味地嘟着嘴。说不定是因为爱慕她的女生现在变得对其他歌手着迷,才让她感到嫉妒吧。

    加奈子真是的,原来她有满可爱的一面呢。

    「无聊,加奈子比『ClariS』更会唱歌啦。」

    「你别把爆炸性发言讲得这么轻松。」

    大哥朝她吐槽。

    「小奈奈!你不可以说『ClariS』的坏话!」

    「唔……」

    加奈子不甘心地咬牙切齿。身穿黑色魔女服装的她,感觉比以往扮成「星尘☆小魔女梅露露」更合适。

    就在此时,休息室的门「叩叩」地被敲响了。

    「来了。」

    最靠近门口的我出去应门,便看见外面站着两名少女。

    她们穿着搭配成套的表演服装,有如和睦的姊妹。

    「午安。」

    伴随漂亮重叠的招呼声,两人低头行礼:

    「我是爱丽丝。」

    「我是克拉拉。」

    「你好,今天请多指教。」

    她们腼腆地齐声说道。看来似乎是参加这次活动的女生。

    年纪应该与我相差不多的两人,有着互为对照的外表。

    看起来显得活泼的是爱丽丝。她眼神充满自信,呈现出劲力十足的笑容。

    另一方面,克拉拉则给人文静的印象。飘柔带弧度的黑发格外吸睛。

    「请问小奈奈和布莉姬在吗?」

    「啊,她们在。我现在就介绍她们两个过来。」

    「哇~」、「其实我们是小奈奈她们的粉丝。」

    喔……所以才会特地来向加奈子这个层次的艺人打招呼啊。

    「什么什么?你们是加奈子的粉丝吗!」

    自己的名字一出现,加奈子就冲来房间入口了。

    「是的!」、「你在cosplay大赛表演得好棒!」、「我看一眼就变成粉丝了!」

    「真的假的?这……这样喔~原来你们都是加奈子的粉丝吗~」

    加奈子变得陶醉起来。真容易奉承耶。

    她们提到的cosplay大赛,是以前我为了拿到送给桐乃的礼物,才游说加奈子参加的那个比赛吧?当时加奈子是一边跳即兴的舞步,一边唱梅露露的主题曲,使得观众大为惊艳而获得优胜,那时候陷入狂热的御宅族当中,也包含她们两个吗?哎,既然观众那么多,有女生混在里面也不奇怪就是了。

    「嘻嘻,站着讲话也不方便。好啦,进来进来。反正离正式上场还有时间嘛——京介,端茶给我们!」

    「好好好。」

    加奈子兴高采烈地,将自称是她(还有布莉姬)粉丝的少女们请进房间。

    大哥正用热水瓶倒热开水到茶壶里,一旁的布莉姬则急着从沙发上将行李挪开。不知为何显得十分紧张的她说道:

    「请……请请请请请……请坐!」

    这个女生是怎么回事?眼睛都瞪大了耶。

    「不好意思。」、「谢谢你喔。」

    爱丽丝和克拉拉肩并肩地轻轻坐到沙发上。

    「唷。」

    在她们面前,加奈子用身为女生不该有的姿势蹲了下来。

    画面宛如一名不良少女正在威胁人,外加两个被带到流氓集散地的女生。

    「你那是什么坐相?内裤走光了喔。」

    大哥立刻开口纠正。就吐槽的速度而言,我不觉得自己能赢这个人。

    但是加奈子不把他当一回事,因此她不可能乖乖听话。我也用略重的语气纠正说:

    「加奈子!你这样很没规矩!」

    「好嘛~」

    加奈子不甘不愿地起身。她弹响指头说:

    「京介!椅子!」

    「来啦。」

    也许是早预测到她会那样命令,大哥已经将竖在房间角落的折叠椅拿来了。他迅速将椅子展开,帮加奈子摆到屁股底下。

    「辛苦了。」

    「不不不,毕竟这是为了心爱的加奈子大人(讲得毫无感情)。」

    「咦?唔…嗯……你心态倒是可嘉嘛。」

    面对平板无感情的客套话,加奈子(←笨蛋)听了似乎也不是没有感觉。

    大哥进一步将桌子挪到加奈子等人旁边,然后在上面摆出茶与点心。布莉姬和爱丽丝她们都有道谢。看着他那模样,我说出一句:

    「真让人刮目相看……原来大哥意外有当奴隶的天分耶。」

    「完全不值得高兴!」

    一结束本身工作,大哥随即像个熟练的护卫似地,静候在加奈子身旁……尽管让人觉得不甘心,但他做得确实有模有样。可以明白加奈子频频要求「让他回来工作!」的理由。

    与其说他是经纪人,更像随从就是了。

    「那个……」

    爱丽丝朝加奈子开口。

    「那时候的表演,你真的好棒。」

    「有吗?那样算普通而已吧?」

    光看就知道,加奈子谦虚时口气有些得意忘形。她明明非常开心。

    爱丽丝猛摇头说:

    「没那回事!」

    克拉拉也平静腼腆地问:

    「听说你在现场唱的『流星☆冲击』,是当时即兴背完唱出来的……真的吗?」

    「啊,那个喔?坦白讲是真的。」

    「好厉害~!」、「你怎么办到的?」、「希望你教我们诀窍!」

    「要问诀窍我也说不出来耶~哎,因为加奈子超级天才,是被上天挑选中的人。所以不练习也一样能唱歌跳舞啊。」

    「好了,她骗人的。」我毫不留情地戳破加奈子吹的牛皮:「即兴背好的只有那首歌的词,跳舞和唱歌你每天都练得相当久吧?」

    「…………绫……绫濑你不要多嘴啦。」

    加奈子不喜欢被人知道自己有付出努力。因为她想装天才。

    可是,世上能交出成绩的人,全都是日积月累努力的人,若是如此,「天才」和「努力家」的差别,或许意外地只有形象而已。

    大哥微笑着协调在场的气氛。

    「不过,你唱的歌真的很赞。感觉像职业歌手。」

    「对吧?这次活动主秀的『ClariS』,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小…小小小小…小奈奈!」

    原本缩在沙发角落的布莉姬,对加奈子的狂言有了激烈反应。加奈子转过视线,望向举动依然显得鬼鬼祟祟的布莉姬。

    「怎样啦,布莉姬,你干嘛一副要哭的脸?」

    与随便的口气正好相反,加奈子眼神相当认真。

    至于她为什么会那样,哎,也不用特别说了。

    「谁……谁叫你……!」

    加奈子现出自信笑容,朝着泪眼汪汪的搭档说:

    「哼哼,你是在活动开始前觉得紧张吧?说过没问题的啦。反正你根本像加奈子的附属品,就算稍微出错——」

    「不……不是那样!」

    「要不然是哪样?」

    「……唔~」

    布莉姬的态度忸忸怩怩——感觉像是有话想要说,却怎么也不能现在讲。我最近也曾被迫面对类似的状况,因此非常能了解她那种苦处。现在布莉姬无论被怎么逼问,当场都不会透露任何事才对。

    加奈子噘起嘴唇说:

    「果然是因为我讲了你喜欢的『ClariS』坏话,你才在生气吧?可是加奈子比较厉害这一点是真的嘛,你说对吧?」

    「才……才没有呢!」

    「啊?哪里没有?」

    ……有……有够幼稚的斗嘴内容。我忍不住插嘴:

    「加奈子,讲到这个程度就该停了。你要跟活跃的职业歌手『ClariS』比,在实际成就上根本不是对手啦。」

    「什……什么话啊!你这家伙刚才讲什么!」

    「我说的都是事实吧?」

    「唔唔……」

    对于咬牙切齿的加奈子,克拉拉和爱丽丝不知为何还拚命帮她缓颊。

    「好了好了,请你冷静下来。」

    「呃……我想『ClariS』能够出道,是因为幸运地遇到了懂得她们优点的人喔。」

    「对对对。像小奈奈只要能有那样的好机缘,就一定——」

    「……不对,那样错了吧?」

    别人好不容易帮忙缓颊,加奈子却回以否定。尽管是用呕气的语调,她仍坦然回答说:

    「说什么『运气也包含在实力里面』,就算机会到了眼前,没有实力根本什么都办不到嘛。没实力不会有人来挖角,假使出道了也不会红,没人要买那种歌手的CD啦。有实际成就代表她们实力够,对吧?」

    讲得还真自以为是耶。

    加奈子一脸非常不甘心地露出犬牙说:

    「——像绫濑说的,『现在』先算我输好了。」

    「你这不服输的家伙。」说着,大哥苦笑耸肩。

    「烦死了。」

    朝大哥撂了话以后,加奈子用力指向爱丽丝和克拉拉说:

    「你们……也别小看『ClariS』喔。那些家伙,迟早会由我打倒!」

    她做出这种宣言。

    爱丽丝和克拉拉愣着望向彼此——

    「好的!」

    她们充满活力地齐声答道,仿佛接到挑战的就是自己。

    之后,房间里度过了一段和乐的闲聊时光。爱丽丝很会陪口气自傲的加奈子讲话;克拉拉和布莉姬在动画这项兴趣上好像合得来,她们可爱地聊着梅露露和其他人气动画,始终谈得十分热络。

    我和大哥待在稍远的位置,守候着她们四个人的动静。

    「布莉姬是怎么了呢?感觉她还是相当紧张耶。」

    「反正她和对方相处得比刚才融洽多了,我想不要紧吧?」

    「那到底怎么回事啊?她简直像在跟崇拜的人讲话。」

    「大概因为那两个人是『ClariS』的关系吧。」

    「咦!」

    大哥说得实在太干脆,让我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你现在……在说什么?」

    「没有啦,我也算刚刚才发现的就是了。讲到今天有参加活动,名字又叫爱丽丝和克拉拉的双人组,就只有『ClariS』而已。」

    这样啊!所以布莉姬才会从刚刚就一直不太对劲。

    「……对方的身分,加奈子她——」

    「八成不知道吧。」

    「毕竟她都在两位当事人面前大放厥词了嘛。」

    幸好,加奈子那些失礼过头的举动,对方似乎都愿意不去计较,所以倒还没关系……之后可要教训她才行。

    「话说回来……大哥你今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耶。」

    「会吗?」

    由于他用眼神问了「哪里不一样?」,我便照着心里浮现的想法回答:

    「会啊……总觉得你应付得好从容。发生过什么事了吗?」

    「那可多了。」

    大哥苦笑。看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比我从麻奈实姊姊那里听到的更加深刻。温柔而容易搭话的气质依旧不变,然而大哥以往展露出的粗枝大叶性格,已经彻底消失了。

    「是喔……哼。」

    「……我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事吗?」

    他好像察觉到我变得不高兴,还担心地把脸凑过来问。

    「没……没有,并不会。什么事都没有喔。」

    我连忙别过脸。

    其实……我从刚才就大胆地把脸贴近他(纯粹只是想确认「他真的都不再性骚扰了吗?」,没有别的用意!)试了几次,也试着对他微笑,却丝毫收不到效果。

    换成以前的大哥,明明会亢奋得眼神骤变才对。

    ……虽然他变得不会对我性骚扰,实在实在实在可以大为庆幸。

    ……但我总觉得……心里好烦躁。

    这……这可不代表我希望他再对我做出色色的事情喔?只不过,这样简直像我失去魅力了不是吗?

    在心里有疙瘩的我旁边,大哥不知是何用意地说道:

    「……哪会从容啊,我根本没什么用。」

    他自嘲般地如此嘀咕。

    而就在这时候——

    「京介!♥给我端新的茶过来♪」

    加奈子高姿态地用撒娇的语气,对大哥发号施令。听到那声音,看似自顾自陷入沮丧的大哥抬起头,短短回答说:「好好好。」

    然而有人抢在他之前先离开座位了。

    「啊,茶的话我来倒。」

    开口的是布莉姬。那应该是出于想为崇拜对象做些什么的纯真好意吧。迅速走到热水瓶旁边的她,没被任何人制止。

    「不好意思呐,那明明是我的工作。」

    「哪里哪里~」

    她满脸高兴地用茶壶倒茶。

    于是我中断投注在布莉姬身上的目光,改看加奈子那边。

    因为受到「ClariS」拜托,我那cosplay成黑暗魔女的同班同学,开始要表演了。离席移动到房间中央的加奈子,正用单手耍着长杖打转。

    「然后啊,这次梅露露不是当反派吗?所以我在想,在演唱会表演时也要和以前有一些区别才可以。」

    就这样,当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加奈子那里时——

    「可恶!」

    大哥突然采取了异样的行动。始终望着加奈子的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此时我目击到的是——

    有个变态朝着「ClariS」一头钻过去的身影。

    「呀啊——!」

    尖叫声交叠。桌子打翻冒出了大声响,接着又有较轻的东西「咚」一声掉在地板。

    「什……怎么会!」

    我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不过,等声响告一段落时,映在我眼里的是坐在沙发上的国中生,以及性骚扰混帐用放荡姿势扑在她们身上的模样。

    「请——请……请你不要把脸钻到我裙子里面!」

    「呀啊啊啊啊!你……你在摸哪里!」

    「ClariS」变得面红耳赤,布莉姬目瞪口呆地站在打翻的桌子旁边。

    「你……你这混帐干嘛啊!」

    加奈子气得把长杖砸出去。长杖命中了性骚扰混帐的脸,让他惨叫出:「好痛!」

    「京……京介!你果然是萝莉控吗!」

    「不……不对啦!我这样做有原因……!」

    「原因不重要啦,请你赶快起来!」

    爱丽丝朝着大哥的脸,用膝盖使劲踹了好几次。克拉拉也满脸通红地低着头,用力压住迷你裙的裙摆。

    「……呜呜。」

    「啊——!你把她惹哭了!可恶,绫濑大人!拜托你干掉他!」

    根本不需要她讲。

    往前垫步的我调整好和目标的距离,一个回身——

    「去死啦——!」

    发威的中段回旋踢,将性骚扰混帐处决掉了。

    在那之后——

    「是……是我跌倒把茶泼出来了!经纪人先生只是看大家快要被热茶淋到,才会自己挺身冲过去……!拜……拜托你们原谅他!」

    多亏布莉姬拚命辩解,大哥造成的误会马上就解开了。

    「可……可是,他也不用那样吧……!」

    「就原谅他吧。毕竟也都是靠他,才免得让表演用的服装湿掉。」

    「唔……说的也对耶。」

    爱丽丝和克拉拉好像都肯原谅大哥。

    ……原来在我们看不见的死角,有发生那种状况啊。

    「什么嘛~原来是这样啊。」

    我笑吟吟地眯起眼睛,望向远方说:

    「……我一直相信,大哥不可能会做那种事。」

    「用了冤枉的罪名处决人还敢这样讲!真不愧是绫濑大人耶……」

    加奈子露出僵硬笑容。

    被热开水淋到,又直接挨中我那记回旋踢的大哥,目前正瘫软无力地趴倒在沙发上。布莉姬和克拉拉拚命地照顾着他。不知为何,爱丽丝从我身上别开眼光,朝加奈子说:

    「已经快要正式上台了……我们差不多要回自己的休息室才行了。」

    「是喔,那我们也得准备啦。」

    「小奈奈,谢谢你们今天的许多招待,等活动结束以后,我们会再来打招呼。」

    「喔,上台表演加油喔。」

    直到最后,自以为是的加奈子都没发现对方就是「ClariS」。

    爱丽丝瞄了一眼昏倒的大哥,微笑说道:

    「好棒的经纪人耶。」

    「嘿嘿,羡慕吧?」

    加奈子自豪地笑着露出犬牙。

    克拉拉站到了爱丽丝旁边。

    「那个……要是经纪人先生醒来了,麻烦帮我跟他说,刚才因为误会而尖叫很抱歉。」

    「我会跟他讲。没问题,反正那家伙是烂好人兼萝莉控,肯定一点都不在意——布莉姬,你也来送她们走啦。」

    「好……好的!」

    「ClariS」的两位回去之后,没过多久大哥便醒了。

    现在他正躺在沙发上静养。

    「……大哥,你还活着吗?」

    「……喔。」

    也许是还在意识朦胧的关系,他的回答很微弱。

    「……抱歉,让我多休息一下再开始工作。」

    「没关系啦,活动正式开始前请你先睡吧。」

    受不了……他某些部分就是格外中规中矩。

    这时,有声音「哔哔哔哔」地传来了。

    是手机铃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大哥正昏昏沉沉地勉强抬起头,注视着手机的液晶荧幕。看来他好像在读刚才送来的简讯。

    间隔几秒,大哥忽然从沙发上奋力起身。

    「痛痛痛痛痛……」

    「等等,大…大哥……!你怎么突然站起来啊!」

    「有点急事要办。」

    「急事……你这样不要紧吗?」

    「既然受伤了,就乖乖休息啦。话说你不是来看加奈子演唱会的吗?」

    「抱歉,演唱会开始前我会赶回来。」

    阻止似乎也没有用了。他重新披上西装外套说:

    「我去一趟就回来!」

    大哥冲着离开,精神得让人想不到在片刻前才被踹飞晕倒过。

    ……真是的。

    他说急事,会是什么样的急事呢?

    「——请慢走,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