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章
    场景再度回到田村家的二楼。

    我和麻奈实一直在跟桐乃诉说往事。

    「——于是乎,我就放弃继续打肿脸充胖子了。」

    这时我终于做出这样的结论。然后又继续这么说道:

    「我丢脸的往事究竟和这次的『对谈』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还在问这种问题?我已经把所有事情连结起来了。」

    「喂喂,真的假的?」

    「嗯。」

    桐乃稍微瞄了一下麻奈实……

    「麻奈实,我没说错吧?」

    「嗯,应该是这样吧。」

    麻奈实温柔地点了点头。但她在这时候忽然很害羞般的红了脸颊。

    「但是,那个……刚才小京有点太美化我了。」

    「会吗?我觉得没有说得多夸张啊。」

    「应该说……」桐乃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但随即又表示「还是算了」。

    「喂,这样让人很在意耶。」

    我一追问,桐乃便用非常不想说出口的表情,以平淡的口气继续说道:

    「只是觉得——就某方面来看,麻奈实可以说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救了我。」

    「咦……这……这怎么说?」

    「嘿嘿,不告诉你。我觉得——三年前的京介被麻奈实点醒之后也算是得救了。」

    为什么你表现出来的态度,好像「很了解当时的我」一样呢。

    三年前的我,拥有什么能让桐乃感情移入的要素吗?

    算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那么——我再问一次。我丢脸的过往,究竟和这场『对谈』有什么关系呢?」

    「…………」

    桐乃像是要转换心情般调整着呼吸。

    看来……是要讲出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接着她便开口表示: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由于我当时还是『哥哥的跟屁虫』,所以一直觉得『完美老哥』真的很帅。老哥不但聪明,脚程又快,还比任何人都努力,甚至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天才——当时我也希望将来能够成为这样的人。」

    「…………」

    原来是这样啊。

    「——但是,那样的人打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

    「桐乃……」

    「现在终于知道了,但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这种事。」

    妹妹的眼睛因为含着眼泪而变得湿润。是像过去的我一样强忍住眼泪吗?

    「……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不再硬撑,放弃在我面前展现帅气一面的『老哥』。超级、超级讨厌的。我实在无法相信『那个完美的哥哥』最后竟然会变成一个堕落又懒散……连成绩都一落千丈……然后竟然还笑得出来的家伙。」

    唉……我完全无法反驳。

    桐乃的话里带着强烈的感情。

    「我为了让『老哥』刮目相看而做了那么多努力——为什么他本人却变得这么懒惰又这么逊!所以我就觉得很火大……又恶心……绝对无法原谅你……」

    「我就是这样才会开始讨厌你的。」

    被麻奈实点醒后,随即放弃勉强自己的我。

    正因为桐乃对「凡事完美的哥哥」有所憧憬,所以才会对不再是这样的我感到幻灭。

    这就是我们兄妹「冷战的真相」。

    「……这样啊……」

    「啥?恶心……别跟我搭话好吗?」

    这种对哥哥的恶行恶状现在已经成为桐乃的代名词。但——我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首次从妹妹口中听到这句话。

    「……抱歉,我这个老哥就是这么没用。」

    虽然变成了笑中带泪的表情,但我还是以万分感慨的心情这么说道。

    这时桐乃摇了摇头。

    「我绝不原谅你。相对的,你也不用原谅我。」

    「桐乃……」

    麻奈实发出指责的声音。但桐乃却一直凝视着麻奈实并且说:

    「麻奈实是想让京介和我在这里原谅对方,然后让我们和好对吧?你想跟我和好根本只是藉口。」

    「————」

    麻奈实像是很惊讶般瞪大了眼睛。

    ……原来是这样吗?麻奈实设计这场对谈的真正理由……是为了让我和桐乃和好?

    桐乃对麻奈实露出些许微笑。

    「谢谢你。但是这样不行。京介他一直违背我的期待——而我也一直对老哥做出很过分的事情。如果他是没用的老哥,那我也是个不及格的妹妹。所以事到如今,不可能马上在这里互相原谅对方了。」

    「即使现在已经知道彼此产生的误会原因,还是没办法和好吗?」

    听见麻奈实的问题,桐乃立刻以悲伤的表情这么回答:

    「我们兄妹之间的关系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又因为三年前的事件而开始漫长的『冷战』。我们过着无视对方,几乎没有对话的生活。明明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妹。」

    她缓缓吸了口气,然后以认真的声音说出结论。

    「所以没办法把那么长的岁月一笔勾销。」

    「……这样啊,桐乃还真是一板一眼耶。」

    麻奈实觉得很有意思般笑了起来。

    「麻奈实……你是在嘲笑我吗?」

    「嗯。」

    「咦?」吓了一跳的我马上看着麻奈实的脸。而她则是用稀松平常的表情继续说道:

    「我最近一直很想跟桐乃说一句话。也决定在今天的对谈里告诉你————你是笨蛋吗?」

    「什么……」

    连桐乃也陷入思考停止状态。

    「喂……喂!」

    「嗯?小京,你怎么了?」

    麻奈实依然带着满脸微笑。而桐乃则还是无法动弹。

    我则是一边感到强烈的寒气,一边脸抽筋地问道:

    「麻……麻麻……麻奈实小姐……难道……您正在生气吗?」

    「非常生气。」

    果然如此!和三年前我在教室里被指责时同样的现象!

    麻奈实竖起手指,做出擅长的「不行!」的动作。

    「桐乃你为什么这么难搞呢?你明明想和哥哥和好吧?」

    「我……我不是说过了吗?没办法把感情不好的时期——」

    「就把它当成没发生过不就得了——因为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麻奈实以相当平稳的声音这么表示。就跟过去对我这么说时一样。

    「你想为这种根本没办法解决的事情烦恼到什么时候?」

    「你……你管我!倒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桐乃,随即以极为凶狠的态度瞪着麻奈实。

    另一方面,麻奈实也完全不感到害怕,还是带着平稳的微笑点着头说:

    「你们两个人就和好当普通的兄妹吧。」

    不管麻奈实是不是在生气,那都无关紧要。

    因为这是很符合她个性的结论。

    「……唉……挨骂了。」

    我抓了抓后脑勺。

    「小京。」

    我从正面看着指责我的麻奈实。我并没有打算逃避。

    「我也很想恢复和桐乃之间的关系。妹妹留学回来后,发生了很多事——让我有了这样的想法。桐乃……」

    「什么事?」

    「可以——和我和好吗?」

    「这个嘛……」

    桐乃像是很困扰般压低视线……

    接着再次抬起头来。

    「我想问,我们两个人究竟怎么样才算『和好』?是你和我不再无视对方,然后以平常的态度说话吗?」

    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早就算是和好了吧。

    「应该不是吧?我想应该不是这样才对吧?现在在这里提到的『和好』——应该不是……这种事情吧?」

    「嗯,应该是——我们能不能原谅彼此在这五年来所发生的事情。」

    经过今天的对谈,了解了彼此产生误会的原因……

    而我也早就已经原谅桐乃。

    「——这样的话,我还是办不到。因为我还无法原谅……」

    「……我也是还没办法原谅。」

    无法原谅我自己啊。

    所以想跟她和好的心情虽然没有改变,但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抱歉了,麻奈实,还让你生气。但我们现在还不能和好。」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麻奈实像是看穿「我没有说出口的事情」般,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

    「嗯嗯,但是……」

    我在脸上挤出些许微笑,然后对麻奈实说出相当重要的一句话。

    「靠这场『对谈』——长久以来阻隔在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了。谢谢你,这都是托你的福。」

    「别这么客气。呵呵——」

    「怎么了,你竟然会这样笑,真不像你。」

    「抱歉,因为真的很可笑。我还以为像这样谈论过去的事情,就能帮助你们和好了——」

    「想不到却失败了吗?」

    「不是因为这样唷。不过,还是不要点破比较好。」

    「————」

    我和桐乃的脸同时变红。

    「啊哈哈,我也没资格说小京啦。我现在只想说……『唉,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一……一点都不像!」

    别模仿我!

    「对……对了!麻奈实!话说回来,你跟桐乃不和好没关系吗?这场对谈原来是为了我和桐乃所办——让你们和好真的只是藉口而已吗?」

    虽然桐乃说得煞有其事,但我还是不相信。

    「当然——不只是藉口唷。我是真的想要和桐乃和好。」

    「这……这样啊——」

    桐乃似乎也感到意外。

    喂喂,你到底认为麻奈实是多无情无义的人啊。

    这时麻奈实笑着对桐乃说:

    「那我再次拜托你们。可以让『我和桐乃和好的对谈』继续下去吗?」

    「——也没什么好拜托的吧。」

    桐乃稍微把视线移开,然后撩起烫过的淡褐色头发。

    那是她「为了和魔王决战」所准备好的装备。

    「都已经这样面对面交谈了,要不要继续就随便你吧。」

    不管要不要和好。

    「就让我们把事情给解决掉吧。」

    虽然紧绷的唇枪舌剑刚结束就来削弱紧张感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但桐乃接下来所说的话是——

    「反正也不会拖太长。」

    「咦?是这样吗?」

    「嗯。因为我和麻奈实疏远的原因,就在你刚才说过的事件里面啊。」

    「……我觉得刚才所说的往事,好像和你完全无关耶——」

    「其实还有后续。三年前——当你放弃硬撑,变成『唉唷,我也没办法』的家伙之后,我……就跑来找过麻奈实了。我擅自认为『一切都是小奈害的!』——还跑到这里来对她大吼。」

    「嗯……的确有这么回事。当时我们也是在这里交谈的吧。」

    「没错。事到如今我也就老实说了……今年二月,麻奈实来我们家的时候,我不是问了『您是哪位啊?』其实——我还记得麻奈实唷。」

    「这样啊,我倒是不太记得桐乃的样子了呢。」

    「喂!你是想吵架吗!」

    「没有啊。真的很抱歉,因为实在很久没见到你了。」

    话说回来,麻奈实这家伙的确忘了桐乃的长相。

    以前明明时常一起玩,这家伙真是太无情了。

    「但是,二月见面之后——我就想起桐乃的事情了。在小京的房间里发现成人游戏和书籍的那一天……」

    那天发生的事情可以忘记没关系唷,因为那是我心里永远的痛。

    「回到家之后,我便开始思考桐乃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然后终于想到,应该是受到三年前最后见面时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这样的确就跟「三年前桐乃跑到麻奈实家来大吼」一事扯上关系了。那个时候,应该发生了「某件」让桐乃讨厌麻奈实的事。

    「对我来说是具有相当大冲击性的事件,但麻奈实似乎认为只是件小事。才几年不见竟然就把我给忘了。」

    「对不起喔。」

    麻奈实没有否认而是直接道歉。

    「你是真的——想和我这个随随便便就能忘记的无名小卒和好吗?」

    「嗯,那是当然了。从小京和绫濑那里听了许多关于桐乃的事情,因此想和你碰面……知道你讨厌我之后……我便想要和『现在的桐乃』和好。」

    「这样啊……」

    桐乃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并且眯起眼睛。

    而麻奈实则是一直脸带微笑地凝视着桐乃。

    她们两个人正面对面进行「沟通」。

    ——我还是不要插嘴比较好。

    「三年前的那个时候,跑来向麻奈实大吼『把老哥还给我!』时,麻奈实曾经这么说过吧。」

    ——「桐乃憧憬的那个『完美哥哥』,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唷。」

    「——你是这么说的。」

    「嗯。我是说了。」

    「我当时真的超火大,心里只想着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一定是你在暗中搞鬼——当时的我真的很丢脸。」

    「对当时的桐乃那种岁数的孩子来说,那应该是很正常的反应吧?」

    「你这种故作成熟且高高在上的态度真的让人很火大。那个时候——你也是这样。」

    「………………」

    桐乃和麻奈实默默地凝视对方好一阵子——这时桐乃忽然做出了从刚才那句话绝对想像不到的行动。她忽然深深地低下头。

    「当时真的很抱歉。我只是个愚蠢的小孩子。」

    「嗯,我原谅你。其实我……也没有立场对桐乃说些什么。」

    「谢谢你。」

    「没关系,我完全不在意。」

    麻奈实微笑着这么说道。这时抬起头来的桐乃太阳穴已经开始抖动。

    「哦,是吗?不过我想也是啦,你都差点忘记了……我看哪,其实你现在还在生气吧?」

    「是还在生气啊。」

    「不是因为三年前的事吧?」

    「嗯,是为了现在的事。」

    「这样啊。那我们两个人不打开天窗说亮话……」

    「就没办法和好了对吧。」

    ——试问有男人敢在这种时候插嘴吗?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真的办不到!

    和麻奈实之间的视线已经迸出火花的桐乃稍微瞄了我一眼,然后才缓缓开口表示:

    「那之后又过了三年,我再次受到老哥不断的帮助——两个人又开始稍微有些交谈……这时我才终于了解麻奈实所说的话。我的老哥不是什么无敌的超级英雄,只是个能力普通的平凡人。交到女朋友会十分高兴,被甩了会感到难过,被看不起会万分火大,受伤了之后也会流眼泪——他跟我一样是人类。」

    「桐乃……」

    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可恶……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现在……真的很想跟妹妹道歉。

    虽然这样她一定会生气,所以我不会真的做就是了。

    抱歉,我不是什么完美哥哥。

    抱歉,不能一直当你的超级英雄。

    抱歉,我只是个普通的家伙。

    「超级烂好人且爱管闲事的『老哥』,只不过是一直强迫自己,打肿脸充胖子来帮助我而已。」

    以前的我,根本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桐乃低下头,紧咬住牙根然后从齿缝里挤出话来。

    她接着又抬起脸凝视着麻奈实。

    「所以我现在要说出三年前没办法说出口的话。麻奈实——真的很谢谢你救了这个没用的老哥。」

    「不客气。」

    面对面进行对谈的两个人脸上,首次同时出现了笑容。

    这可能是从三年前——不对,从五年前就出现的隔阂开始消失的瞬间。

    「麻奈实。我们能够和好吗?」

    「如果可以就好了。桐乃,想对我说的事已经全部说完了吗?」

    「还没,还剩下一件事。」

    「这样啊。我也还剩下一件事。」

    「你先说吧,我想那一定是麻奈实现在生气的理由吧?」

    「嗯——」

    这时麻奈实把视线移到我身上。而桐乃也跟她做出一样的动作。

    ——咦?我吗?

    麻奈实的笑容消失了。

    「桐乃,你不觉得最近的小京开始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吗?」

    「————」

    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是因为我也有所自觉。

    另一方面桐乃则露出残酷的苦笑。

    「果然是这个吗?我早就料到了。」

    「『现在的桐乃』应该能了解我要说什么才对吧?」

    「嗯——很清楚唷。」

    麻奈实和桐乃互相点了点头。

    「因为桐乃、黑猫以及绫濑的『人生谘询』——小京又再次『强迫自己,打肿脸充胖子来帮助别人』了。如果只是一开始那一次的话,因为对象是桐乃而且情况又相当紧急,我就能把它当成是特别事件,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唷。」

    桐乃桐乃黑猫绫濑桐乃黑猫桐乃加奈子绫濑——我就是按照这样的顺序,大大地展现了自己管闲事的身手唷。

    明明有过那样惨痛的经验了。明明在麻奈实的帮助下,得到了人生中重大的教训了。

    明明那已经不符合我现在的性格——但我最近经营的「高坂京介的人生谘询室」,服务可以说比「以前的我」好上数倍。

    所以也难怪麻奈实会生气。

    「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又跟要帮助樱井同学的时候一样,说着『交给我吧』然后又开始模仿起『超级英雄』了呢。」

    这时麻奈实用乍看之下根本分辨不出来的「真正生气时的笑容」来对着我说:

    「还以为你已经改过了,结果现在坏毛病又犯了吗?」

    「嗯,好像是这样。」

    否认也没用,所以我就老实回答了。

    结果麻奈实做出差点跌倒的动作。

    「——回答得太轻松了吧?我现在非常、非常生气唷。」

    「嗯,这我当然知道……」

    我想没办法戒掉柏青哥的老公,应该就是这种心情吧。

    明明知道抓狂的太太要说什么,自己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但……

    「就~~~~是戒不掉啊。真的很抱歉,麻奈实。」

    「嗯……」

    麻奈实紧抿嘴巴,在经过一阵沉思后——

    「真伤脑筋……」

    才苦笑着这么说道。

    「你……你这个人啊……真是够了,这下连我都想站在麻奈实这边了……」

    桐乃已经受不了我的言行。她再度撩起头发并表示:

    「唉,真拿你没办法。再怎么说你也是我老哥。而且这本来就是我想对麻奈实说的话——我就帮你一把吧。」

    「喔喔,你这家伙真懂得雪中送炭。」

    「好啦好啦。」

    桐乃先是很不屑地做出「滚到一边去」的动作,接着忽然用认真的口气说:

    「我能够理解麻奈实为什么这么担心,但请让我说一句话。」

    「嗯,你说吧,桐乃。」

    「现在的老哥并没有变回『过去的他』唷。」

    她肯定地说道。听见这句话之后,麻奈实便带着异常感兴趣的微笑反问:

    「哪边不一样呢?」

    「现在的老哥,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自信满满地说『交给我了』。现在的老哥相当清楚自己是个平凡的家伙,不是什么事情都万事精通的完美超人。他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才会勉为其难地说……」

    「『真是的——真拿你这家伙没办法』,还有……」

    「『桐乃,就交给我吧』。」

    桐乃露出牙齿笑了起来。她可能是在模仿我这个哥哥吧。

    ——笨蛋,一点都不像啦。我才没那么帅呢。

    桐乃凝视着麻奈实,然后指着我的脸说:

    「超逊的对吧?」

    「真的很逊耶……」

    麻奈实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们两个!」

    连我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觉得现在生气应该没关系了。

    这不是严肃的对谈吗!为什么变成两个人一起嘲笑我呢!

    两个女生就这样看着生气的我继续笑着……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不久后麻奈实便深深呼出一口气并且这么表示:

    「小京他……不是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对吧。」

    「那还用说吗?明明是他的青梅竹马,怎么会没注意到这种事呢?」

    「哈……好像真的是这样。虽然跟以前比起来,已经变得比较容易放弃,也比较有小聪明……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成长就是了。」

    老实说,以前的我正直又充满自信,而且还热情洋溢——跟现在的我比起来,虽然还是有些缺点,但还是跟现在一样有,不对——应该说曾经有过许多优点才对。

    至于哪一种我比较好,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大家一定也跟我一样才对。

    「『以前的我』跟『现在的我』已经是判若两人。但——都还是我。过去的我并不是就这样消失了。」

    所以明明已经尝到许多苦头的我,才会到现在都还在告诉别人「包在我身上吧」。

    「嗯,说得也是。」

    人总会不断往自己认为好的方向发展。没有一个人例外。

    在这种过程中所舍弃的东西,一定也包含着过去自己相当重视的宝物。

    「那么,我想跟麻奈实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了。」

    「我想对桐乃说的话也已经全部说完啰。」

    「你比较喜欢以前还是现在的老哥?」

    「现在的他让人比较安心。虽然最近又有点让人担心了。那桐乃呢——?」

    「结果我所憧憬的人根本就不存在。有的只是现在这个家伙而已。」

    「这样啊。我说桐乃……」

    「什么事?麻奈实。」

    「下次我们好好吵一架吧。」

    「谁怕谁啊。」

    满脸笑容的麻奈实与露出傲慢笑容的桐乃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

    这样的光景正是今天晚上「对谈」的结果吧。

    斩断一切牵绊的两个人,终于能够像现在这样「好好吵一架」了。

    这时我忽然想起……

    我们兄妹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原本互不相关的两个人又有了交流后。

    究竟得到了哪些结果。

    那么,麻奈实与桐乃的和好对谈,究竟算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呢。

    面对这一目了然的结果,我就像平常一样低声说了句:

    「真是的——真拿你们没办法。」

    人生的黄金时期一定会伴随着堆积如山的后悔。

    而我们现在正处于黄金时代当中。

    隔天早上,一醒过来就发现穿着睡衣的青梅竹马正在看着我的脸。

    「啊,抱歉,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现在几点了?」

    「才五点左右,所以小京还可以再睡唷~」

    「……这样啊,那你呢?」

    「再过一会儿就要准备去做饭了。」

    「你这家伙……真的每天都会准时爬起来耶,我真是服了你。」

    「只是习惯成自然而已。」

    虽然麻奈实谦虚地这么说道,但我真的认为这很了不起。

    结束对谈之后……应该已经是深夜两点左右了吧……我和麻奈实以及桐乃便在同一间房间里铺上棉被然后就寝。当然两个女生的棉被跟我保持了一定距离,但已经很久没三个人睡在同一间房里了,所以总觉得很怀念。

    「咦,桐乃呢?」

    一看之下,桐乃与麻奈实的棉被都摺起来了。

    「现在在我的房间换衣服唷,她说要稍微去跑一下步。」

    「……看来早起的女孩还不只一个。」

    「啊哈哈……」

    「那么——我也起床吧。嘿咻……」

    我迅速撑起自己的身子。这时我们两人的脸忽然靠得相当近,麻奈实急忙拉开距离。

    麻奈实以稍微失去平衡的正坐姿势,把双拳用力压在大腿上。

    「现……现在起床还太早啰!」

    「嗯嗯,但是昨天和你们谈过之后——就觉得不能输给你们两个。」

    「………………」

    麻奈实瞬间吓了一跳——但眼睛马上充满理解的神色,接着脸上出现担心的表情。

    「…………小京,你不是又在想些奇怪的事情了吧?」

    「你真了解我。」

    「我当然知道啦。从前的小京……只要又想打肿脸充胖子——就会出现这种表情。」

    「这样啊。」

    我一露出微笑,麻奈实便直盯着我的眼睛看。我当然知道她这么做的意思。

    我闭上眼睛,用力吸了口气,然后开口说:

    「我想去跟樱井见个面。」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向那个家伙道歉啊。」

    「……事情过了这么久才又跑去道歉,可能只是徒增对方的困扰唷。」

    「说得也是。所以这完全是我的自我满足,并不是『为了其他人』。」

    「话说回来,你要怎么跟樱井同学见面?她的地址和电话已经都换了,可能得花很多工夫才查得到唷。」

    「就算是这样,应该还是能找得到吧。」

    只要愿意去做,就一定会有其他办法才对。

    「……真是固执耶。」

    麻奈实像是受不了我般摇了摇头。

    「——你应该是最了解他这种个性的人吧。」

    一道似乎对这件事感兴趣的声音打断了我和麻奈实的对话。用「你」来称呼麻奈实的正是桐乃。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来的……

    桐乃穿着利于跑步的轻便服装,在房门口傲慢地将双手环抱于胸前。

    话说回来……从「小奈」、「麻奈实小姐」变成了「你」吗?虽然这种对年长者的态度并不可取,但称呼方式的变化,应该也就是心境的变化吧。

    「这家伙一旦决心去做,就算我们两个人再怎么说都没用。只能让他放手去试试看了。」

    「——我知道。」

    「呵呵。」麻奈实从嘴里发出苦笑。

    「我也知道他明明还很担心樱井同学,但嘴里却绝对不说。」

    「这家伙的个性会这么别扭,会不会是麻奈实小姐害的啊?」

    「他的个性原本就是这样了。」

    这两个家伙在我面前已经可以说是口无遮拦了。

    和麻奈实一起嘲笑我的桐乃忽然看了我一眼。

    然后以严肃的声音表示:

    「只是在旁边听你叙述往事的我,也知道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相当困难——我看你还是放弃比较好吧?」

    「谢谢你的忠告。但我已经决定了。」

    「哦,这样啊。」

    依然挺着胸膛站在那里的桐乃用一只手搔了搔头。就像某个人一样低声说出——

    「『真是的——唉,真拿你没办法』。」

    接着妹妹又走到我身边……

    然后「啪!」一声把某样东西推到我胸口。

    「用这个试试看吧。」

    「……这是……我的手机?这是什么意思?」

    「算是『老婆婆的智慧』吧。」

    这是桐乃的老哥经常使用的名词。

    接下来——

    靠着妹妹以及樱井都为之着迷的社群游戏《Sis Game》。

    我竟然当天就得以和樱井再次见面。

    「那个叫做樱井的人也很喜欢玩《Sis Game》对吧?那你就试着搜寻一下吧,找到的话还可以传讯息给对方。当然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看就是了。」

    「喔……嗯。那我就试试看吧。」

    我用自己的手机登录了《Sis Game》,然后搜寻了一下「樱井秋美」这个名字,结果竟然很容易就找到了。

    「既然登录了,那就顺便在我的介绍下攻略妹歼的入门任务吧。这样我也能从游戏营运公司那里拿到稀有卡片。」

    「虽然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什么都愿意做——但是要等一下!」

    话说回来……这真是太恐怖了。

    被对方的母亲提出绝交宣言,而且还转学,然后也不知道连络方式——当时只能放弃继续寻找的对象……

    现在竟然使用SNS就能轻易取得联络。

    对仍抱持着旧时代感性的我来说,这惊人的便利性反而让我有种「作弊」的感觉。就好像获得了某国民动画的秘密道具后却难以驾驭一样。

    还没经历过这种恐怖体验的家伙,你就当被我骗了,赶快随便找个大规模的SNS登录,然后打进毕业学校的名字或者过去同班同学的名字搜寻看看吧。

    届时你应该就会和我有同样的心情了。

    「好久不见了,我是你的国中同学高坂京介。你还记得我吗?」

    「不会吧!好久不见!我当然还记得啦!对了,现在能见面吗?」

    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收到了超高速的回信。这家伙确认讯息的频率也太频繁了吧。

    不过——从这种装熟的态度来看,对方确实是樱井本人不会错了。

    我可是紧张个半死才送出讯息耶。

    我们约好见面的地方是车站前的游乐场。

    就是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地方。在目前已经被街机版妹歼占领的格斗游戏区旁边。休息区域的桌子前。跟三年前一模一样的她正等待着我。

    「嗨,好久不见了,高坂。」

    「——」

    我一瞬间差点流下眼泪,最后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

    「嗯,好久不见了。樱井。」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我们就像只是几天没见的朋友一样轻松打了一下招呼。

    喧嚣当中,我在樱井正面坐了下来。

    「嘿……你怎么还是穿着这种诡异的服装。」

    「倒是你看起来已经没有霸气了。」

    「只要和国中时期的朋友见面,几乎每个人都会这么说。」

    我并不觉得怎么样,因为我还满喜欢这样的自己。

    但樱井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耶。看起来完全没变老。

    只不过对方的外表虽然没变——给我的印象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老了好几岁了吧。

    以前看起来明明比我成熟,现在倒像是比我年轻的女孩子。如果是桐乃的话——可能会使用从「御姊」变成了「妹妹」这样的比喻。

    「抱歉,忽然把你叫出来。」

    「你在说什么啊!如果不是你找到我并且和我连络,我们就一直没办法见面了!那个——谢啦。然后那个时候——」

    「对不起。」

    「抱歉喔。」

    我们两个人同时低下头。速度快到两个人的头差点在桌面上撞在一起。

    我个人还是第一次听见如此沉重的一句「抱歉喔」。

    原本以为只有我自己想道歉……想不到这家伙也跟我有同样的心情。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有太多事情得向你道歉了……」

    「我也是一样。」

    「……那从我先开始,可以吗?」

    「嗯。」

    我点了点头,然后樱井也跟着这样做。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讲太多你一定会觉得烦,所以我就把藉口省略掉吧。抱歉一直都没跟你连络。抱歉把我的责任推到你身上。抱歉——那个时候没能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你知道。」

    「我全都原谅你。」

    「谢谢。」

    「别客气,我完全不在意。」

    如果能像麻奈实那样干脆就好了,但……

    「——我是说现在啦。」

    像这样又多加了一句话,又或者在这种时候还不会说谎,应该就是我的未成熟之处吧。

    「这样啊……」

    樱井听见我的回答后开始不停地点头。

    「那轮到我说啰。」

    「……嗯。」

    「抱歉带你到那么危险的地方还让你受伤。抱歉一直没跟你连络。抱歉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抱歉——我没实现我们的约定。」

    樱井闭起眼睛来接受我的谢罪。接着又睁开眼睛,露出无力的笑容。

    「……哈哈……总觉得你没必要向我道歉……但我一定会原谅你的啦。」

    「谢谢。」

    「忽然间这么顺利,真的没关系吗?」

    「樱井……」

    「那个时候……受伤又住院……不但挨了妈妈一顿骂,甚至还被强迫转学,让我沮丧地不想理所有事情——等到好不容易振作起来,有许多事情已经都来不及了。如果那时候没有放弃,可能就还有些机会。就算已经太迟,至少还可以跟你道个歉才对。但当时的我实在办不到……因为我没有勇气。想不到过了这么久之后…………又能像这样跟你见面。你主动找我见面真是帮了胆小的我一个大忙……我到现在都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呢。」

    「抱歉……迟了这么久才跟你连络。我应该早一点跟你见面的。」

    不论用什么手段都应该这么做。虽然可能会很辛苦,但应该还是有其他方法才对,但我却没有去实行。因为当时的我没有勇气。

    我长年将这个沉重的烦恼隐藏在心底,在不知不觉间便将其封印了起来。而桐乃和麻奈实的「对谈」,可以说给了我一举将其解决的契机。

    那两个家伙给了我勇气。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她们才好。

    「……那个……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有乖乖去上学。而且也有很多朋友——一切都很顺利唷。」

    「不会再嚷着『不想去学校』了吗?」

    「嗯,不会了。」

    不过还是有在玩游戏啦,樱井说完后便拿出智慧型手机,接着将Sis Game的游戏画面拿给我看。

    哈哈,当初根本想不到这会成为我们两个人再见面的关键。

    「我现在是——『普通的高中女生』。」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

    一定——是有某个家伙完成了我办不到的事情。

    或许,那个人就是樱井自己也说不定。

    「高坂啊,虽然过了这么久,但我可以跟你说一下当时没能说出口的话吗?」

    「我也一直很在意这件事。你——那时候想对我说什么?」

    「嗯——」

    结果樱井忽然就看向远方。可能是看着三年前——在山顶上所看见的景色也说不定。我现在也想起当初看见的雄壮景观。

    吵杂的游乐场一角忽然变成了满是岩石的山顶。耳里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风呼啸而过,此时我们两个人的心已经飞到那个能闻到绿草香的地点。

    「那……我要说啰。」

    接着她便像三年前那样对着我说出:

    「景色超棒!我超感动的!我现在真的很高兴!这一切都是托你的福唷!」

    「樱井秋美呢!最喜欢高坂京介啦————————————————!」

    「……呼……呼……呼……呼……」

    一口气说完后——她便不停地喘气。

    即使气喘吁吁,脸上还流下斗大的汗水,但樱井还是带着笑容。

    「嘻嘻,吓到你了吗?」

    「吓死我了!」

    如果那个时候就听到这句话,那么第一次向我告白的异性就不是黑猫而是樱井了。

    ……我当时一定会相当高兴才对。

    因为——我至今为止所做的事情全都有了回报。

    虽然总是表现出一副「我才不怕你们觉得我烦呢」的态度。

    但我其实是很想获得他人的认同。

    这种心情即使到了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

    「现在的我」因为相当清楚自己的肤浅,所以反而能对获得认同而老实地表示高兴。

    「你……你这家伙……是要让我高兴得痛哭流涕吗?」

    应该说我已经在哭了。可恶……可恶……我最近怎么泪腺这么发达……这样下去不行。

    「——这下知道你当初提出了多么愚蠢的问题了吧?」

    「……完全了解了,我真是个大笨蛋。」

    泪流不止的我根本没办法好好看着樱井的脸。

    「虽然晚了这么久,但能告诉你真是太好了。我的心情现在也没有改变。虽然这样有点自私……但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吗?」

    「嗯。」

    我虽然马上点了点头。但却像个小孩子一样没办法靠自己的意志停止哭泣,因此也就无法立刻回答。我顿时觉得自己实在太逊、太丢脸了。但这有什么办法嘛。

    呼……呼……我急速喘着气。即使不断用手帕擦拭,眼泪还是不停地流下来。

    「不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答案都是一样的。」

    我边哭边这么表示。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已经决定下次一定要主动向对方告白。

    「……嗯,我知道。」

    樱井很干脆地接受了我的回答。

    「谢谢你……这么正式地甩了我。」

    说完后便流下了眼泪。

    就这样……

    我和樱井从三年前开始的故事,在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终于得以闭幕了。

    另一方面……我和桐乃的故事则仍未结束。

    如果要我为这个故事下个标题嘛,应该就是……

    『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