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下卷预告
    去年的夏天——这个在一年半前由成人游戏开始的故事,再过几个月就要闭幕了。

    大学模拟考结束,成绩公布前的「空白的一个月」——

    十一月的某一天。

    我——五更琉璃在桐乃的邀约下,来到了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厅「漂亮庭园」。这时我跟平常一样,或者应该说跟第一次参加网聚时一样,身上穿着「夜魔女王」的装束。

    喀啷、喀啷——

    门上的铃声响起后我便走入店里,跟平时一样穿着御宅族服装的沙织已经在店里——

    但跟平常不同的是,这时没有任何其他的客人。难怪女仆们打招呼的声音有些佣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种不祥预感的我坐到沙织对面。

    戴着圆滚滚眼镜的沙织也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小桐氏好像把整间店包下来了。在下也是像往常一样被人叫到这里而已——所以不知道她的用意。」

    「这样啊——」

    「我还以为只是要找我们去秋叶原玩……看来似乎不是如此。」

    在最后一句话恢复真面目的沙织这么说道。

    她可能也感觉到和我同样的不安了吧。

    …………

    「久等了~」

    这时好友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哎呀~不好意思,原本想要先来的~但在半路上看见了新发售的公仔,整个人就被它迷住了——」

    全身上下戴着一大堆首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正是我的宿敌光天使——不对,正是桐乃。

    她一坐下来,马上就说出:「绮拉拉小姐,来三杯妹妹汽水!」

    「咦?怎么了?两个人怎么都一脸忧郁?」

    「你这个人喔——」

    真受不了这家伙,这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都还是这么不懂得察眼观色。

    「特别把整间店包下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说吧?」

    「啊~被发现了吗?」

    发出「耶嘿嘿」笑声的桐乃搔着脸颊,接着忽然以温柔的表情说道:

    「——我认为还是在这个地方谈这件事比较好。因为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你们的场所。」

    「——我呢,毕业之后想再到国外去发展。」

    她以轻松的口气这么表示。

    当然听见她这么说的两个人可是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咦……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预测过有这种可能性。

    但我整个人还是因为强烈的动摇而僵住了。

    这时先恢复平静的沙织代替瞪大眼睛僵在现场的我问道:

    「还是……为了从事田径而出国吗?」

    结果桐乃缓缓摇了摇头,然后以微妙的口气表示:

    「不是……这次是因为模特儿的工作。之前不是跟你们提过美咲社长的事吗?她真的很欣赏我……所以我便想到国外去一边念书一边工作也不错。」

    「你……应该还记得自己回到日本来的原因吧?」

    「——当然记得啊。我也没办法一直待在国外,因为那真的很寂寞……而且我也——不愿意和你们分开啊。」

    「那……那为什么……」

    「所以我就算到国外去,也会经常回国来见你们——还有老哥唷。我呢……已经不想再对自己的心情说谎了,这都是托你们的福。」

    「既然不想分离……那就不要去嘛。」

    明明知道这样会让她困扰,但我还是说出任性的要求。虽然可能已经带点鼻音,但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丢不丢脸了。

    「话先说在前面……你不见的话,我会死的唷。」

    「你的友情太沉重了吧!何况我离开后还有沙织在啊!还有你新学校里的朋友之类的!」

    「小桐桐氏,你是要在下独自背负如此沉重的友情?黑猫氏你赶紧帮在下说说她啊!」

    「哼……哼哼……蠢货,你以为我在新学校能有多顺利吗?」

    「这不是值得骄傲的事吧!咦?怎么?你在新学校也是孤零零一个人吗?」

    「等等,在下觉得这种问法太伤人啰!」

    沙织这么吐嘈道。

    摸着下颚的我,虽然已经带着鼻音,但还是努力用妖艳的口气表示:

    「孤单的程度呢,大概比国中时期还要好一点吧?哼哼哼……我的沟通能力在这一年里已经提升不少啰……来,尽量夸奖我吧。」

    「好啦好啦,你很努力了,乖孩子。说真的——交到朋友的话要介绍给我认识啊。」

    「……了解。在毕业之前会抓一个来给你瞧瞧。」

    在毕业之前。

    当这个词从我嘴里脱口而出,现场便又出现了数秒钟的沉默。

    ………………

    首先开口的人是沙织。

    「我呢——真的很喜欢这个团体。要是消失的话我会很难过。虽然小桐桐氏说会经常回国,但我实在没办法相信。」

    「……原来我这么没信用啊。」

    那还用说吗?因为你有前科啊。

    「——所以呢,在下要提出几个条件。」

    「条件?」

    「嗯嗯,第一个条件是要先准备好能用网路、Skype或电话来互相连络的状态。」

    「好。0K,我知道了。那接下来呢?」

    「第二个条件就是,我们也会经常到你那边去,到时你一定要挪出时间。」

    「咦?你们要飞到国外来吗?」

    「是的,在下决定向京介氏看齐。将毫不犹豫地为了自己而滥用金钱的力量——呵呵呵。」

    她把嘴巴变成ω的形状并笑了起来。

    「你们觉得怎么样啊?」

    「……哼……随便你吧。反正我也经常收到沙织送的东西,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我是没关系……应该说,能见到你们会很高兴。」

    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吧,只见桐乃的脸稍微红了起来。

    「还有第三条吗?」

    「有的。第三个条件就是————拜托你……在毕业前重新思考一下这个决定吧。小桐桐氏不在日本的话,大家都会很寂寞的。」

    「——嗯,我知道了。」

    桐乃和沙织互相点了点头。接着沙织便「呼」一声松了口气。

    「虽然还有许多事情想说————但就先到此为止吧。其他的就交给黑猫小姐了。」

    「交给我?」

    「嗯……我想一定有些只有你才能对小桐桐氏说的话。」

    「……说得也是,那就让我思考一下吧。」

    我说完便伏下视线,其实我也不是不了解沙织这么说的意思。

    「但跟那个比起来——」

    我睁开眼睛,对沙织使了个眼色。

    我另一个好友马上点了点头,然后用跟初次见面时完全相同的奔放笑容说:

    「——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快乐地度过今天这段美好时光!」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又同时露出了笑容。

    这个瞬间正是我能够一辈子向人炫耀的宝物。

    ——季节是冬天。

    他和她还有我……就像不断循环的季节一样产生了变化。

    到毕业为止的时间实在相当短暂。

    这段时间里,我能办到什么事情呢。

    *

    桐乃+两个人结束令人羡慕的对话后又过了一天——

    十一月的某日,我——新垣绫濑在自己房间里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境。

    「…………」

    「……………………」

    「……………………………………」

    让我跟大家说明一下吧。

    我整个人仰躺在房间正中央,

    而身穿制服的黑猫小姐正用脚踩着我的肚子并且开始转动……

    这时桐乃刚好开门走进房间来。

    「………………你……你们在做什么?」

    「桐……桐桐桐桐……桐乃?这……这是——」

    「不……不是啦!」

    臭……臭妈妈!竟然擅自让桐乃进来……!

    倒是桐乃,连络完之后也未免太快就来到这里了吧!

    穿着过膝袜,大方展现美腿的桐乃露出困惑的表情并且用手指抵住额头。

    「……那……那个~……要吐嘈的点已经突破我的界限,所以先让我照顺序整理一下。」

    她直接用抵住额头的手指指向我们……

    「你们两个在交往吗?」

    「太夸张了吧,桐乃!」

    「为……为为为……为什么会有这种妄想?」

    「不是啊,因为你们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兴奋的样子。」

    「黑……黑猫小姐!请负起责任解开桐乃的误会!不然我真的要干掉你了!」

    「不……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

    看来跟我差不多慌张的黑猫小姐——

    在做出一个无谓的耍帅动作之后才开口表示:

    「桐乃……你听我说,我们现在举行的——是神圣且邪恶的『转生仪式』。」

    「就表示你们是那种关系吧?」

    「这……这个满脑子色情游戏的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就说出这种话来……」

    「哎呀~其实就算你们有这种禁忌的关系我也无所谓啦。」

    「怎么会无所谓!桐乃!别还没解开误会就想转移话题好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差不多可以说给我听了吧?为什么约我出来的人是黑猫,集合地点却在绫濑家里呢?」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吧!快点把话题拉回去啦!」

    「真是的,绫濑你真的很烦耶。好啦,你们两个没有在交往,这样可以了吧?」

    「太随便了吧!」

    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我把黑猫小姐的脚底抬起来并且移开,接着急忙撑起上半身。

    「听……听我说啊!桐乃……!」

    我和黑猫小姐为了解开这最糟糕的误会,又对着桐乃解释了五分钟左右。

    「……呼……呼……这样你了解了吗?」

    「嗯……大概啦。你们两个人不是在交往,刚才那搞不太不清楚是什么的『转生仪式』算你们两个人的沟通手段,然后还因为颇为有趣而成为你们两个人间流行的活动。」

    「……大概没错了。」

    可以这么说吗?

    「哼哼……一般人的理解能力大概也就是这样了。顺带一提,上一次的仪式当中,是由我接受她的黑暗——也就是杀戮的冲动。」

    「麻烦说日文好吗?」

    桐乃似乎已经完全放弃理解了。

    「黑……黑猫小姐!好不容易才解开误会,别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好吗!」

    「……我……我也不想这样啊……」

    黑猫小姐噘起嘴做出困扰的表情。

    桐乃「唉……」一声叹了口气,接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我是被黑猫叫到这里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终于进入主题了。

    我干咳了几声之后便开口说:

    「我和黑猫小姐有事情要跟桐乃说。」

    「绫濑和——黑猫有事要跟我说?」

    「嗯。」

    「感觉你们两个人应该合不来才对,到底是怎么了?你们变成好朋友啦?」

    原本以为终于能进入主题,结果话题又回到这件事情上面来了。

    不过也难怪桐乃会有这种疑问啦。自己的好友(指的当然是我唷)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和别的女人变成朋友——心里难免会觉得不舒服!

    一定会非常在意这件事情才对吧!呵呵……桐乃真是太可爱了♪

    「嗯,我知道了,桐乃……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跟你说明一下吧。」

    「……哼……变成黑暗眷属的她,已经是我的社团『神圣黑猫骑士团』的成员啰。今后别再叫她新垣绫濑这种人类的名字,请称呼她为『暗天使』。」

    谁是暗天使啊,你这个被虐狂臭奴隶。

    听见黑猫小姐的疯言疯语后,桐乃便看着我的脸说了一句:

    「绫濑,可以帮我翻译一下这个笨蛋在说什么吗?」

    「那个,因为许多原因……我决定要在冬COMI里帮她的忙……」

    「绫濑要在冬COMI时帮她忙?你要来参加吗?」

    「…………」

    我点了点头。

    「这样啊——————!天要下红雨了吗?」

    「没有啦——因为前阵子解决了一件一直让我很烦恼的事情。」

    「你是指……上个月发生的『跟踪狂事件』吗?」

    让我来说明一下吧。大哥他为了用功读书,从上个月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自己住在外面。而我到前阵子为止都还到大哥住的地方去照顾他。

    那个时候发生了有人在跟踪我的事件——

    「……不是啦。那又是另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了。」

    「…………」

    「因为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所以……心境也有所变化……就觉得现在应该能够理解桐乃的兴趣……」

    「她就是跑来跟我说想要了解你的兴趣唷。」

    应该可以称为「克服阿宅恐惧症大作战」吧——黑猫小姐说完便妖艳地笑了起来。

    嗯……不对不对,应该说是「攻略桐乃大作战」才对。

    「……这样啊。说不定哪天真能和绫濑一起去参加活动呢。话说回来,这次的冬COMI已经来不及出本了——不过如果绫濑要参加的话,应该还是可以去看看啦。」

    「咦?」

    你说什么?

    「怎么?不行吗?」

    「也……也也也……也不是说不行……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

    桐乃似乎感到有些困惑。这时黑猫小姐在她耳边呢喃着:

    「……我准备让她穿上Cos服帮我卖书啦。」

    「真的假的!那我一定要去!好吧~如果是这样,我就买台新相机吧!」

    臭……臭黑猫小姐~~~~!干嘛……干嘛这么多话……!

    呜哇~桐乃表现出迫不及待的模样了……

    「这就是要跟我说的事吗?」

    「不是的。」「不是唷。」

    我和黑猫小姐异口同声地否定。没有特别说好的我们就这样轮流对着桐乃说起话来:

    「今天要跟桐乃说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自从上次的派对后,我和绫濑就见了好几次面来进行『对谈』唷。」

    没错,就是「对谈」。

    下个月,模拟考成绩公布之后,桐乃和姊姊——麻奈实小姐好像就要进行「对谈」了——但我和黑猫小姐已经抢先一步举行了我们两个人的「对谈」。

    另外还有我和加奈子的「对谈」,而加奈子似乎也和麻奈实小姐进行过「对谈」了。至于议题当然就是大哥以及桐乃的事情。

    「我们有几件事情想要跟你说……对了,首先要跟你提一下田村学姊的阴谋。」

    一听见麻奈实小姐的名字,桐乃立刻露出紧张的模样。

    「……阴谋吗?不会又是你中二病的夸大表现吧?」

    「不是啦。」「不是唷。」

    「……这样啊,那说来听听吧。」

    桐乃和姊姊之间似乎真的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们能管的闲事,就只有把从加奈子那里听来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她而已。

    「桐乃……你下个月——要和姊姊进行『对谈』吧?」

    「嗯,是啊。」

    虽然这场「对谈」还附带有「大哥取得A判定」这个先决条件,但桐乃却像理所当然般点着头。

    她应该是——非常相信大哥吧。

    ……真是的……真令人羡慕耶。

    「虽然这是从加奈子那里听来的……但姊姊好像说了这样的话:『我打算把桐乃弄哭唷』『在我毕业之前,我会让那两个人变成普通兄妹的』。」

    「————」

    桐乃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样啊,她这么说吗?」

    她像是接受这一切般静静地眯起眼睛。那是至今为止我几乎没有看过的成熟表情。

    「桐乃……你知道她想做什么吗?」

    黑猫小姐一这么问,桐乃便轻笑了一下并回答:

    「大概知道吧。我想那个人啊……讲好听一点,就是想让我们兄妹和好吧。」

    但是那和「把你弄哭」有什么关系呢。

    至于「普通兄妹」是什么意思——我大概也有个底了。

    「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件事。不过不用担心。那个人要说的话,我从很久以前就听到快烦死了。事到如今不论她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啦。和麻奈实小姐的『对谈』,重要的其实不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桐乃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其实根本不用说我也知道。

    和麻奈实小姐的对谈里,最重要的——是关于大哥的事。

    「只不过,我也必须有所觉悟才行。因为对方似乎相当认真。」

    她的语气虽然轻松,但是却带有坚强的决心。

    脸上出现狰狞笑容的桐乃接着又说:

    「然后呢?你们还有话要跟我说吧?」

    「…………的确是有。」

    黑猫小姐瞄了我一眼。

    …………呼~最重要的时刻终于来了。

    「那个……桐乃,我————有喜欢的人了。」

    「咦……真的吗?」

    「嗯……」

    「这样啊————那太好了!因为绫濑都没有任何绯闻,我还以为你对男生没兴趣呢。哇哇~有喜欢的人啦。绫濑的春天终于来了吗!要是交往的话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唷!」

    桐乃以天真无邪的态度祝福着我。

    「嗯……但是……还不一定能和他交往……」

    「咦?这世界上有被绫濑告白之后还能拒绝的男生吗?」

    虽然能获得桐乃这么高的评价真的很让人高兴,但相对的也让我的内心充斥着沉重的罪恶感。

    「那个……那个……」

    我实在——说不出口——

    这时让低下头的我抬起脸来的是——

    「好痛……!」

    黑猫小姐的手指,她在不让桐乃注意到的情况下捏了我的大腿。

    (做……做什么啦……!)

    当我用责备的眼神看向她时,才发现黑猫小姐正笔直地凝视着我的眼睛。

    「…………」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

    因为这是我所下定的决心啊。

    「?怎么了?」

    桐乃开始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我接下来将要伤害她了。

    「桐乃——」

    「我准备跟你哥哥告白。」

    「…………这样啊。」

    到目前为止,我从没听过她以如此冷淡的口气说出「这样啊」。

    「……随……随便你啦……不过……」

    原本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的桐乃这时又重新看着我说:

    「我说绫濑啊……既然你已经和黑猫变成朋友了,应该就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和京介分手了吧?」

    「……嗯,我知道。是因为桐乃不想要大哥交女朋友对吧?」

    「你知道这件事,却还是要跟他告白?」

    「嗯。」

    我老实地点了点头。无论桐乃怎么想,我都决定要这么做了。

    「……话说回来,绫濑你不是很讨厌那个家伙吗?正因为这样我才会拜托你照顾那个家伙的……难道你都是骗我的吗?」

    「不是的!」

    「————」

    「我没有骗你。我一直——很讨厌那个人。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好几次都找他商量事情……还让他帮忙和桐乃和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才好。那个人总是为了我们而拚尽全力……」

    「………………」

    「结果在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上他。目前已经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心情,所以——」

    「即使和我吵架也要跟他告白吗?」

    「也不是这样啦。」

    「那——」

    我打断桐乃接下来要说的话,使尽全身的力量大叫:

    「我跟喜欢桐乃一样喜欢大哥!」

    「我会用跟姊姊不同的方法,让桐乃与大哥的关系变正常!然后跟哥哥告白,让他接受我……当然也会继续跟桐乃维持好朋友的关系!我两边都不愿意放弃!这样你有意见吗!」

    这简直就跟——桐乃要跟我和好时所说的话一模一样。

    无论是发型还是职业。我总是在模仿这个令人尊敬的好友。

    但桐乃这时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刚才…………」

    「咦?」

    「……刚才曾说过『随便你』吧。不过……可以请你等到毕业吗?」

    她低着头,发出听起来相当痛苦的声音。

    「……等到毕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黑猫小姐毫不避讳地用焦躁的声音这么问道。结果桐乃便瞪着黑猫小姐说:

    「我打算在毕业前把许多事情解决掉。我自己也很清楚现在的状况并不寻常,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所以——麻烦你们等几个月再来说这件事。」

    「不行,没办法等了。」

    黑猫小姐立刻用冰冷的声调这么回答。

    「我也直接跟你宣布吧。在你毕业之前——我会让那个人自己向我告白。」

    「——!」

    桐乃紧咬着自己的牙齿。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和绫濑都一样任性。话先说在前面!现在跟那个家伙告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他是个无可救药的妹控啊!」

    「这我和绫濑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选择现在。你说对吧——?」

    由于黑猫小姐把话头丢到我身上,我也就点了点头并且回答:

    「我从黑猫小姐那里听说——桐乃已经不再对自己的心情说谎了对吧?但你现在明明就还在说谎。这样下去不行啊。既然要把事情解决掉,那我希望你能够诚实地完成这件事。」

    「我们可不像田村学姊那么温柔唷,不会因为你是妹妹就给予特别待遇。」

    「桐乃……你应该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吧——?」

    低着头不让我们看见表情的桐乃——

    「………………………………………………………………………………………………………………………………………………………………………………………………………………………………………………………………………………………………………………………………………………………………………………………………………………………………………………………………………………………………………………………………………………………………………………………………………………………………………………………………………………………………………………………………………………………………………………………………………………………………………………………………………………我受够啦——!稍微客气一下,你们马上就给我大放厥词!」

    竟然整个人抓狂了。

    「我呢,非——常了解你们想说的话!我这个全世界最可爱的妹妹要开始认真了,你们两个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啦!」

    她迅速站起身,挺起胸膛来用手指指着我们说:

    「我在毕业之前也会做出比成人游戏还要猛的事情来给你们瞧瞧!」

    「糟糕,好像说得太过火了。」

    「……哼哼哼……这才像你嘛。啊啊,所有的一切都将顺着邪恶的命运发展……根本不需要遵从正义魔王的阴谋。但是——最后获胜的一定是我这个黑猫唷。」

    ——季节是冬天。

    我们利用毕业前仅剩的一点时间向好友提出了战争宣言。

    《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最终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