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我的妹妹怎么可能是黑发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zegao

    翻译:铃音

    校润:zegao

    扰人的闹钟声一下子停住了。

    「哥哥!我说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天可都亮了哦?」

    取而代之,妹妹那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随着唰啦一声清响,我眼皮底下感受到了点点光亮。大概是她把窗帘给拉开了吧。

    「……唔……」

    妹妹毫不留情地摇了摇赖在床上的我:

    「快点起床啦,早饭都要凉了哦?亏我费那么大力气做的。」

    ……啧,烦死人了。我起总行了吧,我起。

    「嘿咻……」

    我刻意以夸张的动作坐起身子,不满地瞪向妹妹。

    而我那位妹妹,现在正穿着水手服立在床边。

    她的名字是高坂桐乃,今年14岁,就读于附近一所初中。虽然是自说自话,不过我妹妹可是个相当的美少女。秀丽黑发上戴着可爱的发夹,身材高挑,稍有点圆的脸部线条营造了一种文静的氛围。虽然平凡的她既没参加社团也没什么特值一提的技术,但却相当不愿服输,固执得不得了。打个比方——你要是抱怨她饭做得难吃,有朝一日她准会给你作出一份正点大餐来。

    该说是努力还是顽固呢。

    ……嘛,总之她是我引以为傲的妹妹。

    桐乃用强势的目光看着我,命令道:

    「衣服脱下来,我要拿去洗。」

    「……是么……每天早上都来这套,你是我老婆啊?」

    「哈、哈啊?说些什么呢你?」

    或许是被我吐槽激怒了吧,桐乃气呼呼地撇开脸去:

    「好了好了,快点起来吧——今天你也有晨练的吧?」

    「行行行,我知道啦。」

    我拍拍自己的脸赶走睡意,然后麻利地脱掉了上衣。

    见状,桐乃大惊失色地尖声喊道:

    「我、我说你怎么突然就脱了啊!?」

    「什么叫突然就脱啊……还不是你要求的。」

    「脱之前起码先说一声啊!我也好转过身去……」

    低头握拳、羞愤交加的桐乃,整张脸都染上了赤红。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发个什么情啊,兄妹间有什么好在乎的。」

    「当、当然得在乎了!」

    「我的裸体你也见到不止一两次了吧?咱们还一起洗过澡呢。」

    「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吧!别说那种引人误会的话!」

    「又没人在听!」

    谁会误会啊……叛逆期就是矫情。我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眼下我和桐乃的关系大抵如此——暂时搁置客观存在的大矛盾,互相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过活。

    我叫高坂京介,十七岁,就读于附近的一所高中,以中长跑选手的身份活跃在田径部中。初中时我以短跑选手的身份闯出了些名头,无奈升上高中后遇到瓶颈,苦恼之余,我将希望赌在了中长跑上面。

    另一方面,入学以来我的成绩一直保持优秀。老实说,要兼顾社团和学习相当不易,但成绩下降的话,老妈就会跟桐乃告密,我可不会放任这种事情发生。

    「毕竟直到今日,桐乃还很崇拜我这个哥哥呢。」

    「我也觉得小京很了不起的哦?」

    放学回家的路上,走在我旁边的麻奈实说道。这家伙叫田村麻奈实,我的青梅竹马,是个很适合眼镜的人。对于扮演渺小优等生角色的我,她是为数不多的理解者之一。

    「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有初中的老本加上苦于常人的锻炼,我才能混过社团那关;学习上我更是死读书的那种——要是缺了你的助力,我的排名一下就得掉下去。」

    事实在初中前期还不是这样,那时的我确实比旁人优秀。

    『我该不会是超级天才吧?』当时的我甚至这么想。

    可惜我错了。不管愿不愿意,高中生活终究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不是什么天才,只是一个早熟的普通人罢了。

    这种情况很常见。初中时轻松拿高分的『神童』,到了高中就跌下神坛——各位想必也见多不怪了吧?我的情况与之类似。虽然过去都回避了致命的挫折,但光是如此我也快撑不住了。

    没有金刚钻却偏揽瓷器活儿,不玩儿脱才怪呢。

    「即便如此,你也很了不起了。我不觉得那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小京你可以再自豪一点啦。」

    「你也太娇惯我了。」

    「是吗?」

    「是啊。打个比方,当我遇到什么大挫折时,你要是在我身边就麻烦了。」

    「那种情况下,我肯定会对小京格外温柔吧。」

    「我想也是。但是那么一来,我觉得自己肯定会对你撒娇。」

    「有什么不可以吗?」

    「好像也挺有意思就是了。」

    有温柔善良的麻奈实陪在身边,平静的日子一直都唾手可得。这当然再好不过了。只消稍微想象一下,我就知道那日子有多么幸福。

    「但还是不行。怎么说呢,或许是我的执着吧。」

    「……因为你不想让桐乃妹妹失望吗?」

    「……当然不是了。」

    「这样啊。那就是说……你不想让桐乃妹妹失望咯?」

    麻奈实微笑着转过脸来。『有什么不同吗?』——基于某种原因,我并没如是发问。

    「总觉得要是连最后的执着的消失不见的话,我就没资格当她哥哥了。算了,我也解释不清。」

    「感觉你不太可能永远撑下去哦?到了撑也撑不住那天,你会干脆放弃吗?」

    「要在以前,我肯定会嚷嚷着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吧。虽然现在的我不再那么声张,也认清了现实,但那个信念本身是没有改变的。」

    听到我有气无力的嘟囔声,麻奈实一脸寂寞地看向远方,然后说:

    「这样啊。那我就要做好使劲娇纵小京你的准备咯?」

    说着,她对我露出了一个豆沙般朴实甜美的笑容。

    哼,真会兜着圈子鼓励人。

    九月的日光仍然强烈,到家时我已经出了薄薄一层汗。

    喉咙也干巴巴的了。

    「我回来了。」

    我用手帕擦掉脸上的汗,在门口脱掉鞋子,然后就立刻向冰箱赶了过去。脚刚踏入客厅,穿着随意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的妹妹便向我搭话道:

    「欢迎回来~」

    「啊。」

    我轻描淡写地答应了一句,然后便走过妹妹跟前,打开冰箱拿出了麦茶。在我把倒进杯里的麦茶一饮而尽后,不知何时妹妹已经凑到了我身边。她用不掩笑意的语调说道:

    「我说?」

    「嗯?」

    「星期天要不要去个地方?」

    「『去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啊。」

    「你看你看!」

    桐乃拿出藏在背后的杂志,将封面指给我看。那是桐乃一直在看的少女杂志,封面是一位黑发少女。

    「哦,这个女孩超可爱耶!」

    「她可是我的同班同学哦——不对!你先瞄上的是这个?真不敢相信,我要告诉小麻奈了哦?」

    所谓小麻奈就是麻奈实。作为我的青梅竹马,当然也是桐乃的发小。她和桐乃关系一直很不错。

    「这和麻奈实又没关系。」

    「是是是。——说回正题,我不是让你看封面少女,这里,看看这里。」

    「什么什么?——秋叶原特辑?想去秋叶原啊你?」

    「嗯。」

    「嗯什么嗯……」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答复,一时间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和桐乃以往的印象相去甚远。

    「说到秋叶原……不就是那什么,到处是动画、游戏之类东西的地方吗?你想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我理所当然地提出疑问,桐乃则支支吾吾地语焉不详起来,反应很是可疑。她焦躁地整理着自己的语言:

    「怎么说呢……这本杂志推荐的东西和我比较搭嘛。你看,比如这一页。」

    桐乃把杂志翻到特辑那页,指着『秋叶原的必去之处』那篇报道让我看。报道中的秋叶原并不如我所想,图文并茂的特辑里展示了一片现代而时尚的空间。

    「这是秋叶原?」

    「听说最近变化不小哦?」

    「哼~?」

    「所以,要不要稍微去逛一下?」

    「……」

    我没能马上给出答复。倒不是说不愿和妹妹出去,只是我发觉桐乃选择秋叶原的理由有点勉强。想去时尚聚集地的话,选择要多少有多少,比如说涩谷或原宿——也罢,也许那些地方对桐乃还为时尚早就是了。

    于是——

    我们两个坐到沙发上,在桌上把杂志摊开,无言地盯着那篇报道……这时我注意到,桐乃视线的焦点并不是『必去之处』,而是角落里的小记事栏。

    她似乎一直在偷瞄『动画圣地,秋叶原』那篇报道中一个粉色的动画人物……

    ………………………………

    ……………………应该不会……吧。

    像是要打消我的疑虑一般,桐乃从书页中抬起头,紧紧地盯着我说:

    「不行吗?」

    「没。」

    我苦笑着单手摸了摸妹妹的头。

    「那就去那什么秋叶原看看吧。」

    到了星期日,我和桐乃有生以来首次踏进了秋叶原。刚从电器街口下车,迎面就是鳞次栉比的电器商铺。因为刚好赶上周末,这里的人流量相当大。

    「真是不得了啊。」

    我怀着观光的心情发出感叹。身边,赞叹不已的桐乃也在好奇地四下张望。桐乃的着装向来都很朴素,然而可能是站姿使然,今天的她看起来好像成熟了一些。

    「我说,你今天的裙子是不是有点短了?」

    「咦?啊,嗯……不合适吗?」

    「……我可不那么觉得。」

    恰恰相反,我觉得这超适合桐乃,太可爱了。

    说到底,衣服里的人本来就是最高等级,说不定华丽些的服装也很搭呢。

    ……眼下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啊!

    因为不怎么在爱好上花钱,所以我算是学生阶层里存款比较多的。今天的钱包也很鼓。

    「嗯,咳咳。喂,桐乃——」

    在我紧张搭话的当儿,桐乃已经快步走向了电器街。听到我的呼声,她转过头来:

    「哎?哥哥你说什么?——你看你看,那边那家店是什么来的?不如去逛一下吧?」

    「那儿不是游戏店吗,杂志里介绍的『必去之处』可不在那边哦?」

    「有什么所谓嘛。难得能来一次,当然要多走走多看看啦。」

    「………………」

    这家伙果然……

    ……不对。不对不对。应该不会吧?

    我摇摇头打消再度萌生的疑惑,然后提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想先看看别的东西。」

    「咦?哥哥你想看的东西?是什么?」

    「你的衣服。」

    「唉?」

    可能是没听懂我的话吧,桐乃睁圆了眼睛。

    ……啊啊该死,别让我把话说得那么白啊,我也会害羞的。

    「……我、我想去给你买点衣服。」

    「唉唉唉唉!?这、这要从何谈起!?」

    「干嘛那么惊讶啊!」

    我是被小瞧成什么了啊。

    不过也罢,想来……我似乎只送过妹妹一次礼物。桐乃会有这种反应也是难免的事,毕竟这不像我以往的作风。

    我挠了挠发烫的脸颊掩饰害羞:

    「你……那个……长得不是挺漂亮的嘛,感觉你完全可以打扮得再时髦点。你也不是没兴趣吧?看你常看那种时尚杂志。」

    「毕竟我是女孩子嘛。」

    「对吧?那就别客气了。」

    「与其说客气,不如说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原来如此,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桐乃害羞地笑着,脸上泛起了红潮。

    哒哒哒哒,跑开几步之后,她忽地回过头来——

    「谢啦,哥哥。」

    ——无与伦比的笑容。

    ……嘿。

    「嗯,不用客气。」

    就这样,我们两人并排走进了站前大厦。

    「说到这,你打算给我买什么?」

    「我没什么打算啊。你有什么想买的衣服吗?」

    「有是有,不过秋叶原没得卖。」

    「…………」

    桐乃说得轻描淡写。

    「哥哥你来选吧。」

    「……我可没什么眼光哦?」

    「啊……也是呢。」

    你多少否定一下啊。

    桐乃并没继续谈论我的品味,而是苦笑着说道:

    「总之你先选选看咯,要是不喜欢我会明说的。」

    「哼,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加油试试吧。话说在前头,我可真的没什么眼光啊。」

    「我说,你在闹什么别扭啊?」

    桐乃笑着对我打趣道。

    「谁闹别扭了!」

    「既然难得来到这里了,那就到处都逛逛吧。」

    「好啊。」

    我拉起桐乃的手,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荡。

    「要去那家店看一下吗?」

    我指向的店是——

    「眼镜店?为什么?我的视力还算不错啊?」

    「也有为了赶时髦而戴眼镜的人啦。」

    「这我倒是也知道。」

    「那不就好了。你去试试吧,肯定很合适!」

    「……干嘛这么拼命啊?」

    走过咖啡厅前时,我试着问道:

    「……要不先把饭吃了?你也饿了吧?」

    「入乡随俗,咱们也按照秋叶原的风俗来吃吧?」

    「秋叶原的风俗?我想想,车站前那家……叫什么来着?JUSTEEN Cafe之类的?」

    「我上网查了一下,这边好像有女仆咖啡厅哦?」

    女仆咖啡厅……嘛,名字我倒是听过。

    「……你想去吗?」

    「哎?」

    桐乃慌里慌张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没、没没、没有啊?我只是说这里好像有而已吧?」

    「你也不用否定得那么卖力啦……」

    最后我们两个随便找附近一家咖啡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又按照计划去逛服装店了。

    「呐,这身怎么样?」

    「哦,挺好的嘛。」

    「但是这件也不错啊。那件也……唔,头疼啊。」

    ……真是没辙。

    虽然说了『想买的衣服秋叶原没得卖』,但一进店门,桐乃就在衣服的海洋中挪不动步子了。

    「头疼的话就试穿一下如何?」

    「嗯,也、也对。」

    「还有,不是只能买一件啦。」

    「真的吗!?」

    「……呃,真的。」

    超过两万日元就有点吃紧了,不过这种话说不出口啊……

    毕竟这家伙两眼都放出光来了嘛。

    ……超过预算的话,我就下定决心把存款全都用上吧。

    「你果然挺喜欢衣服的嘛。」

    「嗯!」

    你这家伙干脆去当个模特吧——听到桐乃元气十足的回答,我不禁想到。

    「让你久等了!」

    看到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桐乃时,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桐乃穿着迷你裙和靴子,上衣则是大胆的露肩装,手指和脖子上戴着各种小饰品,头顶还戴了一副时髦的墨镜。她的形象瞬间来了个大变样。虽然本来就很漂亮,但这身打扮更是让她超脱了凡俗。

    「很不错嘛,你也挺适合这种打扮的。」

    「真、真的?不会很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可是看得目瞪口呆哦。」

    「唉?唉?唉!?……哎呀~其实我对自己也很自信呢~」

    桐乃挠了挠后脑勺,得意忘形地说道。

    「你这搭配是从杂志上学来的吗?」

    「啊,这个不是。怎么说呢,我表达不清——该说是灵光乍现吗,反正就是类似『到秋叶原来就该这么穿!』的感觉。」

    如是,桐乃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秋叶原和这身打扮能有什么关系啊。

    「嘛,算了——总之就决定是这身了?」

    「哎?不,我没打算买哦?」

    「为什么?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毕竟全套买下的话大概要花八万日元嘛。」

    「……呃。」

    「而且试穿一下我就满足了。」

    当下看来,「想买就买呗」这种台词肯定很帅。

    可惜我说不出口。

    「所以,你就帮我买了这个吧。」

    桐乃指向了唯一由我挑选的饰品。

    售价500日元的发夹。

    把杂志介绍的地点统统逛过一遍之后,我们又回到了电器街口。顺利完成出行目的之后,时间还没到傍晚。

    「既然这样,要不要去那边看看?」

    「哎?」

    「哎什么哎。你不是说难得能来一次,要多走走多看看吗?」

    「呃、嗯——说得也是。我的确是说过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电器街口旁边一家名为GAMERS的店铺。虽然从名字上看像是游戏店,但进入其中迎面摆放的却是大量漫画。入口附近摆着大量的扭蛋机。

    「这儿不是游戏店吗?」

    「不是游戏店,是GAMERS哦,哥哥。」

    我已经听不太懂桐乃的话了。

    总之,我们两个进到了GAMERS里面。

    因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女性角色,所以我觉得相当不自在。

    「……桐乃,差不多该出去了吧。」

    「上面好像还有哦?不去看一下吗?」

    ……你认真的啊?

    桐乃指向电梯。电梯门上贴着一张叫什么『星尘☆小魔女梅露露』的动画海报。画面上是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女在遍布星屑的夜空中飞舞。

    「……………………」

    等待电梯的时候,桐乃一直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张海报。

    这么说来,秋叶原特辑的那页里,好像也刊登着这个动画的角色。

    「你也很喜欢这种儿童向动画吧。」

    「唉唉唉!?」

    桐乃大吃一惊,仿佛背后都出现了裂缝特效。

    「你、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

    「呃……我是说,小时候你也很喜欢这种儿童向动画吧?」

    「啊,啊啊!小时候啊!小时候!是、是吗?我都不记得了……哈哈哈哈。」

    「虽然不记得名字了,不过你幼儿园左右的时候,好像看过一个什么魔法使女孩的动画吧?记得你还乐颠颠地跟着哼歌呢。」

    站在电视前面穿着轻飘飘的裙子,挥着玩具魔法棒兴奋地跳舞,还一遍遍地把主题歌录像拿出来放。

    后来又给全家表演,摆出那个『如何!?快来夸奖我!?』的pose,溺爱女儿的老爸还真的跟着喝彩。最后桐乃兴奋不已地转向我,满眼都是对溢美之词的渴望——直到我真的出口表扬才算罢休。

    过往那些点点滴滴,又在我脑中苏醒了。

    「还、还有过那种事吗……?不是你编的吧~?」

    「是真的啊。嘛,毕竟都过去很久了,你不记得也是在所难免——不知道老爸愿不愿意把当时拍下的视频拿出来看,下次问一下吧?」

    「不要啊!那件事就别再追究了!」

    羞愧难当的桐乃拼命地摆着手。

    哈哈,受到父母的溺爱也是件头疼的事呀,毕竟儿时那点事儿全都会被记录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两位少女从中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两人,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

    虽然没有确认,但身边的桐乃应该也和我一样。

    怎么回事?不对,那个,怎么说呢——首先,二人中有一个超级巨型。她个子比我还大,大概要高过180cm吧。而且那身打扮也着实惊人——身穿一袭舞会礼服般的黑色洋装,头上戴着紫色的玫瑰,面部则藏在了一层黑纱后面。太可怕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幻想风啊。秋叶原果然是龙潭虎穴——我暗地里想。

    另外,在超巨型黑洋装女身后,跟着一位着装类似的女孩。她同样身着黑色洋装,头戴紫色玫瑰,不同的是这个女孩并没有遮着脸。女孩肌肤雪白,出落得颇具和风之美。红色的双瞳下点着一颗泪痣,扑克脸上神情十分冷淡。只是碰巧和她视线对上,我就感到一了股恶寒——总觉得她周身笼罩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

    「……………………」

    「……………………」

    「……………………」

    我们仅仅是擦肩而过,没作任何语言交流。

    就像被人拉住脑后的头发一样,我情不自禁地回过了头。桐乃也和我一样。

    于是——

    她和那位赤瞳少女目光对上了。

    「……『炽天使』……?」

    「?」

    「……哼……不……肯定是我多虑了。」

    留下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黑衣少女就转回了身。

    接着,她和巨型同伴一起消失在了店内。

    目送存在感强烈的二人离开后,桐乃愣愣地嘟囔了一句:

    「……那个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谁知道呢。这就是所谓的cosplay吧?秋叶原果然了不得啊。」

    看到电梯门即将关闭,我们赶忙冲了进去。

    「……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应该不可能吧,我转念一想。

    外观那么有冲击力的家伙,见过一次就不可能忘的。

    反正也就是陌路之人而已——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就把二人组的事情完全忘光了。

    转完GAMERS走出店门的我们两个,一语不发地快步走在秋叶原的街道上。既没有目的地,也没有交流。我们两个就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一个劲地迈着步子。

    「………………」

    「………………」

    「………………」

    「………………………………真想不到,竟然还有那种游戏卖。」

    「你、你别再说了!亏我想把它忘掉的!」

    「那、那是因为——」

    详细写出来可能会很不妙,希望各位能够意会。

    思绪混乱桐乃满脸通红。要在漫画里,她的眼睛肯定会被画成漩涡状吧。

    「……但、但是……感觉……好像也挺可爱的。」

    「啊?你说什么?」

    「什、什么都没说!快点找个地方去啦!」

    「呃,哦……」

    我哪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去啊……就这样,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走到了中央大道。说起『秋叶原的步行者天国』,那可是连我都略有耳闻的名胜。我看到了大道上的一家电玩中心。

    「如此的话,接下来去那玩玩?」

    「电玩中心呀,可以哦。」

    刚进入空调大开的店内,桐乃的视线就被抓住了。

    「啊,大头贴机!」

    「哦,是么。」

    「大头贴机!」

    「那又如何?」

    「那儿可是有台大头贴机哦,哥哥?」

    「…………」

    无视无视。

    「大!头!贴!机!」

    「我才不照!」

    没能拗过桐乃的我,终归还是接下了她的话茬。

    「为什么我都这把年纪还要和妹妹一起拍大头贴啊!」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也能当纪念,你说是吧?」

    「绝对不照!再说照出来又能怎么样?贴在彼此的手机上吗?我就是死也不愿接受那么恶心的兄妹关系!」

    「我也觉得那样挺恶心的……但是我又没说要做到那种程度。」

    「不行就是不行!就算不跟你一起照世界就会毁灭,我还是不会和你照!」

    「这么坚决啊……」

    桐乃苦笑着说:

    「我觉得就算和哥哥你照了大头贴,看起来也不过就是普通兄妹而已。」

    「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唉?要是和我照出恋人感觉的双人相,你不觉得害羞吗?」

    「……我说你啊。」

    干嘛非把这种心照不宣的事情说出来啊!

    混帐,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桐乃在一旁偷偷窃笑:

    「既然这样,哥哥你就去娃娃机那里抓个公仔吧。」

    「好的,小事一桩!」

    这点事我还是能够办到的。我信心十足地朝娃娃机的方向走去。电玩中心入口处这种机器多得吓人,而且机器里全都是动画人物。

    「……」

    「怎么了?」

    「……没事,不过你想让我抓哪个?」

    「容我想想……」

    桐乃徘徊在娃娃机之间,四处张望寻找。

    「就这个吧。」

    她指向一个粉色头发的公仔说。感觉就是GAMERS电梯海报上的那个女角色……这家伙,果然……

    「那个可是动画公仔哦?」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很可爱。」

    「唔……」

    算了,也罢。我趴到娃娃机上,仔细研究起其中构造来。桐乃想要的那个粉发公仔好像挺有人气,机台里只剩下一只了。

    金发碧眼的公仔还留有不少,像是反派的紫发则所剩不多。

    圆滚滚的白色吉祥物公仔(可能类似参与奖吧)则多得到处都是。

    ……眼下这状况,似乎很难得手啊。

    就连没怎么玩过娃娃机的我,都一眼看出了形势。

    「……嘛,试试看吧。」

    说着,我把五百日元的硬币投进了娃娃机里。

    几分钟后——

    「……抱歉,我没抓到。」

    在娃娃机里烧掉了三千日元之后,我彻底死心了。经过数次挑战后,粉发公仔反倒沉进了参与奖的大海里。到底怎么才能把那个公仔夹出来?我已经无可奈何了。收获只有三个安慰意味的吉祥物公仔,这技术之烂,我自己都无话可说。

    「……啊,算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桐乃虽然在安慰我,但她还是难掩心中的遗憾。

    或许……桐乃是真的很喜欢那只粉头发公仔吧……虽然桐乃和动画本来非常不搭——不过想来小时候她非常喜欢动画,那种感觉或许还没随着成长彻底消失。

    「唉……」

    确实,现在的人们往往很难挺胸抬头地承认自己喜欢动画。

    特别是中学生。

    这就是所谓的面子问题啊。

    但是——以前觉得可爱、非常喜欢的东西,就算现在依旧喜欢,又有什么不对?喜欢就是喜欢,想要就是想要,我觉得道理就这么简单。

    既然是在这条街上,还担心那么多干嘛。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桐乃看。只见她红着脸向我抱怨说:

    「看、看什么呢你?」

    「我是说……那个公仔好像还挺有人气的,你看就只剩一个了。」

    「……嗯,大概是的。」

    「在这条街上,咱们再光明正大点也没什么问题吧。」

    「或许吧。刚才有个比我大的人也玩得兴高采烈的。」

    …………

    我再次趴到娃娃机上盯着眼前这个难题,然后说:

    「我说桐乃——你想要这个梅露露的公仔吧?」

    桐乃闻言愣了一下,然后——

    「嗯,非常想要。」

    坦率地说出了心里话。

    「是吗。好,那你稍等片刻。」

    「你要去哪?」

    这不是明摆的嘛。

    「去把千元币破开。」

    ——几分钟后——

    「该不会是坏了吧这机器!」

    又烧掉两千日元后,我没出息地把怒气都撒在了机台身上。刚才那说着优雅台词换零钱的帅气哥哥形象已经荡然无存了。

    「这很奇怪吧!为什么就是夹不到啊混蛋混蛋混蛋!」

    「小、小点声啊你,我的面子都挂不住了!」

    「但是你看嘛!这玩意儿真的太奇怪了!这个夹子……这夹子的力量弱得太离谱了吧!?」

    「我知道我知道!咱们回家吧,好吗?好吗?」

    「唔咕咕……」

    桐乃一边微微笑着,一边把咬牙切齿的我拉开了娃娃机。

    就在这时——

    「……哼……呵呵呵呵。」

    只听旁边响起了一阵讪笑。

    「?」

    ……啊!是那个女的……!

    循声望去,对方正是在GAMERS有过一面之缘的黑发赤眼哥特萝莉。

    在她身边,那位打扮超怪异的巨型女也在。

    哥特萝莉用冷艳的目光侧眼瞟着着我们。或许是被那眼神激怒里吧,桐乃上前一步:

    「……我说,你刚才笑话我们了?」

    哥特萝莉并没答复桐乃的提问,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回应。接着,她非常轻蔑地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火大!桐乃气得涨红了脸。喂喂喂,我这个妹妹也太急躁了。

    我不得不抓住桐乃的肩,制止了一步步向哥特萝莉走去的她。

    哥特萝莉用冷冷的眼神睥睨着我们两个,然后慢条斯理地向娃娃机里投进了500日元。

    咯锵——咔洽。

    她麻利地按下按钮让夹子开始移动,等时机合适时再次按下了按钮。

    夹子夹起一个白色吉祥物公仔,然后将其扔在了出奖口处。

    喀啷。

    「……纱织,帮我拿一下。」

    「好的。」

    哥特萝莉把公仔递给了巨型女。

    与诡异的打扮并不相称,巨型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

    投入500日元后,剩余机会还有五次。

    「好——」

    咯锵、滋滋、咔洽、滋滋、喀啷。

    咯锵、滋滋、咔洽、滋滋、喀啷。

    咯锵、滋滋、咔洽、滋滋、喀啷。

    紫发的,金发碧眼的,白色吉祥物的三个公仔连续入手。

    ……这、这家伙是何方神圣?也太厉害了吧。

    少了那四个玩偶的遮掩,因我拙劣技术遭到掩埋的梅露露公仔终于露了个头。现在还抓不到——我如是想道。

    「……下一个就是它了。」

    咯锵、滋滋、咔洽、滋滋……

    ——喀啷。

    谁能想到,她竟然借着梅露露公仔头上的绳子把它夹出来了。

    「………………啊。」

    看到这里,桐乃不由得发出了一个不甘的声音。

    「……」

    哥特萝莉拿起桐乃超想要的公仔,把绳子套在手指上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一边转着,一边再次向这边瞟了一眼——

    「噗。」

    「那女的搞什么?恶心死了!喂,哥哥你快放开我!我不会动手的!」

    「喂你冷静点!」

    但是我也有同感。那个黑衣女到底算什么啊!打扮得那么怪异……!

    哥特萝莉把梅露露公仔递给巨型女,然后转过身去。

    「好了,咱们走吧,纱织。前往吾等之混沌……是吧?」

    说完这句不知所谓的台词后,哥特萝莉不等同伴的回答就快步走向了大门。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本以为剩下那个巨型女会马上追过去,不想她却留了下来。

    然后——

    「那个,请你收下吧。」

    她向我递出了那个梅露露公仔。

    「啊……哎?为什么?」

    我也抱着和桐乃一样的疑问。

    巨型女在面纱后面露出一个微笑:

    「真的很抱歉……我的那位朋友是个很不坦率的人呢。我再把他的行为解释一下吧——『看你那么疼妹妹,这个就送给你吧。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

    「这个解释绝对是骗人的!」

    她根本就不是说这种友善台词的态度!

    『哼……呵呵呵呵』啦,『噗』啦,完全是在看我们笑话吧。

    「我没有骗你们啦。刚才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好像就很在意这位妹妹。」

    「哎?在意我?」

    「是的。所以在此处再会之后,她才会想管闲事。非常抱歉。」

    「啊,不,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啦。这个——我们真的可以收下吗?」

    「当然。」

    巨型女面纱下面很明显是一张笑脸,因为她的语气十分亲切。

    「……那就收下吧?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嗯,好吧。那我就收下了。非、非常感谢。」

    「我会向那边传达的。」

    轻柔的声音。

    「既然如此,我就先失陪了。」

    「好、好的。」

    虽然已经道了别,但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我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打扮?因为兴趣?」

    「…………因为据说这是注入了『羁绊』之魔力的衣服。」

    「这样啊。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感觉你也不容易啊。」

    「呵呵……彼此彼此咯。」

    「快、快点啊,纱织。你还在那磨蹭什么呢!」——大门那边,哥特萝莉催促道。

    回头再看,她的声音里的确有点掩饰害羞的意思。

    ——就这样,我们兄妹的秋叶原远征闭幕了。

    回到家后,和桐乃在她的房间里聊起了闲天。

    「秋叶原感觉如何,玩得开心吗?」

    「嗯——谢谢你送的发夹啦。」

    「那发夹那么好吗?」

    「非常棒。」

    「哼?」

    不明所以啊,我嘟囔道。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突然回忆道:

    「——还真是遇到了两个奇怪的家伙呢。」

    「的确都是怪人。」

    桐乃紧紧抱着那个梅露露公仔说。

    看来她是相当喜欢。

    「那个公仔,要摆在房间里吗?」

    「唔……果然还是有点孩子气,所以我觉得还是放在『那里』吧。」

    「那里?」

    听到我的提问,桐乃缓缓站起身来——打开了书柜。

    出现在书柜后面的,是一片隐蔽的收纳空间。

    「——还有这么块地方啊?」

    「嗯……嘿嘿。」

    桐乃唰啦一声拉开拉门,纸门内空空如也,完全是一片空洞的空间。

    就这样,桐乃将梅露露公仔轻轻放在了空间中心。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寂寞而怀念的感觉。

    看到眼前的光景,我既觉得不可思议,又有一种既视感。说不定桐乃也和我一样。

    魔法少女公仔孤独伫立,桐乃则在一旁温柔地注视着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