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一章
    「喂,桐乃,圣诞夜和我一起出去吧。」

    「啥?你傻了吗?怎么不去死?」

    十二月的某日。这是刚结束和麻奈实的对谈,然后再次和樱井相遇不久之后发生的事。

    我对跟平常一样躺在客厅沙发上看杂志的妹妹提出这样的邀约后,视线完全没有离开杂志的她直接就这样回答我。

    我考虑了一下……

    「好吧,那就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在车站前面集合。别迟到啰。」

    「等等!」

    趴在沙发上的桐乃以相当勉强的姿势迅速回过头来。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咦?你的『啥?你傻了吗?』不就是『好啊。啾咪?』的意思吗?」

    「才不是!是谁告诉你的!」

    「你认为是神作而推荐给我的成人游戏,里头的妹妹就是这么说的。」

    「呜……你是说小凛凛吗……是小凛凛吧——!」

    桐乃像超级赛亚人一样大叫了起来。

    她随即站起身子,把合起来的杂志摆到我面前并且提出这样的主张。

    「她或许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跟她不一样!好啦,就算我的『啥?你傻了吗?怎么不去死?』和小凛凛的同样是傲娇台词好了,时间和场合不同也会有不一样的意思啦!」

    「比如说?」

    「比……比如说……小凛凛的路线里,哥哥第三次约小凛凛去约会时,她回答『你傻了吗?』就是『虽然很想去,但没办法说出真心话』的意思。小雅路线里笨蛋哥哥从小雅身边逃走时,那句『你傻了吗?』就是『真心的斥责加鼓励』的表现啦!」

    「那就是0K的意思吧?」

    从刚才的比喻来看,桐乃也是「虽然很想去,但没办法说出真心话」,所以才会骂我「你傻了吗」对吧?

    「我都说不一样了!别把游戏跟现实混为一谈!应该说,小凛凛和我是不同的妹妹,就算遇到同样的状况也会有不同的想法吧!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

    「你这家伙怎么一整年都穿露大腿的衣服啊。都不会冷吗?」

    「听人说话好吗——!」

    气到脑充血的桐乃直接咻的一声使出了回旋踢。

    「嘿哟!」

    太天真了。我可是在与绫濑的对决里锻炼过身手了,要躲过这种攻击根本是轻而易举。

    「不要躲!你这个色情狂!变态!」

    「哼……随便你骂。你的攻击和叫骂都对我发挥不了作用。」

    「呜咿咿……绫濑跟黑猫的不良影响吗……」

    你才是给我最多不良影响的人吧?每天被痛骂的话,不习惯才有鬼呢。

    「竟……竟然对自己妹妹的腿产生欲望,你真的很恶心耶!」

    我只是问了句「都不会冷吗?」竟然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感觉好像在测试我有没有被虐狂的资质一样。

    总之就是……刚才的「你傻了吗?」和游戏里的不一样,它带有本桐乃小姐独特的意思你给我考虑清楚的意思吧。

    虽然知道她的意思……

    但这女的也太麻烦了吧~~~~~~~~~~~~!

    我才想说:「啥?你傻了吗?怎么不去死?」哩。

    在内心开始火大起来的我面前,终于恢复平常模样的桐乃带着红润的脸颊(可能还有点气)双手抱胸并且表示:

    「话说,为什么我得和你这种人在圣诞夜出去约会?而且还是连续两年。你傻了吗?真的傻了吗?有没有这么傻啊?」

    想不到来了个「你傻了吗?」三连发。

    简直就像被逼到绝境的达尔所使出的连续攻击一样。

    大家能够分辨出刚才的「你傻了吗?」各自代表什么意思吗?

    顺带一提,身为这家伙的哥哥,我是这么翻译的:

    「……总之先说明一下当天的计划让我打个分数,看你是不是能够满足我。哼,你就试着说服我看看吧。」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啦……不知道大家觉得如何?如果有人比我擅长翻译桐乃语的话,请务必告诉我正确答案。

    「桐乃——先听我说嘛。来,你坐那边。」

    「哼……」

    看来她是有听我说明的意愿,于是我便和桐乃一起坐到沙发上。

    「……喂。你可不可以坐远一点?」

    「是是是。」

    这家伙真啰嗦。我按照桐乃的指示拉开距离后,她便用有些不高兴的口气说道:

    「然后呢?你要说什么?」

    「我要说明——圣诞夜应该和我一起出门的理由。」

    「……那你就说来听听看吧。」

    「首先呢,当天会发售许多以圣诞节为主题的成人游戏。」

    「是没错啦。」

    「然后秋叶原也有许多店铺会藉由举办促销活动来冲业绩吧?」

    「哦~想不到你这么清楚。」

    「因为我也看了你右手上拿的杂志。然后呢——你看看145页。」

    「——————」

    桐乃不知道为什么对l45页这个词产生了强烈的动摇。

    「……咦?」

    「你打开145页看一下。」

    我又重复了一次。默默无言的桐乃露出复杂的表情,把杂志放在桌上后打了开来。

    「……你倒是很快就找到那一页了嘛。」

    「因……因为你把它摺起来了吧?应该啦!」

    在这样的对话之后,我便指着杂志上的报导说:

    「『AniShop秋叶原店,甜甜蜜蜜特卖会』——上面说当天到店里购物的情侣能够获得圣诞节限量商品哟。」

    我念出杂志上的内容。

    也就是——以御宅族情侣为促销对象的特卖会。当然购买的物品就算不是成人游戏,好像也能够获得购买的新发售商品的赠品。

    「这个赠品——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说到这里,我便瞄了一下妹妹的脸……

    「………………」

    结果她果然露出一看就知道被说中心事的表情。

    「是……是很想要啦……我超想要这个『圣诞节限定,微情色圣夜妹公仔』……当然也很想买当天推出的成人游戏……但光是这样,还是无法让我专程在圣诞夜当天和你一起去秋叶原买成人游戏——」

    「喂喂,没想到成人游戏大师桐乃也会说这种话。」

    「我的确是妹系成人游戏的代言人,但同时也是个妙龄少女啊!」

    啊,不否认自己是成人游戏大师吗?

    「感觉圣诞夜做出这种行为就不配当女孩子了……而且就算是情侣限定的活动……我和你也不是真正的情侣。」

    「那秋叶原买完东西后再到别的地方去不就得了。难得都到东京去了,我们就到有圣诞节气氛——比如说最近很红的晴空塔去看看吧。」

    「晴空塔?圣诞夜的时候?」

    「嗯。不愿意啊?」

    「不愿意。」

    …………不用这样立刻回答吧。虽然早知道这家伙就是这样的女人……但既然下定决心要把这家伙约出去,就绝对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弃。于是我又打起精神来说:

    「为……为什么?」

    「因为你很土啊。」

    「呜……!」

    我可以放弃了吗?

    「你是说……我的打扮很土?」

    「不是,是整个人都很土。」

    「那是要我怎么办!」

    难道要我砍掉重练吗!

    啊——可恶!不行了不行了!今年圣诞夜时带妹妹到有过节气氛的地方去——这么贴心的我真是个大笨蛋。

    结论就是——我的妹妹是个浑球。我想应该没人有异议吧?

    「咕……呣呜呜……」

    当再也无法忍耐的我准备回房间去时——

    「唉……真拿你没办法,就由我来帮你选衣服吧。」

    「……咦?」

    「怎么?干嘛一脸蠢样?我是说当天我就跟你一起到店里去,帮你选一些称头的衣服。这样应该会比较上得了台面吧。」

    「……也就是说——」

    「像我这样的美少女要和你一起过圣诞夜——你可要好好取悦本小姐啊。」

    ………………

    我瞪大眼睛僵在现场——

    「嗯,包在我身上!」

    然后丢出了熟悉的耍帅台词。

    就这样,时间很快来到了圣诞夜。

    在这个很符合冬季的寒冷早晨——我们两个按照约定个别离开家里,然后在车站前碰面。

    这时我刚好在单轨电车车站入口旁的空间发现了妹妹的身影。

    ——她身上那套衣服……不就跟去年圣诞夜穿的那套一样吗?

    对喔……已经过了一年了。

    我忽然有种感慨良多的感觉。穿着同样服装的桐乃虽然以符合模特儿身分的直挺站姿站在那里,但看起来已经成熟多了。不过短短一年,就已经快让人认不出来了。

    桐乃已经吸引了车站里大多数人的目光。

    这时我便带着有些骄傲的心情举起了手并且对她搭话道:

    「嗨,等很久了吗?」

    结我桐乃恶狠狠地侧目瞪了我一眼……

    「——太慢了吧。你想要我等多久啊?」

    「已经比集合时间早十分钟了吧!喂,怎么跟你约见面老是会出现这种对话啊。」

    我已经听烦了。

    「少啰嗦。哼,那不用我开口你也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

    「『跟约好的时间无关,总之就是要先到这里来等我』……对吧?」

    「既然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做到?」

    「因为是你先出门的啊!这样我要怎么比你早到!」

    别做这种物理上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好吗!

    「用跑的就可以啦。」

    「…………」

    要是用跑的追过桐乃,她应该又会因为这样而生气吧……这家伙太难伺候了。

    结果不论我怎么做最后还是会吵架嘛。因为我们两个就是这样一对兄妹。

    「——好,那……我们走吧。」

    「嗯。」

    我一伸出右手,桐乃便乖乖把包包递了过来。

    「然后哩?」

    我想……这声火大的「然后哩?」应该是「要先去哪?」的意思。

    「先去买东西吧。你不是要帮我选衣服吗?」

    「这提议不错,我可不想走在一个这么土的人旁边。」

    「好啦好啦。让你丢脸了。」

    这种程度的批评对我来说已经是不痛不痒。反而会觉得很符合这家伙的个性而露出微笑——等等,就是有这种想法,御镜才会说我是超级被虐狂啊。看来我是该好好反省了……

    「………………」

    回过神来才发现桐乃她一直默默盯着我的脸看。

    「?怎么了?」

    「哼,哪有怎么了。没事啦。」

    把整个身体转开的桐乃就这样直接往前走去。

    「喂喂,等一下——别自己先跑走啊。」

    虽说已经习惯了,但妹妹的行动还是让我摸不着头脑。

    「都还没决定要去哪,不用走这么快吧。」

    我快步追到她身边。

    「反正你也不知道什么合适的服饰店吧,所以乖乖跟在我后面就可以了。」

    「……哦~这样啊。那至少可以告诉小的要去什么地方吧?」

    故意用反讽的语气问完后,桐乃反而很高兴般这么回答道:

    「就是你去买内裤的地方。」

    我们搭乘电车来到的地方是——

    「原宿吗……我已经三年没到这里来了。」

    年轻人的聚集地,原宿。虽然没有自嘲千叶是乡下的意思,但东京繁荣的模样实在太过惊人,让我忍不住就以感到很新奇般的眼神看着街道。

    没错,三年前——我为了完成拒绝到校的学生,樱井秋美交待的任务,曾经来到这里购买内裤。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没来过这里了。

    「还是一样热闹耶。」

    原宿街头已经全是圣诳节的装饰……而且很多行人都是成双成对。

    这应该就是——圣诞夜的约会吧。

    气温明明这么低,这些家伙却是打得火热。真是太令人羡慕了。

    「唉……在其他人眼里,我们看起来也像情侣吗?」

    「你……你又傻了吗!」

    从刚才开始,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你傻了吗」。实在是听太多遍,我已经懒得解释个别的意思啰。何况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猜对。

    「加奈子她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两个人就算站在一起,看起来也不像情侣。」

    「有吗?」

    竟然记得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真令人佩服。

    「那真是太可惜了。」

    「……你这么想和我看起来像情侣吗?恶~太恶心了吧。」

    「……你这个妹妹真的很让人火大。四周围全是情侣,如果看起来一样的话就不会害羞了不是吗?」

    「哼,是喔?话说……你最近也太自恋了吧?」

    「啥~?」

    又怎么了……这次又是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啦?

    桐乃虽然走在离我不远不近的微妙距离,但是却侧眼瞄着我并且说:

    「之前的对谈确实消弭了我们之间的误会,我也知道你想要增进与我的感情,但是……」

    「但是什么?」

    「…………」

    桐乃忽然停下脚步,低着头回答:

    「别……别一副好像是我男朋友一样。」

    「我才没有哩——!」

    可恶,忍不住就在街上大叫起来了。

    「啥?刚才不就是了吗?」

    「才不是哩。」

    「完全有~~说什么『我们看起来也像情侣吗』、『看起来不像情侣真可惜』之类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据。竟然对超可爱的妹妹说这种话!」

    「我没有那种意思啦。」

    干嘛鸡蛋里挑骨头?我现在能够了解政治家被找碴时的心情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

    「哪有什么意思,就只是闲聊啊。我看是你自己想太多吧。」

    「!我……我才没有呢!」

    「啥?明明就有!」

    「没有就是没有!」

    「完全有~~自己想太多才会对我说的话做出这种解释~」

    学桐乃的口气发动挑衅之后,她便……

    「咕咿咿咿……!」

    咬紧牙根狠狠地瞪着我。

    「干嘛说这种话?就非得要惹人家生气你才高兴吗!」

    「你没资格说我啦!」

    完全是打自己脸嘛!

    「你看,那对情侣好好笑。」

    「小俩口在拌嘴了~~」

    「「——啊!」」

    回过神来时,我们已经成为周围瞩目的焦点。

    「——快……快走吧!」

    「……都是你害的,刚才超丢脸。」

    「是你害的吧!」

    「啥?你害的才对吧!」

    我们就这样一边吵架一边走在原宿街头。目的地表参道Hills——我三年来的第二次造访。当然桐乃可能经常到这里来购物啦。

    「话说,如果是抱着带女朋友约会的心态,那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搭电车了吧?」

    又在说这个了,这家伙是嫌吵得不够吗?

    「应该是帅气地开车来到碰面的地点吧?」

    这种挤死人的地方哪能开车来啊。别把这里跟千叶的边陲地区混为一谈,在这里搭电车可是比开车轻松三倍。

    不过我当然没这么说,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我才开口这么表示:

    「怎么?那我拿到驾照之后……你就愿意和我约会吗?」

    「咦……呜咿?」

    噗哈哈,我让桐乃发出搞笑的声音啰。

    「你……你在说什么啊!」

    「嘿嘿嘿,我也是男生啊。当然会想考驾照。其实我打算毕业后就去考。」

    「这……这样啊~……真让人意外……」

    「之前你和绫濑不是拍了千叶马自达的海报吗?我是看了那个之后才有这样的想法。」

    「……谢谢喔。」

    「你们两个的海报很有广告效果哟!」

    「等等,促进你的消费意愿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除了我之外,看见那幅海报的人应该都会想买车吧?

    连老爸也在看新车的型录呢。

    「哼哼……桐乃啊。我考上驾照后,特别允许你坐在副驾驶座。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

    「我才不要坐在刚考上驾照的人旁边呢,很容易出车祸。」

    「想一下自己刚才说过什么话好吗!」

    明明说想搭车来,现在又说不想坐新手驾驶的车,那到底要我怎么办嘛!

    女人为什么总是能一脸轻松地说出自相矛盾的话来呢?还是说只有我老妹才有这种现象?

    这时妹妹又不可一世地在皱起眉头的我面前竖起一根手指……

    「等你比较会开,本姑娘心情又不错的时候,是可以让你载一下啦。」

    哦哦,是这样啊,那我会尽量努力啦。

    「哇……」「哦……」

    进入表参道Hills大门的瞬间,我们都发出感叹的声音。原本以为圣诞节灯饰是晚上才会显得漂亮,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即使是大白天,那种金碧辉煌的模样也十分引人注意。尤其是耸立在我们眼前的人工圣诞树更是会随着时间缓缓改变颜色。

    这时它正从蓝变成白色——周围的情侣都很高兴地,相视而笑着用手指着这种幻想般的景象。

    「桐乃,要不要拍张照?」

    「哦,难得你会有这种好主意。」

    「好,那你站在圣诞树前面。我来帮你拍。」

    我从桐乃那里接过小小的数位相机并这么说道。

    「啊~……嗯,但是……」

    桐乃不知道为什么露出犹豫的模样。

    嗯?刚才不是还兴致勃勃的吗?

    不过正当我想说出:「喂,你是怎么了?」的时候,一对看着我们对话的年轻情侣跑来跟我搭话:

    「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们拍吧?」

    「等一下再请你帮我们拍一张。」

    ————原来如此。

    「那就麻烦你们啰。」

    ——啪嚓。

    就这样,我们的回忆就留在记忆卡里了。

    和帮我们拍照的情侣分开后我便这么问道:

    「嘻嘻,你这么想跟我合照吗?」

    「笨蛋。别问这种恶心的问题好吗!」

    穿越大门后,眼前已经可以看见好几家时髦的店铺。

    ……唔。

    看见三年前我逼不得已而突袭的那家内衣店之后,我便想起当时自己不堪的行为。而且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地方,所以感觉肩膀特别沉重。

    「呜嘻嘻,你在怕什么啊?」

    「少啰嗦。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家店?」

    「不是说过交给我了吗?和某个家伙不同,我可是早就计划好了。」

    「哦,真是可靠——对了,别忽然就带我到贵死人的店去啊!」

    我急着阻止桐乃。接着又悄悄在她耳边说:「我的预算是这样。」然后比出五根手指。

    「呃——五十万日币?」

    「五万啦!」

    为什么这家伙的金钱感会和我差了一个位数啊。

    我为了准备这五万块,可是费尽千辛万苦耶。

    糟糕,一谈到钱的事情,这家伙可能又要嚷着「没情调」什么的了——结果桐乃并没有这么说。

    「OK,那我找的这家店果然很适合你。」

    「真……真的吗?」

    「别以为外观豪华的店就一定很贵好吗——总之交给我就对了啦。」

    自信满满的桐乃对因为店家装潢而心虚的我这么说道。

    这时我只能压抑下想抓住妹妹衣角的冲动——畏畏缩缩地踏入店内。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后——

    「哦~像样多了。」

    站在店内全身镜前面,身上穿着桐乃所选服装的我不好意思地搔着脸颊。

    「真……真的吗?」

    「真的很适合您哟!不愧是桐乃小姐的男朋友~」

    似乎认识桐乃的店员这么称赞我。

    「讨厌啦,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呢。」

    「这套衣服真的很适合他,我就稍微打个折吧!」

    「咦~真的吗~」

    店员&桐乃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店员说的话有一半都是在奉承,所以听听就好,重要的是对服装要求相当严格的桐乃有什么意见。

    「别担心。我是依照自己眼光选的。只要本人不是长得太抱歉,一定会变得比较像样。」

    这家伙,最后那句话是多余的吧。

    「……很帅吗?」

    「嗯,很帅哟。」

    桐乃立刻笑着这么回答。

    「真的?」

    「我是说衣服。」

    「还给我埋梗啊你!」

    可恶,刚才的吐嘈是今天最猛的了!

    桐乃马上发出「啊哈哈哈」的笑声。她身边的店员也忍不住跟着发笑。

    「……真是的……」

    脸变得更红的我再次把视线移回全身镜上。

    外套加上衬衫总共要价三万五千日币。

    ——这就是桐乃喜欢的打扮吗?

    男人真的能因为换件衣服就有所改变吗——我原本是这么想的,在半信半疑的心态下看了镜子,还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比较帅了。唔呃……我也太好骗了吧。

    这时我稍微瞄了妹妹一眼。

    「——干嘛?」

    「嗯?」

    这样是不是稍微配得上她了呢。

    至少和这个外表亮丽的妹妹并肩走在一起时,看起来能不太过突兀。

    「没什么啦。」

    我当然不可能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不过,我想她一定也跟我一样。

    购物完毕后我们便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接着就搭车朝秋叶原前进。

    怎么会有人这么奇怪,选在圣诞夜到那里去呢。不过,这其实也很像我们会做的事情。

    一走出电车,刺骨的寒风马上吹了过来。

    「喔喔,好冷!」

    我们不是从中央出口而是由昭和大街出口离开车站,所以变得有点绕远路,但还是朝着目标的商店走去。这附近的街景通常几个月就会改变一次,所以就算来过好几次,有时候还是会走错路。

    如果是濑菜的话,可能会用「像是自动产生的迷宫」来做比喻吧。

    我们经过咖啡厅、速食店、便利超商、手机店等商店。

    即使是在东京这样的都会,秋叶原车站前面也算是变化特别多的区域,从我们第一次来参加网聚到现在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改变。御宅族的街道,这样的印象已经变得相当遥——好像也没有啦。

    我们前进的方向就看见其他车站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公仔展示区。

    嗯……真要说的话,现在秋叶原的街头应该是同时具备时髦与御宅族的元素吧。

    简直就跟我妹妹一样。

    「干嘛露出感慨的表情啊?」

    不过打死我都不会对她说出刚才的想法。

    「虽然已经很习惯这里了,但还是有点怀念第一次来时的感觉。」

    我改说出这样的想法。

    「是啊。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感觉就好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让人颇为怀念呢。」

    「不知道为什么喔?」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吧?」

    「说得也是。」

    真的是这样喔。

    「捡到《星尘☆小魔女梅露露》DVD盒,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出现《和妹妹谈恋爱吧♪》这种标题吓死人的成人游戏。」

    「……那时候我都快急死了。」

    我还不是一样。吓了一大跳的我只想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发现了最讨厌的妹妹不为人知的秘密……」

    「跟最讨厌的哥哥做了人生谘询……」

    「两个人一起来秋叶原参加网聚……」

    「然后遇见了沙织和黑猫。」

    嗯,正是如此。

    「那个时候沙织如果没有跟我们搭话……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了。」

    「嗯……」

    「哼……黑猫和你明明才第一次见面,结果就在麦当劳大吵起来了。」

    「那是那个家伙不好。」

    不是吧,你们两个是半斤八两。

    我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那个时候,我看到你有了却宅族的朋友——心里也就安心多了。」

    「…………是喔。」

    桐乃忽然就把头转到一边去。平常的话都会直接走掉,但今天却只回了一句话。

    「…………那一天我也很高兴。」

    「这样啊。」

    这样的话——也不枉我被三个女国中生拉着在秋叶原的街头到处乱转了。

    真想告诉一年半前的我……

    你勉强自己去做的事情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哟。

    离开站前的商店后,我们继续朝着「AniShop秋叶原店」前进。这是一间最近才开幕的复合式御宅族商店。整家店的装潢看起来相当高雅,就算出现在原宿街头也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店面前方的液晶荧幕却以极大音量播放着《星尘☆小魔女梅露露》的广告。

    「呜喔……这种反差感。这才是秋叶原啊。」

    「排了不少人耶。」

    桐乃看着入口并这么说道。目前排队的人潮已经占据了入口的一半空间。

    「……这些全部都是情侣吗?」

    「应……应该是吧?嗯,当然也可能有假情侣混在里面啦。」

    就像我们一样。不过这也太多了吧?情侣折扣和限定商品真的那么有魅力吗?

    我一边这么碎碎念着,一边和桐乃排到队伍最后方。

    「可恶……怎么那么多人都有女朋友……」

    但我却是跟亲妹妹一起来。

    ……话又说回来了,御宅族不是不受女生欢迎吗?

    就算是圣诞节,也不应该有这么多……

    「别再碎念了好吗?很丢脸耶。」

    「不是啦,但真的很……」

    「有点自信好吗?你是最受羡慕的人耶————」

    ——————

    我赶紧竖起耳朵听着旁边的声音。

    「真的假的……」「那种逊毙了的家伙竟然有那么可爱的女朋友……」

    桐乃说的一点都没错。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啦——因为在周围的人眼里看起来,我身边就是跟了最可爱的「女朋友」。

    不过,有人会这样夸自己的吗!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是是是。」

    我马上挺直了背杆——为了多少能跟她匹配。

    就这样等了十分钟左右,我们还是没办法进到店里。天气虽然晴朗,但十二月的户外还是超级寒冷,一直站着老实说还真有点辛苦。

    刚才经过Yodobashi旁边时,看到那里有进行3DS瞬间交错通讯的区域,结果有许多御宅族元气十足地在那里玩游戏。在这种天寒地冻的情况下,他们的行为还真是令人佩服不已。

    好吧,不说闲话了,总之穿着裙子的妹妹看来比我冷多了——

    「很冷吧?那就靠过来一点啊。」

    「嗯♥」

    等等,千万别误会了!刚才不是我们说的话!是前面!前面啦前面!排在我们前面的笨蛋情侣忽然就开始卿卿我我起来了!

    「………………」

    我和桐乃只能紧盯着那对笨蛋情侣看。

    「你……你干嘛脸红啊?」

    「少……少啰嗦!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你是笨蛋吗?」

    「……你……你才恶心哩!」

    「…………倒……倒是怎么会有这种笨蛋情侣……要调情回家去啦……」

    桐乃用力紧握双拳,然后红着脸低下头去。

    看见妹妹露出这种模样,我——

    「套上吧。」

    随即脱下身上的夹克披在她身上。

    「——」

    桐乃的肩膀瞬间震动了一下,接着才用凶狠的眼神往上看着我。

    「……哼,不用你鸡婆啦。」

    我立刻指着前面说:

    「……实在没办法跟前面一样。你就加件衣服忍耐一下吧。」

    「那……那还用说吗……」

    「…………那对笨蛋情侣在搞什么……要调情就滚回去啦。」

    我很愿意相信这道从后面传过来的声音不是在说我们。

    好不容易队伍开始往前进,我们也得以进入店内。一进店里首先看到的是摆放漫画与小说新刊的普遍级区域。动画正在播映当中的人气新刊堆得简直就像高塔一样。

    陈列的位置刚好可以让排队的人伸手就拿到。看来这些情侣基本上都是为了购买这些商品而来。

    想要买成人游戏的勇猛情侣果然只有我们而已吗……?

    「这样想买游戏的人要怎么办?队伍旁边没有摆商品啊。」

    「好像直接跟店员说要买的游戏名称就可以了。」

    桐乃看着结账柜台并这么说道。

    「…………原来如此。」

    看来这会是个相当困难的任务啊……三年前的我或许会感到兴奋,但现在的我已经没办法承受这种羞耻的行为了。

    心里这么想时,队伍已经继续往前进,终于轮到前面那对笨蛋情侣了。

    结果男生直接就对可爱的女店员说:

    「那个,我想买游戏。」

    「好的,请告诉我游戏名称。」

    「我要《全是猛男的快乐圣诞》。」

    「……咦?那个~……」

    「我要今天刚发售的18禁BL游戏《全是猛男的快乐圣诞》。」

    「《全是猛男的快乐圣诞》吗………………请稍等一下。」

    店员真是可怜,脸上的笑容都开始抽筋了。

    至于笨蛋情侣的男生则是用似曾相识的帅气声音继续说道:

    「请给我附『心仪的男性睡身边抱枕』的限定版!」

    这家伙太猛了。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目光。

    ……倒是……

    「小……小濑濑?」

    「桐……桐桐桐……桐乃!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才想问你呢!」

    ——果然没错吗——

    在觉得无力的我面前,我的学妹,戴眼镜且拥有一对巨乳的腐女赤城濑菜正和桐乃指着对方的脸。

    「也就是说,男生是——」

    「高……高坂吗!」

    老实说,我很想无视这名以光明正大的态度购买同性恋游戏的勇士……但他正是我的同班同学赤城浩平。

    「……你在做什么啊……」

    「看……看就知道了吧。为了情侣限定商品和折扣而跑来买同性恋游戏啊。」

    「和妹妹一起来?」

    「嗯!」

    「圣诞夜还跑到秋叶原来买同性恋游戏?你有没有搞错啊……」

    我都觉得悲哀到想哭了。

    「你……你管我!」

    「对了,原来刚才在我们面前卿卿我我的笨蛋情侣就是你们啊!」

    「你……你们兄妹在搞什么!」

    我和桐乃的双重吐嘈炸裂了。

    结果穿着毛衣的濑菜急忙挥动双手说:

    「不……不是啦!我……我我我……我也是不得已的啊!不像情侣的话就拿不到限定商品了嘛!」

    啊,笨蛋。你现在这么说的话——

    「两位客人?你们不是真正的情侣吗?」

    看吧,被店员发现了。

    「那……那……那个……我……我……我们……」

    濑菜已经着急到冷汗直流。

    另一方面,她的哥哥则是以悠闲的态度抱住妹妹的肩膀……

    「我们是兄妹也是情侣。大姊——你有意见吗?」

    「…………没有。」

    赤城也太帅了吧——!听你这么说,店员也只能这么回答了。

    这哥哥实在太恶心了。但是又好帅喔——!

    「哥……哥哥哥……哥哥……你……你在说什么……!」

    濑菜已经羞到快要在地上找洞钻进去了。

    真是可怜——不对,应该说是自作自受。导致这种状况的元凶一定是这个腐女。

    脸部开始抽筋的桐乃以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呢喃着:

    「……濑菜的哥哥太猛了吧。」

    「对吧?」

    「不愧是你的朋友……」

    「别把我跟他混为一谈!」

    饶了我吧。就这样——当我们在对话的时候,赤城已经结完帐了。

    「让您久等了,这是《全是猛男的快乐圣诞》和限定商品。」

    「谢啦。」

    赤城还是贯彻他身为帅哥的行事作风。

    「——那么高坂,再见啰。」

    「呃……嗯。」

    有些不敢领教的我只能这么回答。

    这不能怪我啊……我也知道自己在不得已的状况下做出不少跟变态没两样的言行举止,但跟赤城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吧。

    首先和妹妹一起来排情侣限定商品的队伍就已经令人难以置信了。何况明明是假情侣,还和妹妹在那边打情骂俏、卿卿我我——这对兄妹是怎么回事?给我爆炸吧!哼,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是因为羡慕才这么说的哟!

    而且最后还像是要给我致命一击般,以光明正大的态度对可爱店员说出丢脸的同性恋游戏名称,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这家伙是个超级变态哥哥!我实在无法做出这样的行为!

    「——让您久等了。请问您要购买什么商品?」

    「我要买今天刚发售的18禁成人游戏《圣诞节圣夜》!还有别忘了『圣诞节限定,微情色圣夜妹公仔』!」

    当然我也抬头挺胸地做出了这样的发言。

    「————有必要说得那么大声吗?」

    「用……用光明正大的态度比较不会丢脸吧?」

    「对你来说或许是这样,但我可不一样啊!你没听到人家都在说『那个超级美少女的男朋友刚才买了成人游戏!』,我整个受到大家的注意耶!」

    「但成人游戏本来就是你要买的啊。」

    「我现在没在跟你说这件事!」

    刚从店里走出来,桐乃就一直像这样对我发牌气。连到其他店家去购物的时候也一样。

    明明只是为了特卖会而来,但接着又跑了好几家类似的店……不过卯起来买的御宅族可能都是这样吧。

    ——明明是国中女生,却用狂买御宅族商品来过圣诞节……老实说这家伙真的很猛。

    就这样,我们在购买了大量的御宅族商品后,目前正朝着秋叶原车站前进当中。负责拿行李的我这时除了双手之外,连背上也背了不少东西。

    现在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两点左右。

    「你也差不多该消气了吧。来,看看这个吧。」

    我从提在右手上的纸袋里拿出「微情色圣夜妹公仔」来,并且把它交给喜欢妹系角色的老妹。不用说也知道,圣夜妹妹当然就是妹系的角色了。

    「别……别以为能用那种东西来平息我的怒火————————呜嘿,好可爱哦~♥」

    这不就平息了吗?这下连我也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会有如此卓越的效果……

    「等一下……这品质如传闻,根本不符合特典商品的高啊!一定不敷成本啦……!哼哼哼!你看这条纹内裤上面的皱褶!」

    「……你觉得我看起来像那种光看条纹内裤皱褶就能分辨出公仔完成度的人吗?」

    对御宅族来说或许是相当普通的技能,但是我可办不到啊。

    「像啊。」

    真的像吗?不会吧……

    「算了——现在快到车站了,把它收起来吧。在这里被看见的话,一定会有人说『讨厌,那个大帅哥的女朋友脱掉情色公仔的裙子然后沾沾自喜耶』,接着又会大受瞩目了对吧?」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受到妹妹无情的吐嘈与冰冷眼神的双重攻击后……

    「好啦,拿去吧。」

    于是我们再次从JR秋叶原车站开始移动。

    移动方式当然是电车。从千叶来到东京后,最让我个人感到惊讶的,其实是像蜘蛛网般复杂的铁路路线图。

    说起来我的老家千叶在包含单轨电车后路线也算是相当丰富了,但再怎么样也还是比不上东京的密集程度。

    住在东京的人真的能够完全掌握这些路线并且加以活用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有点像未来世界的人呢。

    好了,闲聊到此结束。开始说明目前的状沉吧,我们现在正搭地下铁往押上车站(晴空塔前)迈进。

    目前车内倒是相当空旷,我和桐乃可以并肩坐在一起。

    「接下来是要去晴空塔对吧。」

    「嗯。」

    「但是要看夜景的话还太早了吧?现在连傍晚都还没到啊。」

    「我知道啦。这我早就想好了。」

    「真的吗~?」

    桐乃以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真的啦。哼,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我。」

    「哇~很有自信嘛。」

    「还好啦。」

    我为了今天可是拚死拚活地准备了许久。当然也没轻忽自己的学业啦。

    这时桐乃以相当傲慢的动作撩起头发并且表示:

    「对了,拿这么多东西在路上走不会很碍事吗?」

    还不都是你买的!

    但我没有大声地这么吐嘈,只是微微动了一下眉毛而已。说起来呢,我的忍耐力可能已经慢慢突破人类的极限了。

    「你看,成人游戏的海报都跑出来了。如果是秋叶原的话还没关系,你想这样直接去晴空塔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作羞耻心啊?」

    「要说得这么绝吗!」

    别逼我拔出背后的光剑(海报)把你砍掉喔。啧……可恶……我的忍耐力明明已经练到顶了,为什么这个妹妹总是能够提供突破我忍耐力的火大题材呢。

    这可不是忍者的修行啊!

    我脑袋里浮现每天跳过成长杉树苗的知名修行并且这么吐嘈。然后又在注意着周围大量行李的情况下……

    「不是说了我早就准备好了吗?不论是这一大堆行李,还是距离夜晚还有一段时间,我都仃办法解决。交给我就对了啦。」

    拍胸脯做出这样的保证,简直就跟三年前的我一模一样。

    结果桐乃便噘起嘴唇,把脸转到旁边去。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相信你一次吧。说起来呢……也是靠你才成功让爸妈答应我们今天能够超过门禁时间才回家。」

    表面上我们今天是一起去参加麻奈实家的圣诞派对。

    所以其实不是我而是麻奈实的功劳,不过还是别多嘴好了。

    桐乃再次瞄了我一眼。

    「那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嗯……」

    我点了点头,然后挺起胸膛对妹妹这么说道:

    「我订好旅馆了。」

    「你疯了吗!」

    桐乃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

    「喂喂,别大声嚷嚷啊。就算没什么人,怎么说也是在电车里面呀。」

    但是桐乃还是以激动的模样用力叫着:

    「吵……吵死了!是你忽然提出让人难以置信的提议吧?」

    「哪里难以置信了。行李这么多又这么重,我只是提出先把行李放到旅馆里才出门这个很合理的提议呀?」

    「根……根本是藉口!有哪个哥哥会连续两年的圣诞夜都约妹妹去爱情宾馆的?」

    「不……不是爱情宾馆啦!」

    「什……什么?」

    「我订的是一般的旅馆!」

    「喔。」

    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桐乃,只能满脸通红地大叫:

    「那你不会先说吗————!」

    她接着又抓住我的衣领,而我只能丢脸地发出「咕咿」的声音。

    「干……干嘛发飙啊!是你自己想太多的吧!」

    「是你的说法本身就有问题了!」

    「一般人都不会会错意啦!你这个色情狂!好色妹妹!真不愧是把哥哥带到爱情宾馆的妹妹!」

    「呜叽叽叽……!那……那是有不得已的理由……倒是你别再这么说了!要是被人听见而有所误会怎么办?」

    于是乎……

    电车内的兄妹斗嘴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

    三十分钟后——我们兄妹来到了距离晴空塔只有一点距离的旅馆里。

    当然是只有独室的便宜房间。家具也只有单人床、算大的桌子以及两张椅子而已。

    这时我终于能够把双手的大量行李放到地板上……

    「呼……啊~重死了。」

    我先转了转手臂,然后看向妹妹。桐乃这时还站在入口附近,脸上也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你在干什么?快点进来啊。」

    桐乃用手臂抱住自己的身体……

    「…………你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什么叫奇怪的事,我怎么可能乱来。」

    竟然说出像是老妈会说的话,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警戒心有必要这么强吗?不过,这么说只会让事情更麻烦,所以我当然不会把它说出口。

    「总~觉得最近你都用有色的眼光来看我……」

    ……竟然用真的很担心的口气说出这种话,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想问一下有妹妹的人的意见来当成参考,如果你们的妹妹说出这种话,你们会怎么办?

    不会连辩解都懒得辩解吗?老实说,我现在就是这样。

    「都跟我来到这里了,现在才说这种话也没用了吧。」

    「……什……!」

    桐乃不知道为什么露出动摇的模样。奇怪,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啊!糟……糟糕!这不是把女孩子骗进爱情宾馆后最常听见的发言吗!

    「不……不是啦!我没有那种意思!」

    「我……我我我……我知道啦……!」

    我和桐乃都露出狼狈不堪的表情。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一定会觉得我们两个真是傻瓜。

    「话说回来……」

    「怎……怎么样……」

    「你最近会不会太自我意识过剩啦?」

    「————」

    这命中要害的一句话让桐乃瞪大了眼睛。我所说的话似乎直接在她的弱点上爆炸了。

    「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

    「冷静一下,你话都没说完哟。」

    因为强烈的动摇而进入震动模式的桐乃,又说了几秒钟的「没没没没!」之后才终于……

    「没这回事啦!」

    把话说完了。

    「不是吧,明明就有。」

    从刚才那种激烈的反应就能知道,最近的桐乃的确是自我意识过剩,而她会这样一定是因为某种理由。

    「…………」

    桐乃静了下来。只见她紧紧地闭起嘴巴。可能是刚才过于激动吧,现在脸颊还相当红。

    我搔了搔头并且这么说:

    「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可不想因为不明不白的理由就让气氛变尴尬哟。」

    稍早之前的我一定没办法说出这种真心话。

    幸好桐乃这时已经冷静下来,只见她乖乖地点了点头并且回答:

    「老实说……我也知道自己的确是自我意识过剩。不过这是因为我个人的理由……你不用在意没有关系。」

    「这样啊,那我就照办啰。」

    「嗯,就这样吧。」

    透过沟通来解开误会并且互相理解。

    我们终于能够自然地做到这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真是令人感概万千。回想起来——真是有了很大的改变。

    「但是,你最近真的有用有色的眼光来看我吧?」

    「怎么又扯回来了!」

    收回前言!我们两个人一辈子都没办法互相理解啦!

    「难道你以为我没注意到吗?我躺在沙发上的时候,你一直用有色的眼光看着我的肩膀附近对吧。」

    看来桐乃并不打算让这个问题无疾而终,只见她直接把脸靠了过来,选用坚定的眼神逼问着我。

    「怎么样?你给我说清楚!」

    「…………你说我用有色的眼光看你露出来的肩膀?哼……真是太可惜了,桐乃。这是天大的误会啊。」

    我用气定神闲的态度以及正气凛然的声音这么表示:

    「我看的是你的屁股。」

    「去死吧——!」

    桐乃用全力挥出手里的包包,但那根本没用。

    「哎哟!」

    「为什么挡下来?给我乖乖接受制裁!」

    「我拒绝。哼哼哼……想揍我的话,得先使出跟绫濑同等级的攻击啦。」

    「呜呜……你最近对妹妹的性骚扰太严重啰!」

    「我们是兄妹,看一下屁股也没关系吧!」

    「怎么可能没关系!」

    是这样吗?

    「你看我的屁股我也无所谓哟。」

    「我才不会看呢!咳咳咳……啊,真是够了……我开始喉咙痛啦。」

    你看吧,谁叫你要这样扯开喉咙乱叫。

    我从旅馆的冰箱里拿出矿泉水,打开瓶盖后便递给桐乃。

    「喝点水吧。」

    桐乃默默接了过去,接着喝了一两口。

    「噗哈……」

    「冷静下来了吗?」

    一问之下,依然用双手握着宝特瓶的桐乃便往上看来瞪着我。

    「……没有冷静而且问题也完全没有解决,不过现在就先把它抛到一边去吧。」

    这家伙太固执了吧。

    桐乃用力坐到床上,傲慢地翘起脚来。

    「那接下来要做什么?到晚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几个小时你要怎么取悦我啊?」

    嗯,问得好。

    「哼哼,你猜猜看啊。」

    「啥~?恶心,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

    「…………」

    要一整天和这家伙在一起然后还不火大应该是不可能的任务吧?

    我调整了一下心情,伸出手来在前方的空间画了一道横线。

    「考虑到目前的状况与场地,我准备要怎么取悦你——应该很容易就能猜出来了吧?」

    「呜!」

    桐乃似乎意识到后方,也就是她正坐在上面的床铺,接着整个人就僵住了。

    「你……你不会是要在这里对我……!」

    「才不是哩!为什么你今天老是要把事情想歪到情色方面去呢!」

    难道说是在诱惑我吗!这样会让人觉得是那种「绝对不能按喔」的桥段耶!

    「少啰嗦!谁叫你要说那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快点说答案啦!」

    「是是是……不过我倒是觉得刚才的话没什么好误会的。真的啦。因为如果要在这里『让桐乃高高兴兴地杀时间』,就只有唯一一种选择啊。」

    我指着放在床上的一堆行李。

    「……啊……」

    看来迟钝的妹妹也注意到——我准备在这里和妹妹做什么事情了。

    其实根本不用想也知道。

    「一定是玩刚才买的成人游戏嘛。」

    「……这样啊,说得也是喔。」

    桐乃像是可以理解般点了点头,这时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每次买完新游戏就会马上想玩玩看,甚至连一分一秒都不肯浪费。」

    出发到美国的前一晚,也因为想先跑完一条路线这个理由而要我冲去深夜首卖的现场。

    「……是……是啦,如果你没有约我的话,我本来就打算待在家里,从早开始玩《圣诞节圣夜》来好好疼爱圣夜妹妹了。」

    有人像她这样过圣诞夜的吗?

    这……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萌妹御宅族会干的事吗……

    「呜嘿嘿……从早上开始玩的话,刚好到晚上就能玩到剧情最精彩的地方!你不觉得这是很棒的作战计划吗?」

    「之前你说女孩子不能在圣诞夜里跑去买成人游戏对吧?下次别再给我说这种梦话了。」

    你这家伙没资格这么说。

    「啥?你说什么蠢话?真要说起来,在二次元或现实世界度过完美的圣诞还不是一样。」

    「……我觉得不一样。」

    我好像从来没有用这么正经的态度吐槽过她喔?

    「磅!」桐乃忽然用手掌拍了一下床铺。

    「完全一样啦!总之呢,一起度过圣诞夜的对象不论是你还是圣夜,只要能让我觉得幸福就可以——」

    桐乃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接着脸便红得像苹果一样。

    「这……这样讲又要引起奇怪的误会了啦!」

    「谁理你啊!」

    连自己吐嘈自己都要生气。

    「总……总之呢……事情就是这样!知道吗?」

    「……好啦。既然破坏了你和圣夜妹妹一起度过圣诞夜的计划——那我会尽量努力来弥补你啦。」

    「……那你就……试试看吧?」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我和成人游戏的对决。

    虽然光看字面会觉得很愚蠢。但要和御宅族在一起(这里的在一起没有特别的意思哟!),和「对方的兴趣对决」就是无可避免的课题。

    不论是拥有御宅族太太的老公。

    拥有御宅族男友的女孩。

    拥有御宅族朋友的一般人。

    还是拥有御宅族妹妹的老哥。

    大家都是一样的。一定得思考怎么跟「对方喜欢的东西」相处才行。

    因为那已经是对方生命的一部分了。

    所以——虽然用了对决这样的单字……唔唔……但是怎么说呢,一直想不到比较好的说法……总之成人游戏也是我的伙伴。

    只要和它一起来让对方高兴就可以了。

    「好吧,我有带笔记型电脑来,那马上就——」

    「等等!我早就料到可能会这样了!」

    「咦?」

    这……这是什么发展。

    桐乃用一只手制止了我……

    「我也带了新的笔电,直接安装在这里吧!」

    她从包包里拿出笔电,然后笑着交给我。

    「锵~!」

    「………………」

    ……不会吧……真的假的……难怪会这么重!

    「快点啊,你在发什么呆?最近成人游戏占的容量相当大,要玩的话就快点安装吧!」

    「啊,嗯……」

    我再次了解到……

    我的妹妹是比我想像中还要恐怖的御宅族。

    就这样,三十分钟后——我们所在的饭店房间已经关起了灯。

    放在桌上的笔电,荧幕中映照出《圣诞节圣夜》的女主角,也就是圣夜的半身像。

    而且她的前面还供奉着一块小小的圣诞节蛋糕。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罗曼蒂克的烛光。

    「……呵呵……圣夜妹妹~圣诞快乐~」

    桐乃将手掌贴在脸颊上,一脸幸福地看着荧幕。

    被命令去买蛋糕的我,只能在旁边看着妹妹的这种模样——茫然地呢喃着:

    「……我说啊,这是什么宗教吗?」

    「嗯?你说什么?」

    「我在问这种异常状况是怎么回事。」

    「啥?看了还不知道吗?」

    「就是不知道才会问啊!」

    黑暗的房间加上烛光,并且在成人游戏画面前摆放蛋糕。然后一脸陶醉地看着画面……

    看起来就像是邪教的仪式啊。

    「呜哇~……你真的什么都不懂耶……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可怜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这是每个成人游戏玩家都知道的圣诞节庆祝方式啊~」

    才没有哩。

    这一定是骗人的。

    试问人类的精神力能承受得住这么悲惨的过圣诞节方式吗?

    「真的吗?」

    在抱持最后一缕希望的情况下这么发问后……

    「真的真的。不然这个『和圣夜妹妹快乐过圣诞』的指令是要做什么用的?」

    这……这个唱着圣诞歌曲的圣夜妹妹半身像就是这种指令下的产物吗……

    「最近的成人游戏很多都有类似的指令哟。」

    「这……这样啊……」

    真的有这种需要啊。不是设计师开玩笑放上去的功能吗?

    我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真实感。

    「好,所以呢——开始唱歌吧。」

    「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桐乃对着露出讶异表情的我重复了一次。

    「唱歌吧。」

    …………这家伙的眼神相当认真。

    「快给我唱。」

    「……喔,好啦。」

    就这样——我和桐乃以及成人游戏发出的圣诞歌声就响彻在圣诞夜的旅馆里。

    在各种意义上,这都将成为我难以忘怀的回忆。

    接着又玩了几个小时的游戏主线……

    「差不多该走了吧?抱歉要你在精彩的地方停下来。」

    「没关系,还是先在这里停下来比较好。」

    桐乃在对话告一个段落的地方按下存档键,然后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

    「呼~真有趣。接下来就等回来再玩吧!」

    于是——

    我们便准备到晴空塔去看夜景了!

    在原宿买衣服、到秋叶原买成人游戏,然后再到旅馆里玩成人游戏。

    而且还是和妹妹在一起。

    虽然结束数个活动后,今年的圣诞夜就已经比去年还要超乎想像了,但天黑之后才算是正式的圣诞夜——那么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刚才那段话是我试着以第三者的眼光来描述整个过程……

    「结果是阴天啊!喂喂……是阴天耶!」

    「……的确是阴天。」

    希望各位能够体谅我想要逃避现实的心情。

    要说明状况的话嘛——

    就是一到了晚上我们就马上来到晴空塔的展望台上,但却发现是个大阴天。

    然后桐乃就整个发飙了。

    「这下要怎么办?这样就看不见夜景了吧!」

    「好啦好啦,要抱怨就去跟老天爷抱怨。」

    虽然把责任推到老天爷身上,但妹妹的怒气当然不可能因此而平息。

    「呜~」

    别低吼。你这家伙是猛兽吗?

    「总……总之呢,难得都来了。我们就逛一逛整个楼层吧。」

    「啧……」

    我带着完全不隐藏不满神情的桐乃,直接逛起了晴空塔的展望台。

    展望台的形状是甜甜圈型,此外还以楼梯分为三层。

    从周围的窗户可以看见东京的景观(只是现在是大阴天)。而且也有拍摄纪念照的区域、礼品店、咖啡厅等设施。或许透过我的介绍感觉起来有点老土,不过这里的确是相当时髦的空间。看来墨田区要开始发展啰。

    「怎么说呢,感觉好像在太空船里面喔。」

    「哇~你有搭过太空船啊?」

    「这是比喻好吗?」

    可恶,这家伙真会酸人。

    除了我们之外,似乎也有许多情侣想要在能够看见漂亮夜景的地方度过圣诞夜,所以到处可以看见跟我一样被逼到绝境的可怜男友正在道歉。

    「喂喂,你看哪桐乃,人家的女朋友都那么贴心。温柔地对道歉的男朋友说『天气不好也没办法』。」

    当我带着「你为什么就不能跟人家一样?」的意思这么说完后,桐乃便看了一下我所指的情侣……

    「人家那个男生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女朋友才会拚命道歉。但是你呢——完全不认为自己有错,直接就把责任推给老天爷了。这部分的差异你不知道有什么感觉喔?」

    「啊,桐乃。你看那是什么?」

    我马上就把事情蒙混过去。而桐乃则是用难以忍受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啧……算了——你说什么?」

    「就是那个啊。」

    巨大液晶荧幕上播放着能够从晴空塔上看到的景色。画面里的时间以好几倍的速度快转,白天与夜晚不停在我们眼前交替。

    「太厉害了吧。原本能看见这样的景象吗?」

    「但现在是阴天。」

    「看……看哪,要开始放烟火了。」

    画面开始播放隅田川烟火大会时的影像。虽然从小就来看过好几次这里的烟火大会,但还是第一次从鸟瞰的角度来观赏。

    从上面可以很清楚看见烟火从圆球变成盛开的火焰花朵。

    「……简直跟桐乃的脸一样。」

    「你说什么?」

    「没有啦。看来我们已经逛了一圈了喔?」

    「我想看看电视上报导的那个玻璃地板。」

    「好啦。那接下来呢?要不要去展望台的上面——好像叫什么天望回廊的看一看?」

    「但是阴天耶?」

    ……………………

    「去看看嘛!难得都上来了!」

    看来只能豁出去了。应该说,为了进行我的「计划」,一定得到天望回廊去才行!不过呢……其实从阴天开始,我的计划就已经完全乱了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啦。」

    「……嗯。」

    在大量的调侃与抱怨之后,才稍微展露温柔的一面。

    ……我这个妹妹真是太狡猾了。

    至少别让天候更加恶化了——

    可能是老天爷终于听见我的祈祷了吧。我们搭乘电梯来到天望回廊后,眼前便出现了小小的奇迹。

    「——下雪了。」

    「————白色圣诞耶。」

    桐乃马上跑到窗户边并且把手掌贴了上去。

    「……哇啊……」

    不只是我们而已,在场的其他情侣脸上也都露出惊讶的笑容。

    ……发现是阴天时,还觉得自己真的很倒楣。

    哈哈,看来我的运气其实很不错啊。

    我也自然地笑了起来。

    「…………怎么样,很漂亮吧?」

    「又不是你的功劳,连天气预报也没说会下雪。」

    眼神没有从风景上移开的桐乃直接这么说道。虽然是相当冷淡的发言,但是却藏着无法掩饰的喜悦与笑意。

    「哈哈,说得也是,算不上我的功劳。」

    ——谢谢祢喔。老天爷。

    不输给阴天的街道亮光在地面上闪烁着。

    然后——纯白的雪花再轻飘飘地往下降落。

    「………………好棒喔,真漂亮。」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人类在感动的时候话就会变少。

    我们就这样眺望着逐渐染白的街道好一会儿。

    就我们两个人。

    就我们兄妹。

    周围的情侣也各自进入属于自己的两人世界。

    这时我也开始听不见四周的声音。

    ————好吧,开始了。

    「桐乃啊——」

    「嗯?怎么了?」

    「关于————————你毕业之后的打算……」

    我提出了这次的主题之一。

    我和桐乃都不看向对方,而是一直凝视着地面。

    「……嗯,你听说了吗?」

    「嗯……听说了。」

    「听谁说的?绫濑……?」

    「——嗯,你猜中了。」

    「……这样啊。」

    对话到此中断,接着经过一段让我感觉像是永恒的时间。

    当然实际上应该不过十秒钟左右而已吧。

    「我呢,毕业之后决定再次到国外去。」

    「…………」

    「我已经决定了。」

    「…………」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保持沉默。这时我们依然没有看向对方。

    但桐乃并不在意,接着又继续表明自己的决心。

    「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失败了。因为这次我已经很了解自己的实力。而且会常回来这边……也会跟大家连络……沙织她们也说会来找我。」

    「…………………………」

    「————说句话好吗?」

    桐乃转身面对我。

    我也缓缓地看向妹妹。

    兄妹的视线这时终于相交了。

    「那个……桐乃……」

    「……嗯?」

    「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时我说出了决定性的台词。

    向重要的人传达再也无法回头的决心。

    也就是说出我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

    妹妹呆呆地听我把话说完,可能是因为太过震惊而僵在现场。

    「……抱歉。」

    我暂时中断话题,笔直地凝视着她的脸。桐乃的表情一直没有改变。

    ————几秒钟后。

    一条泪水滑下妹妹的脸颊。

    「呜!」

    她随即转身跑离现场。

    而我只能茫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