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章
    十二月。

    在我过着独居生活的公寓旁边,我和绫濑正面对面看着对方。

    这时她也戴着桐乃送给她的那个发夹。

    「这是唯一只有一个的重要宝物——所以只有特别的时刻才能戴上。」

    就是她曾经这么形容的那个发夹。

    「唉……真是拿大哥没办法。」

    绫濑像要调侃我般叹了口气。

    「大哥真的是个超级大骗子。」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相当严肃。

    「除了好色、变态之外,还是妹控兼萝莉控,而且还是个被虐狂。」

    她的眼里已经浮现泪水。

    「每次见面都对我性骚扰并惹我生气……」

    她的声音开始发抖而且愈来愈细微。

    「总是那么地烂好人,又爱管闲事……」

    当她用袖子拭去泪水并抬起头来时,声音已经变得非常坚定。

    「而且又迟钝又不讲理又温柔,总是一直困扰着我——」

    「但我还是喜欢上这样的大哥了。」

    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想提起当时发生的事情。

    虽然已经卖了很久的关子了,但请容我再拖延片刻才进入主题。这次的告白之后——在提及「我的答案」前,我想先让各位再多了解一点我跟绫濑累积起来的回忆。

    所以必须把时间以及两人之间的关系倒转,跟大家说说那个时候的事情。

    十月。

    当我为了准备模拟考而独居在外时,绫濑以「管家」的身分,每天像个「通勤妻子」一样来家里照顾我。

    说起来呢,想不到天堂与地狱的距离竟然这么近啊。

    我也不想开头就忽然丢出感慨良多的一句话,但这是因为我的日常生活就是这种感觉啊。放学后一回到家里……

    「欢迎回来,大哥。」

    天使般的绫濑已经穿着围裙,亲自来到玄关迎接我。

    有比这还要幸福的状况吗——我想绝对不会有了!

    「我回来了,绫濑。」

    当我抱持着「这是什么对话!简直就像新婚夫妇一样!」的兴奋这么回答后……

    「来。我想请问——这是什么东西?」

    变得跟鬼一样的她单手拿着菜刀,然后把黄色书刊拿到我面前来。

    有比这还要痛苦的状况吗——我想绝对不会有了!

    「…………………………」

    我就这样站在玄关,一边流下斗大的汗水,一边试着突破目前的困境。

    「我说……绫濑小姐啊。在我们沟通前——是不是可以先把菜刀放下来呢?」

    「为什么?」

    绫濑像是感到惊讶般可爱地歪着头。虽然动作可爱到让人想拍下来收藏——但是她的眼睛完全没有笑意啊!

    「这……这是本能上的恐惧,同时也是为了彼此的将来应该做的事情。」

    「……是吗?那好吧……」

    绫濑露出冰冷的眼神并且噘起嘴来说:

    「总之不要站在那里了,要不要先进来呢?」

    「……很感谢您让我进门。」

    这里是我家耶。

    不论是绫濑、桐乃、黑猫还是沙织,为什么每个女人都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一样啊?

    感到无奈的我走进屋里放下书包后,绫濑也从厨房走了回来。她应该是去放菜刀了吧。

    呼……这下子终于可以不用担心被杀掉,好好地跟她说藉口了——正当我这么想时……

    「……喂,绫濑。你为什么一只手拿着杀虫剂?」

    「你觉得为什么?」

    「……有……有蟑螂跑出来了吗?」

    「盯………………………」

    「别盯着我看!怎么?把我当成害虫吗?」

    「哇~想不到哥哥还能有这样的自觉,我明明什么都还没说,请不要擅自解释然后还发脾气好吗?」

    「不然还能有什么解释?」

    你们不觉得她很过分吗?

    难怪御镜的心灵在一天里就受到那么大的伤害……

    放下菜刀后拿到新物品的绫濑开始用可爱的动作对着空中「噗咻噗咻」地喷着杀虫剂,然后才又说:

    「这杀虫剂…………………对人体也有毒哟。」

    她或许是想绕圈子表达「要把你干掉喔」的意思,但根本是直白到不行嘛。

    「OK,我们来沟通一下。」

    我赶紧伸出双掌来催促绫濑坐下。然后我们便隔着黄色书刊面对面坐着,接着绫濑就用恐怖的语气缓缓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

    「我再问一次。这是什么……?」

    「……黄色书刊。」

    我老实地承认了……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呢?

    「哦~是吗?」

    绫濑眯起眼睛来。

    唉……那些是我的宝物啊……看来是会被丢掉了。话说回来,我已经藏在很难找到的地方了,想不到这女人竟然还能发现它们。会不会太恐怖了一点。

    「哥哥……你的眼神带有反抗的意思哟。让……让女孩子看见这种下流的书籍……你不觉得很不知羞耻吗?」

    「我收起来了耶。故意把它找出来,然后才指责人家不知羞耻也大奇怪了吧?」

    「不是这样的!说——说起来呢,让家里出现这种书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好啦我知道了,别再喷杀虫剂了!」

    房间整个都是那种味道了啦。

    「还……还还还……还有这是怎么回事!」

    沙沙沙沙——磅!

    绫濑从一叠书里找出某本杂志并且把它丢到地板上。

    「为什么有我照片的杂志也藏在一起!」

    「……这真是个困难的问题。」

    我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意思是我的泳装照跟黄色书刊一样啰?」

    你穿泳装的模样确实很煽情啊。

    不过我已经发誓不再性骚扰了,所以不会对她本人说。

    于是我便这么表示:

    「绫濑,你误会啦。」

    「……我误会什么了?」

    「这本杂志里也有桐乃的泳装照。」

    「那更糟糕了!你这个变态!」

    喀滋!随着物理暴力的吐嘈在我脑门上炸裂!

    「竟……竟然用杀虫剂的罐子揍我!那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吧!」

    「请不要把事情蒙混过去!大……大哥果然是用有色的眼睛在看桐乃——」

    「我都说不是了!」

    至于在说服绫濑,让她相信不是这么回事之前我究竟硬吃了几记回旋踢嘛……

    就任由大家想像了。

    ……应该说,我和绫濑之间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回忆。

    天国与地狱的日子就这样继续下去。

    某一个礼拜六,绫濑早上就来到我房间帮我做家事。当然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不用帮我服务到这种地步啦」,但绫濑每次都笑着回答:

    「——因为是桐乃拜托我的啊。而且,我也没办法丢下大哥不管——」

    你们看,这就是天使了。

    虽然没像某个粉丝的部落格捧得那么夸张,但是绫濑的背上应该不久后就会长出翅膀吧。

    不但会来帮忙做饭,还会准备便当,然后也会帮我打扫和洗衣服。

    现在身上还穿着可爱的小熊围裙。

    看起来简直就像新婚夫妇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服务也太周到了吧?

    喂喂,这样我会误以为绫濑会不会是喜欢我耶。

    这下得好好感谢桐乃才行了。

    「大哥,我等一下要洗衣服。洗衣机的声音就请多包涵啰。」

    「嗯,没关系啦。」

    沉浸在幸福当中的我转向桌子,接着开始集中精神准备考试。

    不久后就听见「轰轰轰」的洗衣机转动声。

    就在我持续用功了一个小时左右……忽然感觉有人看着我的脖子。

    「?」

    回过头去一看,马上发现绫濑坐在房间中央并且面对着我。

    「怎么了?」

    「没有啊。」

    「是……是吗?」

    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把视线移了回来。

    ……………………

    ……………………………………真……真令人在意。

    再次转头一看,绫濑果然还是一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

    「那个……」

    「咦?怎……怎么了?」

    「………………你没事做了吗?」

    「…………」

    保持正坐姿势的绫濑用力把双拳压在膝盖上,然后把视线移开。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不过她那么早就过来了,家事应该也都做完了吧。

    「那个……请不用管我,继续看书吧。」

    「但有人在看就会觉得很在意啊。」

    「那要我怎么办呢?」

    谁知道啊!

    「干嘛闹别扭?」

    「我没有闹别扭啊。」

    不论是口气还是噘起嘴来的表情,很明显都是在闹别扭吧。

    「嗯~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拿来杀时间就好了。」

    「比如说呢?」

    「像是……书……之类的……?」

    我瞄了一眼房间角落。因为那里堆放着被层层捆绑起来,等待可燃性垃圾回收日就要被扔掉的宝物。

    「你……你想让我看那种东西吗!」

    「我什么都没说吧!」

    「这是性骚扰喔!大哥这个变态!」

    「为什么你看起来有点高兴!」

    「我才没有呢!」

    明明就有!可恶……这家伙最近老喜欢诬陷我是在性骚扰,然后就开始发脾气。实际上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难道是我没有性骚扰让她感到寂寞吗?心里虽然这么想,但绝对不可能会有这种事——不过她莫名其妙的行为就是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误会。

    「看书不行的话……那游戏呢?」

    「大……大哥……你明明得专心准备模拟考,却还把游戏带到这里来吗?」

    「啊,没有啦。」

    「真的吗……看来一定得没收才行了……」

    说这种话就像过度保护的教育妈妈一样,虽然说这的确很符合目前的情境就是了。

    看来绫濑的老公和小孩会很辛苦啊。

    绫濑这时已经边笑边开合着双手。

    「那么……到底藏在哪里呢?这个房间的所有角落我应该都已经检查过啦。」

    「等等!你刚才是不是说了极为恐怖的话?」

    「咦?是我在打扫这个房间,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别给我惊讶地歪头!你的行为甚至超过恋人的界限了!」

    「什……什什什……什么恋人!怎么说我也只是到这里来照顾大哥而已……请你别会错意了!哼!」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这家伙怎么这么麻烦啊——!

    当我绷着脸狂搔自己头发的时候,绫濑正拚命地搜寻着游戏。等一下好吗?我所说的游戏是一开始就安装在电脑裎的那种。那真的很适合用来打发时间。

    所以这个房间里的游戏——

    《自动送上门的妹妻~禁断的两人生活~》

    ——就只有这一款而已……哟?

    ……糟糕。

    不知道为什么,绫濑高兴找着游戏的光景让我看见了地狱。

    「……不……不过……没问题的。」

    我低声呢喃着。

    因为自从被加奈子以及老爸发现之后,我就已经把那套游戏藏在极为隐密的地方了。(当然我也只有玩过一次而已!)

    而且还会定期地更换隐藏的地点(厨房的抽屉深处、鞋柜里等等),它目前更是被我封印在难以被找出来的地点里。我想就算是绫濑应该也找不到才对。

    至于地点是哪里嘛——

    听了可别吓到喔。其实是放在房间角落的特大公仔展示柜上头。展示柜现在盖着床单,而且东西还装在纸箱里,绫濑她曾经因为看到床单下面的内容(情色公仔)而吓了一跳,所以应该不会再把床单扯下来了。

    哼哼……我赢了。把它藏在绫濑曾经翻找过的地点,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哦~~原来如此……藏在公仔展示柜这里吗?」

    「你怎么知道!」

    我吓得几乎要跳起来。绫濑则是困扰地眯起双眼……

    「没有啦……你一直凝视着隐藏的地点,想不被怀疑都很困难吧。」

    「糟……糟糕!」

    我怎么这么蠢。而绫濑接下来便采取了理所当然的行动。

    「所以呢——游戏我就没收了。」

    她啪唰一声拉下床单,然后一边因为情色公仔而脸红耳赤,一边拿起了封印之箱。

    「是这个吧!」

    「咦?等等啊绫濑!别打开它!」

    「为……为什么要拚命阻止我打开?」

    「因……因为那是——」

    啪。还来不及说明,绫濑便无情地把纸箱的盖子掀开——

    妹系的成人游戏就这样和绫濑小姐见面了。

    「…………………………」

    「…………………………」

    继加奈子以及老爸之后,这已经是笫三次出现这种尴尬的沉默!

    可恶,我要诅咒自己的命运。

    偏偏在最难缠对手的面前才又出现同样的梗,太过分了吧!

    「……呜……呜……这……这……这是……」

    但是绫濑在超近距离下看见情色的封面,以至于眼眶含泪并且感到害羞的模样……还是会让人有点兴奋。

    没有说出口,只是在脑袋里想的话应该就不算性骚扰吧!

    这时早已有承受回旋踢的觉悟,但还是专心把绫濑的煽情表情烙印在眼底的我,下一个瞬间就遭到了背叛。

    「……那个……」

    「嗯?怎么了?」

    「……嗯……那个……」

    抱着成人游戏,红着脸低下头去的绫濑忽然变得吞吞吐吐。

    由于这是——心里有事想说,却因为害羞而说不出口的模样,所以我便开口问道:

    「难道……你想玩这款游戏?」

    「怎么可能!笨蛋!」

    她马上就否定了我的问题。

    「那到底是什么事?」

    「没有啦……这套游戏……是桐乃交给大哥的对吧?」

    「嗯,是啊……」

    看来她没有误会。

    「…………桐乃她……果然想和哥哥……做这种事情吗?」

    「喂……喂!怎么忽然就说这种吓死人的话!」

    「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看……看到这个游戏的名称后,我忽然觉得她不会是想自己照顾哥哥吧!」

    「——————」

    我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不用回来也没关系啦。这样安静多了!

    你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

    「…………如果是这样就好啰。」

    我说完便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恐怖的成人游戏骚动就这样平息,之后绫濑没事做时就会拿出单字本来自习。现在回想起来,她虽然已经决定要念的学校,但也还是学生……让她花宝贵的时间来照顾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对,这时候应该要心存感谢才对。

    到了隔天,礼拜天的中午过后——

    「我回来了………………啥?」

    到便利商店去买果汁的我才刚回来,马上就看见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

    我来说明一下吧。

    绫濑她打开我房间的衣柜,然后翻着我的内裤。

    「……绫濑……你在做什么?」

    「呜!」

    绫濑整个人吓得挺直了背杆。看来她是因为过于集中精神而没发现我的存在。

    「…………大……大大大……大哥……你回来了。」

    转过身来的她,手里正紧握着我的内裤。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大叫出「那句话」来呢?

    「什么你回来了!我要报警啰!」

    「为……为为为……为什么大哥要报警抓我呢!」

    「你……你自己看一下目前的状况!」

    说完我便严厉地用手指着绫濑。

    「现在的你根本不是天使!只是一个内衣贼!」

    「这是误会!」

    看见我的内裤随着拳头被握紧的样子,只能说你的发言完全没有说服力哟。我摸着下巴,然后以沉痛的口气说: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最近——从还没搬过来这里前开始——我的内裤好像就有逐渐的减少倾向。犯人原来就是你吗——!」

    「这真的是误会!」

    当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绫濑的解释时,她已经继续这么说道:

    「应……应该说……如果要我偷这么脏的东西,我宁愿杀死大哥!」

    「你的言行举止完全没有逻辑可言啊!」

    一般应该是说「要我偷这种东西我宁愿去死」才对吧?

    ——为什么变成要杀死我啊!

    「总之请先冷静下来!」

    「这种状况谁冷静得下来啊!」

    刚回到家里就发现美少女在翻我的内裤耶!一定会产生混乱的嘛!

    「在报警前还是先问一下吧。绫濑……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真是的……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啊……!」

    这家伙竟然把我平常说的话抢走了。

    绫濑用力抱着我的内裤,然后像豁出去般说道:

    「我只是想帮大哥洗内裤而已啊!」

    「放在柜子里的不用洗啦!」

    「我·的·意·思·是!」

    绫濑以疯狂的眼神把内裤推到我面前。

    「为什么大哥要自己洗内裤呢!」

    「咦……没有啦,因为……」

    她激动的模样让我吓了一大跳。

    什么?刚才绫濑问了我什么问题?为什么洗个内裤就要挨美少女的骂呢?我还真搞不懂她究竟在说什么耶?

    「……内裤本来就是要每天洗的吧?」

    「我问的是『为什么要自己洗呢』?」

    嗯……好像……慢慢可以了解怎么回事了。

    「我洗衣服的时候……发现总是没有内裤……就觉得很奇怪,所以……所以才会检查大哥的衣柜啊!」

    ……是……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原来如此……我终于可以放心了。你不是要拿来戴在头上或是又闻又舔的吧。」

    「那还用说吗!你在像什么啊大变态!」

    《自动送上门的妹妻》里就有这样的场景啊。

    我真的不是变态,是制作那款游戏的家伙和硬把它借给我的桐乃才是变态啦。请你要了解这一点啊。

    「让女孩子帮忙洗内裤还是会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才会自己洗……」

    「不用跟我客气。今后请不要洗,把它放着就可以了。」

    绫濑一脸正经地说出要是会错意将会相当恐怖的话来。

    其实也不是客气,是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看来她没有注意到我真正的想法。但违逆抓狂的绫濑又很恐怖……

    「好……好啦。我以后会把内裤放进洗衣篮里。」

    我只能无奈地这么说道。

    「哼,知道就好。」

    绫濑得意地挺起胸膛。我接着便凝视着她的手边说:

    「那……你要像心爱的宝物一样握着我的内裤到什么时候?」

    「啊!」

    绫濑立刻红着脸把内裤丢到地上。

    完全把它当成脏东西了?我是没关系啦……

    原本以为一回家就面临的骚动也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但绫濑又像四脚步行的动物一样爬了过来。

    「所以呢,哥哥——请脱下来吧。」

    「啥?」

    连我的吐嘈技能都只能发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这女孩在说什么啊?

    「请脱下来吧。」

    绫濑以黯淡无光的眼神重复了一遍。

    ……不……不行了……这家伙是认真的。

    我只能呆呆地站在现场。而绫濑则是在我脚下拉着我的裤子。

    状况竟然变得比刚才还要恐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为……为什么我要脱裤子?」

    「因为我现在要洗大哥的内裤。所以——请脱下来吧。」

    「这是什么歪理!身上这件还不用洗啦!」

    「不行!是桐乃拜托我要照顾大哥的!」

    「快住手啊绫濑!桐乃不会希望你做这种事情!」

    「大哥你根本就不了解桐乃吧!」

    不知不觉间就变成「我在说服变成凶恶犯罪者的绫濑」这样的构图。

    倒是这家伙……

    「你只是想脱我的裤子而已吧?」

    「才……才不是哩!只是决定的事情不马上去做的话就会觉得浑身不对劲而已!」

    这应该是那种强迫症之类的,不先洗个一次的话心情就无法平静。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绫濑似乎把洗我的内裤当成她的使命了。这女人怎么还是这么麻烦。

    「真是的……请乖乖脱下来吧!」

    「呜喔……!等……等等……!别解我的皮带!」

    脚被绫濑一绊之后,我便整个人往后倒。

    另一方面绫濑则是像只野兽一样准备把我的裤子往下拉——

    「哈啰~京介~我带点心来看你了~这次是真的很好吃————啥?」

    然后加奈子就出现了。

    「………………」

    「…………………………不……不是啦。加奈子……这是因为……」

    「…………………………」

    面无表情地凝视眼前状况的加奈子,忽然就把手机贴在耳朵上……

    「桐乃~绫濑在侵犯你老哥哟~」

    「别说了——!」

    当这件事得以被当成开玩笑而带过时,老实说加奈子看起来就像女神一样。

    几个小时后——

    「真是的……加奈子真是让人一点都不能大意……」

    「……你才让人一点都不能大意吧。」

    坐在桌子前看书的我用不被本人听见的声音呢喃着。

    「——大哥说了什么吗?」

    背后传来令人害怕的声音。我急忙装傻回答了一句:「没有啊。」

    「不过绫濑,也不用把加奈子赶出去吧。难得她拿了点心来给我。」

    加奈子带来的,是她自己烤的饼干。

    解开加奈子的误会之后,绫濑便表示:

    「喂喂,明明约好由我来照顾大哥,为什么你这家伙还跑来啊(意译)。」

    然后就有些怒气冲冲地把她赶回去了。

    可怜的加奈子只能留下饼干落荒而逃。

    然后我们两个人便尽情享受了美味的饼干。看来之后得好好跟她道谢才行。

    ——当然也得谢谢麻奈实。虽然加奈子没说,但这一定是她们两个人为了能让我在看书时头脑更加清晰所做的。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应该留她下来一起吃的。」

    「唉……想不到用饼干就能收买大哥了。既然受到桐乃的拜托,那么把会影响大哥用功的捣蛋鬼赶走也是我的责任。」

    「是吗?我倒觉得刚好可以休息一下转换心情呢。」

    「哼~大哥就这么想跟加奈子一起喝茶吗?」

    「嗯~算是吧。」

    「……………………」

    「?怎么了吗?」

    别忽然沉默好吗?

    忽然有种绫濑在身后拿出菜刀的感觉,我随即转身往后看去。

    结果她用让人有点害羞的姿势蹲坐在地面上并且紧盯着我看。

    「没有什么事啊……」

    「那就别装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嘛。」

    虽然实在不知道该把目光往哪里摆,但点出来的话一定又会被当成在性骚扰了吧。

    唉,真令人困扰。既然这样,干脆就保持安静吧。

    「话说回来,大哥是想休息到什么时候呢?」

    「咦?我不是一直在你面前看着书吗?」

    我可没打混哟。

    「就我持续监视的过程中,你看起来不像非常集中精神。」

    「监视?你刚才是说监视吗?」

    「是的,我说了——看,手又停下来了。」

    「呜……」

    由于绫濑一直在我背后,我才正因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而感到有点奇怪——想不到是因为这样吗……

    「真是的……不完成今天预定的进度就没晚饭吃哟。」

    「你什么时候变成我的教育妈妈了?」

    「啊,听起来很不错喔。从现在开始,你也可以叫我妈妈哟。」

    「虽然是有些吸引人的提议,但我还是拒绝。」

    叫绫濑妈妈的时候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我会马上去死。

    「对了……戴眼镜的话应该会更像教育妈妈哟。」

    没有收心回去看书而打算继续闲聊的我,耳朵里忽然听见令人战栗的呢喃声。

    「……教鞭……鞭子……不知道哪里有在卖喔……」

    「我马上看书,Sir!」

    这家伙不是什么教育妈妈……根本是魔鬼教官!

    在魔鬼教官的监视下,我只能再次把精神放在准备考试上。

    老实说效率也比过去要好多了。但这也让我开始担心自己是那种被虐待才会有所成长的类型。这样的话,桐乃所拜托的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但就算是这样,在持续用功两个半小时左右,注意力还是开始分散了。

    「嗯嗯……」当我坐在椅子上伸懒腰——并且「呼啊……」一声大大打了个呵欠时——

    马上就有一杯咖啡在最完美的时间点从后面递了上来。

    「辛苦了,大哥。差不多该休息一下了,来杯热咖啡如何?」

    「啊,嗯,谢啦。那我就不客气了。」

    明明是相当贴心的举动,但我脑袋里浮现的单字却是……

    「糖果与鞭子」。

    抱歉了,绫濑。但是咖啡递出来的时间太过于完美,反而会让人有点害怕。

    我接着便转向绫濑并且问道:

    「那个……你一直在我背后监视我吗?」

    「是的♪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去准备饮料了。」

    听她这么说,就又觉得这女孩真是可爱。

    ……大……大家觉得呢?我实在无法判断这样的行动是恐怖还是可爱。

    一把杯子放在嘴上,马上就闻到一股芳醇的香味。

    「……真好喝。」

    「真的吗?加一颗砂糖,不加牛奶……这样没错吧?」

    「啊,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习惯?」

    「耶嘿嘿……这是秘密哟♪」

    虽然她害羞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爱,但是请回答我的问题啊。这样很恐怖耶。

    「呼……谢谢你的咖啡。」

    喀一声放下杯子后,绫濑便说了句相当令人高兴的话。

    「大哥今天很努力……所以明天不论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吃哟。」

    「咦?真的吗?」

    「是的。嗯……但是呢……」

    绫濑忸忸怩怩地提出这样的建议。

    「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购物转换心情呢?」

    「这建议不错喔。」

    一直坐在书桌前用功也是会腻的。

    「太好了。那明天就这么说定啰。」

    「嗯。」

    哎呀~这下开始兴奋起来了。

    「呵呵……这么高兴的话,人家会不好意思啦。啊,对了对了,今天还有一样礼物要送给大哥。」

    「哦?怎么搞的,今天服务怎么这么好。」

    满心欢喜的我一这么问,绫濑便微笑着回答:

    「锵~就是这个。」

    她拿出一张A4尺寸的纸张。上面画着圆形的图表。「这是什么?」

    「大哥的二十四小时计划表♥这样的分配大哥觉得如何?」

    「不用仔细看也能发现没有睡眠时间哟!」

    「咦?大哥这样的学力还有时间睡觉吗?」

    「当然有!你太看不起我的学力了!应该说一个月不睡觉只看书我一定会挂掉啦!」

    「当然是开玩笑的嘛,为什么马上就生气呢?」

    「你平常的言行举止让它听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啦!」

    甘甜的糖果之后就是严厉的鞭子在等着我。

    唉……看来在准备考试上,我是不可能打混摸鱼了。

    隔天的下午一点左右,我和绫濑在车站前碰面,然后往车站前的百货公司前进。

    十月的天气已经相当寒冷。

    「今天已经冷到不像秋天了。」

    我穿着厚重的夹克加上围巾,然后吐出白色的气息。

    「这样才不会想睡觉啊。」

    今天绫濑穿着应该叫做平口上衣的服装,然后在这件没有肩带的洋装上加了看起来相当暖和的大衣。整体来看是相当成熟的打扮。

    老实说,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用意志力压抑看向乳沟的冲动,这样真的很累人。

    虽然已经有点太迟了,但我还是开口询问:

    「对了,你今天……怎么会……做这么大胆的打扮?」

    露事业线给我看究竟有什么企图?

    「没……没有啦。上午拍了杂志的照片,我没有换衣服就直接来了……」

    原本准备说出那怎么不换衣服再来……

    「啊!」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以前跟桐乃也有过类似的对话。

    「他们特别把拍照时的服装送给我了!然后我就直接穿过来。怎么样?很适合我吧,」

    也就是说不称赞她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只不过……

    「算了,你高兴就好……」

    「……穿这样不行吗?」

    「嗯~有点太大胆了,对国中生来说有点太早了吧。」

    虽然绫濑做这种打扮我也算是很高兴啦,但同时也觉得有点担心。

    「趁这个机会,我就明说了吧。我也希望桐乃不要再接穿泳装或者暴露服装的工作了……当然我也觉得穿起来很可爱……也没有贬低你们工作的意思。但我还是……」

    我在说什么啊。绫濑会生气吧。

    但是绫濑却「噗』一声笑了出来。

    「大哥,感觉你好像爸爸喔。」

    「会……会吗?」

    「会啊。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没……没有啦……抱歉,是我太多嘴了。」

    「呵呵。」

    ……不知道该说是尴尬还是不好意思。还……还是赶紧换个话题吧。

    与绫濑并肩走在一起的我立刻想找别的话题。

    一看之下才发现,她的黑发上已经别着桐乃送给她的发夹。第一次看见她别发夹时多少会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不知不觉间已经相当习惯了。

    「跟之前比起来,桐乃送给你的发夹更适合你了。」

    「哼哼——我想也是。」

    「哦?很有自信嘛。也就是说,不是因为我看习惯了而已啰。」

    「不是的。」

    绫濑挺起胸膛来这么说道:

    「怎么说我也是模特儿,所以下了很多功夫让自己适合这个发夹。」

    「哦~是这样啊……桐乃也跟你一样啰?」

    「大哥是说发夹吗?桐乃是原本就很适合啰。」

    「原来如此……」

    话说回来,那家伙的确从以前就戴着它了。

    「对了,绫濑,你好像很久没有戴这个发夹了吧?」

    「哎呀,连大哥神经这么大条的人都发现了吗?」

    实在没办法说因为绫濑很可爱,所以我观察地很仔细。

    「是……是啊。」

    绫濑默默地碰了一下发夹。

    「因为这个发夹是桐乃给我的……所以对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物品。因为是唯一的珍宝——所以只有在特别的时候才会戴。」

    「?那今天为什么要戴出来呢?」

    绫濑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以恶作剧般的口吻回避我的问题。

    「那大哥觉得是为什么呢?」

    「因为是特别的日子?」

    「没错,答对了。那——是哪里特别呢?」

    「嗯……不知道!」

    放弃挣扎后,绫濑便像很高兴般咯咯笑了起来。

    「真是个笨蛋~」

    「完全不知道。告诉我答案吧。」

    「不行哟。」

    「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嘛。」

    「呵呵,不行。啊——那我给大哥一个提示吧。」

    绫濑抚摸心爱的发夹并且说:

    「听说这个发夹呢——是从前『某个人』送给桐乃的,结果桐乃因为太宝贝它了而舍不得每天戴。所以才会买了许多同样款式的发夹来经常戴在头上。」

    「这样啊。」

    「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让她送给我的哟。」

    「是喔。但这算是提示吗?我还是不知道耶。」

    「咦,是这样吗?顺带一提,大哥……」

    「怎么了?」

    「你露出很幸福的表情啰。」

    ……………………

    「才没有哩。」

    话说回来……

    虽然是毫无脉络、完全无关且可有可无的一件事——

    不过很久以前,还是国中生的高坂京介,曾经很难得地送给妹妹一份礼物。

    那份礼物就是只值500圆日币的发夹。

    嗯……不过那跟刚才这件事完全无关就是了。

    这时我们来到了车站前的百货公司。由于这里的价格相当高,所以我不太来这里购物,但今天绫濑却选择到这里来。看来我可以期待吃到豪华的晚餐了。

    「那么我们快点去买食材吧。」

    由于绫濑已经拿了购物篮,所以我很自然地朝她伸出了手并且说:

    「我来拿吧。」

    「咦……好……好的。」

    绫濑以细微的声音回答并点了点头。怎么动作忽然变得这么淑女。喂喂,这样会让我开始胡思乱想啊。我一边缓缓往前走,一边以硬装出来的冷静声音问道:

    「那要买什么呢?」

    「大哥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啊。」

    「真是的……这样最让人困扰了。」

    麻奈实以前也常这么说。顺带一提,近年来麻奈实已经像是先用千里眼预知我想吃的东西,然后才开始做菜。当然我可没办法要求绫濑达到她的境界。

    「嗯……吃什么好呢。不过,只要是绫濑为我做的,真的什么都可以哟。」

    「就……就算称赞我也不会有奖品哟。」

    「没有啦,我是说真的。你真的很会做家事呢。」

    看看加奈子和桐乃,就能够知道这真的很不容易。

    我最近才发现像麻奈实和黑猫这种妈妈属性的女孩子其实相当稀少。

    「不过你为什么会这么拿手?平常在家有帮忙做家事吗?」

    「应该说是管教而不是帮忙。从小妈妈就教我要打扫和洗衣服了。」

    「哦~」

    绫濑家里果然管得很严。我们家的老爸虽然很恐怖,但是倒不会要我们做家事,说起来应该是另一方面的严格吧。

    「那做菜也是啰?」

    「不是,那是因为……」

    「……难道……是为了我而特别练习的……」

    「不是。」

    这女的面无表情地否定了我的问题。

    「我和桐乃在上家政课的时候是同一个小组……所以我才会练习做菜。因为想让桐乃尝尝美味的料理。」

    「喔喔……是为了桐乃啊。」

    这家伙对桐乃的友情还是那么浓烈。不过现在终于了解桐乃知道绫濑很会做菜的原因了。

    「虽然大哥的称赞让我觉得很光荣,但是姊姊和你的前女友应该都比我会做菜吧?」

    「嗯,这倒是真的。」

    「……竟然直接承认了。那个……一般来说,这时候不是应该说些场面话吗?」

    「这种事情不能说谎骗人吧。」

    「这样啊。」

    「但绫濑做的菜也很美味,我很期待今天的晚餐哟。」

    「……是是是,我会尽量努力啦。」

    结果绫濑说完就把头转到一边去了。哎呀……惹她生气了吗?

    绫濑这时侧眼看了我一下——

    「如果大哥没有特别想吃的菜,那就马铃薯炖肉好了。」

    「哦,是你的拿手菜吗?」

    「不是。是大哥喜欢吃的菜。」

    搞不懂为什么这家伙会知道我喜欢的菜色啊。

    「我听姊姊说了。之前加奈子做了马铃薯炖肉给大哥品尝对吧?所以我才想也做马铃薯炖肉让你尝尝看啊~」

    怎么感觉是要跟加奈子对抗呢。

    「所以,我们先去买肉吧♪」

    她竖起一根指头并且眨了眨单边的眼睛。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不是现在的我,一定马上就会被那充满魅力的笑容迷住了。

    「好吧。」

    当我们一起来到肉类卖场,马上就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

    味道原来是来自于试吃的摊位。正在烤肉的大婶一看见我们就大声地说:

    「太太!要不要考虑看看?牛肉很便宜哟!」

    「!」

    绫濑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不……不用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产生强烈的动摇,然后快步往前走去。

    「呃,喂……怎么了吗?忽然走这么快……」

    「没……没事啦……」

    但绫濑又忽然停下脚步,一边低下红通通的脸一边呢喃着:

    「刚……刚刚刚……刚才那个人叫的太太…………应该是指我吧……?」

    「啥?啊……嗯,应该是吧?」

    「我……我们看起来像新婚夫妇吗?」

    她忽然瞪大双眼朝我逼近。为什么这么激动啊。

    「没有啦,那只是一种惯用句。像是『帅哥』或『欢迎光临』也是一样。」

    「是……是这样……吗?」

    「对啦。因为我和绫濑看起来怎么可能像情侣呢?」

    考虑一下年龄嘛。只是国中和高中生耶。

    「……………………好……好像不用想也知道呢。」

    「对吧?你可能害怕被人家误会才会产生动摇,但是不用担心啦。不会被误会的。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看起来只会像兄妹啦。」

    虽然是长得不像的兄妹就是了。

    「…………」

    「怎么了?继续购物吧?」

    「说得也是!」

    绫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生气,只是快步往前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啊。

    「哎呀,这不是京介吗?」

    结完帐之后,忽然有人对店内的我们这么搭话。

    回头一看之下,发现一名穿着西装且抱着小孩的大姊姊站在那里。

    「这……这不是Fate小姐吗!」

    可能有人已经忘记了,我就再说明一下吧——她的名字叫伊织·F·刹那,是桐乃在写手机小说时认识的拜金大姊。

    最后一次遇见她是在夏Comi发现她把同人志拿来当成营利手段的时候——

    等等,现在应该吐嘈的不是这一点啊!

    「你有小孩了吗?」

    「这不是我的小孩啦!」

    Fate小姐马上否认与小孩有血缘关系。被她抱住的婴儿正愉快地咯咯笑着。

    「这小孩……是因为我目前……正在从事类似保母的打工啦。这是我学妹的孩子……但那家伙算是颇为无情,明明是单亲妈妈还把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不过……当然我也有很多苦衷啦。」

    「很多苦衷吗?」

    「是啊,超多的。明明是我操盘让社团成功商业化,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大功劳者的我后来完全没有地位,不知不觉间代表的位子就被别人取代了。好不容易才还完的欠款现在又再度复活,所以才得像这样出来打工,总之就是有很多苦衷啦。」

    「……我不想听。」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无数由自己所主演的戏剧。尤其是和加奈子与沙织聊天时更是有这种感觉。所以也没必要强行去挖掘对方的隐私。

    何况这个人主演的戏剧一定相当黑暗。

    「话说回来,京介你——正在和女朋友约会吗?」

    「「咦?」」

    我和绫濑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我接着更急忙摇手说道:

    「不……不是啦!」

    「我想也是。因为看起来就不像情侣啊。」

    我就说吧。

    这时我再次向Fate小姐说明:

    「这位是新垣绫濑。她是桐乃的好友——然后也是我的朋友。」

    「初次见面,我是新垣绫濑。」

    「我是伊织·F·刹那。请多指教啰,新垣小姐。」

    「那个……我们是不是曾在哪里见过?」

    「没有吧,应该是初次见面。」

    「这样啊——失礼了。」

    绫濑和Fate小姐打完招呼后,Fate小姐马上很刻意地拍了一下手。

    「啊,对了。京介、新垣小姐——在这里相遇也算是有缘,可以拜托你们帮个忙吗?」

    「咦?当然不行了。」

    「我都还没说内容耶!」

    Fate小姐维持双手合十的动作发飙了。

    「大……大哥……真不像你耶……?就稍微听她说说看嘛……」

    「不行不行,和这个人有关的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马上就丢出「根本没必要听」的回答。

    「而且今天的我还有赶快回家让绫濑帮我制作美味的晚餐,然后『啊~』这样喂我的重要使命呢。」

    「我才不会这么做呢!请不要自己乱加一些邪恶的愿望!」

    「看吧,女朋友都这么说了,你就听听看嘛!」

    「都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啊——这家伙真啰嗦!

    「好啦~我知道了。我听就是了,别在这里大声嚷嚷。这样会给店家添麻烦耶。」

    无计可施的我只能这么说了。

    「不愧是京介!心胸真是宽大!那我们到角落那边的休息区去吧。」

    Fate小姐马上用天真无邪的表情(二×岁)兴奋地大叫。

    这种态度只让我有非常不妙的预感啊!

    沮丧的我直接对拉着我袖子的欧巴……大姊姊说:

    「要换地方的意思是事情很复杂啰?」

    「不会啦。只说要拜托你们的事情,其实一句话就能结束了——总之就是……」

    「我去打柏青哥的这段时间,请你们照顾一下这个小孩!」

    「看到了吧!」

    绫濑你要看仔细一点啊,这就是被人叫作人渣的生物。

    于是——我和绫濑就沦落到坐在没什么人的百货公司角落板凳上,代IIFate小姐担任保母的下场。

    「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大……大哥,真的很抱歉。都是我说『就稍微听她说说看嘛』才会这样……我实在没注意到那个人是有着人类外表的垃圾。」

    「你也算很猛了,竟然能这样批评初次见面的人。」

    顺带一提,目前抱着婴儿的人是我。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只要想到没遇见我们的话那个人会做出什么事……就会觉得这样反而比较好。」

    虽然我也想相信她不是那种会丢下小孩跑去打柏青哥的大坏蛋,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但是大哥还要准备考试……」

    「没关系啦。反正那个人也没什么钱,一定马上就会哭着回来了。」

    虽然说什么「赢了回来一定请客!」,但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未来出现。

    「…………」

    这时责任感很强的绫濑还是相当自责,个性太过一板一眼也很让人困扰耶。

    「绫濑,可以帮我拿一下Fate小姐留下来的那个包包吗?」

    「是这个吗?」

    「对对对。」

    接着我便开始检查这个画着鸭子的包包里装了些什么。

    「奶瓶、尿布、水壶……替换的衣服……玩具……面纸……湿纸巾……嗯,有这么多东西应该就没问题了。乖乖——看这边喔。」

    我一面稳定背巾,一面看着婴儿的脸并露出笑容来哄他。

    马上回报咯咯笑声的婴儿真的十分乖巧。

    「喔~好乖好乖,真是个好孩子。」

    「……大哥很会带小孩嘛。」

    「我自己也很惊讶啊。想不到竟然还记得,桐乃的婴儿时期——明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啊……」

    绫濑这才想起我是有一个妹妹的哥哥。

    「当时我自己也才三四岁而已,所以帮不上什么忙,但还记得曾经帮妹妹换尿布、喂她喝牛奶等事情哟。一定是老妈拜托我帮忙的吧。」

    「桐乃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孩子呢?」

    「是个很任性的婴儿。只要不是用某品牌的尿布她就一定会发飙,而且对玩具也相当挑。还有那家伙真的很喜欢在晚上大哭。每天晚上都快被她吵死了。」

    「咦~」

    「老爸老妈和我都拚命地哄她。没有带过小孩的人可能都会觉得小孩很可爱,但老实说真的没什么这样的回忆。」

    「……真……真的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婴儿是可爱的生物真的就只是幻想哟。

    就像现实世界的妹妹根本超任性又不可爱一样。

    当我们说到这里时,小婴儿开始啜泣了。

    「啊啊,大便了。等一下喔~」

    我松开背巾,然后让婴儿躺在板凳上。准备好面纸后就解开尿布帮他擦屁股。

    「不用说也知道,桐乃大便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帮她擦的。」

    「不用告诉我这种事情!」

    「哈哈哈哈。」

    我边笑边进行后续的收拾。接着又说:

    「绫濑啊,可以帮我抱一下小孩吗?」

    「咦?」

    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我……我我我我……我抱吗?」

    「嗯。不行吗?」

    绫濑看着这扭动的可爱生物,然后红着脸回答:

    「也……也不是……不行啦……只是我没抱过小孩子……」

    「我教你啊。秘诀是千万别紧张。」

    我把背巾披在绫濑身上,一边教她各种诀窍一边让她抱着婴儿。

    「是……是……这样吗?」

    「对对对。很厉害嘛……好,看来没问题了。那可以照顾他一下吗?我去买一下刚才用完的尿布。」

    「咦?请……请赶快回来喔。」

    「我知道。」

    当我跑去百货公司买了尿布再回来时,绫濑已经露出相当着急的模样。只见她正拚仑地哄着婴儿。

    「怎么了?」

    「大……大哥——这个孩子好像快哭了……」

    「嗯……才刚换尿布而已,我想……应该是肚子饿了吧。」

    「糟……糟糕……那……那怎么办!」

    「嗯……」

    我们坐的板凳旁边就是厕所,而厕所隔壁就是哺乳室。

    「绫濑,帮忙喂小孩子喝奶吧。」

    「怎么可能会有嘛,大变态!」

    「你这家伙……竟……竟然用水壶揍人!是想杀了我吗!」

    「谁叫你连这种时候都要性骚扰!」

    「我说的奶是牛奶!我怎么可能叫国中生喂母奶呢!」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么说呢,很容易引人误会耶!对了,你明明是看着我的胸部然后这么说的!」

    「不是看你的胸部,我是看小孩!」

    虽然从平口上衣露出来的事业线的确一瞬间吸引了我的目光!

    「呜~~真是的!大哥你老是这样——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色情啦,所以才会每次都让我产生误会!」

    「才不是哩~我看你的存在才是色情吧~~!」

    绝对不会错啦,因为你马上就会把事情想到情色的方面去。

    「什么!太……太过分了……!」

    不理会饿肚子的小孩,只顾自己吵架的新婚夫妇——不对,是我&绫濑。

    但是,这名还不懂事的婴儿在这个时候做出了极为恐怖的行动。

    「哒~(←婴儿天真无邪的声音)」

    啪沙!(←婴儿拉下绫濑平口上衣的声音)

    噗噜!(←绫濑重要部位露出来的声音)

    「啊……」

    「咦?」

    绫濑注意到我的反应后,随即慢慢低头往下看。

    ——————————然后时间就暂停了。

    紧接着——又过了一秒钟后。

    「哇……哇……哇哇……」

    「绫……绫濑,等一下……这是意外。」

    虽然我急着要解释,但是我的鼻子里已经流出热热的液体。

    而这便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滋磅!

    我死而无憾了。

    当视线转黑的瞬间,我的内心只有这样的想法。

    「——的……的确有过这种事呢。」

    「嗯嗯……那真是从未见过的一击。」

    亏我竟然还能活下来。

    「倒……倒……倒是!为什么要提起这么丢脸的事情!」

    「是你自己先开始回忆从前的吧。」

    没错……我们已经从过去的回忆回到现在了。

    目前我和绫濑正在我独居的公寓旁边对峙着。

    ————但我还是喜欢上这样的大哥了。

    绫濑她——向我告白了。

    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看起来回忆起的羞耻也逐渐转变成其他的感情了。

    「真的……发生了许多事呢。」

    「嗯。真令人怀念……明明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我抬头看着公寓。

    在里头生活了两个月的201号房。那个狭窄的房间,正是我和绫濑一起度过许多时间的场所。明明一直急着要搬回家里,等到真的退租时才发现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我想这一定也是有绫濑陪着我的缘故——

    如果现在答应和她交往的话,往后相处时的情况应该也会像那样吧。

    「大哥……请告诉我你的答案。」

    「嗯。绫濑——」

    「是的。」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的答案早已经决定。我想她应该早就知道了。

    「……笨蛋……」

    绫濑的眼睛里流下大量的眼泪。

    「笨蛋!」

    一记来势甚快的巴掌朝我袭来。

    「大哥这个笨蛋!」绫濑击中我胸口的巴掌发出了「磅!」一声。「笨蛋笨蛋笨蛋!」每当她击中我的胸口,我就好像感觉到她的心意一样……「为什么不是我呢!明明说要跟我结婚的!明明性骚扰我这么多次了!」

    「绫濑……你听我说,我……」

    「人家明明连身体都给你了,现在竟然说这种话!」

    「给我等一下,我们可没有那种关系吧!」

    在这种严肃的状况下,我还是忍不住吐嘈了!而且还是拚尽全力的超高速吐嘈。

    但……但这也不能怪我啊!刚才的话绝对没办法听过就算了!

    「明……明明就有!请不要装傻!」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绝对没有!」

    虽然像是最低级的男人才会说的话,但没有的事就是没有。

    绝对没有运用任何的叙述视角陷阱!请相信我!

    「真不敢相信……明明就有啊……!你……你忘记了吗……?」

    眼眶含泪的绫濑呼息急促地这么控诉着:

    「那……那个时候——你……你你你……你明明看见我的胸部了!」

    「这就是把身体给我的意思吗!」

    就是刚才回想的那件事吗!可恶,说法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吧!

    「那是意外!只是婴儿无心的恶作剧!」

    「意外就可以玷污人家的身体还不认帐吗?请负起责任好吗!」

    「首先可不可以不要把『看见胸部的意外』归类为被玷污了身体!被附近的邻居听见了怎么办!」

    我在这间公寓的社会形象会整个完蛋啊!

    至少也用「对我做了色色的事情」嘛!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不和我交往的话我就要干掉你!」

    「绫……绫濑!」

    我像是要中断她藉势装疯的情况般提高了音量。

    接着便压低声调,希望能以自己最真诚的声音来传递内心的想法。

    「——不行的,我没办法和你交往。我已经决定了。」

    虽然感到很高兴也很光荣,但我还是没办法改变自己的答案。

    「呜……」

    听见我的话之后,绫濑还是气冲冲地用鼻子发出「哼」一声。

    「我想也是。这时候说出这样的答案才像是大哥会做的事。」

    了解我的答案后,她还是把自己的愤怒以及真正的心意传达给我知道。

    「大哥这个大骗子,太狡猾了。到了最后这一刻,就跟你说我的真心话吧。」

    「绫濑……」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很在意大哥了。」

    「……」

    「虽然以前隐藏了这样的心意。不过你是最喜欢的桐乃的哥哥,而且看起来又很温柔……我曾经有过……和你结婚的话,桐乃就会变成我小姑的害羞妄想。」

    脸颊染上红霞的她开始回想着。

    「然后自己一个人兴奋不已……之后又经历了数次的幻灭……但每一次都让我重新认识大哥……」

    回想起来……从认识到现在,真的经历了许多事情。

    虽然不是时常见面,但每一件和绫濑有关的回忆都深深刻划在我心中。

    「不知不觉间,就这样强烈地喜欢上大哥了。」

    绫濑脸上硬是挤出近似苦笑的笑容。

    「…………」

    「…………」

    我们两人就这样凝视着对方好一阵子。

    「大哥……」

    「嗯……怎么了?」

    「你愿意负起搅乱我心思的责任吗?」

    「…………」

    由于已经说过无法以交往的形式来负起责任,我一瞬间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真是的……怎么这么迟钝呢。我们分别时,不是每次都会做同样的事情吗?」

    「嗯……」

    「这个变态!去死吧——————!」

    「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是的,就是这么回事。」

    不用说也知道她要做什么,其实这让我有些悲哀但也有点怀念。

    总之我只能像门神般站在她面前,并且抱着必死的决心。

    「来吧!」

    被她狠狠地踢出去——虽然这样她应该也没办法消气就是了——

    只要像之前一样被踢飞,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能变得跟从前一样了。

    ……虽然还是会有点寂寞。

    「那我要开始啰。」

    等等……绫濑那家伙竟然还助跑……

    只见绫濑迅速跑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

    我准备承受强烈的冲击而闭起眼睛,但下一个瞬间朝我袭来的并不是疼痛感。

    啾。

    竟然是嘴唇的柔软触感。

    「……!」

    我按着脸颊睁开眼睛。

    顿时有种时间暂停的错觉。实际上不过数秒的时间,感觉就像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

    不久后绫濑才缓缓把嘴唇移开。

    满脸通红的她用积满泪水的眼睛在极近距离下凝视着我。

    在离别时对我使出强烈一击的她,最后笑着对我说道:

    「再见了,大哥。我最讨厌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