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章
    圣诞夜当晚——

    我对自己的妹妹告白了。

    当时说的话甚至比豁出去跟老爸对决时,以及对绫濑大叫出谎言时还要夸张。

    我回想起一年前的自己。

    那个时候作梦都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好的。」

    桐乃这么回应了我的告白。

    从那个瞬间——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沙织等人已经离开,我也已经跟桐乃说明过关于她们的事情。之后沙织她们就留下我们开车走了。

    那个时候黑猫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也难怪她会这样,因为她所使出的「生涯最大的诅咒」已经——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正如她所想——发挥出绝大的效果了。

    不但让桐乃决定不到外国去,也给了我超强力的精神攻击。

    但我可没有恨她,甚至还有点感谢她呢。

    不对——不是甚至。

    我是真的很感谢她。

    正因为黑猫把我逼进再也无法回头的状况当中——

    高坂京介才能不顾一切对妹妹告白。

    从结果来看,黑猫的「生涯最大的诅咒」成功地让我早已做出的决心变得更加坚定。

    那些家伙该不会就是为了这样的效果才那么做的吧?

    当然我没有实际问过她们,一切只不过是我的想像。

    从黑猫的表情来判断的话,这应该就是她的目的。平常只会让人觉得是邪气眼厨二病又发作了的「仪式」,在跟高坂兄妹扯上关系后,竟然就发挥出绝大的效果了。

    至于理由嘛,我想不用说大家乜知道了吧。

    另一方面,沙织则露出了「会不会太过火了?」的复杂表情。顺带一提,香织小姐则是发出了在场所有人当中最豪爽的笑声。我们可能刚好戳中她的笑点了吧。连开车回去的时候都还能听见她的笑声,离开的痛休旅车甚至还有点蛇行呢。希望她们能够平安回到家里。

    不论如何,等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一定还得跟沙织与黑猫见一次面才行。

    虽然黑猫可能不愿意就是了。

    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

    「我和桐乃目前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当中呢?」

    话说回来,我之前已经说明过许多其他的事情了,其实我也不是故意在卖关子啦。

    嗯~该怎么说呢……总之就请大家先听我一一道来。

    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两个人已经回到饭店的房间里。

    那场惊天动地的告白才刚结束而已。

    两个人一定是马上陷入卿卿我我的气氛当中了——我想大家应该都会这么认为吧?

    「——现在该怎么办?兄妹又不能结婚,这样真的很恶心耶?」

    我只能说大家都猜错了。情况还是跟平常一样。

    我再重复一次!完全跟平常一样!

    因为我被妹妹命令正坐在她面前了啊!而桐乃就趾高气昂地双于抱胸站在我眼前,嘴巴紧抿然后低头看着我。

    听我说了这么长故事的各位应该已经厌烦这个姿势了吧!

    明明才刚做完爱的告白,但现在已经是一肚子火了。

    但我当然还是跟平常一样忍耐下来,简直就跟成人游戏的「软弱无能型男主角」一样对妹妹搭话:

    「呃……那个……就是说呢,我……喜欢上你了。」

    「是恋爱那种喜欢?」

    「是恋爱那种喜欢。」

    事到如今也不用害羞了,我马上这么回答。

    「呃……喔……这样啊~……」

    「……你看起来很高兴嘛。」

    「少啰嗦。」

    桐乃忽然就发出凶狠的声音。可恶……到了这种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这女人真是太难懂了。

    但不管对方难不难懂,现在的状况都是一样困难。

    哎呀,怎么说呢……

    之前气氛明明变得那么热烈,但一起走在寒风中,在路上喝了杯饮料——接着过了一个小时后……

    两个人终于回过神来了。

    回到房间冷静下来之后,便开始准备讨论今后该怎么办才好。

    失去告白时的超亢奋「超级京介模式」,现在要怎么度过这个难关呢?……请大家帮我加加油吧。

    「等等,听见我的告白后,你也回答『好的』吧?」

    「我是说啦。」

    「那也就是说……你也……喜欢我对吧?」

    虽然是理所当然,但也是极为重要的问题。心里感到相当害怕的我这么问道。

    而桐乃她……

    「啥~?」

    则是做出这样的回答。

    「恶心!为什么还要特别提出这种问题?太夸张了吧?」

    「没有啦!因为一定要先确认这一点啊!之后不是要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吗!」

    「我刚才~~~~~~~~~~~~~~~~~~~~~」

    她忽然把脸别到一边去。

    「…………………………………………不是回答你了?」

    「……呃……也就是『重复确认告白的回答一点都不罗曼蒂克了啦!拜托你机灵点,别再问了好吗!』的意思?」

    「别特地说出来啦,笨蛋!」

    哦,被我说中了吗?

    「太好了!这说不定是我第一次完全猜中你的心意呢!哥哥我很厉害吧?你可以称赞我没关系哟。」

    「恶心死了!」

    啪!

    「…………没必要踢人吧。」

    虽然我的确太得意忘形了。

    「刚才的『恶心死了』完全没有其他意思,是我的真心话。」

    「不用追加说明我也知道啦!」

    可恶!

    「不过你放心吧,我们两个早就很恶心了。」

    「呜……竟……竟然说『我们两个』!」

    「认真对妹妹告白的我,还有竟然答应的你都很糟糕。」

    这点我自己也知道。因为我告白的时候,旁边观众(除了黑猫)的反应真的很夸张!因为是圣诞夜所以人还满多的,而他们每一个都被我吓了个半死!

    「喂,那是什么!」「在拍戏吗?」「咦?是……是兄妹吗?」「真的假的!」「哇哈哈哈!干得好!(香织小姐)」——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虽然还是有一部分的人拍手并露出感动的表情,但在圣诞夜&如此亢奋的异空间下还是只有一部分的人拍手,就能知道基本上应该是受到大部分人的排斥了。

    「……我想也是。」

    桐乃也露出放弃挣扎的笑容。

    「嗯。」

    由于太理所当然了,我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冲击。

    「但这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就像成人游戏事件的时候一样。」

    「现在的我们,状况就跟妹系的成人游戏一样。所以社会大众当然也会表现出看见成人游戏时的反应啰。」

    「嗯嗯。所以——商量一下今后该怎么办吧。」

    「人生谘询?」

    「——————」

    嘿……竟然在这时候说出这个词来吗?

    我一瞬间吓了一跳,但马上又恢复过来回答她说:

    「没错,就是人生谘询。和之前不一样——已经不是妹妹的人生谘询。」

    「而是我们两个人的人生谘询了。」

    让大家久等了,现在终于来到突击地雷阵的时候。

    当我说出这句话时……

    没错,这句话——这句话才是……

    我和妹妹这个故事的主题。

    那么,妹妹对我忽然说出来的耍帅台词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对了,在那之前,我可以先结束超想玩的《圣诞节圣夜》吗?」

    你这个家伙!

    「别开玩笑了!难——难~得我说出那么帅的一句话!为什么要在谈论我们的将来这个重要话题前,还得先让你玩成人游戏呢!」

    「因为刚才离开旅馆时,我故意在最精彩的地方停下来了嘛!就在男主角告白的场景之前!所以从刚才就一直非常非常非常在意啊!」

    「哦——顺便问一下,你的『刚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老实说,被你告白的时候我就很在意成人游戏的后续了。」

    「太差劲了吧你!可恶,我的告白全给毁了!」

    「因为你跟我告白,我才会浮现『啊,话说回来,得赶快向圣夜妹告白』的念头啊!」

    「哦,是这样啊!哼,和你之间的禁忌之爱也到此结束了啦!」

    爱得再怎么浓烈也会瞬间急冻!为什么我要跟这个臭女人告白呢?

    「等等,你先听我说!真的很重要!你所说的『我们的人生谘询』呢——的确是很重要没错!也算是我们人生的分歧点!但是——但是呢……《圣诞节圣夜》正是以现在!也就是圣诞夜为舞台的成人游戏啊!」

    「……所以呢?」

    「现在玩才最能够享受它的乐趣!再过几个小时,这个机会就要消失啰……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我根本就没有心思跟你讨论了……反而是享受最棒的结局然后感动一番,然后在放下心中的牵挂后才会有好点子出现吧……!」

    「对吧?我没说错吧?」桐乃带着诚恳的眼神和语气边这么说边朝我逼近。

    这家伙真的很恶心耶!

    「这样啊……那你就玩啊。」

    终于放弃挣扎的我只能丢出这么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有人能说出其他更棒的回答,请务必告诉我。

    「嗯!那我玩啰!」

    丝毫不理会我酸溜溜的口气,桐乃天真地开始行动。

    「真是的……」

    让我再次说明一下房间的内部摆设吧。里头有一张床、桌子以及两张椅子,桌子上放着桐乃打开的笔电。顺带一提,刚才的「供品」已经被我们两个人一边玩游戏一边吃掉了。

    「嘿咻……」

    桐乃轻轻抓起笔电然后把它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那椅子太硬了,就在这边玩吧。」

    「我也一起?」

    「那还用说吗?」

    「是是是……」

    现在的心境……真是复杂啊。

    明明对桐乃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一样感到遗憾的啊……

    「怎么,你那苦笑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你还是跟平常一样,看起来很开心啊。」

    这一定是因为能玩游戏很高兴吧。这时桐乃得意地表示:

    「不行吗?」

    我考虑了一下,然后这么回答她:

    「没有不行,这样不错啊。」

    「……觉得这样的我很恶心?」

    「以一般人的眼光来看或许是吧,但是我绝对不会瞧不起你。」

    「绝对不会?」

    「嗯嗯,绝对不会。」

    「真的真的吗?」

    「绝对不会啦,真的真的真的不会啦!」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吗……这些——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对话。

    那个时候,我为了尽快结束和最讨厌的妹妹之间的对话而这么回答。

    但现在已经不同。我是打从心底这么想。

    听见我的回答后,桐乃便说出跟当时不一样的答案。她露出有些害羞的微笑——

    「嘿嘿……我知道啊。」

    「我想也是。」

    接着我便在床上,妹妹身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喀叽喀叽。桐乃操纵滑鼠,启动了成人游戏。

    然后稍微瞄了我一眼……

    「嗯~怎么说呢~」

    「又怎么了……」

    「嗯嗯,没有啦,嗯……这个嘛……」

    这家伙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现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等我整理好自己的想法后再告诉你。」

    「这样啊,那好吧。」

    「嗯。」

    她又再次看着我。这次——我们的目光对上了。

    「还是先说一个很清楚的事实。那就是——我很高兴。」

    「————」

    被她出乎意料之外的发言吓了一跳,我只能瞪大双眼僵在现场。

    「谢谢你喜欢上我。」

    「嗯……」

    我好不容易才挤出这样的回答。

    糟糕——心跳开始加速了,脸好烫啊。现在回想起来,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了。

    ——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

    每次看见妹妹的笑容、每次她跟我道谢的时候,我好像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谢谢你阻止了表示要到国外去的我。」

    「那是当然的。」

    这比刚才的回答还要好吧……应该啦。

    「我呢——还以为那时候你一定是要用那个了呢。」

    「用哪个?」

    「就是那个啊。不是跟你打赌,只要在模拟考里拿到A判定——」

    「就是你要当我的奴隶那件事吗?」

    「我……我才没跟你赌这个呢!」

    「咦咦~是这样吗?」

    呵呵呵——难得的浪漫气氛全都消失了。这是对刚才那件事的报复哟!

    「真受不了你,明明还记得的!我以为只要跟你说我要到国外去,你就会使用『你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的约定。」

    桐乃低下头,不让我看见她的表情……

    「没想到……你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阻止我。」

    「话又说回来,如果我用履行『赌约』来阻止你的话,你应该会说办不到,然后还是会出国吧。」

    「我也不知道……说起来我的确已经下定决心了……关于这方面的心境实在有点复杂,等哪一天我整理好了再跟你讲。」

    「嗯。不过……『赌约』吗……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浮现那种想法……虽然也不是说忘记有这件事了。」

    「那……那是为什么?」

    她用少女般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么问道。

    事后回想起来,桐乃这时候应该是期待我帅气地说出「因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和你之间的事情」吧。

    但我却这么回答,我对着这个心跳加速的女孩子说:

    「没有啦,这种东西一定要用在色色的愿望上吧?根本想不出其他用途。」

    「你去死一死啦!变态!恶心……在这种状况下会说这种话吗~?」

    「有那种赌约的话每个人都会这么做啦。一定是这样,并不是我特别变态喔。」

    「我就觉得你最近特别变态。利用『兄妹有什么关系嘛』这样的藉口,然后尽情地对我性骚扰。」

    「你想太多了。」

    「一定是这样!」

    「来,快点玩成人游戏吧。你不是很想知道后续吗?」

    「别转换话题!我是要玩没错啦……」

    怎么会有这么好操控的女人呢,简单的程度大概就跟绫濑差不多。

    我的妹妹马上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成人游戏上了。

    另一方面,我则是因为和妹妹一起玩成人游戏而有了不纯的念头。

    没有啦!因为距离真的很近嘛。

    而且现在比平常更在意对方!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没有注意到我的烦恼,桐乃继续对我说着成人游戏的剧情。

    「话说回来——这套《圣诞节圣夜》好像也要发展成兄妹在圣诞夜时约会啰。」

    「中断之后的下一个场景就是这样的剧情耶。」

    「……不会出现告白的场面吧。」

    「…………」

    好像很有可能…………这时很容易就把感情投射在男主角身上了。

    「结束一个路线后,不是要进行『两个人的人生谘询』吗?」

    「是啊。」

    「这套游戏不是刚好就能当成参考?因为情况跟我们很像啊。」

    「…………」

    可以把成人游戏拿来当参考吗?真的可以吗?

    我想这时候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吧。

    「……总之先玩玩看。」

    「嗯!」

    于是——

    我们继续玩起游戏。

    游戏标题随着「圣诞~~~~~~~~~~节!圣夜☆」的甜腻声音显示在荧幕上。

    「嘿嘿~读取档案♪」

    桐乃毫不犹豫选了最新的存档。

    结果画面上就出现了女主角的半身像。

    目前男主角正在约身为女主角的妹妹圣诞夜时出去约会。

    「……呼嘿嘿,开始了……圣夜妹好可爱喔~」

    这种丢脸的声音当然是来自于我的妹妹。

    桐乃现在攻略中的什么「圣夜妹」,是有着公主般高贵外表,而且拥有「雪之女王」这种绰号的冷酷女孩子。身为以圣诞节作为主题的成人游戏女主角,她身上就经常穿着以圣诞老人为设计概念的便服。由于外表与服装给人的印象实在差距太大,所以总觉得不是很适合。或许应该说……

    我忽然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桐乃,这家伙的便服很土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竟然把不能说的秘密说出来了!」

    也不用叫得这么大声吧。

    「……果然你也觉得土吗?」

    「其实看见封面的瞬间就这么认为了!但我故意不说出来的……!」

    而且圣夜妹在游戏里的设定还是对服装相当有品味。身上这套奇怪的服装在游戏里也得到了赞赏。

    唔……让我想起某个原本躲在家里不去上学的女人了。

    「其实不只这家伙,偶尔都会出现穿着超猛服装的成人游戏女主角对吧?明明设定上都是普通学生……」

    「闭嘴!你知不知道……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吐嘈的啊!」

    「是……是这样吗……」

    呜喔喔……真的生气了。

    看来是不知不觉中踩中她的地雷了。

    「抱……抱歉。」

    「知道错就好……呜嘻嘻,那就调整心情重新开始吧。圣夜妹会答应跟我约会吗~」

    喀叽喀叽。桐乃让期待已久的事件继续发展下去。

    已经很久没用这样的字型了,不过还是先在这里说明一下《圣诞节圣夜》这套成人游戏的内容吧。第一女主角是那个叫作什么圣夜的,从名字就能知道她是在圣诞夜出生的女孩子。按照惯例,明明已经超过十八岁了却还是在「学园」里上学(关于这方面的「表面设定」我就不再多说了,有兴趣的话就请自己去调查)。

    说明到此结束。现在画面上就显示着左边的文字串。

    圣夜:「咦,你说什么……问我圣诞节有没有约了?」

    圣夜:「哼……怎么?你是想约我吗?太不自量力了吧。」

    「这家伙太瞧不起哥哥(男主角)了吧?真让人不爽。」

    「就是这样才棒啊!像这种高傲的女孩子,害羞起来最可爱了!」

    桐乃拚命说明着。

    高傲的女孩子就算害羞,也只有那一瞬间可爱而已吧!

    这种家伙呢,就算害羞基本上也是臭女人啦。

    「你好像有话要说?」

    「不,没有啊。」

    不用特别说出来惹她生气了。

    「对了,我发现你好像特别喜欢这类型的女主角嘛。」

    「之前其实没特别喜欢,但是《妹×妹》的小凛凛她那傲娇女主角的魅力让我觉醒了。」

    「这样啊。」

    虽然已经做过好几次《妹×妹》的说明,但还是简单地再说一次吧。

    桐乃以前曾强迫我玩过这款她心爱的成人游戏。而这款妹系游戏里面有个叫「凛子」的妹妹就跟桐乃一样令人火大。

    「话说回来,你到底跑完《妹×妹》了没啊?」

    哎呀,结果倒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件事之后再说,还是先玩游戏吧。」

    「唔~」

    桐乃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因为在意接下来约剧情而不断按着滑鼠。

    圣夜:「好吧——哥哥,我就跟你约会。」

    圣夜:「当天也是我宝贵的生日——你应该会想办法好好取悦我吧?」

    我一边看着桐乃一边表示:

    「很像你会说的话耶。」

    「吵死了。情况几乎相同,当然很容易出现类似的发言吧。」

    是这样吗?

    不过桐乃就是这么认为,才会说出「能当成今后的参考」这样的话来吧——

    究竟它能不能派上用场呢。

    ………………

    之后又过了一段安静的时间。桐乃因为集中精神在游戏上所以几乎没有说话,而我也没有不识相到在这时候对她搭话。

    这时房间里只有游戏的效果音,以及时常会响起的「啾噜♪」与「呜嘿♪」的恶心声音。

    至于这是什么声音我就不说明了,交给各位自行想像吧。

    游戏内的圣诞约会进行得相当顺利——目前还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件。

    啊啊,差点忘记说了,这款游戏的舞台是在满是白雪的国度。虽然是我自己的猜测,不过应该是以札幌作为参考的吧。

    我们虽然因为圣诞夜下雪而兴奋不已——但游戏里的登场人物却因为雪没有下得太大而松了一口气。

    男女主角缓步走在充满圣诞节灯饰的彩色街道上,他们一起眺望圣诞树,然后彼此笑着说:「明明是兄妹,却像是情侣一样。」

    「………………」

    明明是相当轻松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用严肃的眼神看得相当入迷。

    紧接着——

    *:「我喜欢你。我已经爱上你了。」

    圣夜:「……我……我……是你妹妹耶?」

    是告白的场景。老实说这是相当老套的情况与台词,所以可能也不是什么多了不起的场景。经常被强迫玩妹系游戏的我,已经看过好几次类似的画面了。

    但是之前都跟「现在」的状况不同。

    游戏里面的「我」亲手把戒指交给妹妹——然后说出爱的宣言。

    *:「就算是妹妹也一样。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我觉得这家伙真是太猛了。

    我很佩服他能够说出这么棒的话来。究竟要下多少决心,才能说出每个人都能想到的「老套台词」呢?

    我想一定跟他刚才所说的一样,这就是赌上一生的誓言,简直就跟跑在无法回头的道路上没有两样。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圣夜:「——嗯,我也……跟哥哥一样。」

    祝福的雪降到相拥的两个人身上。

    接着画面便慢慢转暗————————………………

    「呜……」

    在进入下一个场景之前,荧幕上忽然出现存档的画面。原来是桐乃叫出来的。

    「怎……怎么了?」

    「现在——心情相当复杂……!没办法真心地感动……!啊啊真是的!先暂停一下!」

    看来她的确是相当混乱。

    不然绝不会中断期待已久的游戏即将出现的高潮画面。

    「……呜呜……怎么会这样……身为成人游戏大师的我……竟然会因为这种心情而没办法玩游戏……」

    她看起来就像是快哭了。

    我想几秒前的我也跟她有同样的心情吧。虽然很难用言语表达——但「恐惧」应该是最贴切的名词。

    明明好不容易才确认彼此的心意,应该要感到高兴才对,但是却——

    我完全能够理解桐乃的动摇,而且她就在我眼前露出慌乱的模样,所以我反而能够冷静下来。应该说游戏里的场景给了我灵感——于是我便想到……

    「桐乃……你等一下。」

    「咦……?」

    「等就对了。」

    我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那东西并且将它递给桐乃。

    「……原本应该像这两个像伙一样……刚才就交给你的。」

    「……你……这是……」

    「你想要的圣诞礼物。圣诞快乐——桐乃。」

    「……啊……」

    我拿出来的是一个小小的宝石盒。而桐乃则是用惊讶的表情盯着它看。

    不久之后……

    「……谢……谢谢……」

    桐乃畏畏缩缩地伸手把它接了过去。

    「打开看看啊。」

    「嗯。」

    桐乃乖乖按照我所说的打开了盒子。她的脸颊看起来非常红。我想她这个时候——一定不是在生气才对。

    「这是……!」

    「嘿嘿,吓到了吧?」

    「去年的圣诞夜,我要你买给我的那个嘛!」

    「是啊。」

    没错——我选的礼物就是去年的现在,桐乃在涩谷的109里看上的戒指。

    「你不是很想要吗?但我去年没有钱,最后只能买一万元的耳环送你。」

    我指着桐乃的耳朵,我送她的耳环在她的耳朵上发出光芒。

    「……无奈。」

    桐乃仔细地凝视着戒指。

    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当我担心地看着她时……

    「这……这这这……这是——求婚的戒指吗?」

    她竟然说出吓死人不偿命的话来。

    「呜咿?」

    吓了一大跳的我当场发出奇怪的声音。

    「……不是吗?」

    「嗯~……也可以算是啦。」

    「哪有人这样,太随便了吧。」

    桐乃闹起别扭来了,而我也学她噘起嘴来。

    「少啰嗦。我也没想到要向自己的妹妹求婚啊。」

    就算要告白,应该也不会用那样的说法。

    之所以会完全失控,全是那几个鸡婆的同伴害的。

    桐乃这时很高兴般笑着说:

    「说起来呢,兄妹根本不能结婚啦。」

    「你……你自己还不是回答『好的』!」

    「是说了啊~~嘿嘿嘿嘿。」

    竟然还笑得出来。什么叫——是说了啊。还以为两个人终于能够了解彼此的心意了,看来我还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种情形不知道结婚之后会不会改变喔?

    我还真想问问交往很久的情侣或是夫妇……

    往后是不是能够了解对方的想法呢。

    「算了——那么……来吧。」

    桐乃忽然把戒指还给了我。

    「怎么了?你不要吗?」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帮我戴上啊。」

    「————」

    我又吓了一大跳,我怎么老是被一些小事情吓到呢。

    「我要……帮你戴戒指?戴到手指上?」

    「对啊,快点啦。」

    「……很不好意思耶。」

    「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桐乃说得没错,她已经满脸通红。看起来就跟告白场景里的女主角一样。

    「………………」

    当我抓起戒指来凝视着它,然后脸羞得像颗苹果时——

    「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

    ……这臭家伙。

    下定决心的我说了句:「知道了啦。」接着像要上战场前一样叫着「——要冲啰!」最后才把戒指套到妹妹的手指上。

    「刚刚好……」

    「嗯。是圣诞礼物——同时也是求婚戒指。」

    表面上看起来虽然相当有气势,但内心其实松了一大口气。因……因因因因为我还是第一次送戒指给女孩子当礼物嘛!

    而且还担心戒指的尺寸会不合(虽然桐乃担任模特儿的杂志里已经记载了她手指的尺寸,而且也请沙织帮忙确认过了)。

    「谢谢。很高兴你能送我求婚戒指。」

    「……不客气。」

    她率直的发言在我胸口回响着。

    「不过兄妹还是不能结婚啦。」

    「别故意把人拉回现实世界来好吗?」

    告白成功当天让我作作梦也没关系吧——这个妹妹真是严格。

    「不是说过好几次,别把游戏和真实世界混为一谈了。」

    「说得也是。」

    我们是活在现实世界——而不是游戏里面。

    就算告白成功,了解彼此的心意。

    还是不可能在现实世界里找到什么能够见缝插针的地方。

    「至今为止,你要我玩的妹系成人游戏呢,通常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就是欢乐的结局了,好像都没有描述到之后的情节喔?」

    通常都是两个人从此过着幸福快乐、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但只要稍微想像一下,就能注意到今后等待着两个人的一定不全都是幸福的日子。只是因为继续演下去就太煞风景了,才会就这样结束故事。

    不然就是即使要面对严酷的现实,还是下定决心要度过这个难关,于是两个人便私奔——而哥哥的战斗接下来才要开始。

    我们两个一定会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结束。

    这样根本没办法当成参考嘛,能派上用场的就只有到告白的地方而已。

    「只是你没玩过而已,其实也有不是这些结局的妹系成人游戏。」

    桐乃淡淡地这么表示。

    「当中也有真的很感人的名作。」

    「这样啊。」

    我想也是。应该也有很多描述兄妹恋爱得面临残酷现实的成人游戏才对。

    但我玩的妹系游戏里面没有出现过。

    妹妹强迫我玩的成人游戏里也没有出现过。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大家知道吗?

    我已经知道了。

    但是人家都说负责故事旁白的人通常要比读者迟钝一点比较好。谁理你啊。抱歉,我决定不再这么做了。

    现在的我已经和过去的「我」不同。

    我已经决定……

    要维持在超级京介模式了。

    「现在想起来,妹系游戏的结局真的很困难呢。」

    「怎么现在还在说这种话?不只是成人游戏,这已经是所有妹系游戏的宿命,或者也可以说是很大的特征了。漫画等媒体里,只要第一女主角是妹妹,那么不论用了多少经典的情节,最后『亲兄妹』还是会成为很大的瓶颈,让读者直到最后都还在担心男女主角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桐乃开始滔滔不绝地说着——只要是与「妹系」相关的事物,我的妹妹就一定能发表长篇大论。

    她看起来是那么天真无邪——而且十分高兴。

    曾几何时,我已经变得很喜欢看见妹妹露出这种模样了。

    「但既然是兄妹,要让他们在一起就得花费一番工夫。所以才会有下定决心告白并且成功在一起后,才发现两个人『其实没有血缘关系』这样的结局。」

    这样就能解决最大的问题,两个人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了。

    「但成人游戏反而就不太有这种情节对吧?因为玩家会生气。」

    「会生气吗?」

    「甚至会抓狂呢。还有直接把光碟折断的笨蛋哟。」

    御宅族太恐怖了吧。

    「前年看过一部动画电影,里面的情节几乎就跟你讲的一样。不过那部电影的主题也不是『兄妹恋爱』,所以还没什么关系,不过最近的游戏通常都会避开『不是亲兄妹』的结局,如果没有血缘关系的话,也有一开始就标示清楚的惯例了。」

    「愈来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过也愈来愈像你会说的话了。

    「总而言之,就是妹系游戏在亲妹妹的设定下会很难发展结局啦。」

    「唉……那还不是跟一开始的结论一样。」

    「所以呢,别期待我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喔。」

    「你才别把游戏和现实混为一谈哩!」

    虽然说我和你长得完全不像就是了!

    不过怎么可能现在才说没有血缘关系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不是剥夺我旁白的资格就能算了的喔!

    这不就是跟「其实旁白的性别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同等级的叙述视角陷阱吗?

    「想像是想像,作梦是作梦,游戏是游戏。现实世界里呢……我和你是亲兄妹,所以绝对不可能结婚。」

    「那么——还是得决定今后该怎么办吧。」

    「嗯。」

    由于桐乃中断了游戏,我们忽然就开始进入主题了。

    「首先一定要瞒着爸妈。」

    「要是知道彼此喜欢的兄妹圣诞夜在旅馆里过了一晚,他们一定会昏倒。」

    「别……别用这种会让人乱想的讲法!咦?等一下,今天要住这里?」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问!早就没电车啰。」

    「………………」

    桐乃随即露出愕然的表情。她抱住自己的身体并且说:

    「…………我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

    「别说得好像真的一样!我什么都不会做啦!」

    「……你不觉这样很逊吗?」

    「那到底是要我怎样!」

    嗯,不过这样的确是很逊啦。我胆小的程度实在有点异常。

    没有吃掉自动送上门来的好色猫,我也觉得自己不配当一个男人了。

    「咳咳。还是回到正题上吧。总之——不能让爸妈知道这件事。」

    「嗯。」

    现在回过头来看,老爸要丢掉桐乃成人游戏的决定可以说再正确不过了。默认不管的结果,就是让我们兄妹真的发展出恋爱关系。

    当然那个时候我向老爸呛出来的话也不是在说谎喔。

    我也不认为现在我们兄妹之间是处于「不好的」状况。

    ——老爸到现在都还很信任我吧。

    但是我却背叛了他的信赖。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认为不能让他流泪,不能让他伤心难过。

    我想桐乃一定也跟我一样。

    我们没办法像游戏一样表明一切然后私奔。

    我们两兄妹有珍视的双亲、珍惜的社会身分,而且每天都在众多的「常识」包围下生活着。有太多我们无法舍弃的东西了。

    不好意思喔。刚才还耍帅说要当什么超级京介,但我根本没办法像那些家伙一样做出那么痛快的选择。

    总而言之,我们得自行找出能够让两个人顺利发展下去的完美漏洞。

    即使知道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所以——我们必须瞒着爸妈。但当然不是「永远瞒着他们」。

    我想桐乃应该也早就注意到这一点了才对。

    「嗯——怎么办才好呢……」

    听起来轻松但却是相当沉重的一句话。

    这可以说是我遇过最困难的人生谘询,没办法像第一次那样倚赖「老奶奶的锦囊妙计」了。正当我想不出任何办法而烦恼不已时,桐乃她……

    「我说啊……」

    忽然开口这么表示。

    「那个……其实……啊,没有啦。」

    但马上又变得吞吞吐吐。看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我便耐着性子等她继续说下去。我的妹妹每当要说重要的事情时,就会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如果你没有向我告白——我也打算今天要向你告白。」

    「——咦?」

    感觉就像心脏被贯穿的我只能僵在现场。

    「你——你是什么意思?」

    「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虽……虽然……早就有会被拒绝的觉悟了。就算知道会让你感到困扰——就算知道会让你觉得恶心……但……但我还是……认为应该让自己的感情做个了断……」

    「………………」

    「然……然后呢,虽然知道绝对不可能——但我还是……模拟过……你答应我的告白时应该怎么办了……」

    「就是说——你考虑过『之后』的事情啰?」

    「——嗯。」

    桐乃悄悄把嘴巴靠近我耳边——

    然后静静地呢喃着「秘密的愿望」。

    「——你觉得如何?」

    简直就跟……平常进行人生谘询时的拜托方式一模一样。

    从各方面来看——那都是一个简短又重要的愿望。

    也是浓缩了「我们所有烦恼」的一句话。

    而我则是——

    「嗯,好吧。」

    带着满脸笑容这么回答她。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方法啊。

    桐乃露出跟小学生时期一样天真无邪的笑容………

    「嘻嘻……真的吗?」

    「嗯嗯,当然是真的啰。」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

    于是我们就勾了勾手指。

    「好!既然决定好了!」

    「嗯!就赶快继续来玩成人游戏吧!」

    「喂!」

    怎么又是这个啊!

    「倒是你已经不烦了吗?」

    「嗯,没问题!不但精神都来了,心里也不再有牵挂,所以现在可以好好享受游戏!甚至可以比平时更享受这款游戏哟!」

    「哈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因为或许可以做为参考嘛!像『那对兄妹』开始交往之后——首先要怎么享受两人世界啊。」

    桐乃重复了一遍刚才曾经说过的话。不过样子已经比刚才要高兴多了。

    「好啦,那就继续玩吧。」

    「OK~所以呢——《圣诞节圣夜》重新开始啰!」

    桐乃迅速启动游戏。

    读取完刚才中断的档案后,荧幕随即呈现一片黑暗。

    对了对了。刚才哥哥向妹妹告白,接着妹妹答应了,然后两个人就在雪地里相拥——

    桐乃就在画面转暗时存档了。

    「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呢♪」

    喀!桐乃全力按下Enter键。

    而场景切换之后——

    圣夜:「告白当天就上床——哥哥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男人……♥」

    接着荧幕上就出现色情CG。

    告白之后立刻就搞上了吗!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啦!怎么说这也是成人游戏嘛!

    「……………………………………」

    「……………………………………」

    但是对原本相当兴奋的我们来说,这实在是相当冲击的一幕。

    我们两个人的眼睛都变得跟豆粒一样。

    「……………………………………」

    「……………………………………」

    结冻的时间不停流逝,最后我终于指着画面说:

    「…………………………………………喂,这能当做参考吗?」

    「怎么可能啊——!」

    就这样——我和桐乃两个人……

    除了是兄妹之外,也变成了情侣。

    隔天早上。还不到凌晨五点的一大清早。

    啾啾的麻雀叫声——当然不可能会有,但早晨特别的佣懒空气还是盈满整个房间。这时我随兴地坐在椅子上。另一方面,身穿浴袍的妹妹则正坐在床上。

    两个人——都故意不看向对方。

    「………………」

    「………………」

    我们之间笼罩着奇妙的沉默。

    ……等等,等一下。在那之后——我们兄妹可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喔!

    真的啦真的!虽然边说要拿来当参考边玩成人游戏,然后就出现了情色画面,搞得两个人真是尴尬地要命!

    接着又演变成「接……接下来怎么办?」的气氛!

    话说回来……!就算是旁白,也不用把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们吧!

    「……今天是学校的结业式吧。你有什么打算?」

    桐乃忽然丢出这么一句话。

    「没有啦,我本来就打算翘掉了……那你呢?」

    「啧,这种事不是应该昨天就要问了吗?我也打算翘掉……」

    「嘿——不良少女。你不是优等生吗?」

    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我稍微开了个小玩笑,结果对方也顺势回答:「半斤八两啦。」我笑了一笑,然后表示:

    「这倒是真的。」

    于是我们便决定翘掉了。

    我缓缓站起身来,用手指把窗帘拉开一道缝隙。

    外面是一片雪白的景色。在太阳照i射下,整个世界都显得闪闪发亮。

    「外面积雪了——回去之前,先在圣诞节的街道上逛一下吧。」

    「是可以啦。不过既然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方针已经决定了。那要不要向那两个家伙报告一下?」

    「今天吗?」

    「今天。」

    怎么有这么急性子的人……

    「现在是刚交往的隔天耶?」

    而且还是圣诞节。

    「那又怎样?接下来什么时候都可以约会吧?」

    「…………」

    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点冷淡——

    「说得也是。」

    但我却笑着这么回答。然后又补了一句:「你说得没错。」

    「呵……」

    「嘻嘻……」

    我们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接着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那两个家伙今天也是结业式,应该很快就放学了才对。一起吃个午饭然后出去玩不是不错吗?」

    「嗯,那——就这么办吧。」

    我、桐乃、黑猫以及沙织。

    就跟平常一样。

    来举行跟第一次见面时相同的网聚吧。

    于是上午十一点时,我和桐乃连续两天来到了秋叶原车站。至于上午我们在做些什么嘛,那当然是继续玩成人游戏,把一条路线的剧情玩到一半了。

    顺带一提,「圣夜路线」昨天晚上已经完全攻略了。

    不过那对男女主角自从上床之后,直到游戏结束为止都完全忽略其实是在和妹妹谈恋爱这件事。

    啊啊真是的——你们两个或许可以这样啦。

    但怎么不帮我们想一想呢?

    ——我竟然有了这种完全搞错方向的游戏心得。

    「秋叶原~!不论什么时候来都是这么棒——」

    桐乃摆出万岁的姿势来赞美秋叶原。

    我一边苦笑一边吐嘈她:「昨天不是才刚来过吗?」

    「现在也习惯没有RADIO会馆的景象了~」

    从第一次来到这个街道后,已经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哦,GAMERS有特价耶。」

    「喂,桐乃。没多少时间啰。想逛店家的话,等网聚结束后再来吧。」

    「我知道啦。倒是你别靠我太近啊。我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们在约会。」

    「………………」

    我们两个不是已经在交往了吗——!

    差点就要大声地这么吐嘈了!

    「你那反抗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你这么讨厌被认为是在和我约会吗?」

    「嗯。」

    毫不犹豫吗……

    「嗯,不过……怎么说也是我男朋友。」

    桐乃用让人超火大的态度吊足了我胃口后,才对着我伸出右手。

    「真拿你没办法。既然你这么热切的要求,那我就跟你牵个手吧。」

    「死家伙。」

    忍不住说出真心话了。别开玩笑了,这个臭女人。

    听你这么说,我怎么可能乖乖回答:「啊,是这样吗!」

    哼……不过,怎么说也是我女朋友嘛。

    真拿你没办法。既然你这么热切的要求,那我就跟你牵手吧!

    「来。」

    「嗯。」

    接着我便握住桐乃柔软的手。

    第一次来这里时,我们是各自移动到网聚的集合地点。

    现在则是两个人牵手一起前往。

    惊人的是,身边的桐乃服装竟然已经跟昨天的不一样了。为什么没想到会住在外面,但是却会带着替换的衣服呢。女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能是考虑到今天是圣诞节吧,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洋装,但是和某成人游戏的女主角不同,看起来非常时髦。我想——这应该没有任何偏袒才对。因为实际上(或许跟服装无关啦),今天的桐乃也吸引了周围的大量目光。

    当我一直凝视着桐乃时,她忽然就用发脾气的声音说:

    「……干嘛?」

    「没有啦。」

    红着脸的我立刻把头转回前方。

    我们并肩走到了女仆咖啡厅「漂亮庭园」。

    也就是第一次举行网众时的地点。

    我们不知道已经来过这边多少次,已经完全是熟客了。

    ——喀啷、喀啷。

    「主人您好!欢迎回来!」「哥哥,欢迎回来♪」

    一打开门,熟面孔的女仆们便并排在一起欢迎我们。

    而以可爱的声音称呼我哥哥的是「星野绮拉拉」小姐。她是一名年龄不详且绑着双马尾的姊姊。听说是梅露露的声优,星野克拉拉小姐的姊姊。

    在来店里的过程中和她聊过几次天,现在已经有点像是朋友了。

    绮拉拉小姐跟平常一样带我们到位子上。

    「上尉和女王已经在等你们了♪」

    她边说着让人听不太懂的发言边带领着我们往前走……

    「午安啊,小桐小姐、京介先生。」

    「……哼……呵呵呵……昨天才刚发生那种事,亏你们还敢今天就出现在我面前。」

    恢复原本面貌的沙织与闹别扭模式下的黑猫正等着我们。

    「上尉和女王就是你们吗?」

    看来你们两个很享受这家店「指定自己称呼」的服务嘛。

    「嘿嘿~让你们久等了。」

    我们两个人随即坐到沙织与黑猫对面。

    桐乃看了黑猫与平常有点不同的哥德萝莉服装后便说了句:

    「你为什么长出黑色的翅膀啊?」

    「……哼……这是『漆黑之翼』。是我负面的思念把圣天使的羽毛染黑了。」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把那个染黑了吗?

    话说回来,黑猫这家伙……根本跟首次见面时一样「黑」嘛。可以说变成和交往时完全相反方向的电波少女了,而且眼神完全不愿意和我相对。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光是愿意露面我就应该偷笑了。

    黑猫眯起一只眼睛来看着桐乃,接着表示:

    「然后呢?我的——『生涯最大的诅咒』究竟发挥了什么样的效果——好好跟我报告一下吧。」

    「干嘛露出那种得意的表情……知不知道被你害得有多惨?」

    「哼哼……活该。」

    桐乃露出焦躁的模样,而黑猫则是嘲笑着她。正当气氛变得有点尴尬时……

    「哎呀,两位先别吵了。还是先听听小桐小姐他们怎么说吧。」

    沙织温柔地安抚两个人。

    这是跟和初次见面时完全一样的,已经极为熟悉的情况。

    不一样的大概只有沙织已经恢复原本的面貌。感觉上比带着圆滚滚眼睛时还要温柔。

    正在吵架的两个人分别发出「哼……」「哼!」的声音并停了下来。接着桐乃才又说了一句「那我开始报告啰」来进入主题。她稍微瞄了我一眼,然后把头转到一边去,红着脸说:

    「我们两个开始交往了。」

    ………………现场马上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幸好店里除了我们之外就没有其他客人,而女仆们看起来也没有听着我们谈话的样子。

    最先有所反应的人是黑猫。她极为平静地表示:

    「这样啊,那很好啊。」

    不过说起来我早就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了。因为只有这家伙(虽然还是有邪气眼的怨念)知道我和桐乃会变成这种关系。

    另一方面沙织则是……

    「…………………………」

    张大了嘴巴僵在位子上。她也听见我惊人的告白了,理论上来说应该能猜到会有这种情形才对,但是却表现出这样的反应。第一次遇见沙织时,真的会让人觉得她是个怪人,但原来的她其实是个相当有社会常识的人。所以也难怪她会这样。

    「是真的?」

    「是真的。」

    桐乃直接用同样的话回答她。

    「不是在说成人游戏?」

    「不是在说成人游戏。」

    我也用同样的话来回答她。

    「……两位…………………………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耶。」

    沙织依然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老实说,本人对这件事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评语。我到底应不应该——直接祝福两位呢?」

    「我想也是啦。」

    「呵……沙织你怎么到现在还在抗拒呢?你不是早就知道这对兄妹之间极为恶心的关系了吗?」

    有必要讲得这么难听吗?

    不过呢,喜欢妹系成人游戏的妹妹和她的妹控哥哥就算没有交往,也已经是无可救药的一对了。

    沙织忍不住就笑着回答:「这倒是真的。」

    「现在回想起来,在下从一开始就觉得两位是对奇怪的兄妹。」

    ——啊啊,原来如此。这位是男朋友吧?

    话说回来,她的确一开始就这么怀疑过了。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人啊……」我和桐乃一起瞪着这两个好朋友。

    「呵呵……关于这件事,在下终究还是没办法做出任何的评论。不过另一件事呢,在下就已经高兴到快要手舞足蹈了。」

    「另一件事?」

    桐乃这么问道。

    「就是小桐氏要一直待在日本这件事啊。」

    「啊~嗯,原来如此……的确是这样没错。」

    昨天引起一阵骚动的结果——桐乃决定不到国外去,选择一直待在日本了。

    这时沙织双手交叉,一脸幸福地说着:

    「老实说,在下只要我们这四个人能够在一起玩,其他事情就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这家伙老实地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不论是兄妹要交往,或者是要突破禁忌的界线都随你们高兴。」

    「你讲的话比黑猫还要过分喔!」

    「哈哈哈……」

    大笑数声后,沙织便把嘴巴变成ω状并且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真是的——刚刚才说过她是有常识的人,我现在收回那句话!

    「刚才那些都是在下的真心话——但是,在下还是很信任京介氏哟。这一次——京介氏一定也会想办法度过难关吧?」

    「嘿!」

    看来我真的颇受信赖啊。

    「这我也不确定,只能说尽力而为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这种时候一定会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能够做出这种回答的自己,老实说有点丢脸,但也有点骄傲。

    接着我便和沙织高兴地聊着天。我们谈论着——她和香织小姐的关系变得如何,和「宅女集合!」的其他成员相处得怎么样——等等身边的话题。

    沙织依然相当会说故事,直接就创造出让人感觉相当舒服的空间。

    即使拿下眼镜也一样——只要是她主持的聚会,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想要参加。

    「京介氏、京介氏……」

    「嗯?怎么了?」

    「在下只顾着和你调情,现在才发现到旁边的两个人已经演变成相当有趣的状态啰。」

    沙织用手指着自己的身边。

    谁跟你调情了,我在内心这么吐嘈,然后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

    「啥?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审美观还是有很大的问题。」

    桐乃与黑猫又跟平常一样吵起架来了。

    唉……

    「桐乃,干嘛大声嚷嚷啊。」

    「这家伙竟然说出梅露露的新设定太廉价了这种屁话!」

    桐乃指着一脸轻松的黑猫怒吼着。

    「哼……不是让一大堆美少女登场,然后让她们拿着豪迈的武器就可以了。竟然这么随便就撷取一些流行的元素,看来梅露露也已经走下坡了。」

    「我看认为融入流行元素就不好的人才是冥顽不灵吧~?只要有趣就好了啦,笨蛋!就算连续出现五、六次与流行作的设定、角色、概念相似的内容,也不用鸡蛋里挑骨头吧!」

    「是这样吗?对于第五只之后的相似角色,我甚至有种『哼……真是愚蠢。抄得太慢啦』的悲哀感呢。」

    「又不是抄你的概念,你干嘛这么不可一世?老实说就算是抄来的,只要有趣就没问题了。而且既然有这么多设定类似的作品出现,就已经不是抄袭而是一种类型了吧?」

    「哼,真敢说呢。」

    「话说回来,你自己还不是迷上最近流行的厨二病恋爱喜剧动画!所以根本没有资格说别人吧!」

    「流行?呵……看来你什么都不懂……」

    「啥?」

    「……哼哼哼……那部动画不是普通的动画……看起来是以滑稽的手法来描述厨二病,其实是对『转生者』的暗号……是一种讯息。从我胸口发出来的『共鸣』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时桐乃只能用困扰的表情看着这边,然后弯曲手指指着黑猫说: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谁……谁知道……」

    我连你在说什么都搞不懂了。

    「这一定是——制作者里面有想起前世记忆的人吧。」

    才没有哩。

    「而他们的名字就叫做『暗黑同盟(Dark Alliance)』……那是恢复前世记忆与能力者的乐园哟。」

    「顺带一提,黑猫迷上的动画,制作委员会就叫作『暗黑同盟(Dark Alliance)』。」

    谢谢你的解说喔,沙织。虽然我也不是很了解制作委员会是什么东西。

    就算这些恢复前世记忆与「能力」的人真的跑去制作动画好了,那么这个叫什么「暗黑同盟(Dark Alliance)」的集团还真是童心未泯耶。

    「真是的——你们两个家伙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吵到现在了。」

    「「不行吗?」」

    桐乃&黑猫一起快速把头转向我这边。

    没错,一开始四个人凑在一起时就是这种感觉。

    真令人怀念。

    「……喂,你想想办法啊。」

    我以开玩笑的口气对沙织说出跟当时同样的话来。

    「京介氏,真的变得跟在下当初说的一样呢。」

    ——嘿嘿,也许她们会很意外的合得来呢。

    「说得也是。」

    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真的发生了许多事情……

    接下来也能保持这种感觉就太好了,我心里这么想着。

    在女仆咖啡厅用过轻食后,我们便一起朝游乐场出发了。以「宅女集合!」的网聚来说,这算是相当熟悉的行程。

    四个人走在一起时,黑猫忽然低声呢喃着:

    「……看见你们这样光明正大地牵手走在一起,又会觉得很火大。」

    「我……我们在交往,这样很正常吧!」

    桐乃满脸通红地挥着牵在一起的手。

    「啊~真是的,从刚才就一直在那里酸人——你到底要抱怨到什么时候啊?」

    「别小看我乖僻的个性。哼哼哼……这个仇我会永远记住的。」

    这完全不值得骄傲吧?

    「呜咿~你就是这样才交不到朋友啦。」

    「……你……你说什么……?竟……竟然敢讲这种绝不能说的话……」

    你们两个太爱吵架了吧。

    「纱织啊……好像不太能用真令人怀念或者真是温馨来把事情带过啰。」

    「是吗?在我听来,黑猫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应该是——『我会永远在你们身边』哟。」

    「……你会不会太乐观了一点?」

    「才没有没这回事。要是怀疑的话,我就让你看看黑猫小姐投稿在pixiv上的『新约·命运记录』吧?」

    「那是什么?」

    「别……别这样!」

    听见我和沙织对话的黑猫,马上停止跟桐乃吵架插话进来这么表示。

    「沙……沙织……你……你你你你……你早就发现了吗……?」

    听见黑猫这么说后,沙织便把嘴巴变成ω状并且发出笑声。

    「那当然了。在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社团成员的创作活动呢。」

    「呜……」

    黑猫流下大量的冷汗而且还急得咬牙切齿。

    「哦~听起来很有趣嘛。」

    这时桐乃也加入我们的对话。

    「你的pixiv吗?我现在就叫出来。」

    「住……住手!」

    「嘻嘻嘻,我偏不要。」

    桐乃露出恶作剧的表情来操纵智慧型手机,然后把叫什么「新约·命运记录」的显示在萤幕上。

    至于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插画嘛……

    就是把「现在的我们」直接画出来的作品。

    不久后我们就来到游乐场。

    ……不知道为什么,我身边的女孩子都很喜欢游乐场耶。桐乃和黑猫在一进到这里的瞬间眼睛就开始发亮了。桐乃拚命地往里面走,而我根本就像只被拖着散步的小狗一样。于是我便苦笑着问她:

    「桐乃,你有什么想玩的游戏吗?」

    「很久没有玩妹歼了,想来玩玩看。」

    「要和我对战吗?」

    「哦~听起来很有趣嘛。看我痛扁你一顿!」

    我们就这样手牵手走到深处的格斗游戏区。

    硬派格斗游戏已经被赶到角落,以救世主身分降临游乐场的当然就是妹系格斗游戏了。

    我的眼前是一片响彻可爱必杀技声音的御宅族世界。

    哈哈,这个世界真的已经疯了。

    结果——对战五次的成绩是两胜三败。之所以没有输得太惨,这是因为曾经从沙织那里打听到秘诀并且加以练习的缘故。那是我刚遇见沙织时的事情了……不知道还有人记得吗?

    只要在游乐场里对战,不论是输是赢两个人都一定得花费一百日币,所以玩到一个段落后我们便起身离开。

    「哎呀~出现不少模仿妹歼的游戏耶。」

    「流行不就是这样吗?」

    说得好像我很懂一样。

    「嗯,不过对我来说这是很好的情况,可以玩的游戏增如了总是令人高兴。」

    这家伙的主张是不论是不是模仿,只要有趣就行了。

    不知道该说她是乐观,还是只看好的方面呢。

    「那么——」

    我开始寻找沙织与黑猫的身影。黑猫目前正在玩新推出的格斗游戏,而且不断地把挑战者杀得毫无招架之力。游戏框体上显示她已经连续战胜十个人了。

    「那家伙还是那么厉害。」

    沙织就站在黑猫旁边看着她玩游戏。顺带一提,恢复原来面貌的沙织是个超级美女,再加上站在长着黑翅膀的哥德萝莉女身边,可说是极为引人注意。

    跟她走在一起老是会感到许多人的视线,虽然我已经习惯这种情形了。

    当我看着她们时,沙织也注意到我,她随即露出意义深远的微笑。

    ——我们就在这里哟。

    「知道了。桐乃——接下来呢?」

    「嗯~要玩什么呢……」

    「要不要拍个纪念大头贴?有圣诞节限定版哟。」

    「你这人在提议的时候都很有胆子,等真的要实行时就又缩回去了。」

    「……你管我。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不错的提议。因为在家里附近马上就会遇见认识的人。而且你这个读者模特儿又是知名人士,约会时被看见会很困扰吧?」

    实际上,之前「假扮成情侣」的时候,就已经有相当凄惨的经验了。

    根本一直遇见认识的人嘛。

    「哦……是吗?你就这么想跟我拍大头贴吗?」

    这发言很明显是要我回答「没错」嘛!真让人不爽。

    「…………」

    「你想拍吧?」

    「是啦是啦,我很想拍。」

    「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等等,别拉我的手啊!」

    「快走吧。」

    「真是……简直是强迫中奖嘛。」

    我抓着妹妹的手,直接把她拖到大头贴机台前面。

    然后直接拍了照片。

    上次拍完之后,大头贴上的两个人表情都非常僵硬。

    这一次——成果如何呢?我想应该会好一点才对。

    当我们看着送出来的照片时,桐乃已经发出「呜嘻嘻」的笑声。

    「这种样子被认识的人看见了的确不太妙。」

    「对吧?」

    「今天还没关系——在家里附近约会时就要小心点了。」

    正当我们一边闲聊着一边离开大头贴机台拍照的空间时——

    「咦?高坂?」

    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都相当熟悉的声音直接冲进我们的耳朵里。

    「咦?」

    当我转向熟悉的声音,马上就看见……

    「樱……樱井?」

    站在那里的是最近才又见面的老同学——樱井秋美?

    之所以会加上问号,是因为她穿着比过去都还要夸张的服装。直接形容的话,就是头部部分做成兜帽的人偶装。我记得好像有这种给小孩子穿的睡衣。

    这……这家伙……可怕的服装品味又更加进化了……

    看来再次相遇时那套衣服已经算是好的了。老实说我还真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要是穿着这种人偶睡衣跟我告白,那看起来根本就跟搞笑短剧一样了嘛。

    「干嘛还怀疑——看起来还会像别人吗?」

    樱井对感到战栗的我露出元气十足的笑容。

    「我就是你可爱的老同学,樱井秋美哟。」

    「别穿睡衣出来外面走动啦,笨蛋!」

    「这——这才不是睡衣呢!竟然一见面就乱说话!」

    这家伙对于吐槽的反应还是那么地天才。

    「呜……竟然不了解这套小熊洋装的魅力,看来高坂的服装品味还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就你最没资格这样说我!」

    还有别把人偶装说成洋装!

    「对了!现在不是和你互相吐嘈的时候了!」

    樱井随即用手指着桐乃说:

    「这……这这这女孩子是谁!」

    啊啊——————

    ……这下子不妙了。

    「………………」

    瞄了旁边一眼,马上就看见被指着的桐乃露出「是在说我吗?」的表情。嗯……该怎么说明呢。感到困扰的我只能把手放到后颈上。

    「……正觉得不会遇到熟人而松了口气,结果马上落得这种下场。为什么会在秋叶原遇见你啊。话说回来这个时间就在这里,就是说你已经放寒假啰?」

    「虽然很明显是在扯开话题,但我就回答你吧!我最近搬家,现在已经住在这边附近了!还有我是翘课没去学校!」

    「乖乖去上学好吗!」

    我为什么这么倒楣,要在游乐场里对怪异服装的女人说出跟三年前同样的话?我难道是回到过去了吗?

    「你今天也没有立场说我吧~」

    「呜咕……」

    的确我今天自己也翘课了,所以没有资格指责樱井。

    「哎唷,原来你真的也翘课啦?嘻嘻~猜对了。那——这位超可爱的女孩——究竟和高坂是什么关系呢?」

    依然指着桐乃的樱井恶狠狠地瞪着我。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生气?我又没有和你交往。

    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

    「我是他女朋友。」

    竟然随口就说出来了——!

    「你……你……」

    「我有说错吗?」

    「是没错啦……」

    但忽然就脱口而出可是会吓死人的啊……

    另一方面,听到桐乃这么说的樱井则是……

    「咦……女……女朋友?高坂的吗?」

    露出相当困惑的表情。这时候桐乃再次用客气的笑容回答:

    「是的,我是他的女朋友。初次见面,你是……樱井小姐吧?」

    「嗯……嗯……」

    「我叫做——高坂桐乃。」

    「为什么是情侣还会同姓?」

    她当然会有这样的疑问。

    喂喂,这下该怎么办啊,桐乃。你打算说只不过是巧合吗?

    「因为我们是兄妹啊。」

    「啥?兄妹?兄妹在交往吗?」

    「是的。」

    还说什么是的——!

    我受够了!这是什么对话?根本是拷问吧?

    「……………………」

    流了满身冷汗的我,只能在旁边看着这恐怖的对话。

    而樱井在听见桐乃丢出这令人惊愕的事实后……

    「真的假的?不会吧?咕噜噜噜噜!」

    有些陷入恐慌状态的樱井随即露出熊发狂的模样,虽然那种样子看起来颇为有趣,但现在已经没空理这种事了。

    「高~~~~~~~~~~~~~~~~~~~~坂!你这家伙!」

    「怎……怎么了?」

    「……你之前跟我说过『有喜欢的人了』对吧!」

    「……是说了。」

    「指的就是你妹妹吗!」

    「哈哈哈哈……」

    我只能笑了。

    「我还以为一定是『那个人』呢!因为你说什么『不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答案都是一样的』~~~~~~~~~~!怎么?你三年前就喜欢自己的妹妹了?」

    「不是啦,三年前喜欢的人和现在不一样喔。」

    「我想也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说明不是太逊了吗?」

    「不是这个问题~~~~~~~~~~~~~~~~~~吧~~~~~~~~!」

    熊女樱并摆出「看我把你吃下肚!」的动作。

    「那个时候我还回答『我知道』那种好像了解一切的台词,结果根本是会错意,那不是很丢脸吗!整个人就像笨蛋一样!话……话又说回来了!这也不重要了啦!虽然无法接受但不重要了!你倒说说和妹妹交往是怎么回事!」

    「我高兴和妹妹交往不行吗?」

    豁出去的我挺起胸膛这么回答,这是杀了我也不敢对父母亲说的话。

    「这样我被甩的理由不就是因为你喜欢自己的妹妹吗!哪有这样的啦,高坂!这样的话干脆跟我交往嘛!」

    这家伙竟然提出这么直接的要求。

    「不要,我喜欢我妹妹。」

    「嘎~~~~~~~~~~~~~~~~~~~~!」

    苦闷的小熊盖住自己的脸并且扭动身体。

    她随即改用一只手盖住脸,然后对我伸出另一只手来。

    「等……等等。等一下等一下——我现在就跟你说明我是多有魅力的女孩子。」

    被人直接拒绝后竟然还说出这种话。

    虽然实在有点难看,但也反而让人有点佩服她。

    而明明是元凶的桐乃则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插话,只能呆呆看着这一切。

    「……她怎么比听说的还要古怪啊。」

    「……她就是这样啊。」

    我再度面向古怪的小熊。

    「我呢,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所以也会有第一次和男孩子交往的时候要做些什么的期待与愿望。」

    「呃……嗯。」

    你们觉得这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

    「……比……比如说?」

    「比如说,棉被约会!」

    棉被约会!那是什么啊?

    我明明没有发问,但樱井已经一脸得意地说明起来了。

    「我现在的房间有八张榻榻米左右的空间,首先要在地上铺满棉被。」

    哦?

    「不然床垫也可以。然后呢——在准备薄棉被、电视、电脑、大量的零食、游戏以及漫画等物品。」

    喔喔。

    「然后翘课和男朋友一起一整天待在房间里,然后完全不离开棉被,在里面滚来滚去并且谈情说爱。怎么样——?很棒吧?不觉得是天堂吗?」

    「……很像你会做的事情。」

    「对吧对吧?老实说我想过五年这样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梦——My dream。」

    这家伙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已经闪闪发光啰,简直就跟妹妹在谈论成人游戏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喜好。

    「高坂♪和我交往,然后一起来棉被约会吧♥」

    「不要。」

    「啧~」

    她噘起嘴唇,轻松地回了这么一句话。

    接着又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嗯,我早知道了。你这家伙一直都只会做自己决定的事情。」

    「樱井……」

    「嘻嘻,之前没机会说~所以又重来了一次。」

    她说完便把小熊兜帽整个往下拉……

    「那就掰掰啰。」

    然后在不让我看见脸的情况下挥了挥熊的手。

    「我都会在这里,下次再来找我吧。」

    「嗯嗯,那——」

    当我准备道别时。她已经先开口说:

    「再见了。」

    「嗯嗯。」

    我就在这极为平常的一句话,简直就像在说「明天见」一样的情况下……

    和樱井分开了。

    我想……毕业之后,我一定还会再到这里来。

    为了跟她报告——就算甩了她也要继续下去的恋爱「有了这样的结局」。

    和桐乃交往之后又过了几天,时间来到了新年。

    究竟我和桐乃这对兄妹过着什么样的恋人生活——在告诉大家这件事之前,我想先说一个小插曲。

    ——来栖加奈子。

    这个想要成为偶像的臭小鬼是桐乃的同班同学兼好友之一。同时和我的关系也算不错。

    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叫她臭小鬼了。

    想不到她还满会照顾人,而且也相当努力,此外还是个有主见的女孩——我已经好几次看她展现过这些特质了。

    这家伙比我要了不起多了。

    这就是加奈子目前给我的印象。

    新年刚过不久,我就收到加奈子传来的一封简讯。

    「我要在UDX开演唱会,你一定要来捧场!记住要一个人来喔!」

    「是是是,我去就行了吧。」

    何况之前已经答应过要补偿她了。

    因此我就来到了秋叶原UDX。

    这个地方也充满了我的回忆。

    接受绫濑的人生谘询,然后她便介绍加奈子给我认识。那个臭小鬼……当时已经忘记我的长相了。一开始还谄媚地跟我打招呼。

    之后又好几次来到这里。像是Cosplay大赛、动画的造势活动等等。一闭上眼睛,这些事情就像是昨天才刚发生过一样历历在目。

    然后今天——UDX也在举行梅露露的造势活动。

    在盛大的欢呼声中,早已经成为「真人版梅露露」的加奈子正一个人在舞台上载歌载舞。

    「……她的歌唱和舞蹈还是这么厉害。」

    每次看见都会相当佩服她。虽然这个小不点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那家伙将来要是变成偶像的话,我一定会是她的第一号粉丝。

    「谢谢大家~~~~~~~~~~~~~~~♪」

    不久后,不知道已经唱完几首歌的加奈子便亲切地对观众挥着手。

    御宅族们也大声欢呼着:「呜喔喔喔喔喔!小奈奈!」

    喔喔~很受欢迎嘛。

    我也送上了出自真心的掌声。

    「加奈子很高兴大家在新年假期还特地来听我唱歌!今天是我值得纪念的第十场演唱会♪这里也是加奈子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地方。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呢~」

    当然记得喔——————————————————————————!

    观众席又传来热烈的欢呼声。

    「我也记得,你真的很了不起。」

    接下来应该就是最后一首歌了吧。那么——等到演唱会结束后,就去休息室跟她打一声招呼吧。

    结果这个时候还悠闲地这么想的我已经犯下了大错。

    我太小看加奈子宛如山猪般横冲直撞的精神。

    「咳咳。那个~~~~~~……今天加奈子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

    嗯?加奈子这家伙想做什么?

    「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要出CD了吗?」御宅族军团这么骚动着。

    这时候——

    「应该有来才对吧——因为说好要补偿我了。」

    她说话的语气忽然为之一变。

    喂喂,还在开演唱会,可以用本来的声音说话吗?

    话说,这些话不是在对我说的吧?

    加奈子以凛然的表情环视会场,最后像是终于发现我了。

    「京介!」

    她透过麦克风……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全力大叫出这吓死人的话来。

    「——————」

    会场的所有人都僵住了。

    先是陷入一片沉寂——几秒钟后才突然开始骚动起来。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啦。加奈子……加奈子……加奈子……

    那个……家伙……!

    虽然做出类似事情的我也没有资格说她!

    不过这个臭家伙——!

    「哇哈哈哈!活该啦你!这下子没地方逃了吧!」

    加奈子华丽地甩着魔法棒——然后笔直地指向我。

    「快点在这里给我答案吧!」

    哔叽——磅!

    简直就像在施展魔法一样,众光灯打在魔法棒指着的我身上。

    什么……?真的假的……!

    产生骚动的会场顿时再次恢复安静。

    就像是为了不妨碍我回答加奈子的告白。

    接着我身边的人就像摩西分开红海时往两旁散去。

    「哈哈……」

    我也只能笑了。就算是真正的偶像,也做不出这种事情吧?

    啊~可恶……真是的——这下子的确……没办法逃走了。就算是再怎么迟钝的笨男生,也只能在这里立刻回答她。我瞬间就被逼进这样的情况当中。

    嘿……我连在成人游戏里都没看过这么豪迈的告白啊!

    「加奈子!」

    我以光明正大的态度大声地回答:

    「很抱歉!我没办法和你交往!因为我已经有心爱的女朋友了——!」

    「————」

    加奈子瞬间瞪大了眼睛,然后露出虎牙相当显眼的高傲笑容。

    「啧——是这样吗?那就恭喜你了。」

    加奈子单手将魔法棒往旁边横扫出去。

    接下来——就像事先已经说好了般传出轻快的音乐声。

    「给我记住!我一定会成为超有名的偶像,到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时前奏刚好结束,最后一首歌开始了。

    「星尘小魔女梅露露!马上就要开始啰~~~~~~~~~~♪」

    曲名正是《流星☆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