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章
    从圣诞夜那一晚的事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现在终于要跟大家说说开始和妹妹交往的我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只不过,大家可别期待会有情侣之间甜蜜蜜的情节出现。

    话先说在前面,根本没有这种情形。

    告白成功的隔天,也就是网聚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太像是情侣。桐乃依然是傲慢地要命——所以我们反而更容易吵架了。

    不过交往的事情本来就要瞒着老爸老妈,说起来这样也算是不错的掩护啦。

    虽然不知道该说是掩护还是原本就爱吵架,但现在看见我们兄妹的人绝不可能发现我们「正在交往」。因为完全没有情侣之间甜蜜的气氛存在!

    因此老爸应该还没有发现这件事才对。

    好了,马上就来说说我完全没有甜蜜也没有爱情,可以说极为平凡的新生活吧。

    这是在某个假日早晨发生的事情——

    我的名字是高坂京介,自己这么说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高中生。

    这个早上,当我正从睡梦中慢慢醒过来的时候。

    「……嗯……嗯……」

    仍处于蒙眬状态的我感觉和平常有点不一样。

    目前是距离春天尚有一段时间的季节——我的房间里没有空调,睡觉前也都会把暖炉关上,所以每天早上都会在「可恶,今天早上也是这么冷」的情况下醒过来。

    但是……今天早上却是因为「怎么感觉很温暖」的触感而清醒。

    恍惚感慢慢从我的脑袋褪去后,我便睁开眼睛——

    结果——

    「——咦?」

    桐乃竟然就在我眼前熟睡着。

    「呼……呼……」

    「……什么……!桐……桐乃!」

    我急忙撑起身体,然后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我果然不是在作梦。

    这是现实世界。

    桐乃就睡在我身边!身上穿着粉红色的睡衣!

    很久之前,就是第一次被强迫玩成人游戏的时候,桐乃她曾经这么说过:

    ——你看你看,香甜地睡着毫无防备的样子,觉得如何?很意外吧?

    「喔……喔喔喔喔喔……!吓死我了……!」

    吓得我声音都沙哑了,这种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如果是成人游戏的话,接下来就是事件CG会出现啰!

    虽然用了不是很正经的比喻,但这确实跟成人游戏的状况很像啊……

    没错,就是……《和妹妹谈恋爱吧♪》一开始后的场景。

    咕嘟。涌起这种念头的瞬间,我的脑袋里便出现了几个选项。

    看见桐乃沉睡的模样,我决定……

    1.温柔地紧紧抱住她。

    「驳回!」

    不想活了吗?只有疯了才会去抱紧熟睡中的妹妹……!

    现在想起来,《和妹妹谈恋爱吧♪》的男主角一定是个勇者。

    连正在和妹妹交往的我,面对这种选项都只能摇头拒绝啊……!

    2.小心别吵醒她,轻轻地下床。

    「嗯……」

    最安全的选项。玩家应该都会选择这个选项吧,现实世界里也只能这么做了。至于那个时候选的「3.不用多说,把她踢下床」就不用提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诗织!

    我当然知道这样不对,我不会故意再去选错误的选项啦。

    ……但是这家伙睡着的样子还满可爱的嘛。

    而且还有很香的味道……我开始心跳加速了……

    「………………」

    1.温柔地紧紧抱住她。

    1.温柔地紧紧抱住她。

    1.温柔地紧紧抱住她。

    「我……我我我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不行!绝对不行!可恶,有人想从世界的外侧操纵我……

    当然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只是心里有这种感觉而已。简直就像「玩家选择了选项后的成人游戏男主角」一样,身体完全不管意识而自己行动了起来。我再次躺回床上,然后缓缓伸出一只手。

    紧接着——

    4.温柔地稍微摸了一下。

    「呀——!」

    啪!

    「你……你对自己的妹妹做什么啊!」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你……你早就醒了吗!」

    忽然就张开眼睛并且跳起来!我差点被你吓得魂飞魄散!

    手忙脚乱的两个人都急着开口说话。

    「你是假睡的吧!」

    「才不是哩!是你刚才大叫我才醒过来的!」

    「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先睁开眼睛!」

    这样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了吧!

    「少啰嗦!你别想错开话题!刚才……你……你你你……你——」

    桐乃用近似绫濑般的动作害羞地遮住胸部。

    「刚才想摸我的胸部对吧!」

    讲这样太难听了吧。

    「我……没有喔。」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想摸对吧?应该说已经摸到了吧?」

    「没有,我根本没摸到。」

    我坚定地这么说道。

    「啥?明明摸到了吧?」

    「都说没摸到了。你很顽固耶……只不过戳了一下衣服而已吧?」

    「那里完全是胸部的位置吧?这个大色狼——!低级!去死!」

    刚起床就大发雷霆——你们大家都看到了。完全没有甜蜜的气氛对吧?这时豁出去的我直接就对她说:

    「啧,我们在交往,摸一下也没关系吧?」

    「连……连藉口都进化了!」

    「还在测试阶段你就醒过来了,害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感觉。」

    「果然摸了!竟然袭击睡着的妹妹——真是不敢相信!」

    「《和妹妹谈恋爱吧♪》的男主角抱住睡着的妹妹并且拚命闻,他这么做就没关系吗?」

    「那当然可以了,因为人家对妹妹有爱啊。你就不行了,根本就是顺着欲望行动。」

    「没这回事,刚才那就是爱的戳戳。」

    「啊~我受够了……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回……」

    桐乃眯起眼睛来瞪着我。这家伙最近不像以前那样使用暴力,所以也就不怎么可怕了。如果是姓名以「绫」字做开头的女孩子,我现在应该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这时我也一样眯着眼睛瞪了回去,

    「然后哩?你为什么要跑到我床铺上睡觉?」

    「…………理由不重要吧。」

    桐乃红着脸这么呢喃道。

    「别移开眼神,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桐乃像是很火大般「啧」了一声,然后才瞄了我一眼并且说:「……会有什么反应。」

    「哈?」

    「……想看看如果我睡在你旁边,你会有什么反应。」

    「……………………」

    糟糕,我也开始害羞起来了。

    我一沉默下来,桐乃似乎就产生了某种误会,只见她急忙继续说道:

    「你……你——之前不是说过吗?」

    「咦?」

    「圣诞节当天,回到家之后……你不是哭了吗?而且还哭得惨兮兮。超~~~~~~~~~丢脸地说:『咕呜呜呜呜!可恶,我也想要「棉被约会」啊~~~~~~~~~~!』」

    「忘记那件事吧。」

    「你还说了『在那家伙面前硬撑着装出没有兴趣的脸』『但樱井说的Dream就是所有男孩子的梦想』对吧?」

    「拜托别说了。」

    我说了那种话吗?虽说是因为太难过而产生混乱,但这也太丢脸了吧。

    「你不是哭着说『呜……呜……我也想在棉被里边休息边和女友卿卿我我……』,当时花了我很大的功夫才让你不再流眼泪喔。」

    「是……是这样吗?」

    我完全不记得了。应……应该有点夸大吧?不这么想的话,自己那过于丢脸的模样将会让我的心灵完全崩坏。

    「就是这样。我以为你是想要我也这么做,害我在心里急得要死。」

    「……对……对不起。」

    我也只能道歉了。

    「嗯……所以你才会为了和我来场『棉被约会』而睡在我旁边啰?」

    「是……是啊。」

    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她就真的是个超贴心的女朋友了。

    但真的没有其他原因吗?

    「真的……是这样吗?」

    这样的话,那我们就马上来亲热一下吧。

    「三分之一是啦。」

    「那还有呢?」

    「另外三分之一……刚才已经说过了吧。」

    ……想看看如果我睡在你旁边,你会有什么反应。

    是那个啊……虽然一想就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桐乃当时是期待我有什么样的反应呢?我想一定不会是戳戳就是了。

    「那最后一个原因呢?」

    「啥?为什么我得把自己的心情全部告诉你啊?」

    我想也是。这的确很像桐乃会有的反应。

    如果是以前的我,这时候一定又会配上「我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你们知道吗?」的旁白,但今天就让我稍微臭屁一下吧。

    这就当成给大家的问题,你们觉得她在想什么呢?

    顺带一提——

    我们最近大概都像这个样子。

    看吧?完全没有甜蜜的感觉对吧?

    时间来到另一天,某个假日上午,当我正在房间里看书时,桐乃忽然走进来对我这么说:

    「要举行『恋人仪式』了,等你看完书就来帮忙一下。」

    竟然把黑猫的梗拿来用了。

    但是「恋人仪式」这个词听起来似乎隐含着我所期望的卿卿我我要素,所以我当然就这么回答:

    「我会用加倍的速度把书看完,你稍等一下。」

    结果我果然用音速在上午完成进度,然后到桐乃的房间去。

    叩叩——喀恰。

    「进来吧。」

    「嗯。」

    这扇门已经不会忽然往我的脸撞过来了。

    妹妹的房间还是飘荡着一股独特的甘甜香味。自从第一次人生谘询之后,我也来过这里不少次了,但现在还是会紧张——或许应该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太好意思的感觉。

    「……东西好像又增加了。」

    「别一直盯着看好吗?倒是,你到现在才发现啊?」

    慢慢增加的话本来就不容易发现了。

    「对喔——」

    我用力呼出一口气。

    「——你已经不用搬家了。」

    回想起来,她刚从国外回来时也是这样。跑到秋叶原去买了比平常还要多的御宅族商品与成人游戏——而且看起来相当高兴。

    「就是这样。」

    嘿,看你高兴的。

    不用和御宅族商品告别之后,桐乃也就放弃压抑自己的欲望了。

    这些东西真是太可怕了。

    「啊,这样应该就可以省略说明了。」

    「省略什么的说明?」

    「『恋人仪式』。」

    「你也省略太多了吧。」

    这样谁知道内容啊。

    「那是因为你太迟钝了。来,坐下吧,让我好好告诉你。」

    桐乃高傲地指着地板上的坐垫。

    「是是是。」

    我按照指示坐到桐乃对面。

    完全是人生谘询时的姿势。

    「然后哩?今天打算做什么?」

    一问之下,桐乃像是很害羞般红着脸回答:

    「情侣之间……不是都会在对方的房间里,设置一块自己的专属空间吗……?」

    「会吗?」

    「就是会!」

    参考我少数的恋爱经验之后——啊啊,原来是说那个啊。

    虽然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没有必要在旁白里说出来。

    因为现在是我和桐乃之间的故事。

    「但是,那应该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吧?就像我现在坐的这块坐垫啊。」

    这就是——第一次帮你做人生谘询时,你丢给我的坐垫吧?

    你还记得吗?

    每次到桐乃的房间,我都是坐在这块猫咪坐垫上。

    她通常都会说:「坐在那里吧。」

    「那的确可以说是你专用的坐垫了,但那是因为我不想使用你屁股碰过的东西而已。」

    竟然是因为这样吗!

    「但……但我要说的是!彼此专属的空间应该是像这样自然形成的吧?」

    「主动制造出来也没关系吧。」

    「是没错,但是你打算怎么做?」

    「非~~~~~~~~常刚好的是,现在我房间里的东西不是增加了吗?所以呢~」

    开始有强烈的不祥预感了。这时桐乃用十分灿烂的笑容这么说道:

    「我就把我的宝物分给你那个空旷的房间吧!」

    「你是因为自己房间的御宅族商品没地方放了,才想把它们塞到我的房间吧!」

    什么「恋人仪式」嘛!你还真敢说耶!

    「才不是哩,我也会从你房间里拿东西来我这里摆啊。」

    她又笑着说:「这样就扯平了吧?」

    「我的房间里几乎都是生活必需品,被你拿走我会很困扰耶。」

    「一定有可以拿过来的东西吧。」

    你的意思是……我房间里有足以媲美你御宅族收藏品的宝物吗?

    「只有一叠黄色书刊而已,那可以吗?」

    「当然不行了!有男朋友会拿黄色书刊给自己女朋友的吗!」

    「其他就没有了啊。」

    「啧……那我自己去选,现在就到你房间去。」

    桐乃说完便站了起来。

    ……等等,现在已经确定要实行「恋人仪式」了吗?

    啊~真是麻烦。我的房间又要变窄了……

    「呜哇……仔细一看,你的房间还真的什么都没有耶。」

    「少啰嗦。」

    我吐槽了一下正环视我房间的「女朋友」。

    实际上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啦。

    还是说明一下好了,我房间的家具就只有床铺、书桌、书架和衣橱而已。再来就是御镜送我的公仔展示柜和沙织送我的笔电。

    漫画杂志看完后我马上就会回收,而且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兴趣,所以东西根本不可能增加。

    我想应该也有不少人也跟我一样才对,不过目前只有麻奈实同意我这种看法。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真的没有东西。因此没办法跟你交换。」

    「那就这个吧。」

    「——喂,那是我的制服!你拿那个要做什么!」

    桐乃轻松地连衣架都一起抓起来的,正是我挂在墙壁上的整套制服。

    衬衫、领带、上衣与长裤——真的就是一整套。

    「你拿走的话,我怎么去上学!」

    「要穿的时候再来我房间拿不就行了。」

    「是要我每天早上只穿内裤到你房间去换衣服吗!」

    「才不是哩!哪个世界会有裸着身体冲进妹妹房间的哥哥啊!这个变态!是要你穿上衣服后再来拿啦!就像『早安啊桐乃,那我把这个拿走啰。』这样。」

    「请问一下,为什么我得做这么麻烦的事?」

    「因为你的房间没有其他东西。那就这么决定了。」

    砰磅!

    「…………」

    真的拿走了……

    「真是的……」

    感到无奈的我只能追着桐乃回到她房间。结果这时候她正高兴地把从我房间强抢来的战利品挂到墙壁上。

    「太慢了吧。看,我已经把你的制服装饰在我的房间里了。很光荣吧?」

    「是是是。」

    「现在轮到你了。」

    衣服被妹妹拿走之后,桐乃的御宅族收集品就被搬进我房间里来了。这个什么「恋人仪式」的,真是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耶。

    我也真是个烂好人。

    「来,首先是这个。梅露露的公仔。」

    那就把它放在展示柜里吧。如果是这些东西,放在我这边的确是比收进衣橱里的隐藏收纳空间要好多了。

    「一个一个小心地搬啊,掉了我就把你干掉。」

    「好啦好啦……说起来呢,『恋人仪式』……应该还有其他的方式吧?」

    「啥?比如说呢?」

    「买一样的杯子或者牙刷之类的,」

    「竟……竟然能想出这么色的点子!变态!」

    这哪里色了!我可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啊!没有对吧……?

    能把我说的话联想到那方面去的你才是色情狂啦。能用牙刷或杯子进行情色妄想,你已经跟濑菜同样变态了。

    「啧,别废话了,快点搬啦!还有很多东西要搬到你房间耶。」

    「好啦。」

    真拿她没办法……

    就这样——把东西摆放在我房间的作业就在「恋人仪式」的名目下开始了。

    呜……我的房间愈来愈有桐乃的色彩了……!

    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夸张……但话又说回来了,桐乃房间的东西多到装不下的直接原因,应该就是她趁我搬到外面时把我房间改造成妹妹乐园的缘故吧。之后就算勉强恢复原状,那些大量的妹系商品一定也没地方放了。

    或许只有我妹妹才是这样,不过御宅族真的很不喜欢把东西丢掉。

    「这是我的宝物,当然全部要留下来啰」——这种理由根本是无视物理的界限嘛。

    现在就算把我的房间也用上了,总有一天一定也会发生同样的状况。

    ……看来得先警告她一下才行。

    「喂,桐乃——给你放这些公仔是没关系。但其他就不行啰。我真的没地方放了。」

    「成人游戏可以放在你空无一物的书架上吧。」

    「别开玩笑了!」

    这臭女人一点想像力都没有吗!男高中生(有妹妹)房间的书架上要是摆一堆妹系成人游戏,看见的人会怎么想!是要我去死吗!

    「明明都跟妹妹交往了,竟然还讲这种话……」

    「这跟那是两回事!」

    真是的……

    「真拿你没办法。那全年龄版的总可以了吧?快点拿去啦。」

    「唔……」

    就算是全年龄版,破坏力也很大吧?因为游戏名称是《和妹妹谈恋爱吧♪》之类的耶。

    「……好啦。」

    但我还是点头了……京介——你对妹妹太好了吧。你这家伙是笨蛋吗?

    「在哪里啦?」

    「那边,隐藏收纳空间的深处。」

    「这里吗?」

    「嗯。」

    我遵照桐乃的指示,把衣橱的门往另一侧拉开,然后把手伸进隐藏收纳空间里。

    这附近不就是放着之前那套《Scatolo*Sisters》的地方吗?我……我可没有勇气把那种游戏放在书架上喔。

    我甩开恐怖的想像,开始寻找全年龄版成人游戏(这种名称本身就很矛盾)。

    然后——

    「哦……这是……」

    「怎么了?」

    「没有……」

    我发现的不只是那套《Scatolo》——还有经过桐乃层层封印的纸箱。

    这已经是第三次发现这东西了。

    第一次是桐乃要去国外留学之前。

    那个时候——她让我看了里面的一部分内容。桐乃表示那是她开始练习田径的契机,也就是证明她跑得很慢的运动会徽章以及连络簿。

    至于放在一起的相簿和ipod的内容嘛——

    下次,下次再看就好!

    ——当时没有看。

    第二次则是桐乃回国之后,黑猫来我们家玩的时候。

    看着向好朋友炫耀收藏品的桐乃——

    ——我说桐乃啊,那本相簿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绝对不给你看了。

    第二次她也没拿给我看。

    「桐乃啊——」

    人生与成人游戏似乎有点相似,但其实完全不同。

    「——你想看那个吗?」

    「……嗯,想啊。之前你不愿意让我看……现在我就再拜托一次,让我看一下吧。」

    和成人游戏不同,人生没有办法存档或重新读取——

    「…………好吧……就让你看看。」

    但就算选错了选项,还是可以重新来过。

    几分钟后——

    我跟桐乃就像以前一样隔着纸箱面对面坐着。

    这是隐藏着桐乃秘密的禁忌纸箱,打开盖子后就能发现里面装着许多东西。

    像是同性恋类型的同人志、《Lovely♥SisterAngel》的箱子(里面装着连络簿等物品)、旧型的ipod……以及相簿等等。

    「这个……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我把手放在相簿的封面并这么问道。

    是照片——或者其他的东西呢?

    「谁知道……你不会打开看看吗?」

    「说得也是……那我就不客气了。」

    啪啦。

    接着我轻轻翻开页面。

    「这是…………」

    这时我所看见的……

    「以前的照片吗?」

    「嗯,没错。」

    放在厚厚相簿——不对,应该说贴在厚厚相簿里的,竟然就是原本应该在里面的东西,换句话说也就是照片。里面每一页都贴了四张以前的照片。

    照片里的时间也随着页面不断流动。可以看见照片里的人物——主要是我和桐乃——逐渐成长的模样。

    但是——我同时也有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嗯……奇怪?」

    「……你发现了?」

    「没有……」

    ……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如果是推理小说里的名侦探,这时应该已经有灵感了吧。只不过我的头脑没有那么灵活。

    「觉得有点奇怪。但就是不知道奇怪的地方在哪里。快告诉我吧。」

    我试着直接询问桐乃。

    「你有看过我们家——老爸的相簿吗?」

    「……有啊。」

    就是在第一次人生谘询的时候——

    ——桐乃的相簿吗?这又怎么了。

    「啊!」

    ——可是我的照片真的是一张都没有呢。

    「啊啊啊……」

    从回想里醒过来的我立刻看向眼前的相簿。

    「我……我的照片!」

    没错。老爸的相簿里从未出现的「我的相片」,有许多都贴在这本相簿里面。当时我还以为老爸一点都不疼我——

    「原来在这里啊!」

    我惊讶到不禁脱口这么问道:

    「为……为什么我的照片会在这里?」

    「那当然……」

    桐乃像是要装傻般把视线移开,然后噘起嘴唇说:

    「因为是最喜欢的哥哥的照片啊。」

    「呜……」

    我有种胸口被刺进一把刀子的感觉。因为这个爆料实在太强烈了。

    「但没有我上国中之后的照片。」

    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讨厌哥哥了。

    「这样啊——……」

    发出茫然声音的我终于了解是怎么回事……接着便继续翻看相簿。

    我所看见的,全都是……我们兄妹感情很好时的回忆。

    这令我感觉好像逐渐取回消失的时间。

    「我说啊……」

    「嗯?」

    「你继续看没关系……来,这个拿去。」

    桐乃用一只手递过来的,是耳机的其中一边。

    而耳机线则连接着ipod。

    「把它戴上。」

    「………………嗯。」

    是要我……一起听吗?

    我们各戴上一边的耳机,然后并肩坐在一起慢慢地看着相簿。

    「这是旧型的机器了……希望别坏掉才好。」

    「里面装了什么?以前的歌吗?」

    「…………」

    桐乃没有马上回答我,这时出现在她脸上的不是犹豫而是害羞的表情。

    「你很久之前……不是问过我吗?你说『为什么你有一堆妹系的成人游戏?』、『为什么会喜欢妹妹?』。」

    「……是啊。」

    得知妹妹的兴趣时,我首先有了这样的疑问。

    嗯……我记得——

    「可……可是……为什么呢?」

    「什么?」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喜欢妹妹呢?我不是在数落你……而是你搜集的这些游戏,一般都是男生才会买的吧?而且……那个……那不是未满十八岁不能买的东西吗?再说,这也和你的印象差太多了吧?你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东西?有什么契机或是理由……吗?」

    「那……那是……那个……我……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不知道……那是你自己的兴趣吧?」

    「可……可是!没有办法啊……我真的不知道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喜欢上了啊…………我想契机大概就是在店里面看到的动画吧……」

    ——应该是这样的对话吧。

    「那个时候我是说『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也没有说谎。只是……还有事情没有跟你说而已。」

    桐乃瞄了ipod一眼……

    「没说的事情……就装在这里的最后面。」

    我们就这样……

    看着兄妹过去的照片……然后录音档也被播放了出来。

    给未来的我。

    里面是过去录下来的讯息。

    桐乃的声音听起来比目前还要稚嫩许多。

    那个……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嗯~是我自己录的所以当然很清楚,我之所以会留下这样的讯息给自己,是为了永远永远不忘记今天的心情。

    如果忘记今天的心情,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如果听着这段录音的我已经不再是现在的我——我想应该不会有这种事——不过请在听见自己的声音后就回想起来。

    现在这种非常、非常懊悔的心情。

    这种绝对不服输的心情。

    以及最喜欢哥哥的心情。

    「桐乃……这是……」

    「别吵,什么都别说。」

    给未来的我,你听这段录音的时候已经多大了呢?

    已经是大人了吗?还是说是高中生?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呢?

    跑步的速度已经变得跟哥哥一样快了吗?

    已经变成像哥哥那样的,又帅又温柔的大姊姊了吗?

    已经给哥哥一点颜色瞧瞧——让他称赞我「好厉害」了吗?

    现在的我根本完全不行——如果到时候已经成功的话,那我会很高兴的。

    而且是非常、非常高兴。

    我从今天起就要为了将来的成功而努力。

    虽然可能只是在作梦,但我还是决定告诉自己——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这时候桐乃按下暂停键。

    「到这里是小学——大概三年级左右录下来的档案。在留学之前……打算让你听的就是这个录音。」

    「那个时候我要是听了录音……也看了相簿……你会有什么反应?」

    「嗯!可能就再也没有牵挂,然后就不回日本了。」

    「这样啊……看来我当时没听也没看……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接下来……是六年级时的我。」

    也就是……快冷战之前桐乃所录下来的声音。

    只要听了这个档案,就能够知道「桐乃喜欢妹系成人游戏」的理由了吗?

    桐乃接着又说:

    「这就是最后的档案了。」

    给未来的我。

    听了自己以前录下来的讯息,老实说还满不好意思的。

    现在的你听见这个录音,想起「年轻」时的自己,可能又会感到不好意思吧?但是——很抱歉,还是要请你仔细听一下。

    未来的我——已经和自己最喜欢的人结婚了吗?

    虽然人家告诉我那是绝对不被允许,而且也不能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去。

    但我还是有点不爽。

    不过那个人说的一定不会错……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真的感到非常烦恼。

    虽然想找人商量,但这件事不论是爸妈还是最倚赖的对象都不能跟他们讨论。虽然他们一定马上就会恢复原来的态度……但我还是没办法跟他们说。

    因为要是失败的话,一切都会成为泡影。可能会出现那个人所说的结局,应该说我知道一定会变成那样,所以才会这么害怕。

    我想机会一定只有一次。

    那个时候我一定要鼓起勇气来。

    所以,请仔细地思考。请持续思考下去,并且寻找任何可能的线索。

    怎么样才能改变绝对不被允许的状况。

    怎么样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怎么样才能让他喜欢上我。

    怎么样才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所以,

    我要跟未来的我商量。

    要跟变得很厉害的我——不对,

    要跟听着这讯息的你商量。

    那个——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