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最终章
    就这样。

    我和女朋友就一直想办法要解决妹妹超越时空传达给我们的「最早的人生谘询」。

    我们两个拚命想着办法,然后过着充实的每一天。

    正如之前所预料的,这是一段充满动荡的日子。它兼具了和妹妹谈恋爱这种超乎常识的非日常,以及我所喜爱的平稳日常。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在我心中完全没有矛盾感,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

    和妹妹玩成人游戏、约会、吵架,回过神来后才发现睡在一起。

    《和妹妹谈恋爱吧♪》……

    虽然很想吐嘈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做,但想不到我就真的喜欢上妹妹了。

    人生真是充满未知数。

    「小京……怎么了吗?」

    而现在我就跟一直以来一样,和青梅竹马一起前往学校。

    「想起很多事情。今天是最后一次走这条路去上学了。」

    「……这样啊,好像真的会让人感慨良多呢。」

    目前的季节是春天。虽然还不到满开的时间,但街头已经可以看见醒目的樱花颜色。

    「是啊。」

    「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

    拿着书包的麻奈实直接对我点头行了个礼,这时我也苦笑着对她低下头来。

    「我才要谢谢你呢。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啰——」

    「——嗯,彼此彼此。」

    这是相当平凡且悠闲的一段对话。

    和麻奈实从幼稚园开始就一直念同一所学校,上了大学之后也是一样——只不过……

    这已经是最后一次像这样一起上学了。

    我再度转身面向前方并且踏出脚步。

    因为今天是我们的毕业典礼。

    我们很早就来到学校。这是因为我还有想在高中生活最后一天完成的事情。结果有不少人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半数以上的同学已经出现在教室里。

    「哈啰~」「早啊。」我一边跟人打招呼一边把书包放在位子上。

    「嗨,高坂。」

    赤城忽然跑来跟我搭话,我当然也就回答:「早啊,赤城。」

    「今天就要跟你道别了。」

    「嗯嗯,耳根清净多了。话说回来——又不是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了。」

    不过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时常见面。

    因为我和赤城考上了不同的大学。

    不过不仅是赤城,其实高中的朋友大概都是这样吧。像国中时期的好友,现在几乎都没见面了。

    在同学会上,与久违的高中同学见面——大人之间经常在谈论这样的话题。

    我想赤城也很了解这些事情才对……

    「那还用说吗?」

    但我们还是故意装糊涂并且相视大笑。这时教室里到处都可以听见类似的对话。

    「高坂,这三年来受你照顾了。」

    「没错。跟你混在一起不知道让我遭遇到多少次惨痛的经验。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说满十八岁了,找我一起去秋叶原的情趣商店。」

    和这家伙一起去Love doll前面大吼大叫的事件,一直是我想消除的回忆之一。

    「哈哈哈,的确有这么回事。」

    「之后我也被濑菜误会,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解释清楚哟。」

    「啊~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啦。」

    反正一定又是腐女专属结局在等着我。

    「啊啊对了,说到濑菜呢——」

    「!」

    赤城似乎察觉到我要说些什么了。

    他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跟恶鬼一样。

    「高坂,你不要再说了。」

    「她和真壁学弟开始交往了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浩平哥哥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脸并且发出濒死的叫声。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那个臭小鬼!竟然对我说『哥哥早安』!我绝饶不了他!他没有资格叫我哥哥啦——!」

    我懂你的心情,不过先冷静下来吧。

    唉……

    到最后这一刻还要表现出符合你个性的反应给我看。

    我一年前就知道,我的好友赤城浩平是个无可救药的妹控了。自从在秋叶原的深夜贩卖活动里遇见他之后,就已经数次和这家伙谈论过「妹妹」。甚至还进行过谁的妹妹比较可爱这种思心的竞赛。

    虽然他给了我很多参考——但也让我了解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家伙就算和妹妹没有血缘关系,他也不会和妹妹交往。

    赤城虽然打从心底爱着妹妹——但那依然在普通兄妹的范畴当中。

    唉……

    结果我终究没办法成为像这家伙一样的哥哥。

    我也只能安慰自己——每一对兄妹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了。

    距离毕业典礼开始还有一点时间。我离开了吵杂的教室,来到走廊上闲晃。

    这时还是可以听见每间教室传出些微的吵杂声。

    今天是最后一次听见室内鞋在油布地板上踩出来的声音了。

    长大成人之后,可能有一天会怀念起这飘荡在校舍内的独特气味吧。到底是为什么呢……一想到今天是最后一次来这里,我就开始沉浸在感伤的气氛当中了。

    国中的毕业典礼时,根本没有沉浸在这种气氛里的心思。

    那小学生的时候……有什么想法呢?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从窗户照射进来的光线、带着春天气息的温暖明明都跟昨天没有两样,但是却让我感到非常怀念。

    我缓缓地走在这度过三年时光的校舍内并且四处观望。

    「哎呀……」

    不知不觉间就站在游研的社团教室前面。最近很久没有来这里了,而且三年级才加入的我对这个地方本来就没有归属感——当然不会有这种事了。

    这里也有我的许多回忆。

    ——反正我就是喜欢男同性恋!我就是腐女!

    ……一开始就想起这件事喔,冲击性也太大了吧。

    接着就是……

    ————学长。

    「哈——」

    忍不住发出自嘲的笑声。我这个人真是没救了。

    我随即把手放到社团教室的门上。

    原本以为一定已经上锁的我,用力拉了一下门。

    结果就跟平常一样——

    喀啦。

    「……咦?」

    为什么没上锁——我还来不及感到惊讶……

    「啊,早安!高坂学长。」

    马上就有轻快的打招呼声传了过来。而且——不只是濑菜而已。

    「早啊,高坂学长。」

    「嗨,高坂。」

    「唷,兄弟!怎么这么慢才来!」

    接着又有好几道打招呼的声音。

    真壁学弟、社长还有其他社员……已经全部到齐了。

    简直就跟——平常放学后的社团教室一样。

    「啊……啊啊……早啊濑菜、真壁。早安——社长。」

    僵在门口的我向社员们打招呼,接着便这么问道:

    「为什么大家都在啊?」

    「请不要无视我的存在好吗?」

    含着眼泪抗议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穿着我们学校制服的御镜。

    「我也不是没有注意到啦。好吧,那我问你,你这个外校人士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用去学校吗?」

    「我们学校昨天就已经举行过毕业典礼了,所以今天是来谢谢平常那么照顾我的诸位游研社员。」

    「这样啊。」

    但这种行为已经有点异常,没办法用只是比较有礼貌来带过啰。不过御镜他应该很容易就能弄到制服就是了。

    不再理会御镜后,濑菜便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呢——是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然后发现大家都在……耶嘿嘿……」

    「什么嘛……大家都跟我一样吗?」

    「是的,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大家臭味相投的社团啊。」

    濑菜和真壁相视一笑。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们感情很好了。

    「不过——想不到你们两个竟然会交往。」

    「哎呀……啊哈哈……」

    真壁害羞地笑着,另一方面濑菜则噘起嘴巴说:

    「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啦,因为真壁经常成为濑菜妄想的被害人,所以我还想说恋爱感情应该都被消磨殆尽了。」

    「啊哈哈哈哈哈……」

    真壁发出了干笑声。结果濑菜便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脸,然后说:

    「只能说我们是彼此彼此啦。这个人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正经,但其实是个闷骚型的好色阿宅哟。」

    濑菜又表示:「所以他没资格说我啦。」

    而其他游研的社员也不停点头同意她的看法,

    「等一下!为什么连御镜学长都一起点头啊?我会在大家面前出丑都是你害的吧!」

    「嗯嗯……说得也是……当时的枫学弟确实很恐怖。」

    之前真壁曾经拜托御镜帮他魔改公仔。

    但御镜却擅自把巨乳角色改成贫乳,让无法忍受的真壁整个人开始抓狂。

    「啥?啥!削掉了?你说你把巨乳角色的存在意义,也就是那对巨乳给削掉了……?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垃圾,我干掉你喔!没有审美观的死萝莉控!我最喜欢胸部啦!」

    好像是叫出这些话的样子。

    看到真壁那种形象崩坏的模样,也难怪濑菜会觉得他和自己是半斤八两。因为连我都吓了个半死。

    一想到这里,就会觉得这两个人个性相似的家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总之先恭喜你们了。好好努力说服你哥哥吧——」

    「好的!我会加油!」

    「喔喔,很有自信嘛。」

    「高坂学长请你也帮忙说服我哥哥嘛。」

    「死都不要,我可不想和妹妹交男朋友时的哥哥吵架啊。」

    「……哎呀,好像很有心得嘛。」

    你管我。

    「话说回来,我已经听桐乃说了喔。」

    「咦?」

    濑菜在我耳边悄悄地说道:

    「你们兄妹好像在交往嘛。」

    「噗!」

    那家伙连濑菜都讲了吗!

    虽然两个人很要好——但我们还是要小心不能让爸妈发现啊。

    「别担心啦,我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的。」

    「……这点我倒很信任你。对了……你听见我们是情侣后有什么想法?」

    还是很想问也有哥哥的濑菜——对于我和桐乃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结果濑菜马上就回答:

    「嗯~只要想到如果我和哥哥在一起的话——我就会觉得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样啊……」

    我想也是。

    「但是……」

    濑菜像是想起什么般苦笑着说:

    「看见她那种充满幸福的模样……就会觉得——好啦好啦随便你们——只要你们两个人幸福就好了。」

    濑菜和真壁再次面面相觑,然后微笑着对我说:

    「高坂学长不用担心我们,只要努力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也没办法跟你说『恭喜』……但我还是会帮你们加油。」

    「嗯,谢谢啦。」

    你这一番话不知道给了我多少的鼓励呢。

    当我们的对话告一段落,又有一道缓慢且优美的声音插话进来说:

    「我觉得这是件很棒的事哟。」

    原来是御镜,他应该是从对话中听出我们在谈什么事情了吧。

    顺带一提,这家伙也知道我和桐乃的关系。

    「嗯,我想你应该会这么说。」

    因为这家伙最喜欢兄妹之间的「禁忌之爱」了。

    「我好像以前就说过了,兄妹之间无法结婚的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所以——我才会跟二次元的女孩子结婚。」

    「光天化日之下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问题不是在这里吧!」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结婚应该是由两名当事人而不是由法律来决定。这个国家的确没有允许我跟小凛凛结婚的法律。但那又怎么样呢?」

    御镜先生真是帅毙了。

    但是别把成人游戏的女主角和我妹妹混为一谈。

    「老实说只要有爱、健康和金钱,人生就跟超简单的游戏没两样喔。要获得这些东西的过程是相当辛苦,但对拥有这一切的你们来说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还没办法那么洒脱,其他还很多重要的事物吧。」

    「像社会观感之类的吗?」

    「这也很重要。」

    「我来说一个可以给你勇气的故事吧。」

    御镜竖起一根手指,然后用严肃的表情这么说道:

    「某个地方,有一名年轻时装模特儿兼帅哥设计师。」

    这很明显是在说你嘛,别自己说自己帅好吗?

    「他不只是帅,还非常受到女孩子的欢迎。」

    我干掉你喔。

    「但是其实他有一件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是个隐性御宅族对吧?」

    「没错——为了维持自己在世人眼中的形象,他一直隐瞒自己是喜欢成人游戏的御宅族这个事实。」

    这个故事好像似曾相识耶。

    「但是到了某一天,非常不幸的事件却降临到他身上。」

    哦哦?

    「我——不对,应该说他使用了所有的人脉关系潜入新年时举行的梅露露杀青派对,然后在那里跟打扮成阿尔法·奥麦加的可爱女孩成为朋友。」

    虽然很想吐嘈,但还是先忍耐一下吧。

    「派对结束后,他便用车子送睡着的女孩子回到家里去——但是却被狗仔队拍到了。隔周八卦杂志上就刊载了他公主抱女孩子的照片,结果引起一阵很大的骚动。」

    「愈来愈不好玩啰!」

    「他的推特上出现了许多无情的谗骂。甚至还被贴上恶心阿宅、变态萝莉控的恐怖标签,原本以草食系形象为卖点的他因此而人气暴跌。但是他明明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啊。」

    如果藏有色心的话,我会先把你干掉。

    「于是他便感到非常烦恼。因为这样下去的话不只是他,就连年轻小女孩的心灵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而且他也被小女孩的老大,一名扮成梅露露的萝莉女痛骂了一顿。」

    很容易就能想像当时的情形。

    「那……最后怎么样了?」

    「然后有所觉悟的他就用Nico现场直播开了说明会。他表示自己绝对不是什么恶心阿宅、变态萝莉控,而是已经娶了二次元女主角的已婚人士。接着又大声地表示自己喜欢的是虹萝莉(注:「虹」与「二次元」日文发音相同,即二次元萝莉之意),三次元萝莉根本不在自己喜欢的范围内。」

    「…………」

    ……怎么说呢。这家伙或许可以成为另一个故事的男主角了。

    「结果他在社会大众眼里的形象便因此而完全改变,应该说已经完全崩坏————但他也没有因此而寻死,还是幸福地、坚强地过着每一天。」

    「………………………………这样啊。」

    「有勇气了吗?」

    「呃……嗯。」

    这是先烈笔直地冲进和我同类型的地雷阵后留下来的话语。

    我当然要把它听进心里啰。

    这时候……

    「哈哈哈!」

    教室内传出豪爽的笑声。

    「你们这几个家伙到最后这一刻还是这么有趣!我感到很开心喔!」

    「「社长!」」

    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说话的人身上。

    三浦弦之介社长。我想不用说也知道,他就是本社团的领导人。

    已经留级好几午的他,今天终于能顺利毕业了。

    而且还考上了某间超有名的大学,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学长终于毕业了——恭喜啰。」

    「哈哈哈,我不在之后,你可别寂寞到哭啰,真壁。」

    「我才不会呢。这样耳根子清净多了。这下子终于不必再制作Kuso Game了。」

    嘴里虽然丢出冰属性的吐嘈,但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真敢说。那这里就拜托你啰——新任社长。」

    「好的。长久以来辛苦学长了。」

    这是游研社长交棒的瞬间。虽然和他们不过认识一年左右,但能够看见这一幕我真的感到很开心。

    「哈哈哈哈!等好久了!咕呜呜!好萌的画面啊!我要把它深深烙印在眼睛里!」

    ……别用你腐烂的妄想弄脏男人之间的道别好吗?

    「听我说!」

    部长站起身来,以凛然的声音说道并且用扇子拍了一下手掌。

    「我一定会开一间世界第一的游戏公司,制作非常有趣而且能让人着迷的超棒游戏!这就是我升学的目的,我会在那里充实自己的力量!也会开始寻找伙伴!我知道自己没有天分——但我不会放弃!我会尽力完成各种事情好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将来不后悔、为了能够对自己负责,我一定会竭尽所能!这些事情呢——」

    社长先看着我,然后是真壁、濑菜以及其他社员——

    最后则是看着五更琉璃的位子说:

    「全部都是你们教我的。」

    这时所有社员都回想着相同的画面。

    新社员招募期间发生的事情、迎新派对时的骚动、第一次简报、第一次制作游戏……参加了两次Comike——这些在社团里度过的日子。

    全是我们共同的回忆。

    「虽然现在的我能力还不够,但到时候我也会帮忙喔——因为部长这个人一定不知道又会制造出什么样的Kuso Game来,我可不能坐视不管。」

    「耶嘿嘿~待遇不错的话,我也可以去你们公可接受面试哟。」

    「嘎哈哈,这几个学弟妹尽是会说大话!别忘了自从创社之后究一直被继承下来的游研魂!还有尊敬社长与不准瞧不起Kuso Game的社训!」

    「有这种社训吗?」「我怎么不知道……」——学弟妹情侣像平常一样冷静地吐嘈了他。

    「「再见了!要保重喔!」」

    「「好的!」」

    这就是很符合我们游研风气的欢送词与致谢词。

    毕业典礼以及最后的班会时间结束之后,我便从再也不会到访的教室里来到走廊上。这时到处都可以听见「再会了」「再见啰」的声音。

    同时也看见跟前几年一样,一放春假就准备出去玩的家伙。

    「高坂,要不要一起去啊?」

    虽然他们也邀了我,但我也只回了一声:「不了。」

    已经和比较熟的朋友道别了,接着就可以直接回家——当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今天还有一个重头戏在等着我呢。

    对我来说,这是比毕业还要重要的人生一大活动。

    我像是要把校舍以及操场深深烙印在眼里般缓缓走着。

    毕业典礼时唱的「青青校树」依然回荡在耳边。

    笔砚相亲,晨昏欢笑,奈何离别今朝。

    「再见了——」

    我举起一只手,接着头也不回地穿过校门。

    这时候……

    「——你在跟谁道别啊?」

    旁边忽然传来一道调侃的声音。

    「!别……别忽然出声好吗……快被你吓死了。」

    声音来自于穿着制服的桐乃。她一只手上还拿着装有毕业证书的筒子。

    她完全不在意我的责备,继续又说道:

    「难道是在跟学校道别吗?」

    「这不重要吧。」

    虽然正如她所说,但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可恶,难得人家沉浸在感伤的气氛当中,现在全被你给毁了。

    「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约好见面的地点不是在我学校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因为毕业典礼比较早结束,所以来这里接你。你应该心存感谢才对吧。」

    桐乃傲慢地在胸前交差手臂。然后开始盯着我的衣服看。

    「?又怎么了?」

    「哼,看来还在嘛。」

    「什么东西还在?」

    「…………」

    桐乃没有回答,直接把手朝我的肚子伸过来——

    啪叽啪叽!

    「第二钮扣到手了!」

    啊!这家伙不只是第二钮扣,连学生外套上的扣子也拆掉了。

    桐乃得意洋洋地用一只手抛着战利品,接着又把手朝我的脖子伸来。

    「嘿嘿~我就大发慈悲,顺便连领带也一起接收吧。」

    「别扯啊!快不能呼吸了!等一等,领带我拔下来给你就可以了啦!」

    你是山贼吗!

    「真是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扒光了——拿去啦。」

    「嗯。」

    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已经是最后一次穿这件制服了,想要什么就全拿去吧。说起来这套制服最近都放在你房间吧。」

    「……全部吗……这提议也不错呢。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收下吧。」

    「回家以后再给你。」

    「那还用说吗!难道你想在这里脱掉?」

    当然不可能了。只不过是不想连上衣都被抢走,所以才先提醒你一下而已。

    「那……我们走吧。」

    「嗯。」

    我把书包放在背上并且迈开脚步,桐乃随即追上来走在我身边。

    总是擦身而过的我们,现在已经并肩走在一起。

    这句话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但一路走来真的经历了许多事情。

    从今以后我们兄妹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一切都是这么地美好——我真的很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做个结束。

    如果是桐乃喜欢的纯情系成人游戏,现在很可能就是结局了。

    但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我们两个人的故事依然有后续发展。

    不过,也只剩下一点点了。

    「————」

    当快要到家时,我们便慢慢停下脚步。

    适是因为看见了早知道会出现的熟人。

    「嗨。」

    我对那家伙举起一只手来轻松打了声招呼。

    对方似乎也发现我了,只见她也微笑着对我挥了挥手。

    「小京,桐乃。」

    这是公园旁边,分别通往田村家与高坂家的岔路。

    麻奈实就在每天早上碰面的地方等着我们。

    「正如我所预告的,我来找你吵架了。」

    没错——最后决战来了。

    就让我们开始吧。

    我们在公园的板凳上坐了下来。我坐在正中央,左边是桐乃,右边是麻奈实。

    「还记得吗?这公园里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嗯。小时候这里有沙地,我们三个人常在一起玩。」

    「想不到你还记得耶。」

    「只有一些片段的记忆啦。」

    这座公园离我们家很近,而且也颇为宽敞。算是还不错的小孩子游戏场地。

    最近则是因为绫濑和桐乃在这里对决,而且也在这里帮绫濑做人生谘询,所以来这里总是会联想到她,不过我们三个人小时候的确常在这个地方玩。

    这座公园确实满适合作为最终决战的场地。

    接着三个人便沉默了一阵子,不久后率先缓缓开口的人是麻奈实。

    「这次也完全没有跟我商量。」

    「…………」

    麻奈实说的应该是「我和桐乃交往」这件事吧。

    我已经告诉过黑猫和沙织,而桐乃也向绫濑说明过了。

    但是却从来没有跟麻奈实提起。我这个家伙对重要的青梅竹马真是太薄情也太没诚意了。但就算知道自己很过分,我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就跟我没有告诉爸妈是同样的理由。

    「抱歉,你生气了?」

    「没有喔,我没有生气。」

    「这样啊。」

    ……刚才的回答似乎另有深意。

    「因为从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

    我一直认为就算不用说,这家伙也总有一天会察觉到。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麻奈实她一直比我还要了解自己。

    所以我早有预感,和她说「这件事情」一定会变成某种重要的关键。

    不过,还有一件事是我不清楚的。

    「为什么是『今天』?」

    既然知道我和桐乃的关系,那么早一点来找我们谈判也是相当合理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有干涉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可能因为是重要的日子吧?」

    麻奈实说完便微微歪着头。虽然听起来似乎连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不过真的是这样吗?但麻奈实她不是会说谎的人,因此她可能是故意不把正确答案说出来吧。因为她是比我还要了解自己内心世界的人。

    「……重要的日子吗?说得也是。」

    这时桐乃一直凝视着这么说道的麻奈实。

    但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充满不讲埋的憎恨,而是充满挑战的意味。

    「现在我不再是国中生了,不会让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但是只有小孩子才会说『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喔。」

    「哦,是这样吗?」

    …………糟糕,我可能坐错位子了。

    为什么我会坐在这两个家伙的中间呢。

    严肃沉重的空气在两人的中心(也就是我附近)形成。

    「那我就照你所说的——不把你当小孩子啰。」

    麻奈实明明说没有生气,但讲话的口气就跟发飙时一模一样。

    「桐乃。已经够了吧?如果是大人的话,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吧?」

    「你在说什么啊~?噗,不说清楚的话我怎么会知道呢。」

    真让人火大……明明不是在跟我说话,但就很想把她打飞。

    不过麻奈实也是很恐怖啦。

    现在应该就是所谓一触即发的状况吧。在这样的情况下,桐乃还故意用挑衅的口气说:

    「我就自己说吧,麻奈实小姐——」

    她紧抓住我的手臂,接着继续表示:

    「我呢~正在跟京介交往哟!」

    「……这样啊,然后呢?」

    「干嘛还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你很不甘心吧。」

    「…………」

    「很不甘心吧?我想一定很不甘心才对喔?呜嘻嘻嘻……」

    「…………」

    「啊!说不出话了!呼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了————!」

    桐乃像从板凳上跳起来般站起身来……

    「小桐的大胜利——!我一~~~~直很想看你这种表情!」

    喜不自禁的她开始不停地拍手。

    「现在是什么心情啊?麻奈实小姐,京介被我抢走了,你现在有什么心情啊?」

    给我差不多一点,你这个臭女人!别再挑衅我的青梅竹马了!

    当我想这么大叫时,发生了一件令人相当惊讶的事。

    麻奈实的拳头「滋磅!」一声深深陷入桐乃的肚子里。

    等一下!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咳咳……!你……你做什么!」

    发飙的桐乃眼眶含泪并且按着自己的肚子。

    这时我因为位子的缘故而看不见麻奈实的表情,只听见她还是用跟刚才同样的语气回答:

    「就是这种心情。」

    「~~~~~~呜!」

    气愤的桐乃露出紧紧咬住的牙齿来。

    接着她的巴掌便直接在麻奈实脸颊上炸裂。

    而桐乃的脸颊也立刻遭到麻奈实的用力反击。

    「你……你们两个别……!」

    回过神来的我赶紧切入两人之间,但也只是沦落到同时遭受双方攻击的下场。

    「痛死了!」

    我都快昏过去了!搞什么嘛!两个人都是用全力在攻击耶!

    剧烈喘气的桐乃狠狠盯着对手看。

    而脸颊红肿的麻奈实还是以泰然的表情回望着对方。

    两人的模样可以说完全相反,但是都散发出不像女生的惊人压迫感。

    虽然很难打岔,但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快点住手啦!」

    「是她先出手的吧!」

    「但刚才是桐乃不对吧?」

    如果你没打人家肚子的话。

    「我只是一吐陈年的积怨,所以根本没错啦————!现……现在就是我复仇的时候!」

    桐乃一边大叫一边朝着麻奈实扑去。麻奈实虽然马上护住自己的脸,但还是被桐乃的长指甲抓了一把。

    「……呜!」

    麻奈实的脸因为疼痛而紧绷,接着也扑到对手身上。

    「咕唔……!」

    桐乃当然也立刻迎战。

    「可恶……!」

    「咕呜呜!」

    两名不擅于打架的外行人让这场互扯头发、互抓与互殴——甚至加上谩骂的复合式近身攻防战陷入了胶着状态。

    这是女孩子间毫不掩饰情感的全力搏斗。

    应该就是所谓的真修罗场吧,拜托请饶了我好吗?

    「你一直一直一直在阻挠我!我从小就看你很不爽了!」

    「……是桐乃你一直在阻挠我吧?」

    「咦?你不是已经忘记我的事情了吗~?」

    「……!」

    「啊,被我说中了吗?这个骗子!」

    「……呜呜呜呜!如果没有桐乃的话!一切就都能够很顺利了!」

    「别怪到别人头上!」

    「呜呜!」

    「——好痛~……可恶!竟然这么用力!这个臭家伙……!」

    「我在小京身边已经超过十年以上了!才不会输给桐乃呢!」

    「我从出生就跟他在一起了!妹妹才不会输给青梅竹马哩——!」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啊——!快·住·手——————!」

    当我硬吃了好几记攻击把她们拉开来后,两个人都已经是泪流满面。老实说很难想像女孩子会出现如此狼狈的模样。

    「呼……呼……冷静下来了吗?」

    「哼……」

    「…………」

    可能是我的怒吼奏效了吧,两个人终于拉开距离并且不再攻击对方。

    此时三个人已经全身是抓伤与擦伤,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的状态。

    「拜托你们别吵了。动手动脚的话怎么可能好好谈呢?」

    「啥?谁说过要好好谈了?」

    「我一开始就说过是要来吵架的吧?」

    「……什么……」

    吵架不只是动口,而是真正上演街头快打吗!

    我完全搞错了!谁知道会这样啊!本作可不是格斗小说啊!

    虽然早料到会是充满眼泪与愤怒的最后决战……但绝对不是像这样来真的啊!

    「我了解你们的想法,但暴力是没办法解决事情的!」

    「但我整个人轻松多了。」

    「因为两个人都说出内心的想法了。」

    别藉由斗争来理解对方好吗?你们两个是格斗漫画里的宿敌吗?

    不过现在想起来,这两个家伙之前都没办法像这样全力地发生冲突。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能够「好好地吵架」了吗?

    至少已经有所进步,虽然多少波及到身边的人就是了。

    「真是的……我的眼镜都被弄破了。太过分了。」

    恢复冷静的麻奈实拔下了眼镜。

    结果——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为之一变。

    「那……现在轮到我说话了。小京、桐乃……」

    「……什么事?」「干嘛?」

    「好像没人跟你们说,那就由我来开口吧。」

    跟三年前一样进入发飙模式的麻奈实以平稳的口气这么宣告:

    「兄妹谈恋爱是很恶心的事喔,而且不是普通的关系——我觉得这很不正常,我觉得这样很异常。应该也有很多人觉得恶心才对。」

    麻奈实用很符合她个性的口气缓缓说道,但是却让人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不用说也知道,兄妹没有办法结婚,而且两位的父母亲一定也会反对。即使桐乃的感情相当真挚,就算变成大人了也没有改变,但这样的感情愈深就愈会给人带来不幸。没有人可以解决这种情况,我想就连小京也是无计可施。」

    麻奈实最后做出这样的结论。

    「所以呢,桐乃、小京。已经够了吧?是该从梦里醒过来,认清现实的时候了——」

    「好好当——普通的兄妹吧。」

    这就是三年前桐乃被迫面对的现实。

    也是我们目前面临的常识。

    「……呜……」

    虽然人家告诉我那是绝对不被允许,而且也不能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去。

    不过那个人说的一定不会错……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原来如此。你们两个很久之前就对战过一次了吗?」

    怎么会这样。当时还是臭小鬼的我正因为第一次的挫折而感到失落——结果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已经进行过这样的战役了吗?愈来愈觉得女性是早熟的生物了。桐乃当时还只是小学生而已耶。一想到我小学六年级时还在玩什么尿尿光线的无聊游戏,这种精神年龄的差距就让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麻奈实也不用让小学生面对这么无情的现实吧。」

    「从你们两个人目前的关系来看,只能说我当时那么做还太手下留情了——已经过了三年,现在不能再说那些孩子气的话了。」

    毕业这个重要的活动结束之后,我已经不是高中生,而桐乃也不再是国中生了。

    已经不是小孩子。所以得接受大人订下来的理论——这应该就是麻奈实要表达的意思吧。

    「小京……」

    「……怎么了?」

    「被女孩子告白后,回答人家喜欢妹妹而拒绝,你觉得这种人怎么样?」

    「………………」

    「桐乃……」

    「……怎样?」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还以跟自己哥哥交往为傲的妹妹,你觉得如何?」

    「………………」

    「到了二十、三十岁之后,你们两个人还能继续说同样的话吗?觉得这样下去真的没关系吗?要怎么跟身边的人说明这种情形?人家指责你们都是因为色情游戏的不良影响才会变成这样时,你们能够否定吗?人家会相信你们的说法吗?」

    「………………」

    「——快点回答我。」

    这种魔王般的说教是怎么回事。可恶,根本是置身在活地狱当中嘛。

    我可以理解樱井以前的比喻了。

    这就是把圣水整个洒在僵尸身上的感觉。

    就连我还是神经大条的国三生时,都没有被攻击地这么彻底呢。

    「这……这个嘛——!」

    桐乃原本准备说出「约定的内容」,但我马上举起一只手来阻止她。因为桐乃和麻奈实的吵架在刚才就已经结束了。

    真要说起来,我虽然一直扛出最后决战这个听起来相当恐怖的招牌,但麻奈实根本不是最后的魔王。

    本故事的大魔王,也就是我们应该要对抗的敌人,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我要对那个家伙,或许是那些家伙说一句话。

    那句话就是……

    「谁理你啊!」

    「麻奈实,你仔细听好了——你才是对的,我们两个错了。我也很清楚我们正在做坏事。成人游戏的主角里有人可以不把伦理、常识、社会观感当一回事,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帅毙了,像我就没办法忽视这些事情。我觉得这些全是相当重要的观念。一个平凡的高中生必须遵守这些规定,才能够过着幸福的生活。」

    就是因为这样常识与社会观感才会成为普世价值。

    因为它们都是正确的观念。但是呢……

    「我要打破这些规定!这是因为我有比它们更重要的东西要守护!」

    「……哦……即使知道这些事情,还是说出这样的话?」

    「嗯嗯!」

    「……京介……」

    桐乃以甜蜜的声音茫然这么呢喃着。麻奈实瞄了她一眼,接着又把视线移回我身上。

    「那比如说……我如果表示『要跟伯父爆料你们的关系』……你打算怎么办?」

    「拜托别这样!我会被干掉的!」

    我全力向麻奈实求饶,眼眶含泪地膜拜着麻奈实大小姐。

    「………………」

    麻奈实沉默了下来。现场立刻笼罩在「你这人太夸张了」的气氛当中。

    桐乃这时又丢出一句:

    「…………真丢脸。」

    你少啰嗦!要是麻奈实真的这么做就完蛋了,现在只能恳求她大发慈悲了!

    「咳咳!」

    我像是要让大家忘记刚才的行为般严肃地干咳了几声。

    「麻奈实!」

    「怎么了?」

    「饶了我!」

    「就算听见这种像是耍帅的台词……我还是不答应呢?」

    「我会跪下来拜托你!只要是我办得到的,我什么都愿意做,请你不要去爆料好吗!」

    不阻止她的话,会伤了老爸的心。然后我和桐乃也会被强迫分开。

    虽然我已经是背叛老爸信赖的超级低级男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没办法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来带过,但真的就是没办法。

    每件事一定都会有它的先后顺序。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那还用说吗?我这个人一直都是非常认真的。」

    「嗯,我知道。」

    正如麻奈实教会我的,我只是一个平凡人。

    没办法的事情就是没办法,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

    而且也没办法跳过眼前的选项。

    总是会有明知道不好、不行,也得选择这个选项的时候。

    总是会有即使舍弃重要的事物也还是得下决定的时候。

    而现在就是那个时候了。

    「就算跟我下跪,我还是说要继续阻挠你们呢?」

    「……!」

    这家伙……!我咕嘟一声吞了一大口口水……

    「那个时候——就真的没办法了。」

    我露出放弃挣扎的笑容。

    「我会试着模仿那些成人游戏女主角的哥哥。」

    对于希望过平稳生活的我来说,他们那种痛快的生活方式实在是太不顾后果,在现实世界里这么做的话一定会相当痛苦。虽然很丢脸,但我这个凡人实在没办法选择这种生活方式。

    所以我才会不考虑享受那种痛快的感觉,拚命想办法要维持目前的生活——

    但如果真的没办法继续下去,也只有做出为了守护一样事物而失去许多东西的觉悟了。

    「这样啊,那…………」

    看见我认真的程度后,麻奈实还是不放弃地继续说道:

    「如果我拜托你不要这样……重新再考虑一下……甚至跪下来求你的话呢?」

    「你……」

    「你会怎么做?」

    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拚命的模样。

    她真挚的眼神直接射穿我的身体——

    「我的答案还是不会变。」

    我丢出这样的回答。

    「这样……这样的话……!」

    麻奈实说话的声音开始发抖并且沙哑。

    「其实我一直……一直……很喜欢小京……如果我现在在这里告白……请你跟我交往的话呢?」

    「!」

    「……这样你会留在我身边吗?」

    她的脸上已经流下两行泪水。

    「————」

    泪流满面的爱之告白——但是时间点实在太糟糕了。

    而我也因此察觉到一件事。让麻奈实说得如此直白之后……我才终于察觉到。

    我实在是个大笨蛋。

    我的青梅竹马一直都不理会自己的事情,只顾着担心别人……然后总是主动接下辛苦的工作。如果我是她的话,绝对没办法这么做。

    麻奈实她甚至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嗯,这些我都知道。

    所以她现在才会向我告白。这个大笨蛋,这个最棒的青梅竹马。

    麻奈实给我的许多回忆不停地从脑海里溢出。

    我咬紧嘴唇并且强忍住眼泪。因为我现在不能哭。

    ——就算舍弃一切,也不放弃喜欢哥哥。

    桐乃那个时候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就算是妹妹也一样喜欢她。

    某个成人游戏的男主角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而我则是——

    「我会选择桐乃。」

    耳朵里似乎听见了细微的效果音。说起来呢,路线分歧的选项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无法回头,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回头。

    「我啊……」

    叫出过去曾经讲过的话。

    「——我啊——」

    但这次完全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而是出自我的真心。

    「我啊!最喜欢我的妹妹桐乃啦————————————————————————!」

    我也找寻了很久,但还是找不到捷径。根本没有可以见缝插针的地方。

    只能笔直地前进而已。

    「…………这样啊。」

    听见我最后答案的麻奈实只能泪流满面并且微笑着说:

    「真的很恶心哟。」

    那是已经放下心中大石的声音,于是我也笑着回答:

    「嗯,近亲相奸也无所谓!就让我在现实世界里选择亲妹妹结局吧!」

    啪!

    「没有比这更差劲的回答了。」

    「别笑着揍我好吗?」

    「是小京自己不好吧?」

    「真受不了你。」

    嘴巴一边流着血的我……

    和双眼红肿的麻奈实……

    就和平常一样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我想,这一定就是我们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初恋了。

    麻奈实离开之后,只剩下我和桐乃留在公园里。

    从最紧张的状况下获得解放的我,这时完全放松了肩膀的力道。

    「呼~~~~~~~~算是暂时度过难关了。」

    「什么叫度过难关了——!」

    桐乃直接用拳头吐嘈了我。

    「刚……刚……刚……刚才说那是什么话!你……你……你是笨笨笨……笨蛋吗?」

    「你会不会说话啊——好痛好痛好痛!」

    别这样拚命打我好吗——真受不了你。

    满脸通红的桐乃已经陷入混乱状态。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哪里是笨蛋了?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呢。」

    「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你刚才——不对,不只是刚才……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了我的任性做出多么愚蠢的事情?」

    「我知道啊。」

    但不只是为了妹妹,也是为了我自己。

    「真的知道吗?因为喜欢妹妹……就拒绝了那么多向你告白的人……平常明明一点都不抢手的啊——这个大笨蛋!」

    「说得也是,她们每个都是我高攀不起的对象。我想我这一辈子不可能再遇到这么猛的事情了。」

    我犯了再也无法挽回的错误。

    就算询问一百个人,他们一定也全都会说我干了蠢事吧。

    不再耍帅而说出逊毙了的真心话后,光是回想我就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我怎么会这么笨呢?

    但我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用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这样的选项。

    这样的话,当然就得顺着选项做下去了。

    「真的很恶心耶!我们两个人真的很恶心!真不敢相信!」

    「就是说啊。」

    这真的很不正常也很恶心,更是令人不敢相信。

    真的是一点也没错,根本就无从否定。

    「兄妹明明不能结婚!这种关系明明应该要保密!而且结束之后……你明明会什么都不剩的!但是——!」

    桐乃再次准备说出——刚刚差点脱口而出的「约定的内容」——但我却不让她再说下去。

    我把手放在哭泣的妹妹头上……

    「事到如今,没必要再说这个了吧。」

    然后一边抚摸一边笑着这么说道。

    打从一开始,你就是以国中女生身分玩成人游戏的恶心、令人难以置信且无颜面对社会大众的家伙了。

    现在我只是被你传染了而已。

    只不过是从保护妹妹的哥哥变成了当事人。

    「好吧,桐乃——」

    现在的我,脸上一定露出比三年前还要孩子气许多的笑容吧。

    「我们结婚吧。」

    这是一辈子只能说一次,而且准备了很久的一句话。

    于是我们便举行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结婚仪式。

    就在我曾经去接桐乃的那个教堂。在一片寂静的礼拜堂里,可以看见木制的椅子左右对称地排列着。中央的壁面上有十字架与祭坛,镶着彩色玻璃的窗户上绽放出不至于给人压迫感的庄严光芒。

    祭坛前面——穿着燕尾服的我与穿着婚纱的桐乃正面对面看着对方。

    「……真受不了你,想不到竟然大费周章准备了这些东西。」

    「从圣诞节那天开始,你就说过好几次『兄妹不能结婚』了吧。」

    所以我就为了今天而运用了这段日子以来累积的人脉,请人帮忙教我穿衣服的技术以及准备婚礼的服装。抱歉喔,我就是这种从头到尾都只会依靠别人的家伙。

    「所以,我才会想说……你应该是想结婚吧。」

    如果对方这时候否定的话该怎么办?所以我只能畏畏缩缩地这么问道:

    「我猜错了吗?」

    桐乃摇了摇头。

    「没错。」

    她接着便从正面紧紧抱住我。

    「你没猜错……!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这样啊。」

    真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想起来,自从开始交往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从正面抱住我。

    甚至觉得有点痛呢。

    没有其他人的礼拜堂像是暗示着我们的未来般冷清,但我的心里却感到相当温暖。

    桐乃缓缓抬起头来。

    此时没有祝福我们的观礼者,当然神父与我们的父母也都没有出席。

    只有我们两个人凝视着对方好一阵子。

    不久后桐乃才缓缓开口说:

    「老哥……」

    「嗯?」

    「京介……」

    「怎么了?」

    桐乃就像是看见两个我一样叫了我两次。

    「谢谢你一直满足我任性的要求。」

    「嘿——别客气。怎么现在还在说这种话?这样很恶心喔。」

    我苦笑着这么问,结果桐乃也笑着回答:

    「我刚才……想起了许多事情。」

    「那真是太巧了,我也一样。」

    真的发生过许多事情。

    因为一点小小的契机,让我得以和总是擦肩而过的妹妹再次相遇。

    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我们两个人一起创造了许多的回忆。

    光是要回顾这两年来累积的「回想场景」,一辈子应该就不会无聊了吧。

    依然抱着我的桐乃接着又表示:

    「我啊……很高兴能当你的妹妹。那你呢……?」

    「……笨蛋。」

    那还用说吗?

    「我也是一样。两年来——一直被你的人生谘询搞得晕头转向。老是发生一些让人火大的事情,和一堆笨蛋做一些蠢事……然后一直和你吵架……最后连我都变成你的御宅族同伴——这些经验真的很有意思。」

    「这样啊。」

    「能当你的哥哥真是太好了。」

    「……这样啊,那就好。」

    桐乃很满足地点了点头。

    像是要表示看来也不用问「交往这几个月」有什么感觉的意思。

    最后——

    我们之间还是没有发生跟游戏一样的奇迹。

    阻挡在兄妹之间的高墙依然存在,而我们也完全拿它没办法。

    就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迎接「约定的日子」来到。

    桐乃发出恶作剧般的声音:

    「然后呢?接下来怎么办?」

    「既然是结婚典礼……也只有那个了吧。」

    「那个是什么?」

    「咕唔……你……你应该知道吧?」

    「呜嘻嘻……」

    桐乃发出她特有的笑声。

    「嗯——」

    桐乃闭起眼睛,稍微噘起了嘴唇。

    我则是把手臂绕到我的新娘背后——

    接着,就和妹妹接吻了。

    「……唉~无法回头了。」

    「是无法回头了。」

    结束婚礼仪式后,我们就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般露出苦笑。

    「以你来说,这样已经算不错了。」

    「……你已经有那么多经验,可以拿来比较了吗?」

    「当然是第一次了!我不是说接吻,是说婚礼!」

    桐乃整个人发飙了。

    「这……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了。也不枉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准备。」

    「那……婚礼也完美落幕了,是不是就照约定在这里结束呢?」

    桐乃以开朗的声音回了一句:「说得也是,那就这么决定了。」

    「嗯。」

    桐乃笑着点了点头。

    圣诞夜当天——我们做了一个「约定」。

    ——两个人当情侣直到毕业为止。

    ——毕业之后,我们就恢复成原本的兄妹。

    这就是互相喜欢的兄妹在现实世界里能钻的漏洞。

    其实不用麻奈实说我们也知道现实的残酷。

    这就是刚才桐乃准备说出——但是却被我制止的内容。

    我想桐乃一定也吓一跳吧。明明只要说出约定的内容,应该就能让状况获得一定程度的改

    善,但我却做出那样的回答——现在光是想起来自己也很想死。

    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因为那已经是用我最诚实且正直的话来回答麻奈实了。

    当时我说的话没有任何谎言,全是最真实的心情。

    其实——也就是因为这个约定,我们才能够毫不犹豫地在有限的时间里,全力成为一对恶心的笨蛋情侣。

    而今天就是结束的日子。

    「好,结束了!」

    桐乃用双手把我的身体推开。

    「这个还给你吧。」

    她随即把订婚戒指拔下来还给我。那是圣诞夜当天,我帮桐乃戴上的那只戒指。

    一只手还抱着桐乃背部的我,静静地拿起那只戒指……

    「………………」

    「………………」

    「喂喂,你还想这么亲密地抱你妹妹到什么时候?已经不是情侣了,快点放开我。」

    「是是是。」

    我们从情人恢复成兄妹,两个人同时回到没跟任何人交往的状态。

    我的身边没留下任何人。而且再也无法挽回她们。

    这就是我的选择。

    我们换回制服,然后离开教堂。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的手已经没有牵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