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选举活动模特~来和高板桐乃学习18岁选举~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 lockerguy

    我是高板京介,21岁大学生。

    虽然我觉得,对几年前,听完“我和‘我的妹妹’”那长长的故事的人来说,到现在也没什么自我介绍的比较。

    不过,嘛,那之后毕竟也经过好长时间了。

    姑且就把每次都说已经约定俗成的讲一遍吧。

    我有一个叫桐乃的,小三岁的妹妹。

    运动万能,学业优秀。

    非常非常的可爱,非常非常的任性,还有着像是杂志模特这种工作的完美少女。

    但实际上,她却是个死宅。

    无论任何动画漫画游戏活动都要去参加的行动派。

    当时的我,总是被卷入因为那家伙的“死宅兴趣”而产生的以“人生相谈”为名的大骚动,各种各样的经理了不少。

    不,我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在怀念。

    要问为什么,因为现在也--

    “我说!你在干啥啊!这可是你超可爱的妹妹驾临了好么,快点开门呀!”

    “知道了,不要拍门!也不要狂按门铃!”

    你看,骚动的种子依然不曾断绝。

    我现在虽说是因为上大学而一个人搬出来住了。

    可是桐乃这家伙,却经常这样过来我这边。

    今天新游戏发卖给我一起去买啊--

    给我说说之前借给你的游戏的感想啊--

    为了取得参加活动的票,去帮我排队--

    基本上就是这些破事。

    那么我的妹妹今天又会为我的人生带来怎样的骚动呢。

    打开门,我的妹妹单手举起向我打着招呼。

    “哟。”

    “哟……今天,又怎么了?”

    “哈啊?你那一脸不爽什么意思,见到我不高兴么?”

    “没有没有,高兴高兴。总之先进来吧?”

    “打扰了~。拿好,礼物。”

    在我允许她进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厚颜无耻地脱鞋的桐乃,这个时候已经踏入了我的房间,递过来一个包装过于印象深刻的游戏店口袋。

    “……喂,桐乃……这个是,那个对吧。在总务省的书面文件上绝对不能写出来的东西对吧?”

    “下次我来之前,你必须得全部CLEAR!这个是作业!”

    “你丫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第一次接到妹妹“人生相谈”的时候,桐乃还是初中生--14岁左右的时候。

    而从那个时候一直延续下来的这种交流,我们兄妹已经维持了4年。

    “能不能醒醒?你可是已经18岁了啊。”

    “唔诶~,说教烦死了。我怎么可能放弃我的兴趣?”

    “……那个也是啊,我只是说说看。”

    我摊开双手苦笑着。

    我们兄妹,刚在这个春天都迎来了自己的生日。

    对,那之后四年……

    桐乃,18岁了。

    来到房间,备好茶水。

    这时候桐乃拐弯抹角地,用你欠了人情一般地说法说道。

    “顺带一提啊,我刚刚从杂志摄影那边回来--然后回来路上在秋叶原买了游戏之后,可是特意绕路来到你这的哟--”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大哥,我有‘人生相谈’。”

    “这倒是有一段时间了啊,这种事情。”

    从妹妹口中听到“最后的人生相谈”这种单词,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

    结果到现在,妹妹还是经常用“人生相谈”的名目,退给我一堆麻烦事。

    不过话虽这么说,上一次到现在倒是隔了有一阵了……大概有半年左右了吧。

    在我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的时候,桐乃一脸得意地笑着说道:

    “很开心吧?被妹妹所依赖。”

    “…………哈?”

    “毕竟你是个妹控啊~。虽然每次都说什么哎呀哎呀真拿你没办法什么的,但实际上是很开心的吧~?”

    这种讨人厌的地方。

    实在是受不了。

    这就是我的妹妹,高板桐乃。

    “哪有这些破事。--然后呢?这次所谓的‘人生相谈’,又是什么事情?”

    “嘛嘛,别慌别慌~”

    嘻嘻嘻像是笑得很开心的桐乃,从包里取出一个宣传册子。

    “看这个!”  

    “……我看看我看看?《18岁以上为选举权年龄》?”

    本来我还以为又是什么新作游戏的宣传册子,结果拿出来的这个东西,对我妹来说,倒是难得的是一个挺正经的玩意。

    “这个到底又怎么了?”

    “想要我告诉你么?哎~~~~~~~呀该怎~么办才好呢~~~♪既然你都说无~~~论如何都想要知道的话,我特别地告诉你倒也是可以~~~~~~~~~~”

    “…………………………”

    这女人,真的很麻烦。

    在这方面,就算是过了四年,也一点都没有改变……。

    但是我是明白的!要是在这里发火的话,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加麻烦……!

    我按捺着发毛的内心,向着坐在眼前的桐乃温柔地问道。

    “……我是真心想要知道啊,能告诉我么?”

    “真是的,这妹控!只要是妹妹的事情什么都想要搞清楚!啊~,好恶好恶,真的好恶,噫嘻嘻嘻嘻♪”

    忍耐……我要忍耐住……!

    桐乃在损我损到她满意之后,终于开始说明了。 

    “刚才也说过了嘛?我今天才拍了摄影回来。”

    “嗯。”

    “然后呢?我--实际上去的是总务省!”

    “摄影和总务省?……完全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搞不清楚情况。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说明烂的不行。

    我决定姑且还是继续听下去。

    “我呢,这次,要去做‘18岁选举’这个活动的模特。”

    “哈啊?……能不能麻烦你说得更加通俗易懂一点?”

    “所~以~说~”

    桐乃的口气就像是听不懂人说话搞得自己很火大的样子一般,把那个宣传册的标题指给我看。

    “这次夏天的选举,选举权不是从20岁下降到18岁了嘛?”

    “哦,好像是这个样子。”

    我也知道这个册子说的就是那个事情。

    “所以说呢?总务省,对我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18岁’,发来了工作的委托,非常的想要我去做这个活动模特!”

    “……真的么?”

    “真的。”

    “总务省也太轻率了吧~~~~~~~~,偏偏选上了桐乃!其他合适的人大把的有吧!”

    “我说,你什么意思!?”

    哎呀不好,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哎呀,我说真的,没问题么?虽然你确实(就外观来说)很可爱,不过你是茶发,看上去又是个贪玩的,形象和选举完全没什么关系嘛。”

    “可,可爱……”

    “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

    突然怒喝什么的。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让人搞不怎么懂啊。

    “总之,你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方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才选择让桐乃去做这个活动模特的啊?该怎么说呢,桐乃以外的……形象更加“正经”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啊?绫濑不行么?

    不搞清楚这一点可不行……说实话,挺担心的。

    不希望让妹妹去做不适合她的工作。就算这份工作是来自总务省。而且这样的选择对对方来说也不太好吧。

    看着皱着眉头的我,桐乃“噗噗”地笑了出来。

    然后一脸开心地:

    “哼~,很担心我么。”

    “什……才,才没有那种事情!”

    完全说准了啊混蛋!你要是知道的话,倒是好好给我好好说明啊!

    “哼,是嘛,原来如此呢~”

    桐乃就像是完全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贼笑着。

    “嘛,哎呀,为了让妹控安心我还是说明一下吧。这次的活动模特之所以选了我,原因有三。”

    桐乃对我竖起了三根手指。

    然后她转成了竖起食指的手势说道。

    “第一,超可爱。”

    “对对,你说的是。”

    桐乃接着竖起了第二根手指。

    “第二,我刚满18岁。”

    “这个我也知道。”

    “也就是说我,终于能挺胸抬头地玩【哔--】游戏了!”

    “这些事先给我打住!”

    稍微考虑一下这话印在纸上的情况吧,公务员们会生气的!

    于是桐乃:“那我重新来一次。”咳了一声:

    “也就是说我,很快就是‘新有权者’了!”

    “‘新有权者’是啥?”

    这个当然我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桐乃而已。

    “诶~~~~~,好土,你就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么~~~~~~~~~。哈啊,真是没有办法,就让我来教教你这个没有尝试的人吧。”

    这反应实在是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内……话说这家伙就不能更可爱一点么。

    就算是我有这个准备,心里还是很恼火的。

    桐乃来到我的身边向我说明到。

    “听好了?‘新有权者’就是--‘新获得选举权的人’。”

    “原来如此!是这个意思啊!不愧是桐乃!真是懂得多啊!了不起了不起!”

    “嘿嘿……哪里哪里~”

    她变得害羞起来。她很吃单纯的恭维这一套。

    “不过,哎呀……那个小小的桐乃,也成了‘新有权者’了啊……这么一想……还真是感慨万千啊。”

    “你别说这种像是老爸说的话啊!很,很不好意思啊,快住口住口!”

    桐乃红着脸,激烈地摆着双手。她强行把话题给拉了回去。

    她竖起了第三根手指:

    “第三,我是‘新有选举权者里的有名人’。”

    “啊啊,原来如此。你有很多‘同龄粉丝’的啊。”

    “对对,终于就连你这么迟钝的人也明白了啊?”

    因为考虑到也许会产生作品设定上的纠纷,我这里就特意不提起到底是那个层次的粉丝了。

    也就是说--

    “同样的话由我来说的话,则可以让更多的‘新有选举权者’所得知。”

    桐乃唰地一下用手指指向了自己大哥的脸。

    “让我高板桐乃来做这个活动模特的话,就能让我超多的粉丝对选举产生关心。”

    “具体的话要怎么做?”

    “我成为活动模特的新闻传出去了的话,很多的人就会产生注意;在发送印着可爱的我的宣传册子的时候,大家也会特意的过来取的吧?”

    “嗯嗯。”

    没准还会在网络拍卖上转卖出去呢。

    我也想要。

    “然后呢~……就是即使是知道了有选举这么一回事,在‘新有选举权者’里,对选举不是很懂的人,应该也是有很多的。”

    说得像是别人不懂似的,其实你之前也不会很懂吧。

    “然后就让我直接地!向这样的人们!简单易懂地!把关于选举的事情,还有法律上的修生的内容什么的进行说明。这样一来,你不觉得大家都会充满兴趣地听我解说么?”

    “这就是,你这会的工作么啊。”

    “就~是这样。”

    “我说你啊,为什么接下了这个工作呢?”

    应该也明白自己不是很合适的说啊。

    面对我的提问,桐乃用手指天骄傲地说道。

    “为了让这个国家成为我的东西!”

    “好好好。”

    又给我吹一些有的没的。

    “我可不是开玩笑哦。要是我的粉丝都去参加选举的话,你不觉得日本就会按照我所想的去改变么?”

    “就你这志向还值得称赞一下。”

    不过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是了。

    “顺带一提,你想要日本成为怎样的国家呢?”

    “适合死宅生活的国家!”

    她很果断地这么说道。

    “噗啊。”

    实在是太有桐乃的风格了,我不禁喷了出来。

    “这样啊,这样啊。”

    我点点头,然后用自己的大拇指指着自己说道。

    “那么,赶紧对我推广推广。”

    “诶?”

    “首先就让作为你粉丝代表的我,对选举产生关心吧。”

    在工作的依赖到来之前,作为“对选举漠不关心的年轻人”的桐乃,到底能不能好好的说明选举权年龄下线降低的事情呢……我稍稍有些怀疑。

    在正式工作之前,就让我这个做大哥的来让她练习一下。

    “………………”

    桐乃像是吃了一惊,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眨巴了下眼睛,然后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尽管来试吧!”

    “好开始!”

    我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胸口,桐乃也意气洋洋地开了口。

    “首先想要说明的就是,‘现在从18岁开始就能参加选举了’。”

    “从最基本的开始说起,还不错。”

    “然后呢,这个选举权年龄下线降低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后所公告的国政选举的公告日之后的公告或者通知的选举开始’!这里,是很重要的地方,要好好地记住。考试会出的哟?”

    “你是老师么。”

    “在现在这个时候我既是你的妹妹又是老师!”

    桐乃用一个可爱的迷之POSE对我抛了一个没用的媚眼。

    “请叫我‘妹妹Teacher☆小桐桐’ ♪”

    “请不要说出这种,在这个总务省制作的纸面上,绝对不能说出来的类型的游戏标题似的名字。”

    我不禁来了一个超长的吐槽。然后催促她继续。

    “然后呢?”

    “因为这次选举权年龄下限的下调所形成的‘有选举权者的扩大’--这种事情在日本已经是时隔七十年了。”

    “嗯,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啊。”

    “毕竟这是我们兄妹生下来之前的事情啊。顺带一提,‘18岁开始可以参加选举在世界各国属于一般情况’。这次大破了七十年的沉默,终于日本也导入了‘18岁选举’!”

    那么这到底算不算好事呢。

    说实话,对学习不是很好的我,不得不保留自己的判断。

    但是,我很希望,通过这次的选举权下限年龄的下调,使年轻人对选举的关心有所增加。

    而我现在也正是因为任性的妹妹的关系,对选举的关心正在不断增加。

    在我的身边,桐乃很开心地继续解说着选举权年龄下限下调的事。

    “对了对了,说到面向现在年轻人的事情的话,这个也得告诉你才行。”

    “哦。是什么是什么?”

    我微笑着回应着她,而妹妹慢慢地取出了她的智能手机。

    “二零一三年之后,因为《公职选举法》的修正,一直以来被禁止的‘网络选举运动’也被解禁了。”

    “选举运动?”

    这又冒出来一个我不是很感兴趣的东西。

    “对,选举运动。用复制粘贴的东西来说明的话,就是--‘在特定的选举,以对特定的候选当选为目的,为了促进投票或者获得投票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必要且有利的行动’。”

    “好长。”

    我啥都没搞懂哟。

    “因为是没办法简约的类型的东西呢。真是没办法。”

    桐乃就像是放弃了一般地摊开双手。

    不错不错,为了工作竟然把这种东西整个给背下来,实在是很了不起。

    就让我斗胆来简约一下这个没法简约的东西吧。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让候选者当选的活动”--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桐乃好像恢复了状态,声音又蹦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从18岁开始也可以进行‘网络选举运动了’。”

    “你说的这些事我都搞不懂要闹哪样啊。”

    “比如说网上有博客啊,推特啊,脸书啊这些SNS的吧?”

    “啊啊……这还真是令人怀念的东西啊。”

    SNS--对我们兄妹来说,实在是关联得很深的东西。

    因为是隐性死宅,找不到可以在兴趣上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桐乃。

    为了让这样的妹妹找到“死宅朋友”,我们参加了“宅女集合!”SNS交流群--然后有了命运的相会。

    身高很高,带着圈圈眼镜的死宅大小姐,纱织・巴纳吉又槙岛纱织。

    身着哥特萝莉装,邪气眼中二病少女,五更琉璃又黑猫。

    对。

    通过SNS的那次事件为契机,我们的物语开始了。

    “……恩,对啊。”

    桐乃也和我一样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么,我看她远目着点了点头。

    在那之后,她又接着开始了解说。

    “通过使用这些SNS服务,对候选人进行应援,向朋友们推荐什么的现在都被允许可以去做了。”

    “比如说,我对赤城那家伙发一个‘你的妹妹在我这里!想要她平安无事的回去的话,就给我去把票投给这个候选人!’的邮件之类的?”

    那家伙可是一个超妹控傻[哔--]大哥,肯定连零点一秒都不会犹豫马上就做出决定的。

    桐乃一脸懵逼地吐出一口气。

    “这个不能说是选举运动,而应该说是普通的犯罪吧。话说,邮件是不行的。”

    “我开个玩笑--呃?SNS可以,邮件却不行么?”

    “唔。”

    “嘿,还真是奇怪。这是为什么啊?”

    “这个嘛~,是因为那个……”

    桐乃用手指抵着额头,陷入了思考。

    看来,到了靠临时抱佛脚得来的知识,也不能回答问题的程度了吧?

    “好,OK,那么就让我来教教你这个无知的大哥吧。”

    和我的预测背道而驰,桐乃流利地回答道。

    “理由之一,因为电子邮件的隐蔽性很高,容易产生诽谤中伤,冒名利用等恶性事件。”

    “嗯嗯。”

    “理由之二,是因为电子邮件的发送在选举运动方面有很多规定限制……要是违反了的话,会被处以两年以下的囚禁,五十万円以下的罚金,剥夺政治权利等严重的处罚。”

    呜哇,这个好痛。

    “所以说,为了不因为‘一不小心’触犯了这些严重的规定,干脆就禁止了邮件的使用。”

    “原来如此。”

    “理由之三,是因为有邮件病毒的疑虑。”

    “啊~”

    “明白了?”

    “哦,明白了明白了。”

    “顺带一提,使用SNS的私信功能的话倒是没有问题的哟。比如在LINE上说‘请给高板桐乃投以纯洁的一票!’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哼。”

    哎呀,这不是很了不起嘛桐乃--工作做的很好。

    “那么,就让我来总结一下重要的地方--” 

    ・18岁开始可以参与选举了。

    ・选举权年龄下限的下调,最早将从“二零一六年夏的国政选举”开始。

    ・“有选举权者的扩大”的实现,在日本已经事隔七十年。

    ・在世界各国,选举权从18岁开始是属于一般情况。

    ・从二零一三年起,“网络选举运动”被许可了。

    ・“网络选举运动”的注意事项。

    ①电子邮件是被禁止的。但是SNS的私信功能是OK的。

    ②选举运动也是从18岁开始才能参与。

    ③选举活动的活动期间,只能持续到公示、告示的投票日前一天为止。

    “--大概,是这样的吧?……怎,怎么样?”

    “……………………”

    姆……这个该怎么说呢。

    因为做出来的说明十分的优秀超过了我的预想,反倒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要是直接的表扬她的话,总觉得让我有些不爽。

    深思熟虑之后,我这样说道。

    “……也是啊,该怎么说呢,你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死记硬背的解说,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真是火大!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桐乃唰地一下脸就红了,她对着我做出咬牙切齿状。

    “别这么生气嘛。”

    “你这笨蛋大哥!你知道么?无论是谁最开始都是新手,都是死记硬背哒!无论政治也好,死宅也好,正是这样的人,都需要大家珍惜地对待!”

    “……你说的没错,抱歉。那啥,不该鄙视死记硬背的人啊。”

    又让妹妹给我上了一课。

    “明白了就好。”

    桐乃将双手叉在胸前,嗯嗯地点着头。

    嘛,这家伙自己在当年对待才入宅的我的时候也是鄙视无比的啊,这一点还是别和他说了。

    “然后呢?我再问一次……到底怎么样?听了我的话……对选举稍微产生一点兴趣了么?”

    “也是啊……总之,在下次选举的时候,我会好好地调查一下候选者们的资料,认真地投一票试试看的。”

    “是,是么?”

    “啊啊。”

    毕竟让可爱的妹妹这么热心地向我说明了嘛。

    作为一个妹控大哥,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毕竟是我啊。”

    得到了我的表扬的妹妹,挺起身来一副自大地样子。

    “不过只有你一个人的看法还是有点不安……下次……说给那个黑色的啊,纱织他们来试试。”

    “就这样做吧。”

    毕竟那些家伙也要成为“新有选举权者”了嘛。

    让年轻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选举的时候,肯定不会是什么坏事。

    于是,我们马上就开始了行动。

    我们赶紧地联络了黑猫和纱织,约好了在秋叶原见面。

    我们在老地方的咖啡店,老地方的座位相聚了。

    “--就是这么一回事。”

    桐乃一脸骄傲地把事情做出了说明。

    “呼呼呼,又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来做的样子啊,小桐桐氏。”

    带着这种死宅语气说笑着的,身材高大带着咕噜咕噜眼睛的女性--正是纱织。

    年龄比桐乃大一岁,正是花一般的十九岁的女大学生。

    现在,和她聚会的时候,以“这个样子”出现的概率……大概有一半左右吧。不管怎么说,这好像是她喜欢的装扮。

    “你说又去……?我可不这么想。请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情把我交出来。”

    将脸转向一边的,正是黑猫。

    她并没有穿着以前很喜欢的那套哥特萝莉风的衣服--而是穿着一套以黑色为主基调的简洁的连衣裙。

    这并不是意味着她的兴趣有所改变了……

    而是好像因为“家里的事情”,把那些带着COSPLAY风格的衣服都给“封印”了。

    虽然没有特意去问过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想大概也就是“因为妹妹会模仿所以只能自重”之类的原因吧。

    虽然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这里不太想细说。不过那孩子现在……的确稍微有点那个。

    桐乃就像是要咬上去一般地将脸凑向了黑猫。

    “哈?你刚才说无聊?”

    “嗯,我说了。那又怎么样?”

    黑猫也与之相对地,将手挡在嘴角附近,露出一副冷笑的样子。

    和桐乃这么闹开心得不得了--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这并不无聊吧!我们可是能参加选举了哟!?”

    “我不会去的。”

    “诶?”

    “不管我有没有选举权,我都不会去参加什么选举的。”

    “什--”

    “请不要把我卷入这种人类的俗事里面。”

    “你都几岁啦!?你想要把中二病干到什么时候!?”

    “当然,是到死为止喽。”

    黑猫小姐好帅~。

    我苦笑着:

    “呐,黑猫。我看桐乃已经要爆发了,你还是认真回应她一下吧。”

    “哼,好吧。”

    黑猫指尖唰地划动一下就像是切开了虚空。她咳了一声,然后直直地看着桐乃。

    “我不参加选举的理由,是因为我一个人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所谓国家,是很难以个人的力量起到改变作用的吧?”

    还不如好好地做一顿晚饭呢,黑猫说道。

    抛出这家庭般的理由,实在是很有她的风格。

    “咕唔唔,就算是如此……!--好,明白了。”

    气得憋红了脸的桐乃,忽然冷静了下来,她俯视着黑猫说道。

    “正好,就让你来做这个‘活动模特工作对象第二号’吧!”

    “你,你说什么?”

    “哎呀,真是没办法~~~~~~~~,就让作为活动模特的我,来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代表‘对选举没什么兴趣的年轻人’的你吧!”

    这家伙一脸超开心的样子。

    “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来说服我……呃,根本没在听啊。”

    面对认真的桐乃,黑猫也只能一脸忧郁地吐出一口气放弃挣扎了。

    “哈……好吧,随你说到高兴。”

    “那么赶紧地!咳咳!”

    桐乃生怕黑猫反悔连忙以咳嗽作为开场,开始说道。

    “现在呢,年轻一代--90后的选举投票率只有32%左右。”

    “也就是说,大概三人里就一个人去参加选举吧?”

    黑猫回应着桐乃。

    说句废话,黑猫比起初次见面的时候,真的是已经改变了许多了。

    那个时候的她,根本就无法和人好好的交流,在线下会也是被孤立的对象。

    在那之后经过了数年的岁月,到现在我们渐渐变得成熟了。

    懂得了礼仪,懂得了最低限的与人相处的能力,现在甚至站在了可以参加选举的程度之前。

    作为一直以来和她们一起走过来的人,对她们的成长更有感触。

    “年青一代的投票率很低的事,就连我也听说过哟。”

    黑猫说道。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和你一样。”

    桐乃,看着黑猫回答到。

    “你说,和我一样?”

    “对,关于‘不去参加选举的理由’,对年青一代的调查问卷显示,‘没有兴趣’或者‘参加了也起不到什么变化’的回答占了绝大多数的样子。”

    “阿啦阿啦……竟然和俗人得到一样的结论,作为暗之眷属的我也堕落了呢。”

    黑猫开着玩笑,话语里有不少令人怀念的语句。

    “但是,虽然这话由我来说有些奇怪……不过我确实觉得这些看法是很难驳倒的。”

    “的确是啊~”

    桐乃挠着脸颊,一脸困扰地苦笑道。

    喂喂,没问题么?

    要是你被反杀了那还玩什么啊?

    “说实话,我也是一样的啊~,在接到这个活动模特的工作之前,我的想法也是差不多的。像是‘诶~~~?选举?说这个还不说新作游戏!或者动画!’之类的?”

    也是啊。

    我的妹妹本应该是这样的家伙。

    绝对不是什么能把选举的工作所托付给的人。

    “呼呼呼,这才是小桐桐氏的风格嘛。”

    纱织笑着这样说道。

    “话说回来,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意思就是说你在接受活动模特的工作之后,想法改变了对吧?”

    “差不多吧~”

    桐乃一副我就是这个意思的样子表示着同意。

    不愧是纱织。配合得相当不错。

    我们的会话之所以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一直以来都是托了她的福。

    在纱织的助攻下,不太擅长言辞的桐乃将她所想的都说了出来。

    “我嘛,对选举也本来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因为既然接受了这个工作,这样想不就不行了么?空有可爱的活动模特什么的,也太低端了。于是就开始了学习,也好好地思考了要怎么说服像是黑猫这样的人们啊。”

    “……你啊,在这方面倒是挺认真的啊。”

    “烦死啦~”

    被朋友称赞,桐乃羞得假意嘟起了嘴巴。

    黑猫以宽慰的目光微笑着看着她,问道。

    “然后呢?有没有想到能够说服我啊,或者以前的你的说法?”

    “黑猫,你要为了让日本变得更加宜居于我,去参加选举!”

    竟然把自己的想法毫不掩饰地说出来了。

    这个谈不上是说服吧桐乃。

    黑猫也一脸惊呆地说道。

    “………………你以为听了你这种无赖话,我就会去参加选举么?”

    “因为,你喜欢人家的吧?”

    “哈,哈啊?”

    “既然我都说了‘希望你为了人家去参加选举’,到最后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都会去的呢。”

    虽然好像的确是这样!但是这也可以有么!

    “……………………哼,让我再重复一遍,这个去了也没意义我是不会去的。就算是我去参加选举了,难道会有什么好的变化么?”

    “有的哟。”

    桐乃微微一笑这也回答道。

    “要是你去参加选举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难道这样,不行么?”

    “………………”

    黑猫无语地眨巴着大眼睛。

    桐乃继续这样说道。

    “还有,‘反正去参加选举也没什么意义’这话,其实不对哟。正确的来说是‘一个人去参加选举也起不到多大的效果’才对。”

    “………………这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嘛?”

    “我是说大家都去的话就会有效果啦。如果有很多的年轻人去参加选举的话,打出亲和年轻人政策牌的政治家就会曾都哟,这个国家就会变得更适宜年轻人生活;如果有很多的死宅去参加选举的话,这个国家就会变得更适合死宅生活;如果有很多像黑猫酱这样喜欢我的人去参加选举的话,这个国家就会变得更适宜像黑猫酱这样喜欢我的人生活啦。”

    “这个……虽然也许是这个道理。--呃,请不要把我说得就像是你的粉丝一样。”

    黑猫涨红了脸反驳道。

    桐乃对着她说。

    “在你觉得‘反正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之前,首先去尝试一次。你不觉得靠大家的力量使国家更适合自己生活是一件很厉害的事么,而且也很有意思的啊?”

    桐乃所说的,还是显得有些轻浮了点。因为好像有点意思所以去吧。这样的理由到底好不好啊。搞不好你说服的对象不对人家会生气的。

    不管了……总之挺有这家伙的风格。

    一直听下来的纱织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呼呼呼~,最喜欢小桐桐氏的在下,可是都心动了哟?”

    “是吧?是吧?”

    纱织,我家妹妹可是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的。

    嘛……不过说起来,我也是附和纱织的意见的。

    要是被桐乃拜托了的话,我肯定是要去的。

    不管是选举也好,深夜的秋叶原也好。

    “所以说--”

    桐乃噌噌地凑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黑猫。

    “…………就是了”

    “诶?什么?我听不到?再说一遍?”

    “我说我去就是了啦。哈啊……真是的,我去就是了吧--真是烦人啊。你可别把我当做你的粉丝啊……我只是不想你再这么缠着我了。既然如此,去参加一下选举什么的,也费不了多大的事。”

    “好耶!说得成功~♪”

    桐乃举起冲天的拳头,发出欢腾的声音。

    妹妹露出得意的笑颜,看着我说道:

    “哎呀~~~~不愧是我!今天也作为总务省的活动模特拿出了工作成果啊~~~~”

    “………………………………”

    “嘻嘻嘻,为了日本的未来,我还得继续为了引导支撑起下一个世代的年轻妹子们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啊~~~~”

    我完全明白她做出这种举止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故意保持了沉默。

    毕竟还是有些不爽啦。

    “呐,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做得真好啊,桐乃!作为你的哥哥我也感到非常骄傲!”

    这家伙真烦啊!

    实在是受不了她,勉强表扬一下吧。

    “还好啦!还好啦~~~~~~~~~~!”

    桐乃就坐在我的旁边一个劲地害羞着。

    明明是自己要让人说的。

    我和对面坐着的纱织与黑猫对视了一番,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与纱织他们告别之后,我们兄妹回了家。

    这时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啊,对了。桐乃,我都忘了……你不是说要‘人生相谈’么,结果到底要做什么?”

    “恩,也对啊。”

    桐乃稍稍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她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那个……啊。”

    她两颊染上了红霞,一副害羞的样子说道:

    “人生相谈。--大哥,人家的初次选举,和我一起去嘛。”

    “哦,交给我了。”

    我的回答,和任何时候都一样。

    和某个时候的我相比,从未改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