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绫濑if 上 第四章
    和绫濑一起去秋叶原的当天晚上。

    我洗完澡出来后,看见妹妹正在客厅讲电话。

    「哇哈哈哈,真的假的~?真的吗~?」

    跟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很开心般聊著天的桐乃。

    穿著宽松上衣与短裤的打扮,让人不知道把目光往何处放。

    心里边想著「真是的……拿这家伙没办法」边看著她,就听见奇妙的对话。

    「……咦?绫濑你刚才说什么?」

    看来她讲电话的对象是绫濑。

    因为两人是好友,所以讲电话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

    「秋叶原?绫濑和我吗?咦?咦?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有啦,嗯……当然……可以啦……不过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

    「秋叶原」这个单字引起了我的兴趣。

    ……绫濑那个家伙……难道……

    「嗯……嗯……好的。了解~」

    桐乃「哔」一声挂断电话。接著她就在沙发上抱住头。

    「嗯……嗯……唔~~嗯……」

    「桐乃,你为什么发出呻吟?我洗好了喔。」

    「吵死了。」

    桐乃只是稍微瞄了我一眼。

    「绫濑不知道为什么跟我说『一起去秋叶原吧』。」

    「这……这样啊。」

    「是那个绫濑喔。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我今天早上也是这么想。

    「好恐怖。总觉得有什么隐情存在……你觉得呢?」

    「别……别问我啊。」

    这家伙这样说好友也太过分了吧。

    嗯,桐乃虽然不知道,但今天跟绫濑度过一整天的我很清楚。

    绫濑她一定……马上就拿桐乃来试试「学习的成果」吧。

    ……希望能一切顺利。

    「对了,你今天上哪去了?」

    「咦!」

    「怦咚!」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为……为为……为什么要跟你报告我的行踪啊?」

    「……干嘛心虚啊?我只是问一下而已。」

    「这……这……这个嘛……」

    看见我一直无法回答的桐乃,随即从沙发上起身并且逼近。

    只见她眯起双眼露出怀疑的目光……

    「哦……你到不能说的地方去了。」

    「没这回事。只是……到秋叶原去了一下。」

    「哦……」

    桐乃微微噘起嘴唇。

    「这样啊……」

    「干……干嘛啦。」

    「没有啊……只是在想你和谁一起去秋叶原,然后去那里做什么~~──」

    可恶,这个妹妹真是麻烦!

    我假日要跟谁出去又关你什么事啊。

    但这么说的话又会大吵一架!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得挤出能让桐乃接受的「我到秋叶原去的理由」才行!

    「你问我到秋叶原去做什么……?桐乃──给我清乾净耳朵听好了!」

    被逼到绝境的我以豁出去的心情向她宣布:

    「我到秋叶原去买十八禁游戏了!」

    「喂,你说真的?」

    这时就连桐乃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嗯!我预约了附赠店铺特典电话卡的『Lovely妹妹天堂』初回限定版!你有意见吗!」

    「是……是没有啦!……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需要恼羞的事吧。」

    「等我完全攻略之后就借给你吧!呼哈哈,再见了!」

    我留下惊呆在现场的桐乃,立刻离开客厅。接著后手把门关上……

    「……好,赢了。」

    不惜舍弃尊严的我究竟赢了什么呢?

    关于这一点就没有人知道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我起动笔电,开始浏览游戏厂商的官方网站。

    你问我在做什么?

    当然是预约十八禁游戏啊!因为拿来当成藉口了!

    「必须按照跟桐乃呛声的内容,完全攻略游戏后再借她,不然不知道又要被说什么……」

    真是的!并非御宅族的我,为什么得做这种事!真是受不了!

    「嗯……附赠店铺特典电话卡的『Lovely妹妹天堂』初回限定版……唔喔,为什么特典电话卡的图案有这么多种啊……唔嗯,既然都要买了当然得选最好的……呜,要在哪里的店家预约才好呢……」

    在妹妹的影响下,我也越来越熟练了。

    就在这个时候。

    我的手机开始响起哔哔哔的来电铃声。

    看了一下液晶画面……

    「绫濑打来的?──喂,我是高坂。」

    「晚安,大哥。」

    「嗯……嗯。晚安……听说你要和桐乃去秋叶原?」

    「是……是啊……」

    绫濑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

    「只有你和那家伙两个人真的没关系吗?不介意的话,我也一起去吧?」

    由于我也很担心,所以做出这样的提案,但是……

    「没问题的。我会自己努力看看。」

    「这……这样啊。」

    「而且,呵呵……我跟桐乃出去玩的话,大哥你要找什么藉口跟过来呢?」

    「……听你这么一说真的是这样。」

    「呵呵。」

    被笑了。但我的担心没有因此而消失。

    「呃,嗯……那你加油。」

    由于我也只能够这么说,内心总觉得很焦躁。

    「好的,我会加油。」

    就这样,最重要的事情结束后……

    「………………」

    「………………」

    一阵子的沉默横跨在我们之间。

    「那个……」

    「那……那个……」

    我们在同一个时间开始说话。

    「哎呀。」

    「抱……抱歉。大哥先说吧。」

    「不……不用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先说吧。」

    「好……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我们很奇怪。

    太诡异了。

    不知道该说是失常……还是毫无理由就感到害羞……

    感觉绫濑的气氛和平时不一样。

    「嗯,那么──我就先说喽。」

    结果绫濑提出的,是意料之外的话题。

    「大哥……是关于『夏Comi』的事情……」

    「『夏Comi』?」

    没想到会从绫濑嘴里说出「夏Comi」这个名词!

    「今天沙织小姐不是说了吗,有一个桐乃很期待的『祭典』──」

    「是啊。」

    白天好像是提到过这件事。

    只不过这个话题……对于绫濑来说有点敏感……

    我「呼」一声吐出一口气,然后慎重地选择用词遣字。

    「去年夏天,你碰见桐乃──然后吵架了对吧?」

    「是的。」

    「那就是从『夏Comi』回家的路上。」

    「──」

    可以知道绫濑在电话的另一头屏住了呼吸。

    没错。那是在一年前的夏天──

    ──……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继续和你这种人当朋友。

    「那……那个时候……我对桐乃……说了很过分的话。」

    「事情已经过去了吧?」

    「…………但是越了解桐乃的兴趣……就越知道……自己是多么讨人厌的家伙。」

    想起当时情形的绫濑果然似乎相当沮丧。

    要安慰她「别在意啦」是很简单……但光是这样根本没用吧。

    「………………」

    我已经看出……让绫濑说出「想理解桐乃兴趣」的理由了。

    对于桐乃热衷于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而感到不安。

    害怕桐乃被兴趣相投的御宅族朋友抢走的不安。

    对于否定桐乃重要的东西,现在也还是无法理解的自己──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是又没办法坐以待毙──

    ……当然我是很想帮忙啦。

    「绫濑……要不要去『夏Comi』看看?」

    「咦?」

    「话先说在前面,那对你来说大概不是什么开心的地方。身为经验者的我可以断言。又闷热又累人……一点优点都感觉不到。」

    对御宅族的各位感到很抱歉。

    但那里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地点。

    怎么说都是属于御宅族的祭典。至少可以确定不是绫濑会感到开心的地方吧。

    但正因为这样,我才刻意这么说:

    「在这样的前提下,你还会跟我想去看看吗?」

    「……这……个……」

    ……我不认为这样就能医好绫濑「讨厌阿宅」的性格。

    也很可能会造成反效果。

    但是──这家伙不做点什么的话一定会待不住吧。

    丢著不管的话,一定会擅自暴冲、空转然后独自受到伤害。

    这样的话,我就想陪她到最后。

    和她一起空转、一起受伤。

    「怎么样呢,绫濑?」

    「……真的可以吗?大哥是考生,自己就很忙了……」

    「别在意啦,你别看我这样,成绩也是不错喔。」

    「大哥不是要跟桐乃以及沙织小姐一起去夏Comi……?」

    「没有,她们没有邀我。今年那些家伙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说不定是打算接下来才邀我一起去。

    但是抱歉了。

    今年我要跟绫濑一起去夏Comi哟。

    「所以一切就看你了。」

    「大哥,我──」

    绫濑没花多久就下定决心了。

    「拜托你了。」

    「就这么说定了。」

    于是……

    我和绫濑,同样持续被桐乃的兴趣耍得团团转的我们──

    决定一起去参加夏天的祭典了。

    夏Comi当天早上。

    我和绫濑从新木场搭临海线前往国际展示场车站前进。

    在车厢内──

    「呜……呜呜……还是一样这么挤。」

    「为……为什么会这么多人呢?」

    我们快要被爆满的人群给挤扁了。

    宛如暴风般的人群足以匹敌都内的通勤尖峰时段。

    不过占据车内的不是身穿西装的上班族们──

    「……大家的目的地都跟我们一样吧。」

    「咦……这些人都是吗?」

    「嗯。」

    ──从日本全国聚集过来的御宅族们。

    「话先说在前面,现场还不止这些人喔。」

    「呜哇……」

    「怕了吗?」

    「没……没有。没这回事。」

    绫濑抓住出入口旁的扶手拚命忍耐著。

    我为了不让人潮的压力挤迫她而站在能够保护她的位置。

    「那就好……哈哈,不过最近真的经常跟你出去呢。」

    「咦?」

    「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

    绫濑突然低下头去。

    为什么呢?

    「那个……」

    她在低头的情况下呢喃著。

    在爆满的电车当中,以不注意就听不见的细微声音说:

    「这样姊姊──麻奈实小姐不会生气吗?」

    「你说什么?」

    为什么这时候会出现麻奈实的名字?

    田村麻奈实──大家都知道她是我的青梅竹马。

    「就是,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出门的事情被姊姊发现了──不会造成问题吗?」

    等等……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哪有什么发现不发现,我早就跟麻奈实说今天要跟你出门了。」

    「咦咦!」

    「她帮我准备了水壶等东西。像这种时候,那个家伙真的很可靠。」

    说到这里,我就指著自己背上的背包。

    结果绫濑就像是脚软了一样整个人脱力。

    「唉……真是的~~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呢。」

    「为什么生气啊。」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

    之后的话就因为实在太小声而听不见。

    「虽然不太清楚你要说什么,但是麻奈实有要给你的留言喔。」

    ──出门小心,两个人好好地玩哟。

    「──她是这么说的。」

    「…………好的。我会小心的,姊姊。」

    绫濑以感触良多的口气如此感谢著不在现场的麻奈实。

    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绫濑和麻奈实之间已经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羁绊。

    坐上电车之后又过了一阵子……

    电车里面依然挤满了人。

    嗯,本来就会这样了。因为大家都会在同一站下车。

    车厢内不可能会空著。

    「…………呼……已经开始觉得累了……」

    「…………」

    绫濑应该也一样吧。

    她皱起眉头,以感到困扰的表情仰头看著我。

    「………………呜………………」

    或许是因为闷热吧,她的脸……看起来很红。

    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模样看起来很娇艳。

    「……绫濑?」

    「………………………………………」

    绫濑咬著下唇,身体微微地颤抖。

    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而感到奇怪时,她突然间……

    「咿!」

    随著悲鸣跳了起来。

    「大……大哥!」

    「怎……怎么了?」

    「还……还问我怎么了!竟……竟然在这种地方……我要生气喽!」

    「气什么?」

    「……请不要装傻了。」

    绫濑把手绕到臀部,满脸通红地瞪著我。

    「你刚才……摸了我的屁股吧。」

    「我……我才没摸呢!」

    这女孩子突然间胡说些什么啊!

    「请……请不要说谎了。绝对有摸。从位置上来看,犯人就只有大哥了。」

    「在挤满人的电车里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想终结我的人生吗!」

    「因……因为……呀!你……你看,又摸了……!」

    「都说不是我了!」

    真的不是啦!虽然绫濑附近的确只有我一个人……!

    「再不住手的话我要报警喽!」

    当我们进行著这样的对话时……

    「讨厌,有色狼?」「不会吧,在哪里?」「看,就在门附近──」

    「你去把他逮住……」「谁去救救她吧。」

    糟……糟糕!周围开始产生骚动了……!

    我开始慌了手脚。这个时候──

    「喂,那边的男生!」

    「咿咿!」

    「我……我没有做!冤枉啊──!」

    「抱歉,我们家的小孩子好像黏著你女朋友。」

    「……咦?」

    「呼咿?」

    我和绫濑发出古怪的声音,然后往下──看向绫濑的脚边。

    该处站著一个小孩子。

    ……看来是为了逃离拥挤的人群而混入我为绫濑制造出来的空间了。

    「………………」

    绫濑呆呆凝视著「色狼」的真面目──

    「什……什么嘛。原……原来是这样啊!」

    像是要把事情带过般发出开朗的声音。

    「啊哈……啊哈哈哈……」

    「……………………………………………………」

    「…………大哥,你在生气吗?」

    十几分钟后──

    「…………哼。」

    「大……大哥,差不多该消气了吧。」

    「什么?我没有生气哟。」

    我和绫濑并肩走在一起,然后眯起眼睛瞟了她一眼。

    「反正~我本来就没有信用嘛。在那种状况之下,率先就被怀疑了。」

    「完全是在记仇嘛……好……好啦,我请你喝果汁。」

    「我是小孩子吗!」

    其实我没有生气。

    我是说真的。

    那种状况的话,我也知道不能怪绫濑。

    「那我要运动饮料。」

    「……好的!」

    离开国际展示场车站,今年最强大的暑气就朝我们袭来。

    视界产生扭曲,像要烧尽肺部的夏天气味从热得跟煎锅一样的柏油路升起。

    「好……好长的队伍。难道……要在那里排队?」

    「嗯。」

    「……难道这些人全都是?」

    「嗯。」

    「…………呼哇。」

    跟一年前的我同样的反应。

    即使是住在首都圈的我们,也很难见到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光景。就算只看规模,这也是非常厉害的祭典。

    我深吸了一口气后,就用拳头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好,我们走吧。」

    「咦?不是要去那里排队……」

    「是没错。但是为了排队,首先得跟著诱导绕会场一圈再回来。」

    「呜哇……前面还有好多人。」

    真的是这样。

    之后整整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我们排在整齐的一般队列当中。

    盛夏的阳光炽烈地燃烧著御宅族们的黑色服装。

    因为人口密度相当高,使得现场极为闷热。

    「……差不多快要开场了。」

    「……呼……终……终于吗……」

    「你不要紧吧?」

    「是的,我没问题。」

    ……绫濑这个家伙似乎深受热气所害。

    我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子。

    然后拿出「某样东西」来按在绫濑的脖子上。

    「给你。」

    「哇呀!什……什么?」

    绫濑发出跟屁股被摸到时一样的悲鸣。

    「麻奈实特制的麦茶。冰凉又好喝哟。」

    我把它交给绫濑手中。

    「……谢谢。真是的,请不要故意贴在我的脖子上。」

    「抱歉抱歉。」

    「……那个,大哥似乎很习惯了?」

    「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了。」

    不过也没到习惯的地步啦。

    是跟沙织聊过,完成事前的预习了。

    「桐乃也像这样排队吗?」

    「嗯。和朋友一起玩掌机,然后一直抱怨又热又臭什么的。」

    真的很令人怀念。

    原本就热死人了还一直喋喋不休地抱怨,然后和黑猫吵架。

    「掌机……是那样的吗?」

    绫濑所指的前方,可以看到一些女孩子跟去年的桐乃与黑猫一样,拿著掌机在玩狩猎游戏。

    「嗯,就是那样的。」

    「……这样啊。」

    「下次要不要玩玩看?」

    「咦?」

    「我也有那款游戏,下次要试试看吗?也可以跟桐乃一起玩。」

    那家伙一定会很高兴。

    「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

    「那就……拜托大哥了。」

    「好哟。」

    就这样啊──不用勉强,一点一点慢慢来就可以了。

    这家伙总是一次就太拚命。

    ……不过这也算是她的优点啦。

    之后又经过了好一阵子……

    「终……终于进来了。」

    「嗯。」

    我们终于──真的是终于──得以进入BIG SIGHT里面了。

    「呜哇……里面也好热。」

    「虽然才刚进来,但要不要休息一下?在那么热的天气中排队应该累了吧?」

    「不……不会……我还不要紧。」

    「不用那么拚命也没关系。因为我们没什么想买的东西,也没有想参加的活动。」

    我为了让绫濑冷静下来而用平稳的声调这么表示。

    「慢慢参观就可以了。」

    「但是……桐乃的话就不会刚进来就休息吧?」

    「是啦。」

    那家伙的话,一进来就会为了买想要的本子而直接前往东馆了。

    不然就是西馆的企业摊吗?

    因为去年想要的商品卖光了,让她感到相当懊悔。

    这时绫濑摇了摇头。

    「那么,我也……想跟她一样。」

    为了理解桐乃的心情吗?

    「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吧。」

    一转向前方就看见幻影,那是很高兴般走在前面并且使唤著我的桐乃。

    我们就从后面追上去,朝著东馆前进。

    进入建筑物当中后,虽然没有强烈的日照,但是依然相当闷热。

    我们不停补充水分,在混杂的人群中前进。

    但是──

    「呼哇。」

    「哎呀,不要跌倒喽。」

    「好……好的……呀!」

    「喂……喂,不要紧吧?」

    「我……我……不要紧。」

    「…………」

    绫濑这个家伙……不知道是因为周围都是阿宅而感到胆怯,还是因为首次来到的地点而紧张,总之注意力相当散漫。

    「绫濑,来吧。」

    「咦?」

    「牵手吧,这样才不会被冲散。」

    「什──」

    绫濑因为热气而火红的脸……这时候变得更红了。

    「不……不要!」

    「也不用如此强烈地反对吧?」

    「因……因为…………这当然不行吧。」

    绫濑不停开合著右手。然后很害羞地这么说道。

    「……而且我手还流汗了。」

    那有什么关系──就连我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开口这么说。

    「那么至少抓住我衣服的衣角吧。去年桐乃也是这么做。」

    桐乃之前也是这么做。

    这句话发挥相当大的效果。

    「……这样吗?」

    「嗯。」

    绫濑很老实地抓住我衣服的衣角。

    我们一开始是前往东4馆。

    广大的空间里并排著许多社团。

    「这里是同人志即售会的卖场,可以说是夏Comi的主要活动。」

    「我……还是搞不太懂什么是同人志即售会……」

    绫濑伸长脖子窥看著会场。

    「难道说,那些桌子全都是……」

    「嗯,在颁布同人志。」

    「……太厉害了。」

    「对吧?」

    虽然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有种莫名的骄傲心情。

    「据沙织所说,这是──『大家创造出来的祭典』。」

    我和绫濑也没有要买什么同人志,只是在「岛中」闲晃参观。

    「啊……那个是桐乃喜欢的『梅露露』的书吗?」

    「好像是喔。要过去看看吗?」

    当我一这么问,绫濑的肩膀就震动了一下。

    「那个……我突然注意到,说不定……桐乃也到这里来了。」

    「啊~」

    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话说回来,我没有确认那个家伙的行程。或许在这里也说不定。」

    「糟……糟糕!」

    「哎呀……别担心啦。这里这么多人,不可能会遇见。」

    当我话才刚说完……

    「好,这样墙壁社团就都巡完了。呃~接下来是~」

    ……刚刚好像听见了。

    某个非常~~熟悉的女性声音。

    「………………」

    「怎么了吗,大哥?」

    「──没什么……我想应该不会遇见,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别靠近梅露露的社团比较好。」

    「说……说得也是。」

    我们就立刻远离梅露露的摊位群。

    接著又在前进的方向发现了熟悉作品的同人志。

    「哦,是MASCHERA的本子耶。」

    「MASCHERA?」

    「是动画喔。我还满喜欢这部作品的。」

    黑猫──桐乃的御宅族好友,同时也是我的学妹。

    受到她的影响,我当初也迷上了「MASCHERA」这部动画。

    它被桐乃揶揄为厨二病动画,算是梅露露竞争对手的作品。

    「我们过去看一下吧?」

    「哦……可以啊。」

    我们前往的是MASCHERA的二次创作社团「孤高的暗猫(Lonely Cat)」。

    唔嗯……很酷的社团名嘛。

    封面的插画也很有水准。

    「绫濑啊,你不觉得这个主角跟我有点像吗?」

    「哪一个?」

    「这一个啊。」

    身穿漆黑外套的帅气、冷酷兼鬼畜的男主角。

    看见他之后,绫濑就坚定地说了一句:

    「大哥才没这么俊美喔。」

    「喂,稍微注意一下用词遣字啦。这样连我都会受伤。」

    「抱歉。但是──呵呵……」

    「什么?」

    「明明说过『我没有宅到那种地步』──但是刚才的大哥超级像阿宅的喔。」

    「……是……是这样吗?」

    「是的。」

    「…………很……很恶心吗?」

    「是的。非常。」

    哇……

    「你这家伙也直白过头了吧。」

    我噙著眼泪,沮丧地低下头。

    「唉……这样啊。」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变成恶心阿宅了吗?

    「但是不讨人厌喔。」

    「……咦?」

    从头上降下来的温柔发言让我抬起头来。

    结果。

    该处可以看见绫濑露出平稳微笑的容颜。

    「绫濑……你刚才说什么?」

    「呵呵。大哥,我呢……」

    在她把带有深意的台词整个说完之前──

    「…………可不可以别在我的社团正面卿卿我我啊?」

    低沉恐怖的声音打断了绫濑的发言。

    「……咦?」

    看向声音的主人,结果在那里的是……

    「黑……黑黑……黑……」

    做哥德萝莉打扮的红眼和风美人。

    「黑猫?」

    不是别人,正是五更琉璃──黑猫。

    「才不是哩。」

    明明怎么看都是黑猫,她却做出否定。

    接著脸上浮现阴沉邪恶的笑容。

    「哼哼哼……我的名字是『暗猫』。是接受『浸蚀』转生为黑天使的存在……」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比平常诡异了好几倍。

    「是黑猫吧?」

    「都……都说我不是了。」

    果然是黑猫嘛。

    「这……这样啊……你也参加了社团吗?」

    「哼,是啊……是参加了。只有我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情似乎不好。

    「……哼……这没什么,一直都是这样。冬Comi……也是如此……反……反正……区区人类和我所栖息的世界本来就不同了……」

    黑猫圆滚滚的红眼睛变得湿润,身体开始震动。

    这让人想保护她的模样使我慌了手脚。

    「喂……喂喂……为什么这么沮丧啊?」

    「……我才没有沮丧呢。」

    明明就有。

    「……我才想问你可以到这种地方来吗?不是忙著准备学测?」

    「也没有很忙啦。别担心别担心,其实我还颇有自信。」

    为了让她心情好一点,我刻意做出开朗的回答。

    听见我这么说的黑猫随即瞪大眼睛……

    「……什……」

    「哈哈,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怎……怎么这样……那……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似乎受到了打击。

    她的两手不停震动,呢喃著什么「顾虑……」啦……「没有刻意邀约……」啦之类的话。

    「?怎么了?」

    「没什么啦!」

    「喔哇!」

    黑……黑猫这家伙是怎么了?这家伙竟然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真是太可笑了。」

    突然以寂寞的口吻如此自嘲。

    「你在说什么啊?」

    「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事情。」

    黑猫以生硬的声音改变话题。

    「……哼。那──怎么?你是来嘲笑一本作品都没卖出去的我吗?」

    「怎么可能呢!」

    ……一……一本都没卖出去啊。

    「那么……对了……是来跟我炫耀可爱的女朋友吗……但是,没用的。像你这种家伙要和谁交往,对于把心献给黑暗的我来说都是不痛不痒。」

    ……竟……竟然有如此严重的被害妄想。

    「黑猫……黑猫她──……开始自暴自弃了。」

    我受到黑猫散发的漆黑气息压迫,直接倒退了一两步。

    我和黑猫的对话中断后,绫濑便插嘴进来说:

    「大……大哥……这个人不要紧吗?感觉似乎很危险耶。」

    你没资格说别人啦!

    「喂……喂……黑猫?冷静一下,你似乎误会了。」

    「误会?……我误会什么了?」

    「那个,先介绍我的同伴给你认识吧。」

    我以手掌比著绫濑。

    「这个女孩是新垣绫濑,是桐乃的同班同学兼好友。」

    「……你说……是那个女人的好友?」

    「你……你好……」

    绫濑畏畏缩缩地向对方点头。黑猫仔细地凝视著她的脸。

    「话说回来……好像曾经见过呢。」

    「是……是的。在一年前的夏Comi时──曾经稍微见过。」

    「……噢,是那个时候的……」

    ……呼,看来误会可以解开了。

    「真不敢相信……竟然染指妹妹的好友,太低级了。」

    完全没解开吗──!

    「什……什么染指……你……你在说什么啊。」

    「……不否定吗?」

    「…………」

    「大……大哥!」

    「抱歉,一瞬间想要打肿脸充胖子一下。」

    虽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但是想硬说「没错」的心情让我迟迟没有做出否定。

    「真……真是的!那个……不……不是那样喔。」

    话说回来,绫濑也不用如此强烈地否定吧……

    黑猫看著我们的对话,应该已经解开误会了才对。

    但是她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哼……呵呵呵……我……我了解了。这是──这种满溢的负面思绪……就是『现充爆炸吧』的感情吧。」

    黑猫露出厨二病觉醒般的徵兆并且不停地抖动身体。

    「喂……喂,黑猫。拜托别真的误会我们。今……今天的你比平常还要怪喔。」

    「……呵……刚才就说过我不是黑猫了吧?」

    「现在的我是……复仇的天使『暗猫』哟。」

    ……暗猫吗……

    「呜呼……好痛苦。胸口好痛苦。实在太痛苦了──」

    这时她发出邪恶的窃笑……

    「──说不定会忍不住通报你妹妹喔。」

    「拜托千万不要!」

    「哎呀?为什么?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是吗?」

    「就算没有不可告人的事情,不行就是不行!因为绝对会被误会然后引发轩然大波!」

    「哼,那不关我的事。」

    「啊──真是够了。」

    当我被堕落到黑暗的黑猫逼入绝境时,就有人推开我来到前面。

    「──请你不要太过分好吗?」

    咿……绫……绫濑。

    「……退下吧,Sweets2号。我正在跟学长讲话哟。」

    「不,我不退下。原来如此……我了解了。你就是邪气眼电波女吧。」

    「什……你……你说我是……邪……邪邪气眼电波女……?」

    喂,我看过这样的发展喔。

    「看来我是猜对了。其实我到刚才都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你惨不忍睹的言行举止让我灵机一动。」

    绫濑突然发出冷笑。

    「浮现『啊……这个人就是桐乃经常在说讨厌的那个「邪气眼电波女」』的念头~」

    「你……你胆子倒是不小嘛……Bitch的好友果然也是Bitch吗?」

    「Bitch……?难道你指的是……桐乃?」

    「哼,是的话又怎么样?」

    不妙了。黑猫小姐,对绫濑说桐乃的坏话不是明智之举啊。

    我感到一阵发寒,然后瞄了绫濑的脸一眼。

    「…………呵呵……呵呵呵呵……」

    看吧!眼睛里的光芒消失了……!

    面对突然间改变样貌的绫濑,黑猫──不对,是暗猫感到一阵战栗。

    「……这……这种压倒性的杀意……原……原来如此……哼哼哼……你这怪物倒是很会拟态嘛。」

    口气简直就像是目击堕天使的恶魔一样。

    「隐藏Super bitch的本性来靠近学长吗?」

    「……我忍不下去了。你有什么下场……我都不管喽。」

    「住手──!」

    我发出巨大声音并且抢入两人之间。

    「你们两个别在夏Comi的会场里营造马上要开始厮杀的空气!应该说,为什么才刚见面就像仇人一样!有需要因为刚刚的对话吵架吗?我在旁边看也完全看不懂啊!」

    「那是因为学长是个笨蛋。」

    「大哥,你的头壳里是被塞了棉花来取代大脑吗?」

    「呜……!」

    只……只有痛骂我的时候才默契十足!

    不过原来如此。我大概知道了。

    「桐乃的好友」之间吵架,这就表示──

    这是……争夺桐乃的战争吗?

    ……这可真是麻烦。

    「……感觉笨蛋又在想什么蠢事了。」

    「我有同感。」

    就这样。

    绫濑和黑猫的初次见面就演变成盛大的争执。

    简直就像桐乃与黑猫初次见面时一样……

    不对……因为话不投机,甚至糟了好几倍。

    我跟绫濑向黑猫告别,一起回到通道上。

    唉……要封住黑猫的嘴是很困难的哟。

    「呼……绫濑,你这个家伙也真是的,没有必要为了那点小事生气吧。」

    「……因为……」

    绫濑气鼓鼓地噘起嘴唇。

    「那个……大哥?」

    「嗯?」

    「你跟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嗯,黑猫和我的关系吗?这真的很难说明呢。嗯……对……对了。那个家伙对我来说──」

    「对大哥来说?」

    「是重要的学妹。」

    「重要的学妹……」

    「也是妹妹重要的好友。」

    「……桐乃重要的好友。」

    「然后也是我的朋友。」

    「……………………」

    绫濑以失去虹彩的眼睛一直~凝视著我。

    最后表情突然变得开朗。

    「这样啊。对哥哥来说,黑猫小姐是朋友吗?」

    「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不,没什么……呵呵……只是随口问一下而已。」

    「?这样啊……」

    我们就这样一边闲聊,一边前往西馆的企业摊。

    途中──

    「呜哇……那就是所谓的Cosplay吗?」

    经过Cosplay广场。

    扮成各种角色的人们在各处摆姿势并且让人拍照。

    「嗯,很棒吧。」

    「……是的。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

    感觉不错。

    我去年首次来这里时,这个地方就很有趣了。

    等一下……这是不是提升好感度的机会啊?

    「来,你看看吧,绫濑。」

    「咦?」

    「那个角色的话,你应该也知道吧?」

    「哪一个?」

    我所指的是穿著极煽情服装的美少女。

    「看,那个女孩。正在扮演『星尘☆小魔女梅露露』的角色──」

    「那不是桑纳托斯吗!」

    「好痛!」

    这是记威力强大的吐嘈。

    「要……要我看色情的Cosplay,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变态!」

    「你想太多了。只是丢出共通的话题而已啊。」

    「不,绝对不是这样。你一定是想让我做出那样的打扮。」

    「哎呀,那边怎么一阵骚动。」

    「请不要刻意岔开话题!」

    「哎呀,好了啦,我们过去看看吧?」

    「啊,等等!真……真是的~~」

    我们前进的方向是某企业摊所设置的舞台。

    御宅族们聚集在一起,人口密度变得更高了。

    舞台上正放映著梅露露的PV。

    「梅•露•露!梅•露•露!HiHiHiHi!」

    粉丝们穿著应该是从旁边摊位买来的粉红色和式外衣,这时正送出狂热的声援。

    「梅•露•露!梅•露•露!HiHiHiHi!」

    「…………大哥,我曾经……见过这个光景。」

    「……真是太巧了,我也是。」

    与曾经跟绫濑一起去过的梅露露的舞台相同……桐乃的同类们明显地聚集在一起。

    应该说,虽然认为是看错了,不过有跟她本人很像的家伙混在里面。

    不过……普通的PV会引起如此大的骚动吗?

    说不定是有什么特别的舞台活动吧。

    当我这么想时。

    「哦,这不是绫濑吗?」

    不应该在这里听见的声音呼唤著绫濑的名字。

    「咦……加──加……加奈子?」

    「哈啰。」

    很傲慢地举起一只手的是来栖加奈子。

    她是绫濑和桐乃的同班同学。

    也是和绫濑隶属于同一家模特儿经纪公司的小屁孩。

    跟以前的舞台活动时一样,身上穿著梅露露的服装。

    长得跟梅露露一模一样。

    「……呜。」

    绫濑脸色铁青地进入警戒状态。

    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

    为什么会在夏Comi会场遇见加奈子呢!

    这太不妙了吧──

    「嘻嘻,绫濑你这家伙也真是的……」

    加奈子以梅露露绝对不会出现的邪恶表情来用手肘戳著绫濑的侧腹。

    「咦……咦?怎么了?」

    「不用装傻了啦。你是来看加奈子的舞台表演的吧~?」

    太幸运了,竟然自行会错意。

    绫濑似乎跟我有同样的想法。

    「嗯……嗯。是啊。」

    「果然是这样吗~哎呀~有一个好朋友果然是最重要的~」

    加奈子把手放在后脑杓并且露出害羞的模样。

    幸好这个家伙是笨蛋。

    「那个,加奈子的舞台是……」

    「没错,就是那个。是梅露露的活动,我要Cosplay然后表演。」

    加奈子指向播放著PV的舞台。

    「聚集在那里的都是加奈子的信众哟~很厉害吧?」

    「……一开始明明很讨厌Cosplay,现在倒是不排斥了嘛。」

    「啥?你这家伙是谁啊?」

    加奈子眯起眼睛以怀疑的眼光看著我。

    啊,糟……糟糕!不小心向她搭话了──但是加奈子只认识「戴墨镜变装后的我」=「加奈子的经纪人」。

    身为桐乃哥哥的高坂京介,她虽然见过面却不记得──应该是这样的关系。

    绫濑以细微的声音慌张地说:

    「大……大哥……你在做什么啊!」

    「抱……抱歉。」

    「怎么?跟绫濑一起来的?」

    「是……是啊。」

    「哦……这样啊~」

    加奈子毫不顾忌地直盯著我的脸看。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

    这时候加奈子咧嘴笑了起来……

    「……是男朋友?」

    「是……是啊。」

    「不会吧!真的假的?」

    「假的!当然是假的!」

    绫濑挥舞双手全力否定著。

    「大哥!请不要撒这种漫天大谎!」

    「抱歉抱歉,忍不住就……」

    「完全没有反省耶……!」

    绫濑露出牙齿发出「嘎噜噜」的声音。

    这家伙发飙的型态也太多了吧。

    绫濑重新转向加奈子。

    「加奈子,那个,这个人呢!」

    「等等,不用说明了。我讨厌放闪。」

    看来加奈子心中已经做出我=绫濑男友的结论。

    接下来无论绫濑怎么否认,她似乎都不打算听了。

    「都……都说不是了!」

    「好啦好啦,不是就不是。这件事到此为止。」

    加奈子啪啪拍著手来结束话题。

    接著咧嘴露出充满男子气魄的笑容并且举起一只手。

    「那我要走了。可以期待加奈子在舞台上的表哟~」

    「嗯……嗯!加油喔,加奈子!」

    绫濑挥手送加奈子到舞台上表演。

    「「呼~~」」

    我和绫濑目送加奈子离开后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哎呀……真是好险。」

    「什……什么好险而已!我还以为死定了呢!」

    「刚才的你就跟去年的桐乃一样哟。」

    「咦……」

    「一年前,在夏Comi回家途中遇见绫濑,桐乃就露出像你刚才那样的表情。」

    「──」

    绫濑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然后……咬著下唇,像在忍耐著什么一样。

    「…………………………」

    看来我是挖开了她的旧伤口。

    但如果这次来到夏Comi的主旨是为了「理解桐乃」的话,那我就必须得这么说。

    我面对陷入沉思的绫濑,刻意用轻声对她搭话道:

    「看,舞台好像开始喽。」

    「星尘☆小魔女梅露露!马上要开始了哟~~♪」

    「呜喔──!小奈奈──!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奈子粉丝们开心地唱歌跳舞,舞台显得非常热络。

    ──绫濑以认真的眼神凝视著这种热闹的光景。

    到了下午,我们来到BIG SIGHT外面。

    「好了,这样今天打算去的地方就全部逛过了。」

    「……是的。」

    「累了吗?」

    「咦?没这回……啊,不,真的……是累了。」

    绫濑原本想要否定,但苦笑后就说出实话。

    「我想也是,我也累了。」

    走了很多路,也流了很多汗。而且也有了出乎意料的相遇。

    「稍微休息一下就回去吧。」

    「说得也是。真的很热……衣服已经因为汗水而湿透了。」

    绫濑拍动上衣的胸口。

    「回去后得冲个澡才行……」

    「……噢……嗯。」

    这时绫濑似乎注意到我邪恶的视线,于是严厉地眯起眼睛。

    「……大哥你该不会是……出现邪恶的想像了吧?」

    「只有一点点啦。」

    「真……真是的……」

    虽然更严厉地瞪著我,但是感觉不到太强烈的怒气。

    我则是说著「呃,那个……」来改变话题。

    「……今天……你觉得怎么样?」

    已经加入阿宅一族的我,内心其实相当享受今天的行程,但是……

    又热又臭又挤……

    对于活动没有兴趣的绫濑来说,应该觉得很无聊吧。

    「……老实说,不是很有趣。」

    「果然。」

    不过我反而放心了。

    「你能够说出真心话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要是贴心地表示『很有趣』,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嗯。不过……这次能来真是太好了。」

    明明觉得无趣,绫濑却感到满足。

    「……感觉又多了解一些桐乃的兴趣了。」

    来到这里之后确实会增加一些抵抗力吧。就像去年的我一样。

    原本还担心会不会突然太逞强了,不过绫濑在夏Comi的初体验……看来是成功了。

    绫濑对著我露出虚弱的笑容。

    「而且──」

    「而且?」

    「…………没什么啦。」

    我们搭电车回到家里附近的车站前面。

    「……那么,我先走了。」

    「嗯,今天辛苦你了。」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大哥。」

    绫濑对我深深地一鞠躬。

    我因为感到很害臊而以搞笑的声音回答:

    「别这么客气。」

    「不是说过了吗……我最喜欢你了。」

    接著又加上平常的那句俏皮话。

    「……那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吗?」

    绫濑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像是走投无路了一样。

    「绫濑?」

    「大哥很容易得意忘形……可能又只是在调侃我而已……」

    「没这回事。我怎么可能调侃你──」

    「………………盯。」

    「的确是有过。」

    ──别误会了……我只会……对你性骚扰哟。

    ──跟我结婚吧。

    ──等著吧,Lovely my angle小绫濑。我现在就过去!

    现在回想起来,每一个都是令人怀念的回忆。

    「……大哥……是个大骗子。」

    「抱歉。」

    「喜欢说谎、好色,而且是妹控,又笨又变态……」

    ……没必要把我批评成这样吧。

    「……但是……总是很温柔。」

    绫濑的声音变得极细微,似乎马上就要听不见。

    「……大哥。你还记得……初次见面时的事情吗?」

    「嗯,是你到我们家来玩的时候对吧。」

    加奈子那个笨蛋说我的坏话时……绫濑好像帮我说了几句话。

    而且……只有她一个人相信我。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喔,心里想著『桐乃这个家伙也有很好的朋友嘛』。」

    「……嘿嘿嘿。」

    她当时好像也是这么笑著。

    「其实我也是……初次见面时心里就想著『有看起来很温柔的哥哥真好』……然后羡慕著桐乃。」

    「真的吗?」

    「是的。因此……在知道大哥是变态的时候,真的大受打击──然后开始生气。即使脑袋里知道是误会还是无法原谅大哥。一直没有办法妥协……花了半年以上才能好好跟你说话。」

    「别在意,那是我不好。」

    「……没错。都是大哥不好喔。」

    绫濑往上瞄了我一眼。

    「大哥每次见到我都对我性骚扰……害我产生大哥说不定真的是变态……说不定真的对桐乃伸出魔掌的想法……然后……一直感到很烦恼。」

    「这……这样啊。」

    「是的。」

    她把手贴在嘴角然后发出窃笑。

    「……嗯,能解开误会真是太好了。」

    「是的。大哥不是变态──」

    「而是超变态的性骚扰臭家伙♡」

    「喂。」

    「不过是个很温柔的人。」

    「你觉得这样就算安慰我了吗?」

    「……呵呵……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像老是在对大哥生气。」

    她的脸倏然靠近。

    「……会觉得……我是恐怖的女生吗?」

    「偶尔会作梦,然后随著悲鸣惊醒。」

    「……有……有那么恐怖吗……」

    「嗯。但是,这也是绫濑的一部分吧。不但危险又容易钻牛角尖,只要是有关桐乃的事情就会有点恶心。」

    「没……没必要把我批评成这样吧……」

    只能说彼此彼此。

    「但就算是这样,你也绝对不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我知道你就是这么认真。」

    我乾咳了一声来把害臊的心情赶跑。

    然后开口这么说:

    「所以我呢──很喜欢你。虽然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虐狂,但是跟初次见面时比起来,现在又更喜欢你了。」

    或许是台词太过矫情了吧,绫濑有好一阵子没有说话。

    …………………………

    ………………………………

    隔了好一段时间,她才丢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胜过姊姊吗?」

    「咦?」

    为什么在这时候提麻奈实?

    「胜过……黑猫小姐吗?」

    「………………」

    「就算跟桐乃相比──也还是喜欢我……吗?」

    「绫濑……」

    「怎么样呢,大哥?」

    我感觉这是很重要的问题。

    于是立刻就回答。

    「──我最喜欢的是你。」

    「……可以……相信你吗?」

    「嗯。」

    「真的……可以吗?我……很善妒喔。」

    「我知道。求之不得哟。」

    「……好开心。」

    她「呼」一声吐出一口气。

    「大哥……我……我呢……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我……喜欢大哥。」

    即使是迟钝的我,这时也已经理解。

    这是……绫濑对我的爱的告白。

    「非常非常喜欢。」

    甜蜜的言语进入耳朵,逐渐融化我的脑袋。

    「如果不嫌弃这样的我……请让我当大哥的女朋友吧。」

    「我才想说……不嫌弃我这种家伙的话呢。」

    我也回应绫濑,告白自己真实的心意。

    「我们结婚吧,绫濑。」

    「我不要。」

    「竟然失败了──!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喜欢我了吗!」

    「这跟那是两回事!我明明说要当情侣,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结婚呢!」

    「没有啦,但是将来总是……」

    「我……我没有在说那么远的事情!是现在!我是在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交往!──怎么样啊?」

    「我……我愿意!」

    「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好了,笨蛋!」

    「对……对不起。」

    「哼,知道错就好──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是说啊。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气氛。

    「真……真是的~!初次的告白都被你毁了啦~!」

    「是……是我不好。」

    好恐怖……我的女朋友真的很恐怖。

    「……重……重来一遍!我要求重来一遍!」

    「嗯……嗯。」

    「咳咳……要……要开始喽。」

    「随时都可以。」

    「大哥……我……我喜欢你。如果不嫌弃这样的我……」

    「请让我当大哥的女朋友吧。」

    「嗯。今后────请多多指教。」

    「好的,请多多指教,大哥。」

    就这样,我和绫濑变成了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