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终章
    「我想吃甜食。」

    「我想吃甜食。」

    「我想吃甜食。」

    「我好想吃甜食啊~~」

    空总是这样不断地撒娇,几乎每一次透都会拗不过他而出门购买。

    空看到透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内心一阵狂喜,马上化为人形。这一次他仍化身为女性的姿态。最近他都只化身为女性,那是因为空似乎自己研判:在现代,以女性的身分出现会比较有利。

    空得意洋洋地朝玄关走去,拿起放在鞋柜上的棒球帽戴上,心情愉悦地询问:

    「我们要去哪里买呢?」

    「便利商店因为这个时间,岩薙的店也关门了。」

    于是,他们两人来到了便利商店。

    一走进店里,映入眼帘的是

    「啊!岩薙。」

    土气的外套和过时长裙,一身打扮完全嗅不出年轻人气息的岩薙,正隔着柜台与老板惠比寿交谈。她一发现走入店内的透与空,立刻慌慌张张地低头说:「啊!透和天狐大人晚、晚、晚安。」

    空看都不看岩薙一眼,马上开始在店内闲逛。透则直接朝柜台看着去,开口说:「晚安,岩薙也来买东西吗?」

    「是、是、是的。」

    看到岩薙交谈时所表现出的不安举止,完全无法想像她就是传说中「能够斩断万物」的妖刀岩薙以往经常处于被紧追不舍的紧张气氛下,因而造成她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模样。如今,所有事情已经解决,那提心吊胆和战战兢兢的样子应该多少会改善了吧?除了透之外,其他相关的人也不禁这么想。然而,事实完全背离他们的猜测,他们看不见岩薙性格上的改变。这是她无法改变的本性因为,妖刀岩薙原本就是这种柔弱的个性。

    在柜台内的惠比寿一派悠闲地说:「哦透啊,我刚刚听岩薙说了,这次好像也发生了不少事。」

    「是的」

    「还不都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会害我们一直受到牵连。」空从甜点柜台那头讽刺地说。

    「我并非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是做事掌握要领罢了。相反的,如果做事不得要领,只会徒增自己的负担而搞得手忙脚乱。」惠比寿意有所指地望着空说。

    「啧!」空讽刺地咂了咂舌:「闭上你的臭嘴你这个戴着假发的小子」

    「竟然敢说我戴假发!?」

    「咦!」站在柜台处的两名女孩子一同颤抖着她们虽然比不上绝世美貌的空,但两人站在一起也足以吸引路人的目光,算得上是超水准的美女。以前惠比寿曾提过「两人站在一起就是一种视觉享受」、「值晚班」、「两位可爱的女孩」应该就是指她们吧?

    「老板真的是这样吗」

    「我完全没发现」

    「等一下!你们可别当真啊!」

    岩薙和透瞥了一眼争论的店员们,两人轻松地交谈着。

    「对、对了,透。」

    「什么事?」

    「在这次的事件中,天狐大人让我领悟了一件事。就是即使像这样的我,只要肯做就一定办得到若能充满自信会更好」岩薙的手指不断地玩弄着大衣的袖口,深思熟虑地说。「因此,我想再努力看看毕竟我是传说中的妖刀嗯,或许你会认为『只不过做了一点事就自我吹嘘,真是一点都不知害躁。你根本不像你自己所想的那么厉害,要知道自己有几两重!』可是」

    「啊别这么说。」透不停地摇着头。

    突然觉得这样的个性真的很可悲,有点想哭。

    「没有人会这么想,而且岩薙真的很厉害,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如果你对自己能够再稍微具有一点信心,就会刚刚好」

    「是、是、是真的吗?」

    透点点头。「我会再度光顾你的店哦。」

    「啊,好好!谢谢!」

    岩薙似乎变得笑口常开了。

    *****

    第三学期开学的那天早晨。

    升在走廊中央大大地打着哈欠,一边往教室走去。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背。

    升睡眼惺忪地转过头

    「早安,升!」宫部红叶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升顿时清醒。

    对赤城高中的男生而言,宫部红叶主动对自己打招呼是何等光荣的一件事。然而,在第二学期结束,刚放寒假之际,由于宫部觊觎着自己弟弟的性命,高上升因而得知她并非普通人类。知道事实的升不禁莫名地往后退说:「早早早安,宫部同学!?」

    「啊真是的,对我别怀着戒心行不行啊!」宫部不高兴地嘟着嘴说。

    「不我没有什么恶意」

    因为被宫部出奇不意地从背后拍了一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过自己对于狐狸(=空和拜先生等)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唯独对狼(=宫部)感到头痛,还真是奇怪。自己是不是该慢慢地去适应啊?升的心中如此想着。他在这方面显得相当优柔寡断。

    升虽然与宫部并肩走着,但他的情绪仍处于低落状态,宫部因此对这样的升感到不满附带一提,升并不知道因宫部的一句话,让操太不敢对他动手。而宫部也不知道,因为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然保护了升。如果两人彼此都知道实情,或许气氛会不一样。

    「今天真冷呢!」、「作业写完了吗?」、「新年的初次参拜去哪里呢?」宫部先绕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打转,接着不形于色地开口问:「升,是这样的,之前我看见你和一名身着黑衣的人走进那条路上的汉堡店」

    「嗯,啊」升领悟到宫部指的是莲。「嗯,是啊。」

    「那个人是谁啊?」宫部单刀直入地问。

    比佐仓早熟的宫部认为「一直思考着不明白的事情也无济于事,直接问本人比较快。」于是她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

    升没有多想就老实回答:「那是一位名叫木莲的朋友不过,我并不清楚他的身分。」

    「木莲?」宫部停下脚步,用手撑着下巴,闭上眼睛陷入思考。「木莲木莲」

    升也跟着停下,望着宫部问:「你认识吗?」

    「感觉好像有一点印象又好像没有」宫部一说完「啊!」她倏地抬起头,双手一拍说:「对了!木莲是一名刀匠哦!」

    「刀刀匠!?」升一脸惊讶。

    太意外了。

    升印象中的刀匠,怎么样都无法跟那瘦弱的木莲联想在一起。

    如果宫部没有告诉自己,恐怕一生永远也不知道。

    「嗯。」宫部冷静地点点头继续说道:「而且木莲应该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他们那一派每一代都沿用此名。由于他们利用操控影子的独特方法制造妖刀,所以非常有名啊!难怪一身黑原来如此!」

    宫部似乎已经完全理出头绪,而升却是一头雾水。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宫部用恶作剧般的眼神抬头望着升说:「你想知道吗?」

    「想知道,我想知道。」

    「那么下次能不能跟我约会?」

    「嗯,好。(※完全未经思考的回答)」

    「太好了!就这么说定罗!」宫部拍着手,兴奋地叫着。「是这样的,所谓操控影子铸刀并非普通的铸造方法,好像是一种利用自己的影子为基底,并且以精制出的影子来铸刀的技术我只是约略听说,所以不是很清楚。」

    「影子?」

    (木莲,这次可要把你吸入影子的世界!)

    升想起丸米小子的呐喊。

    「啊,不过听说上一代的木莲因为操控影子失败,让精制影子给逃跑了。由于操控影子的技术是一脉相传,且不传授给外人的一门家艺,因此失去了重现这门技术的人,才会导致现在木莲流失传。而那逃走的影子,究竟去了何处、在做什么,似乎也无从得知。」

    「」

    数名学生一脸讶异地经过站在走廊中央,正呆呆地张着嘴的升身旁。宫部也感到莫名其妙地望着升。

    那位叫木莲的谜样人物。

    还有追捕木莲的影子军团。

    若根据宫部的说明,木莲原本应该是影子军团的主人,然而却丧失了那个力量。

    而根据蛟的生涩说明,木莲似乎想得到岩薙。

    想得到号称能斩断万物的妖刀

    升忆起莲的话。

    (总之,随着他们的消失,我也没有理由再继续待在此处了。)

    莲应该是想利用岩薙,来跟从上一代手中逃走的影子军团们做一个了结应该就是这样吧

    无法跟本人求证,就只能靠推测了

    此时,升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宫部为什么知道这些事情呢?」

    「咦?嗯,是这样的,因为以前我爸爸曾经犹豫过是否要买木莲制的刀子由于木莲的刀已经不会再有新作品出现而成为绝响,所以价格飙涨,广受欢迎。」

    「原来」

    「这次换我提问,那个人真的叫木莲吗?」

    「啊,是的。」

    宫部纳闷地说:「会自称木莲,那就表示木莲流已经复兴了吗?」

    「唔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

    此时,早自习时间的钟响起。宫部倏地抬起头,而那些快要迟到、一脸焦急的学生们从佇立在走廊中央的升身旁跑过。

    升用那快被周遭吵杂声响淹没的微弱声音说道

    不过,我有预感一定会再与木莲相遇届时,我会当面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