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中场 在异国迎接的早晨
    拉多罗亚的首都拉波拉托利,雨势从一大早就未曾停歇。

    雨势虽然不大,雨水却相当冰寒刺骨。

    拉多罗亚的冬天似乎比吉拉哈来得严寒,因此御寒相关的技术也相当进步,在房里并不如想像中寒冷。

    乌路可.迪古雷醒来时比平常早了一点,她并未下床,而是凝视天花板。

    在她旁边床上的菲立欧,正发出安稳的鼻息。

    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乌路可也不怎么紧张。在阿尔谢夫时,她光是跟菲立欧待在同一个房间都感到困扰;但在历经长途旅行之后,有他待在身边就能让自己有安全感。

    在旅行期间,菲立欧一直在乌路可身边守护她。

    若是在郊外露宿,他们便睡在同一辆马车里;当旅经城镇或村落投宿时,就睡在同一个房间——在这次长途跋涉的旅行中,他们共同渡过了漫长的时光。

    当然,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但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

    若勉强要提——就是乌路可再次确认了自己对菲立欧的爱意,而相对地,菲立欧也意识到乌路可的存在。

    幸运的是,乌路可并未遭遇什么危险,但负责保护她的菲立欧仍常时提防戒备。

    这点让乌路可感到有点抱歉。

    如果她当时没有说要前往拉多罗亚,那他一定不必跟随到此处。

    但在她感到愧疚的同时——也觉得很开心,并且勇气倍增。

    菲立欧自己也许还没有注意到,他有种能让周围的人安心的特质。当然,他偶尔会做出危险的举动,也唯独那时会让人感到不安;但只要菲立欧在乌路可身边,她就能放松心情。

    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不畏艰难,牢记自己该做的事。

    这份坚强自然地吸引了周遭的人。

    (丽莎琳娜大人——她也是被菲立欧大人这一点吸引的吗……)

    乌路可突然产生这种想法。

    在阿尔谢夫时,乌路可觉得可以跟丽莎琳娜当好朋友,而她至今都没有放弃这个希望。

    在吉拉哈时,她们的关系虽然变得有点尴尬,但乌路可并不讨厌丽莎琳娜。

    这还真是奇怪。乌路可并非没有嫉妒心,而且一想到身为姐姐的神姬口中所说,这围绕着菲立欧的三角关系,仍会觉得有点不安。

    然后无可奈何的是,既然菲立欧身为王族,总有一天会娶好几位妻妾。

    到时候,比跟自己个性合不来的对象,乌路可觉得如果是像丽莎琳娜这种知心又温柔的女性,肯定能与对方相处融洽。

    在想着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同时,也觉得绝不会像姐姐神姬所说的那样完全没有可能性。

    如果丽莎琳娜是个占有欲很强、利己又自我中心的人,乌路可也不会想跟她当好朋友。

    但丽莎琳娜却是那种只关心他人、无论如何都无法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幸福,而选择使他人不幸的那种人。

    所以乌路可也实在无法抛下她不管。

    姐姐神姬曾说,乌路可鼓励丽莎琳娜本身是很“残忍”的事。她还指出乌路可的体贴,反而是在伤害丽莎琳娜。

    也许事实正是如此。

    尽管如此,就算被人骂自己残忍,乌路可也无法对丽莎琳娜说谎。

    她希望丽莎琳娜能够幸福。

    虽说如此,乌路可自己也无意放弃对菲立欧的爱意,这份心意毫无半点虚假。

    ‘……这一定是……我太任性吧!’

    虽说放弃并割舍这段感情也许是种温柔的表现,但乌路可就是办不到。

    她无法抛弃、割舍一切,简单说起来,就像个任性的小孩。

    乌路可讨厌这样的自己,并深深地叹了口气。

    ——今天下午,他们终于要跟拉多罗亚议员们进行会谈。

    在这个重大日子的早晨,乌路可却还在烦恼自己的事,连她也觉得可笑。

    只不过,当她一开始思考会谈的事,才感到现实有多沉重。

    若说乌路可完全不会感到不安,那是骗人的。也许正因为眼前的现实太过沉重,才让她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转而思考丽莎琳娜和菲立欧的事。

    拉多罗亚与吉拉哈之间若是掀起战端,这场混战势必将波及整个大陆。

    各神殿将无法置身事外,战乱会持续下去,治安更随之败坏。

    乌路可希望今天这场聚会能成为避免这场悲剧的起头,但她也感到不安,希望它不会反过来引发两国间的战争。

    何况自己和菲立欧会以“使者”身份获邀前来,就是拉多罗亚反战派陷入困局的证明。

    他们所负担的责任并不轻。

    乌路可强打起精神,此时身边的菲立欧终于醒了。

    乌路可发觉他醒了,便也坐起身:

    “菲立欧大人,您醒了吗?”

    “咦……?啊,我现在醒了……雨还在下吗?”

    他那还不清醒的声音让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乌路可瞥了窗外一眼,轻轻地点头:

    “是的,还在下毛毛雨……不过云层变薄了,应该很快就会放晴。”

    菲立欧也坐起身,略感遗憾地点点头。

    一早就下起雨,而且他们白天还跟人有约,因此不能随意地淋湿一身同时进行晨训。无法畅快地活动筋骨,对菲立欧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事。

    两个人分别下了床。

    乌路可注意到菲立欧的头发。

    他那散发紫色光泽的后发翘得乱七八糟。

    “菲立欧大人,您的头发翘起来啦!”

    “咦……啊!真的耶!可能是太久没有好好在床上睡觉了。”

    菲立欧也摸着自己的头发,惊讶地苦笑。

    在旅行期间,他们都待在马车里生活,乌路可也有好久都不曾睡在这么柔软的床上了。

    乌路可轻声笑着,要菲立欧坐下:

    “请坐在那边,我来帮您整理吧。”

    “谢谢你。这样确实是很失礼呢。”

    菲立欧大方地坐下,乌路可走近他身后。

    她拿着梳子,慢慢地梳理他的头发。

    当他们从阿尔谢夫移动到吉拉哈时,乌路可经常像这样为西亚梳头。

    那个年幼的来访者小女孩,如今正与丽莎琳娜、穆司卡等人一起协助寻找“死亡神灵”。

    西亚不在身边,真的让乌路可觉得很寂寞。

    乌路可一边梳理着那意外难对付的翘发,一边轻声地低语:

    “今天总算要——”

    “是啊!我很感谢达古雷议员给我们这个机会。虽然我不认为会谈会顺利进行,但至少他们见过乌路可的话,应该就会解除认为吉拉哈是‘蛮族’的这个误会吧!”

    菲立欧露出微笑,如此鼓励着她。

    但乌路可不像他这么乐观:

    “……老实说,我有点不安。在一般的外交往来中,通常会先在事前进行协议,但这次却是达古雷议员私下进行的聚会——我们无法预估其他出席者会说什么话。”

    乌路可不禁对他说出这种胆怯的话。

    但菲立欧听了她这番话却是一笑置之:

    “乌路可,没问题的。我从黛梅尔他们口中听说过,在阿尔谢夫时,当我因西兹亚的毒而失去意识、艾娃司祭的教会遭到克劳斯卿的士兵包围时——你那威风凛凛的言行举止。多亏你争取时间,贝尔纳冯卿才来得及赶来救援,而我因此也得救。你的话语中有着‘力量’,那是连敌人也不得不听从的力量——所以,你根本不必不安。”

    听了菲立欧这番有力又信心十足的话,让乌路可大感惊讶:

    “我……才没有那么了不起。人们之所以会听我的话,是因为我是威塔神殿的司祭,而且是‘神姬之妹’。可是,这种头衔在这拉多罗亚毫无意义。”

    “乌路可,不是这样的。”

    菲立欧唐突地回过头。

    他那强而有力又温柔的眼神立刻慑服住乌路可,令她停下了手,浑身也变得僵硬。

    “就算你是司祭或‘神姬之妹’,倘若你的话中没有说服力,就没有任何人会听。而且我并非因为你是神姬之妹才喜欢你。我之所以珍惜你,单纯只是因为我比任何人都喜欢你。你就是有这种吸引人的魅力喔!所以我认为,你的话语也能打动拉多罗亚的议员们。”

    听了他这番话的乌路可,先是愣了一会儿——双颊立刻变得滚烫。

    她的心思全被菲立欧不经意的那句话所吸引,全然没注意到其他鼓励的话语。

    菲立欧本人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发觉这一点,还是以非常温和的眼神望着她。

    “……好、好的——呃,谢谢您。”

    不在意似地道着谢,乌路可红着脸,慌张地将菲立欧的头转向前。如果让他继续盯着她明显变得狼狈不堪的脸,那真是太丢脸了。

    乌路可再次梳理起菲立欧的头发,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后脑。

    能毫不害羞地说出那样的话,正是菲立欧的过人之处吧。或许这是因为他那特殊的成长背景所造成,但乌路可还是觉得他很狡猾。

    乌路可带着苦笑,叹了口气:

    “——菲立欧大人,请您不要对我和丽莎琳娜大人以外的女性说这些话喔!”

    “咦?我都对你这么说了,应该没有机会再对其他人说了……怎么啦?”

    乌路可轻声对一脸不解的菲立欧低语:

    “因为菲立欧大人的话语中具有跟我完全不同、稍微不合理的力量,所以这是为了‘小心起见’。”

    乌路可半带玩笑地说,放下梳子,用手梳理菲立欧的头发:

    “好啦!差不多整理好了。”

    “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望着站起身来的菲立欧,乌路可突然觉得他有些不太一样。

    她歪着头,确认他双眼的位置。

    也许是最近他们一直寸步不离,她才没有注意到——跟半年前重逢时相较,菲立欧的脸部位置稍微变高了。

    以前菲立欧的身高只比她高出约一个指尖,现在很明显地高了一截。

    他们是在初夏时重逢,历经阿尔谢夫内乱、乌路可一度失去记忆,然后在神殿出现异常后恢复了记忆——

    他们在夏天自阿尔谢夫出发,路经吉拉哈,最后来到拉多罗亚这个国家。

    在这期间,正值发育期的菲立欧已经逐渐从少年转变为青年了。

    他的五官还带有一点稚气,个性也没什么改变,但注意到他成长的乌路可还是很惊讶。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菲立欧甚至连眼神都更加炯炯有神了。

    乌路可仰望这样的菲立欧,稍稍红了脸,轻声低语:

    “菲立欧大人——这半年中,您长高了不少呢!不久前您还跟我差不多高呢!”

    “是吗?啊!有可能。是说我也觉得刀子有点变短了,还以为是自己使刀习惯了——这样啊!原来只是因为我长高了。”

    菲立欧笑着望向放在枕边的神钢制爱刀。

    那把刀是恩师威士托交给菲立欧的,与他共同历经了好几场战役,却丝毫没有损伤。

    神钢所制的刀剑大致上非常坚固,但依锻造的师傅技术优劣,其强度也有差别。锻铸菲立欧这把刀的是北方民族的凯修,现在则改名为戈达.托雷思,以佛尔南神柱守护者的身份行动。

    同时,戈达也是西瓦娜的老师。仔细一想,这还真是奇妙的缘分。

    菲立欧凝视着那把刀。不知为何,在这阴霾的早晨,他的侧脸却看起来非常耀眼。

    乌路可一边凝视他,一边又想起了丽莎琳娜。

    他们现在应该正持续搜索着神灵。

    乌路可祈祷他们在这危险任务中能全身而退,接着又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那就是阻止拉多罗亚与吉拉哈开战——

    她正是为此才来到这个国家。

    菲立欧走近窗边,深深地仰望天空。

    窗外的云层渐渐散去,雨势也慢慢停歇了。

    “看来雨很快就要停了,下午一定看得见蓝天呢!希望拉多罗亚议员对吉拉哈的误解,也能和天气一起雨过天晴。”

    菲立欧以诚挚的眼神望着乌路可。站在窗边的他,正露出温和的微笑。

    他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不安和胆怯。

    “乌路可,今天的会谈不会有问题的。就算发生什么事,我也会支持你。所以你放心,只要把你自己要说的话告诉那些议员就好了。”

    听见他这强而有力的鼓励,乌路可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