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场 来访者的意外收获
    仰望夜空,乍见星星陨落。

    那闪烁的流星在半空中失去光芒,就此消逝无踪。

    小小的碎片在大气圈中燃烧殆尽——仰望天空的少女是如此判断的。

    她——丽莎琳娜一边对这还看不惯的星星位置感到迷惑,一边仰望着星空。

    此时正是日暮时分,天空与其说是黑色,还不如说是浓烈的蓝色。

    再怎么努力把眼前的星星连在一起,也无法拼成丽莎琳娜所知道的星座。丽莎琳娜下了结论:这里毕竟还是不同的星球啊!

    她现在正在错综复杂的巨大峡谷底部,在河边一角烧起了小小的火堆,一边用火烤着捕来的鱼,一边眺望着星空。

    她打算去追逃走的来访者们,在边探听其消息边行动中,不知何时就来到了此地……

    丽莎琳娜以自己的脸为范本,「看过长得跟我很像的人吗?」她边问着路人边来到此处。几乎所有人都表示不知情,但其中却有一个女人说:「好像有看过。」

    这名女子是摆路边摊的商人,说是看过跟丽莎琳娜很相似的女孩、以及巨汉等一行数人。巨汉像是很惊奇地看着商人所贩卖的水果,在被神似丽莎琳娜的女孩喝斥后方才离去。

    那种水果在丽莎琳娜等人以前的世界里是没有的。

    然后,她就急急忙忙地照着女商人所指示的方向,来到了这个峡谷——

    由错综复杂的河川、浓密的森林与高耸的悬崖所构成的此处,看起来不像一般人会来的地方。不过正因为是这样的地方,对对方来说反而是容易藏身之处。

    丽莎琳娜无法决定要往回走还是继续往前进,但她想先在此过一夜。街上有被称为「神殿骑士」的人们,反而来得更加危险。

    在雄伟的峡谷一角、离大河相当近的树荫下,丽莎琳娜抱着膝盖坐着。

    传进耳里的全是潺潺流水声。

    丽莎琳娜初访此处时,第一印象就是——绿意盎然的「大峡谷(GrandCanyon)」,虽然和原本「大峡谷」所应有的地形完全不同,但从是由河川侵蚀所造成,以及景观雄伟这两点上看来,倒真的都很类似。

    丽莎琳娜不知为何对此处感到怀念,因而想要探寻这样的地方。既然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追来的人们说不定也会抱有同样的怀念和好奇心。

    丽莎琳娜一边以遥远的眼神仰望星空,一边轻轻颤抖着。

    ——就在几天以前,她还在这个世界的神殿过着不用担心饮食和睡眠之处的生活,但现在不能再那么享受了。

    被杀害的人们——说不定都是丽莎琳娜「害的」。

    她之所以逃出神殿前来追他们,也是为了这件事。

    她觉得好寂寞……

    不过,她对这种感觉早就习惯了。

    丽莎琳娜把从某家店擅自借来的毛毯披在身上,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有点怪……)

    丽莎琳娜的这个疑问,是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因受到菲立欧等人的保护,所一直抱有的印象。

    怪的还不只一件事……

    第一就是——语言竟然相通这件事。

    当然多少有发音怪异或听不懂的单字,但是关于文法或惯用语、一般的名词或动词,几乎是完全一样的。

    虽然多少有些她从未见过的动植物,但也有很多猫狗之类很熟悉的生物。在餐桌上的调味料味道虽然朴实,但却很有滋味,给人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这完全不添加合成物质的味道,在丽莎琳娜的世界里是早已消失的了。

    存在着夏吉尔这种像蛇的生物虽然让她惊讶万分,但经过谈话之后,就会知道他们其实都是温柔的人……

    对于这个世界,丽莎琳娜了解得还很少。

    但有几件事是可以确定的——

    一天的时间约是二十五个小时,一个月为三十天,一年有十三个月,其他好像还有闰年,但她还来不及向神殿的库娜学习更多,就离开了。

    季节则有春夏秋冬的变换,每年在春夏之际,就会发生被称为「天空之钟」的奇妙现象。

    另外,这个世界并没有石油或煤炭之类的石化燃料,使用的是植物油或木炭。在制铁等需要强大火力时,好像就会使用由札卡多神殿所生产的「火之辉石」。

    另外,还有使土壤肥沃的佛尔南神殿辉石、使水质清澈的涅迪亚神殿辉石,还有可以召唤风的加鲁尼耶神殿辉石……至于从威塔神殿所生产的「生命辉石」,效果则远远高出其他辉石。

    关于这种所谓的辉石,丽莎琳娜并不是很了解。据说那好像是从御柱的底面自然掉落下来的石头,但真相并不为人所知。

    神官们说这些辉石具有「神的加持」,事实上,如果他们不如此说,恐怕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明吧!

    由自然现象来看,这些辉石对人们来说也未免太好用了。

    这个世界拜这些辉石所赐,简直就像是用来做为生命圈研究素材的封闭式盆景,在生产与消费上取得均衡,而且不会超出自然的净化能力,可适度地保有人类文明。

    也许可将此视为文明进化的过度期……但神殿的人却说,他们的生活水准从几百年前以来就不曾有所改变。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文明的进步,似乎是停滞在某一条线。科学或化学都被局限在炼金术的怪异范畴中,而妨碍了其进化。

    丽莎琳娜认为——人是经常追求进步、不断地开启禁忌之箱的生物,然而在这世界却不尽然是如此。

    可能是凑巧没有出现天才型的科学家,也或许是辉石这种便利「东西」的存在使得人们并不迫切需要进步——也或者是某人刻意地封锁了这个世界的进步。

    各式各样的事情综合起来,让丽莎琳娜觉得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很奇怪。

    如今她孤伶伶地一个人在这样的异乡。

    满天星空哀伤地填满了她的双眸。

    丽莎琳娜发现自己视线模糊,于是慌张地擦起眼睛。现在一哭,可能就停不下来了。

    当丽莎琳娜将视线转回地面上时,在火堆与星光的照耀下,她注意到水面上有东西飘流过来。那不过是个什么白色的东西——她刚开始只是如此想的。

    但就在丽莎琳娜凝眼观察时,终于明白那是什么了。

    白色、浮在水面上的——是人的「手」。

    那被斩断的人手,慢慢地漂在河上。

    「唔~」丽莎琳娜屏息看着它。没看到手的主人,只有一条手臂寂寞地浮在河上。

    仔细一看,周围还有折断的木板和不太清楚的「某物」漂流着。

    丽莎琳娜想要看清楚,但却马上转开视线。那「某物」正是人类的头颅,周围虽然很暗,她却看到了那失去焦点的死人双眼。

    恐怖让她全身发抖:心跳的声音大到连她自己都听得见。

    丽莎琳娜不知道在上游发生了什么事,看到这凄惨的光景,她迷惑了。

    上游又——漂过来一具人体。

    这人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被一些板状的物体所包围。

    丽莎琳娜注意到那板状物体应是马车的残骸,周围还有类似贵族所乘马车的奢华装饰。这个人的身体因木板的浮力而没有沉入水里,头部完全露出水面。

    这飘流过来的是一个与丽莎琳娜年纪相近的女孩,她紧闭双眼的脸就像雕像般,雪白的肌肤毫无生气,绿色的秀发飘散在水面上。

    这女孩身体似乎并未有被斩断之处。

    丽莎琳娜战战兢兢地看着她。

    ——说不定——

    丽莎琳娜心想,说不定她还活着。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但她身上看起来并没有外伤,而且,既然她浮在水面上,应该是还可以呼吸的状态。

    丽莎琳娜看着大河上游,自己所在之处是峡谷的底部,她不知道悬崖上发生了什么事,但那里有道路,可能是马车发生了什么事故而摔了下来。

    丽莎琳娜下意识地开始脱下神官的衣饰。

    河水的流速并不是很快,季节也才刚进入初夏,所以水温并不会很低。

    丽莎琳娜丢下沉重的衣服,仅穿着内衣,就一脚踏人了河中。

    她一边游向渐渐变深的河中,一边观察绿发的女孩。

    她身上所穿的衣服像是洋装,脖子上佩带的宝石闪闪发光,可能是贵族或富商的千金吧——

    至少看起来不像是个平民。

    在还无法判断女孩生死的情况下,丽莎琳娜游到了她身边。

    她颤抖着伸出手。

    她触摸到的肌肤湿润而冰凉,但是肌肤还有弹性,并没有死后僵硬的现象。

    丽莎琳娜正要把她从马车残骸中拉出来,却不禁屏住呼吸。

    她身下还有一个人——

    那是瞪大了眼的一个细瘦老人。

    他的手伸向空中,简直就像在保护位在上方的她一样,不过一只手臂却从手肘处被切断,消失在某处了。丽莎琳娜一开始所看到的断臂,可能就是属于他的。

    不必再确认,也可以明显看出这个老人已经死了,在极度透明的水中,露出了青白色、如同内脏一般的东西。

    丽莎琳娜忍住想要呕吐和惨叫的冲动,只把女孩救出。

    女孩的手臂弯折,弯向不寻常的方向,其他则没有明显的外伤,但也很难说一定没有其他伤势……要是这是具尸体的话——

    这么一想就觉得很恐怖。只是,要是她还活着,丽莎琳娜就绝不能丢下她不管。

    等到了岸边,再确认她的生死还不迟。

    星空下,丽莎琳娜背负着女孩冰冷的身体,开始拚命地游向岸边的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