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后记
    时间过得真快,从我开始从事这份写小说的工作以来,至今已经迈进第五个年头了。

    仔细想想,在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就一头栽进这个世界的四年之间,虽发生了很多事,但托大家的福,我一直做得很起劲。

    跟出道当时相较,虽然还没有遇到诸如白头发增加、生了小孩、或突然发现有特殊能力之类的巨大变化,只是经过了国中读者变成高中生、高中读者变成大学生、而大学生读者变成社会人士的岁月——我突然想到,正在看着这篇后记的读者,有多少人是在《陰陽の京》出版时就知道我的呢?不,我还没到垂垂老矣的年纪,应该还算年轻才对……

    话说回来,每次一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还只是年轻小辈的我就会倚老卖老地感慨:「人的一生还真是短暂哪……」

    人们常说「人生刚开始的十年是最长的」——我小时候的确是觉得一天比现在更长。

    小时候就连自己身边的简单常识都还不怎么了解,所以总是专注在周遭的事物上,努力地吸收各种知识。

    随着年纪增长,就变得容易在事前预测:「……嗯,大概就是这样吧!」相对的,对外界资讯的认真程度就会降低了。

    从做事效率方面来看,累积经验固然有一定的实用性,却也难免造成感性的磨损、钝化。我在写书时经常觉得自己变得如此,这还真是恐怖。

    为了保持敏锐的感性,就要接受新的刺激。所以许多写书的人都会看书、看电影、打电动或是旅行,采取各式各样的对策……这绝不只是单纯在玩乐。

    比如说,现在我的面前虽然有勇者斗恶龙8和PSP,但这绝对不是玩乐的道具,而是我用来保持感性的终极办法。请相信这个借口……没问题的,我不会因此而影响最后的截稿时间的!(应该吧……)

    又有点离题了,关于人的一生这个话题……

    我目前二十六岁,等这本书出版时就将要二十七岁了。以一个人将近七十五年的平均寿命估算,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如果将我人生至今所经过的时间再重复个两、三次,就快抵达生命的终点了。哇!想想真是恐怖。往不好的方面想,这还不保证不会在人生途中遇上不幸的意外或疾病呢……

    老实说,我还是会焦虑。

    岁数进入二字头以后,就觉得时间突然过得特别快。剩下的时间想必一晃眼也就过了吧?特别是在截稿前,时间感觉就过得特别快,这也很让人伤脑筋。

    老天给予一个人的寿命,毕竟是非常短的。

    我想要认真地、珍惜地、有效地使用流逝中的有限时间。

    虽然有点严肃,但我就把这当作这一年的抱负,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二○○五年冬渡濑草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