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中场 等待者遥寄远方的思念
    秋高气爽的这一天,阿尔谢夫王城的天气十分舒适怡人。

    国王布拉多.阿尔谢夫,在处理公务的空当一边品尝红茶,一边眺望窗外。

    从他的办公室窗口望出去,澄澈蓝天下的庭院一览无遗。

    现在,几乎等于是秘书的情人就陪伴在他身边。

    “布拉多大人,要不要再来一杯?”

    “好,谢谢你。”

    这位殷勤地为布拉多斟红茶的美丽少女,正是苏菲雅.亚涅斯特——如今她已是公认的布拉多未婚妻。

    虽然也有人大力反对,认为以她的家世实在不配当正妃。抱着“说不定我们家可以获得这个地位”的想法觊觎该地位的贵族们,甚至坚持想让布拉多改变心意。

    不过结局是——苏菲雅在舞会上挺身相救布拉多,这个事实让她获得许多贵族的支持。

    也有人煞有介事地谣传她就是凭这份勇气才获得布拉多的宠爱,但这并不符合事实,其实布拉多早在那之前就对她有好感了。

    另一方面,苏菲雅则是完全没有想到会获得国王的宠爱,彼此的关系尴尬了好一阵子。

    两个人以前都没有与异性交往的经验,在旁人眼中分外害羞,甚至被政府高官们取笑,但如今他们已经习惯彼此的存在。

    他们的关系甚至进展到以眼神就能互通心意,每一天都过着平和的日子。

    布拉多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站在窗边向外眺望。

    他俯视庭院,见到回到岗位上的王宫骑士团团长威士托.贝赫塔西翁正在以团员为对手练剑。而军务审议官贝尔纳冯.李斯特霍克则是颇感兴趣地在一旁观摩。

    骑士们的身手非常出色,让人确实感到其身为菁英分子的份量。

    看着他们训练的姿态,让布拉多想起自己喜好剑术的弟弟。

    “布拉多大人,怎么啦?您从刚才就一直看着外头……”

    “啊!抱歉。我在想菲立欧的事,他也差不多该到吉拉哈了——”

    听见他的话,苏菲雅以了解的表情点了点头:

    “是啊!说不定已经结束签约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嗯,是啊!”

    布拉多小声地回答。连他自己都知道,他的口气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您在担心什么呢?”

    苏菲雅走到布拉多身旁,轻轻地碰触他的肩膀。

    当然她只有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做出这种举动,但光是这样的轻轻接触,就已经让她羞红了脸。

    布拉多总觉得她的这个样子十分可爱。他环抱住她的肩,而苏菲雅虽然不好意思,却也欣喜地投入他的怀抱。

    “菲立欧他……说不定要晚一点才会回来。”

    苏菲雅吓了一跳,感到不解:

    “为什么呢?吉拉哈确实有点远,但就算他在当地稍作停留,也一定会在今年内回来的,不是吗?”

    苏菲雅所说的是理所当然之事,也是按照预定计划的结论。

    布拉多苦笑着回答:

    “确实如此。不过,菲立欧他……以那孩子的个性,可能会走得更远。”

    他所指的只有一个地方。

    苏菲雅的表情立刻变了,像是在安慰布拉多:

    “您这是杞人忧天。菲立欧大人马上就会回来的,就算再迟,也能够在我跟陛下的结婚典礼前回来……多亏有他鼓励我,我才能像这样待在陛下您的身边……”

    布拉多点了点头,闭口不语。

    他认为苏菲雅说得对,菲立欧应该很快就能归国。但布拉多却也近乎确信地预测,菲立欧会比预定时间还晚才回来。

    他最近经常梦见拉多罗亚这个国名。

    他以前几乎没有机会意识到这个未曾亲眼目睹的地方,只是这个国家在暗中活跃,让阿尔谢夫陷入重重危机,现在更影响到周边的国家。如今这个国名已经让他印象深刻。

    那片土地上似乎盛行炼金术,但距离位处东方的阿尔谢夫太过遥远,因此布拉多无法获得任何详细的情报。

    所以他也就更加不安了。

    “……希望他早点回来啊!那孩子不在,总觉得有点寂寞呢。”

    听见布拉多这番坦率的言语,苏菲雅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的——我也很想见见乌路可大人、丽莎琳娜大人和西亚。威士托卿一定也在期待他们归来呢。”

    说完这番话后,苏菲雅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抬头仰望布拉多:

    “布拉多大人,等菲立欧大人他们回来后,请再举办一次舞会。在那之前,我们先一起练习跳舞吧?”

    “好啊!那么,我先把公事处理完,再来练习。”

    布拉多结束休息,又回到办公桌旁。

    苏菲雅也在他身边开始帮忙。

    阿尔谢夫虽然失去了辉石,如今却过着和平的日子。

    但这和平会持续到何时,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辉石无法及早再度生产,周边国家很可能会传出“阿尔谢夫遭受天谴”的谣言。此外丧失辉石将会导致经济混乱,说不定会有人看准了阿尔谢夫国力衰退之际尝试进攻。

    为了不让此事发生,有必要好好安顿国内。阿尔谢夫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安稳,其实政府内部正过着忙碌的日子。

    巴罗萨.亚涅斯特正在负责培育新的间谍。

    而拉希安.罗姆、阿戈尔.卡洛司则是各自在外交和内政调整上施展长才;至于军事方面,则由克劳斯.桑克瑞得和贝尔纳冯.李斯特霍克拟定确实增强军力的对策。

    而在现场,威士托和其他军官正持续训练士兵,以防备突如其来的危机。

    佛尔南神殿虽然失去了辉石,还是继续聚集信徒,从精神层面为国内的安定尽力。

    政府正确实地行动着。

    而功不可没的菲立欧此时却不在国内,让布拉多感到非常寂寞。

    (菲立欧——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布拉多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在心中喃喃自语。

    菲立欧等人的归宿,就是阿尔谢夫。

    而继续保护这个国家,既是布拉多的责任,也是他的另一场战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