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七章 追求未来之人
    “死亡神灵”——

    梅比斯.弗仑岱特站在这不可思议的球体前,眯起了面具下的双眼。

    在这宽广的空间里,“神灵”那光滑且带有光泽的表面上交错缠绕着锁链,飘浮在钟乳石洞深处的模糊灯光下。

    以人类的技术无法完全操控这样的物体。也许这球体正如其“神灵”之名,是个等同于神明的存在。

    不过,如果它真的是这个世界的神明,那这位神明对人类还真是漠不关心。

    以结果而言——不论隐藏了什么力量,“这个存在”也只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因此,使用者可以随意改变它所象征的意义。

    对梅比斯而言,它是通往新世界那条路的工具;对西兹亚等人来说,则是他们生存所需的“尸药”制造机;对神殿势力而言,它是控制御柱的重要装置;而对拉多罗亚的掌权者来说,乃是对抗神殿势力的武器。

    这神灵的存在将人们耍得团团转,也让现状陷入一片混乱。

    就在昨夜——

    一批志在夺取神灵的人入侵了这个研究设施。

    那是吉拉哈的间谍无名氏、两位来访者,以及生有蛇首的夏吉尔人。

    梅比斯伪装研究所唱空城计,引诱他们上钩,然后将其一网打尽。

    他无意小看这群抱有死亡觉悟而作战的人——但没想到还是让几个人逃跑了。

    梅比斯站在还充斥着血腥味的钟乳石洞,笑着对背后的少女说:

    “哎呀——虽然早就听依莉丝他们说过,但没想到你真的很强呢!所谓‘升华’就是有效地引出手环力量的技术吧?我听说它可以强化反应速度、力道强度、战斗相关判断力等等。”

    站在那里的少女——丽莎琳娜.耶里妮斯并未望向梅比斯,而是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眸凝视神灵。

    如今她的双手手腕被绑住,手环也被取下。她的倦容奇妙地相当美艳,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

    西兹亚、晓和艾美三个人在丽莎琳娜身后,正丝毫不敢松懈地注视着她。

    梅比斯刻意以缓慢的脚步走向丽莎琳娜。

    他手上拿着夺自丽莎琳娜的突刺剑。这把剑是用在拉多罗亚难得一见的神钢所制造,似乎是已故的埃尔西翁.埃鲁所作。

    梅比斯将她养父所制作的宝剑剑尖,伸到身为埃尔西翁爱女的她的眼前。

    丽莎琳娜丝毫不为所动。

    “——我很羡慕你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我们没有办法像你们那样将手环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毕竟这是借来的技术——‘升华’啊!要是到那个世界去,我一定要学起来。”

    “——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好。”

    丽莎琳娜喃喃自语。

    她依旧没有望向梅比斯,看来是故意转移视线。

    “‘升华’技术的本质——以结论而言,终究是要让人绝对服从长官的命令。我是失败的例子,但它并不是你想像中那种单纯的技术,因为——”

    梅比斯还剑入鞘,脸上出现一抹笑意。他大概想像得出她想说什么。丽莎琳娜的天真,让他觉得有趣又滑稽。

    “嗯,这些事我也从凡尼斯那里听说了。‘升华’的技术一方面也是为了抹杀人的良心——即使对手不是战斗员,而是老人或小孩,但只要一声令下,升华的人还是会痛下杀手。在进行杀戮后,也可以对自己辩解:‘那并不是出于我的意志,我是遭人强迫。’像你这样的女孩,如果不经过升华,就无法杀害敌人吧?”

    梅比斯戏谑地说道。丽莎琳娜听了吓了一跳,肩头颤抖。

    梅比斯窃笑着:

    “——不,我想起来了。你杀了依莉丝的养父,所以她才那么恨你。原来如此,我收回刚刚的话。你就算不升华也能杀人——也就是说,跟我们没什么两样。”

    丽莎琳娜闭上了眼。

    然后,她缓慢而微弱地说:

    “……我跟你们不同,并不是以杀人为乐。还有,即使在升华时做了什么,我也不会把它当作辩解的借口。因为我并非受到什么人的命令而升华——而且,你们还是弄错了升华技术的本质。”

    梅比斯仔细倾听着丽莎琳娜的话。他只是单纯有兴趣想知道被囚禁的她会说出什么。

    “——父亲曾说过,升华技术是必要之恶。正如你刚才所说,在升华中所执行的任务,将无视于自己的意志,绝对服从上司的命令。换言之,就是毫无‘背叛’的余地。因此,若是让敌国或敌对势力的间谍升华,就可以让他加入己方、成为可靠的确实战力——”

    丽莎琳娜说着,眼神相当悲哀。

    “当然,最重要的研究目的,应该是提升战斗力和更有效率地完成任务——之所以特地对脑部施以处置,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的世界里特别需要这种技术……因为背叛是稀松平常的事。”

    她寂寞地如此说,梅比斯则是笑嘻嘻地望着她。

    他觉得丽莎琳娜有所误解。不只是她的世界——就连这个世界也充满了背叛。

    那是人类自古以来的罪孽,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因为丽莎琳娜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很难得有机会接触到背叛这回事。

    梅比斯按住面具,把手向丽莎琳娜一摊:

    “原来如此,而你也一样,以杀了那个名叫巴克莱德的研究者这件事为首,一路背叛了许多人,所以依莉丝他们才会追捕你啊!你这意见还真是耐人寻味。”

    丽莎琳娜似乎无意反驳他的讽刺,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啊。而且我——背叛了最不能背叛的那个人的心意。就算现在发现,或许也已经太迟了。”

    她自嘲般如此说道。梅比斯悄悄地接近她,指着自己戴着面具的脸:

    “你说的是你那在这个世界过世的养父吧?他的长相跟我很相似,但个性倒是完全不同,不知这其中的因果为何。”

    “是的,截然不同。”

    丽莎琳娜毫不胆怯地立刻回答。

    “就算是升华中的我,似乎也明白此事,而且有跟你好好战斗过。这样我就放心了。”

    她淡淡地、用甚至让人感到有点傲慢的口气说道,并露出有所保留的微笑。

    在丽莎琳娜身后的晓啧了一声。他的左手手腕现在正包着绷带,那是在跟升华后的她作战时所受的伤。

    西兹亚和艾美也并非毫发无伤,两人都受了轻伤。

    晓不爽地低语:

    “……你确实很厉害……我本来还以为只不过是个小姑娘。”

    “那的确是你轻敌的关系。凡尼斯应该也叫你要小心了吧?”

    听了梅比斯的话,晓不悦地瞪了丽莎琳娜一眼,便不再说话了。

    而梅比斯其实也——对此略感惊讶。

    他听说过丽莎琳娜并不能依照自己的意志升华,实际上,她昨晚也是感受到“生命危险”才升华的。

    而进入那状态的她——拥有仿佛在恶梦中出现的妖魔鬼怪般纯粹的强大力量。

    丽莎琳娜解决了几个梅比斯的部下,同时也以出色的战斗力帮助部分无名氏突破重围。

    要不是梅比斯使用手环,让包含丽莎琳娜在内的所有人运动能力麻痹,人员折损肯定会更加惨重。

    丽莎琳娜望向梅比斯:

    “我至今仍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像我义父呢?虽然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有点疑惑,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你的确是我的敌人,就算再怎么像我的义父,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跟你作战。因为你——是个坏人。”

    她的口气很沉静,但却充满了压抑的杀意。

    梅比斯对此感到很高兴,他一点都不讨厌杀气腾腾的坦率对手,甚至还觉得对方很可爱。

    “判断善恶是很主观的,不过我也不会否认。我的行为对你们而言肯定是种妨碍。但是我仍心存着如果你有意愿,要我充当你的义父也无所谓的善意喔。”

    听见梅比斯的玩笑话,丽莎琳娜的眼神变得更凶恶了。梅比斯则是报以苦笑:

    “——你好像一点都不希望这样啊!你也没有笨到会被外表蒙骗嘛!总之,我似乎有埃尔西翁.埃鲁的血统,不知道这是来自我父亲或母亲,也似乎因此跟你有某种渊缘。你要是有意,我们倒是可以处得很好喔!”

    他一半是开玩笑,一半却很认真。

    梅比斯对她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有很高的评价,如果能把她纳为手下,将会是个很得力的助手。他虽然不认为只花一、两年就可以笼络她的心,但只要能到“那边”的世界去,自己的寿命应该也可以延长。

    因此梅比斯不只要带西兹亚、凡尼斯、还有李布鲁曼等人前往那个世界,甚至觉得如果情况许可,能把丽莎琳娜一起带去也是件好事。

    那一天恐怕也不远了。

    在凡尼斯的协助下,梅比斯开始一点一点地了解“死亡神灵”的本质。

    就算他无法完全操作神灵——但唯独“到那边的世界”这件事并非完全不可能。

    突然间,他与监视丽莎琳娜的西兹亚对望了一眼。

    西兹亚一如往常,眼里带有看透人心——或着该说轻视、否则就是怜悯的意味,嘴边则是露出讽刺的微笑。

    他们跟梅比斯祸福与共,为了生存下去,便需要“尸药”。死亡神灵所生产的“尸药”,原本就是在丽莎琳娜等人的世界所制造的药。而包含原料核心在内的手环等物,也是来访者们所制作的东西。

    辉石、原料核心与尸药——这三者有密切的关系。

    自御柱生产、落下,并由夏吉尔人所精制的是“辉石”。夏吉尔人胸部有个空洞,他们将辉石原石纳入洞中,以进行辉石精制。

    辉石在精制后,依生产神殿的不同可以分别发挥不可思议的效果。佛尔南的辉石能使土壤肥沃,涅迪亚的辉石可以使水质清澈,札卡多的辉石能加强火力,而加鲁尼耶的辉石则产生风力,这些力量都是维持这个世界的秩序所不可缺的。

    实际上,流通的“辉石”近似夏吉尔人吸取力量后所剩的渣滓。然而辉石若未经精制,对人类就毫无用处。

    而所谓原料核心,是来访者们将所发现的御柱——“魔术师之轴”加以仔细调查,以其技术尝试复制而完成的能源块,可能因为制作材料是御柱,它也有代替辉石原石的效果。

    他们为了有效利用原料核心的力量,开发了手环,并完成了升华系统。

    另一方面,尸药则是名叫巴克莱德.迪雷恩的学者,在进行手环与升华相关研究时所制造的药物。

    一般来说,为了使用手环,来访者们也必须接收高度外科手术。

    然而“尸药”的副作用虽强,但服用后不需接受手术即可使用手环。

    不过,若是对尸药没有耐药性——就会在继续投药的过程中失去意志、变成废人。而即使是有耐药性的人,如果不持续投药而中断,则会陷入昏睡状态,不久便会死亡。也就是说,他们的性命全靠尸药来维持。

    目前也已经知道,是否具有这种耐药性,恐怕是取决于是否有“来访者的血脉”。

    而且不能只是单纯的来访者,必须是经过肉体强化的来访者之直系子孙。

    经过强化的来访者子孙人数虽不多,但毕竟还是存在。

    例如西兹亚等人出身的北方民族,也是过去来到这里的一支来访者部队,在与榭卜拉兹山地的少数民族结合后留下的血脉。因此他们既具有对尸药的耐药性,也能使用手环。

    即使如此,这也是因为近代有来访者造访才发生的状况;照凡尼斯的话听来,其效果会随着世代轮替而变淡。

    也就是说,如果将来御柱不再出现来访者,等经过几百年的世代交替后,也许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对尸药具耐药性的人。

    不过对梅比斯而言,这些未来的话题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他的目的就只有“自己”能到来访者们所在的世界去,其他事都无所谓。

    对——根本“无所谓”。

    在丽莎琳娜身后负责监视的艾美察觉入口有动静。

    同时,梅比斯也注意到了。

    那顺着阶梯而下的脚步声,缓缓移向这宽广的空间。

    出现在刻意沉默地等待的梅比斯视野里的,分别是一位穿着高级西装的五十岁男子、引导其来此的银发青年,以及与眼前丽莎琳娜有着相同脸孔的少女三人。

    那是国家元首杰拉得.梅森、来访者凡尼斯和其上司依莉丝.耶里妮斯。

    “哎呀……三位一大清早来访,有何贵事?”

    梅比斯对这三位访客问道。

    来的说不定不只三个人,第四位隐形的“卡多尔”可能也来了,但众人无法察觉其存在。

    “我已经听闻昨夜骚动的经过了,只是来确认一下状况。还有顺便……”

    杰拉得如此回答,并瞥了那个与依莉丝有着相同脸孔的少女一眼,接着对身旁的依莉丝使了个眼色。

    依莉丝注意到丽莎琳娜的存在,不悦地皱起眉头。

    “……依莉丝,好久不见了。”

    虽然丽莎琳娜先开口,但依莉丝却充耳不闻。丽莎琳娜似乎也并不期待她回答,默默地转开了视线。

    梅比斯已提出申请,希望能暂时将丽莎琳娜交给他处理。

    可以把丽莎琳娜当作诱饵——引诱前夜终究没有现身的赫密特、与无名氏等人合作的北方民族前来此地。另外,也可把她当作人质。如果以丽莎琳娜或西亚的性命要胁另一位来访者——见多识广的穆司卡,他应该会答应协助。

    另一方面,面对仇人丽莎琳娜,依莉丝却出乎意料地冷淡。

    梅比斯略微察觉到理由。

    依莉丝恐怕不是为了“报仇”才追捕丽莎琳娜,她只是在嫉妒丽莎琳娜。

    丽莎琳娜跟她有着同一张脸、同样的出生经过,而且还是“复制品”——却比依莉丝还要幸福,就是这点让她无法忍受。至于要为被杀害的养父报仇,只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但这份嫉妒的感情,如今已经不再那么强烈了。

    安朱.薛帕德——那名陪在依莉丝身旁的猎人少年,已经一点一滴地改变了她的心。

    现在的依莉丝,有着至少比丽莎琳娜更幸福的处境,而且丽莎琳娜已成了阶下囚。

    也许依莉丝已经不再有任何理由执着于丽莎琳娜,而且即使她仍厌恶着丽莎琳娜,但如果杀了她,恐怕会惹安朱生气。

    也许依莉丝正是害怕这一点。

    带来两位不速之客的凡尼斯,以一贯慧黠的口气说:

    “梅比斯,如果你们要谈很久,那我把丽莎琳娜带到里面去吧?”

    梅比斯摇摇头说:

    “不,你留在这里,丽莎琳娜小姐就交给西兹亚他们吧!拜托你们监视她了。”

    “好的,我明白。”

    西兹亚坦率地回应,眼神却带着笑意。从杰拉得和依莉丝的表情看来,他们似乎并非单纯只是来看“昨晚那场骚动”后的状况。

    晓没有点头答应,而是用拳头推了推丽莎琳娜的背部。艾美则是轻轻点头致意,就离开了神灵祭坛的钟乳石洞。

    留下的依莉丝和离去的丽莎琳娜都不曾回头望向彼此。

    “那么,元首,你有什么事呢?正如你所见,我们已经顺利击退来袭的无名氏等人了……”

    梅比斯问道。杰拉得脸上虽然堆满亲切微笑,但梅比斯也很清楚,绝不能信任他那张笑脸。

    “嗯,关于这件事,你们辛苦了。这下子那群无名氏应该不敢再轻举妄动了。所以——梅比斯,因为我对你们的身手很有信心,所以又有事要拜托你了。昨晚,在吉拉哈的间谍回报说人手不够,要求增援。卡西那多司教也回到国内,警备变得更加森严——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冬天来临前过去当地。”

    梅比斯在面具之下眯起了眼。

    ——这真是奇妙的要求。

    “这还真是突然啊!但是……元首,现在比起与吉拉哈的谍报战,更需要人员来警戒这‘死亡神灵’吧?在御柱停止生产辉石的现在,敌人的目的就是神灵——虽说我们在昨夜击退了无名氏的袭击,但与其同行的北方民族却毫发未伤。吉拉哈不可能只袭击一次就放弃,应该会立刻追加派遣部队前来。而且我们目前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在吉拉哈做的事——”

    梅比斯才刚亲眼观察了东方的状况,虽然他们并非可以轻忽的存在,但现在应该先把焦点转往“死亡神灵”,没有必要前往吉拉哈。

    但是杰拉得依旧带着微笑说道:

    “并非如此。如果可能,我想委托你暗杀神姬。这虽然很困难,但只要能让吉拉哈国内笼罩在危险的气氛中,就会让战争一触即发。简单说,我想拜托你去指挥这次的秘密行动。”

    杰拉得大言不惭地说着,依莉丝在杰拉得身旁像观察梅比斯般凝视着他,在一旁的凡尼斯则皱起眉头。

    死亡神灵的研究是在梅比斯的主导下进行,如果他遵照元首的指示去做,那么凡尼斯回原本的世界的日子可能变得遥遥无期。

    梅比斯思索了一会儿——嘴边浮现笑意: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我立刻准备出发。”

    “梅比斯……?”

    凡尼斯不满地出声询问,梅比斯则是立刻以手制止他:

    “凡尼斯,这是工作,也是元首的指示。确实,不对吉拉哈做些什么,我们可能就会很危险。研究工作就交给李布鲁曼博士,我则去做这件更重要的事。明年夏天前,应该就会获得某种程度的成果。”

    杰拉得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梅比斯的肩膀:

    “你真的帮了我大忙。那么我改天再告诉你细节——对了,那位李布鲁曼博士在吗?我今天早上派使者去他家,结果他不在……”

    “啊!博士在这研究所休息。昨晚他住在这里协助研究,就这样被卷入异常事态中……要我转达什么话?”

    “……不,不用了,没什么重要的事。”

    杰拉得只留下这句话,就以“处理公务”为由迅速离开了。依莉丝也跟着他离去,神灵前只留下凡尼斯和梅比斯。

    等到看不见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凡尼斯就立刻叹了口气:

    “偏偏在这紧要关头……只差一点就可以确定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了吧?”

    梅比斯点了点头,以冷漠的眼神望向神灵。

    杰拉得的提议虽然令人费解,但梅比斯也已察觉其理由。

    “……真伤脑筋。凡尼斯,看来好像是‘被发现’了呢!”

    “发现什么?”

    凡尼斯一脸不可思议,梅比斯则是报以苦笑:

    “元首应该是知道——如果我们前往神灵另一侧的世界,这个世界将会有何下场,所以他才打算派我去吉拉哈,要我远离神灵。他的目的可能是为了争取时间,也可能是借这个看似暗杀的任务来处理掉我——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跟他分道扬镳了。虽然以庇护者来说,他是相当难得的人材……”

    凡尼斯皱起眉头。

    那个除了梅比斯以外谁都不知道的事实——西兹亚应该已经察觉了吧?只是梅比斯不认为她会泄露出去。这么一来,泄露这项情报的恐怕就只有被俘虏的夏吉尔司教了。

    “……什么事?梅比斯,你瞒了我什么?”

    “我先确认一件事。凡尼斯,对你而言,‘回原来的世界’有多重要?”

    “你为什么现在才问这个……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想回去。就算要把灵魂出卖给恶魔,我也必须回去。因为那边——有人在等我。”

    凡尼斯的声音里充满了坚定的决心。

    梅比斯窃笑:

    “就算我不说,依莉丝也一定会告诉你,所以我就老实说吧!你们那个世界的‘魔术师之轴’,跟这个世界的御柱是入口和出口的关系,所以你们才会来到这个世界。这条路现在是单行道,而如果让这功能逆转——也就是让这边变成入口,那边变成出口,这个世界的御柱就会产生异常变化。让我给你一个提示:在你们那个世界作为入口的‘魔术师之轴’,具有‘什么样的功能’吗?”

    凡尼斯皱起眉头。

    梅比斯轻轻地耸了耸肩:

    “……没有任何功能,是吧?对,从古代被禁止公开的文献,或我自己从神灵中所获得的知识推敲得知,御柱一旦变成‘入口’,便会失去其他功能。所以你们那个世界的御柱并不会生产辉石,你们擅自分析其成分,开发了原料核心这点很值得赞赏。但另一方面,这个世界的御柱会支撑大地、清洁水源、管理温度和制造空气。正确控制这些功能的,就是吉拉哈的御柱;而下达命令执行这些功能的,正是‘死亡神灵’。”

    梅比斯指向那个黑色球体。

    凡尼斯当场浑身僵硬。

    “虽说御柱已停止生产辉石,但还未失去它原本的功能。以人类来作比喻,就是无法使用一条手臂的程度,但没有生命危险。御柱真正的任务是支撑这个世界,而我们为了到另一个世界去,正打算‘毁灭’这个世界——应该是某人把这个事实告诉元首了。”

    凡尼斯呻吟出声。

    这个冲击似乎太大,他那原本就显得白皙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了。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

    凡尼斯的眼神显得震惊不已,相对地,梅比斯的眼神却很冷漠。

    原本这个世界的一切就是夏吉尔人的罪恶意识所制造的产物,被制造的东西总有一天要毁灭,这也是理所当然。

    正如活着的人总有一天要死去,而世界也是一样,总有一天会毁灭。

    梅比斯打算不择手段地让自己活下去。

    他并不认为这是罪恶。有识之士也说过,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而就算其“结果”是导致这个世界的毁灭——梅比斯也不打算放弃自己活下去的权利。

    他那戴着面具的额头一直感到针刺的疼痛感。

    他常觉得,那针的尖端仿佛一直将疯狂的成分注入他的额头。

    稍显惊慌失措的凡尼斯此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压低了声音说道:

    “……梅比斯,难道不能在我们移动到那个世界后,立刻恢复死亡神灵或御柱的原有功能吗……?夏吉尔人应该能够控制神灵吧?”

    “我也想过这一点,其实我已经问过高司教相同的问题了。他的答案是——算了,不提也罢。凡尼斯,现在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撇开世界的命运不谈——你是‘想回去’还是‘不想回去’呢?”

    ——梅比斯很确信自己会得到什么答案。

    凡尼斯与梅比斯很相似,就算两人动机不同,但他会选择的答案只有一个。

    所以梅比斯不等凡尼斯回答,就接着说:

    “我本来打算慎重地多进行几次实验,但时间所剩不多了。我已经掌握到方法的头绪,接下来只要下定决心就行了。埃尔西翁.埃鲁就是没有这种决心。说起来,要不是他当年中途停止关于神灵的研究——你们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吧!”

    当然,如果是如此,甚至连梅比斯等人也不会出生。

    逆转御柱功能,就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毁灭”。

    凡尼斯低下头,咬紧了牙关:

    “就算要毁掉这个世界……?这种事真的被允许吗……你真的不打算放弃——?”

    “放弃?为什么要放弃?还有,我不需要任何人允许,没有人有资格允许、甚至处罚我。凡尼斯,这是更单纯的问题啊!‘想去’还是‘不能去也无妨’——以你而言,是‘想回去’还是‘不能回去也无妨’——我刚刚也说过了,就只是这样而已。”

    梅比斯笑着回答凡尼斯那悲壮的问题。

    “说到底,这个世界不过是夏吉尔人所制造的副产品,‘那个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啊!我们要回到那里去,而这个世界则迎向梦的终点——就只是这样而已。梦总有一天要醒的!就连夏吉尔人的梦也不例外。”

    凡尼斯还是低着头,然后摇了摇头:

    “——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梦。就算跟‘那边的世界’有时间流速的不同,但仍是货真价实的现实世界,有人实际居住在这里过日子——”

    “——那你是想放弃啰?”

    吓着抬起头来的凡尼斯掩不住动摇神色,看起来已濒临崩溃。

    梅比斯继续低语:

    “在原本的世界里有你的家人吧?当你屏除周围多余的杂音、闭上眼睛时,浮现在你脑海里的脸孔——是等着你回去的重要家人、还是这个世界素不相识的人?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你们来到这里半年了——但在那个世界,你们不过消失半天而已。如果你能够回去,一定可以能跟心爱的人重聚。”

    凡尼斯摇摇晃晃地站不稳脚步。

    但他没有跌倒,而是站定了脚步,紧握住双拳瞪着梅比斯,纤细的肩膀颤抖着。

    梅比斯看出他心中的纠葛并非是“困扰”,而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下定决心开口回答”。

    然后凡尼斯——终于挤出低沉、压抑又沙哑的声音:

    “不论……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会如何,我还是——想回去……!”

    听了他那心碎的声音,梅比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操作神灵这件事对梅比斯而言并不轻松,可以说必须冒着生命危险进行。

    就算如此,如果梅比斯不过去——只要留在这个世界,他便没有未来可言。

    “……梅比斯,我的命运也交给你。随时都可以付诸行动。”

    凡尼斯的眼里已经没有任何感情。

    梅比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操作神灵需要精制前的辉石。而且功能完全逆转后,就需要比过去实验时更庞大的数量。研究所里的辉石已经在之前的实验中用完了,虽然首都仓库里还有存货……但既然杰拉得已经注意到,那他大概也已经封锁仓库,或是把存货搬走了。不过,我们的某个据点还藏有备用辉石。我马上派人去拿来,今天下午应该就可以抵达此处。”

    “——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需我要帮忙的,你尽管说。”

    凡尼斯说着,转身背对神灵。

    他甩动着银发,慢慢地离去。梅比斯目送他的背影后,又转向神灵。

    在他眼前朦胧飘浮的黑色球体,既不是神明,也不是恶魔,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工具。

    这区区的工具,将把这个世界导向毁灭之途。

    而做了这个选择的梅比斯并不是神,只是个人类。

    ‘在这个世界毁灭的瞬间,不知道神殿的人会不会把这当作是神的旨意呢——’

    梅比斯用手指按住了面具,茫然地想着这毫无意义的问题。

    额头深处还在持续疼痛。

    梅比斯觉得,透过面具所注入的辉石成分,正一点一点地侵蚀他的心。

    *

    “……没想到梅比斯会这么爽快就答应去吉拉哈。”

    在离开研究所的马车中,坐在杰拉得对面的依莉丝喃喃地说着。

    元首杰拉得听到这位少女坦率的感想,则是眯起了眼。

    她认识梅比斯的时间不长,在不了解他本性的情况下,会这么想也是无可厚非。

    从一早持续下着的雨已经停了,在阴霾的天气下,住在城镇的人们也纷纷开始活动。

    元首的马车受到骑兵的保护,当然没有人可以接近。

    在马车中,有杰拉得、依莉丝,以及她那隐形的部下卡多尔。

    这个名叫卡多尔的男子不只身形透明,而且不发一语,因此有时会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元首杰拉得面对这位少女和隐形的男子淡淡地回答:

    “……不,梅比斯是在演戏。看来他逼近神灵核心的程度已经远超出我的预期了。梅比斯对我——不,该说对这个世界的反叛之心已是不容置疑。”

    依莉丝怀疑地皱起眉头,但杰拉得非常确定此事。

    杰拉得会下达要梅比斯前往吉拉哈这种无意义的命令,当然有其理由。

    他今早造访研究设施时,心中已有两个腹案。

    其中一个是如果梅比斯愿意去吉拉哈,杰拉得就趁他不在时将神灵藏到其他场所,并且派人暗杀梅比斯。

    另一个为梅比斯拒绝前往吉拉哈时,杰拉得就迅速组织部队,以强攻策略镇压研究所——

    前者是较为安全的计策,而后者当然能免则免。毕竟梅比斯与他的那批部下并非一般卫兵所能对付。

    结果——梅比斯答应前往吉拉哈。

    只是,他超乎杰拉得的预期,答应得太过爽快。本来杰拉得以为梅比斯应该会更为啰嗦,在提出几个交换条件后才会接受这要求。

    但梅比斯却明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所意味的最糟糕结论,可说极为单纯。

    (难道说,梅比斯将在这几天内,展开前往“那边的世界”的行动——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换句话说,梅比斯之所以答应去吉拉哈,单纯是为了争取时间。因为他也注意到,如果自己拒绝,杰拉得便会立刻派兵讨伐他。

    老实说,杰拉得没有料到神灵的相关研究居然进展得如此神速。

    另一方面,依莉丝则是一副还无法释怀的样子:

    “可是元首,我突然想到……那份夏吉尔人的报告书,会不会只是为了挑拨梅比斯和我们的伎俩?也就是说,一旦让入口和出口逆转,世界就会毁灭只是谎言而已……”

    听见她的怀疑,杰拉得摇了摇头:

    “的确,如果是谎言就好了——但如果夏吉尔人的信中所言是事实,那我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位‘埃尔西翁.埃鲁’会打消回去的念头。”

    他一说出这个名字,依莉丝的表情就变得很僵硬。

    杰拉得抚摸着下巴,深思后回应道:

    “他恐怕已经发现了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了,但他却没有回去——也就是说,他的良心无法允许他牺牲这个世界。但若是梅比斯则会实行。那名男人是个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为了自己,他会不惜牺牲其他一切。要是把我们的世界和他的性命放在天秤两端,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保全自己的性命。”

    “……你说梅比斯的性命是什么意思……”

    “啊……这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吗?梅比斯的身体已经快没办法负荷下去了。他切开额头,将辉石成分送进脑部——做出这种莽撞的举动,寿命不可能太长。跟梅比斯受过相同处置的人们全都很短命,他应该也知道自己所剩的日子不多了。”

    杰拉得压低了声音如此回答。在这马车中,虽然不必担心会有人听见,但这也不是什么可以大声嚷嚷的事。

    依莉丝哑口无言,但同时也能理解得个中原由,所以仅是闭口不语。

    “总之,他的时间所剩不多。但他相信——就算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若能到你们的世界,就可以利用那边的技术延续生命。从梅比斯的口气判断,李布鲁曼博士应该也加入他们了。李布鲁曼博士这个学者明明知悉一切,却还是把自己的好奇心摆在第一位。”

    今天早上杰拉得没能见到李布鲁曼,说不定反倒是件幸运的事。他很有可能已经被梅比斯拉拢了。

    “恕我失礼,那位名叫凡尼斯的青年,说不定也为了回去而……”

    听到他的指摘,依莉丝瞪大了眼:

    “请、请你不要说这么荒唐的话!凡尼斯他才不可能做出这种……!”

    “很可惜的是,我们无法否认有这种可能性。”

    依莉丝总是先选择相信伙伴,但杰拉得与她相反,会先预设最糟糕的情况。虽然他并不了解凡尼斯这位青年——但在“那个”梅比斯将他留在身边的时间点,还是把他视为敌人比较妥当。

    杰拉得并不太信任自己当作部下来利用的梅比斯,相信梅比斯也是一样。两个人只是因为利害一致,而暂时建立起合作关系。

    这恐怕是两个人共同的认知,正因为如此,杰拉得迅速下了决定。

    虽然失去梅比斯、西兹亚等优秀的棋子非常可惜——但如果为了他们而失去这拉多罗亚、甚至整个索里达帖大陆,那就本末倒置了。

    “我身为这个国家的元首……不,身为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人,必须阻止梅比斯。当初允许他失控的也是我,我必须负起这个责任。如果有可能,我想请你们帮忙解决他们。”

    来访者们的战斗力——特别是卡多尔和邦布金的力量,也适合用来对付梅比斯等人。

    依莉丝的眼神变得很严肃,低声回答:

    “你是说……要我们杀了伙伴凡尼斯吗?”

    杰拉得早已预料到她会有这种反应,好整以暇地对她晓以大义:

    “不,恰恰相反。我想阻止的只有梅比斯一个人而已。我打算投入足以击垮他的战力,就算放火也要解决他……一旦这么做了,就不得不把凡尼斯牵连进去。如果你们想要活捉他,那就没有必要特地杀他,以后就交给你们了。如何?”

    依莉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反正我们无论如何都得趟这浑水,对吧?”

    她闭上双眼,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明白了,我会帮助你。如果这个世界毁灭,那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这回答让杰拉得放下心来。

    至少,如果没有他们加入,就不可能对抗那个梅比斯和西兹亚等人。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你真的对原本的世界毫无眷恋吗?”

    杰拉得再度提问。依莉丝皱着眉叹息道:

    “……这样说对凡尼斯很不好意思……但我在那边并没有任何快乐的回忆。”

    杰拉得觉得奇怪,眯起了眼。

    来访者们的世界应该是文明极为进步、优异的世界,杰拉得也如此相信;而且越是了解同样身为来访者的埃尔西翁.埃鲁所留下来的功绩,就越是向往那个世界。

    梅比斯想“前往”那个世界,杰拉得则是想“追上”那里的文明。

    然而,看着已经完全适应这个世界的依莉丝等人——杰拉得有时也会感到不解。

    杰拉得原本猜测,依莉丝之所以不想回去,是为了那个名叫安朱的少年。而他现在已经确定,这肯定是重要因素——但他不认为原因仅此而已。因为提起原来世界时的伊莉丝,表情甚至该说有些深恶痛绝。

    “……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们对自己的世界为什么不会抱有深厚的感情呢——那里文化发达、文明进步,有着各式各样的可能性。就像手环一样,只要拥有那样的技术,人类就有更多可能性。你真的不想回有那种技术的世界吗?对你们来说,这个世界应该是落后、不方便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他一说出自己的疑问,依莉丝就不敢置信地直眨眼。

    杰拉得看了她那坦然的反应,又是一惊。

    “……我倒也不是一点都不怀念原本的世界。那个世界确实有些东西比这里方便……但元首你似乎有所误会了——”

    依莉丝轻声低语:

    “原本,我们的世界就已经接近毁灭。我们就算回去,也不能像在这里一样过得这么舒适。”

    听到她率直的回答,杰拉得一时无言以对。

    *

    穆司卡.布莱多克洛伊兹在牢房深处回想着那不令人怀念的故国,同时凝视着眼前的一片漆黑。

    他一直在沉思——人类究竟是在哪里误入歧途的?

    有好几个契机。

    当在能源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石油,开采程度无法满足人类所需时。

    当被称为稀有金属的贵重矿物资源价格暴涨,引起人们竞相争夺时。

    在气候变迁中,环境也产生剧烈变化,而人们却无法对其采取完善的对策,因而导致后代子孙的悲剧。

    再加上——把这些问题当作政治斗争工具加以利用的人们,又使事态更加恶化。

    他们对问题本身置之不理,只为了权力斗争提出不同的主张,最后使得许多国家面临各种各样的变化之际,终于必须以“斗争”的方式解决问题。就连表面上诉求环保的团体,也滥用政治权力,以只求自己方便的方式利用社会。

    好几个国家或团体分裂后灭亡、再次形成、接着再度灭亡——

    就像微生物在试管中不断地重复繁殖和减少一样,世界也在一片浑沌中一再重复历史。

    人们一直不去正视这些问题,结果就是纵然技术有长足的进步,但同时也产生了许多无法挽回的悲剧,更在国与国之间留下长年宿怨。

    早在穆司卡诞生前的遥远过去,这些影响就有如沉淀物般累积着。

    在清算和赎罪都无济于事的世界中——穆司卡等人为了先保护自己,接着打倒敌人,正不断地进行研究和战斗。

    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偏离正轨的呢——

    或许是一开始就走入歧途了——

    穆司卡不得而知。

    ‘这个世界——迟早也会像我们那个世界一样吗?’

    他担心会如此。

    只是,在这个世界,存在许多穆司卡等人的世界所没有的要素。

    那并不只是御柱、辉石及身为引导者的夏吉尔人的存在。

    穆司卡在接受佛尔南保护的那段时期,于图书馆接触了许多书籍。

    在那时,他得知这个世界建构了几乎完全循环型的系统。

    在这个世界,只要经过数十年左右的岁月,就连各种矿脉也会一点一点地“恢复”。只要人类不过度开采,矿脉就会自然而然地在洞窟深处生成,之后借着小规模的地震推挤至地面,当生产到某种程度的规模后又会停止。

    这个现象,简直就像是有谁在暗地里“控制”这片大地。

    那恐怕也是出于御柱的影响。

    这片大陆的御柱,分别负责支持大地、清洁水源、产生空气、调节气温。位于中央的威塔神殿御柱是其核心,使这些功能常保正常运作。

    说不定就连这片大陆也是由“御柱”所制造。

    穆司卡根据这些现象,暗暗思索:

    ‘这个地方该不会——原本是“空无一物”吧?’

    在空无一物的空间里制造大陆、填满水源、准备空气、调整气温——如此制造出来的就是这块索里达帖大陆。或许原本就有行星当作基础,但创出适合生物的居住环境的,想必是夏吉尔人吧?

    穆司卡没有任何管道可以确认此事,但他唯一可以确信的,就是这片土地并非只是“类似地球的行星”。

    这时,在牢房正对面监视他的那位胡须大汉,突然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

    他名叫吕岳,是个在昨夜那场战役中击昏了穆司卡,还把丽莎琳娜逼到无路可退的高手。

    他手上的手环具有穆司卡等人称之为“魔盾”的功能。这手环可用来防御原料核心的能源攻击,但它亦可射出块状能源来攻击他人。穆司卡便是在出乎意料的状态下遭受其攻击,当场昏迷不醒。

    他虽然无意轻敌,但这无疑是很大的失误。

    吕岳打过呵欠后,注意到穆司卡的视线,便望向牢房:

    “咦?怎么啦?你想要什么吗?”

    他的口吻听起来通情达理,以敌人而言算相当友善,让人无法讨厌他。

    穆司卡瞪着他,叹了口气:

    “是啊!如果可以,我想离开这里——这你办不到吧?”

    吕岳露出苦笑:

    “啊!没错。夏吉尔人也曾这么说。成了人质的人,大概都会说一次这种话。总之,你就算没有‘手环’,也可以用过人的蛮力把这不堪一击的铁窗折弯吧——不过我们手上还有人质,你最好谨言慎行。”

    他所说的人质,就是指同为来访者的西亚。

    原本睡在无名氏据点的西亚,最后也在昨夜被抓了。穆司卡也才刚见过她,但她现在不在此处。梅比斯等人为了避免穆司卡和丽莎琳娜反抗,所以将西亚隔离在别的地方。如果穆司卡以蛮力突破重围,那西亚将无法平安无事。

    “我们也不想对一个小孩做出那么过分的事啊……”

    吕岳低语。穆司卡严肃地凝视他:

    “别说这种违心之论了。听说在阿尔谢夫内乱时,你们的上司西兹亚杀了被囚禁在牢房里的皇太孙,他还是个婴儿吧?”

    “啊!因为西兹亚有点不正常——不,我也没两样。如果有必要,我还是会痛下杀手,人质不就是这样用的吗?”

    吕岳口气十分平静,但听在穆司卡耳里反而感觉很不舒服。

    ——穆司卡在脑海里描绘那些在原本的世界被认为“失踪”的朋友们。

    “‘那些’武臣部队的子孙——偏偏变成这样的人啊!时代的变迁还真是可怕。”

    听见他自言自语抱怨内容的吕岳,不解地问:

    “武臣部队的子孙……你说的该不会是武臣.鹏吧?”

    穆司卡点点头。

    他是在与西瓦娜等人闲谈时,听闻这个似乎在他们“北方民族”之间流传已久的名字。

    武臣.鹏所指挥的六十多名警备部队——

    某一天他们突然从穆司卡等人的世界消失无踪,那是在埃尔西翁.埃鲁消失前几个月的事。

    有这么多人失踪,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尸体,因此大家判断他们叛逃。但因为完全无法掌握其行踪,与他们有私交的穆司卡不认为他们是“亡命天涯”——而他们似乎是与穆司卡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与当时的北方民族结合。

    他们大多数在基因阶段就已经施以强化,生来就是足以与邦布金匹敌的战斗人员。那是个几乎全由日系人种所组成的特殊部队,其中有一位女子是武臣的副官,也是知名的研究人员。

    她的专长是研究大型生物——这个领域的研究当初是作为粮食问题的对策,但在穆司卡等人的时代已经完成开发大型的牛或猪,因此是“为研究而研究”,消极地持续开发没有什么效果的生物兵器。

    但对深陷知识欲而不可自拔的学者而言,这种消极的研究行为却令人愉快。

    她深受开发大型生物这事件吸引,而持续进行研究。

    但是——穆司卡等人的世界于五年前发生的“魔术师灾厄”,令这个研究设施所在的城镇整个消失了。

    只有她因正好到其他地区的研究设施出差而逃过一劫,但开发大型生物一事因设施消失而中止,身为研究人员的她也无处可去。

    最后因为她的事务能力获得赏识,所以成为武臣的副官。

    穆司卡——无法忘记她。

    他们绝对不是情人关系。

    这还只是穆司卡的单相思,而且就连告白的机会都没有——她就随着武臣等人的部队一起失踪了。

    然后武臣和他们——

    “……当时,该来访者集团救了受迫害的北方民族——而你们就是他们的子孙吧?”

    听到穆司卡这么问,吕岳抓着脸颊点头说道:

    “好像是吧!我们的取名方式之所以在这个世界很少见,也是受到那些来访者的影响。当时的北方民族接受了他们的风俗习惯……他们就像北方民族的守护神一样,因为他们也拥有‘这种’技术。”

    吕岳抚摸自己的手环,在穆司卡眼前晃了一下。

    如果知道吕岳等人是武臣那批人的子孙,也就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对尸药有耐药性。在动物实验中,肉体强化的效果和对药物的耐药性虽然会逐渐减弱,却仍能流传好几世代。依个体不同,有时甚至会出现宛如隔代遗传般发挥强大能力的例子。

    而听说北方民族能操控玄鸟,也是在与那些来访者融合之后的事。

    恐怕是“她”将玄鸟的调教方法和习性教导给北方民族的。

    穆司卡心中浮现了那位女子的面容。

    她拥有可爱的面容、给人仿佛松鼠般开朗而娇羞的感觉。

    当她与武臣等人消失时——穆司卡觉得,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不过,他们却来到这个世界,还做出影响历史深远的事,这对当时的穆司卡而言完全无法想像。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们曾经造访此地。

    “武臣他们是很好的人。以其子孙来说,西兹亚的手段太不光明磊落了,跟他们大不相同。”

    吕岳惊讶地皱起眉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是将近五百年以前的人了,你却说得好像是你的朋友一样。”

    “嗯,我的确认识他们。”

    穆司卡也不激动,只是淡淡说道。

    “武臣.鹏、明日菜.筱山、藏人.西条、桐谷.艾斯纳——全都是很好的人,我还在想他们是消失到哪里去了……原来在这个世界留下了足迹。如果可能,我也想在跟他们相同的时期一起来到这里。”

    他的话一半是开玩笑,一半却是真心话。

    在铁窗另一头,吕岳眯起了眼:

    “……我曾听梅比斯说过,两个世界的时间流动方式不同。不过,那批与北方民族融合的来访者,是接近五百年前的人耶?你真的认识他们吗?”

    “哈哈……何止五百年前——”

    穆司卡淡淡地笑了,而他们的对话就此中断。

    带丽莎琳娜前来牢房的晓和艾美,就在此时出现。

    晓以眼镜后的锐利双眼神瞪着吕岳,啧了一声:

    “吕岳,你又在跟囚犯聊天了吗?可别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我的专长是负责听。因为我跟你不同,没有满肚子墨水。”

    吕岳对实在看不出有满腹学问的晓如此说道,并站起身来。看起来要换班了,

    他们将丽莎琳娜也关进穆司卡所在的牢房。

    那位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少女,表情比出发时更加严肃。

    穆司卡小声地问她:

    “丽莎琳娜,梅比斯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不,他没说什么……不过,我见到依莉丝了。”

    穆司卡瞬间明白她的表情为何这么严肃,便低低地哀叹了一声。

    负责监视他们的晓与艾美,分别坐在牢房左右。

    晓的手边有提灯和书籍,他就这么用仿佛能穿透眼镜的视线阅读起书本。

    他似乎很习惯这么做,令人意外地,他竟然真的是个读书人。

    “……你的眼睛不好吗?”

    穆司卡很在意这一点,不禁如此问道。

    晓短暂地瞪了穆司卡一眼:

    “咦?远的东西倒是看得见,近在眼前的小字就看不清楚了。”

    接着冷淡地如此回答。他似乎就是所谓的远视。

    艾美则是为了打发时间,当场开始织起毛线。

    这两个人身负监视人质之责,还真有闲情逸致。

    在手环被取走、西亚也被藏匿起来的情况下,穆司卡和丽莎琳娜确实无法采取任何行动,但也未免太缺乏紧张感了。

    ‘他们看不起我们吗……’

    穆司卡虽然这么想,但被人看不起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因为他输得无话可说。

    他原本就没有受过正式的战斗训练,只是身为肉体强化的实验对象,而获得非比寻常的力量,所以他并不具有除了护身外能活用这股力量的手段。

    另一方面,身具战斗技术的丽莎琳娜,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她明白:

    ‘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总会发生变化的——’

    虽然无名氏等人的袭击失败了,但包含西瓦娜在内的北方民族仍毫发无损。他们一定会为了救出穆司卡、丽莎琳娜还有高司教而演练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