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比夏日更炙热的战争
    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我和吉薇坐在接待椅上。吉薇的衬衫上套着一件外套。穿着短裙的她,伸着修长的双腿放在地板上。我的手伸向旁边的桌子上,拿了水杯喝水之后,再把杯子放回去。吉薇没有看我,而是专心凝视着前方。

    立体光学影像映照在我们两人面前。

    「那我挑机剑士贾妮萝。」

    左边的立体影像是机剑士。一头钢色的头发,左手持盾。右手的魔杖剑绽放光芒,摆出了备战架势。

    「那么,我就挑树剑士迪雷恩特迪。」

    右边的立体影像是树剑士。左手持魔杖长剑,右手持魔杖短剑,是一个充满杀意的中年男子。两个栩栩如生的影像互相瞪视着对方。

    我和吉薇在假日的时候玩电玩游戏对打。吉薇口中咬着冰凉的棒冰,凝视着立体影像。

    「话说回来,小时候,大概是在小学时代的事了。我养了一只白老鼠。它身上白色的毛蓬蓬松松的,名字叫蛋糕。」

    「蛋糕?」

    「因为我养的白老鼠,长得就像好吃的蛋糕一样。好,开始!」

    随意地说了一下话之后,我们的对战开始了。立体光学影像的女机剑士,瞬间拉近了距离,不断猛烈地刺击。在刀刃前端的是〈爆炸吼〉咒式。吉薇使用的是事先输入的操作技巧,在开战前输入,那么一开战就能发动咒式。

    在假想空间中,爆炸吼的三硝基甲苯炸药爆炸了。我和吉薇妮雅一样也事先输入,发动了〈树壁〉。凭空长出来的粗大树干,透过纤维质障壁防御逼近而来的爆风。

    「后来我带着蛋糕去乡下的奶奶家。蛋糕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和奶奶两个人去找的时候,脚下突然出现一条蛇。」

    吉薇的女机剑士冲过自身制造的爆炸。袭击而来的魔杖剑剑尖,进而刺碎了树木障壁。我操作的树剑士,分别使用左手的魔杖长剑及右手的魔杖短剑,将刀刃格挡下来,电子火花与爆炸声在房间里回响。

    「我看到蛇之后大声尖叫。奶奶脸色一变,抓住了蛇。然后在头上不断地甩动,把那条蛇丢到河里去。奶奶对我说:『这样一来,那条坏蛇就会死掉了,没事了。』但是我还是继续大声尖叫。」

    在吉薇说话的同时,女机剑士弱、弱、中、强的连续猛烈攻击也随之而来。虽然我也连续使用咒式障壁避开了直击,但是影像显示树剑士的体力下降了。

    「吉薇玩这个游戏很厉害呢。」

    「这是当然的啊,我国中就玩过前作,一直玩这个系列玩到现在。」

    吉薇继续操作女机剑士进行攻击。我的树剑士所施展的〈树壁〉,因为受到〈赫铔哭叫〉的弱、弱、中攻击而破碎。

    「继续刚才的话题,明明就弄走了那条蛇,奶奶不知道我为什么还在哭。」

    吉薇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攻击。

    「奶奶问我之后,我回答她:『那条蛇有够胖的。对,一定是刚刚才吞下我养的白老鼠,才会那么胖。奶奶你却把那条蛇丢进河里。』」

    虽然吉薇说的故事虽然哀伤却很好笑,我忍住了笑。我操作的树剑士,抓住吉薇出剑攻击的空档,右手的魔杖长剑往前挥出。吉薇操作的机剑士回盾挡下攻击。

    我操作的树剑士,左手的魔杖短剑从盾牌旁边刺了进去。弱攻击直接插进盾牌,然后魔杖短剑将盾牌抬起。

    然后我连续使用短剑的中攻击,以及长剑的大攻击。双手将剑刺入女机剑士的身体,女机剑士双手抓住背后的剑,我接着趁机使出过肩摔,女机剑士身体往后画出半月弧形,头部直接撞击到地面。头颅碎裂声响起之后,胜负已定。

    「啊呀呀呀!」

    吉薇的惨叫与立体光学影像女机剑士发出的惨叫重迭在一起。屏幕画面上响起电子合成音乐,颂赞着我树剑士的胜利。

    吉薇似乎把咬着的冰吞进嘴里,然后她抬头看着天花板,前齿还用力咬着棒冰的木棍。吃完冰之后她又往前看。

    「又输了~~~」

    对于吉薇的喃喃自语,我叹了口气。

    「这要是实战,你就死了。」

    「哪有这样的实战!」

    吉薇生气地说。她把口中的棒冰木棍拿了出来,左手一挥,丢进房间角落的垃圾桶里。

    「一对年纪都老大不小的男女,大白天的在家里玩格斗电玩,总觉得不是很健康。」

    我向吉薇伸出了右手。

    「那我们也差不多该玩玩成年男女的游戏了,做一做两人相爱的事。」

    我伸出右手引诱,吉薇却冷漠无情地用左手甩开。她那双亚尔利安特有的尖耳爆出了青筋,绿色眼眸凝视着立体影像的战场。

    「现在的问题在于眼前的格斗游戏,我无法接受连输嘉优斯你十八场!」

    「唉呀,吉薇你甚至还用到低级的战术,刻意说以前发生的事让我分心,没想到你被逼到这种地步了。」

    我指摘出刚才吉薇说那些话的真意。吉薇面露苦色。

    「而且,我毕竟也是一个会进行实战的攻击型咒式士,顺带一提,这个游戏虽然是『咒式士的黄昏 六』,但我可是从『一』就开始玩了,没有理由会输。」

    「嘉优斯,真没想到你意外的是那么宅的小男孩。」

    「每个人都会宅在家里念书或玩游戏吧。」

    我脸上露出苦笑。

    「无论解读对手的下一步或者引诱对手,我都不太可能会输给坐办公室的吉薇你。万一输了的话,代表我在实战的时候,也会死在像吉薇一样的对手手上。」

    「就算是这样,我怎么可能会十八连败。我连心里战术都用上了。」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自责。吉薇对自己输得那么窝囊感到自责。

    吉薇叹了口气。

    「好!接下来我要认真了。」

    「不行的人总是会说自己还没开始认真。」

    吉薇脱下了衬衫。上衣飞到房间的一隅。吉薇身上只剩下一件无袖背心。因为是我借她穿的衣服,所以尺寸不太合。

    「嘉优斯你赢的话,无论是多么色~~~的服务,我都会为你做~~~但是要是我赢了,你就要乖乖听我的话。」

    「好啊。」

    我苦笑着说。吉薇做了个深呼吸,穿着大一号的白色无袖背心的她,伸出了白皙的手臂,打开旁边的小冰箱。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棒冰,撕开塑料袋,把汽水口味的棒冰含在嘴里,脸颊都鼓起来了。

    「这次我不会输的。」

    吉薇操作起面板,挑了和之前一样的女机剑士。我也跟刚才一样选了同样的假想人物。吉薇吞下了部分在口中融化的汽水。

    「那么,来吧!」

    随着咬着棒冰的吉薇叫战,第十九次的对战开始。吉薇摇晃着身体操作面板。吉薇操作的女机剑士,做出连续飞身旋斩而来的动作。虽然是高级技巧,但是只要挡下第一次的攻击,只会消耗到体力而已。由于无法进行反击,我的树剑士只能专注在防御上。

    吉薇操作的机剑士,进一步挥舞刀刃,从飞身攻击转为下段攻击、再从下段攻击改为中段挥斩,还使出拆投掷摔等相当高级的技巧。我的树剑士只能举盾往后退。吉薇的机剑士压倒性地直逼而来。

    比起立体光学影像的战争,我还有更在意的事。吉薇一脸游刃有余的表情,咬着汽水口味的冰。我的树剑士被逼得落居下风。

    「怎么啦嘉优斯少爷,不专心的话会输的哦。」

    我没办法不在意坐在我旁边的吉薇,眼睛的视线在画面与吉薇之间来回。

    「不好意思,吉薇小姐。」

    「什么事?」吉薇一边回答,一边继续操作。我的视线还是来来回回。

    「那个……我从旁边可以看见吉薇你的胸部,因为乳头若隐若现的,所以没办法不在意。」

    我一边操作影像上的树剑士,一边瞥视着吉薇从袖口出现又消失的侧乳。虽然又回到立体光学影像的战斗上,却还是很在意吉薇晃动着的乳房。吉薇往前弯腰的时候,总觉得好像看的见她的乳头。

    「我当然要让你看到我侧边的胸部啊,因为嘉优斯暂时现在没办法做色色的事,所以一定会盯着我看。」

    「等一下,你这样不会太低级了吗?」

    「请称为高级的心理战术。胜负不只在影象上,影像之外也有胜负!吃我这招侧乳攻击吧!简称为大雪山山顶的草莓作战。」

    「这简称真让人火大。」

    听到我的哀号,吉薇还刻意身体前倾。从吉薇的袖口可以看到白皙乳房的侧面。粉红色的山顶彷佛也看得见了。

    「我的恋人堕落了。」

    我违反本能,让眼睛的视线向前。我所操作的树剑士,从挥舞刀刃的弱、中、强攻击,转为施展超级必杀技——树藤狂舞咒式。如狂风暴雨般的藤蔓木枪,削减了吉薇机剑士的体力。

    在对战之中,绝对不能输给乳房的诱惑。我恢复冷静之后持续追打吉薇的女机剑士。

    「嘉优斯、嘉优斯!」

    吉薇的声音。因为是陷阱所以我才不看。但是我的右眼还是瞥视了一下吉薇。发现她抬起右膝,然后伸出了左脚。左脚的脚掌上挂着褪下来的内裤。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吉薇没穿内裤。吉薇双腿之间的阴影让我的眼睛无法动弹。

    「神秘森林作战发动!」

    「肮脏!这手段太脏了!我的恋人堕落到完全崩坏的程度了。」

    「战争哪有什么美丽或肮脏的?去死吧!」

    吉薇的女机剑士强劲飞踢,然后字她连续输入之后,女机剑士随即旋身猛斩,接着又施展爆裂咒式。不愧是致命的连锁绝招,我的咒式士倒地了。

    「呼。正义的一方获胜了。真是神清气爽!」

    吉薇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在射入房间的夏日阳光眯细了眼睛。她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这是肮脏的正义吧,靠美色才获胜的。」

    对我的酸言酸语,吉薇笑了出来。

    「咦?什么?人家小薇薇听不懂耶。」

    吉薇拉紧衣领和袖口,套上了外套。然后把内裤拉上来穿了回去,又恢复原本的清纯模样。

    「我赢了,所以你要乖乖听我说的话。」

    吉薇转向了我。绿色的眼眸从正面凝视着我。我叹了口气表示同意,但是吉薇一直不下命令。过了半晌,吉薇终于双眸朝上凝望着我说:

    「那个……说你爱我。」

    「是、是,爱你。」

    「说得不够认真。」

    发怒的吉薇对我来了一记上钩拳。我举起手臂防御,然后吉薇边笑边打我。两人倒在地板上。

    为了不让吉薇摔到,我从下方抱住了她。温热的体温。我俯视着吉薇的脸庞。她白金色的发丝触碰到我的脸颊。头部两侧的尖耳微微动着。绿色的眼眸带着温柔的笑意。

    「总觉得像是我们才刚开始谈恋爱。」

    「有时候就是会有这种感觉。我们别玩小孩子的游戏了,接下来玩玩大人的游戏吧。」

    我抬起吉薇的脸庞,吻了她的唇瓣。

    在这之后我们两人要做那档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