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零章 远方呼唤的声音
    放在猫的红色舌头上的鼹鼠胎儿。

    未能孵化腐烂在卵中的桃色蜥蜴。

    诞生在锈蚀鸟笼内部的盲眼雏鸟。

    出生之前便死亡,死亡之后出生。

    我们与他们之间的界线,到底在何处呢?

    吉格姆托•瓦伦海德「插入猫左眼的时钟指针」  皇历四九一年

    狂风轰轰作响,猛烈地吹着,怒吼着翻卷雪片。

    在北方的土地上,空气宛如冰雪作成的刀刃。针叶树覆满了雪,看不到绿叶,毫无生物的踪迹。

    这里是帕帕路山脉。位于亚雷顿共和国北方边界,以标高四千公尺的巴札亚山为中心向四周分布,是一片雪山构成的山脉。

    从帕帕路山脉的暴风雪之中出现人影。

    一群穿戴厚重防寒装备的人们在深及腰部的雪中前进,他们用手和拐杖拨开积雪走着。

    他们戴着边缘有毛皮的兜帽,露出遮光用的眼镜。鼻子下方被面罩遮住,冒出白色的气息。他们的吐气还来不及结冻就随风飞到后方。

    一行人挖开积雪前进的痕迹也马上就被暴风雪掩盖,只有带头的男子快步前进。跟在后面的一行人虽然都是佩带着魔杖剑的健壮男子,但厚厚的积雪令他们无法顺利前进。

    有一个矮小的人影张口大喊,但是冰雪盖住了他的声音。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拉下防寒面罩,露出了知觉面具。

    矮小的男子用手挡住雪,再次大喊。

    「根据大陆标准时间明明就已经是夏天了,居然还刮着暴风雪!」他的声音随着呼出的气息飞向后方。「很明显是气候异常!」

    走在声音前方的人影停下脚步。后方的一行人与大喊的男子也停了下来。

    「我们要来亚雷顿共和国这个异国探索的事件,真的要发生了吗?」

    穿防寒衣走在前方的人停下,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拉下一样的面罩。风雪吹乱了他呼出的气息。接着他拿下遮光眼镜,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充满白雪的世界。

    「开始了。」

    即使在风雪声中,他的声音依然响亮。

    刮着猛烈风雪的另一边是白色的峡谷,男子张大眼睛。

    白色的暴风雪有些不自然,男子抬起脸向上看。雪中有个巨大的影子,一个大约比人类大十倍以上的人影站立在白色的暴风雪中。

    巨大的影子一共有十三个,等距离地站在雪山群峰的底下。

    蓝色、绿色与红色的光点在风雪中发着光,那些光点是眼睛。

    十三个影子各有发出不同颜色光芒的眼睛,组成超乎寻常的巨大圆阵。青白色的磷光环绕着影子的手和背部,磷光构成复杂的文字和算式。

    庞大咒式的组成式和左右的式子相连,十三个相连的组成式在山脚形成巨大的圆环。朦胧的青色光芒摇晃着,彷佛在向暴风雪挑战。

    「那——」

    戴着知觉面具男子惊讶的声音即使在风雪中依旧清晰。

    「那是什么东西?那个咒式是什么?」

    蓝眼睛的男子站在矮小男子前方,望着面前壮阔的景象。

    一阵贯穿风雪的声音传来。那是男子无法理解,不晓得是否可称之为语雷的声音。

    「怎么了,那是什么东西的叫声吗?」

    男子提出问题。前方的男子紧盯着巨人露出浅笑。

    「那是歌声喔。」

    他似乎很愉快地低声说。

    「唱着『唤醒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时代即将归来』、『遥远遥远的伟大时代,现在即将归向这里』呢。」

    他继续说。

    「没错,整整一千两百年,他们都一直用歌声呼唤着。」

    「一千两百年……」

    戴知觉面具的男子说不出话来,后方武装的一行人也完全被面前的景象震慑住。而带头的男子则是与他们相反,依旧愉快地说。

    「光靠我们或是棋子的力量是赢不了的,无论如何都需要那个的力量。」

    在低语的男子面前,雄壮的歌声,祈祷的声音持续着。宛如要压倒猛烈的风雪与耸立的群山一般庄严的仪式与巨大的咒式。

    「那么,计划开始。」

    以巨大的巴札亚山为背景,中央有个大洞——是个完美到不自然的正圆形,巨大的洞穴贯穿山脉。

    在雪中,蓝色的眼睛充满力量。他回头。虽然雪景并未改变,但可以看见远方南边的山峰。

    他注视着雪山,眼神彷佛可以看穿山脉。积雪山脉的另一边,南方,是大陆的中部。

    「不断舞蹈的人偶们呀,展现你们的力量,向世界展现吧。」

    男子的眼睛看着奥利耶拉尔大河,眼中映出河流的终点鲁鲁加那内海。

    「到最后还能笑着的,只会剩下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