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塔巴莎的冒险2 塔巴莎与赌徒
    第5话塔巴莎与赌徒

    双月那淡淡的柔和的光,静静洒向特里斯汀魔法学院。

    在这特里斯塔尼亚有数的古老学院本塔二楼大厅中,这所贵族学校的师生们正在举行宴会。

    这就是弗利古舞会。

    冠以女神之名的这舞会,每年春天,都会在乌尔月第一个夜之日举行。所有师生都会为了让彼此之间的能相处得更亲密而聚集起来,参加这个舞会。

    传说中,能在这舞会中共舞的情侣,将来注定会结合。所以男学生们都在邀请自己心仪的女孩儿和自己共舞,而女学生们也是,纷纷偷看着自己的意中人。

    一个男孩儿在邀请一个女孩儿跳舞的时被拒绝了,他正在悔恨的捶着墙。

    一个被众多男生围在中间的美丽女孩儿,正深情的望着远处聊天的一个男孩儿,但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不过,在这热闹的舞会中,也有一个与这些完全无缘的少女。

    她就是塔巴莎。

    蓝色的短发,碧蓝的透明一样的蓝眼,仔细看看,她可是个大美人。不过她有两点,让所有男生们都因此视她而不见。

    首先是她那幼稚体型。

    一米四二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她,看起来比十五岁的孩子更矮小。更重要的是,她那好像没有发育过的孩子一样的身体,不论是跳舞还是作为恋人,都让人觉得很无趣。

    另一点就是她的性格。

    因为塔巴莎基本都不说话的。就像她深信这世间根本不存在对话这种事情一样,从不开口。

    就算对她说话她也是毫不回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所以就算有对萝莉塔巴莎的魅力感到痴狂的贵族存在,前去邀舞的话也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成功。因为不可能会有对被无视感觉不到不快的贵族存在,所以也就没人前来邀请她了。

    正因为如此,塔巴莎和平时举行舞会时一样,默默的在一边和料理战斗着。

    你,不去跳舞吗?

    一个有着像烈焰一样红发的女性,身后跟着许多被她那充满魅力的身体所吸引的男学生们出现在那里。

    那是库尔凯。

    塔巴莎看也不看自己朋友的轻点下头。

    真是的!今天的主角可是抓住风凯的我们啊。你不高兴一点怎么行

    昨天,塔巴莎她们抓住了那被称作土块之风凯的贵族盗贼。因她们抓住将『破坏之杖』从学院中偷出去的知名女盗贼的功绩,所以学院长奥斯曼氏特意说出今天舞会的主角就是你们这话的。

    在这里的任何人,都有享受舞会快乐的权利!你来看看,就算那顽固的露易丝也在跳舞啊。虽说舞伴是她的使魔吧。

    库尔凯指向会场的一角。一个粉发少女和一个黑发少年正在那里红着脸跳舞。黑发少年的重复着笨拙的舞步,但粉发少女一点怨言也没有,配合着少年的舞步在轻摆着身体。

    达令他真是的,明明说过等下要和我跳的,真让人生气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让人感觉不到她是真的在生气。虽然库尔凯确实有对那叫才人的少年说过爱上你了!而引起不小的骚动,但那好像并不是真心的。因为库尔凯和那粉发少女,关系很不好,或许她只是想夺走那少女的男朋友也不一定。

    不过,对那两人的事,塔巴莎一点都不感兴趣。库尔凯眯着眼,搂住塔巴莎的肩。

    你明白了吗?这是作为朋友所下达的命令。总之,你偶尔也要享受一下舞会啊。你不一直只是在吃料理而已吗。现在我会去帮你找舞伴的,在这里稍微等等喔

    库尔凯亲了下塔巴莎的脸后,就消失在人群中了。一直围着她的男学生们也随后追了过去。塔巴莎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她把手伸向盛着沙拉的盘子。

    就在这时。

    在舞会的喧嚣中,一只送信用的猫头鹰从窗外飞了进来。那灰色的猫头鹰直直飞到塔巴莎身边,落到她的肩上。

    塔巴莎的表情稍微有些发僵。她从猫头鹰脚边取出信。上面只短短的写着一句

    来晋见

    塔巴莎那本看不到任何感情的眼中露出精光。那是汇集着各种感情的光。她径直走向没人的露台。

    跳上栏杆,塔巴莎吹起口哨。几乎同时,听到什么巨大的生物拍动翅膀的声音,塔巴莎从栏杆上一跃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中。

    塔巴莎~~,我带候补来了喔。你选你喜欢的,呃?

    库尔凯带了大约十个塔巴莎的舞伴候补回到桌边,但她却发现塔巴莎已经不在了。

    到底跑哪儿去了?

    库尔凯四处张望着,但哪里都没能看到那蓝发少女的踪影。

    那孩子也真是的,碰到这种事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在特里斯汀南西方向,特里斯塔尼亚第一大国,加里亚的首都琉蒂斯就坐落在那里。

    建在都城郊外的那壮丽的威尔克萨鲁特伊尔宫一角,有座粉色墙壁的小小的美丽的宫殿。

    在那座被称为小.特洛华的小宫殿里,它的主人正伸长脖子等待着来访者的到来。

    那个人偶小姑娘还没到吗?

    一个没有好气的声音在询问着侍从,那是加里亚王约瑟夫的女儿伊莎贝拉。

    她是个有着及腰的长长蓝发和碧蓝眼睛的美丽女孩儿,但那美貌却因她挂在脸上的阴险笑容而被完全打消了。

    少女侍从恐惧着心情不好的公主,但还是依然站在床边,颤抖着答道

    应该,快到了吧

    太无聊了,我们来赌博吧

    听到伊莎贝拉话语的侍从咿!吓得倒退两步。

    如果在十分钟之内,那个人偶姑娘出现的话,就算你赢。如果没出现,就算我赢。如何?

    侍从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伊莎贝拉脸上浮现出这有什么大不了一样的笑,拿杖抚着那侍从的脸说道

    要是我输的话,那就,让你成为贵族吧。爵位一两个什么的,我去帮你拿

    少女侍从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她的身体就像筛糠一样剧烈颤抖着。

    不过,要是你输的话,我就要你的头

    就在那侍从少女要当场摔倒的瞬间,一个前来通报的卫兵跑向伊莎贝拉,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伊莎贝拉随后很没趣似的的哼了一声。

    那从锦缎阴影处走出来的正是塔巴莎。看到塔巴莎穿着黑色晚礼服的样子,她脸上又浮起阴笑

    很少见的穿着嘛

    塔巴莎没有答话,只是站在那里,等待命令。伊莎贝拉很无趣的从桌上拿起羊皮纸写成的书简,扔给塔巴莎。

    塔巴莎接下书简,轻施一礼后,转身准备走出房间。

    你等等

    伊莎贝拉从床上走下来,上前拉起塔巴莎的晚礼服下摆。

    相当不错的衣服嘛。这种衣服应该是买不到的。你该不会是偷的吧

    我母亲以前的

    伊莎贝拉的脸一瞬僵住了。但马上又恢复过来

    作为这次任务的预先演练,不先和我来场游戏吗

    虽然她这么说,可塔巴莎她还没看到这次任务的内容是什么。但伊莎贝拉根本不理会这些,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硬币。

    啪的,把它弹向空中,之后压在手背上。

    是正面还是反面,你要是猜中的话,那就给你一百枚金币。但要是猜错的话,你的衣服就归我了,怎么样,接受吗?

    塔巴莎一直盯着伊莎贝拉的手,但她还是摇了摇头。

    啊哈哈!真没胆呢!

    伊莎贝拉好像放心了一样的笑了起来,来回伸指指着塔巴莎的脸。

    像你这样胆小又无能的人,怎么能担负的了北花坛骑士的任务啊,我还真不能理解!啊哈哈!啊哈

    在大笑之中,伊莎贝拉忽然注意到塔巴莎的眼。那是异常寒冷的,冰一样的眼。是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的,透明的眼。伊莎贝拉深陷其中,被莫名的压力所迫,她不由自主的停下笑。自己眼睛的颜色明明和她是一样的,但那深度为什么会像水与大海一般有那么大的差别呢。

    伊莎贝拉深吸了口气,拼命装回威严,挑衅一般的看着塔巴莎。

    哼。这次的任务由我直接向你说明。你的任务是去贝尔库特街的赌场,那里的人很漂亮的将白痴贵族手里的钱卷走了。虽说派遣军警直接摧毁那店也可以,但这样的话,就会让许多贵族背上污名,所以不能公开取缔。为此,就需要你出马。去摧毁那自以为是的赌场。把里面出千的手段尽数揭露出来

    这可和对付怪物或亚人不一样。就算你稍微有点擅长战斗,这次也会束手无策的

    伊莎贝拉总算露出了笑容。随后她把一个装着金币的袋子扔到塔巴莎脚边。

    给,这是资金

    塔巴莎无表情的把那拣了起来。

    在赌场里,你的身份是德?萨里旺家次女,玛格莉特。明白了吗?

    在伊莎贝拉说完后,塔巴莎再次行礼告退。

    插画013

    加里亚首都琉蒂斯,在中州北东侧,以琉蒂斯城市广场为中心,四周都是繁华的街道。

    在那繁华街道中的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那就是贝尔库特街。街上满是贵族和上级市民们去的高级店面。服装店,旅馆,珠宝店,餐厅,应有尽有。

    正午前的这段时间,大多都是很闲的贵妇们来这里。带着少女侍从打扮起来的夫人们,悠闲的漫步着。

    在她们中间,有对与众不同的主仆。

    那是塔巴莎与幻化为人的希尔菲德。

    姐姐,你今天也非常可爱喔!这让希尔菲我也觉得很高兴呢!嘎呜!

    穿着白色女仆装,蹬着皮靴的希尔菲德在高兴的嘎呜嘎呜的叫着。塔巴莎则是穿着最近在贵妇人间流行的男装。

    蓝色的乘马装,配以及膝的长筒皮靴。还戴着大大的礼帽。

    幼稚体型的塔巴莎穿成这种样子,看起来就像个少年一样。她背着大大的魔杖,默默的走着。

    希尔菲德则举着遮阳伞,为了能帮塔巴莎遮挡阳光,落后于她半步。她们就像是来买东西的贵族小姐和侍女一样。

    对了,姐姐,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既然能穿成在这种样子走在街上,看来不像是什么困难的任务呢。嘎呜

    很高兴的希尔菲德唱起歌。

    就是说~也不会受伤~好高兴~好好吃~~~~噜噜,噜噜噜

    希尔菲德声调有些微妙的唱了起来,塔巴莎小声斥责着她

    别吵

    可是我很无聊嘛。再加上还要穿这么难受的衣服。姐姐要是想让希尔菲不唱的话,那就好好把这次的任务要做什么说给我听!嘎呜!

    希尔菲德摇晃着主人的头。

    你理解不了的

    塔巴莎冷冷的回答,希尔菲德生气了。

    希望你不要把我当傻瓜!再怎么说我也是古代种族的眷属。和人有着本质的不同!你,你,你就是这样也还要当我是傻瓜吧!你是在瞧不起希尔菲我的头脑的吧!不能原谅!嘎呜嘎呜!

    路过的人们惊异的看着大吵大闹的希尔菲德。

    塔巴莎举起魔杖,砰的敲在希尔菲德头上。

    好痛,好痛啊

    安静

    注意到行人们的视线,希尔菲德慌慌张张的装出一付就是这样的样子说道

    刚刚的就是我昨天看的戏剧里的对话呢。嘎呜

    要是希尔菲德是风韵龙所化人形的事暴露,那就会引起大骚乱了。塔巴莎默默的拿魔杖敲着希尔菲德,处罚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再说了啦。嘎呜!嘎呜嘎呜!

    在闹剧过后,这一人和一只最后来到一家珠宝店。那店中有大大的木框玻璃窗,装饰奢华的柜子摆在门厅两侧。

    在那柜中,各式各样被切割好的宝石镶嵌在金、银或铂金制成的底座上,在项链、戒指、耳环等等饰品上散发着夺目的光彩。非常喜欢漂亮东西的希尔菲德,趴在玻璃上开始大叫。

    呜哇!真是非常漂亮的呢!希尔菲也想要的呢!嘎呜嘎呜!

    塔巴莎根本不理希尔菲德,自行走入店中。

    店堂很宽敞,摆满了盛着宝石的用魔法加工而成的一体型玻璃箱。但塔巴莎对这些宝石一点也没有表示出兴趣,径直走向店后。在一个精美的展示箱中,一颗巨大的蓝钻在闪着光彩。看到塔巴莎一直注视着蓝钻,店员马上走了过来。

    整了下自己油光锃亮的黑发,这名目光锐利的壮年店员恭敬的向塔巴莎施了一礼。

    欢迎光临。小姐,今天您要看些什么?

    塔巴莎指向展示窗中的蓝钻石。

    这个

    店员摇了摇头。

    非常抱歉,小姐。这宝石是不出售的

    我想要这个

    塔巴莎重复道。店员眼中精光一闪。

    这可要两千万新金币

    作为一颗宝石来说,这简直是天价。这可是能和一个以有钱闻名的大贵族总资产匹敌的金额。

    即便如此,塔巴莎还是轻点了下头。

    买了

    店员毫不为之所动的继续说道

    那么,能请您先交订金吗

    塔巴莎无言的掏出三枚铜币塞到店员手中。这是能让店员喊出,你开什么玩笑的金额。

    我确实收到了。那么,请您这边走

    店员露出微笑,走在前方引路。穿过帘子,来到后面的房间,店员拉了下一根在一组大架子前的绳索。

    魔法做成的机关启动了,架子喀啦喀啦的移开,露出一个大门。

    店员打开门,门内有旋转楼梯通往地下。塔巴莎走下楼梯。

    在楼梯的尽头,是个巨大的铁门,门边有个小柜台。

    站在门两边的门童,向出现的塔巴莎施了一礼。柜台前站着的黑衣总管态度恭敬的对塔巴莎说道

    欢迎贵族客人的到来。那么,就请您将魔杖交与我们保管吧

    站在旁边的希尔菲德担心的看着塔巴莎。魔杖是魔法师的生命。没有这个的话,什么魔法都咏唱不出来。交出魔杖的这种行为,就意味着要让北花坛骑士,雪风之塔巴莎变成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儿。

    塔巴莎毫不在意的把魔杖交给总管。

    在将那谨慎的用罗纱包起来后,总管微笑起来,他向门童使了个眼色。

    门童将门打开,内中眩目的光,人们的喧闹声,酒与水烟的味道便一齐涌了出来。

    欢迎来到地下社交场天国

    当塔巴莎走进门后,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靠到她身上。看来是专门接待客人的。

    啊!你才这么小!小男孩,你是陪谁来的?

    塔巴莎摇了摇头。

    女人淫荡的抱住塔巴莎的头。

    啊呀,仔细看看,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是哪个商人家的小姐吗?不管怎么说,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喔!

    女人这么叫道,这时,一个胖胖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大约四十多岁。虽然看起来像个好脾气的商人,但他眼中并没有笑意。

    笨东西。不要把贵族家的小姐和商人家的姑娘搞错

    男人在骂了那女人后,走了过来。

    我为我们侍女的失礼向您道歉。我是这赌场的老板,吉尔摩阿

    塔巴莎毫不在意眼前的男子,自顾自的环视四周。四下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赌博。骰子,牌戏,轮盘。而聚集在那些台子边的,正是那些有钱人。他们有在送酒女郎们的伺候下豪爽笑着的人,也有一下输掉很多钱抱头缩到台子下的人,这里四处都在上演着这样的悲喜剧。

    为什么要在地下建造这样的赌场?我看您的表情是想问这个吗?其实也没什么,做我们这种买卖的,能从客人的表情上看出他在想什么

    那叫吉尔摩阿的男人继续说道

    诚如您所知,开办赌场是合法的,但赌金必须按规定设有上限。不过本赌场,为了能让富裕的商家老板们,和知名的贵族大人们满意,所以对赌金并没有设限。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才在地下偷偷经营的。不过,我们是非常欢迎小姐您这样的贵族客人的

    男人随后低下头

    对赌场来说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为了慎重起见,能请您把您的名字告知在下吗

    塔巴莎按他所说,把假名报了出来。

    德.萨里旺家次女,玛格莉特

    非常感谢您,玛格莉特小姐,今天您想玩些什么游戏呢?

    那个

    塔巴莎来到的台子,正在用骰子进行赌博。

    规则很单纯。就是摇三枚骰子,猜最后出现数字大小的游戏。塔巴莎当然已经把金币换成了筹码,很快便开始赌了。希尔菲德饶有兴趣的站在塔巴莎身后观战。

    第一次,塔巴莎小小的押了一注。

    下注不要这么小啊。要更那个,多多的下才对呢

    塔巴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盘上的骰子。

    出来的数字是三,一,四。

    是小。塔巴莎所押的是大。所以塔巴莎所押的筹码被庄家收走了。

    啊啊!输掉了呢!不过只有一枚,损失不大的呢!

    下注的塔巴莎无言无表情的份儿,好像都由她身后的希尔菲德激烈的一喜一忧来代为表现了。

    不过,虽说下的筹码很少,但这里的最低赔率是新金币一枚。是个赔率相当高的店。

    塔巴莎默默的继续下注。伊莎贝拉提前给她的钱,不过百余新金币。要是继续输下去的话,转眼就会输光的。

    可看着丝毫没有在意这些还在继续一枚接一枚下注的塔巴莎,希尔菲德坐不住了。

    啊,姐姐。差不多该收手了吧。你看,又输了。希尔菲我,已经觉得要晕倒了

    在十四盘中,塔巴莎连两三盘都没能赢。

    但到第十五盘,看着庄家摇骰子的手的塔巴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塔巴莎一气下了一笔约三十新金币的大注。

    骰子出现的数字是六、四、三。

    是大。

    塔巴莎面前的筹码堆了起来。

    希尔菲德也高兴的跳着。

    姐姐!你好厉害喔!嘎呜嘎呜!

    希尔菲德就这样抱住塔巴莎的头,拿脸在她脸颊上呼呼地蹭着。塔巴莎她还是小小的下几次注,在观察过情形之后,再大大的下一注,她就这样重复着,手边的筹码也在不断增加。

    数小时后。

    塔巴莎面前的筹码,已经堆的像小山一样了。那金额大约有数千新金币。

    看着那筹码山的希尔菲德说了句我也去试试,就抓起几枚筹码消失了。不过因为她一点也不知道规则,所以马上输光回来了。

    但是,她造成的损失完全算不了什么。因这小小的女孩儿竟赢了那么多钱,所以周围的客人都聚了过来。每当塔巴莎押中的时候,周围就会爆出欢呼声。

    一个年轻的,留着长发的英俊男子,坐到塔巴莎旁边,浑身散发着香水味,他和善的笑道

    小姐,您很厉害嘛。想喝些什么吗?

    聚集在周围的贵妇人们发出不满的声音。看来这年轻男人是赌场中很受欢迎的侍者。

    略微分开的长长银发,让他那细长的眼显露出来。虽然那视线有如匕首一样锋利,但却含有很和蔼的光。让他看起来很有魅力。

    我是负责接待客人的托马。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希尔菲德怀疑的看着这年轻男子,小声对塔巴莎说道

    姐姐,这个男人,在向姐姐你抛媚眼呢

    我没理由会抛媚眼吧

    托马笑了起来

    我只是感觉到被这位小姐所吸引,因此才会走过来想认识下她的

    起泡酒

    在点头说下,我知道了,后,托马便起身离开了。

    姐姐!

    希尔菲德抱住塔巴莎的头,前后摇着。

    今天我希尔菲一定要说。确实希尔菲我说过让姐姐你去『找个恋人』。所以,我也能理解你会对男性抱有兴趣。应该说我也为此而感到高兴。可是呢?那个男人是不行的啊!他猛烈的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啊!要是同那种人交往的话,姐姐你一定会不幸的。恩,这已是可以肯定的了。嘎呜

    她是在担心吗,等等,应该是相当郁闷的希尔菲德有些兴奋过头了吧。看来这风韵龙,是不想让自己不喜欢的异性接近塔巴莎。

    当塔巴莎还是和往常一样无视着希尔菲德,准备继续大赌的时候,从邻桌传来了怒吼声。

    这是怎么回事!是想把本大人当傻瓜对待吗!

    店内人们的视线瞬间聚集了过去。在那里怒吼着颤着身子的是一个中年贵族。

    从他斗篷的做工来看,应该是街道的下级官吏吧。他脸很苍白,愤怒的抖着身体。

    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位大人

    老板吉尔摩阿满脸堆笑的走近那贵族。

    你竟问,发生什么了?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能出现四个炎,这也巧过头了吧!这是出千!

    插画025

    哎呀哎呀,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如您所知,本店当有贵族客人来店的时候,按规矩一定会将魔杖代管起来的。要是有客人使起魔法的话,我这小店肯定一下就被毁掉了!不过,我们也正因此条件才是一样的。诚如您所见,根本没有持杖的庄家和发牌手。如果您不相信的话,使用侦测魔法也可以

    呜呜呜,那,就是不使用魔法的出千!

    切牌和发牌就全由您大人来做的吧。您是直接和庄家进行赌博的,这也是为了表示公平和本店的诚实,所以才请您这么做的

    虽然是低姿态,但那语气中透着在轻视那贵族。那贵族客人大踏步的消失在出口。

    发生这种骚乱真是非常抱歉

    吉尔摩阿低头向哑然注视着这骚乱的客人们道歉。但是,真正的骚乱才刚要到来。

    刚刚的那贵族客人,握着魔杖又出现了。他从柜台取回存在那里的魔杖,没有离去而是又翻了回来。

    你这该死的平民,竟敢藐视贵族!

    正在尽兴赌博的客人们惨叫着不知该躲到哪里去。

    贵族握着的魔杖前端,一个巨大的火球出现了。在那火球眼见就要吞没吉尔摩阿的瞬间。

    一个人影飞快的抱住吉尔摩阿滚到地上。

    托马!

    从围观的客人们中间爆出惊呼。那迅速出现的人影,正是侍者托马。

    你这家伙!

    激怒的贵族再次施放魔法。在那瞬间,托马离开吉尔摩阿,像弹起来一样站起身,冲向那贵族怀中。

    在他左手袖子的缝隙里,一道光闪过。

    下一瞬间,贵族手中的魔杖从正中被切断了,前半段掉在地上。

    贵族不及发声,就见托马迅速抓住贵族的右手,将从袖中抽出的短剑顶在贵族喉边。看来他是相当纯熟的短剑使用者。

    在赌场内是禁止使用魔法的。阁下

    呜噢,可恶

    愤怒与耻辱,气的翻着白眼的贵族呻吟着。

    请您收起

    你这混蛋,以为对贵族做了这种事会就这么算了吗!

    虽然您这么说,但要是让上面的人听说您的魔杖被区区一个平民斩断了的话,您的立场可就有点危险

    托马笑着说道。

    贵族气得全身发颤,但他只能狠砸着嘴离开了赌场。其他的贵族客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平民客人却在使劲鼓掌。托马优雅的施了一礼答谢掌声。

    那人好厉害啊。看来他不只嘴甜而已呢。竟然能驳倒贵族!嘎呜

    希尔菲德吃惊的说道。塔巴莎看着托马,但一会儿就将视线移回赌桌,继续下注。

    托马的表情,那从袖中抽剑出来时的表情,让塔巴莎很奇怪的觉得那在吸引着自己。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一样,但是,却想不起来。

    塔巴莎轻轻闭上眼,把这想法驱出脑中。现在必须要集中到眼前的赌桌。不这样的话会输掉的。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在一直获胜的塔巴莎面前,那筹码山堆得更高了。金额已经大约有一万数千新金币。她大获全胜。

    不知何时,她周围已聚满了来观战的客人。

    而当今天塔巴莎的第几十次要下注的时候

    她一下下了两千新金币的大赌注

    脸色本已难看的庄家脸上变得更加难看。他流着冷汗摇起了骰子。

    那三枚骰子,有两枚出现的数字是一样的。庄家抱住头。一直屏息注视着的客人们爆发出欢呼声。

    塔巴莎面前的筹码一下翻了倍。庄家无力的垂下肩,耷拉着脑袋。

    没想到只不过是个少女的塔巴莎会有这种赌博才能的众人哑然了。

    这时,老板吉尔摩阿搓着手走了过来。

    小姐,您这还真是大胜啊。那么,虽然马上晚上就到了,不过

    看来塔巴莎赢的已经远超过店里的预想。你要这样赢了就逃可不行,的这种声音也混杂在人群中。塔巴莎顺着店老板的意思回答道。

    继续

    客人们再次爆出欢呼。

    吉尔摩阿的眼稍稍眯了起来。他啪的打了个响指,庄家的脸就变得呆呆的,在点了下头后离开赌桌消失到后面去了。

    实在是非常对不起,因为这桌的庄家身体很不舒服,所以这桌就不开放了。不过,我想小姐您也差不多厌倦这种小赌了吧?

    塔巴莎点点头。不明所以的希尔菲德这时嘎呜嘎呜的叫了起来。

    姐姐!胜负要懂得什么时候退出才是最重要的吧!嘎呜!

    哦呀哦呀,看来您的随从没有想继续的意思啊。您要怎么办?

    嘎~~~~呜~~~~~~~!是想该去买加肉饭吧!

    塔巴莎制止住希尔菲德,说道

    继续

    非常感谢您。像小姐您这样厉害的赌客能来参加游戏,这对经营赌场的我来说是无上的荣幸。请您不要有任何顾虑,继续赢下去吧

    吉尔摩阿说完无心的恭维话后,施了一礼。

    那么,就让我帮您准备位置吧

    塔巴莎摇了摇头。

    哦呀,难道您改变心意了吗?

    想稍微休息一下

    为塔巴莎休息而准备好的是一个摆有奢华大床和桌子的房间。这是为让贵宾住宿而准备的。在床边放着召唤侍者用的小铃,墙壁上装饰着画和雕刻。是个让人觉得相当舒适的房间。或许,这是为了不让赢钱的人想离开而建造的吧。

    希尔菲德在对坐在椅子上,像平时一样掏出书来的塔巴莎,嘎呜嘎呜的抱怨着。

    "真是的,明明都赢了那么多了。啊啊,竟然被带到这房间来,这不就是为了让姐姐把赢的都吐出来而关住我们的监牢吗!嘎呜!

    塔巴莎抬头离开书。

    并不是为赢才来这里

    姐姐你可不能去玩会输的赌博喔!

    塔巴莎把希尔菲德的耳朵拉过来,为了防止有人用魔法窃听,她小声说道

    把这赌场摧毁,就是这次的任务。

    嘎呜

    毫无疑问,这里应该有出千。要找到这个,并把这事告诉客人们。这样就结束了。

    希尔菲德明白了的点着头

    那,姐姐,你已经有头绪了吗?

    塔巴莎看着希尔菲德的眼睛,摇了摇头。哈啊~~~~~,希尔菲德叹了口气,骨碌骨碌的晃着塔巴莎的头。

    你还真是个不顶用的小姑娘啊。赶快把任务结束,用赢的钱给希尔菲德买肉,这可是隐藏任务喔。绝对不要忘记。

    塔巴莎还是和往常一样随她摆弄。

    那,就让希尔菲德来做些什么吧!出老千什么的一定会找到给你看的!嘎呜!

    塔巴莎抬起头,盯着希尔菲德。随后她摇了摇头说道

    你不行。这次是头脑战

    那你也就是想说,希尔菲我不够聪明?

    虽然没这么说,但很相近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嘎呜!生气的用充满抗议的声音大叫着。

    你,你,你抓住了我这古代种希尔菲,居然还说不够真可以啊!

    找到赌博中出千的这种事,和平时的战斗是完全不一样的

    塔巴莎非常冷静的说

    就算是希尔菲我,也是能派上用场的啊

    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你还是老实呆着吧

    希尔菲德好像放弃的一样的说道

    什么嘛什么嘛。把我当傻瓜。好无聊!好无聊!我出去散步!

    心情不好的希尔菲德打开门来到走廊。相似的豪华大门,在走廊中有十几个。琉蒂斯的财主们每晚都到这样的地方逍遥吗。

    在某个地方,就可能有钱在呢。真是的,姐姐她到底当希尔菲我是什么呢

    希尔菲德嘟嘟囔囔的走了出去。

    只剩一人的塔巴莎再次将视线回到书上。从她额上,一道冷汗流了下来。刚刚她就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而读书的,但书中的内容却完全进不了大脑。

    找到出千,虽然这么说,但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刚刚之所以能大胜,不过是因为看穿了庄家的习惯而已,而且有一半是运气。虽说聚集到赌金之后就该是正式的了,但敌人到底会用什么手法自己却完全想象不出来。

    是用魔法来出千的吗?

    不,使用侦测魔法也没关系,店老板充满自信的这么说了。那自信是真的。真的是没有使用魔法吗?

    那这样的话。

    塔巴莎回想起使者托马的迅速。从袖中把出剑的那迅速。那是作为风系统魔法使的自己也没能看穿的迅捷手法。

    也就是说,是靠极快的手法来出千的吗?

    不,刚刚的那贵族好像是自己来切牌的。

    越想越是让思考停不下来。原来如此,这还真是个棘手的任务啊。比起同亚人或幻兽交手,这让人感到数倍于前的兴奋。

    果然,人类最大的敌人还是人类

    正在塔巴莎陷入思考迷宫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是希尔菲德回来了吗?不,希尔菲德是不会敲门的。

    谁?

    我是侍者托马。小姐,我来给您送饮料

    那是托马的声音。塔巴莎眯起眼

    进来

    门打开了,帅气的托马走进房间。他恭敬的向塔巴莎行礼,随后把红酒瓶和杯子放到桌上。

    请

    在把红酒放下之后,托马并没有离开房间。

    他对无言拿起酒瓶的塔巴莎说道

    我知道这很失礼,不过小姐,请问您是生在什么名家吗?

    塔巴莎摇了摇头。

    因为我干的这种工作,所以看到人的话,一般能一眼看出是什么样的人来。看小姐您的举止,拥有一般贵族所模仿不了的品位。恐怕,您是出身于加里亚有数几个名门中的人吧

    塔巴莎看向托马。

    细长的眼睛,这眼在自己的记忆中有过。托马没有漏看塔巴莎的这细微变化。

    好久不见了。夏尔洛特小姐

    托马斯

    塔巴莎声音中含有些许感情的说出这个名字

    正是如此,我就是在奥尔良大宅中担任厨师长的德纳尔得的儿子,托马斯

    托马简短的报上自己的姓名,那令人怀念的托马斯,向塔巴莎深深的低下头。

    竟然能在这种地方再会,就好像是有什么因缘一样。没想到夏尔洛特小姐您,竟然会从那道门中出现,我当时都已经惊得快要跳起来了。

    塔巴莎脑中,与托马斯那令人怀念的记忆复苏了。

    他是在自己小时候家里厨师长德纳尔得的儿子,托马斯。比塔巴莎年长五六岁的他,经常陪着还很小的自己玩耍。虽然管家贝尔斯兰有说过不让自己和平民有超过必要的交往,但自己对托马斯教给自己的游戏,就像对当时自己喜爱的读书一样觉得有趣,所以总是想办法躲过贝尔斯兰的眼睛,悄悄溜到厨房去。

    你以前很灵巧的

    塔巴莎想起托马斯很擅长的魔术。虽然托马斯他不会使用魔法,但他能从口袋中掏出好多球或鸟,也能猜中牌的花色,最后还能盖上斗篷让自己消失。

    每次看到他的这种样子,塔巴莎都会开心的笑出来。

    你的魔术,我一次也没有看穿过

    正是这样

    托马斯笑了起来。

    随后回想起过去,他那英俊的脸也因此而黯然,悲伤的神色浮现在他眼中。

    在那悲痛的事件之后,大宅被毁,佣人们也四散而去,父亲他也完全消沉了

    德纳尔得呢?

    那之后,他马上就去世了。直到最后,他还在担心小姐您的安危

    是吗

    托马斯抬起头。

    不过,能这样和小姐您再会,只能说是始祖他的指引。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我这样的佣人一点都不知道小姐您那以后的境遇。只是听到不少传闻。有的说,小姐您被送往其他国家当人质了,也有的说您被贬为平民,还有的说您被幽禁在艾提安奴城中,更有的说您被迫进了修道院,当了修女,等等这样的传闻

    托马斯脸上浮现出毫无恶意的笑。

    但是,现在看到小姐您,以前那些想象都不过是杞人忧天了。您看起来过的很富裕。是被德?萨里旺家收为养女了吗。啊,不,我这说的太过分了

    你呢?

    听到塔巴莎询问自己的托马斯大喜过望。

    您是在担心我吗!小姐您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啊。呃,父亲过世以后,我像个浪人一样无耻的生活。但就在那时,这里的老板,吉尔摩阿收留了我。

    吉尔摩阿老板是个非常好的人,他不仅教我读书,还给了我工作。我能像现在这样,全都是拜吉尔摩阿老板他所赐。

    随后托马斯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那,我来给我怀念的小姐您一个忠告

    忠告?

    是。我已经把您之前所赢的筹码九成转为金票。这在西雷银行可以换成现金。请您拿着这些,赶快从后门逃走吧

    为什么?

    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对您明说。不过,这之后的赌博,已经被安排成小姐您绝对赢不了的局面了

    塔巴莎无言的看着托马斯。他眼中,只有担心塔巴莎安危的神色而已。这不是陷阱。当塔巴莎判断他所说的都是真话以后,继续开口说道。

    告诉我理由

    托马斯为难的摇着头,但他可能是想到,不把事情都说清楚塔巴莎是不会接受的而张口说道

    这赌场,是布施院啊

    布施院?

    是的。这里是以杀富济贫为目的而设立的赌场。因此,有钱的客人必定会输,这里就是这样设计的

    是谁建的这里?

    是吉尔摩阿老板

    塔巴莎回想起那看起来很贪心的老板。如果托马斯说的是真话的话,那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就是因为如此,我把您赢的一成,当作布施给穷人的钱留下了。剩余的由我思量之后决定还给您。请您就此收手吧

    塔巴莎没有回答。托马斯看着沉默不语的塔巴莎,心想,这下你明白了吧,随后,他把金票放下,施了一礼后走了出去。

    三小时后。

    在为塔巴莎特别准备的单独赌室内,吉尔摩阿老板正在等待着他的对手到来。虽然已经让女侍应去房间通知她已经准备好了,但那里已是空空如也。

    难道,她逃走了吗?

    站在他旁边的托马装傻的说道

    说起来,刚刚她从我这里把筹码换成金票

    吉尔摩阿瞪起眼

    笨东西。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她是小孩子,所以我没怀疑就交给她了。

    她没准会改变想法回去!快去阻止她,要不我们不白费工夫了!

    托马斯一脸神妙的低下头说道

    实在很抱歉。不过,她将筹码的一成留了下来。虽然还是个孩子,但这不是很优秀的贵族吗

    你忘了吗?我们从事的是将钱从贵族那里赢来,再周济给穷人的崇高工作啊

    您说的是

    那你就不要张口夸奖贵族

    实在是很对不起

    正当托马斯放下心抚着胸口的时候。

    房间的门,缓缓的打开了。托马斯看到站在门口的蓝发少女时,他慌了。

    小姐

    出现在那里的正是塔巴莎。吉尔摩阿连忙满脸堆欢的站起身来,请塔巴莎坐到椅子上。

    哎呀哎呀!这真是!我等您好久了啊!

    塔巴莎坐到了吉尔摩阿的对面。

    啊,我还在担心您已经回去了!我还有很多关于赌技的事要向小姐您讨教呢,您可让我等得心急如焚啊!

    托马斯沉着脸在摇头。但吉尔摩阿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侍从的样子,他开始说明赌博的规则。

    这次要赌的是牌戏。是被称作唆哈的,用发到手中的五张牌来决胜的牌戏。

    那就由我来做您的对手,不过为了表示公平,所以就请小姐您来切牌。请您随意切吧

    塔巴莎搬了下牌。她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疑点。既没有发现有使用魔法,也不像用了魔法道具,即便不能使用侦测魔法,像塔巴莎这样的魔法使,只要有些许魔力她就能感受到。

    我也想选地方

    一瞬,吉尔摩阿的表情僵住了,那马上又恢复了笑容。

    哎呀哎呀。您还真是谨慎啊!什么机关都没有的。换地方这种小事,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塔巴莎走出为她准备好的房间,沿着走廊漫步。她注意到厨房,用手指着那里。她考虑在这种地方的话应该不会设有什么机关。

    您这还真是选了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呆在厨房里的厨师和杂工被轰了出去,椅子和赌桌被送了进来。赌局开始了。

    塔巴莎开始飞快的下注。她一直以来的获胜模式是,先小小的下几注观察对方,当确定会赢的时候,再一气下一大注。

    但这次,她所下的大注全输掉了。

    塔巴莎的那几次大注在最后的时候,都以很微弱的劣势败给了对方。现在她明白刚刚那贵族震怒的理由了,输的太诡异。

    塔巴莎的额上渐渐冒出汗水。

    当筹码只剩下数百新金币的时候,机会来到塔巴莎手上。风之十三、十二、十一、,九,这些牌陆续出现在自己手中。如果就这样继续抓到风之十的话,那就是皇家同花顺,最能赢得胜利的牌面就集齐了。

    而她最后所抓来的,正是风之十。

    高贵的风之道就此完成。

    塔巴莎不断的下注。但是,吉尔摩阿也没有落后。

    他是在钓自己的赌金吗,塔巴莎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压了上去。

    哦呀!这真是让人震惊的大搏杀啊!那么,我们就都亮牌吧!

    塔巴莎很罕见的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牌亮了出来。吉尔摩阿看着那华丽的摆在那里的皇家同花顺,眉轻轻一跳。

    啊呀,这又是接近奇迹的一局啊

    有句接连两次出现的奇迹要看始祖他的意愿的谚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或许就是始祖他的意愿吧

    吉尔摩阿亮出他手里的牌。

    那是,炎之十三到九并排列在那里。按照游戏规则,高贵的风败给了最高贵的炎。而这最高贵的牌,现在就在吉尔摩阿手中。

    如果说这是偶然也太牵强了。

    肯定是有出千,但是,他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法,塔巴莎一点也没有发现。

    一小时都没到,塔巴莎先前赢的就都尽数输了回去。完全败给对方。

    输得身无分文的塔巴莎并没有离开座位。她脑中仅为了想,到底是怎么出千的?这一个问题就已经很混乱了。总之,不能发现那手法的话,自己的任务就不会成功。

    那么,小姐,看来您已经没有筹码了,要是想再继续的话,请您去买些新筹码如何

    塔巴莎摇了摇头。

    哎呀哎呀,那这游戏就进行不下去了。您是想就此结束吗,还是,想以您家族的名义借钱继续呢?

    塔巴莎又摇了摇头。自己现在所报的是假名。如果以这名字借钱,到最后只会让自己陷入困境。

    不知何时,在走廊那儿的窗边,已经有客人在围观了。塔巴莎这样的小女孩,同这里的老板一起对赌,对他们来说想必是很有趣吧。吉尔摩阿注意到客人的目光后,提出了一个无礼的方法

    小姐,您看这样如何?既然您已经没钱了,那就赌衣服吧

    围观的客人们听到这方法,怒骂,欢呼,起哄声连成一片爆了出来。

    塔巴莎点了点头。看不穿对手出千的手法。自己是不能就这样回去的。

    赌局再次开始。

    但是,塔巴莎怎么也找不到对手的破绽。

    外衣脱掉了。

    衬衫脱掉了。

    裤子脱掉了。

    四局过后,塔巴莎身上只穿一件蕾丝贴身短衣。塔巴莎的平坦胸部,不甘心的起伏着。

    吉尔摩阿看着对面的贵族少女,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

    塔巴莎很不甘心。

    如果对方是使用魔法来赌博的话,自己绝不可能输到现在。而且,在已经更换了一次场地和方法的现在,这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

    蕾丝贴身短衣,脱去这件的话,剩下的就只有一件内裤。

    小姐,您还要继续吗?

    吉尔摩阿问着塔巴莎。塔巴莎点了点头。一直站在吉尔摩阿旁边颤抖着的托马斯,这时走到塔巴莎身边。

    小姐,请您不要再继续了。即便您再沉迷在赌局中,也不会有任何好处的啊!再这样下去,小姐您就要成别人的笑柄了!就我所知的夏尔洛特小姐的话是

    塔巴莎短短的说道

    我已经不再是夏尔洛特

    小姐

    哦呀哦呀,原来你们认识啊!

    吉尔摩阿边说边怀疑的看着托马斯。看他的脸色好像是在说,这混蛋,是不是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那么,下局的赌注就是您的蕾丝贴身短衣

    塔巴莎拼命的搬着牌。她慢慢动着,当所有地方都注意过了之后,才把牌发了出去。

    任何可疑的地方都没有。而自己手中的牌又是个机会。

    吉尔摩阿他,又会因为牌面比自己稍微好一点而获胜吗?

    不知道。

    已经什么都判断不了了。现在自己知道的仅仅是,赌了这么多局,依然没能抓到对方出千的破绽。塔巴莎在为了自己的无力而紧咬着牙。

    牌亮了出来。

    摆在台子上,吉尔摩阿的牌面又比自己的好一点。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像这样控制自己和对手牌面的呢?

    那么,就请您将那件脱下来吧

    塔巴莎的手颤抖着放到肩带上。就在要把那拉下的时候。

    等等!

    一个已经跑调的声音从走廊中传了过来。

    塔巴莎转头看去,出现在那里的是自己忠实的蓝发使魔,希尔菲德。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希尔菲德身上。

    我绝不允许你侮辱姐姐!

    哦呀哦呀,这不是跟着小姐来的随从吗。现在正是重要的赌局中,希望你不要来搅局。

    希尔菲德眼中罕见的燃烧着熊熊怒火。

    不过,更不能原谅的,就是这个!

    希尔菲德把拿在后面的笼子举了出来,这让即使是在豪赌中也依然面不改色的吉尔摩阿顿时急了起来。

    你这家伙!那是从哪里弄到的!

    像你们这样卑鄙的人类,不管在什么地方作恶,都瞒不过我这古代种,不,都被我这无比伟大的希尔菲德全部看穿啦!我走在走廊里的时候,冥冥中听到有求救的声音!恩,那是只有希尔菲我才能听到的,通过伟大的意识传递过来的求救之声!

    一只小小的黄鼬从希尔菲德拿着的笼子里,啪的闪显出它的身姿。那和普通的黄鼬不同,有着大大的散发着莹润光辉的蓝眼。

    当它出现的瞬间,吉尔摩阿和塔巴莎手中的牌也全部化身成和那同样的黄鼬样的生物。

    这是回声!是伟大的古代幻兽!你就是利用这回声所拥有的精灵之力来作为你赚钱的工具,这是对伟大的意识的极度侮辱!

    如此看来,那叫回声的生物,是借由原住魔法的变化改变了自己的形态。原来如此,这也难怪塔巴莎会感觉不到魔力。因为这被称作原住魔法的精灵之力,是和魔法使们使用的系统魔法完全不同的。

    那些曾化身为牌的回声们,用高亮的清澈的声音鸣叫过之后,就都跑到希尔菲德跟前。希尔菲德也用两三声很像它们刚刚发出的声音来回应过之后。回声们便都跟到希尔菲德身后了。

    你竟敢利用这些可爱回声们的孩子,来让这些成年回声供你驱使!像你这样的家伙,我希尔菲德会狠狠教训你的!

    就在希尔菲德怒叫着正要冲过去的瞬间。

    一直在后面观看的客人们向吉尔摩阿冲了过去。

    你这混蛋!竟敢骗我们!

    把他吊起来!

    但是,托马斯却挡在这群人之前。

    他在众人之前利落的从袖中抽出剑。

    不许你们向吉尔摩阿老板出手

    深知托马斯实力的客人们,大多都停在原地。趁这机会,托马斯从另一只袖子中拿出了什么,用嘴拉动上面的引线,那里面装的好像是磷,瞬间浓烟涌了上来,客人们陷入了恐慌。

    当烟雾散去之后,托马斯和吉尔摩阿的身影已然消失了。

    吉尔摩阿老板,走这边

    在托马斯的指引下,吉尔摩阿通过与外面相连的暗道向外逃去。在这异常狭窄的暗道中,野猫们正聚集于此,它们被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吓到,喵喵!大叫着四散逃去。

    不过,那个随从姑娘,为什么能听到回声的声音。人类通常是不能听到那东西叫声的啊。

    吉尔摩阿混乱的说着。

    疑问请等下再想。现在先考虑怎么逃走,以后在想该如何东山再起吧

    呜,恩

    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到正在逃跑的两人面前。

    小姐

    那正是塔巴莎。

    她身上是贴身短衣加斗篷的清凉打扮,是很着急赶来的吧。但在她手中,已经握有魔杖了。

    您是怎么知道这条暗道的?

    寻风来的

    塔巴莎若无其事的答道。这建设在地下的赌场的空气,是有固定流向的。虽然话这么说,但如果没有异常敏锐的感觉,是根本不会察觉到这些的。

    塔巴莎刷的伸出手

    西雷银行的钥匙

    塔巴莎的意思是说,交出存有赌金银行的金库钥匙。因为在此之前吉尔摩阿从顾客中骗取的钱财还没有分还给事主。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有不少贵族出丑。

    听到塔巴莎的话,吉尔摩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跪倒在地上。

    大人您,难道是政府的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您就放过我吧!我们可是义贼啊。干的只是从富裕的人那里骗得少许钱财,把那钱分给穷苦人们的

    正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希尔菲德从塔巴莎后面走了出来。

    你那是撒谎!回声它们说了!你根本就没有施舍过钱财!那些钱都被你揣到自己怀里,用来享受了吧!

    吉尔摩阿懊恼的站了起来,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打火石式的小型手枪。

    那是当然的!你认为谁会为了别人去赚钱!托马!干掉她们!

    托马斯一脸难过,不过他还是为了保护吉尔摩阿站到前面。

    托马斯

    塔巴莎就像在催他转念一样叫着托马斯的这个名字。但是,托马斯摇了摇头。

    我其实也有些察觉到了。不过他,即使这样吉尔摩阿老板他,也是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收留我的恩人啊

    之后托马斯不甘心的瞄着塔巴莎。

    小姐您是王国政府的人吗?

    一瞬之后,塔巴莎点了点头。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小姐您,会帮助杀害您父亲的王国政府?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不是贵族的我实在不知道小姐您在想些什么。夏尔洛特小姐,请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已经不再是夏尔洛特

    托马斯就像猫科动物准备飞扑过去抓住猎物的瞬间一样,微微沉下身。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放到左边袖口。

    塔巴莎毫不掩饰的压低了左手握着的魔杖。

    我不想伤害小姐您。请您收起魔杖吧。这种距离的话,魔法师也拿我没办法的

    塔巴莎脑中浮现出先前托马斯漂亮的制服贵族的那一幕。他会拿剑冲过来吗。不,不一定会使用同一种手段。他到底会用什么手法?自己实在想象不出来。

    塔巴莎横起杖。

    我实在是不想和小姐您交手,没有再比这更让我悲伤的了

    小姐您一次都没能看穿我的魔术吧

    托马斯那美丽而又细长的眼睛,眯的更细了。

    塔巴莎开始咏唱魔法。

    伊尔.弗拉

    而托马斯出手的更快。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从他袖冲飞出,准确的刺向塔巴莎。塔巴莎不得不将刚咏唱的空气重槌用来防御。那匕首被气团弹开撞到墙壁上。

    但那匕首只不过是佯攻。

    托马斯紧接着拉开烟幕弹,狭窄的暗道中顿时布满烟雾,四下灰白一片。托马斯从左袖抽出剑。在浪人时代就已经和魔法师发生过无数次争端的托马斯,早就习惯同魔法师作战了。

    在像这样的情况下,首先要确保不让贵族看清东西。当魔法师为了驱散烟雾而咏唱魔法的时候,再根据那声音确定位置,发起攻击。

    托马斯就用这种方法获得过无数胜利。

    这次也会一样。

    只要等到塔巴莎咏唱起咒文就能

    也正因此,当塔巴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托马斯惊呆了。比托马斯慌张挥出的剑更迅速,塔巴莎的杖端抵入了他的腹部。

    托马斯用一种让人感觉他总算安心了的声音说道

    不咏唱魔法,而把魔杖像剑一样使用,这让人实在想象不出会是贵族的战法

    看得到的东西都是假的,这魔术的诀窍是你教给我的

    原来如此,所以您反而用魔法来引诱我吗

    托马斯满足的点了点头,倒在地上。

    塔巴莎难过的闭上眼睛。

    插画057

    从吉尔摩阿手中拿回金库钥匙的塔巴莎,把被施了睡眠魔法的托马斯和吉尔摩阿放到一家远离那街道的旅馆。

    她并没接到要逮捕这两人的命令。也没打算把这两人的所在地告诉王宫。不管怎么说,塔巴莎根本就没有治他们罪的意思。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赢。这是塔巴莎对战斗的理解。赌博也不例外。

    塔巴莎到小宫殿中晋见过之后,任务结束了。

    伊莎贝拉厌恶的瞄着成功完成任务的塔巴莎,只留下句,运气真不错啊,便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而塔巴莎也为了回到魔法学院再次跨上希尔菲德飞向空中。

    不过,那些家伙真是不该原谅的!他们竟然敢把希尔菲远房的远房的,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一样的同伴当成工具来利用!那叫吉尔摩阿的男人,好像是以前偶然在森林里拣到了回声的孩子。是当他看到变化成枯叶的回声孩子时,才注意到回声的这种能力的。为此,他就对成年回声们做出,想让我把它还给你们,就要听我的话,的这种阴险行为来了。

    塔巴莎无言的摆弄着牌。

    一边摆弄一边回想着这次任务。

    说起来这还真是个盲点啊。

    就因为人类是不能使用原住魔法的这种成见,所以自己才没有向,难道会利用能使用原住魔法的生物,的这方面多想。

    看来自己的修行还远远不够。自己必须要在各种各样的战斗中学习,积累实力。如果不这么做,那自己本来的愿望也就不可能会实现。

    话说回来,姐姐,预先交给您的钱怎么处理了?有一百新金币呢吧

    还回去了

    塔巴莎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真不敢相信!那要能买多少肉啊!嘎呜!

    这次都是希尔菲我的功劳呢!如果不是我的话,姐姐你那雪一般的肌肤,就要让众人看到了呢!感谢我吧!嘎呜!

    塔巴莎把一枚金币伸到希尔菲德的眼前。

    但是,还有一枚

    太棒了!买肉!买~~~肉~~~啊!

    不过塔巴莎没有回答,她啪的一下把金币抛起来,就在要接住那金币的时候,塔巴莎的双臂迅速交叉成十字,之后把两手伸到希尔菲德头上说道

    在哪边?猜中的话,就全给你买肉

    希尔菲德身子一震。

    呜,呜~~~~恩,感觉是在右边,可又感觉像是在左边,这个,呜~~~~~恩

    哪边?

    等等啦!现在我正在拼命思考呢!如果按姐姐你的习惯是在右边?不,装作那样其实是在左边?

    希尔菲德开始呜呜的念叨着。看这样子,就算飞到学院它也下不了决定吧。

    塔巴莎的视线离开希尔菲德,望向空中。

    自己必须,必须变得更强。

    在各种意义上都要。

    心中下定决心的一人和还在烦恼的一只,就这样向着魔法学院继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