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塔巴莎的冒险2 塔巴莎与米诺塔洛斯
    第6话塔巴莎与米诺塔洛斯

    姐姐,我肚子饿了。肚子饿了啊。嘎呜嘎呜!

    这样大闹着的,正是载着塔巴莎飞在空中的使魔希尔菲德。但塔巴莎正在专心看书,根本不理会希尔菲德的叫声。

    现在她刚刚结束某个任务,正在返航的路上。

    因为一直都是直接回到魔法学院很无聊,所以希尔菲德好像有时会绕路。

    那个那个,姐姐。在回特里斯汀的路上,有好多村庄和城市的呢。一定每个地方都有它们独特的料理的。就是叫地方小吃的东西喽。咱们去试试,这主意不错吧

    塔巴莎对希尔菲德的提议并没有点头,只说了一句没有时间就把它说的全部无视了。

    偶尔一次有什么不好的嘛。你看,风韵龙我又在那边发现一座城市。那是座有尖塔,寺院的不错的城市呢。那么那么,那里到底有什么名吃呢,这真让人在意啊。啊,一想到这个才发现肚子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呢~~~~~~~!已经飞不动了。不行了嘎呜

    希尔菲德开始摇摇晃晃的落了下去。当然这都是演戏。不久塔巴莎合上书。

    哇啊!姐姐终于也有这意思了吗!嘎呜!

    事实不是这样。塔巴莎把刚刚在读的书放回书包里,马上又拿出一本新的,专心读了起来。

    希尔菲德的脸有些发青。不,原本它的脸就是青的,所以是变得更青了。

    让我的期待落空真是太过分了~~~~~~~~~~~~~~~~!

    生气的希尔菲德开始急速落向地面。在途中塔巴莎被颠了起来,被抛到空中。但是,她依然不为所动专心看书。

    希尔菲德在城边的一个树林里着陆之后,马上就咏唱起变化的咒文。

    围绕于我的风啊。改变我的样子吧。

    希尔菲德周围卷起了蓝色的旋风,将它变成一个美丽的年轻女性。

    这就是原住魔法中的变化咒文。

    那长长的和塔巴莎一样的蓝色头发随风飞舞着,化为人类的希尔菲德向上看去。只见那娇小的塔巴莎落了下来。

    就在要撞到地面上的瞬间,她轻轻挥了下大大的长魔杖。完成了浮空魔法。塔巴莎就这样保持着坐姿落到地面上,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继续读书。

    你这书虫姑娘,那就在这里一直看到天黑好了。希尔菲我,可要去那城里好好吃上一顿了呢。嘎呜

    向城里跑去的希尔菲德马上又小跑了回来。

    我这样子一定不行的。在姐姐你们人类来说,这可是全裸的状态呢

    希尔菲德把斗篷从塔巴莎肩上拉了下来,用它裹住身体。随后用树皮搓成的绳索系在腰间。

    这下就OK了

    虽然不管怎么看都一点也不OK,但希尔菲德还是满足的点着头。她再次跑了出去,冲过从森林通往城市的道路,消失在被城墙环绕的城市中去了。

    自己的使魔都已经这样消失了,但塔巴莎还是在继续读书。静静的森林中,只有塔巴莎翻动书页的声音在回响。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希尔菲德又跑了回来。

    因为没有钱!所以人家说不行啦!

    希尔菲德一边嘎呜嘎呜的叫着,一边在晃着塔巴莎的身体。

    啊啊~~~~~~!快点拿钱出来!喂!赶快把钱掏出来!

    希尔菲德一边说着这让人一定以为是强盗的话,一边翻着塔巴莎身上。

    塔巴莎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再让她这样闹下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要被她剥掉了。

    成功了!姐姐总算有想让希尔菲德我好好吃顿饭的意思了呢!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嘎呜的欢呼着。

    围绕在城市四周的是砖造的城墙,穿过大开的拱形城门之后,就是和城墙一样砖结构的,整洁的旅馆街。建筑并排建在街道两边。人口大约有数百人吧。

    或许是因为不在主干道上,所以路上的旅客和马车并不多。希尔菲德指着一间酒馆叫道

    姐姐!这里!就是这家店!从里面传出非常好闻的味道呢!

    塔巴莎走进希尔菲德所指的酒馆。

    里面摆放着三张木制的粗糙桌子。客人是一个老婆婆和两个旅行商人模样的男子。里面有个吧台,中年胖店主看到走进来的是希尔菲德眉毛不由的挑了起来。

    你又来了吗!我刚刚才说过吧。这里没有让没钱的家伙吃的料理!

    希尔菲德怒叫道

    这次是带钱来的呢!

    真的?我看你还带了个孩子一起

    正到店主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注意到塔巴莎的装扮。大大的魔杖,五芒星样式的领针。

    呃?贵族?

    你知道站在这里这位大人是什么身份吗?她可是连哭泣的孩子都会马上安静下来的加里亚北花坛

    正当希尔菲德越说越来劲的时候,塔巴莎拿起魔杖敲到她头上。

    啊好痛!没没,没什么啦。是让哭泣的孩子也会马上安静下来加里亚骑士大人啦

    不管怎样,既然客人您是贵族,那就另当别论了。您快请坐在这边的空桌。虽然我这里不是能迎得起贵族大人的高级店,但在周边的评价还是不错的。

    店主陆续将菜端了上来。原来如此,难怪希尔菲德的鼻子只对这里有反应,不管哪道菜都非常好吃。

    这也好好吃呢。啊,这也好吃。这用红酒炖过的肉,软得就像快溶化了一样。姐姐你来尝尝这烤鸡吧。里面填的是菜和蘑菇,真是做的不错呢

    希尔菲德开始大口大口的开始吃起料理,塔巴莎也随着她吃了起来。吃起来之后,才发现塔巴莎她吃的好快。那些东西到底放在她那瘦小身体的哪里了?一道道的菜就这样被她们消灭了。

    正当她们在吃饭时候,坐在最里面桌子的老婆婆站了起来。这位老婆婆好像从刚才起就一直看着塔巴莎她们吃饭的样子。

    老婆婆摇晃着走到塔巴莎她们桌前,跪到塔巴莎脚边。

    这是位像枯树一样消瘦的老婆婆。她裹着破烂的麻布衣服,脚上的皮鞋破着洞。那在肮脏头巾深处的眼睛,就好像要把泪水流满这已经干枯至极的身体一样,大量流着泪水。

    恩?你怎么了?

    希尔菲德呆呆的问着她,老婆婆向塔巴莎哭诉道

    骑士大人!我有事要求骑士大人!

    请求?是肚子饿了吗?那,就一起来吃吧。嘎呜

    善良的希尔菲德把盘子推了过去。但老婆婆摇了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我并不是想来乞讨。我是有事想拜托骑士大人的

    这时店主从里面走了出来,抓住老婆婆的肩。

    喂,婆婆!这种事去别的地方做!影响我做生意的!真对不起骑士大人。这老婆婆,脑子有点问题。

    又不是要和你说!给我闭嘴!咳!咳咳!

    可恶的老太婆,当店主对正在大咳的老婆婆挥起了手。

    但他的手却被塔巴莎用魔杖挡住了。

    骑士大人?

    没关系

    看到塔巴莎轻轻的摇了摇头,店主无可奈何的回到吧台里面去了。

    塔巴莎来到剧烈咳嗽的老婆婆身边,把装有红酒的杯子递了过去。

    喝吧

    老婆婆像在喝茶一样慢慢饮着红酒。渐渐的,她的呼吸平顺了下来。

    噢噢,骑士大人您愿意听我这老太婆的请求吗

    不要管她!这老太婆,昨天突然来到这里,对这里所有的客人都在说同样的事!真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塔巴莎无视店主的话,继续问老婆婆。

    说吧。发生什么了?

    插画069

    米诺塔洛斯?

    那老婆婆把发生在自己的村子,艾兹雷村的惨剧一一说给塔巴莎听。

    最近,一只被称作米诺塔洛斯的牛头怪物住到村子附近的洞穴里去了。

    米诺塔洛斯会向村里要求年轻女孩儿做为供品。如果每月不送一个过去的话,就会威胁杀死全村的人。

    骑士大人啊,我求您无论如何也要除掉那怪物

    老婆婆哭诉着

    十年前,也曾有米诺塔洛斯来到过村里。当时我也是像这样请求路过的骑士帮忙消灭它的!

    这种事你该去和领主说!那才是正道吧!

    我已经向艾美尔达大人请求过了!但却被他以事务繁忙为由拒绝了啊!真是,每年的地租倒是都逼着交,可一到有事发生,就都不管了!像我们这样的小村落,在他看来根本就无所谓吧!

    于是店主只好有些为难的回道

    这个事啊,虽然,是很可怜,可上面的人就是这样。不过呢,你不是也知道吗?最近在这附近,时常发生儿童诱拐事件的。所以现在不是谈消灭米诺塔洛斯的时候吧

    你说什么,难道我们这些穷人,只能默默忍受自己家的女儿遭受如此折磨吗?

    不,我没这么说,不过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老婆婆这时已经不再理会店主的言语,直接对塔巴莎说道

    我再次向您请求。请您一定要消灭那个怪物。第一个被选上的,就是我的孙女。就是我最疼爱的孙女啊。她还没有嫁人,一点人世间的幸福都还没尝到就要去死,她是多让人可怜啊

    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希尔菲德这时把手搭到老婆婆肩上。

    婆婆,虽然您的事很让我同情,可米诺塔洛斯太难对付了。姐姐她虽然是相当厉害的魔法使,但这次的敌人实在是太厉害。所以这事就请您恕我们难以从命吧

    米诺塔洛斯可是拥有即便是失去头部也能暂时行动的生命力的,而且它还有足以匹敌哥雷姆的力量,是种非常恐怖的怪物。

    还不只如此。

    它那坚硬的皮肤足以抵挡住利刃和弓箭的攻击。而且,米诺塔洛斯基本不会走出洞穴。在狭窄的洞窟中,塔巴莎的敏捷动作会被封住。更重要的是,洞穴中的那凝滞的空气,使得塔巴莎的风魔法根本不能发挥出本来威力。

    婆婆,那边的骑士只不过是个小孩子啊。而且,怎么会有不收你一分钱就愿意去帮你的贵族

    钱的话我有!这是我从村子里筹集到的!

    老婆婆拿出一个皮袋,把里面的钱倒在塔巴莎面前。铜币哗哗的掉了出来,那里面最多只有几个银币。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币也没有。

    店主叹着气说道

    这些可连三个新金币都没有啊

    塔巴莎霍的站了起来。但老婆婆抱住她的腿。

    骑士大人!求您积积德吧!

    想让人为那点钱拼上性命,你还是省省吧

    希尔菲德也很抱歉的低下头

    我也劝您放弃那村子

    塔巴莎只问了一句

    哪里?

    呃?

    老婆婆在那一瞬间有些疑惑,但当她明白那意思的时候马上喜极而泣

    噢噢噢,太感谢您了!太感谢您了!

    姐姐!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希望塔巴莎能改变她的决定。

    就算是姐姐您,对上米诺塔洛斯也很难赢的啊!因为只能在洞窟里战斗!这对像姐姐您这样的风魔法使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只要是塔巴莎她决定要去做的事,那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会使她改变心意的。

    啊真是!我不管了啦!在洞穴里战斗什么的我可不去!希尔菲就在这里等了!

    希尔菲德咚的一屁股做到地上。但是即便这样塔巴莎也没有回过头来。店主对坐在地上的希尔菲德说道

    你也是,这么年轻就要去服侍一个卤莽的主人。真是的,虽说是个贵族,不过她还是个孩子啊。而且,她还一点都不知道米诺塔洛斯的恐怖

    真的真的!那小姑娘,从来都没有听过希尔菲德我的意见的!

    真让人同情啊。恩

    店主点着头,同时伸出右手

    那,付钱吧

    你不是同情我吗?

    这和同情是两回事

    虽然希尔菲德很不情愿,但还是慢吞吞的站了起来跑出店门

    啊啊!姐姐!等等我啊!等等我!嘎呜!

    喂!给我站住!

    追向塔巴莎的希尔菲德,在塔巴莎把钱付给生气追来的店主后,便碎碎叨叨的抱怨着,跟着塔巴莎向那村子走去。

    老婆婆说自己名叫多米尼克。在途中,多米尼克向塔巴莎她们说着自己曾经为了讨伐米诺塔洛斯向领主请求,但却被领主无视的事。

    我们的村子,艾兹雷村是个只有一点耕地的小村庄。难道就因为怎么都征不到多少税,他就不打算保护我们的村子吗

    从小城徒步走了三个小时后,就看到艾兹雷村了。那是个在郁郁葱葱的繁茂树林环抱下的,中间有条小河的村庄。这里确实是个即使领主弃之不顾人们也不会说什么的,只有一点田地的贫寒村庄。

    村子四周围着防止野兽袭击的栅栏。穿过用棍子搭成的简陋村门,村里的村民们都聚集在这里。

    我把骑士大人带回来了!

    听到婆婆的声音,村民们顿时欢呼起来。但,当村民们看到塔巴莎的时候,却又马上失望了。

    什么嘛,只是个孩子

    虽,虽然她确实是个孩子,但她是骑士大人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啊!

    多米尼克婆婆这样大喊着,但村民们都失望的垂下肩,回到各自家里去了。希尔菲德深深的叹了口气。

    姐姐,你看,村民也说那种话了,这次我们就回去吧

    但是,塔巴莎根本不听希尔菲德说些什么,向多米尼克婆婆问道

    你家在哪里?

    在这边。我为刚刚村民们的无礼向您道歉。请您千万不要在意。他们,也都很拼命的。

    多米尼克婆婆的家建在村边。是用土坯建造的,很朴素的房子。多米尼克婆婆打开门,里面有个很可爱的少女,和一个看来是她母亲的女性,她们正抱在一起难过的哭泣着。

    看到多米尼克婆婆走了进来,少女抬起头。

    奶奶!

    叽叽,已经没事了。你看,我把骑士大人带回来了啊

    那被叫作叽叽的,是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女。栗色的长发,灵动的茶色眸子。她确实有让人不想送给米诺塔洛斯吃的可爱之处。

    啊!

    当叽叽看到塔巴莎的瞬间,她悲伤的张大了嘴。但当她看到塔巴莎握在手中的那大而多节的魔杖时,她脸上又恢复了光彩。

    这是多么巨大的魔杖啊!

    那大概是母亲的女性,跪在地上抱住塔巴莎的腿。

    谢谢您能来!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啊!

    当晚,塔巴莎受到了叽叽一家的款待。这住在茅草房中的一家人,拼命用那贫乏的食材做着料理,把那送到塔巴莎面前。

    塔巴莎并没有马上吃,而是向他们询问米诺塔洛斯是怎么要求要供品的。这时叽叽的母亲颤抖着拿出一张兽皮。

    用这个

    在兽皮光滑的那面,用血字写着『下一个月亮重合的夜晚,把叽叽送到森林里的洞窟前』。

    浮在哈尔凯基尼亚空中的双月,明晚就要重合了。

    塔巴莎仔细看着那文字。虽然笔迹很潦草,但那确实是哈尔凯基尼亚通用的加里亚语。那只奸诈邪恶的米诺塔洛斯,看来也会使用人类的语言。

    这信,是上周被贴在广场的告示板上的,那时,村里有许多人看到牛头怪物消失在森林里了。啊啊,十年前也是这样。曾经住在那洞窟里的米诺塔洛斯,十年前也是这样每月要求送一个姑娘。而这孩子的姐姐,也终于在那

    叽叽的父亲一边看着叽叽,一边悲伤的说着

    如果不是那位路过的骑士大人,将那可憎的米诺塔洛斯消灭掉的话,这村子现在一定已经毁灭了

    多米尼克婆婆重复着她在城里酒馆中说过的话。

    十年前,我们也是这样带着钱去城里寻找愿意帮我们消灭那怪物的人。那时我找到位名叫拉尔卡斯的骑士大人,他很痛快的就答应帮我们除掉那恶魔。虽然拉尔卡斯大人经过了相当的苦战,而且还身受重伤,但他还是用火魔法漂亮的消灭了米诺塔洛斯

    叽叽的父亲在一旁补充说明着。

    叽叽的母亲疲惫的说道

    为什么米诺塔洛斯只住到那个洞窟里去啊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

    叽叽的父亲摇着他那满腮的胡须向塔巴莎问道

    骑士大人您,是做什么的呢?虽然我很感谢您为了帮助我们而来到这里,但您为什么会愿意听我们的请求呢?

    塔巴莎短短的答道

    修炼中

    叽叽的父亲理解的点了点头。为了积蓄到能为哪个大贵族效力的实力而辗转诸国修炼的贵族并不在少数。

    请您恕我无礼,我有事想求骑士大人您

    默默吃着饭的塔巴莎听到叽叽父亲的话,把头抬了起来。

    那个,您到底能使用多强大的魔法呢,能不能稍微展露一下让我们看看?

    叽叽的母亲大声叫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要说这么无礼的话!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来帮助我们的

    但你想,眼前的这位骑士大人实在太年轻了。万一真是力所不及,让人家为了我们的女儿牺牲的话,那才是真对不起人家

    叽叽的父亲认真的说着

    这位骑士大人,她也是有家的啊。修炼是很好,但如果找错对手那是不行的

    塔巴莎马上站了起来。叽叽的母亲和多米尼克婆婆满脸惊慌。

    我为他的无礼向您道歉!请您!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啊!

    这两人在害怕塔巴莎因为心情不好而回去。

    塔巴莎挥动魔杖,短短的咏唱着符文。

    风轻摇着,窗子啪的被打开了。

    呃?

    接着,塔巴莎咏唱起比刚才更长的符文。

    拉古兹?沃塔鲁?伊斯?伊塞?温迪

    空气里的水蒸汽瞬间冻结在一起,化成数个冰箭。

    冰箭从窗子飞了出去,好像刺中了什么一样发出巨大的声音。

    哐!

    一家人抱头蹲在地上。叽叽的父亲随后战战兢兢的抬起头,跑到窗边。

    啊呀

    那些冰箭一个接一个的刺在一根用树作成的,支撑栅栏的桩子上。看到那准确的攻击,和那深刺入坚固树干中的威力,叽叽的父亲感叹道

    我真是失礼了。请您一定要漂亮的消灭米诺塔洛斯,以作为您修炼的资粮

    临睡前,塔巴莎只向叽叽的父亲问了一个问题

    十年前,也是指定要哪个姑娘的吗?

    不,十年前,我记得只是写着年轻姑娘,所以当时是用抽签来决定的。这有什么关系吗?

    塔巴莎摇了摇头。

    没什么

    塔巴莎躺在为她准备好的这家中最好的床铺上。虽然这么说,但叽叽家,这贫穷的人家也只有这一间屋子,家里人都睡在这里。当墙边壁炉中的火熄灭了之后,屋里就变得一片漆黑了。很快就听到因为塔巴莎的到来而放下心的叽叽的双亲和多米尼克婆婆睡着了。

    希尔菲德怎么也睡不着,她捅了捅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塔巴莎。塔巴莎好像也没有睡,她翻身转了过来。

    姐姐。白天我虽然一直都沉默着,但现在你一定要听我说。米诺塔洛斯到底有多危险,没和那战斗过的姐姐你是不知道的

    我知道

    那你说说会有什么危险

    很不容易死

    哎呀,你这不是知道吗。给你奖励

    希尔菲德轻抚着塔巴莎的头。

    没错。那家伙的生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即便把它的头砍掉它也还能行动。但是,还不止如此!它的皮肤像钢铁一样坚硬!一点小伤它根本就不在乎!

    我明白

    你不明白的。姐姐,你了解自己的系统吗?是风。对,就是风。姐姐你很擅长把风化成利刃或箭,用那风来切碎对方,但是,那风之刃对米诺塔洛斯来说是无效的!向它挑战无疑是自杀行为。嘎呜

    塔巴莎没有回答,只是钻到毛毯里。

    啊啊,真是的!

    咚咚,有什么人敲着正在着急的希尔菲德的肩。

    出,出出,出现了!

    一个含有歉意的声音传入惊慌的希尔菲德耳中。

    是,是我

    原来出声的是穿着薄睡衣的叽叽。她转向塔巴莎,好像很抱歉似的摇着头。

    骑士大人,真的非常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您就此回去。我不能忍受有谁为了我而牺牲

    塔巴莎轻声短说道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

    叽叽听后沉默了。事情确实是这样。米诺塔洛斯吃过自己以后,肚子饿了一定会再向村民要求供品的。

    如果没有人将它除掉,那牺牲者就会无限出现下去。

    去睡

    骑士大人您好厉害啊。明明还这么年幼,果然还是魔法厉害。是完美无缺的奇迹一样的能力

    叽叽重新想过之后这样说着。塔巴莎简短的,就像在自语一样答道

    魔法不是完美的

    在留下这短短的一句后,塔巴莎静静的睡着了。

    这小女孩儿到底会有什么胜算?虽然充满疑问,但希尔菲德还是无可奈何的也跟着睡了。

    第二天的早上,塔巴莎没有醒过来。

    太阳在空中的时候,塔巴莎一直在继续沉睡,于是夜幕降临了。

    时间差不多是八点钟。塔巴莎终于慢吞吞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全家人都担心的看着塔巴莎。

    骑士大人。终于要去了吗

    塔巴莎点点头,推着还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希尔菲德。到现在依然在继续使用的变化咒文让希尔菲德脑部非常疲劳,为此,她的睡眠量可非比寻常。看她还大有再睡觉一天一宿的势头。

    这时希尔菲德说起了梦话。

    呜扭呜扭,已经再下吃不下了啦。竟然请我吃这么多肉,希尔菲我也很为难的。嘎呜

    塔巴莎使劲拍着希尔菲德。

    呜呀!怎么了!怎么了!

    该走了

    于是希尔菲德的脸马上变得和她的头发一样蓝。

    哈啊,还是要去啊。嘎呜

    塔巴莎随后转向叽叽的父亲

    带路到那洞窟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从村中出来步行三十分钟,穿过茂密的树林,在洞口朝向峭壁的洞窟前,希尔菲德抱怨着。

    把她们带到这里来的叽叽的父亲,已经回村子去了。塔巴莎认为一个外行即使留在这里也只能捣乱而已,所以对叽叽的父亲说让他回去,但他怎么都不愿意。在费劲劝了许多次之后,他才终于很不甘心的握着用来当武器的铁锹回村子去了。

    希尔菲德现在被迫穿着叽叽的衣服,被绳子绑着倒洞窟前。她那漂亮的蓝发,现在也已被染成了和叽叽一样的茶色。

    那和希尔菲的鳞一样的蓝色啊,现在竟然被染成这样。那个小矮子,到底把我当什么。对希尔菲我这高贵的古代种族,就没有一点尊敬之意吗。什么时候一定要咬你一口。嘎呜

    藏在旁边树丛中的塔巴莎,向希尔菲德施放了魔法。

    希尔菲德因为这魔法已经不能再说话。

    不过,这唐突的朝向悬崖的洞窟确实让人感到毛骨悚然。那洞高大约五米,宽大约三米。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希尔菲德好像感到米诺塔洛斯马上就要从洞里出现一样在颤抖着。虽然绑在她胳膊上的是绳子马上就能松开,但她心中还是非常不安。

    不过,塔巴莎她能战胜得了米诺塔洛斯吗?

    塔巴莎的魔法确实很强。

    对于这点希尔菲德也承认。

    但魔法是有相性的。刃系攻击占多数的风系统,在对战拥有坚硬皮肤的生物时很难发挥威力。而且,米诺塔洛斯就是那生物中最有代表性的。

    希尔菲德望向空中,对即将重合在一起的双月祈祷着。

    伟大的意识啊。愿您守护我这可怜的使魔吧

    已经等了多长时间了?

    对希尔菲德来说,即使只有三十分钟也像两小时一样漫长。当双月慢慢重合在一起,周围渐渐暗下来的时候。不是从洞窟中,而是从右侧的森林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那是塔巴莎所隐藏地方的对面。

    嘎呜嘎呜!嘎呜!

    希尔菲德发出那让人根本联想不到她就是传说中的风韵龙的哀叫声。

    下一瞬间,在微微的月光中,一个巨大的牛头露了出来。

    嘎呜~~~~~~~~~~!

    从希尔菲德喉中迸出更剧烈的哀叫声。

    不久,怪物的身体全部显露出来。

    坚固而高大的身体。身高接近两米。手中拿着大斧,慢慢的从边上走近希尔菲德。

    米诺塔洛斯!

    希尔菲德焦急的扭动着身体。虽然她想解开绑在手腕上的绳索,但由于太慌张所以没能解开。

    姐姐!救我!姐姐!

    但是塔巴莎没有回答她。应该说她根本就没现身。米诺塔洛斯走了过来,抓住希尔菲德的胳膊。

    不要啊~~~~!好可怕~~~~!嘎咿嘎咿嘎~咿!

    虽然只要解除身上的变化魔法就能马上逃走,但恐惧到极限的希尔菲德已经完全忘记能这样做了,她只是在拼命的摇头挣扎着。

    这时,米诺塔洛斯伸头过来,对希尔菲德说道

    别动。不然杀了你

    呃?

    嘿咻

    米诺塔洛斯抱起希尔菲德,从原路向回走去。希尔菲德注意到情况有些奇怪。

    是味道吗,它身上没有亚人所特有的兽臭。而相对的,却有些汗味。

    汗?

    希尔菲德暂且不再挣扎,观察着这米诺塔洛斯。于是,她发现在头部附近皮与头之间,有细微空隙。

    嘎呜?

    不只如此,看看他手臂上长的毛,那并不是野兽。不管怎么看都是人类的汗毛。希尔菲德心中愤怒起来。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米诺塔洛斯!而是装成米诺塔洛斯的人类!

    当希尔菲德想把这事告诉塔巴莎的时候,她转念想到,塔巴莎一定早就注意到这点了。要是人类的话,恐怕不会是一个人。应该有同伙的。塔巴莎她一定是这么想,在后面跟踪自己呢吧。希尔菲德因此忍下了就要出口的呼喊声。

    嘎呜嘎呜嘎呜嘎呜嘎呜

    听到这小声怒叫,装成米诺塔洛斯的男人恐吓道

    别吵。给我闭嘴

    你这种家伙,会被姐姐她狠狠惩罚的!希尔菲德在心中这么叫着。终于,在男人前进的方向那边,能看到提灯的光亮了。

    以那光为中心,坏蛋们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一共是五人。

    是群穿着肮脏皮外衣的,相貌可憎的家伙。每个人都持有武器。两个拿着生锈的短剑,两个握着左轮手枪。最后一个,端着长枪

    把东西带回来了啊,杰克

    听到握着手枪的胖男子的话,更让希尔菲德生气了。不只抓住韵龙的我,还把我当东西对待?绝对不能饶过你们。

    但是希尔菲德不闹也不惊慌,反而装得很害怕似的

    啊哇哇哇哇哇,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装成米诺塔洛斯的高个男子无聊的说道

    和你没有关系

    有两个拿剑,有两个拿手枪。连拿长枪的人也有。米诺塔洛斯还拿着大斧。啊啊,好可怕。啊呜,好可怕啊

    希尔菲德故意大声说着,好让塔巴莎能够听到。那被叫作杰克的,装成米诺塔洛斯的大个子把希尔菲德扔在地上。

    你,仔细看看,不是叽叽啊?

    你说什么?艾兹雷村能卖出去的美貌姑娘可只有那女孩儿而已啊?

    男人把希尔菲德围了起来。希尔菲德慌张的摇着头。

    没有错的!我就是叽叽!嘎呜!

    没错。叽叽长得不是这样

    她也不错嘛。你好好看看,这可是个大美人啊。会比叽叽更能卖钱的

    拿手枪的胖子这么说着,但是杰克并不赞同。

    不是这个原因。这家伙让人觉得很奇怪。喂,你是什么人?难道是领主派来的手下吗?

    不是的

    杰克压低声音问希尔菲德道

    喂,说出艾兹雷村村长的名字。你要是那村里人的话,一定知道的

    希尔菲德的冷汗哗哗的流了下来。这种事,她不知道。

    怎么了!连村长的名字都说不出来吗!

    嘎呜

    不是嘎呜吧!

    男人们把各自的武器指向希尔菲德。

    在这瞬间

    从黑暗中,数支冰箭悄无声息的飞了过来。

    啊!

    冰箭准确的命中了男人们的手和肩,他们的武器掉到地上。

    姐姐!

    塔巴莎从黑暗中现身了。男人们想用剩下的手拣起武器,但被塔巴莎制止住了。

    不要动。再动就瞄准心脏

    看着突然出现的贵族,男人们马上丧失了斗志。因为在自己惯用的手被封住了之后,就算再拣起武器向贵族反击也是徒劳的。

    而且他们能从塔巴莎那瘦小的身体上,感觉到她散发出,寒冷的,冰一样的压迫感。塔巴莎轻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男人颤声答道

    如、如你所见,是人贩子

    他们是把能看上眼的年轻姑娘或小孩诱拐之后,再卖到其他地方去的家伙。在哈尔凯基尼亚大陆上,到处都有这种家伙活动。

    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敢把希尔菲当东西对待!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

    塔巴莎对要猛扑过去的希尔菲德说道

    报仇先等等。把他们捆上

    啊,是!

    希尔菲德用曾经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把那些男人的手腕捆住,连成一串。随后她拣起落在地上的武器,回到塔巴莎身边。

    姐姐,难道你,早就知道不是真的米诺塔洛斯,而是有人故意装的吗?

    没有确定

    塔巴莎简短的回答。

    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是信。那字,对米诺塔洛斯来说写得太整齐了。而且,米诺塔洛斯竟然会指定人选,这实在是难以想象。对它来说,应该只要是年轻姑娘就可以

    希尔菲德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那小小的主人。

    为什么不告诉希尔菲

    塔巴莎简单答道

    要欺敌,先欺己

    姐姐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那么,到底是谁写的那信,说!

    不过男人们没有回答。

    快说,谁是你们的头儿!

    是我

    那声音不是被绑住的男人们,而是后面传来的。塔巴莎迅速转过身去,但站在后面的男人更快。

    拉古兹?伊萨

    和先前塔巴莎施放的咒文一样,冰箭飞了过来。冰箭把塔巴莎手中的魔杖打飞了出去。

    一个拿着小魔杖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哎呀哎呀,贵族大人您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呢?

    那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消瘦的贵族。

    不,他是个抛弃贵族名号的普通魔法师。胡须和头发都好像没有整理过似的随意飘散着。他身上也没有披象征着贵族的斗篷。

    那眼因欲望而浑浊,瘦得露出颧骨的脸上,满是世俗的污垢。

    塔巴莎紧盯着这个男人。魔法师咏唱了风魔法,切断了绑住男人们的绳子。形势一下逆转,刚刚被夺去武器的男人们,再次把武器从希尔菲德手上夺了回来,他们脸上卑鄙的笑着,把塔巴莎和希尔菲德围了起来。

    那像是诱拐团首领的魔法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塔巴莎。

    看来,你出生在相当高贵的家族嘛。是出来做武者修炼的吧。不过呢,这时机可是相当的不好

    谁?

    塔巴莎短问着

    哈哈。名字什么的,我好多年前就抛弃了

    因在宫廷内外的势力争斗中失败而破产,堕落成强盗的贵族有不少。这男人也是其中的一个吧。

    这样吧,你就叫我奥尔良公爵吧。我那愚蠢的王弟也是一样。竟然冷落我这哥哥,所以我就弃家出走了

    塔巴莎的表情因愤怒而扭曲。自己绝不允许这种无赖冒用父亲的名字。

    不过,世间也不是那么好混的。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但现在我只能做着帮那些不幸的姑娘们寻找工作地方的工作

    就老实说自己是人贩子吧!

    希尔菲德大叫道。不过,那魔法师一脸无所谓。

    啊,也可以这么说啦。不过呢,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竟然能把如此美人和贵族姑娘弄到手里。把她们绑上。对了,不要抵抗喔

    失去魔杖的贵族是无力的。塔巴莎被那些粗暴的男人绑住手脚。希尔菲德一边愤怒的颤着身子,一边思量是不是要解除变化魔法攻击这些男人。

    可是,敌人是一个魔法师和六个武装男子,即使变回韵龙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取胜。毕竟自己还是个幼年韵龙。

    但是,像你们这些家伙一样的人我是绝对不会饶恕的!

    当希尔菲德怒吼着正要解除魔法的瞬间

    魔法师的手臂从自己的肩上飞了出去。

    呃?

    那魔法师,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当他看到掉在地上的自己的手臂。登时眼睛睁的滚圆,紧接着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拿着武器的男人们慌了。

    是,是什么!那家伙是什么!

    看到出现在魔法师身后的巨大生物,男人们陷入了恐慌。那东西有二点五米高。全身盘结着鼓胀如球的结实肌肉。而它的右手,握着一把和孩子一般大小的巨斧。刚刚正是那巨斧砍下了魔法师的右臂。

    而且,那异样的头部。

    那头上两边长着有螺纹的粗大弯角。

    口水不断从突出于脸的嘴边流下来。

    在夜风里,那怪物的口鼻呼吸时吐出阵阵白烟。

    那头上长着的毫无疑问正是公牛的角。

    摇晃着灰色的躯体,那怪物咆哮起来

    呜噜呜喔喔喔喔喔喔!

    米诺塔洛斯!这是真的!

    男人们用手枪向米诺塔洛斯射击。但子弹全被米诺塔洛斯的厚皮挡住了,连让那皮肤凹进去都做不到,就纷纷掉落在地上。

    米诺塔洛斯走上一步,男人们立刻丢下他们的首领四散逃跑了。

    米诺塔洛斯并没有追过去,而是低头看着被绑住倒在地上的塔巴莎和希尔菲德。从它那身上传来的兽臭,证明它的确是亚人。

    被绳子绑住的希尔菲德在颤抖着。

    米诺塔洛斯举起手中的巨斧。

    希尔菲德闭上眼。

    呜!一阵切过空气的声音后,是巨斧插到地上的声音。

    嘎呜?

    希尔菲德战战兢兢的睁开眼,只见巨斧竟然切断了绑住自己的绳子。不过,它的力气好大啊。竟然能拿巨斧像菜刀一样自如运用,把绳子擦着手边切断。

    米诺塔洛斯随后把绑住塔巴莎的绳子也切断了。

    然后,他走向因为失去手臂而在地上痛苦翻滚着的魔法师,把他那断掉的手臂按到他肩上。从它喉咙里响起一个粗壮的声音。那不是野兽的咆哮,是人类的声音。不过,那声音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听起来就像是,米诺塔洛斯硬逼着自己发出的声音。

    伊鲁?瓦塔尔

    咒、咒、咒文?

    希尔菲德有些慌乱。

    从来就没听说过米诺塔洛斯能使用咒文。

    眼看着魔法师的手腕和他的身体再次连接到了一起。这是多么完美的水魔法啊。

    手臂重新连上的魔法师筋疲力尽的倒在地上。

    请用绳子把他绑起来

    米诺塔洛斯谨慎的说道。希尔菲德点点头,用刚才绑住自己的绳子把还在呻吟的魔法师绑了起来。

    塔巴莎解开绳索后,向米诺塔洛斯问道

    你是?

    也是呢。我现在的这种样子,会让人很好奇我究竟是什么人。好吧,你们看起来像是贵族,我就向你们说明一下吧。到这边来

    米诺塔洛斯催促着塔巴莎。

    被带到的,就是刚刚的那个山洞。被绑住的魔法师由希尔菲德背着,一行人走进山洞。冰冷而潮湿的空气从里面吹了过来。洞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噢,对你们来说这里太黑了不好走。用这个好了

    米诺塔洛斯拣起掉在地上的火把。是因为经常被使用吧,所以并没有受潮。塔巴莎咏唱起点火的咒文,点燃了火把。

    洞穴中比预想的要宽阔。

    米诺塔洛斯说这是地下水长时间溶化了岩石层而出现的钟乳石洞。许多像柱子一样的石笋在地面上耸立着,洞顶也有很多石柱垂下来。钟乳石上裸露出来的些许石英,在火把的光亮下,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一行人跟着米诺塔洛斯默默的向前走。

    在洞壁附近,也有几个石英结晶在闪着光亮的地方。

    呜哇,好漂亮啊!

    当希尔菲德想走过去好好看看的时候,米诺塔洛斯大叫道

    不要过去!

    嘎呜!

    不,抱歉。那边的土已经露出来很滑很危险。好了,来这边吧

    再向里面走了一会儿,出现了个像屋子一样宽敞的地方。各种东西都被搬了进来。桌子,椅子,这些都作成米诺塔洛斯用的所以很巨大。也有灶,上面正咕嘟咕嘟的煮着什么东西。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玻璃瓶,塞满秘药的袋子,栽培曼佗罗的苗床。

    这就是建在山洞里的实验室。

    你是

    塔巴莎抬头看向米诺塔洛斯。

    我叫拉尔卡斯。以前是,不,现在也是贵族

    拉尔卡斯,塔巴莎觉得这名字她听过。是在村子里听过的名字。

    据说是在十年前击败米诺塔洛斯的人

    是啊,没错。你很好奇我怎么会是现在这种样子的吧

    拉尔卡斯说起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接受村民们的委托,用火魔法消灭掉住在这里的米诺塔洛斯的拉尔卡斯,惊异于米诺塔洛斯的生命力。

    因为,不管我怎么烧怎么砍,它就是不死。虽然我有时也会惊讶于亚人们的生命力,但这米诺塔洛斯是特别的。我被它那生命力吸引住了

    生命力?

    是啊。其实,我原来的身体已经得了不治之症。为了使用我仅剩的生命,我踏上了最后的旅途。就在那时,我与这身体相遇了。虽然我多少也能使些火,但我的主修系统是水

    塔巴莎对她所听到的感到惊讶,她想起刚才的咒文。能将被切断的手臂再度接上的修复魔法。

    我决心舍弃自己的身体。于是,我亲手,对那米诺塔洛斯的身体,施放了禁断的脑移植。

    这是多么可怕的坦白啊。这米诺塔洛斯,不,是拉尔卡斯,竟然把自己的脑移植到米诺塔洛斯的身体上了。

    吓到了吗?

    塔巴莎点点头。

    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呢,这身体真的是太棒了。你知道吗,因为魔力是从脑中来的。所以使用魔法也完全没有问题,精神力在得到这个身体以后也更强了。不只是体力和生命力,竟然连魔法之力也变得更强大了。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这里搞研究。

    你不寂寞吗?

    听到希尔菲德的问话,拉尔卡斯不觉得微张开嘴。希尔菲德看到露出的獠牙害怕得缩了起来。

    我原本就是独身。在洞里和在城里时没什么分别

    这时拉尔卡斯呻吟着按住自己的头。

    你怎么了?

    希尔菲德走了过去

    不要碰我!

    嘎呜!

    希尔菲德飞快的躲到塔巴莎背后。拉尔卡斯狂乱的呼吸着,不久,他摇了摇头。

    抱歉。偶尔会头痛的非常厉害。这是个小小的副作用。既然你们已经都知道了,那就到此为止吧。带着那个魔法师回村里去

    在离开的时候,拉尔卡斯特意向塔巴莎和希尔菲德叮嘱,不要把自己在这里的事告诉任何人。

    第二天清早。

    叽叽的父亲和村里的男人们把人贩子魔法师送到城里去了。要把他交给那里的官员。塔巴莎也本该一同前往的,不过在出发之前,她摇头不去了。

    我还有事

    有事?虽然叽叽的父亲他们想不出会有什么事,不过,因为塔巴莎不一起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就带着魔法师出发去城里了。

    姐姐你说的事是什么?

    塔巴莎没有回答,径直向森林里走去。

    真是的!到底是什么啊!好好说给我听啦!

    希尔菲德随后也追着主人去了。

    塔巴莎来到的,是昨天的那山洞。

    怎么了?还有事找那个拉尔卡斯吗?

    不过塔巴莎还是没有回答,她脸上的表情比平时更严肃,向那洞中走去。

    即使是在白天,洞中也还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塔巴莎咏唱了光明术,杖尖出现一盏明灯。她继续向洞深处前进。

    途中塔巴莎停了下来。停在那发现有几个闪着光的石英结晶的地方。就是当时希尔菲德要走过去的时候,拉尔卡斯生气了的地方。

    看塔巴莎走向那石英的结晶。希尔菲德慌忙叫了起来。

    那边不能去。拉尔卡斯说过很滑的

    塔巴莎完全不在意,开始检查石英结晶的周围。在这坚硬的钟乳洞中,确实只有那里露出了土层。

    塔巴莎蹲下身,开始挖土。土很软,很容易就挖开了。当希尔菲德看到挖出的东西,她不禁呻吟了起来

    是、是骨头

    那正是人的骨头。小小的头骨,恐怕是小孩子的。看到这种东西一堆接一堆的被挖出来,希尔菲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是十年前住在这里的米诺塔洛斯吃掉的吗?

    塔巴莎摇摇头。

    是新的

    骨头确实还没有变脆。

    这时,从洞穴深处传来狂暴的声音。

    你们不是回去了吗?

    塔巴莎和希尔菲德转向传出声音的地方。拉尔卡斯的声音是从那光亮到达不了的黑暗深处传来的。

    这骨头是什么?

    塔巴莎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拉尔卡斯答道

    是住在这附近的,猴子的骨头啊

    塔巴莎慢慢的对着洞窟深处举起魔杖。

    杀掉这些孩子的是,你

    回答她的是冰箭。无数塔巴莎也很擅长使用的冰之箭向她射来。

    当!当当当当当!

    塔巴莎急忙闪开,刚刚她所站的地方已经刺满了冰箭。

    躲起来

    塔巴莎轻声向希尔菲德下达命令。在这种狭小的地方,她想变回原来的样子也不可能。希尔菲德藏身到一个石笋后。

    塔巴莎解除了魔杖上的光明魔法。黑暗无限的延伸开来。就像是身处在墨水瓶中的那种黑暗。

    在这重重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少女啊,放弃吧。所有的优势都在我这边

    塔巴莎没有回答,她直接咏唱起魔法

    拉古兹?伊斯?伊萨

    精神力全部集中,一杆冰之枪出现了。

    这是冰枪术。

    第一个优势。就是这黑暗。你们看不到我的位置,但我能看到你。因为黑暗就是这身体的朋友。

    即使是想靠声音来辨别方位,但声音会在洞中发生共鸣,让人摸不准位置。

    不过,夜视能力很强的希尔菲德在帮助塔巴莎。

    就在姐姐的斜前方,左边三十度!

    塔巴莎就向着那个地方,放出聚满全身之力的冰枪。那是连铁制铠甲都可以轻松穿透的冰枪。

    咚!

    与那钝声一起,自己也感觉到命中目标了。

    很锋利的冰枪嘛。不过,这是不会穿破我这厚厚的皮肤的。那么,下一个优势就是我这身体。我这皮肤如你所知,不管是风刃冰箭都能承受的住

    风摇动着,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迅速逼近了这里。被那巨物所挤压的空气,变成厚厚的块传到塔巴莎身上。

    与此同时,又有什么,呜!的一声砸了下来。塔巴莎感觉到风的流动,跳到后面。这是风使所独有的,能感觉到空气流动的敏锐感觉。

    旁边的石笋被打的粉碎。看来砸下来的是米诺塔洛斯所持有的巨斧。

    第三个优势。我的体力,能很容易的撕碎人体

    黑暗中声音再次回响。

    塔巴莎咏唱了咒文,巨大的旋风吹了起来。堆积在洞中的灰尘也随之飞到空中,她是想封住对方的视线吧。

    不过,拉尔卡斯同时咏唱的咒文却将塔巴莎的计划粉碎了。

    那猛烈的风带着灰尘一起飞到洞窟深处去了。

    第四个优势。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得到这身体以后,让我的精神力变得更强大了。恐怕已经到四方级了吧

    一直藏在后面的希尔菲德叫道

    姐姐!快跑!状况太糟了!

    还是不要想怎么逃好。在没有土的这个洞窟里。你要是慌张跑出去的话,一定会跌倒的。而且,不管你能跑多快,还是我更快

    是已经觉悟了吗,塔巴莎横起魔杖,从正面和拉尔卡斯对崎。

    通过自己全身已经竖起的寒毛,她能清楚的看到米诺塔洛斯移动时产生的风。

    那米诺塔洛斯的巨体在移动时被打乱的风,把它的动作告诉给塔巴莎。风,对塔巴莎来说就等于光亮。

    拉尔卡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塔巴莎笑了起来。不过,并没有笑出声。只是嘴唇微微上翘,咕哇咕哇的,发出像咳嗽一样的呼吸声。

    看来我也好久没笑,连怎么笑都不记得了。不过,少女啊,虽然你还很小但做的很好啊。像你这样清高,有贵族风范的贵族现在可是很罕见的啦

    拉尔卡斯挥起巨斧。

    好像那就是拉尔卡斯的魔杖。当他变成米诺塔洛斯的时候,使用的魔杖也随之改变了吧。

    这是贵族之间的决斗。来吧

    握着巨斧的米诺塔洛斯像魔法师一样站在那里的样子,让人看起来觉得相当滑稽。

    塔巴莎冰冷的说道

    你已经不是贵族了。只不过是个嗜血的怪物

    插画109

    在黑暗之中,拉尔卡斯的眼睛一瞬闪着血红的光。塔巴莎直视着它的眼睛。

    我是贵族。现在不就是像个贵族一样在决斗吗。比空气槌

    拉尔卡斯把巨斧竖在自己胸前,像个真正的贵族一样举着它。感觉到空气运动的塔巴莎也缓缓的做起同样的动作。而一直在旁边注视着的希尔菲德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姐姐她要怎么才能战胜这不仅拥有米诺塔洛斯的身体,还拥有魔法师智慧与魔法的怪物呢?

    两人咏唱起咒文,同时施放出气团。

    砰!被放出的气团在两人之间相撞。像烈焰一样的爆炸发生了,周围的空气也为之扭曲。

    不过,这只是一瞬间。

    拉尔卡斯所施放的空气槌要比塔巴莎的更强大。那在吞噬了塔巴莎所射出的空气之槌后,变成更为巨大的气团向塔巴莎袭去。

    塔巴莎被那巨大的气团打飞了出去,先撞到洞壁,之后倒在地上。

    决出胜负了

    拉尔卡斯慢慢走到塔巴莎身边。

    少女啊,收回那句话吧。我还是个贵族的

    倒在地面上的塔巴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已经,不是贵族了

    收回这句话!

    在它怒吼的瞬间,拉尔卡斯抱住头跪倒在地上。

    呜喔,呜,咕哇

    它非常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抱着头在地上来回翻滚着。眼神变得呆滞,发出血红的光,从嘴边开始流出粘稠的唾液。

    收,收回那话

    像野兽一样的声音,随着充满泡抹的唾液一起从他口中吐出。塔巴莎就像在追击一样重复说道

    你只是只嗜血的野兽

    收、收回去,你,好吃。收回,你,好吃。吃掉

    看不下去的希尔菲德解除了变化咒文。

    呜呀!

    因为实在太狭窄,所以它的身体被洞壁夹住根本动弹不得。它一边晃动着自己巨大的翼,一边大叫着

    姐姐!快跑!他的样子很奇怪!

    但是塔巴莎没有逃。她一动不动的,冷冷的,用她那苍蓝的眸子盯着拉尔卡斯。

    好吃。所以我,要吃了你

    拉尔卡斯抓住塔巴莎那瘦小的肩,像要咬住她一样猛张开嘴。

    塔巴莎就在这个瞬间抽身咏唱起咒文。

    拉古兹?沃塔鲁?伊斯?伊塞?温迪

    拉尔卡斯口中的唾液瞬间冻结了,化为箭的形状。唾液化成的数只冰箭,陆续飞入拉尔卡斯口中。

    咳咳,鲜血从拉尔卡斯嘴里喷了出来。

    唾液化成的冰箭,已把自己的胃等等内脏全部撕碎了。

    拉尔卡斯的手依然放在塔巴莎肩上,它就这样慢慢跪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塔巴莎咏唱了光明术,借着杖端发出的光亮,她低头看着拉尔卡斯的巨体。

    那赤红的,野兽的光,已从它眼中褪去。拉尔卡斯张开它那满是鲜血的嘴。在微弱的魔法之光下,拉尔卡斯痛苦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约三年前。我做了个袭击孩子的梦。梦里的我,就像个野兽一样把孩子吃掉了。那之后我做了好多次这样的梦。是啊,最开始,我真的以为那是梦。当自己醒过来,对,意识也恢复了,我看到那掉在地上的孩子骨头,我也没认为那是现实

    我知道自己的精神已经渐渐的接近米诺塔洛斯了。在肚子非常饿的时候,就突然会想要吃人。即使我的理性在否定这个,但感情却不受自己指挥。即使我拼命压抑,但马上欲望就占了上风。我不知道是这身体中还残留着米诺塔洛斯的意识,还是说我的心已经慢慢变成米诺塔洛斯了。恐怕这两方面原因都有吧,咳!咳咳!

    拉尔卡斯剧烈的咳嗽着。咳咳!随着咳嗽,大量的血被吐了出来。不过即便如此,拉尔卡斯还在拼命的说着。

    虽然我也想过去死。不过,我没有杀死自己的勇气。为了杀死自己体内野兽,我试着调配各种药物,不过那都是徒劳的。我能作为自己的时间在一天天减少。所以,这样很好。你干的漂亮。我以前曾经放火烧这个洞窟,让里面的米诺塔洛斯窒息而死,但那算不上是什么高明的手段。像你这种,避开它坚硬的皮肤直接攻击内脏的做法,我想都没想到过

    这时塔巴莎第一次张口说道

    只是偶然想到

    拉尔卡斯的唇微微翘起,露出笑容。

    感谢你。少女啊,最后能不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塔巴莎合上眼,之后她说道

    夏尔洛特

    她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了它。

    好名字

    塔巴莎轻轻点了下头

    谢谢

    啊啊,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让我觉得很讨厌啊。真的是很讨厌

    拉尔拉斯不断咳出比刚才更大的血块。

    那就像是已经定好的信号一样,拉尔卡斯周身轻微的痉挛也停了下来。

    缓缓的,缓缓的,拉尔卡斯的眼中失去了光彩。

    在研究室中把拉尔卡斯火葬之后,塔巴莎为了回到魔法学院再次乘希尔菲德飞到空中。

    很少见的,她并没有打开书,而是呆呆的望着天空。

    希尔菲德很为这样的塔巴莎担心。

    刚刚的发生的事情太让人震惊了。

    刚刚拉尔卡斯他,说过讨厌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那说的对呢。嘎呜

    塔巴莎没有回答。只是在凝视天空。

    放心吧。希尔菲我呢,就算姐姐你变得不再是姐姐你了,我也会永远站在姐姐你这边的

    说着这些不明意义话语的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

    飞了一会儿之后,希尔菲德觉得肚子饿了。

    姐姐。在这种时候虽然有点不合适,不过我肚子饿了啊

    忍耐

    忍不了了啊!想想看,今天我还什么都没有吃呢

    塔巴莎没有答话。这时,希尔菲德在它下面发现了村庄。

    发现村庄。降落了啊

    塔巴莎伸杖啪啪的敲着希尔菲德的头。

    好痛。好痛啊

    不要再绕路了

    塔巴莎声音呆滞的说着。希尔菲德觉得自己再也说不了什么,也沉默了。

    这只载着塔巴莎的风韵龙,就像是要改变心情一样大叫道

    那就急速飞向魔法学院!嘎呜!

    希尔菲德开始加速。

    感到有强风吹入眼中的塔巴莎,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