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塔巴莎的冒险2 塔巴莎与极乐鸟
    第7话塔巴莎与极乐鸟

    这是什么~~~~~!被骗了!嘎呜!

    加里亚上空三千米。

    载着塔巴莎前往琉蒂斯的风韵龙希尔菲德,正在灵巧的用它的前爪从嘴里取出了些什么。

    竟然让我这风韵龙吃这种冒牌东西!

    它把前爪伸向自己的后背,把那顶到正在看书的塔巴莎面前。那是茶色的,形状像肉又像面包的柔软团块。

    虽然这种东西被举到塔巴莎面前,但还是被她无视了。她就像没注意到眼前有这东西一样继续在翻着书页。

    你尝尝

    希尔菲德将头灵活的转动看着后面,扭着身子把那软块送到塔巴莎嘴里。

    塔巴莎面无表情的把那嚼了两下咽了下去。她没有说出任何怨言,还是在继续翻着书页。

    很难吃吧?不可能会好吃!嘎呜!这种东西!虽然有肉味,但根本就不是肉!是冒牌货!

    希尔菲德所吃的是,最近上市发售的用魔法制作的代用品。那是在用豆子作成的面包状材料上,用魔法附上肉的味道,这是为了让买不起肉的平民能吃到而制作的。

    虽然是味道谈不上好吃的仿制品,但比饭桌上没有肉来说还是强多了,所以这东西卖的很好。

    能吃

    塔巴莎淡淡的说。而希尔菲德则继续嘎呜嘎呜的抗议着。

    真是!别看希尔菲我这样,但我也是个美食家啊!所以我要真正的鱼或者肉。身为主人的你,有义务给使魔提供食物。希尔菲我作为使魔,只是在主张我正当的权利

    没有钱

    塔巴莎把能歪曲所有主张的现实说了出来。

    亏你每次都买新书还敢这么说!书什么的根本就不能吃吧!我希望你多注意下严酷的现实!

    吃饭,不管吃什么都能使身体得到营养。但是,书是头脑的营养。知识更重要

    希尔菲德虽然还再嘎呜,嘎呜,嘎~呜的大闹着,但塔巴莎已经不理它了。只是在安静的读着书。

    对食物的怨恨是很可怕的!

    希尔菲德一边嘎呜嘎呜的叫着,一边向琉蒂斯飞去了。

    加里亚首都琉蒂斯。建在都城郊外的那壮丽的威尔克萨鲁特伊尔宫一角,有以鲜艳的浅粉色墙壁而著称的小?特洛华宫,在那宫殿里,它的主人正等待着塔巴莎的到来。

    长长的,和塔巴莎同样的蓝发。但是,那脸上所显露出的神色,虽说基本都是同样的冰冷,可,却让人想象不到她们有血缘关系。

    塔巴莎脸上的神色给人的是那凉爽的,冷风一样的感觉,而这加里亚公主伊莎贝拉,却可以以一句冷酷来概括,让看到的人心中是那么不安。

    好迟。那人偶姑娘真是能让我起急啊

    她发出的这冷酷的是声音,让在一旁伺候着的女官和侍者的表情都变得十分害怕。公主她要是心情不好,那可是非常的危险的。说这关乎性命,也一点都不夸张。

    好,酒席不是已经开了吗。这酒和这菜,好像很难吃啊。我已经厌倦这个了。你们去吃吧

    伊莎贝拉瞥了一眼摆在她面前桌子上的各种料理这么说道。这一桌可是在宫廷御厨中工作的,汇集了从整个国家中精选而来的厨师们精心制作的豪华午膳。那一盘的价格就够一个平民生活一年,这桌摆的都是这样的料理。

    所有侍从们都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他们都在为公主会出什么样的难题而不安着。只是吃掉酒席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但是,伊莎贝拉随后说出的话,犹如在这些人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因为没有什么时间了。所以要你们在一分钟内解决掉。要是慢了一秒,就全员一周不许吃饭

    侍从们的脸因恐怖而扭曲了。伊莎贝拉的脸上的样子就好像在说你们的这种表情才是我最棒的料理一样。她继续说道

    我讨厌对食物没感谢之心的家伙。明白了的话,就给我快去吃。时间,已经过去七秒了喔

    侍从们连忙扑向料理,连使用餐具都忘记了,疯狂的用两手抓着开始吃。

    啊哈哈!简直就像是家畜一样!

    伊莎贝拉高声大笑着。

    就在这时,卫士通报的声音响起。

    七号大人!驾到!

    伊莎贝拉的笑容在一瞬间冻结,变成更尖刻,仿佛能杀死见者一样的笑容。

    让她进来!

    正在聚集在桌上疯吃的侍从们一起露出了安心的神色。他们的暴君感兴趣的对象,终于转移到别处了。

    伊莎贝拉看着无言走进来的塔巴莎,指着自己桌上那些已被吃得乱七八糟的料理说道

    偶尔也该招待下你嘛。你看,这可是一流厨师精心制作的料理喔。都是能让你那胃忍受不住的美食啊。吃吧

    虽然那原本可能是非常豪华的料理,不过在侍从们风卷残云之后,变得像残渣一样。根本不是能让原王族入口的东西。

    塔巴莎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伊莎贝拉心中燃起怒火。她举起杖,指着塔巴莎。

    吃下去。这是命令!

    塔巴莎依旧无言的走到桌边,拿起叉子。伊莎贝拉的脸此刻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不能用叉子喔。宫廷里存在的叉子,是只允许王族使用的。你不知道吗?

    塔巴莎微眯了下眼,把手向料理伸了过去。她用手握起肉和蔬菜的残骸,送入口中。

    怎么样?很好吃吧?感谢我吧。这可是用你这样的人一生都吃不到的高级食材所做的

    表情微微僵硬,只使用右手的塔巴莎把料理都吃了下去。

    伊莎贝拉把任务告诉给已经吃完的塔巴莎。

    那么,这次的任务,不是正式任务。就是说是我的私事。没有意见吧?对你来说,不管是正式任务还是我的私事都无所谓的呢

    伊莎贝拉翘起二郎腿,冷冷的命令道

    我已经厌倦同样的料理了。所以,我要你去取极乐鸟的蛋。

    站在一边恐惧着的侍从们的表情为之一变。在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到对比自己的命运更残酷之人的同情。

    如你所知,极乐鸟一年产两次蛋。但是现在的季节,想取得极乐鸟的蛋并不简单。所以只能等待时节,不过,我现在就想吃。因此你就拼命努力吧。为了我的奢侈美食

    伊莎贝拉满足的说道。

    竟然是极乐鸟的蛋!嘎呜!

    当希尔菲德从塔巴莎那里听到这次的任务时,不禁高叫了起来。离开王宫的塔巴莎,正在和希尔菲德一起飞向加里亚南西。极乐鸟,是居住在在火龙山脉,就是那座加里亚和罗马利亚交接处那座山脉中的鸟。

    对

    塔巴莎的语气和往常一样的回答着。

    这不是根本拿不到吗!你听好,姐姐。极乐鸟把巢筑在高山的洞窟里,但那里同时也是火龙的巢穴啊!现在这季节,正是火龙在养育后代的时候!即使只靠近过去,就会被强大的烈焰整个烧焦的!

    事情正像希尔菲德所说的那样。

    所以想取得极乐鸟的蛋,一般都选择在没有火龙的季节。而在现在这种季节,去取得极乐鸟蛋无疑将等于自杀。

    伊莎贝拉会让塔巴莎为了自己的美食而前往那里,就是因为非常讨厌塔巴莎。

    养育后代中的火龙,就算对方是希尔菲这样的古代种韵龙,也不会丝毫手下留情的!火龙是以强大的火焰取代智能进化来的种族,它们又不像风龙那样能懂得事理,而且还很暴躁!嘎呜!

    看着几乎就要说出,有那种粗暴家伙的地方绝不能去,的希尔菲德,塔巴莎还是没有点头。

    快一点。我想明天到

    真是!姐姐你真是一点都不知道龙族的恐怖!

    虽然一直抱怨着,但它也不会丢下塔巴莎自己逃走,希尔菲德无可奈何的飞向火龙山脉。

    火龙山脉,那是由众多六千米左右的高山组成的绵延山脉。但是,在一般高山顶上能看到的冰层和雪,这里却看不到。

    山脉如它的火龙之名,深红的岩浆和黑色的熔岩石布满山顶附近。红色的熔岩流从四处喷涌出来,旺盛的雨水不断落下来遇到熔岩,化成水蒸气。山脉四周全都是白茫茫的雾和烤人的热气。

    简直就像整个山脉在洗桑拿一样。

    塔巴莎现在就站在这火龙山脉脚下,仰望着山上。极乐鸟的巢筑在离这里大约一盟左右的山顶洞穴中。

    但,那附近也是火龙生活的地方。直接乘希尔菲德从空中过去的话,瞬间就会被火龙们发现的。因此,塔巴莎选择了从山脚悄悄登上去,来接近极乐鸟住地的方法。

    要让我这样子爬上山去可不行

    要是还以龙身的话,马上就会被火龙它们发现的,所以希尔菲德照例用起变化咒文,幻化成人身。她穿起塔巴莎借她的衣服,摇着那头长长的蓝发,对默默向前走的塔巴莎抱怨不停。

    不过塔巴莎完全不理会她,只是在一点一点的向上走。

    当然,山路之类是不会存在的。耸立的悬崖和巨大的岩石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以山顶目标的塔巴莎和她的使魔面前。为了保存精神力,魔法使用已经被控制到最小限度,所以塔巴莎都是靠自己的手脚来穿越这些障碍。

    用那还不习惯的人类的手足跟着主人前进的希尔菲德叫唤道

    真是的,没有比那最恶毒的公主更贪吃的了!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美食,竟让我这韵龙希尔菲受这么多苦

    不过是走一盟,却消耗了半日。因为不断重复着前进十五分钟休息五分钟,所以消耗了相当多的时间。当希尔菲德在这茫茫的水蒸气中,看到那闪着琉璃色光彩的鸟羽毛时,她兴奋的叫了起来

    那羽毛!就是极乐鸟的!

    塔巴莎转过身,把手指竖在嘴边。

    也,也是啊。因为这里也同时是火龙的巢穴呢。嘎呜

    她骨碌骨碌的转头看了看四周,便弯下腰随塔巴莎继续前进。她们就在这蒸腾着的水蒸汽中,寻找着极乐鸟的巢穴。这可是件相当辛苦的事。

    不过姐姐啊,这雾和这热气也太让人难以忍受了啊。既那么闷热,还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是,能隐藏我们

    塔巴莎像平常一样冷淡的说。希尔菲德看着即使是在像这样灼热如地狱的世界中却还能保持冷静的主人。

    水蒸气和汗,让她的蓝发粘到额上。衬衣也全湿了,紧紧贴住身体,让那娇小的身体曲线完全显露出来。因为在爬山,所以她身上已经满是污泥。

    不过,即便样子已是这么狼狈,但仍丝毫动摇不了塔巴莎那冰冷而高贵的气质。在她眼中看不出一丝疲劳,嘴也像平时在读书一样,一直紧闭着。

    这只站着就能让人汗流浃背的,火龙经常出行的恐怖地方,却一点也没能让塔巴莎退缩。

    姐姐你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嘎呜

    塔巴莎猫着腰,开始检查各个岩石缝隙。极乐鸟就是在这种岩石缝隙间筑巢的。

    不过,却没能发现极乐鸟巢。虽然时有见到极乐鸟的身影,但它们是不会在这种容易找到的地方筑巢的。所以只有时间在继续虚度。

    希尔菲德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暴躁的火龙就会出现在这里。

    姐姐。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还有明天的。嘎呜

    不过塔巴莎并没有同意自己使魔的建议。她就像在寻找从桌上掉到地下的羽毛笔一样平静,在逐一确认每个岩缝。

    不久,塔巴莎简短的说道

    有了

    真的?是真的吗?

    希尔菲德也跑了过去,看向塔巴莎指着的岩缝。

    里面有个用岩石碎片作成的碗形极乐鸟巢。在那铺满动物皮毛的巢中,放着三枚闪着琉璃色光彩的蛋。

    好棒!真的在啊!嘎呜!

    高兴的希尔菲德开始扭着自己的腰。但她不知道该如何用人体来表现自己这兴奋的心情,所以动作非常奇特。不过塔巴莎连一眼都没有看她,直接把手伸向那蛋。

    但是岩缝很深,她手够不到。正当塔巴莎要使用魔法的瞬间,巢的主人回来了。

    吡呀吡呀!吡呀!

    一只长70厘米,有和那蛋一样的闪着琉璃色光彩翅膀的鸟,用它的爪子猛烈攻击着塔巴莎。它是为了守护自己的蛋。虽然这是很英勇的行为,但塔巴莎也是为此拼上性命的。她在为驱赶极乐鸟努力挥舞着双手。

    于是极乐鸟便飞到空中,更尖利的鸣叫起来。

    吡呀!吡呀吡呀吡呀!

    真是烦人的鸟呢!

    希尔菲德抱怨着。

    但塔巴莎听到极乐鸟的叫声,心中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她凝视着满是雾气的天空。

    恩?姐姐,怎么了?快点拿完蛋回去吧

    在希尔菲德这么说的同时,雾气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塔巴莎迅速挥下魔杖,咏唱魔法把希尔菲德弹了出去,与此同时,自己闪身伏到岩石阴影下。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股粗如柱子般的火焰,将塔巴莎她们刚才所在的地方烧了个片甲不留。

    火龙!

    希尔菲德惊叫。出现在雾气中的正是一条全长十五米左右的巨大年轻火龙。

    它的身体比风龙更大,那粗大的爪子和牙齿让人胆寒。

    不过最引人侧目的还是那如烈焰结晶一般赤红的鳞片。火龙就像是那疯狂燃烧着的火焰显现在世一样凶暴的从塔巴莎她们上空划了过去,随后它在空中一转弯,再次向她们扑去。

    在这瞬间,塔巴莎从岩石的间隙中跳了出去。

    姐姐!

    希尔菲德大叫着。

    塔巴莎应该是想以这一击决定胜负吧。

    这愤怒的巨大火龙和娇小少女对决的场面,让希尔菲德有种不太现实的感觉。

    不过,在那娇小的塔巴莎身上看不到任何胆怯的样子。她凛然举起和自己一般高的魔杖,开始咏唱强大的咒文。

    仅仅过了数秒,精通实战魔法的塔巴莎便已完成,在她的杖端,出现了一杆巨大的冰之枪。

    是冰枪术。

    塔巴莎把冰枪向冲过来的火龙投了出去。

    不过火龙喷出的烈焰,在瞬间就把那冰枪蒸发掉了。!

    塔巴莎惊呆了。那么巨大的冰枪,竟在瞬间就被蒸发了!

    其实,冷静的塔巴莎也是有弱点的。她最擅长的战法是,像下棋一样,料敌先机迅速制定策略后进行战斗。

    但也正因为此,如果在中途有什么预想之外事情发生的话,她的判断就有很容易失误的倾向。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负,这正是塔巴莎的弱点。

    塔巴莎低估了火龙吐息的强大。

    她脸上微微露出焦急的神色,再次咏唱起咒文。

    一堵冰之墙出现在塔巴莎面前。

    冰墙术

    但是,这在火龙的吐息面前,就好像在往烧得滚烫的石头上使用水魔法一样。趴在地面上的希尔菲德在大吼

    姐姐!不行!快跑!

    但这已经说的太迟了。

    火龙已吐出那深红色的炎之气息。

    冰墙被烈炎吞噬。希尔菲德飞快的冲过去抱住塔巴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吐息。

    不过从一旁横扫过来的火龙尾巴,砰!的将主仆两人扫了起来,她们就像是球一样,被抛向空中。

    连咏唱咒文的时间都没有,这两人就撞到地面,昏了过去。

    插画149

    你醒了?

    塔巴莎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帐篷中,盖着毛毯躺在稻草做成的床上。猛的坐起身,好痛。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已经缠满了绷带。

    依然是人类样子的希尔菲德在自己旁边熟睡着。在这用兽皮和结实的树枝搭建的帐篷里,堆满了能让一个人长时间在这里生活的各种物品。

    塔巴莎想起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游牧民们的帐篷。

    而正关心的看着刚刚醒来的塔巴莎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发随意的束在后面,脸也被泥弄脏了。她的衣服很破,四处都是洞。

    不过,在她淡褐色的眸子中,透着强大的意志力。虽然她的外表被俗世所染,但却散发出一种出生高贵之人所特有的感觉。

    果然如此,在她右手中握着魔杖。

    她是贵族。

    是你,救了我吗?

    少女点了下头。

    是的。我正好在离那儿不远的岩影里,看到你和火龙交战了。不过你还真是莽撞啊。竟然以人身挑战火龙

    你是怎么救的我们?

    当看到你们被打飞出去时,我急忙弄出声音转移火龙的注意。趁火龙在天上盘旋的时候,偷偷接近你们,用风魔法把你们搬过来的

    她好像是用风魔法把塔巴莎和希尔菲德两人运到这里来的。不过能在火龙尚未回巢的情况下迅速将她们救回,那她应该是个相当纯熟的魔法使。

    就在这时,希尔菲德也醒了过来,她猛睁开眼大叫道

    姐姐~~~!火龙它~~~~~!嘎~~~~呜~~~~!

    那少女慌忙上前捂住希尔菲德的嘴。

    嘘!请不要出声!这帐篷是用魔法伪装成岩石的。发出声音会让火龙注意到这里。

    你在这里做什么?

    塔巴莎问那少女。

    少女说她的名叫琉琉。

    我出生在鲁修。是作为行政官的女儿被抚养长大的

    鲁修是加里亚西部的一座城市。虽然塔巴莎没去过,不过听说那里是个气候温暖适宜居住的城市。

    琉琉向塔巴莎说起自己的身世。自己作为行政官的女儿,没有任何约束成长的事。吃着山珍海味成长的事。

    那时我的兴趣,就是美食。用钱去买世界中所有好吃的东西。罗马利亚和特里斯汀的店我都去过,也曾有过为了一顿午餐而去旅行。不过,不久之后,我的兴趣渐渐转移到自己做饭上了

    一般来说,虽然身为女子,但贵族女子是不会下厨的。因为烹饪被认为是身份低贱之人所做的工作。

    只是做做点心的话是不会有人有意见的,不过当贵族家的女儿真正学习烹饪的时候,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力。在发生过很多事后,我离开了家。但,我在各地流浪的时候,却注意到一个事实

    琉琉紧紧握住拳头,抬头看着屋顶

    这世间的大部分人,都吃不到好吃的东西!

    这声音让希尔菲德的肩不由得震了一下。刚刚她还在以会引起火龙注意的这个理由来制止希尔菲德大声说话,不过一旦自己说得兴奋起来,好像就忘记这件事了。这名叫琉琉的少女,虽然外表看起来成熟,但心中却藏着火热的激情。

    在旅途中,许多人都对我非常亲切。在我为找不到睡觉的地方而四处乱转的时候,农民给我提供了住宿。当我因为没有吃的东西,肚子饿得走不动倒在路边的时候,有人递给我面包。所以我认为。那些人们,那些善良的真正生活着的人们,他们却吃不到我们所吃的那种美味这绝对是错的!

    琉琉把拳头握得更紧,不停的点着头。

    美食并不是只属于贵族的东西!那应该是万民共有的娱乐!

    希尔菲德满脸感动的向琉琉扑了过去。

    说的太好了!希尔菲我好感动!嘎呜嘎呜!

    琉琉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抱歉。一说起美食的事我就不觉的有些兴奋了

    塔巴莎语气和平时一样的问了一句

    有这种志向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琉琉的一脸问得好的样子,从身边取出了什么。那是,塔巴莎在前往这里途中给希尔菲德吃的代用肉。

    呜哇!是冒牌肉!

    琉琉低下头,更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错。是冒牌的

    是你做的?

    听出她话中含义的塔巴莎问她。琉琉点了点头。

    是的。这我是想出来的。当我拼命想着要如何把美味的东西让众多平民吃到才好的时候,做出了这代用肉。美食之所以会成为一部分人的特权,是因为那数量太少了。但如果能变得像面包和报春鱼一样,任何人都能简单得到的东西的话,那美味不也就离所有人更近了吗?

    塔巴莎点点头。

    这是施了炼金魔法,用豆子作成的代用肉。在和城里的商人们达成协议后,放在店里销售的。虽然卖的还不错,可是

    味道并不太好

    就是这样,琉琉说着脸上满是难过。

    虽然这有些像肉的味道。但该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缺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缺少的就是这像肉的东西和肉之间的差别吧

    对食物相当挑剔的希尔菲德,一副就是这道理的样子,恩恩的点着头说。

    这都是因为我修行还不够的错

    呃?

    我有必要更了解这世上的美味。所以现在我在这里

    极乐鸟的蛋

    塔巴莎的话让琉琉的反应很强烈

    没错!难道你们也是?

    希尔菲德和塔巴莎对望了一下,随后使劲点点头。

    那咱们的目的就是一样的呢!我是想尝尝位列世界七大美味之一的极乐鸟蛋。而且,这几乎不可能拿到季节中的蛋。一定要比能拿到季节的蛋更好吃才对!

    所以你在这里搭帐篷就是为了那个的吧

    是啊。虽然我已经在这里盯了近一个月了,但因为火龙的妨碍根本就接近不了。那极乐鸟,只要看到有敌人接近就会大声鸣叫呼唤火龙。

    塔巴莎想到刚才极乐鸟的行动点了点头。

    那鸟很聪明

    先把成鸟杀了不就好了吗

    要是这么做了的话,这附近的所有极乐鸟都会聚过来。火龙当然也会在一起。如果事情真变成那样,就不要想能活着下火龙山脉了。

    塔巴莎也点着头。

    琉琉为难的继续说道

    而且,极乐鸟是一生只选择一个伴侣的。如果杀了其中一只,那另一只就会永远单身下去。我们已经要拿它们的蛋了,所以就更不能伤害它们的性命

    那应该怎么办?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近一个月都在想?

    是的

    琉琉一点厌烦的样子也没有的点了点头。

    希尔菲德一副我真服了你的样子,对塔巴莎说道

    这孩子虽然是个善良的好女孩,但也太不着急了啊

    塔巴莎和那少女的意见直到夜里都没能统一。

    两个人一起挑战火龙试试,塔巴莎这样说了一句。

    琉琉就摇头说这种可怕的事我做不到!

    希尔菲德也毫不犹豫的反对着。

    真是的。你这小矮子还真会说笑话呢。你自己不是刚刚才体会到火龙的威力吗

    她双手晃着塔巴莎的头接着说

    虽然火龙的头脑不怎么好,但那吐息却强大的让炎之魔法在那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而且姐姐你作出的冰,不是在瞬间就被溶化了吗

    塔巴莎轻咬着唇。她是在不甘心吗?希尔菲德看到塔巴莎显露出的这种孩子气的表情,觉得是那么可爱,她不禁嘎呜嘎呜的叫着抱住塔巴莎。

    真是!姐姐你这种讨厌失败的样子好可爱啊!不过,那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禁止你与火龙交战。想其他办法吧。

    一直抱着胳膊思索的琉琉抬起头。

    这样如何。由谁发出声音来当做诱饵

    插画159

    第二天,塔巴莎在岩石之间来回躲闪着。三条狂怒的火龙喷着火在后面追赶着塔巴莎。

    昨天明明只有一条,看来这次住在附近的火龙都过来了。

    塔巴莎咏唱着风魔法,惊险的不断浮起躲避火龙的吐息。

    不过,只一条还好说,而对三条就不可能这样一直逃下去了。

    塔巴莎的脸上浮现出汗水。那并不是因为气温和湿度,而是因为塔巴莎罕见的焦急而流出的汗水。

    执着的火龙们喷吐着烈焰追逐塔巴莎。

    琉琉她们,差不多该拿到蛋了吧?

    塔巴莎这么想着,咏唱出为这时准备好的咒文。

    拉古兹?沃塔鲁?迪尔?温迪!

    冰之微粒从四周飞舞而起,遮住了塔巴莎的身体。

    当那些微粒消失后,塔巴莎也已不见踪影。追在后面的火龙们开始哼着鼻子四处寻找着她。

    但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现塔巴莎。

    当周围安静下来之后,地面隆了起来,满面污泥的塔巴莎走了出来。刚刚她是借冰风暴隐藏住自己,之后趁那时机用风魔法在地上挖洞躲在里面的。

    当一脸污染泥的塔巴莎正要前往琉琉和希尔菲德她们拿蛋的地方时,她听到了惨叫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不要再喷啦!希尔菲受不了这热气啊!

    塔巴莎寻声看去,只见一只格外巨大的雄火龙正在来回追着那二人。

    她悄悄接近过去,使用冰风暴遮住那二人的身形。

    看来是不行呢

    当夜,一脸烂泥的希尔菲德叹息道。

    琉琉也有些要放弃的摇着头。

    想在这季节取得极乐鸟的蛋,果然还是不行啊。我们太小看火龙的数量了。听说哈尔凯基尼亚的火龙,在这季节都会因为要繁殖而聚到火龙山脉,看来这是真的啊

    她话语中透着要放弃的意思。

    而只有塔巴莎此时没有说话,在一旁看书。

    姐姐,希尔菲我们也在拼命想办法啊,你这与我无关的态度是什么

    塔巴莎把手中的书伸到两人面前

    什么什么?龙族特征与它们的生态?

    琉琉读起塔巴莎翻开那页中的一节。

    火龙是主要袭击牛马等动物来供自己食用。特别喜欢在火龙山脉那灼热的地面上烧烤过的东西

    啊,不过是龙,却喜欢吃烤肉啊

    塔巴莎此时说道

    要大量准备这个

    啊啊啊?怎么准备?要去抓许多牛和马吗?不可能的!

    塔巴莎对有些惊讶的琉琉说道

    由你来做

    呃?

    琉琉一瞬惊得合不拢嘴。

    用魔法大量制作火龙喜欢的食物,把它们引出来。我们趁那机会去取蛋

    量不够多的话,可是引不出火龙的!哪能这么简单就做出那么大量啊!

    不过,有试的价值

    塔巴莎淡淡的说。

    第二天清晨,三人来到山脚下的村子重新搭起了帐篷,塔巴莎她们开始用魔法制肉。

    制作代用肉的基本咒文是炼金。

    炼金的特征是,所用的材料与想做出的东西越接近,那难度也就越低,而且做出的东西和实物也越相似。

    比如说,想用炼金魔法制造出钢的话,那用铁是最简单的。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点。

    术者越是了解想炼成的东西,做出来的就越与实物相近。

    剩下再需要的就是术者的感觉和等级,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清楚了解想炼成的东西,这样才能在脑中正确浮现出那东西的想象。

    总之就是要有对对象的热情

    琉琉一边说着一边把魔杖伸到放在自己面前的肉渣、稻草和泥土边。

    土之符文从她口中涌出。淡淡的光把那些东西包住了,稻草和土发生了变化。

    是肉啊!

    希尔菲德叫着冲了过去,不过她只咬了一口就把那吐了出来。

    呸!这是什么!虽然看着是肉,可一点都不好吃!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骗过火龙的!

    琉琉难过的垂下肩。希尔菲德说完之后才注意到不好,安慰着琉琉。

    对、对不起。你很费劲才做好的,我

    傍晚,琉琉呆呆的抱膝坐在地上,望着远方的景色。火龙山脉脚下满是荒地,不过在那熔岩流不到的那一边,却是无垠的美丽草原。

    虽然火龙山脉本身是不毛之地,但山上土层里却富含植物需要的各种养分。残留的有毒成分在荒地中被消去,而剩下的养分造就了那片美丽的草原。

    在山脉脚下的这个村庄,只不过是火龙山脉为数众多的矿山村中的一个。当火龙繁育后代的这个时期,采矿人们就都暂时休息了。

    喝醉的矿工们看着把帐篷搭在村边,不知那根筋搭错的贵族在发笑。他们或许是好奇为什么有人会在这种季节进山来吧。

    琉琉叹第多少回气的时候,注意到有人在自己后面。琉琉回过头,原来是塔巴莎站在自己身后,用她那冰冷的眼睛看着自己。

    塔巴莎小姐

    塔巴莎默默的坐到琉琉旁边。

    为什么我就做不出和真肉一样的东西来呢。是因为我没有魔法的才能吧

    琉琉疲惫的说着。塔巴莎稍微想了一下,随后说出这样说道

    炼金,本来就是这样。想炼出完全一样的东西很难。即便是四方级的土魔法使,在他的炼成物中也会搀有什么杂质。不过因为在实用上没有任何问题,所以也有没人注意到。但是

    但是?

    如果炼成的是食物,那就不同了。即使只有一点差别,人的味觉也会感觉到那微妙的变化。所以要炼成食物很难。

    说的也是啊,琉琉说着又叹了口气。

    魔法确实很强大,但还是抵不过手艺高超的厨师烹饪出来的美味。我是不是该放弃了呢

    听到琉琉有些力不从心的话,塔巴莎冷冷的对她说

    那你就下山好了

    琉琉对站起来走出去的塔巴莎说道

    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呢。你为什么要来取极乐鸟的蛋?

    塔巴莎没有回答。

    只是一动不动的,用她那冰冷的双眼看着琉琉。在她眼中感到有难以出口理由的琉琉沉默了。

    琉琉追向已经转身离去的塔巴莎

    等等!请等等!塔巴莎小姐,我想你会知道的!像你这样的魔法师!像你这样能与火龙对崎的骑士的话应该能知道的!为什么我的炼金魔法,战胜不料厨师烹饪出的东西呢?这是为什么?

    塔巴莎没有回头,就那样答道

    因为那对你来说,并不是切实需要的东西。魔法最重要的是精神力的强度。而精神力的强弱是依照你所追求东西的不同而决定的。美食对你来说并不是绝对的存在。你还没切身体会过没有食物的状态。所以,你做不出真正的食物

    听到塔巴莎的话,琉琉羞愧的低下头。

    是这样吧。我想塔巴莎小姐你说的或许是对的。其实我,并不算完全离开家族。现在也经常接到家里送来的钱。虽然有过没有食物受人接济的时候,但那顶多是在钱送来的前一晚左右。这样的我,竟说要为吃不上肉的人们做出肉来,或许太狂妄了吧

    塔巴莎没有停步还在向前走。琉琉又追了上去问塔巴莎

    不过我还能怎么做!出生在贵族家庭并不是我的责任!但,我也人真心想为那些贫困的人们做点什么啊!诶,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塔巴莎没有回答。

    琉琉低头跪倒在地面上。

    希尔菲德看着回到帐篷后开始整理行李的塔巴莎问道

    姐姐,你怎么了?

    用正攻法解决

    希尔菲德脸色变得发青。正攻法,这是她最不想听到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让琉琉她作出肉来,再用那个

    塔巴莎摇着头

    不行

    希尔菲德就像全身力气都消失了一样,瘫坐到地上。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请你们原谅我要先行一步了。伊尔库库我,就要在那下贱的,连说话都不会的火龙爪下,离开这个世界了。嘎呜

    虽说是要从正面解决,但直接冲过去是没有成功希望的。

    所以塔巴莎为此选择的策略也是非比寻常。

    听到有策略的时候,亏我还有些安心,这样可比姐姐你说的正攻法更危险啊。嘎呜

    正在抱怨的希尔菲德的样子,可和它平时大为不同。现在的它身上有通红的鳞片,还有探到口外的长獠牙。

    竟让希尔菲我变成火龙,这会受到很可怕的报应的!

    被迫用变化咒文变成火龙的希尔菲德在嘎呜嘎呜嘎~呜的一个劲大叫着。

    在这生育期间,最容易生气暴躁的是因寻找雌性而聚集到此的雄火龙。

    因此,塔巴莎认为,如果变成雌火龙的希尔菲德在附近游逛的话,雄火龙应该会聚过去。

    不过,从没变过火龙的希尔菲德也受了很多苦。在这三天里,它在被迫进行变火龙特训。

    藏在岩石后面无数次近距离观察火龙,不断重复着施放变化咒文,现在,希尔菲德变化成的火龙终于到达能让塔巴莎认可的水平了。

    那我问个重要的事情

    什么?

    希尔菲我成功吸引了火龙,姐姐你取得蛋之后,希尔菲该怎么做才好?

    塔巴莎砰!的拍了下希尔菲德的脚。

    交给你了

    主仆之间沉默了一会儿。希尔菲德望着远方说道

    希尔菲我呢,偶尔会有非常想变回野生的时候。恩,就好比现在一样。要是能把姐姐你吞下去的话,现在这种不痛快的感觉也许就会消失了吧。嘎呜

    塔巴莎完全无视希尔菲德说的话,走近极乐鸟巢。和预料的一样,极乐鸟开始吡呀吡呀!的大叫起来。

    受到这叫声影响,火龙和上次一样出现了。

    希尔菲德在深呼吸后,慢慢抬起脚,装作很优雅的走了出去。它挺着脖子,头高高昂起,脚尖用力踏着地面。翅膀时而张开,时而收拢。这是希尔菲德尽力做出的媚态。

    闻声而来的是一条年轻的雄火龙。它一注意到希尔菲德,就马上靠了过来。

    开始身出鼻子嗅着希尔菲德的头。

    头部感到火龙那灼热的,热风一样的呼吸,希尔菲德不由得身体一震。

    嘎呜,嘎,嘎嘎呜

    因为实在是太恐怖,希尔菲德不由自主的发出小小的鸣叫声。不过,那火龙好像很中意这叫声。开始大跳起求爱之舞来。它张开翅膀,就像要炫耀自己身体有多雄伟一样在希尔菲德身边跳来跳去。这是希尔菲德它们韵龙根本不会做出的愚蠢行动。

    虽然希尔菲德非常想要笑出来,但它还是忍住了。要是在这时暴露出自己身份的话,转瞬就会变得像烤焦的面包一样了吧。

    一条过来之后,第二第三条雄火龙也聚了过来。它们不断加入求爱之舞的行列。希尔菲德颤着身子,偷偷向塔巴莎那边看了过去。不过那浓浓的雾气让它根本看不到塔巴莎的身影。希尔菲德祈祷着计划能顺利完成。

    塔巴莎此时已经准备拿巢中的二枚蛋了。在她头上看到自己的蛋快要被夺走的母鸟在继续吡呀吡呀的大叫着。

    塔巴莎向空中的老鸟点了一下头,随后咏唱念力拿起了蛋。

    吡呀吡呀!吡呀吡呀!

    极乐鸟飞向高空,更焦急的大叫着。它也在拼命啊。

    正当塔巴莎把蛋装到篮子里,想该下山了的时候。

    一股无比粗大的吐息向自己喷了过来。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塔巴莎抱着篮子,飞快的飞向一旁。她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先在自己身上咏唱了飞行魔法。

    地面被吐息熔化了,在地面出现的那一道沟中,充满了沸腾的岩浆。那是想象下都会觉得很可怕的超高温吐息。

    塔巴莎回过身,一条长十八米左右的巨大火龙正在俯视着塔巴莎。

    它的头上并没有雄火龙的冠。

    而且它身上鳞片的颜色比雄的更深,就像滚滚燃烧的烈焰一样。

    那是条久经沙场的雌火龙。

    所以才不会受希尔菲德诱惑,应母极乐鸟的叫声而来吧。

    那巨大的雌火龙就好像把母极乐鸟的愤怒转移到自己身上一样,大叫一声。

    吡呀!

    虽然音量不同,但那叫声和极乐鸟的很相似。住在这山脉的极乐鸟都会因为雌火龙的叫声而注意守护自己的蛋吧。

    雌火龙大大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巨大的尾巴向塔巴莎挥去。那长长的,布满硬结的尾巴末端,有像铁锤一样巨大的突起。

    塔巴莎用飞行浮到空中避开了。

    突起砸中地面上的岩石,把那打得粉碎。

    碎裂的岩块向塔巴莎袭去。

    一块大的击中塔巴莎的背部,让她一阵发蒙。

    重重的摔到地面上。

    就像要裂开一样的剧痛从后背袭来。但即使是这样,塔巴莎也还是把装有蛋的篮子紧紧夹在腋下。她不管自己身体受到什么打击,也要保护好这猎物。

    塔巴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雌火龙俯视着站起来的塔巴莎

    这雌火龙体形足有希尔菲德三倍。

    雌火龙颤动着它那布满深红鳞片的巨体,向塔巴莎咆哮着。

    吡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这是足以致普通野兽和人类死亡的咆哮。

    火龙和塔巴莎的差别就像狼与老鼠一样。不过对雌火龙来说,就算这老鼠并非寻常,它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它随后仰天咆哮着。

    从它嘴中,火焰涌了出来。

    塔巴莎的身体因看到那火焰和雌火龙的巨体而战栗着。不管魔法再怎么出色,人身绝对不可能战胜的存在,那就是这条龙。

    这种感觉和从肌肤传来的热气一同进入塔巴莎的脑中,不过,她右手举起魔杖。

    恐怖被她藏在心底的愤怒压抑住了。

    像火一样的恐怖被冰之愤怒密密实实的包了起来。

    拉古兹?伊斯?伊萨?沃达尔

    一杆粗大的冰枪在塔巴莎杖端不断胀大。

    雌火龙大大的张开它的嘴,为了把那渺小的,不逊的老鼠烧光,喷吐出那足以熔化岩石的超高温吐息。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塔巴莎也同时把冰枪投了过去。

    炎之吐息与冰枪在空中激烈的对撞到一起。

    呼!

    冰枪输给那巨大的热量溶化了。

    炎之吐息没冰枪冷却烧尽了。

    不过这仅发生在一瞬间。

    当那浓烈的水蒸气之雾散去的时候,雌火龙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那是在自己面前,举着魔杖和自己对崎着的人类的身影。

    雌火龙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能承受住自己吐息的生物。

    咕咕噜噜噜噜噜。

    从它喉咙深处发出惊愕的低吟。

    它想再放一次吐息但心中却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情在不断膨胀。

    要是再次被那人类防住吐息的话?

    那时,作为地上之王君临于此的自己,应该怎么收场才好?不,不仅仅是被防住,自己会被捕猎的这种可能性也不能否定。

    就像他们狩猎野马和野牛一样,自己也被这可怕的人类狩猎了的话?

    雌火龙并不知道自己心中出现的感情叫做什么。

    因为那是在这生活了百年以上的雌火龙心中第一次出现恐怖。

    它无法应对这种恐怖的感情。

    雌火龙再一次俯视着它眼前的这渺小的蓝发少女。

    在她那小小的蓝宝石一样的瞳仁中,看不到任何感情。

    能看到的只有,那冰冷的,像刺入身体中的冷气一样的决意。

    这人类不好对付

    雌火龙心中想着。

    而且,缠绕在她身上的那冰冷寒风,没准会伤害到自己这如火之结晶一样的鳞片。

    雌火龙难以决断一样的摇晃着头。呜咕噜,咕噜,的呻吟着。为难的呻吟着。

    然后,它张开翅膀飞向空中,消失了。

    雌火龙离去之后,塔巴莎怀抱着笼子瘫坐在地上。

    她注意到自己的膝还在颤抖。

    如果,那火龙再吐出火焰的话,塔巴莎绝不可能避开。因那凝聚全身之力所射出的冰枪,已经把她的精神力消耗完了。

    塔巴莎禁不住闭上眼睛抱住自己。这是自己的身体,能让她像现在这样珍爱自己身体的理由是。

    刚才如果稍有差池,自己说不定就会在那火龙的吐息下化为灰烬了。

    没有变成焦炭的这种安心感,将塔巴莎变回了普通少女。

    不过,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

    希尔菲德的叫声飞入塔巴莎耳中。

    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这些家伙好缠人啊啊啊啊!嘎呜!

    塔巴莎转头看去,化成火龙的希尔菲德正逃向这边。

    在它身后,还跟着好几条雄火龙。

    塔巴莎心中立时充满了绝望。

    她已经不能用咒文了。

    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如此,塔巴莎还是举起杖。决不能弃自己的使魔而不顾。这是自己身为魔法师的自尊。

    就在这时。

    在塔巴莎前方的地面上闪耀着青白色的光辉。?

    连低头看去的时间都没有,那青白的光就消失了。不久,在这满是硫磺气味的地方,出现一股形容不出的非常香的味道。

    那些火龙们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个。

    刚刚还在紧追希尔菲德的火龙,一条,又一条的停了下来,开始使劲嗅着那味道。

    吡喔、吡喔吡喔

    其中一条好像注意那味道是从地上传来的,它把鼻子伸到土里。

    吡喔!

    那条龙欢喜的叫了出来,鼻子更向下拱,把下面的东西叼了出来。

    塔巴莎呆呆的说道

    肉?

    那正是烤得很好的肉。

    那被叼起的肉上,满是飘散着能勾起火龙食欲香气的肉汁,那充盈的肉汁不断落向地面。

    火龙们一个接一个的向那肉聚了过去。

    周围都是为这突然出现的美食而响起的欢快叫声。

    总算从雄火龙追逐下解放出来的希尔菲得低头问道

    发生什么了?

    塔巴莎这时注意到一个站在雾中的人影。

    那是正喘着气举着魔杖的琉琉。

    我,三天没有吃饭

    在飞往琉蒂斯的希尔菲德背上,琉琉说着。在她手握的篮子里,一枚塔巴莎分给她的极乐鸟蛋闪着光彩。

    竟然三天没吃!真难以置信!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唤着。塔巴莎已经向琉琉解释过希尔菲德其实是魔法生物。

    塔巴莎无言的看着琉琉。三天的绝食,让这贵族少女的样子改变了。是因为她即使在绝食的时候也继续在练习咒文吧。她的脸颊已经消瘦下去,还有浓浓的黑眼圈。

    尽管如此琉琉还是充满活力的继续说道

    不过因为这个我学到了对吃饭最切实的感觉。我有生以来是第一次那么想吃肉。

    琉琉笑了起来。

    这都是多亏了塔巴莎小姐你的。我绝不会让这蛋白费。一定要把它的味道再现出来。

    经了这许多苦难才得到的蛋,味道一定不寻常!嘎呜!让那笨公主吃太可惜了!嘎呜嘎呜!

    琉琉对希尔菲德的话有些疑惑。

    公主?

    塔巴莎无言的拿魔杖敲了下希尔菲德的头。

    好痛!没,没什么的!嘎呜!

    于是琉琉一动不动的看着篮中的蛋。

    她猛的说道

    来吃吃看如何?

    啊,但那不是琉琉小姐要用来修行的吗?

    虽说是修行,也只不过是吃而已。要再现味道,只要吃一口就足够了。

    琉琉说着把蛋取了出来,咏唱起魔法。蛋周围的空气被加热,那闪着琉璃色光泽的蛋壳在热气熏蒸下渐渐变为土色。

    看这样子让我觉得不会很好吃啊

    好吃和那形状和颜色是没有关系的

    剥开被蒸熟的蛋壳,里面乳白色的部分显露出来。一股非常香的味道弥漫着。

    这就是幻之季节的幻之极乐鸟蛋吗,嘎呜

    蛋被分成三等份,两人和那一只把自己的那份放入口中。这是千心万苦得到的味道。想必一定是梦幻般的美味。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

    那个,是因为烹调方法不对吗

    琉琉悲伤的说。

    不会的。简单的烹调方法才能把食材的味道最大限度发挥出来。看来这季节的蛋,并不适合食用啊

    原来如此,看来梦幻之味只不过是被传得太夸张了而已呢

    塔巴莎这时总结道

    难吃

    琉琉和希尔菲德一起大笑起来。

    那任性公主失望的表情真是值得看呢!

    希尔菲德高兴的嘎呜嘎呜的欢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