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塔巴莎的冒险3 第十话 塔巴莎与老战士
    「真是的!连回特里斯塔尼亚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派了下一个任务!你那表姐公主对人的方式,真是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呢!嘎呜嘎呜!」

    背上驮着塔巴莎的希尔菲德叫道。这里是琉蒂斯以南三百盟左右,高度三千米的高空。

    处理完军港圣-马隆连续爆炸事件后的塔巴莎,为报告完成任务回到了小-特洛华宫,而那里,却有新命令在等她。

    伊莎贝拉冷笑着命令她的下一个任务……。

    「太可气了,姐姐都已经这么累了,竟然还派你去执行讨伐任务!那种工作应该去委托军队呢!」

    「军队没空」

    塔巴莎沉重的说。希尔菲德这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

    「啊,对了。因为特里斯汀和那浮在空中的国家开战了,所以加里亚军也不得不行动呢。如果演变成大战,军队就会为平时和战时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了呢。嘎呜!怎么样,姐姐。希尔菲的政治分析,很厉害吧?要夸奖我喔!」

    不过希尔菲的话在塔巴莎那里似乎就像耳旁风一样。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书。看到主人的这种样子,希尔菲德不由得哼了一声。好无聊啊。

    「这样被无视的话,希尔菲会很难过的呢。啊啊,真是!姐姐会这么冷淡,我觉得,果然是因为没有恋人呢!去找个人恋爱吧!」

    不过希尔菲的的申诉,又被塔巴莎当成了耳旁风。希尔菲德心中一直觉得,如果塔巴莎能有恋人,一定会变得开朗。但是,它也觉得塔巴莎的这种性格很难能有恋人。人生还真是,不会如人愿的东西啊。

    无可奈何的希尔菲德,换了个话题。

    「姐姐,话说,这次,到底要去讨伐什么呢?」

    「消灭哥布灵」

    希尔菲德这下放心了。哥布灵,是有这狗一样头颅的,亚人中的一种。

    就算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力量和智慧的平民战士,也能尽力和其一战。

    「那这样的话,就不用太担心了呢。可以悠闲的去做呢」

    加里亚南部山地中,有个名为安布兰的村庄。从上空俯看的话,那是个三面环山,简直像个孤岛一样的地方。就算离那最近的城市,徒步也需要走三天。

    「这村子还真偏僻呢。这种村子,还有人会住吗?」

    虽然希尔菲德这么说,可一着陆,就发现村庄意外的繁荣。它刚拍着翅膀降到村子正中,很多村民们就迎了出来。

    「哦呀,是龙啊。龙!」

    村民们表情非常亲切的注视着塔巴莎和希尔菲德主仆。看到塔巴莎轻巧的跳到地上,村民们都爽朗的笑了。

    「哦呀哦呀!竟然有客人会来这村子真是少见啊!」

    「我觉得这里的人看起来还真悠闲呢」

    它本来以为这里的村民受到哥布灵的袭击,会充满杀戮之气……,可自己眼前的这些村民,脸上却没有丝毫悲惨的表情。

    聚集在这里的村民的样子,让塔巴莎觉得有些不协调。这不是说他们的样子奇怪。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穿得很奇怪。而且聚集到这里的村民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就和加里亚任何地方的村子没什么区别。塔巴莎将这种不协调感从脑中驱赶了出去。

    “这只是因为连日任务太累了”

    这么劝说着自己。

    在人群中,一个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出来抱住了希尔菲德。

    「龙好帅喔!」

    「呃?是,是这样吗?」

    不小心说出话来的希尔菲德,啊!的猛想起来看向塔巴莎。

    塔巴莎依然无言的注视着希尔菲德。

    「……对,对不起喔」

    「…………」

    塔巴莎依旧无言。

    「……我,我是,不小心呢」

    塔巴莎还是无言。

    那无言中的恐怖,让希尔菲德额上,焦急淌着汗。那汗很粘。这是它因为太紧张,让分泌液都从体表渗了出来。

    喀!希尔菲德张开嘴,做起深呼吸。之后,重新朝向那些村民。

    「我希尔菲德,是卡哥伊鲁(魔法人偶)的」

    极度紧张得连语尾都改变了的希尔菲德,提心吊胆的回头看向塔巴莎。而仍是无表情的塔巴莎,举起了手中的杖。

    「对、对不起的呢!」

    它不禁害怕的抱头蹲了下去。于是塔巴莎,表情丝毫不变的,让杖端喷出水来。沙……,看着那水流的塔巴莎,轻轻的说了一句。

    「水杂技」

    看来,她只是在吓唬自己。被戏弄的希尔菲德站起身,砰砰的啄着塔巴莎的头。

    「你!你这无表情无口冷淡的小丫头!你这种人!你这种人!真是!」

    看到她们这样子,村民们都快乐的笑翻了。但是……,一个男人的怒吼,却将这平和的气氛破坏了。

    「喂——————!你们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冲到近前的,是一个扛着枪满脸皱纹的老人。他须发尽白,年纪似乎已经相当大了。那老人身着古老的盔甲,扛着的长枪看起来也很沉重。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大步流星的走到塔巴莎她们跟前,挺出长枪喝道

    「可疑的东西!报上名来!」

    一个男村民愕然的责备老人道

    「尤尔班老爹,这位可是贵族啊。恐怕,是从王城来的骑士大人吧」

    那被人称为尤尔班的老战士,张大眼睛仔细打量起塔巴莎。

    「嗯……,仔细看的话,的确是有披着斗篷呐。但是,就算你是贵族,没有老夫的许可也绝不允许踏入这安布兰」

    「老爷爷,你是什么人呢?」

    看到希尔菲德张口说话,尤尔班口惊得大张起来。

    「龙、龙竟然说话了?」

    「我是卡哥伊鲁呢」

    希尔菲德得意的说慌道。听到这的尤尔班,目不转睛的猛盯着希尔菲德看。

    「这卡哥伊鲁做得还真是精细啊……」

    但是,正当希尔菲德这样装傻的时候,尤尔班马上恢复过来,再次举枪对向了塔巴莎。

    「贵族大小姐,不要怪我无礼啊。老夫名为尤尔班。领主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授予老夫这杆枪,并任命老夫为这安布兰村的守门警卫,管理这里的治安。那么,请报上您的大名,说出来本村的理由」

    他的这口气,让希尔菲德的脸气得通红。

    「真是的!我们可是为消灭哥布灵前来的花坛骑士呢!我们特意来这里帮忙,你这态度算什么呢!」

    听到这,尤尔班惊讶起来。

    「你说什么?」

    「说我们是为消灭哥布灵来的呢」

    于是,尤尔班的眉很不甘的皱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都禀报过那种东西我一个人就足够了……,罗德巴尔德大人,还是不信任我吗!嘿!」

    尤尔班端起枪,快步走了出去。塔巴莎也无言的追在他背后。被留在那里的希尔菲德,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的,向村民们问道

    「那人,是怎么了呢?」

    「那位尤尔班老爹,是保护这村庄的战士……,不过,他至今还认为自己是个优秀的战士呢」

    「以前似乎是个相当了得的战士,不过现在就像你看到的,只是个老人了」

    「虽然他说要自己一个人去消灭哥布灵,不过这对个老人来说太危险了啊。哎呀,还好你们这么快就来了。要不过不了三天,那老爹肯定会忍不住一个人冲出去的」

    村民们笑着说。但是,在他们的话中丝毫感觉不到轻视那老爹的意思。虽然那看起来只是个顽固的老头儿,不过还是很受村民们爱戴的存在吧。

    尤尔班老人走向的,是一栋有着豪华大门的公馆。看来那里,就是这村庄的领主,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的公馆吧。希尔菲德啪啪拍着翅膀飞起来,追着塔巴莎去了。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的公馆,是栋较小却精心修建得很漂亮的贵族公馆。随着前面的尤尔班老爹,塔巴莎也穿过了那门。于是,一个似乎是管家的丰满中年男子从里面跑了过来。

    「尤尔班老爹,您这是怎么了?」

    「夫人在吗!」

    「现在正在书房……」

    尤尔班看都不看管家,径自向内走去。那管家男子注意到塔巴莎,一瞬表情很是惊讶。

    「哦呀,小姐。您到这里有什么事吗?」

    「花坛骑士,塔巴莎」

    听到塔巴莎报出的名号,管家大吃一惊,不过马上恢复了笑容。

    「您是从王城前来的骑士大人吧。感谢您不辞辛劳到这偏远的地方。快请进,夫人正在等您。请走这边」

    塔巴莎随着引路的佣人刚来到书房门前,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尤尔班的大叫声。

    「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遵照夫人您的指示延期消灭哥布灵!您就从王城那里叫来那种小女孩儿来要干什么啊!」

    在尤尔班面前的,是位一脸为难的银发老妇人。看来她,就是那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

    「可是……,尤尔班,你一个人实在是……」

    「您对我的功夫不满意吗!啊啊,真是可叹!我,可是效忠罗德巴尔德家五十年以上,一直保护着这安布兰的男人啊!怎么会因为区区哥布灵而退缩!」

    尤尔班看到塔巴莎走了进来,大声说道

    「噢噢!失敬失敬,骑士大人!就像您刚刚听到的一样,这里没有需要麻烦骑士大人您的事!请您尽快返回王城吧」

    塔巴莎无言的,直立在屋中。

    「喂,尤尔班。你太失礼了。人家很不容易才大老远来这里的……」

    「虽然是贵族,但她不还只是个孩子吗。看起来,根本没有实战经验」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无视很不高兴哼哼着的尤尔班,走到塔巴莎身边。

    「欢迎您来这里。您,就是琉蒂斯派遣来的花坛骑士吗?」

    塔巴莎点了下头,简短的报出自己的名号。

    「加里亚花坛骑士。塔巴莎」

    呜!尤尔班猛转过身走了出去。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在他身后说道

    「尤尔班,我想你已经明白,这位骑士阁下在这里期间,你禁止离开村子」

    「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有保护村子的重要使命」

    尤尔班的脸色登时变了。

    「就是说,您……,不允许我参加讨伐队吗?」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点了点头。

    「不允许!只有那个我是绝不会答应你的!」

    她声音很困苦的说道

    「这是命令」

    您怎么能……,尤尔班无话可说了,他不甘心的摇着头走了出去。

    罗德巴尔德夫人转向塔巴莎,

    「请您原谅他的无礼。尤尔班人并不坏。只是有点,责任感太强了……」

    塔巴莎一副这没什么的样子,点了点头。

    罗德巴尔德夫人,对塔巴莎进行了讨伐委托的说明。

    哥布灵群,住到离这里徒步一小时路程的废矿坑里,是在差不多一个月前。虽然它们还没有袭击村子,但已经有数只组成的侦察队来窥探过这里的情况了。哥布灵很谨慎。恐怕,一旦它们明白这里防御没什么大不了,就会一下袭击过来吧……。

    「规模?」

    「从废矿坑的大小来推断,估计有三十只左右……。没问题吗?」

    塔巴莎点了下头。

    「太好了。那么,今天就请住在这里,养精蓄锐吧」

    塔巴莎被引到餐厅。那里已经准备好了热乎的饭菜。塔巴莎坐到桌边,拿起叉子,和自己眼前的肉料理格斗起来。不过刚送进口一块,她的眉就轻皱了起来。

    味道……,很淡。总之就是盐放的不够。从刚刚的情况看,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应该是独身。所以塔巴莎估计,应该是因为做给老年人吃的,味道才会这么淡。

    不管怎么说,对此抱怨很没礼貌,所以她就这么默默的吃着。

    可刚一抬头,她就发现希尔菲德正从窗外看着这边。而且那嘴边,还垂着长长的口水。

    「…………」

    塔巴莎站起身,打开了窗户。于是希尔菲德马上大叫起来

    「嘎呜!只是姐姐有饭吃太奸了啊!希尔菲也要吃!也要吃的啊啊啊!」

    「哦呀哦呀,会说话的龙还真是罕见呢」

    「卡哥伊鲁」

    塔巴莎平静的告诉她。

    「是的呢。我是卡哥伊鲁呢」

    不过这么说着的希尔菲德,眼中已经只有饭了。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定睛看着这希尔菲德,过了一会儿,对伺候在背后的管家吩咐道

    「给这位也准备饭菜」

    看到装在大锅里送过来的汤,希尔菲德兴高采烈的扑了上去。

    「味道好淡呢!嘎呜!」

    不过马上就不禁这么叫了出来。塔巴莎举起手边的杖,砰的敲到了抱怨的希尔菲德脑袋上。

    「对、对不起呢!可是,希尔菲喜欢稍微咸点的呢」

    「真是非常不好意思。这味道是按照老年人的喜好弄的……」,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说。

    在重新加过盐和胡椒后,料理才总算是有了正常的味道。等塔巴莎吃过饭,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对她说道

    「骑士阁下……,关于刚刚那尤尔班,我有事想拜托您……。我想他,很可能对您提出『请带我也一起去』的要求。所以到时,请您一定要断然拒绝他」

    塔巴莎,一动不动的看着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

    「就像您看到的,尤尔班年纪已经很大了。虽然他本人一再重申自己不会输给年轻人,不过……,还是无法承受和亚人交战吧。他为我们已经效力了几十年。现在,对已经没有丈夫和孩子的我来说,就像是家人一样」

    男爵夫人的话中,充满了对尤尔班的慈爱。她就是为了不让那老战士涉险,才特意将自己找来的吧。

    塔巴莎点了下头。

    一进到为自己准备的客房,塔巴莎就拿出了书。她边看书,边思索着明天的战斗。哥布灵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敌人,但绝不能大意。如果只是一般哥布灵战士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但是……。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话说没有看到希尔菲德。是她变成人形要进来吗?

    「谁?」

    塔巴莎问。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

    「是我」

    那是尤尔班的声音。塔巴莎起身打开门,只见已经换上便装的老战士站在那里。虽然他已经上了年纪,但那臂膀和胸膛上的肌肉都还紧绷着。这是能看出他在年轻时受过相当锻炼的强壮身体。

    「…………」

    塔巴莎目不转睛的看着的尤尔班,在她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我有请想拜托您!请您一定!一定在明天去讨伐时也带上我!」

    「这办不到」

    「拜托您重新考虑一下!拜托了,拜托了……」

    他这饱经风霜却又热情的样子,让塔巴莎觉得很疑惑。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参加那危险的讨伐?拼上性命去战斗是贵族们的专利,一般来说,与名誉无缘的平民是不会愿意去战斗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可称为懒汉。

    「你为什么,想去参加讨伐?」

    于是尤尔班声音懊悔的,说了起来。

    「……我,曾经失败了」

    「失败?」

    「是。那是二十年前的事。这村子,曾被哥布灵群袭击过……。当时我有在村前守门,但没能阻止住它们」

    尤尔班当时一个人堵住了它们的去路,但受了哥布灵棍棒的攻击,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是在公馆里了。那哥布灵群,好像都已被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的魔法击退。虽然万幸的,村中没有出现牺牲者,不过……,我没能履行好自己保护村子的职责是事实。我被赋予了保护这村子的战士之职,但却出现了那种丑态」

    看来那事,直到现在也深深的让他的心痛苦着。

    「但是,神赐予了我挽回名誉的机会。再次让那些家伙出现在这里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来报答因为那事件而无法再使用魔法的男爵夫人的恩情」

    「不能用魔法?」

    塔巴莎眉轻皱起问。尤尔班点了点头。

    「正是。据说和哥布灵群的战斗异常激烈。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也因此受了重伤,结果……」

    尤尔班悔恨的摇起头。

    「失去了神所赐予的魔法……」

    塔巴莎很是疑惑。因为就算受到濒死的重伤,魔法也绝不会无法使用。这种事她从来就没听过。只是,她觉得这位给人感觉很耿直的老战士不是在说谎。应该是有其他什么理由吧。但是,这都与塔巴莎无关。自己要做的,只是去消灭哥布灵群。仅仅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来到这里的。

    「求求您了,就请带我一起去吧。请不要担心,我不会给妨碍您的!您别看我这样,平时绝没疏于锻炼!绝不会给骑士大人您添麻烦!请您一定要答应啊!」

    尤尔班再次深深低头恳求着。他说没有疏于锻炼,这应该是真的吧。就是因为有那样痛苦的回忆,他现在才会有这样的体格。但是,且不论魔法师,对一个靠身体战斗的战士来说,衰老这事实是比一切都更强大的枷锁。如果是这老人,恐怕连哥布灵的一击都抵挡不住。所以带他一同前往会有什么结果,塔巴莎很轻易就能预想到。

    「很抱歉。不能带你去。我已经答应男爵夫人了」

    尤尔班还是躬身请求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弃的站直了身。

    「这样吗……,果然男爵夫人她,是觉得我已经没用了啊」

    「不对。她很重视你」

    虽然塔巴莎对他这么说,但尤尔班还是摇了摇头。

    「不,这没有错。对您提出这么无礼的请求很抱歉。请允许我先告退了」

    尤尔班说着,肩突然无力的垂了下去,走出了房间。

    此时……,希尔菲德正变成人类,在村中散步着。在她为这种时候准备的外套口袋里,装着从塔巴莎包里借来的两三枚金币。

    「嘎呜。好想吃点好吃的东西呢。刚刚那饭实在太没味道了呢」

    虽然又加了盐,可味道却没渗入到饭菜中。对此很为不满的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发现了一家小酒馆。

    她刚一进去,店中的客人们就一同向她看了过来。不过年轻女孩儿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马上就继续聊自己的去了。

    希尔菲德坐到椅子上,马上点了菜。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板娘,很快把烧鸡送了过来。

    「我开动了!」

    希尔菲德兴奋的撕下一块送到嘴里,眉马上就皱了起来。

    「这什么呀!味道好淡呢!」

    而配菜的腌菜,味道也总觉得很不够似的。

    「这也好淡!怎么会这样呢!」

    于是,老板娘拿来装着盐和胡椒的罐子放到她桌上。

    「这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所有的东西,味道都这么淡呢!」

    希尔菲德看了看四周。村民们却对这样的饭菜一点抱怨也没有的,很平常似的吃着。

    「淡口之村……,嘎呜」

    希尔菲德不禁感叹。

    第二天清晨。塔巴莎起床后,马上收拾好了行装。她走到餐厅,看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早饭,就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正当她慢慢吃着的时候,一脸焦急的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跑了进来。

    「骑士阁下!骑士阁下!」

    「?」

    塔巴莎很是奇怪。

    「今天,您看到尤尔班了吗?」

    「没」

    「噢噢,怎么会这样!刚刚我去他那里想看看情况,可他竟然已经不在了!恐怕,是自己去消灭哥布灵了!」

    罗德巴尔德夫人痛苦的抱住了头。塔巴莎匆匆几口吃过饭站了起来。既然已经变成这样……,那就必须要在难以挽回前赶过去。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将地图递给塔巴莎,那上面在哥布灵隐藏的废矿坑那里做了记号。

    塔巴莎打开窗,召唤着希尔菲德。如果是自己的龙,说不定能抢先到达。

    人步行需要一小时的路程,在希尔菲德的速度下连十分钟也用不到。不多时,塔巴莎就发现了目标废矿坑。

    在山腰间,有个被树枝围起来的洞穴……,那里应该就是哥布灵的巢穴。不过看到那洞口的情况,塔巴莎心中不安起来。

    哥布灵是夜行性的,白天基本都在睡觉。但是……,那些胆小又谨慎的哥布灵,通常都会在自己潜伏地的入口,安排数只来守卫。

    可现在那里却没有守卫。

    也就是说……。

    塔巴莎告诉希尔菲德在空中待命,自己飞快的跳了下去。用起“浮空”魔法,慢慢的落到岩石影子中。

    她从距那洞口三十米左右的岩石阴影中,慎重的探出头,观察矿坑洞口那里的情况。

    哥布灵的数量大约有三十只。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应该能做到用“冰箭”将每个哥布灵都打倒吧。

    但是,自己很难再使用更强的咒文。而且,连续发射四十支冰箭也恐怕是不可能的……。自己的精神力会消耗光。也就是说,三十支冰箭,就是自己的武器。不过应该不用将他们完全消灭,只要解决掉一半,其他的就会都吓跑了吧。

    总之塔巴莎当初的计划是这样的。先解决掉望风的,之后在洞口燃起火,一只一只将熏出来的哥布灵解决掉。

    虽然说不定会有其他出口,不过她并不在意这点。总之就是要先用烟熏里面。只要在阳光下,区区哥布灵,塔巴莎有自己的冰箭能百发百中的自信。

    可是……,塔巴莎心中摇了摇头。

    那,是在尤尔班不在其中的情况下。

    如果,他已经进入矿坑。

    如果他已经丧生自己可以不用顾虑,可万一要是出现他被生擒那种最恶劣的事态……。

    万一是那样,就不能用烟熏。既然尚不明确尤尔班的动向,就必须要以他在“里面”的假设来行动。

    塔巴莎在那地方等了一会儿。但是……,尤尔班没有出现。

    希望是自己抢先到了,塔巴莎心中这么想着,闪身走出岩影,向洞口靠了过去。

    在洞口旁边,看到随意扔在那里的石头间有一杆枪的塔巴莎,眉皱了起来。那是尤尔班的枪……。是最坏的情况。恐怕,他是在黎明到来的同时正面冲来,在这里被打败的吧。

    四周没有看到血迹。哥布灵战士喜欢用棍棒。另外,还听说哥布灵经常,将人类活捉,用做他们仪式上的祭品。

    就是说,尤尔班被哥布灵用棍棒打晕,活着被他们带走了……。

    自己的这种想像,让塔巴莎的眉皱得更紧了。

    如果再加上,现在没有人望风的情况的话……,就是那些把守在这里的哥布灵把尤尔班运到里面去的吧?将情况推理至此,塔巴莎决定了要如何行动。

    自己必须先把尤尔班救出来。

    因此塔巴莎无奈的咏唱出“暗视”咒文。

    水系统魔法“暗视”,就是能在黑暗中得到清晰视野的咒文。

    虽然“水”是塔巴莎第二擅长的系统,但长时间使用还是会消耗掉相当大的精神力。而且,还要在矿坑内战斗。那这样,居住在里面的哥布灵就占到了地利。

    本以为简单的消灭哥布灵,此刻却急速危险起来。

    塔巴莎慢慢的,走进阴森的废矿坑。并注意不踩到脚下的石块发出声音,向洞深处走去。“暗视”方便的一点,就是这咒文可以“不用管”。一旦咏唱,就能在一定时间内给术者暗视能力。因此,可以同时咏唱其他咒文。

    塔巴莎咏唱出“冰箭”咒文,将箭集中到杖端。那数量是三支。是可以迅速击向不同目标的数字。就算同时出现三只,也能在瞬间将他们全都杀死。

    塔巴莎停下了脚步。

    她在尽头的拐角那边,感到了哥布灵的气息。塔巴莎压低身子。

    咕噜噜,咕噜噜噜……。

    出现在那里是,是一小队哥布灵。虽然它们只比塔巴莎略高,不过手臂和腿上都是结实的肌肉。那狗一样脸上的眼,散发着红光。哥布灵不只擅于在夜晚活动,那嗅觉也能与狗匹敌。所以塔巴莎轻操纵着风,让空气不会将自己这边的味道传过去。

    屏息的塔巴莎,计算着出现的哥布灵数量。全部共有四只,当确实到后面再没有其他的后,塔巴莎射出了冰箭。

    咻!的一声轻响,冰箭穿过了哥布灵的喉咙。准确的在瞬间让其中的三只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倒了下去。

    咕噜噜噜?

    剩下的一只,惊愕的呻吟出来。塔巴莎飞快的向那哥布灵猛扑过去,一把抓住它那长鼻子。嘴被堵住的哥布灵挥起棍棒想要反击。但塔巴莎的咏唱更快。

    塔巴莎的冰箭,直接从哥布灵延髓的部位穿了出来。只身体一瞬痉挛,那哥布灵战士就断气了。

    塔巴莎冰冷的瞥了下那狗头亚人,向更深处走去。

    矿坑中的道路错综复杂。塔巴莎边在脑中绘制着地图,边缓缓的走着。她已经前进了数百米,不过很幸运的没有再遇到哥布灵。不多时,她看到洞穴深处隐约有火光。

    原来这废矿坑是和钟乳洞相连的。塔巴莎隐身在废矿坑的断开处,偷偷观察起里面的情况。

    从那里看到的钟乳洞,是个从塔巴莎所在的位置缓缓向下,延伸,如同个剧场般大小的空间。

    在那空间中央,点燃着数个篝火。而在那篝火中央,是被火光映照的通红的祭坛,和四处活动着的哥布灵们。

    「…………」

    看到那似乎是哥布灵制造的祭坛,塔巴莎的眼眯了起来。由树枝和兽骨等组合建起的祭坛上,供奉着一个用岩石雕刻出来的狗头像。

    在哈尔凯基尼亚大陆原住民的亚人中,有些种族除了信奉“伟大的意识”外,还有本族独特的“神”。哥布灵就是其中的一种。

    哥布灵所祭祀的神,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没人明白。因为只要有人看到就会和它们厮杀起来,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

    但是,只有一个事实非常清楚。

    那就是——

    “哥布灵的神,喜欢人类活生生的肝作为供品”

    而哥布灵会将人活捉,也是出于这种理由。看到被捆起来倒在祭坛边的老战士,塔巴莎将那信息没有错的知识记到了自己脑中。

    她深吸了口气,定睛注视起那边。这是在数祭坛周围的哥布灵。全部一共十三只……。很幸运的,全部都是战士。看来这一群里……,并没有“神官”。但是,要想一击就解决,这数量有些太多了。

    而且重要的是,如果用出瞬间就能将它们全部解决的魔法,尤尔班也不可能幸免。塔巴莎紧咬起牙。她注意到,自己对这种……,要保护什么的战斗很不习惯。这是因为她总是一个人战斗才会有的,意外的弱点。

    如果用时间来说,她苦恼了仅仅数分……,中途,“暗视”效果消失了,塔巴莎也因此回过神,重新给自己附加上“暗视”,恢复了视野。

    现在没时间烦恼。塔巴莎迅速咏唱出“冰箭”咒文。将先击的三支,射向离尤尔班最近的三只。脑袋被冰箭穿透的三只,咕噔一下倒在了地上。周围的哥布灵们注意到倒下的伙伴,都吼叫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噜!

    塔巴莎再次咏唱起冰箭咒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那只有像机器一样精确的将敌人击倒。忽然,一只哥布灵,注意到了站在钟乳洞入口的塔巴莎。

    咕噜噜嘞!

    那刚把手指向这边的哥布灵,被塔巴莎的冰箭贯穿了。而剩下的哥布灵,都一起向她那边转去。像狗一样,有着适合奔跑四肢的哥布灵速度很快。塔巴莎当即放弃继续咏唱冰箭魔法。

    因为剩下的那九只哥布灵,会趁自己射出冰箭的空隙,冲到自己怀里来。

    伊尔-拉纳-迪尔-温迪……

    塔巴莎咏唱出了“刃”咒文。这是根据个人擅长的系统,刃的种类会出现不同变化的,肉搏战用咒文。塔巴莎不太擅长用“刃”来进行肉搏战。因为体力和体格都不佳的自己,很可能只被敌人一击就造成致命伤。

    但是,现在没时间去顾及那些。那长度超过自己身高的魔杖,缠绕着锋利的真空龙卷闪耀着。

    塔巴莎像枪一样举起魔杖。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先头的哥布灵,已经流着口水猛扑了过来。

    塔巴莎的杖向上挥去。

    不只是砸下的棍棒,就连那哥布灵也都在这一击下化为了两段。哥布灵那变成两个的半身,噗嚓一声摔到地上。溅出的血喷到踏巴莎全身。不过塔巴莎丝毫不在意这些的,又举起了杖。

    紧跟而来的,是两只各持枪和大斧的哥布灵。那两只同时扑了过来。塔巴莎向后一跃,避开了它们的攻击。

    而她后跃进的,是狭窄的坑道,虽然这里会让自己的长杖难以施展,但,对于数量多的敌人这里正合适。因为能攻击到塔巴莎的,会因此只有一只。塔巴莎伏下身,把杖摆得更便于冲刺。而那挥舞着斧跑过来的哥布灵,就是因为它那优秀的速度,被杖端闪耀着的真空之刃,刺进了腹部……。

    打倒这一只后,塔巴莎马上向后跳去。边后退,边一只,又一只的打倒着被激怒的哥布灵。不过这也幸亏那些哥布灵中没有使用长距离武器的。

    将全部哥布灵打倒,塔巴莎需要六分钟时间。

    失去意识的尤尔班,在切断绳索的声音中醒了过来,他在篝火的光亮下看到的,是蓝发少女……,塔巴莎。

    「你、你……」

    塔巴莎把指伸到口边。注意到她身上四处都是伤痕的尤尔班,眼睛大睁了起来。用自己不擅长的肉搏战和哥布灵战斗过的塔巴莎,身上也负了相应的伤。虽然没有致命伤,不过她左臂挨了短剑一击,右腹部让枪划了个口子。身上的白衬衣上也已尽是血污,因为在不停只差一丝距离回避着攻击,所以她背上的斗篷都已经烂掉了。

    「都是我的错……。我没脸对您道歉。都说出了那种大话……。可最后不只连一只哥布灵都没打败,还被它们轻易的抓了起来……」

    尤尔班闭上眼,痛苦的说。

    「安静」

    将尤尔班身上的束缚解开的塔巴莎,为了帮他站起来,单膝跪了下去。

    「呜……」

    「是碰到伤口了吧。来,请抓住」

    尤尔班,反而扶住了塔巴莎。他心想,既然已经这样,那就算送掉这条老命也要把塔巴莎平安送回村里。

    正当尤尔班抱住塔巴莎的肩,迈步要走出去的时候……,一块大石从背后飞来,砸在了他头上。

    尤尔班再次失去意识,摔到在地。塔巴莎也被他带得一起摔了下去。

    「喀!」

    完全被人偷袭了。塔巴莎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站起身,举起手中的杖。在篝火的光亮中,一个“哥布灵”出现了。

    塔巴莎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那哥布灵的样子,很异常。它脸上戴着鸟羽毛和兽骨做成的大面具,身上是染满漆黑兽血的长袍。兽臭和腐烂的血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塔巴莎觉得就像有冰柱一下插到自己后背一样。

    果然……,有“神官”在。塔巴莎诅咒着自己。她现在深深体会到自己『没有』的这判断,实在是太随自己的愿望了。

    既然有祭坛存在,那就应该明确的以“有”这判断来行动。

    不知是否看穿了塔巴莎的那种焦躁,那哥布灵神官……,哥布灵-萨满颇为从容的,张开那可怕面具后的口说道

    「哦呀,你不是魔法师吗。无耻的人类魔法师。充满着肮脏魔法的蠢材。连在森林中生存也不能还四处撒野的,愚蠢的没毛猴子。没错吧?」

    从他喉中发出的,是地地道道的人类语。在哥布灵中,极罕见的会出现具有发达智商的个体。他们不只智能高,而且还可以使用人类语,并能聆听精灵的声音。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操纵原住魔法。

    这部分哥布灵,作为统帅族群的神官……,哥布灵-萨满,君临于族群的顶点。而塔巴莎眼前的这只,就是其中的一个。塔巴莎想咏唱出魔法,不过却被哥布灵-萨满制止了。

    「住手吧。愚蠢的人类啊。这里是和我结下契约的地方。无数的飞石,会在你放出魔法前袭击向你的」

    哥布灵-萨满呵呵的笑了。

    「……怪物」

    塔巴莎因为非常不甘,极罕见的说出了这种话。于是,哥布灵-萨满更强的吐着气,大笑起来。

    「怪物?不要胡说。怪物不是你们才对吗。毕竟二十年前……,不,没什么。先不管那些……」

    它的话,让塔巴莎的眉轻挑了起来。

    二十年前?

    那就是说,这哥布灵就是二十年前袭击安布兰村那群中的幸存者吗?

    「你的未来有两个选择。一,和倒在那里的公的一起,成为我们神的祭品。或者,把你们族群拥有的“宝物”,给我送来。

    如果这样,那这只公的也还给你们。如何?」

    看来,似乎不会马上被杀。那么……,就还有机会取胜。

    「宝物?」

    「没错。就是你们族长所拥有的宝物。我们曾经,想从你们手中夺过来,不过失败了。为了让群体再次壮大,我们花了二十年时间啊。但如果,你能把那拿到这里来,你把我辛苦壮大的群体再次消灭一半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那宝物是?」

    「“土精块”。就是你们叫作“土石”的东西。土之精灵力的结晶……,你们的族长,应该拥有那巨大的结晶。把那在明晚之前拿来」

    「它是说,只要把那个“土石”的结晶……,『安布兰之星』拿过去,就会把尤尔班还回来吗……」

    听过塔巴莎话的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肩突然无力的垂了下去。塔巴莎是在那之后马上回到村庄的。

    靠她自己那不佳的“治愈”魔法,并没能完全治好自己的伤。所以被管家包扎的绷带上渗出的血,还十分鲜红。

    但尽管如此,塔巴莎也看不出疲劳的,平静的向男爵夫人汇报着。

    「率领那群哥布灵的,就是二十年前袭击这安布兰的哥布灵-萨满吗……。原来如此,这下总算明白哥布灵们过去为什么会袭击这里了。那座废矿坑,以前是开采“土石”的地方。

    大约在三十年前吧,从那矿坑里发现了『安布兰之星』。

    因为那是有球般大小的巨大结晶,所以在当时相当有名。没想到这事也传到哥布灵耳中了啊……」

    随后,罗德巴尔德夫人沉默了。

    塔巴莎也想像着她会说出什么不好的回答。尤尔班,确实对她很重要……,但终究是平民,将珍贵的家宝和一个平民的性命相比,一般来说都是前者更重要。而且,尤尔班还是违抗命令,自己擅自前去讨伐的。所以塔巴莎认为,她很可能说出,请不要在意尤尔班,全力消灭哥布灵-萨满吧。

    但是,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的回答,却出乎了塔巴莎的意料。

    「啊啊,怎么会这样啊。交给它没什么关系……,可现在,那已经不在我这里了啊」

    「没有了?」

    塔巴莎很疑惑。

    「是的。那已经用掉了」

    风石,水精灵之泪……,总之精灵石,就是精灵之力的结晶。如果用于某种魔法,质量就会逐渐减少,并最终消失掉。而被称为“安布兰之星”的那块巨大的土石,也是精灵石中的有一种。

    塔巴莎目不转睛的看着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觉得她并不像在说谎。

    「但是……,请您一定要想办法救尤尔班」

    罗德巴尔德夫人断然的说。

    「其实,我会找您来,就是为这个。因为我,不想让那尤尔班遇到危险,所以才将您这样请来的」

    塔巴莎对此,多少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区区一介老战士,会让她做到如此呢?确实……,已经效忠家族五十年以上的战士,会让她觉得和家人一样。

    可即使是这样,这种待遇让人感到背后有着什么隐情。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那些的时候。

    “不想让尤尔班遇到危险”

    如果这就是本次委托的真正目的……,那就必须要将尤尔班救回来。

    但是,在已经和原住魔法使用者结下契约的地方,要怎么战斗才好?

    塔巴莎烦恼起来……。这时,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站起身,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她抱着一个大人偶又走了回来。

    那是个纯白的,就像画家经常用来练习素描时用的人像一样的东西。扑嗵,男爵夫人把那放到桌上。

    「……这是?」

    「您,知道“模仿人偶”吗?」

    塔巴莎点了点头。那是古代大王们,在玩战争游戏时用的魔法人偶。能分毫不差的变成吸取了鲜血的人的模样。以前,自己也曾用那魔法人偶,去解决过事件。

    「我,运用自己擅长的土系统魔法,在进行卡哥伊鲁的研究。这人偶,也是和那相似的东西。只要把血滴上,就能变成和本人一样的卡哥伊鲁」

    塔巴莎凝视着桌上的人偶。随后,将目光转向了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

    「…………」

    罗德巴尔德夫人痛苦的对塔巴莎说道

    「求求您。无论如何,也要把那尤尔班救出来啊……」

    看着恳求着自己的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塔巴莎感到了一种不协调感。这感觉和当初刚到村子时感到的不协调感重合在一起,慢慢在她心中膨胀。

    有什么地方太异常了吧?但是,这村子……,以及这男爵夫人似乎在隐瞒着什么。塔巴莎就那样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桌上的人偶……。

    看到出现的塔巴莎,哥布灵-萨满就像狗叫似的笑了起来。时间刚过半夜……,距约好的时限,还有好几小时。被绑起来的尤尔班,就倒在哥布灵-萨满旁边。幸存的十只左右的哥布灵,都拿着各自的武器将他围在中间。

    「“土精块”带来了吗?」

    塔巴莎把自己双手抱着的篮子,递到哥布灵-萨满面前。那里面,装着一快闪闪发亮的大岩石。

    因为塔巴莎没有带杖,所以哥布灵-萨满放心的走到她旁边,把手伸向篮子。

    「呜?」

    哥布灵-萨满,察觉到了那只是块普通的水晶。

    「你这混蛋……」

    塔巴莎趁这机会,把隐藏着的杖拔了出来。但是……,哥布灵-萨满的速度更快。

    「与我契约的土啊。化为飞石,消灭敌人吧」

    哥布灵-萨满口中说出了这单纯的,口语化咒文。无数的飞石,立刻随着它的声音袭向了塔巴莎。塔巴莎那娇小的身体,就在这霰弹之雨中,浑身是伤了。

    哥布灵-萨满走到倒在地上的塔巴莎身边,一脚把落到地上的水晶踢了出去。

    「你以为这种东西能骗到我吗!愚蠢的东西!就让我把你这混蛋的肝奉献给我们的神!让你多少有点作用吧!」

    大骂着的哥布灵-萨满,忽然发现已经很凄惨的塔巴莎的尸体,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雪白的人偶。

    「这是……」

    嗷呜嗷呜嗷呜!

    它背后的哥布灵战士们呻吟起来。抬起头,只见塔巴莎现在正在自己的头顶上。塔巴莎从自己藏身的高大岩石上方,跳了下来。

    在那杖端,是闪着青白色光辉的“冰枪”。

    「飞石啊!」

    周围的石块再次漂了起来。但是,已经太迟了。瞬间,塔巴莎挥下了手中的杖。那足有一人大小的,巨大的冰枪,飞向哥布灵-萨满的口,轻易的将那贯穿了,撕破它的喉咙,直直戳到了地上。

    哥布灵-萨满的身体,就站着被钉到地面上了。

    看到自己的头儿被杀死的哥布灵们恐惧起来,一同逃了出去。

    周围也恢复了寂静。

    在躺在床上熟睡着的尤尔班身前,罗德巴尔德在向塔巴莎道谢着。

    「非常感谢您」

    尤尔班的头现在缠着绷带。同哥布灵一战,已经让他那衰老的躯体相当痛苦了,所以治疗也进行的非常彻底。所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塔巴莎,一直在旁边,注视着为尤尔班治疗的管家。以这偏远的山村来说,这里医疗设备已经是相当齐全。

    「我该怎么报答您好啊……」

    化为人形的希尔菲德,此时张口说道

    「不用报答呢。这就是姐姐的工作呢。那,姐姐,我们走吧。话说肚子好饿了呢!回去后找地方吃点什么吧。嘎呜嘎呜」

    「吃饭的话……」

    男爵夫人刚一张口,希尔菲德就连忙着急的打断了她。

    「不!不用了呢!不好意思,希尔菲德的舌头已经受不了了呢!」

    被这里的饭整的很惨的希尔菲德,就像在说已经再也忍不下去了似的猛摇着头。随后,她提心吊胆的看向塔巴莎。这是她以为自己说了这么没礼貌的话,会被塔巴莎骂。

    但是,塔巴莎却没有出现这种反应。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

    「这村子很异常」

    说了这么一句。

    「啊……,异常?您是什么意思?」

    塔巴莎指向窗外。在那里……,应该是村民的人们正专心的工作着。和昨天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希尔菲德,也不明白塔巴莎所说的异常是怎么回事。

    「已经听说要被哥布灵袭击……,昨天却没有任何恐惧的样子。而今天……,哥布灵的威胁已经消失,也没有高兴庆祝起来的样子」

    这时,希尔菲德突然注意到了。

    没错。这里村民的举止太普通了。不管怎么说都太普通了。在他们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人类所拥有的感情的兴奋。虽然也有欢喜,也有惊讶。但是,在那种样子中……,并没有感觉到“温度”。

    「再有就是食物的调味。一开始,我认为这是为了配合尤尔班和你的口味才会这样。但是,酒馆里端出的也是一样调味的饭菜」

    听过希尔菲德抱怨了好一阵的塔巴莎,这么对男爵夫人说。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塔巴莎。

    「哥布灵-萨满,这么对我说过。“怪物不是你们才对吗”。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听到这里,笑了出来。

    「您真是敏锐呢。对您这样的人想隐瞒应该也没用吧。好吧,那我就告诉您。这是二十年前的事。安布兰村就像您之前知道的,受到了哥布灵群的袭击。那时……,村子全灭了」

    「全灭?」

    希尔菲德不由得脸色大变。

    罗德巴尔德夫人缓缓的,继续对她们说着。

    全灭……,没错。除了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和尤尔班,这村里的人全部都被哥布灵杀害了。虽然靠着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的魔法,最终将它们都驱逐了出去,但是……。

    但是,尤尔班挨了棍棒一击失去了意识,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也受了重伤。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想到,如果自己死去,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尤尔班会多悲伤啊。已经侍奉了自己几十年的尤尔班对没有亲人的她来说,绝不是普通的雇佣战士。是啊,尤尔班对她来说,已经是世上唯一可以称为家人的存在了。而且那尤尔班还是个责任感非常强的男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该保护的村子被全灭的话?

    他恐怕会选择去死。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觉得,不能让这年老的忠实战士,受到那种现实的打击。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是位非常优秀的“土”系统魔法师。而在那系统中她最擅长的,就是制作卡哥伊鲁……。所以她,忍着伤痛制作着那。并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交换,制造出了很多卡哥伊鲁。

    听到这里,希尔菲德已经被惊的喘不过气来了。而塔巴莎,还是表情丝毫未变的,听着男爵夫人那可怕的叙述。

    没错。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就是用那被称为“安布兰之星”的,这村子的秘宝,制造出了强大的卡哥伊鲁。是拥有一定程度自我意识,能半永久持续活动的卡哥伊鲁……。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望着窗外的村庄说道

    「这村子里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卡哥伊鲁」

    希尔菲德,呓……,的呻吟起来。在她看来,窗外只是一个在加里亚随处可见的普通村庄。

    但这只是外表。而这里,竟然连亡者之村都不是。

    整个村子,就像座巨大的,蜡像馆。是不断重复,走路,说话,欢笑的……,人偶们的公馆……。

    希尔菲德突然明白了。难怪味道会那么淡啊。因为这里需要吃饭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老人尤尔班。所有的食物,都是以他的口味准备的。因为只有他一个人需要……。

    哥布灵-萨满会将这里的人叫作“怪物”也是难怪。因为二十年前就被它全灭了的村子,现在却什么都没有改变的存在着,它当然会觉得奇怪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外表会正常变老。体温也得到了再现。但是,终究只是人造的东西。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就是能做出这样东西的,优秀的“土”魔法使」

    沉默蔓延在她们之间。不过塔巴莎简短的一个问题,打破了这沉默。

    「用性命交换?」

    那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样子的“东西”点了点头。

    「我也是那卡哥伊鲁中的一个」

    就在这时,尤尔班睁开了眼。

    「……呜,这里是?」

    罗德巴尔德男爵夫人样子的卡哥伊鲁,非常温柔的对自己的“主人”说道

    「这里是公馆。你已经被平安救回来了啊。尤尔班」

    「真丢脸……,不只一次,竟然第二次也出现了这种丑态。我已经没脸再说什么了……」

    尤尔班按住了自己的眼角。而那样难过的尤尔班的手,被他忠实的卡哥伊鲁紧握住了。

    「你在胡说什么。你平安回来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成功吗?」

    希尔菲德驮起塔巴莎,飞到了空中。在她脚下,是被自己主人拯救的村子。而那些“村民”们,正按照自己的意识阔步走着。

    在远方望着那种情景,希尔菲德开口说道

    「呐,姐姐。那位尤尔班老爹,算是幸福吗?嘎呜」

    塔巴莎没有回答。只是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书……。分别时男爵夫人样的卡哥伊鲁对她们主仆这么说道。我们,会随着尤尔班的死,全部停止活动。并在之后化为尘土。请在那时之前,不要把这里的事对任何人说……。

    塔巴莎答应了它。恐怕那位尤尔班老爹,会在什么都不知道中,离开人世吧。考虑到尤尔班老爹的年纪,那估计,就在不太远的未来。

    「那村子,只是为了尤尔班老爹一个人存在的呢。但是……,那全部都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东西。那样子,会得到幸福吗?」

    希尔菲德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塔巴莎这时,轻声答道

    「不知道」

    尤尔班,被男爵夫人遗留下的“爱情”所包围着。那爱情本身,是非常纯粹,毫无任何虚假的真实。没有人会如此为他人着想的吧?

    但……,那也全都是虚假的。

    可这份虚假感是从哪里出现的,塔巴莎自己也说不清。

    只是,如果是自己的话……,应该会觉得,希望把真相告诉我。不管那会是什么。就算是会深深伤害到自己也一样……。

    风,轻抚着塔巴莎的面。

    只有那风,在远离安布兰村。

    远离那为一名老战士而制造出来的“人偶庭院”。

    「不管怎么说肚子饿了呢!就先,找个地方好好大吃一顿吧!」

    希尔菲德就像给塔巴莎打气一样开朗的说,用力振翅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