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塔巴莎的冒险3 第十一话 塔巴莎与初恋
    第一章

    “总觉得姐姐最近的样子,好奇怪呢”

    希尔菲德心中有这种的感想。

    是啊,塔巴莎最近的样子微妙的有些奇怪。不过,那理由也不是让人搞不明白。

    就在前几天……,塔巴莎因为违抗加里亚王的命令,和母亲一同被幽禁在阿含布拉城,并且几乎要被精灵夺取心智了。但是,学院里的朋友们在危机时刻将她救了出来。

    塔巴莎暂时将母亲托付给了凯尔马尼亚的库尔凯家,回到了学院,不过……。

    那之后,塔巴莎的样子就变得很奇怪了。

    倒不是说什么具体的事。只是,微妙的……,真是很微妙的,和以前的塔巴莎不同了。

    希尔菲德察觉到这点,就是在今天早晨。

    早饭后,无所事事的她飞到塔巴莎房间外一看……,竟然发现塔巴莎在照镜子。她似乎在整理自己的发型。一会儿弄成中分,一会儿弄短扎起来……。

    哑然的希尔菲德一直看着她。

    塔巴莎竟然会注意自己的发型?这可是前所未闻的重大事件。不过因为看了太久,被塔巴莎注意到,刷了一下把窗帘拉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希尔菲德马上跑去和自己的朋友们商量。

    以前被露易丝赶出房间的才人在维斯特里广场建起的帐篷,现在是使魔们的聚集地。今天,库尔凯的使魔弗雷姆,基修的鼹鼠贝尔丹蒂,也在那帐篷附近晒着太阳。

    “嘎呜嘎呜!大家听我说!发生大事件了呢!”

    听到希尔菲德叫着落了下来,弗雷姆抬起了自己还一副睡相的头。

    “你不总是有大事件的吗。蓝家伙”

    “就在之前,还因为鱼里有鱼钩,大闹了一场的吧?”

    被贝尔丹蒂这么一说,希尔菲德呼呼的大摇起头。

    “今天不一样的呢!是姐姐她太奇怪了呢!”

    “怎么奇怪啊?”

    贝尔丹蒂捻着自己的胡子问。

    “在照镜子,整理发型呢!”

    于是弗雷姆声音严肃的说

    “毕竟是这年纪,当然会弄弄头发的啊。像库尔凯大人那样的,每天要坐在镜子前弄一个小时的”

    “那女人荷尔蒙分泌过头了呢!希望你不要把她和我姐姐一起相提并论呢!啊啊,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

    “恋爱了吧”

    贝尔丹蒂肯定的说。

    “恋爱?恋爱?恋爱?”

    “基修大人说过的喔。人类的女孩子呢,似乎一恋爱就会开始注意自己的发型是不是好看,衣服是不是合身的呢”

    希尔菲德听到这话,脸刷的一下明亮起来。这只韵龙一直觉得,塔巴莎要是有了恋人就好了呢。

    “啊啊啊啊啊!果然是这样!我就有些觉得是不是这样的呢!”

    “除了那以外还会有什么理由啊。真受不了你,亏你是个韵龙还这么迟钝!”

    “总之要先确定男方是谁啊。必须要仔细看好是不是个坏家伙!你不想让自己的主人,成为一个坏男人的牺牲品吧?”

    觉得的确是这样的希尔菲德,决定先去逼问塔巴莎。当天晚上,它就敲响了塔巴莎房间的窗户。

    「…………?」

    塔巴莎刚走近窗,希尔菲德就猛的把她的身体叼在嘴里,一下飞到空中去了。直到一气飞到高度三千米后,它才把塔巴莎吐出来,放她到自己背上。

    「……怎么?」

    「那我就直说了喔」

    「什么?」

    「你喜欢上谁了呢?」

    塔巴莎没有回答。

    希尔菲德转头看去,塔巴莎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不过……,擅长从塔巴莎这无表情中,寻找出些微感情变化的希尔菲德,觉得她和以往稍稍有些不同。

    「姐姐」

    「…………」

    「你脸稍稍僵了喔」

    「没有」

    塔巴莎平静的说。沉默的空气再次弥漫在她们之间。无奈的希尔菲德伸出自己的舌头,舔起塔巴莎的脸。

    「你要是不说喜欢上谁了,我就一直这样继续下去了喔」

    「…………」

    塔巴莎无言的任由希尔菲德继续舔着,不过没过多久,希尔菲德就累了。没有办法的它只好从其他方面攻击这很可怜的,满身都是口水的塔巴莎。

    「那,你为什么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发型呢?」

    于是,塔巴莎的面,真的只是微微的,红了起来。这极微小的变化,当然逃不过希尔菲德的眼睛。

    「因为有些在意」

    「为什么会在意呢?」

    「和你无关」

    「当然有关呢!总之你要老实告诉我,小矮子」

    不过塔巴莎再次沉默了。因为希尔菲德再怎么努力她都不再说话,所以当天只好放弃。

    第二天……。

    希尔菲德决定监视塔巴莎。

    她已经,完全就像个在担心女儿品行的母亲了。对希尔菲德来说,塔巴莎去恋爱正是它的期望。

    要是能以这为契机,治好她那冷淡该有多好。而且,好不容易才摆脱加里亚的束缚,希尔菲德非常希望她能尽情享受自己这已经自由的青春。

    「不过要是个坏虫子可不行喔」

    如果对方是个坏男人的话……。希尔菲德想到这儿全身颤抖起来。啊啊,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那不懂恋爱的主人,就不好了……。

    「会被骗去卖到马戏团里去呢!在那里成为飞刀的靶子,再因为失手……。嘎呜!好痛苦的呢!」

    希尔菲德叫唤着,悄悄跟在塔巴莎身后。

    虽说是跟踪,也只是从遥远的高空,为了不让塔巴莎发现在监视而已。不过希尔菲德的视力非比寻常。不管怎么说,可以从三千米的高空,清晰的分辨出是什么人。

    课程结束后,它确认到塔巴莎离开了水之塔。塔巴莎走向本塔,并走了进去……。

    「大概是去图书馆呢」

    希尔菲德想着试试看的,降低了高度。在一个能偷看到图书馆的地方,悄悄的向里面看去。

    它寻找着塔巴莎……,找到了!那作为特征的蓝发很明显。不过在她旁边……,还发现了一个少年,这让希尔菲德吃了一惊。

    “那,那到底是谁!”

    黑发……,还有黑斗篷。看到这,希尔菲德马上明白这是谁了。

    “那不就是那个粉发火暴小姐的……,使魔少年吗!”

    塔巴莎变化的原因就是他啊!希尔菲德高兴的嘎呜嘎呜的叫了起来。

    如果是他的话,希尔菲德也OK的。毕竟他绝对很有勇气,就在之前,他还漂亮的打败了让自己束手无策的精灵,救出了塔巴莎呢!

    “原来如此!是他的话,就能放心把姐姐托付过去了呢!”

    希尔菲德从窗外注视着自己的主人。

    塔巴莎的侧脸和平时没有改变。

    在专心听那黑发少年……,才人读书。并且在之后,还会给他两三个建议,那才人听后点点头,又再看向书。

    不过……,那才人,真的是塔巴莎恋上的人吗?一定要好好查清这点。不管怎么说这都关系到主人重要的恋爱之路呢。

    希尔菲德继续仔细观察着……,那时刻终于到来了。当塔巴莎用指指向才人读着的书页中的一部分时……,碰到了才人的手。

    那瞬间塔巴莎脸上出现的红晕,没有逃过希尔菲德的眼睛。不过那个才人,却好像专心看着书并没有注意到。

    “这下就确定了呢!用希尔菲族群的话来说,就是『艾乌雷-奎纳-希亚琪』呢!”

    希尔菲德都用上自己族的原住语来表达心中确信到这点的兴奋。就这样定睛注视着的希尔菲德,发现了塔巴莎更为惊人的行动。

    一到图书馆闭馆的时间,二人走到了外面,随后塔巴莎握住才人的手轻轻浮了起来,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姐姐!你太大胆了呢!

    哈啊哈啊,希尔菲德的呼吸紊乱起来,注视着塔巴莎这一连串的行动。这已经,快要生米煮成熟饭了。因为那塔巴莎,竟然将一个男孩子拽到了自己的房里!而且还用了魔法!这实在是太大胆了啊!

    希尔菲德已经,连呼吸都不能了。

    啊啊,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啊!姐姐,你会生出什么样的蛋来呢!希尔菲德在空中剧烈的蠕动着。如果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那可是会让人觉得,发情了吗?的动作。

    但是,事情并没像希尔菲德期待的那样。塔巴莎和才人只是老实的,再次读书开始学习了。

    希尔菲德心中说道

    “姐姐……,这样不行的呢!这时该用甜蜜之咬啊!真是的!还念个什么书,真让人着急!用甜蜜之咬!用甜蜜之咬咬上去啊!”

    喂,甜蜜之咬是龙的求爱行动吧?不过希尔菲德根本不在乎那些的继续祈祷着。

    可是,希尔菲德的愿望轻易就被打破了。因为,那个粉发少女……,露易丝竟然和侍奉才人的黑发女仆一起冲进了塔巴莎的房间。

    并很快大闹起来,才人和塔巴莎的学习也因此结束了。

    希尔菲德把塔巴莎从窗中叼了出来。然后,再次奋力爬升着。

    它和昨天一样把塔巴莎吐出来,让她坐到自己背上。

    「刚才,你们干什么了」

    「……在教他文字」

    希尔菲德深吸了口气,一气连舞带比的说道

    「姐姐!你喜欢的就是那男孩子吧!为什么不对希尔菲说啊!嘎呜嘎呜!」

    「那男孩子是?」

    「装糊涂可是没用的喔。就是那使魔男孩子吧」

    「是什么?」

    塔巴莎看来是想装傻到底。希尔菲德不由得瞪向这样的塔巴莎。

    「就是让姐姐,脸红的罪魁祸首呢」

    「……这什么意思?」

    「就是恋爱……,的呢。人类语是恋爱。希尔菲族叫做“叽-啵啵”」

    「…………」

    塔巴莎不说话了。

    「叽-啵啵」

    希尔菲德用原住语逼着塔巴莎。于是她,摇了摇头。

    「不对。不是恋爱」

    「那,你为什么要脸红呢?」

    「……他对我来说,是应该追随的人。绝不是可以亲近的」

    「该追随?是什么意思呢?」

    「他救了我的命。所以,我的生命要奉献给他」

    希尔菲德心中一点头。的确,那不算是恋爱。塔巴莎对才人,有一种近似崇拜的感情。所以,她才会像那样亲自教他文字吧。

    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在意自己的头发呢?

    这个疑问,轻轻留在了希尔菲德心中。

    让希尔菲德心中的疑问,再次膨胀起来的日子来了。那是,塔巴莎,才人、露易丝一起,去阿尔比翁要将那半精灵转学生带回来时发生的事。那时他们也受到了加里亚人的袭击,并且变得非常混乱。

    希尔菲德在那时,载着总觉得从纠纷中清醒过来似的才人和塔巴莎,向狂暴的哥雷姆急行而去。

    它在千钧一发之际从那可怕的哥雷姆手中救出了露易丝。那时的她似乎因为无法用出擅长的传说魔法,变得十分苦恼。

    于是……,塔巴莎竟然深深的吻上了才人!

    希尔菲德对那很吃惊。从心底觉得吃惊,就连狂暴的哥雷姆,和那叫什么缪斯尼多尼伦的女敌人,都全部被它抛诸脑后的吃惊。不过那粉发少女的震惊程度,似乎比希尔菲德更为强烈,她狂怒得像已经烧得沸腾的锅一样,就那样愤怒的完成了咒文。

    希尔菲德心中不由得大点其头。想着,原来这是为了让露易丝嫉妒,来恢复精神力。

    并且凭着塔巴莎的机智,让情况出现了极大的转机。不愧是希尔菲的主人呢!就是聪明嘎呜!希尔菲德心中佩服着,不过她不经意的看到了塔巴莎的脸。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关注着露易丝咏唱出的魔法没有注意到……,只有希尔菲德一个看向了塔巴莎。

    塔巴莎的面,微微红了起来。

    呜呜!为什么!

    为什么会为自己的作战脸红?这是怎么回事!

    希尔菲德对塔巴莎的心意,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了。

    “就是这样,所以我想听听你们的建议呢”

    从阿尔比翁回来后,希尔菲德马上找自己的朋友们商量去了。听过希尔菲德叙述的使魔们,都很为难似的哼着。

    在思索了一会儿后,张口说话的是弗雷姆。

    “那个,蓝家伙。下次你飞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带上我啊”

    “那种事根本无所谓。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姐姐她,是恋上那使魔少年了吗?还是说,只是崇拜之情呢?”

    “这还用说吗”

    “呜呜,果然是这样呢……”

    “话说,你怀疑自己主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库尔凯大人不会说谎。既然作为她朋友的你主人那么说了,就应该是那样吧”

    这时,巨大鼹鼠贝尔丹蒂哼哼着插嘴道

    “我可不这么想”

    “哦呀,鼹鼠!你有不同意见吗?”

    “基修大人说过,人类的女孩子,经常口是心非的。所以,这种情况也很可能是那样吧”

    “我不这么想”

    “我这么想”

    火蜥蜴和鼹鼠互不相让的争论起来。就在那时,帐篷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

    “真是的!我说你们,真是不明白啊!”

    使魔们一起转头向那边看去。在那里的,是个身上有花纹的小青蛙,它正受不了似的摇晃着脑袋。

    “哦呀罗宾!你有意见吗?”

    那只摩莫朗希使魔的小青蛙,后腿刷的立起,伸出那有蹼的一根指头,灵巧的站了起来。

    “意见大了啊!我说你们,主人到底喜欢谁,那都是主人的自由吧!前去逼问和拿来讨论,这也太不逊了。我们的工作,不是看清那究竟是谁。明白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

    罗宾得意的说道

    “不管主人喜欢上的是谁,都要尽力使那恋爱顺利!我就是这个意思!”

    希尔菲德听到这话,觉得自己的头就像被大锤砸到了一样。

    “你,你说的没错呢……。青蛙,你很会说啊”

    “主人不管选择什么样的人,都是主人的自由。轮不到使魔来多事。只要努力让主人变得不管对方是谁,都无敌不是就可以了吗”

    希尔菲德被它的话感动了,深深的为自己做出的行为感到羞耻。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为了个人的好奇心就去逼问……。罗宾说的对。总之,自己的使命就是……。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塔巴莎都能让他一下就神魂颠倒”

    如果能让她这样,不管什么恋情都会顺利的吧。

    当晚……。

    希尔菲德来到了塔巴莎身边。塔巴莎还和以往一样,正坐在床上看书。

    真是一点魅力也没有。

    这样下去可不行!

    希尔菲德将头伸了进去,把塔巴莎叼了出来。不过塔巴莎还是不为所动的继续看着书。希尔菲德毫不在意的照例将她带到三千米的高空。将主人放到自己的背上,对她说道

    「姐姐。你放心吧。我希尔菲德,一定会让姐姐你改变的呢!」

    「…………?」

    看到塔巴莎呆呆的望着自己,希尔菲德手脚并用的说道

    「我已经,不会再问姐姐的意中人是谁了呢。因为那是“不逊”呢!但是,如果姐姐你恋爱了的话,我希望能顺利,不对,如果不顺利我会很难过的,所以希尔菲决定要为此努力呢」

    「……不必。我不会恋爱」

    塔巴莎轻声说。

    「就算现在不会,以后也说不定呢!所以就交给我吧!我希尔菲,一定会让姐姐变成一个充满魅力的淑女呢!」

    要说它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让塔巴莎恋爱……

    是因为希尔菲德,想看到塔巴莎的笑容。

    她好不容易,才从加里亚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所以希尔菲德,希望她变得能露出明朗的笑容。

    希尔菲德心中,回想起那无数的残酷任务……。

    它已经不想,让塔巴莎再去受那种苦了。所以希望她不要再做出那就像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扑克脸,希望她能笑出来。

    是啊。如果能找到一个喜欢的男孩子,并能交往的话,她也会恢复笑容的吧。毕竟塔巴莎也是正值大好年华的女孩子啊……。

    希尔菲德,目不转睛的看着塔巴莎。她是这么可爱,却在男孩儿间没有人气……。都是因为是她总是不愿打扮,沉默寡言害的。

    这样想恋爱根本就是徒劳。

    “我会想办法帮你改变的呢”

    希尔菲德心中说。

    虽然它这么说,不过希尔菲德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塔巴莎变得“对男人来说”是有魅力的。

    因为塔巴莎对希尔菲德来说已经是充满了魅力,可男孩子们却并不这么觉得。不管它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可能会邀请塔巴莎去约会的男孩子。

    塔巴莎到底还缺少什么?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在空中四处飞着,观察自己脚下午休中的中庭。

    到底,在男孩子间有人气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呢?

    希尔菲德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那,就是之前从阿尔比翁带回来的半精灵,蒂法尼亚。

    她现在正被许多男学生围在中间,为难的笑着。戴着檐很宽的帽子,不时就像想起什么一样抓起那帽檐,将头遮了起来。

    希尔菲德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别的女孩儿能像她一样吸引男孩子。

    她为什么,会那么有人气呢?她和姐姐的不同在哪里呢?

    她看起来不也是保守又老实的吗。和姐姐不是一样的吗……。

    但是,仔细观察之后,希尔菲德总算注意到塔巴莎和蒂法尼亚的决定性差别了。

    那就是……。

    头发的长度和,胸部。

    「就是这个呢!」

    当天……,塔巴莎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看到变为人形的希尔菲德已经在屋里了。

    「…………」

    她目光责难的瞪向希尔菲德。不许在学院变为人,这是她们二人间的规则。

    「啊。生气可不行喔。我可是在老远变的人,穿成这样进到学院里的呢。

    而且有好好跟看门的说是姐姐的亲戚,所以进来也是没问题的呢」

    希尔菲德得意的说。

    「出什么事了?」

    听到这,希尔菲德很严肃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希望姐姐能什么都不说的按希尔菲的话做呢」

    「……为什么?」

    「因为这,是让姐姐接近幸福的唯一一个方法呢」

    「……不必。我的事由我自己来决定」

    希尔菲德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走到塔巴莎身边,砰砰的敲着她的头。

    「那个呢,姐姐。我希尔菲呢,一直以来不管姐姐说什么全部都听的。因为我是使魔,这是当然的,可是,不只是因为那个喔,还是因为希尔菲最喜欢姐姐,所以才愿意听你的呢。所以姐姐,就听希尔菲一回吧」

    塔巴莎望着希尔菲德,希尔菲德也目光真挚的回看着她。塔巴莎终于,重重的,点了下头。

    「谢谢!那这个,姐姐穿上吧!」

    希尔菲德递过去的,是一束金色的线和布作成的团块。

    「这什么?」

    于是希尔菲德,把金色的线戴到塔巴莎头上。

    「长金发」

    随后,将布做的团块,从衬衣的缝隙间塞了进去。

    「胸部」

    「……然后呢?」

    「姐姐,你这下就不会输给任何人了」

    塔巴莎很不解,她这到底是干什么?不过很快就注意到,这是在让自己模仿蒂法尼亚。哈哈,自己的使魔,竟然以为只要自己像蒂法尼亚一样,恋爱就一定会顺利。

    啊啊,我要说多少次她才能明白啊。

    「告诉过你,我不会恋爱」

    「那样也没关系呢。但是,我希望姐姐变得更有魅力」

    「为什么?」

    「因为这样的话,姐姐在恋爱的时候,顺利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呢」

    「那种事,无所谓」

    塔巴莎把金色的线和布块都摘了下来,窝到床上去了。啊啊,希尔菲德变得很难过。为什么姐姐不接受自己的好意呢?

    最后不知该怎么办的希尔菲德,拿起金色的线和布团,披上塔巴莎的斗篷走了出去。

    希尔菲德来到的,是在同一座塔内的摩莫朗希的房间。

    她是为数极少知道希尔菲德原身的学生。不知是不是准备睡了,打开门的她正穿着件可爱的睡衣。或许是因为刚睡着就被吵醒,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哈?有事想问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在知道希尔菲原形的人中,你是最正经的了啊」

    「你那,是在夸我吗?」

    摩莫朗希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你想问什么啊」

    「刚才,我让姐姐穿这个来着,可是……」

    看到她手中金色的线和用来伪装胸部的布团,摩莫朗希变得非常诧异。

    「这是什么?」

    「头发和胸部。我想用这个让姐姐来升级成大美人」

    「用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啊……」

    摩莫朗希发自内心惊叹的说。

    「呃?是、是这样吗?可形状很接近的啊……」

    「只是形状接近,不管怎么看也是没用的啊。你让主人戴上这种废物想干什么啊。你听好喔?只是相似是不行的。要做得和真的一模一样才可以」

    「是这样的吗……。难怪姐姐那么不高兴呢……」

    希尔菲德的头失落的垂了下去。

    「把这种东西给她,当然会不高兴的啊。她,虽然说出来不太好,不过身体很缺乏起伏吧?而你说要她把这放到胸前,她会受伤害的」

    「希尔菲有反省了呢……」

    希尔菲德说着把头垂得更低了。

    希尔菲德再次开始新的努力,是因为发生在蒂法尼亚身上的,一个小事件。

    蒂法尼亚在男生间的人气,刺激到一名一直都是首位的女孩子的自尊,并逐渐演变成异端审问的那个事件。

    当时希尔菲德也非常不安的跟在塔巴莎身边,一同来到魔法学院边的草原,注视着那场异端审问风波。

    那些骑士和抱着胳膊站在大锅前的金发双马尾少女的愤怒非常可怕,就连为了保护蒂法尼亚冲上去的才人,也吃了很大苦头。

    看到才人的手,被魔法之箭穿刺在地上,塔巴莎那握着杖的手就攥得越来越紧。可是,在塔巴莎挺身而出之前,水精灵骑士队的少年们冲了上去。

    结果,骑士队和少年们之间,爆发了大规模的乱斗。

    而失去冲过去时机的塔巴莎,只好有些不甘的在旁边注视着那混乱……。

    最后,将那混乱终结的是露易丝的魔法。塔巴莎一看到这情况,就马上转身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的塔巴莎,什么都没有说。不,这虽然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无口,但这无口的性质让人觉得有些不同。

    在希尔菲德眼中,塔巴莎这是相当失落。

    将脑袋探到屋中的希尔菲德,细若无声的问道

    「姐姐你怎么了?」

    塔巴莎,只不甘心的,嘟囔了一句。

    「……我没有冲出去」

    为什么自己没有冲上去?塔巴莎自问着。塔巴莎并没有错。不管怎么说,都是时机太不好了。

    如果在才人手被贯穿前冲过去,才人会失去自己的立场。可要是在乱斗开始后冲过去,本是为救女孩子冲出去的水精灵骑士队,立场也变得危险起来……。

    但是,那些说不定都是借口。

    当时……,才人站到蒂法尼亚身前的时候……,塔巴莎有些羡慕蒂法尼亚。羡慕她竟然能让才人那样维护……。

    再加上希尔菲德让自己打扮成蒂法尼亚一样,让塔巴莎犹豫了。

    塔巴莎对自己竟然会那样深感羞耻。并且,告诫着自己下次有这样的情况绝对要冲出去。

    而希尔菲德,也看着这样烦恼着的塔巴莎,想着“姐姐她这到底是怎么了?”的在烦恼着。

    塔巴莎走到窗边,跨上了希尔菲德。这是想去看望受伤了的才人。

    正好在那个时候。

    设有医务室的水之塔三楼的窗户破碎,才人飞了出来。

    「希尔菲德」

    跨在它身上的塔巴莎,有些焦急的说。

    「嘎呜!」

    希尔菲德以极快的速度驰到他身边,在才人撞到地面之前,将他的身体叼了起来。

    把他轻轻放到地面,才人略一道谢,就慌忙跑了出去。从水之塔上,露易丝,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的飞快冲了下来,轻易的就抓到一瘸一拐逃跑着的才人,兹兹兹兹兹兹兹,的把他拖回了病房。

    而那窗户中,蒂法尼亚探出头来担心的看着。希尔菲德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塔巴莎,为自己竟然要塔巴莎扮成她那样而感到羞耻。

    不可能的。

    要像蒂法尼亚一样是不可能的。她和姐姐身体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怎么说呢,就像让鹌鹑努力扮成鹅一样不可能。

    啊啊,被自己这个使魔说『变得和蒂法尼亚一样』,姐姐她一定很受伤吧……。都伤到才人遇到危机也不能冲出去了……。

    虽然这完全是个误解,不过希尔菲德就是那样觉得。

    并且深感到自身的责任,发誓会更为努力。

    就在那天晚上,化为人形的希尔菲德,又来到了摩莫朗希的房间。她用塔巴莎的斗篷裹着身体,不断的敲着门。

    「谁?」

    「是我呢」

    「怎么又是你啊……」

    不过摩莫朗希还是打开了门。总觉得她现在,很心烦似的。

    「啊呀呀。你心情看起来不好呢」

    「基修那个白痴,在那事件后似乎又开始受女孩子欢迎了……,啊,这不是该对你说的事」

    摩莫朗希重重的叹了口气,坐到了椅子上。

    「有什么事?」

    希尔菲德靠着摩莫朗希坐了下来。

    「有事想求你呢!希望你能将智慧借给我呢!」

    「哪、哪方面的智慧啊……」

    希尔菲德热情的,把自己的想法对摩莫朗希说了起来。

    无论如何也希望塔巴莎能笑起来。为此,让她恋爱是最简单的方法。但是,姐姐她实在是很冷淡。那样不可能会有好发展。

    因此,至少希望能将她改造成随时可以去恋爱的,充满魅力的样子……。

    摩莫朗希目不转睛的看着希尔菲德。老实说,现在不是关心其他女孩儿如何打扮之类的时候,不过要是再为基修的事耿耿于怀,对精神健康也实在是不好。

    「嘛。这对散散心来说或许不错呢」

    「你愿意接受了吗?」

    「就算吧。我,对时尚的话还算有点自信」

    摩莫朗希轻甩起自己漂亮的卷发说。的确,摩莫朗希对宫廷流行什么很敏感。听到同年学生对她很快就将流行的衣服变为自己的便装发出感叹之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内衣还是很孩子气……。

    而且因为有制作香水贩卖,所以在城市中的时尚店间也很有面子。

    「不过你为什么不去找库尔凯呢?」

    「咕噜咕噜她,有些太成熟了呢」

    嗯,摩莫朗希点了下头,开始翻找放在房间书架上的服装目录。

    那是由城中流行服装图片的副本装订而成的。像摩莫朗希一样远离首都居住的年轻女孩儿,就是靠那种东西来了解城中什么流行的。

    第二章

    第二天夜……。

    塔巴莎,正坐在贵族专用的半地下澡堂那巨大的浴池里。热气,和那加入香水的热水。包围着塔巴莎那纤细娇小的身体。就在她旁边的地上,放着杖。

    将杖带到澡堂里来的只有塔巴莎一个。这是只有任何时候都不会疏忽的塔巴莎才有的习惯。虽然从澡堂里出去后对杖的维护很麻烦,但为防有什么万一,这也是没有办法。

    即使在沐浴中也会看书的塔巴莎,今天也摊开了一本书。但是,那书上的内容她完全看不进去。

    塔巴莎躺到水里,反刍着前几天希尔菲德的话。

    “姐姐你恋爱了呢!”

    不要开玩笑,她想。我怎么有时间去恋什么爱。就连兴趣都没有。自己先要做的,是一定要让母亲恢复心智。而且还要注意加里亚可能会派来的追兵。

    本就不是说什么恋爱的时候。而且,那对象……。

    塔巴莎不由的,目光寻找起露易丝。发现她正和之前从阿尔比翁带回的蒂法尼亚坐在一起,泡在浴池里。

    “如果说是她的使魔才人的话,那就更是如此……”

    因为他是自己要追随的骑士。是绝不允许抱有恋爱那种感情的。那种事情不可以发生。塔巴莎,伸手紧握住杖。每次她这样的时候,总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今天,却丝毫没有效果。

    为什么……,我的心跳在加速。

    塔巴莎再次望着露易丝想。

    “那人……,允许到什么地步了?”

    “唇吗?”

    “还是说……”

    塔巴莎的心,在抵抗着再想下去。她轻轻的沉入水中。

    就在这时……,墙壁那边有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都不许给我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才人的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靠墙的女孩子们也注意到那个声音,不安了起来。

    「刚刚,有听到男孩子的声音吗?」

    「听到了!」

    「会是谁啊?」

    「该不会是加里亚那边派的人吧」

    不过,摩莫朗希似乎注意到了墙壁上的洞。

    「是有人偷窥!」

    塔巴莎理解是什么情况了。也就是说……,才人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偷窥。

    不过……,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才人在中途阻止了他们。所以,他才会叫出,你们不许看,的吧。

    女孩子们狂怒了,全都为了抓住偷窥犯人冲了出去。塔巴莎也握着杖站了起来。

    「竟然敢来这魔法学院偷窥!真是不想活了!」

    「各位!绝对不能让他们逃跑!」

    “才人会被打得很凄惨!”

    很在意自己之前没有冲出去帮才人的塔巴莎,连衣服也忘记穿的就从澡堂冲了出去。

    塔巴莎屏息隐藏在树丛中,等待着机会。她很快就在火之塔附近,发现了应该是才人他们潜入偷窥的洞。

    水精灵骑士队的少年们,正像耗子一样从里面四散逃了出来。但……,就是没有看到才人的身影。看来,他应该还在洞中。快啊快啊,就在塔巴莎心中这么着急的念着时,女孩子也发现了那个地方。

    身上裹着浴巾,披着外衣的女孩子们,都对那洞中大叫起来

    「就是从这洞进去的啊!」

    「还会在洞中吗?」

    塔巴莎此时毫不犹豫的咏唱起魔法。

    ……拉古兹-渥达尔-迪尔-温迪

    随着这咒文,魔杖端生出一股小旋风,冲入洞穴,在那瞬间,旋风大大的膨大起来,化为龙卷将洞穴中的东西和沙石全部卷到空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子们大叫着。确认到龙卷中有才人的身影的塔巴莎,唱出“飞行”咒文飞了上去。接住被龙卷抛起快要落到地面的才人,就那样向上飞着。

    抱住才人的塔巴莎咏唱出“开锁”咒文解除了本塔的锁,并唱出“念力”打开门,冲了进去。

    将才人藏到食堂的柱子阴影中后,她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塔巴莎?」

    才人声音焦急的问。

    「嘘。闭上眼睛」

    塔巴莎简短的说。她的心此时正在狂跳。这是因为刚刚她一心救才人没有注意到,直到现在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这一点,就已经让塔巴莎的脸变得通红了。

    不过,虽然将才人从包围网中救了出来,但这以后才是问题。她想在女孩子们四处搜索的时候,先藏身在这里。

    「为、为什么你……」

    才人颤声说。塔巴莎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会守护你。无论什么情况」

    「可、可是……,我们是去偷窥的……」

    「不管任何状况」

    塔巴莎觉得,才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到那里的,所以才会想办法努力阻止他的伙伴们。但是,就算不是这样也没关系。男孩子就是这样的生物,这点她已经作为一个知识记住了……。

    “如果是才人,就算被看到也没关系”

    突然冒出这种想法的塔巴莎,忙摇起自己的头。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刚刚可是自己让他闭上眼睛的啊……。

    「谢谢」

    才人非常感动的说。

    「……谢谢。不过,我差不多可以睁开眼睛了吧」

    听到才人这么问,塔巴莎犹豫了。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被他看到也没关系?

    塔巴莎在心中拼命寻找着答案。

    “他是自己决定追随的人。是男是女都没关系”

    可虽然得出了这种结论,但她冲口说出的,却和那正相反。

    「不行」

    「为什么?我要是睁开眼,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吗?」

    「有」

    「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吗。看不到东西心里很不安的」

    塔巴莎,颤声说道

    「我,没穿衣服」

    「哈?裸体?」

    「对」

    「为,为什么?」

    「没时间穿」

    塔巴莎说着,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了。自己现在,正以出生时一般的样子挨在才人身边,这现实,深深震撼着塔巴莎的心。而这是多么重大的事,塔巴莎也总算明白了。

    扑嗵,扑嗵,扑嗵……。

    就算在性命相搏时也极少加速的心跳,正变得异常激烈。塔巴莎不想,让才人听到这声音。

    “为什么,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身体?”

    塔巴莎不经意的明白了那个理由。

    “总觉得……,如果被他看到……,就会有什么加速起来了……”

    那究竟是什么?

    塔巴莎诅咒着不断提出这问题的,自己心中另一个冷静的塔巴莎。她拼命的对自己的心说着。

    “不对。他,是我要追随的骑士……”

    追兵似乎就像看透了塔巴莎那心中的混乱似的,冲进了食堂。

    「抓住多少人了?」

    「大概一半了。真没想到竟然是水精灵骑士队那帮家伙,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远处,数声惨叫传了过来。并紧跟着魔法纷飞的声音。

    听到那的才人,身体紧张的僵了起来。才人肌肉因此出现的抽动,也波般的袭向了塔巴莎。

    “啊啊,如果像这样,一直在他身边的话……,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食堂的门被推开,蹬蹬蹬蹬,的,女孩子们的脚步声接近过来。

    如果这样下去就麻烦了。

    塔巴莎突然紧紧的把才人的身体压向墙壁。不过这也让她的肌肤更强烈地感到了才人。这让塔巴莎……,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远方传来的少年惨叫,以及女孩子的声音,脚步声都已经远去。但那全部都无所谓。一切的现实正在她心中失去意义……。

    到底过了多长时间?这仅仅数秒,让塔巴莎觉得就像永恒一样。

    而将塔巴莎拉回到现实的,是背后突然响起的什么人的脚步声。那是就像布擦过似的,轻微的声音……。

    「……塔巴莎,这声音,你听得到吗?」

    「嗯」

    那是什么?不过,什么都无所谓。

    “好想一直这样”

    比起那脚步声,自己心中的这种想法,更让塔巴莎生气。想想看,自己这样和男孩子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所以,心中才会出现那种蠢话吧。塔巴莎这样告诫着自己的心。

    「会是什么声音呢?」

    「不知道」

    「该不会是幽灵吧。玩笑啦」

    才人这开玩笑似的声音,让塔巴莎想起自己儿时……,曾很害怕幽灵。不过现在,已经不那么害怕了。但是,这不是能成为很好的借口吗?

    作为一个女孩子的自己,害怕幽灵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奇怪。

    要这借口来干什么?

    是为了能更加,更加接近他……。她刚这么一想,口中就冲出了表演般的声音。

    那是以她自己都觉得震惊的,自然的发出的声音。

    「不要」

    她这么说着,大胆的紧紧抱住了才人。她的心因此跳的更剧烈了。塔巴莎无数次告诫着自己。

    “我只是因为第一次这样裸身抱住男孩子。所以才会这样心跳。绝没有其他意义”

    但这究竟是真实,还是谎言,连塔巴莎自己也分不清楚。只是,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颤抖起来。

    「你、你这是怎么了啊,难道,是害怕幽灵吗?」

    塔巴莎点了点头。

    这是说谎。

    自己根本不害怕幽灵。

    自己害怕的是……,害怕的是自己心中生出的这感情。

    喉咙变得干渴,全身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变的敏感。正是自己的这种变化,让塔巴莎觉得非常可怕。

    已经喘不过气了。

    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就像时间已经静止,这世界只剩自己和才人一样。

    才人说着什么,身体震动起来。但这轻微的震动,就足以让塔巴莎过分高涨起来的意识冲天而去。

    塔巴莎醒来时,已是在自己的房间。旁边化为人形的希尔菲德,正满面笑容的注视着自己。

    「嘎呜嘎呜!姐姐,你很行的嘛!」

    希尔菲德高兴的叫唤着。

    「……我」

    「是女孩子们,把姐姐送回来的呢。我全部都听说了呢。姐姐竟然,一丝不挂的救了那个男孩子!这样大胆的姐姐,让希尔菲好心动喔!」

    「…………」

    塔巴莎非常羞耻。因为最终,才人好像还是被抓到了。要是他不会受到什么太严酷的惩罚就好了……。

    但是,比那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刚刚自己心中出现的感情。塔巴莎无法原谅都已经决定要追随他,却不只对他有那种感情,竟然还说谎了的自己。自己那时脑中所想的只有要和他挨得更近,就下意识的装作害怕幽灵了。

    不知是否明白塔巴莎那种感情的希尔菲德,很高兴的把什么东西递到了塔巴莎面前。

    「…………?」

    那,是设计的非常可爱的上衣和裙子。以黑和白为基调的那衣服上,还有着好几重百褶边。

    「这,是希尔菲为姐姐订做的衣服!一定很衬姐姐的呢!」

    塔巴莎吃惊的看着那。

    「……这是什么意思?」

    「要是穿上这个,姐姐,会非常有女孩子气,不管什么男孩子都会一下被你迷住的呢!我觉得就是这么适合姐姐喔!」

    这是希尔菲德拜托摩莫朗希,由城中的鹈鹕送来的衣服。

    「啊,钱姐姐不用担心的呢。这是希尔菲用自己一点一点攒下的零用钱买的!」

    她所说的零用钱,就是当她肚子饿时,从塔巴莎钱包中失敬来的……,不过希尔菲德从不这么说。

    塔巴莎直直的看着那。可看到那很女孩子气的衣服……,就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的自己。想起都已经决定要“追随”,内心却还那么震动着的自己……。而且最后竟然,还晕了过去。

    塔巴莎为那样的自己感到强烈的羞耻。

    于是,希尔菲德说的,“女孩子气”,也因此让她感觉就像没有比这更肮脏的东西一样。

    「不要」

    塔巴莎断然的说。于是希尔菲德着急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呢?来!穿上看看吧!一定很合适的呢!」

    希尔菲德嘎呜嘎呜的叫着,握起塔巴莎的手。不过那手,却被塔巴莎甩了出去。

    「……姐姐」

    「我说了不要」

    希尔菲德眼中,浸满了泪水。

    「对不起呢……」

    说了这么一句,就嘎呜嘎呜的叫着跑了出去。将塔巴莎一人,留在了房间里。

    「…………」

    一个人呆在房间中冷静下来的塔巴莎……,觉得希尔菲德根本就没有错。那韵龙使魔,只是想让自己高兴……。

    但自己当时怎么也冷静不下来。竟然对她说出了那种过分的话……。

    塔巴莎,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那手工相当精细。她在想像希尔菲德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感情为自己订做的这个。

    塔巴莎,走在双月那淡淡的,柔和的光照耀下的森林中。她身上穿着希尔菲德送来的衣服。由结和纽扣复杂交织成的小马甲外,是领上系着蕾丝蝴蝶结的上衣,裙边上,也缝制着好几重可爱的蕾丝花边。

    塔巴莎手中没有拿杖。

    她来到泉边有着希尔菲德巢的小屋。发现希尔菲德此时正在里面熟睡着。

    “对不起”

    塔巴莎温柔的抚着希尔菲德的鼻,心中对它道歉。并且,贴着它的身子坐了下来。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不过,我不需要恋人。因为我自己该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塔巴莎为了不吵醒希尔菲德,只在心中这么说。

    “你,如果是个男孩子就好了。如果是那样,就能成为我的恋人。我也就不会有这种心情了呢”

    随后塔巴莎想起之前的自己,脸再次红了起来。

    “我是不能允许对他有那种感情的”

    要问为什么,因为自己已经决定要追随他了。

    而且……,他已经有喜欢的人……。所以现在这样就好。刚才无论发生过什么,也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只在今天,试着当一次普通女孩儿吧。

    因为……,塔巴莎抬头望向夜空。

    双月美丽的散发着淡淡的光……,简直就像在自己儿时在图书中看过到的,梦幻之国一样。

    对,塔巴莎轻喃一声。

    今天是场梦。

    是可以做梦的日子。塔巴莎看着自己身上这件,恐怕是今天最后一次穿的衣服。回头看了看熟睡着的希尔菲德的面容……,轻轻的,露出了笑容。

    「放心吧,希尔菲德。我,能好好笑的啊。不,应该是能变得笑出来了吧?不过,只是太难为情一直没让你看到。谢谢。这衣服,我非常喜欢」

    塔巴莎说着,把双手按到胸前。觉得刚才……,在食堂和才人一起时心中狂跳起的自己,是那么可爱。

    塔巴莎站起身,闭上了眼。

    她就那样,将手向前伸去。于是,在那闭着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那是才人。周围是乐手们在演奏欢快的乐曲。而盛装的朋友们,正随着那轻轻的舞着。

    一场华丽的舞会,就这样在她眼前展开了……。

    喜欢读书的塔巴莎,就像个生活在幻想世界中的人。所以这样的事她很擅长。

    那幻想中的才人露出笑容,向塔巴莎伸出了手。塔巴莎羞怯的,将那手握住了。而才人,也用力的回握着她……。

    双月的光,映照着身着可爱服装的塔巴莎。

    「那,就来跳舞吧」

    这蓝发美少女,就那样缓缓的,以自己眼前,那幻想中的少年作为舞伴,轻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