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 塞多利昂
    在加琳寻找多拉基连殿下大屋的时候……。

    蒙夏兰街的一角,魔法卫士队队长杰巴尔氏大屋里的公务室里,一名女性手撑着桌子,皱着眉头烦恼着。

    年纪大约是二十二,三岁左右。长而美丽的黑发和蓝色瞳孔。戴着大大的眼镜的她可以说是个美人。可周围散发着的,却是如利刀般的严肃气氛。那就是魔法卫士队队长代理,比比安·杰巴尔了。她很焦急似的不停地用手指咚咚的敲着桌子。看上去好像有很紧急的事似的。这时,仆人门打开进来。

    “塞多利昂殿下来了”

    “马上传他进来”

    跟现在的气氛很相衬,比比安用对方毫不感到亲切的声音说道。

    侍人点了点头,把门外的男人领了进来。

    出现的是奇怪的男人。看上去好像很年轻,可那近乎于灰色的银发和挂在忧愁眼睛上的单片眼镜,让他散发着年龄不详的奇怪气氛。

    可他那异常端正的表情却给予他一种足以打消其散发的奇怪感,使其拥有危险的魅力。要是女性看到他,说不定也会喔喔地发出感叹,入迷的看着他吧……。

    可他脸上好像挂着一副忍耐着什么痛苦的严峻表情,因此那种魅力就在某处消失无踪了。

    比比安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看。

    “那么……,你又做了那种事吧,塞多利昂”

    被称为塞多利昂的男人转移视线,很难开口似的把嘴变成了へ型。

    “父亲现在因病不在……,就不要引起麻烦事了。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能明白啊?”

    “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我一点也不明白”

    流着冷汗,塞多利昂回答着。看来是个不擅于撒谎的人呢。

    “昨晚在切古通列街的『洞窟的松明』亭里,跟吉尔马尼亚骑士们战斗的是谁?”

    “怎么回事?昨晚我根本没去过『洞窟的松明』亭,我们在巴卡斯家很友好地在打牌啊”

    那样说着的塞多利昂的脸慢慢地发青了。

    “不要再说谎了。我可是有证据的。首先,打牌的是你和那两个笨蛋,还有其他吉尔马尼亚人。可地点并不是巴卡斯家,是『洞窟的松明』亭。刚开始时是很普通的在玩,可你们在不停地输掉后就耍赖地不给钱。就对着愤怒的吉尔马尼亚人你们就拔出了魔杖”

    比比安头上暴着青筋说着。

    “你们不是把『洞窟的松明』亭搞得乱七八糟了吗,这个要怎么办?”

    突然一张纸出现在塞多利昂眼前。

    “这是?”

    “店那边来的修理费申请书”

    于是塞多利昂慌忙地叫了起来。

    “这,这是误会啊!首先,我们并不是普通的输掉!是他们欺骗我们在先的!真是卑鄙的家伙!”

    “哦。然后呢?”

    “我们揭穿了他们,他们就拔出杖来,没有办法我们才应战的。而且,我讨厌主动找碴,所以不是我们先出手的”

    “虽说是没有办法,可也做得有点过火了吧。再起不能的两人,重轻伤的共五人。大使那边可是受到严重抗议了啊”

    “这边也有人受伤了啊”

    “哦,谁啊?”

    “就是我”

    说着,塞多利昂敞开身体,那里被绷带包着。

    比比安的脸瞬间发青了。

    “什么?快给我看看”

    塞多利昂说了声是的,就把自己的伤让比比安看。原来如此,那里隐约地能看到血渗了出来。

    “伤势有点严重啊。没有事吧?”

    “是,被魔法之箭刺伤了。要不是像我这样的水魔法使的话,肯定早就失血过多死了。”

    “能站起来吗?”

    “正想就寝时就听到比比安殿下你的召见了,所以……”

    这样说着,比比安就咬着嘴唇握着塞多利昂的手。

    “真是的……,不要让我太担心了啊……。要是你有个万一,你要我怎么办啊?可以依靠的骑士也不能再留在这个魔法卫士队里了。你要是再振作点的话……”

    诱惑的魅力环绕在塞多利昂的鼻子周围,那是一不小心就会被迷惑的美色。一直严肃认真的比比安,对于她的突然变化,塞多利昂迷惑起来了。

    比比安用火热的视线抬头看着塞多利昂。

    然后闭上眼睛,把唇靠了过来。被过滤广告

    塞多利昂慌了起来。

    “等……,那个……比比安殿下!我塞多利昂已下决心不对女性付出感情了!”

    可仍然难以抗拒比比安的美色,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这时……。

    腹部一阵剧痛。

    “呜啊啊啊啊!”

    伤口被狠狠地捏着,塞多利昂发出了悲鸣。

    “说笑的,笨蛋。只是那样骗一下你而已。”

    若无其事似的比比安再次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乱七八糟的店我会想办法搞定的。”

    塞多利昂猛地流着汗,边擦着剧痛的腹部边痛苦地说道。

    “那是自作自受”

    “什么事?”

    “那间店跟骗人的吉尔马尼亚人是一伙的。在桌子上施加了魔法,于是对方的情况就全了解了。”

    “你们可真糊涂啊”

    “因此这份申请书就无视掉吧,这就是真正的所谓恶人先告状吧”

    “那么刚才为什么要说慌呢?”

    突然的发问,让塞多利昂猛流冷汗。

    “因,因为不想被骂啊……”

    “算你够老实”

    比比安露出了笑容,过来过来的招着手。可塞多利昂要哭出来似的摇着头。

    “不,不用了”

    “怎么了?想要给你奖励的说。我这个魔法卫士队队长代理,比比安·杰巴尔心情好要给你奖励啊。不过来吗?

    “不用了“

    塞多利昂摇着头。于是比比安就变成命令的口吻了。

    “过来”

    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命令是不能违抗的。塞多利昂走到比比安旁边然后脖子被紧紧的抓住,伤口再次被狠狠的不断捏着。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呐塞多利昂。我,说过了吧。我们魔法卫士队现在也是很麻烦的了,要忍耐一下。呐?不是说过吗?”

    “好痛!拜托了!请住手吧!”

    “尽管如此,你跟那两个笨蛋……。真是的,养着笨蛋们还真是够麻烦的。你也是这么想的吧?是吧?我可爱的部下,重要的下属。是吧?”

    “正是如此!正如比比安殿下说的那样!”

    “知道就好。总之你们三人都要减薪三个月。跟你那要好的两人也说一声。”

    被狠狠修理过的塞多利昂,抚摸着剧痛的腹部走出房间。

    现在也是筋皮力尽快要死的样子。

    “想杀了我这个伤员吗!真是的,好不容易才闭合的伤口也……”

    几乎想哭的塞多利昂咏唱起得意的水魔法。

    用了“治愈”的伤口总算有点闭合起来了,但还不能完全治愈。在这个世界,能使用魔法的人被称为贵族,每个人都为之畏惧和尊敬。但魔法并不是那样方便的东西。

    “可恶……。那个冷血女人……。迟早要让她哭起来”

    虽这样说,可让那个比比安哭着的情景却想像不能。

    “啊啊,居然是减薪……,生活本来就贫困了啊!”

    现在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魔法卫士队队员的俸禄变得十分严峻了,可居然还要减薪三个月?不要说笑了!

    啊啊,总觉得心情跌到谷底了。

    “那么……,要怎么办呢……”

    就这样回去也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所以塞多利昂就去喝酒了。

    塞多利昂来到的是位于王城托里斯塔利亚的繁华街切古通列街上的『银色酒樽』亭。跟名字相反的其实是个便宜酒馆。是沉默寡言的父亲和活泼开朗的女儿两人经营,能让人心情舒畅的店子。塞多利昂没钱时常在这里喝酒,因为能赊账。

    这天也是,当推开门进去时,看板娘塔尼亚就迎上来了。

    “哦呀!这不是塞多利昂吗!欢迎光临!”

    大约十六岁左右,是个有着可爱的笑脸和栗色短发的阳光健康女孩子。因为长着一副可爱的样子,因此因为她而来的客人也十分多。

    塞多利昂坐在柜台最里面的,自己一直坐的位置,点了红酒。

    “给我来两瓶旧的”

    “和以前一样吧”

    塔尼亚这样说着,悄悄地靠近塞多利昂的耳边说了起来。

    “赊的账可在积累着的说

    塞多利昂丧气地垂下肩膀。”居然连喜欢的酒也不能尽情的喝,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吗。总之被减薪了,所以贵的酒还是暂时先免了吧。

    “……那么,就给我便宜的吧”

    “可那也是赊账吧?”

    塔尼亚盯着塞多利昂。

    “也,也是啦”

    “好吧。这回就特别的让你赊一回吧。相对地……”

    “什么?”

    “下次能带我去看戏剧吗?”

    塔尼亚双眼发光的说道。塞多利昂瞄了她一下,摇着头。

    “自己跟朋友去吧”

    “啊!什么嘛!难得人家邀请你去的说!”

    “我很忙”

    “净撒谎!明明一直在喝酒而已嘛!”

    塔尼亚鼓着脸。可突然变得充满好奇心,问起了塞多利昂。

    “呐塞多利昂,你为什么一直不跟女人交往呢?你朋友纳尔西斯可是一直带着不同的女人啊”

    “我对女人没有兴趣。好了快点拿酒来吧”

    “真浪费啊。你明明那么有魅力的说”

    “是吗?”

    “嗯。为什么呢,难道是有阴影吗?可被你吸引着的女孩子可多着呢”

    是吗,有阴影吗。塞多利昂苦笑着。可是,要是那个“阴影”的真面目被她们知道的话,大概会让她们幻想破灭吧……。

    自己变得“讨厌女人”的原因,是因为某件事。

    真正的自己其实并不讨厌女人。

    只是,自那件事以来,就不能真心地对其他女孩子。

    不,正确是自己并没有喜欢任何人的资格。

    所以塞多利昂在在说到女人的话题时,一直沉默不语。但因为是很讽刺的原因,所以才会有像塔尼亚这样对这话题有兴趣而靠过来的女孩子在。

    这种时候,塞多利昂都会以『讨厌女人』这个作为借口。

    塔尼亚暂时被塞多利昂所吸引着,所以总会找话说,可不久后就好像放弃了。

    如单子所下的一样,把便宜的酒和下酒菜拿过来,放到塞多利昂面前。

    一点点地喝着便宜酒,塞多利昂对自己的境遇叹了叹气。虽说潜入了魔法卫士队是好事,可每天过着的却是沉迷于喝酒,赌钱和决斗等这种生活……。

    虽然那样也有那样的乐趣,可是总觉得有点去不掉的沮丧颓废感觉。

    以前的我并不是这样。是个精力充沛,对将来充满希望的人。

    那也是呢,因为那时候我可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啊。

    出生于别人羡慕的家庭,得到最爱的女人……。

    然而为什么,现在会在这种地方喝着这种便宜的酒呢?

    当然了,那是我的错。

    我不能喜欢上其他女人的原因。

    然后离家出走的原因……。

    要是那个时候这双手……,没有咏唱那个“咒文”的话,现在自己的人生肯定闪耀无比。

    真的是一点细微的颤抖……,就把我的一切夺走了。

    是我做的。

    这双手……。

    “原谅我吧”

    情不自禁地小声嘟哝,然后大口地喝着便宜的酒。炽热的液体传到喉咙深处,让胃的底部砰一下地着火了一般。只有这样做的时候塞多利昂才能忘记以前的痛苦。

    “我的人生,真的是“布满灰尘”(塞多利昂)呢……”

    看着杯中的红黑液体,塞多利昂小声说着。自己只有十九岁,可已经完全地沉浸在潦倒的人生里了。

    自己的人生,就好像这个发色般灰云密布。

    塞多利昂想起了小时候常见到的“圣女”的绘画。

    描绘着兼备慈爱与威严两者的美丽神圣处女的宗教画,少年时候的塞多利昂一直眺望着,不论看多少次也不会厌倦。

    画中的圣女伸出双手,从水底救出弱者们。那样美丽的女性真的会存在吗?

    要是能与那样的圣女相遇的话……,自己人生里的灰云也会放晴吧。

    “但是,那并不能消去我的罪”

    自言自语地倾斜着酒杯。“圣女”什么的并不存在,即使是有,也不能消去自己的罪。自已永远要背负着这个罪活下去。

    但是……,神明会那样可怜着塞多利昂,倾听着这仅此一点的请求吗……。

    门打开,有个年轻贵族出现了。

    初次看到这个贵族时,塞多利昂喔的一声倒吸了一口气。像受了电击一样胸口的悸动跳了起来。

    简直就如以前看到的圣女的画一样,威风凛凛且美丽的脸就在眼前。年纪大约是十四,五岁吧,桃红色波浪长发下的是细长的眼睛。里面的褐色瞳孔,宛如精莹通透的宝石般闪闪发光。形状很好的鼻子不高不低,还有小巧的嘴唇。全部都有如是神造般完美的轮廓里,各方面都长得十分均匀。

    什么?这不是个不得了的美少女嘛……。居然会在这种镇上啊……。拥有极上美貌的贵族,不仅是塞多利昂,连店内的其他人也眼也不眨的盯着看。

    然而……,神明果然不会眷顾塞多利昂。

    “咦?男人?”

    其中一个客人这样小声说着,塞多利昂一下子回到现实来了。

    对,那个贵族穿着的是男性骑士装。腰上挂着普通的军杖。女性的话一定会讨厌这种装扮吧,果然是落后的东西啊。而且,胸部也很华丽的是个平胸。虽然身材很苗条,看上去很像女孩子……,可要是女孩子的话,虽然是年幼,可总会有那么的一点隆起来吧。

    是“少年”呢。

    什么啊,原来是男人啊……,从店内发出失望的叹息,塞多利昂也深深的叹了口气。也对呢,神明怎么可能会倾听一下我的请求呢。

    这样想着,塞多利昂苦笑起来。

    喂喂塞多利昂,即使这个美少年不是美少女,那跟你也有什么关系呢?

    不就是偶尔在店里遇到的客人而已吗。能把我的灰尘掸下来的圣女降临在这里什么的,真是笨得要死的妄想。

    这个“少年”,就是在绝望中暂时先填饱肚子而来到这的男装少女加里努·迪兹雷的加琳。对于不是神的塞多利昂是不能知道的。

    加琳仔细的看了看店内,看来是在选择位置呢。她好像喜欢坐里面的样子,毫不犹豫地往跟塞多利昂隔着两个座位的位置走过去径直地坐下。

    着迷似的塔尼亚走近过去。

    “哇,哇,哇。美丽的客人!你,你想要些什么呢?”

    声音在颤抖。加琳用响亮沉着的声音说道。

    “给我牛奶和好吃的东西来”。如赞美歌队的少年般悦耳的声音响起来。塞多利昂发呆地看着加琳。

    世界很大。

    能创造出这种不得了的美少年,世界真是有够厉害的啊。塞多利昂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想。

    哎呀,这种美,谁也会在意的啊。然后,想要破坏一下的这种人类,看来跟那个一样会存在的呢。

    连蹦带跳着走过来的塔尼亚把牛奶放到少年面前时,一个喝醉的客人大声叫了起来。

    “喂小鬼!这可是酒馆啊,要是想喝牛奶的话,就回去喝妈妈的奶水吧!”

    塞多利昂脸色苍白。这种下三流的台词,连演戏里也不会出现。说回来听到后反而是我觉得尴尬啊。

    在店内定格的空气中,加琳慢慢地站了起来,脸有点发青。从气氛中可以察觉到,那人说的话让他心情受伤害。

    这个加琳不仅美丽,而且存在感也很强。

    在店内视线集中在她身上时候,加琳说话了。

    “刚才,说话的是你吗?”

    虽然是平淡的口气,可伴随着声音的还有愤怒。

    刚才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勇气魔法”支撑着加琳,胸口都是满满的无敌感,什么也不害怕。

    说出嘲笑对白的醉客看来是个不懂看气氛的性格,接着说出更为挖苦的话语。

    “没错,就是我啊贵族小鬼头。你啊,拜托了能不能重新选过喝东西的地方啊。像你这样的小鬼在隔壁喝牛奶,连我那难得的醉意也消失无踪了啊。还是说,要不要过来给我倒酒啊?要扭着腰的哦!”

    “那是男人”

    不知谁说了一句,但醉客却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那也没所谓哦,那样美丽的话是男是女也没关系吧。那么小鬼,要不就大叔我……。

    当醉客说到那里时,加琳再次出声了。

    “再说的话就杀了你”

    那是平淡的说出事实般的声音。店内像水打翻了似的安静。于是醉客就哈哈哈地无力的露出笑容。

    “开,开玩笑的啦。世间上可是会有小鬼你所不知道的美丽世界呢,大叔我只是把那……”

    “再说的话就杀了你”

    加琳再次斩钉截铁,可并没有气势的说道。

    醉客额头露出青筋,从羞耻转变为愤怒。

    “你说谁杀谁?”

    “我,杀你”

    “不要说笑了!你说谁会被杀啊!?”

    男人快速地从腰上拔出枪。看来之前是个佣兵。

    把枪指着加琳,拉起枪栓。店内发出一片悲鸣。

    “喂喂小鬼,不是说过叫你选过其他地方吗。乡巴佬的你不明白吗,那种举止在这里可不是太好的啊。有体面的贵族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啊。即使在这里杀了你一个人,也不会给上面知道的啊”

    尽管如此,加琳脸色还是没有变化。用有如即使只有半截棍子还是要眺望似的眼神看着手枪。太勇敢了,也可以说是无谋。

    “不想死的话就把杖扔到这边来。慢慢的。还有,要是想咏唱咒文的话可是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呢。不要给我搞什么花样啊。这种距离即使你咏唱得有多快,也不可能快过火药和铅弹啊”

    塞多利昂吞了吞口水。他穿上魔法卫士队制服也快有好几年了,战场和决斗,还有无数的修罗场也进出过。男人说的话完全是正确的。

    可加琳却摇了摇头。

    “我拒绝”

    “什么?”

    然后从腰里把杖拔出来。

    “把这杖舍弃掉的话,我就将不再是我了,所以我拒绝”

    “你想死吗!”

    “那也拒绝”

    “我说过了吧,枪的速度会更快啊!”

    于是,“少年”就断然地用堂堂正正口吻说道。

    “你的子弹打不到我的”

    “这种距离是不可能打歪的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佣兵啊!比起吃饭次数,开枪次数还要更多的说啊!”

    “绝对会打不到的”

    “你是笨蛋吗!”

    “我有我的梦想。在梦想实现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即使发生任何事。因此你的子弹是打不中我的。总之你就射过来吧。虽然不知道你子弹有多少发,可那子弹将会是你人生最后的子弹”

    塞多利昂呆住了。这是多么乱七八糟的道理啊!不过那个少年说的话却莫名其妙的有说服力。

    正当店内的紧张气氛要达到最大极限时……。

    男人屈服了。

    “真是的!真是个笨得要死的对手啊!”

    丢下枪,然后慌慌张张地逃走了。店内的紧张感这时才散开。加琳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坐下,再次喝着牛奶。店内的客人很佩服似的看着加琳。塔尼亚就已经是用看着神似的眼睛看着加琳。

    塞多利昂捡走掉在地上的枪,放在加琳面前。

    “喂,这是你的战利品啊”

    加琳看了看塞多利昂,然后马上失去兴趣似的移开视线。被无视了的塞多利昂有点生气了。

    “你似乎是个在修行的骑士呢。刚才的我可不敢恭维啊。虽说他失去了战意是好事,可那个男人说的对啊。这种距离的话枪绝对会更快”

    塞多利昂想以贵族前辈的身份给予他忠告。

    “里面没有子弹”

    这家伙……,塞多利昂用畏惧的眼神看着加琳。突然间就能判断出来了吗,明明看上去比我年幼四,五岁的说,实在是太惊人的观察力了。

    “好厉害啊……”

    不禁小声说道,然后把枪拿在手里确认了一下。虽然枪栓抬了起来……,可枪口罩被关了起来,连填充火药的药宝也看不见。也就是说,从枪口中看到的吗?不会吧。到底是从哪里判断的啊。

    怎么也搞不清楚。

    “你可真厉害啊”

    塞多利昂不经意地面向墙壁,扣下了扳机。

    砰!

    突然激烈的枪声吓得塞多利昂跳了起来。

    烟雾弥漫使塞多利昂剧烈地咳嗽起来。看向墙壁,那里开了个大洞……。

    “……明明就有啊,子弹”

    塞多利昂呆呆地吐着嘈,而加琳就一副这又如何了的样子看着他。

    “谁也会犯错”

    “不要随便瞎说啊。那个啊……,要是有一点差错的话你早就死了啊”

    “我说了吧,那是绝对打不中我的”

    说着,加琳就一口气喝光牛奶。

    “你啊,虽然看上去像是在进行骑士修行,那样做的话多少条命也不够死啊。把勇气跟无谋搞错的话,寿命可是会缩短的啊”

    加琳把陶瓷制杯放在柜台上。

    “你能闭一下嘴吗?”

    “呃?”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什么啊这家伙,真让人不爽。居然对我说这种话,真想让人捉弄一下他。

    嘴角浮现起冷笑。

    “哦,心情不好啊,到底怎么了?”

    加琳转向塞多利昂。

    “你那态度可是会让你受伤的啊“

    这不是十足劲头的挑衅话吗,明明是个小鬼。塞多利昂不禁用把对方当笨蛋的口吻说道。

    “受伤?那是你吗?那美丽的脸受伤的话可不得了啊”

    加琳那雪白宛如陶器般美丽的脸不禁添了一丝红晕。

    “看来你是无论如何也想要受伤呢”

    “怎么会,我讨厌疼痛的说”

    “什么,只是个胆小鬼吗。那样的话就给我闭嘴吧,没用的东西。

    加琳用冰冷的视线看着塞多利昂,眼神中还带着少许轻蔑。真是的……,在这种对将来没有任疑问的家伙眼里,原来我看上去是个窝囊废吗。

    平常被说到这上面的话会激动起来吧,可塞多利昂却老实地畏缩了。

    “是是,你说的也对,真是妨碍你了”

    那种态度让加琳脸色变了。

    “你在把我当笨蛋吗?”

    “我才不会把你当笨蛋呢,只是感叹而已”

    “……你这家伙那样还是贵族吗?被说了胆小鬼而不生气的贵族不会有吧?”

    “有啊,就在这里”

    “没出息的家伙!”

    “确实是呢”

    那样说着后就喝了口洒。加琳抓着酒瓶倒塞多利昂头上咕碌地浇上去,可塞多利昂脸色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啊啊,你在干什么啊,太浪费了。”

    “生气啊!你还算是贵族吗!”

    加琳满脸愤怒并大叫着。

    “真是笨死了,就算是生气,也连一点好事也没有吗”

    这时,两个男人打开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是个衣着华丽的男人。让人觉得用刺眼的染料把身体染成这样的话会变成这样的男人吗,真是有够刺眼的。被如人偶一般的男人,他那细长眼睛里的威严会让多少女人哭出来啊。

    另外一人看上去几乎有那个男人两个头份量那么大,也是个美男子。长长的金发和看似连钢铁也能咬碎的坚硬下巴。巨大的胸膛好像古代的剑斗士一样。

    全身散发着一种把人连屁也不是的目中无人的感觉。

    这两人就是纳尔西斯和巴卡斯了。

    同属于魔法卫士队,是塞多利昂的好朋友。

    三人经常在一起。吃饭时,喝酒时,玩时,连工作时也是……。而且,在决斗时常常相互扮演为对方的随从。

    巴卡斯,纳尔西斯,塞多利昂……,这三名骑士的名声在托里斯塔尼亚可是如雷贯耳的。

    可并不是享有美名的那种名声,而是魔法卫士队里才有的胡闹人士,什么问题也会引起的惹事份子。让魔法卫士队队长代理比比安一直头痛不已的笨蛋三人组。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两人同时开口了。

    “塞多利昂!你果然在这里啊!”

    “原来是巴卡斯啊,纳尔西斯也在吗”

    “找了你很久了啊!其实是明天有个决斗啊!于是随从的扮演就拜托你了!”

    “决斗?你也是吗?纳尔西斯惊讶的对着巴卡斯说。

    “真是吓了我一跳!你也是吗!然后在找塞多利昂吗!早点说嘛!”

    “本打算向塞多利昂报告后才跟你说的”

    塞多利昂痛苦地叫了起来。

    “不要说笑了!又会被比比安殿下责备的啊!”

    然后纳尔西斯跟巴卡斯注意到在塞多利昂旁边的加琳,顿时撑大了眼睛。

    “为什么你这家伙会在这里啊!”

    “你们认识吗?”

    塞多利昂问道,于是巴卡斯呆呆的回答着。

    “哪有什么知不知道的,决斗的对手就是这家伙啊”

    “我也是”

    然后三人同时瞪大眼睛看着加琳。加琳不慌不忙地跟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对视起来。

    “什么啊你们,原来是认识的啊”

    “你认识他们吗?”塞多利昂用惊讶的声音问道。于是加琳就说着没错的点头。

    “约定好明天决斗。可现在来也没关系,反正今天也只能睡觉了。”

    加琳用有如一起去吃饭吧这种毫不在意的口吻说道。塞多利昂呆掉了。

    这性格……,简直就像是把“我接受决斗”贴在背上一样。真是让人惊讶的小鬼。

    巴卡斯红着脸地大叫着。

    “很好,那现在就来做我的对手吧”

    纳尔西斯也点头。

    加琳用冷静的口吻说道。

    “能稍微等一下吗,我还要吃这个呢”

    然后开始快速地把眼前的食物摆平了。

    带着三骑士,加琳来到中央古利斯特寺院后面。借助月光,即使只有火把还是能看得清楚的。

    “真是安静的地方啊“

    加琳发出感想。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喂……,塞多利昂,这家伙啊,是个十分胆大的人,还是说只是个笨蛋而已呢,你认为是哪个?“

    “谁知道啊”

    “我是这样想的,一定是过于害怕而什么也不能思考吧”

    塞多利昂认为不是这样的。这家伙……,说不定是坚信着刚才说的话。

    “我是绝对不会被打中的”

    一定也是相信自己的魔法不会打偏吧。

    在战场上相信着只有自己不会中弹的人,通常是死得最快的,可是……。

    总觉得这家伙有点与众不同,塞多利昂这样想着。那句绝对不是假的。不,应该说是“不会成为”谎话比较好吧……。

    可这样想着的时候,不经意地察觉到了违和感。到刚才为止都不慌不忙的加琳,表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就好像突然发烧了一样脸色发青,咬着嘴唇在颤抖。

    “怎么了?不舒服吗?”

    “什!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有点冷而已!”

    加琳慌张的叫道,然后转过身去,好像有些坐立不安似的。“勇气魔法”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段时间后就好像热量从身体内散发出来似的,“勇气”逃跑了。

    不过,那个时候只要再施加一次就可以了。

    手指在左手手掌上写,然后舔一下。

    然后“勇气”就充满身体。

    再次转身到塞多利昂他们那里时,已不再颤抖了。

    全能感包裹着全身的加琳把左手放在腰上。月色染上了那个身体,简直就好像施加“着迷”的魔法一样的那个站姿。

    “你在嘀咕些什么啊。快点开始吧”

    说完就拿出魔杖。刚才的颤抖就像玩笑一样,什么气势也没有,流畅的动作。塞多利昂从那个动作就能看出,这家伙是个强劲的对手。

    这个年纪居然就能让魔杖变成那样……。

    应该是经过了不可想象的努力吧?而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也是,紧张感包围着两人。

    “你们不会说出‘怎么了?不会是害怕吧’什么的吧?我是一个人,你们是三人。那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吧”

    巴卡斯听到后脸红了起来。

    “呜,你这家伙还真敢说啊!好,我来做你对手,反正我是最早约好跟你决斗的!”

    巴卡斯那样说着,可纳尔西斯摇了摇头。

    “不,约定的时间什么的已经没用了啊,因此,我也有权利去决斗的,对吧?塞多利昂”

    塞多利昂烦恼了起来。

    “唔……”

    “怎么了,塞多利昂”

    比比安殿下禁止我们决斗的吧。我们不是才刚跟吉尔马尼亚人干过一场吗。因为那件事我刚才被骂了,还要减薪了啊”

    “不穿帮就行了嘛,什么,封着那种小孩子的嘴,不可能”

    “还有,对手不论怎么看也只是个小孩子嘛,不是你们的对手,就算了吧”

    虽然他可能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可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是经历多场战斗的人。果然还是不能战斗的啊,塞多利昂这样想着。

    “被那个小孩说到这份上,你不觉得羞耻吗”

    听了加琳挑衅的话,巴卡斯额头暴出青筋。

    “这世上可是有能原谅的小鬼和不能原谅的小鬼啊”

    加琳马上做出反击。

    “也有能原谅的变态和不能原谅的变态啊。你当然是后者了,压倒性地”

    “果然还是先由我来吧。不能杀掉这家伙的话会一生后悔的”

    于是三人就‘我来了’‘住手啊’地不断争吵。

    看到他们那个样子,加琳的身体开始微微震动起来了。

    周围散发出一种气势。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风猛烈的吹了起来。

    塞多利昂脸旁的风猛烈的刮了起来。

    三人惊讶地看着加琳。也不问也知道,这就是他擅长的系统。

    “风”啊。

    缠绕在加琳周围的气团,在不断咏唱咒文时就形成了现实的风。小小的震动也会形成相应的小台风。

    拿好杖,加琳开口道。

    “那么,战斗前有必须要说的事呢”

    “说吧”,巴卡斯催促道。

    “首先是对于之前的话,我要谢罪一下”

    谢恩?然后就说出了跟那态度完全不符合的话来了,三人相互看了看。

    加琳把杖指向巴卡斯。

    “那边的蠢货叫做巴卡斯吧?说了变态还真是抱歉了。但是,你是个十足的变态。我讨厌死像你这样的大变态了”

    巴卡斯的脸随即羞怒得红了。然后加琳把杖指向了纳尔西斯。

    “然后那个误会,半途而废的色男,是纳尔西斯吗?嘲笑了你的衬衣对不起了。可怎么想那个颜色也不可能会有吧,华丽过头了。然后我当然也十分的讨厌你”

    纳尔西斯的脸因愤怒而发青。

    然后加琳就以漂亮的姿势行了个骑士礼。

    “那么,谢罪完了”

    “那算什么谢罪啊!”

    巴卡斯怒叫了起来,可加琳已听不到了。

    凛凛的脸盯着这边的姿态,让人觉得像美丽的猫科动物。没有犹豫地摆好姿势,打动了三个勇士的心。

    爽快和激昂包裹全身。明明是这种时候,可塞多利昂还是率直的觉得这少年真美啊。

    “那么,看来你们还在争吵谁先来呢,那样的话就由我来决定,没意见吧?”

    “那么就由那家伙来决定吧”

    纳尔西斯这样说道,巴卡斯也点了头。

    “无论谁先上也只会是悔恨而已”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心里正想说“快点选择吧”的时候,

    “那边的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

    可加琳用杖指着的却是塞多利昂。

    冰冷的美貌上,刚才那看不到的愤怒浮现出来了。

    “嘛,刚才你对我说了不少废话呢,像你这样的家伙可真够多管闲事的。虽然不知道这算不算亲切,可不停在嘀嘀咕咕的,没有比这更让人不爽的了。而且你也不停地说着那绕圈子似的话也真让人不耐烦……,真让人生气!是男人的话就清楚老实地说出来!还有你是个胆小鬼!其他的就不说了,只有这个不能原谅!真个卑鄙的贵族!就让我来教训一下你那嚣张的态度吧!放马过来!”

    塞多利昂哎呀哎呀地摇着头。

    “我可没有关系啊,只是个见证人而已”

    “你不干的话我跟谁也不干”

    巴卡斯跟纳尔西斯烦恼地看着塞多利昂。

    “真头痛啊”

    被朋友这样一说,塞多利昂摇头了。

    “我可不太喜欢这样做啊”

    然后看到加琳很有干劲地摆好架势。就交给巴卡斯跟纳尔西斯吧……,那家伙可能会受伤

    也说不定。不,这样激怒了他们两人的话,可不是受点伤就能了事的……。

    没办法。

    塞多利昂向前踏出一步拔出军杖,不停地使用着的杖闪耀着黑光。是铸铁制的上乘物。

    “喂喂,最先约定好的可是我啊”

    巴卡斯抗议起来,可纳尔西斯阻止了。

    “喂巴卡斯,就交给塞多利昂吧。这家伙看来是非他不行呢”

    拿好杖的塞多利昂变得不是一如以往那想睡似的脸,眼里极有气魄,那个架势没有一点破绽。那是让人觉得以前受过相当训练的架势。

    巴卡斯看着那个架势点了点头。

    “还是一样漂亮的架势啊”

    不仅是架势,连实力也不是盖的。因为两人在战场上,决斗场上曾好几次目睹过他的惊人实力。

    “那么,就按照礼仪报上名来吧。我的名字叫做塞多利昂,在此成为你的对手”

    塞多利昂用让人感觉不到干劲的声音说道。

    加琳也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

    “我是加琳·多·迈伊艾尔。擅长的系统是‘风’。我的‘风’在我烦恼时会变得特别厉害。虽然可能会杀了你,但可不要怨恨我啊”

    并不是在逞强,而是用认真的语气说道。

    塞多利昂笑了起来。

    “我擅长的系统是‘水’,很抱歉这么久才告诉你。因为对着‘水’系统的对手可是很吃力的呢”

    “谢谢你的关心。可我并不在意对手的系统,你就不用担心了”

    两人保持着十五米左右的距离对峙着。

    “那么,来了”

    正想咏唱咒文的时候……,塞多利昂的腹部突然剧痛了起来。呜哇!对了,昨晚决斗时受的伤还没有全好啊!

    因为一时的应急处理,而暂时忘掉了痛楚,现在却复发了。已经施加了水魔法最大限度的治愈了,后面就只能让它自然好起来,可再进行决斗的话或许会让伤口再次裂开。

    “怎么了?”

    加琳表情惊讶的问道。

    “没,没什么”

    看了他那个样子,纳尔西斯小声说起来了。

    “那家伙……,难道是昨晚的伤吗……”

    “没错,是昨晚被吉尔马尼亚人弄伤的地方!不会是还没有完全好吧……”

    巴卡斯脸色发青,两人正想要阻止决斗,可被塞多利昂制止了。

    “不用了……没什么……”

    “不过啊,你……那个啊……”

    “嘛,我会想办法搞定的。让你久等了,我要来了”

    塞多利昂忍耐着痛楚唱起咒文。

    伊鲁·霍塔尔·尼多·伊斯

    空气中的水蒸汽凝结变成水,水在杖端变成好几条鞭子。

    数十条用水做成的鞭子……。

    这是“水鞭”的咒文。

    水鞭呼呼地高速飞舞着。相反加琳就什么咒文也没有咏唱。

    塞多利昂自由地让水鞭延伸,想要包围加琳似的靠近她。

    飞溅的水沫滴落在他脸上。

    我喜欢水,塞多利昂一直这样认为。因为总觉得滋润的水能治愈我那干渴的心。

    水能治愈我……。

    但是就只能那样而已,它不能拯救我。

    “能拯救我的,是什么呢?”

    “能掸落我心里的灰尘的,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

    挥动起杖。

    “水鞭”变得更庞大,四方八面地向加琳袭击过来。这瞬间,加琳咏虽起简短的咒文,挥下了杖。

    啪沙!

    有如镰刀般锐利的风,一瞬间就把袭击过来的水鞭打散了。

    呼的一声,塞多利昂吹起了口哨。

    然后只产生了一些蒸汽。

    但是,真是灵巧啊。那种程度的风魔法使的话,他也见过不少。正当他想咏唱其他咒文时……。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风强烈的吹了起来。

    简直就像能引起海啸的猛风。

    不仅是塞多利昂,就连后面的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也一同被吹飞到后面的墙壁上。

    塞多利昂马上咏唱起水魔法,在墙壁和身体间形成一个水的垫子。变成啫喱形状般柔软“水”保护了塞多利昂的身体。

    但看着两人战斗的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就撞到了墙壁滚落在地面,痛苦的呻吟着。

    “对不起,我很难手下留情,可以的话能不能离开一点观看啊?”

    那只是个“风”的咒文而已,让风吹起来是最基本的魔法。但是,那个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那样大威力的“风”从没有见过。

    那样厉害的咒文居然只需咏唱这么短时间。

    原来如此,这家伙并不单纯只是有点厉害。

    那么,能让我早点分出胜负吗……。

    塞多利昂唱起了“鞭子”的咒文。高速旋转的水缠绕在杖端。不能轻视水之刃,那种家伙会轻易丧命的。

    细小的高速旋转的水会成为锐利的刀刃,能轻松砍断钢铁,飞溅出来的水滴有如散弹一样。

    看到塞多利昂的“鞭子”,加琳也唱起了相同的咒文。两人一起直冲上去,在寺院的庭院中央,产生了强烈的交锋。

    用风魔法令身体浮起来从上面开始攻击的加琳,宛如“风”之子。那不是在空中飞舞的蝴蝶,而是像鷲一般快速的一击。

    娇小的身体对于空战真是幸运。

    对于这个年纪,连杖也操控得很灵活被过滤广告。

    终于站起来了的巴卡斯对在旁边确认着自己的脸有没有受伤的纳尔西斯担心地说道。

    “喂,塞多利昂那家伙没事吧?现在不是在压制着吗”

    纳尔西斯边照着镜子边用哼着歌似声音的说道,

    “我一直认为,那家伙的水魔法并不是为不断的战斗而用的。”

    “那他不就会被打败了吗!会输的啊!啊啊,闻名天下的魔法卫士队三骑士的胜利传说不就会崩溃了吗!”

    “什么,那用不着担心。他那对魔杖的操控可是货正价实的全国第一啊。我可没有看过他只用了“鞭子”就输掉的时候啊”

    原来如此,塞多利昂想着。

    这个少年确实动作很快,咒文的威力也很强大。但战斗经验还少,动作也只是那几个模式而已。

    一直在防守的塞多利昂在发现破绽的一瞬间,就如变其他人似的开始转守为攻。

    在加琳从上面袭击来时,一瞬间,停止了。

    看准那里然后把杖扔了过去,那简直就如通过针的孔般精密的一击。虽说是破绽,可那是常人感觉不出来的破绽。

    “什!”

    脚被划伤,本来冷静的加琳表情惊讶,真是意外的一击,那是刚才瞬间看到的像在恐惧着什么的表情。

    与那年纪相对应的脸上,塞多利昂不禁放松了脸。再一次贯穿他身体的话,胜负就分出了。可当然不会打算那样做。

    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啊,而且……。

    “为什么这家伙会这么美丽啊”

    那轻松的在天空上飞翔的身姿,宛如风之妖精一般。不,比起妖精,这是……。

    想到这里,塞多利昂苦笑起来。

    喂喂,这家伙可是个男人啊。

    我的……,喂,不可能吧。

    塞多利昂不断攻击加琳握着杖的右手,打算打掉杖来分出胜负。

    可是那个瞬间……。

    由于看准右手而勉强让身体扭动起来,伤口好像又裂开了。兹的一声,腹部剧烈地痛起来。

    “呜啊!”

    身体不由得动不起来。

    剧痛的塞多利昂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

    “烈风”。

    猛烈的风……,翻腾的风吹飞塞多利昂。那是加琳突然放出的“风”。

    塞多利昂倒在地面上,杖也掉了出来。

    “什么啊这家伙,还是输掉了啊!跟你跟的不同嘛!”

    巴卡斯叫了起来。

    加琳慢慢地走近痛苦呻吟着的塞多利昂旁边。用杖指着他。塞多利昂忍耐着痛楚,现出笑容。

    “本来想给他点教训的,可惜失败了……。

    “是我输了,我投降”

    可加琳并没有放下杖,眼神里翻滚着的是刚才看不见的“愤怒”。

    “你这家伙……,是突然把攻击突然打偏的吧!刚才只要用那杖贯穿我身体的话就能分出胜负了吧!你打算干什么!是要愚弄我吗!”

    加琳用愤怒颤抖的声音大叫着。看上去虽然是很冷静,但从中可以看出是十分激动呢。

    “我怎么可能杀小孩子啊。而且……”

    “而且什么?”

    “你很美丽”

    这样老实地说出口,于是加琳剧烈的红了起来,然后慢慢的变成凶恶的脸。

    “你,你这家伙……,你把神圣的决斗看成什么了!”

    “呃?”

    塞多利昂不禁睁大了眼睛。

    什么啊这家伙。

    我不是认输了吗。我可是在赞扬你啊,然而为什么在生气啊!

    “等,等等,什么啊。我可是投降了啊”

    “这样的才不是我的胜利呢,是平手!然后像你这样开玩笑的人,我绝,绝绝,绝对不能原谅!”

    加琳全身都颤动起来。

    “喂,喂,等一下啊。胜负已分出了啊,已经完结了。呜啊啊啊啊啊啊!”

    想着情况有点奇怪的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本想走过去时,却被加琳轻易地吹飞出去了。

    “喂,喂,等下!住手啊!”

    然后不断咏唱起那种强大的咒文。巨大的空气块在杖端凶恶地蠕动。

    “喂等下!你用那种咒文到底想干什么!”我都说投降了啊!”

    塞多利昂想要爬走。

    可似乎是白费力气。

    巨大的空气块敲打着塞多利昂的身体……,于是渐渐失去意识了。

    呜……,呻吟着的塞多利昂醒了过来,纳尔西斯和巴卡斯很担心似的看着他。

    “那个可恶的小鬼如何了?”

    忍受着痛苦的塞多利昂问道,纳尔西斯说,

    “放出那个魔法后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是吗……,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真是个爱乱生气的小鬼,将来是不能成为出色的大人的啊,塞多利昂这样想着。

    “要把他找出来然后教训教训他吗?”

    巴卡斯说道。塞多利昂摇了摇头。

    “不算了吧,什么啊真是的,再也不想遇到他了”

    虽说这样,可马上就会再次牵扯上关系了……。

    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塞多利昂讨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