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 第三章 杰巴尔殿下的大屋
    第二天早上……。

    加琳在留宿的房子里醒来,想起昨晚的事,脸激烈的红起来了。

    在床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发出与她那端正的脸不相符的呻吟声,苦闷的翻滚着。

    昨晚的冷静都失去了。因为发誓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女孩子身分,所以在别人面前会尽量保持克制冷静,但现在就例外了。

    “输了啊……”

    从她口中说出了女性用语。并不是想成为男孩子的加琳,在一个人时就会说出像这样的女性用语。

    “居然输给了那种人!”

    虽然他说了是我的胜利,但昨晚的战斗怎么看都是我输了。当脚被划伤时胜负就分出了。那个时候只要往身体再来一击的话,自己就不能像这样的在这里了。脚上的伤是不会留下疤痕的轻伤。

    好不甘心,被对手放过一马居然会这么不甘心!

    那个灰色头发的男人,好像是叫做塞多利昂吧?

    绕圈子似的说话方式和挖苦似的眼神,把人当笨蛋似的态度……。还有那偶尔出现的懦弱。

    “呜呜,居然会输给那种人,看来我功夫还不到家呢……”

    难得的自信也慢慢地动摇着。因为至今为止,使用那骑士的“勇气魔法”的自己从没有输过。可是啊,世界果然很大呢,在小镇上也会有很多那种使用都吧。

    被对手同情和手下留情,看来那是修行不够的证明呢。

    而且……,塞多利昂居然还说了自己“很美”

    不能原谅!

    居然在决斗中想那种事,实在是个卑鄙的骑士。漂亮不漂亮什么的明明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嘛!

    加琳把毛毯看成是塞多利昂那混帐骑士殴了起来。不久终于冷静下来思考了。

    虽说是输了,可自己那“要成为骑士”的梦想一点也没有动摇。

    虽然找不到本应能介绍进去骑士队的多拉基连殿下……,但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烦恼了很久,最后加琳就决定尝试去拜访一下魔法卫士队队长杰巴尔。虽然没有什么人面,可还是试下老实地跟他说清楚然后希望能入队吧。

    压根没想过加乡下,也没打算拖拖拉拉的呆在王城。虽然不知道行不行,总之就试着做做看吧。

    当烦恼了好一会,准备收拾了一下,又想了想如何说明比较好时已是黄昏了。不快点的话就要到晚上了。加琳飞奔出房间。

    问了一下房东杰巴尔殿下的大屋在哪时,房东睁大了眼睛。

    “喔!像你这样美丽的年轻贵族吗!”

    被说成是像自己那样的年轻人的加琳,眼里流露出了一点愤怒。于是房东就不敢再说什么,告诉她杰巴尔殿下大屋的所在了。

    说是在离这很近的蒙夏兰镇上。

    沿着房东所指示的道路前进,很快就看到杰巴尔殿下的大屋了。原来如此,真不愧是负责国王近卫队的人,真是有够气派的大屋啊。

    很紧张的敲了敲门,没有回答。

    虽然等了一下,可还是没人过来。怎么了?正当束手无策时,后面来的一个贵族就这样打开门进去了。

    “…………”

    难道这个大屋是能够自由出入的吗?虽然不能用乡下的礼仪来理解,可说不定城镇会有城镇的礼仪呢。于是加琳就跟着打开门。穿过门,有个玲珑的庭院,然后马上就是玄关了。敲了敲门,果然还是没人回答。但是好像有人似的从里面传出了吵闹声。

    大胆打开门,那里的吵闹声更大了。很多看上去像是骑士的男人聚集在一起,从大白天就喝得大醉大闹。而且每个人都是恶人般的脸。

    什么啊这是?昨晚开舞会了吗?

    有钱贵族开个三日三夜的舞会也不奇怪。但是,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想到底大声地在谈论什么话题时,却都是恋爱的话题。跟哪里哪里的侍女有亲密接触,跟哪里哪里的大小姐约会等等,听到的都是如此之类的话,加琳不禁皱起了眉头。

    最讨厌这种话题了。

    迷上了肿了什么的,绝对不该是骑士应该谈论的话题。为祖国和陛下竭尽忠诚,得到功勋,被人们称为英雄。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对于突然闯进来的加琳,男人们都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

    “哦呀!真是个不得了的美人啊!怎么了这位小姐,穿着骑士打扮,在玩扮骑士游戏吗?”

    “并不是玩。我想加入魔法卫士队,这次是来拜访的”

    那种落后的说话方式把贵族们笑倒在地上。

    “是男人吗!这还真是来了个不得了的志愿者啊!”

    “居然是个看上去像女孩子的小孩子,魔法卫士队看来也快完了呢!”

    加琳突然想到,这里若不是队长殿下的大屋的话对方肯定老早就拔出杖来了。恐怕这些家伙是被邀请来参加舞会的其他地方的骑士队吧。

    “我有话想要传达给队长殿下”

    “队长‘代理’的话就在楼上”

    然后就翘了翘下巴,示意她自己随便进去。

    加琳如他所说的上了楼,敲了一下正门。

    “进来”

    鲜明的女性声音让加琳不知所措。是秘书吗?

    打开门,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女性坐在很大的桌子后面,用手撑着头盯着加琳。

    加琳吓呆了。真不愧是魔法卫士队队长的房间,尽是严肃的气氛。描绘战争样子的挂毯,很多装饰在墙上的军杖。非常多的勋章和有羽毛的帽子等等都装饰在架子上。

    怎么看都是身经百战的武者的房间。

    占领着主人地方的年轻女性到底是谁啊。听说杰巴尔殿下是个年迈的武人的说……。

    那个女性把又长又直的黑发拢上去,看深蓝的眼睛盯着加琳。可以说是美丽的脸却在周围散发着磨得飞快的刀刃似的气氛。说起来,下面的贵族好像说过『“代理”的话就在呢』之类的话,难道说的就是她?

    “你是谁啊?”

    是个跟脸不相称,是个说话粗鲁的女性。

    这样问道,加琳就重新站好回答。

    “我叫加琳-多-迈伊艾尔”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对方至少是坐在队长座位上的,所以也必须要行好礼仪。

    “有什么事吗?”

    “我想要进入魔法卫士队,所以就从故乡出来了”

    年轻女性什么也不说,一直看着加琳。就这样时间一分,两分……地过去了。那个估价似的眼神真让人痛苦。

    会说出‘不要说笑了’之类的话吗。

    本来就没有介绍过来的了,现在又突然走进来……。本来就胆小的加琳觉得非常不安,正当想着要在左手上写上“勇气”的时候……。

    女性浮现出笑容。

    “好的,我允许你进队”

    加琳不禁张大嘴巴。

    “是?”

    “怎么了?”

    “什么怎么的!因为人家……,啊不,我是什么人你明明都不清楚嘛!”

    “因为你长得好看啊”,女性爽快的说道。

    “……就因为那样吗?”

    加琳越发惊奇地呆看着这个女性。

    “不是因为美丑的原因。那个人在想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一下脸就清楚知道个大概了。比起硬要看资料,用猜的更有用。还是说,你是个怪人吗?”

    “不是那样的,只是……”

    “我叫比比安-多-杰巴尔,作为队长代理来代替生病的父亲。”

    这样顺利的进入魔法卫士队根本连想也没有想过。

    说来,不是说女性不能入队的吗?所以自己才特意地扮成男生的啊。

    “我听说过女性是不能入队的啊”

    “我是‘队长代理’,不是队员”

    总觉得那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可也没必要再抱怨,总之女性看来还是不能入队的呢。

    加琳有个不好的预感,实在没有办法。

    “比比安殿下,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叫我比比就可以了”

    “那样实在是太失敬了!对队长代理用那种亲密的称呼!”

    “没关系”

    比比安微笑着。加琳没有办法,只能照她的话去说。

    “那,那么比比殿下,我虽然很高兴,可这么简单地就允许我入队真的可以吗”

    “什么,现在队员人数在减少啊。所以现在只能尽量采用了”

    队员在减少?怎么回事?魔法卫士队在国内不是贵族们所憧憬的对像吗?

    “当然也不是谁也行了”

    真的吗?那个……。

    说不定即使是志愿进来的人也不一定都能进来呢。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能进队了。

    不好的预感逐渐膨胀,几乎要把加琳挤破。

    于是……。

    “那个……,一楼里的是……”

    “我们精锐无比的魔法卫士,希波古里伏队队员们”

    加琳猛流着冷汗。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看来现在的魔法卫士队跟以前自己听说的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但,但是……!

    回想起穿着纯白的衣服的角兽队的姿态,加琳点了点头。那可能是队中有一部分是这样的人……。还有角兽队在!不管怎么说,现在能进入到这个优秀的骑士队里了,那样的话还是能成为出色的骑士的。

    “那样的话就先在入队申请书上签名吧。根据规定,暂时先从实习骑士做起吧。要是有什么耀眼功绩的和到了规定的年限,就能正式成为骑士了。

    加琳在申请书上签了名,把出生年月日,去接受洗礼的司祭的名字,还有父亲和祖父的名字也写上去了。由于没有性别那栏,加琳松了口气。虽说谎是必须要撒,可写的话总会有点抵触。

    然后把也算是身份证明,用不着的介绍信也让她看了。

    比比安瞄了一下,就马上收到箱子里去了。看来真的是对加琳的出生一点兴趣也没有呢。

    “那么,从明天开始就以实习骑士的身份去执勤吧。如你所知,实习时期没有年金,你的带的钱有多少”

    “从父亲那里得到的还有三十艾球”

    加琳老实的把大致说了一下。

    “那样的话租房子也不够钱呢”

    “咦?是那样吗?在乡下的话……”

    “乡下就不说了,这里是全大陆的王城托里斯塔尼亚啊。不管是多破旧的房子,租的话一星期至少也要五艾球啊”

    加琳吓得脸也青了。说来之前住宿的费用也很贵呢。

    “嘛,不要担心。住和吃那方面的话我会想办法的。还有其他问题吗?”

    然后加琳就老实的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

    “有件冒昧的事……”

    “什么?”

    “我想要分配到角兽队”

    比比安眉头有点上扬。

    “角兽队?”

    “是”

    “我们魔法卫士队里并没有那种队啊。曼迪寇亚队,格里芬队,希波古里伏队这三队就是全部了。嘛,哪个队都分为规定的人员就是了”

    加琳顿时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但是我昨天才看到乘坐着角兽的骑士队在街上走啊”

    “乘坐着角兽的骑士队?啊啊,那可能是艾斯塔修大公的亲卫队呢”

    艾斯塔修大公。

    是托里斯塔利亚王国的宰相。被誉为百年一遇的出色政治家,明明还很年轻,可有传他一人就能把政府搞得有声有色。

    那种事即使是加琳也是知道的,因此说是他亲卫队时实着让她吓了一跳。

    “艾斯塔修大公的亲卫队?”

    “作为宰相辅助陛下的艾斯塔修大公殿下。保卫他的就是那个角兽亲卫队了”

    那就是说……,那并不是魔法卫士队了吗!

    什么啊,这样不就变得不能回头了嘛。自己那么憧憬着的魔法卫士队,现在跟自己想像中的差太远了。

    而且实际上,之前看到并所憧憬着的骑士队居然是宰相的亲卫队!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加琳那微妙的内心变化,比比安别有深意似的笑了起来。

    “你是叫做加琳吧。感谢像你这样年轻貌美的贵族前来加入我们魔法卫士队。作为队长代理,我对你充满期待哦”

    “深,深感荣幸”

    “现在魔法卫士队的情况正在令人苦恼……。不,这种事还不能跟你说,总之好好努力吧,就是这样”

    变成这样,现在也不能说不干了。看来魔法卫士队的光荣历史只在过去呢。现在这个样子的骑士队,恐怕连陛下也忘记了吧……。

    进入这种队伍,自己真的能成为优秀的英雄吗?

    可加琳的不幸却不僅止于此。

    比比安大声地叫出某个人的名字。

    “塞多利昂!”

    呃?刚才,她说什么?

    连接着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一个男人走进来。

    “你叫我吗”

    这时加琳就不禁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你,你这家伙……”

    站在那里的是拥有漂亮银发的美青年。这不就是昨晚跟加琳决斗的那个塞多利昂吗!

    之前的愤怒开始复苏了。

    “你,你这……”

    这家伙……。这个把人当然笨蛋的男人,居然是魔法卫士队的队员!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塞多利昂也睁大着眼睛。看着两人,比比安好像很高兴似的样子说道。

    “什么,你们认识啊。那刚好。塞多利昂,他是加琳君。刚刚成为我们队的实习骑士。”

    “你说什么?”

    塞多利昂用困惑的脸看着无法冷静的加琳。

    “因此想请你照顾他。因为没有居住的地方,所以想让他住在你家”

    “我拒绝”

    说完塞多利昂马上拒绝。把这种暴力小孩放在我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比比安还是笑着的跟塞多利昂说道。

    “为什么呢?”

    “那个啊,这个加琳君,那个,什么,用好听点的说法来说,就是有点没有礼貌。”

    “跟你们不正是很合适嘛”

    “才不适合呢,而且身体也承受不住

    塞多利昂说着,于是比比安就马上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这是命令”

    “只有这个不能服从”

    “那么用以不服从命令来减薪呢。真正的话可是死罪呢”

    那是魔法的话语。塞多利昂失望的垂下了肩。

    “……谨诚服从命令”

    “明白就好。违反命令之类的,可不是像你那样的骑士该做的事呢”比比安用微妙挖苦的话说道。

    加琳慌了起来。

    “房子的话我会想办法借回来的!所以这家伙,不,只有住在他家这件事……”

    “借?刚才不是说了很勉强吗”

    “那么,即使是马房也没有关系!”

    绝对不能跟男人一起住!自己是女孩子的身份会暴露的!而且对方是这个塞多利昂?不要说笑了!

    比比安露出困扰的表情。

    “可不能让贵族住在马房里啊。而且这个大屋的房间也快没有了”

    加琳慌张的大叫起来。

    “那么,就取消我的入队资格吧!我会想办法储钱的,然后再重新入队!”

    “那个啊,要是一但成为陛下近卫队的一员,要请假时,一定要获得陛下的许可才行。要是用其他方法离队的话……”

    “离队的话?”

    “就会被视为逃跑。通常来说,逃跑是死罪。像你这样威风凛凛,将来大有作为的年轻骑士死了的话,就没有比这更遗憾的事了。可法律是不能反抗的呢。”

    听了后加琳绝望了。

    就像被蜘蛛的丝线缠绕住了。这个比比安,看来是个很会计谋的人。

    “好了,接着是塞多利昂。你为什么不愿意呢?”

    “我喜欢独自一人”

    “我知道”

    比比安笑了起来。

    “因此我才拜托你啊”

    塞多利昂和加琳一起无力地垂下了肩膀。

    比比安说道话就在此说完了,然后挥了挥手。

    “那么加琳君,详细的事就问塞多利昂吧。就是这样,可以退下了”

    塞多利昂的家在切古通列街,离杰巴尔殿下的大屋很近。回去途中,塞多利昂一直没有说话。

    偶尔很困惑似的低着头。

    加琳也是,已经完全没有精神了。

    绝对要一个人生活!明明自己是那样决定的啊……。一起住的话,不就会暴露出自己是女孩子的身份吗。

    而且,对方偏偏是这个塞多利昂。昨晚的战败苦楚,正在口中逐渐扩大,加琳懊悔得要死了。

    我居然输给了这种男人!

    “是这里”

    塞多利昂指着一楼是食品店的建筑物说道。看来是到了,加琳终于抬起头来看。

    “你的家是干货店吗?”

    加琳看到摆出来的东西问道。塞多利昂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啊,我租借的是上面”

    建筑的三楼好像就是塞多利昂租借的房间。正当想上楼时,塞多利昂像要放弃似的说道。

    “真是的,不要说笑了!我为什么非得要照顾像你这样的暴力狂啊”

    加琳对那话马上有了反应。

    “你说谁是暴力狂啊”

    “说的就是你啊!就是你!那个长着像喝醉般桃色头发的你啊!”

    用手指指着她这样说道。加琳摇了摇头。

    “我才不是暴力呢。说着那种话的你又如何啊,决斗时居然手下留情,你以为你是谁!那,那那,那那那种把人当笨蛋的态度最让人生气了!”

    “怎么可能对小孩子认真啊”

    烦恼似的塞多利昂说道。于是加琳就马上拔出了杖。

    “还,还真敢说啊!那么现在就来决胜负吧!昨晚我只是大意而已!只要我认真起来的话,像你这样的家伙……”

    正在那里争吵着时,刚才在量着豆的店主就过来搭话了。是个吊眼中年男人。

    “哎呀,老板,这位是?”

    “……被安置在我家的人”

    “喔,原来是这样啊”

    店方由上往下的不断看着加琳,发出感叹的声音。

    “呀,真是个美丽的客人啊!有点纳尔西斯大人的感觉!是男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呜……。

    真是的,为什么每个家伙都这样称赞自己的容貌啊?那种地方,被称赞了一点也不高兴。

    想要快点作为骑士被承认。这样的话那个塞多利昂也不会再把自己当笨蛋看了吧。

    看来塞多利昂是把三楼全都租借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会有多余的房间,大厅和寝室就是房间的全部了。

    进了房间,塞多利昂坐在椅子上。加琳左看右看,就是没有其他椅子。

    没有办法,塞多站起来,呆呆的问道。

    “你啊,连一句‘受你照顾了’也没有吗”

    “又不是喜欢才受你照顾的。只因为是命令,所以才不得不服从而已”

    加琳愤怒的颤抖说着。虽然胆小,可也有着相同程度的不服输性格。实在不能忍受被这个塞多利昂小看,谁会向你低头啊。加琳想着。

    于是塞多利昂用冷漠的声音说道。

    “喂,给我注意点啊小鬼”

    “什!说我是小鬼!”

    “因为是小鬼所以说你是小鬼。虽然不知道你来自哪里的乡下,父母没有教你一点做人的礼仪吗。不论你有多讨厌对方,可谦虚低头这种程度的礼仪总是要做的啊。不这样的话,不要说是骑士了,就连大人也成为不了啊”

    呜……,加琳说不出话来。确实,塞多利昂说的大部分是对的。无可奈何,加琳低下了头。

    “请,请多多关照,塞多利昂殿下”

    “请多多关照,哈?”

    “请,请多多关照”

    那个表情里如何也感觉不到有感谢的意思。

    塞多利昂就哎呀哎呀地摇着头。

    “真是的,居然在这种时候加入到魔法卫士队里来。看来是个不懂世事的少爷呢。为什么还要到我家来啊,到底在想什么啊”

    “……成为骑士是我的梦想,不行吗”

    “反正肯定是读了某些英雄的故事,可并不就此满足,自己也想成为那样的英雄而已吧”

    嘛,那样说也不全错啦。加琳红起脸来。

    “坏话就不说了,明天你回乡下吧”

    “你说什么?”

    “我是说,要是珍惜生命的话就快点回去吧”

    塞多利昂从棚架上取出一瓶红酒倒进杯子。

    “会犯逃跑罪的吧?”

    “那只是恐吓而已。只是跑掉一个见习骑士的话谁也不会在意的。真是的,比比殿下也很烦恼呢。要说为什么事而失去判断力,就是像你这样的少年进来的事啊。听好了,要是爱惜性命的话,就回去吧”

    加琳握紧拳头。

    “不要说笑了”

    “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说笑了。要成为骑士的话谁会在意性命啊”

    塞多利昂摇了摇头。这样说着,在战场时就逃跑的年轻贵族都不知道看到过多少人了。虽然说的很有威势,可是……。

    “那个啊,你也看到了吧?魔法卫士队的现状。这可不是威胁啊”

    没错。

    为什么自豪的魔法卫士队,会变成现在像流浪者生活没着落般的样子呢?

    “半年前可不是这样的。虽然也不能说是品行端正,但也是一群有点样子的同伴。可是……”

    加琳吞了吞口水。

    塞多利昂说的内容是相当可怕的事啊。

    “那是从总队长杰巴尔殿下病倒开始的。然后就是各个队的队长都陆续死了。原因有很多,有决斗输掉的,旅途中被盗贼袭击的,也有在街道上被魔物似的影子干掉的……”

    加琳的额头上滑落一滴汗。

    “从那时候开始,就流传着一个‘魔法卫士队被诅咒了’的流言了。被神舍弃了呢。就如印证了那个流言似的,队员们的不幸在持续。被马抛下来,在训练中受伤。只是那样的话还好,可丢掉性命的也出现了。在深夜中被干掉的,睡着时被强盗袭击的,死因很多很多。有才华的人,随机应变的人都说着‘已经不能忍受了’之类的话,都逐渐地离开队伍了。于是就成了现在你所看到的了。留下来的人还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这样下去早晚会解散的,所以才会有志愿者全都能进来的现状。虽说不能说别人,可那种莫名其妙的人也增加了。你能那么简单地入队,就是多亏这样的原因啊”

    “…………”

    看着一直在沉默的加琳,塞多利昂笑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嘛,虽然最近有点收敛了呢。尽管如此,出去了的人就不会回来了。

    加琳害怕得要命。

    什么啊那是。我也会被诅咒吗?

    脸发青,脚也开始震动起来了。

    “怎么了,害怕吗?”

    “才不是呢,是,是武者震而已”

    加琳咻地转身背向着塞多利昂,用食指在左手手掌写上“勇气”,然后舔了一下。

    于是,心开始冷静,勇气涌上来了。

    我已决定要成为那天的那个骑士了。

    全国第一的骑士!

    再次转过来的加琳也不再颤抖。浮现出无敌的微笑。

    “不是很有趣嘛,神给予的逆境。这说不定也是呢”

    对周围看着房间的加琳,塞多利昂摇头说道。

    “……真是的,勇气跟无谋可不同啊。即使这样跟你说也说不懂吧”

    “说来你又如何了”

    “我?”

    “没错,你为什么还留在队里呢”

    “没有能去的地方呢”

    塞多利昂把手放在后头部,笑着说。

    “总之我是不会放弃的,绝对”

    “明白了。那样的话我不会阻止你的,随你便”

    说着,塞多利昂站了起来。

    “怎么了?”

    “睡觉”

    然后就那样无视自己,消失在寝室里。加琳叫道,

    “那我睡哪里好啊?”

    “那个啊,我先说好了,我既不是你父亲,也不是你哥哥。只是比比殿下拜托我才勉强让你留在这的。睡的地方自己搞定吧。

    说完,塞多利昂脱起衣服来了。裸露的胸膛瞬间映入眼帘,加琳不禁慌了起来。

    “在,在干什么啊!你这家伙!”

    “要睡了所以脱衣服”

    塞多利昂用“那样又如何了”的态度开始脱衣服。看上去虽然很瘦,可为什么会这样结实呢。

    “有人在时不要随便脱衣服啊!笨蛋!”

    加琳脸激烈的红了起来,转过脸。塞多利昂惊讶地说道。

    “大家不都是男人吗,你在说什么啊”

    “虽,虽然是那样……”

    这时,加琳突然发觉到了。在这里跟塞多利昂一起生活的话……。

    就意味着自己的肌肤有可能会被看到!

    怎么会这样。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

    完全没有想过有可能会被男人看到肌肤的加琳,连感情也忘记控制起来,激烈地红着脸。

    问题不单单是那个,刚才的不安再次冲到头上来。

    如果暴露了自己是个女孩子的话……,即使是如何人手不足的魔法卫士队也还是会解雇我吧。不,说不定还会被送进牢里去呢。虽然是做好了那样的觉悟才来的,可那种能避免的事就想要尽量地避免。

    幸运的是自己的身体很纤细,缺少女性的丰满,胸部也可是说是平板。所以才能打扮成男装,虽说是这样……。

    「在这么狭窄的房间里一起住的话绝对会暴露的」

    无视着不安的加琳,塞多利昂利落地脱衣服。

    祼体。

    祼,体!

    “不要脱!不要在这里脱!在外面脱啊!”

    加琳极其慌张地扑向塞多利昂。

    “干,干什么啊!”

    “拜托了,不要在我面前脱衣服!”

    这时,加琳注意到了,塞多利昂的腹部裹着绷带。血也有一点渗了出来。是很严重的伤。

    “这,这是……。难道是昨天我的魔法弄伤的吗?”

    那时的自己任由着愤怒,在决斗后不由得猛放出魔法……。可完全没想过要让塞多利昂受到这种伤,因此加琳慌张的问道。

    “怎么可能,那是之前弄的伤啊”

    于是加琳察觉到了,这家伙……,不仅仅手下留情,之前还受伤了吗!而且还放出了那种程度的“鞭子”咒文。跟他那种轻佻的态度相反,是个可怕的魔法使。

    可激烈的愤怒也同时涌上来了。

    “我输给受伤的人了吗!不仅仅被对方手下留情!怎么会这样!”

    身体周围开始起风了。

    已经再也不想继续昨晚的战斗的塞多利昂,

    “喂,停手吧!那到底也是你的胜利啊。真是的,那不就好了嘛!”

    “一点也不好!到底要把人当笨蛋到什么程度啊!”

    加琳不由得冲了上去。于是就变成祼体的塞多利昂好像突然抱着她的情形,加琳剧烈的红起脸来。

    “不,不要过来!快离开!笨蛋!”

    “明明是你冲过来的啊!你也够了吧!我可是伤员啊!”

    于是加琳咻地红起了脸。

    看到她那种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莫非是那个吗?明明是男人,却喜欢男人的那种……”

    “才,才不是呢!只是,那个……,我啊,只是不习惯看到别人的肌肤,或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肌肤而已”

    嘟哝着那些像借口般的理由,塞多利昂呆了似的看着加琳。

    “你这样居然还想要入骑士队啊。变成战斗的话你要干什么啊”

    脱了衣服的塞多利昂把衣服丢在椅子上,从衣柜里取出睡衣。然后就回到寝室里拿出一条毛毯。

    “用这个吧。然后在床上睡还是椅子上睡就随便你吧。嘛,虽然最好的选择就是在下面的马房里拿些稻草过来睡呢”

    然后塞多利昂就回房间去了。

    加琳看了一会儿那破破烂烂的毛毯,然后按照他所说的走去马房拿了些稻草回来。

    稻草散发着马的味道,加琳很沮丧地把稻草铺在大厅的角落。那么……,深呼吸了一下,从行李中取出睡衣,呜地抱着头。

    那是很华丽的长睡衣,轻飘飘的很晃眼。要是被塞多利昂看到的话,说不定他会当场昏倒吧。

    “我啊,难道是个笨蛋吗”

    在准备衣服的时候,居然连睡衣的问题也没能想到。因为没有打算让别人看见,所以也只能说是没有办法了……。

    总之不能穿着这个来睡觉。虽这样说,可穿着骑士服来睡也很烦恼啊,会让它变得皱巴巴的。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会在某个地方会遇到高贵的人,让他看到这个样子的话就会留下坏印像的。

    烦恼的加琳决定暂时穿着一件睡衣睡觉。

    想着‘明天首先先去买件新睡衣吧’……。

    之后加琳开始慎重地脱起衣服来了。长筒靴子,上衣,然后裤子……,当脱剩下件睡衣时,寝室的门被打开了。

    “喂加琳。睡前一定要把桌子上的蜡烛吹熄才……,呜啊!”

    水瓶里的水迎面淋过来,塞多利昂发出了悲鸣。

    “你在干什么啊!”

    “不要在别人换衣服时闯进来啊!你是笨蛋吗!”

    加琳快速地用两手把身体遮挡起来大叫道。

    真是奇怪的家伙啊。呆呆地说出这话的塞多利昂消失在寝室里。加琳用毛巾紧紧的裹着身体,倒在草堆上。

    虽说能进入憧憬已久的魔法卫士队……,可是前途多难啊。

    总觉得魔法卫士队发生了大件事,现在也不能一个人生活。

    总之先尽力成为正式的骑士吧,加琳下了决心。

    那样的话就会有年金,房间也能租借了。在这之前都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女孩子这件事。

    然后……,什么啊那家伙。不是诚心想帮助我的塞多利昂!把人当笨蛋也有个程度啊!

    加琳是讨厌输的性格。被他手下留情的事让她很不甘心,即使想要忘记也做不到。

    “总有一天我要战胜他”

    完美地……。

    那样小声嘀咕着,加琳那小小的身体也累了,马上就抵抗不了睡魔的袭击。

    总之,打扮成男装的见习骑士加琳,和讨厌女人的骑士塞多利昂奇妙的共同生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