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 第四章 共同生活
    第二天早上……。

    加琳睁开眼,马上就看到已睡醒了的塞多利昂正在吃早餐。

    “呼啊,早上好”

    说着正想要起来,马上就想到自己现在只穿着一件睡衣而已。不禁拉起毛毯,呜呜呜地呻吟着。

    塞多利昂瞄了瞄那种样子的加琳。

    “那,那个”

    “什么?”

    “我想要换衣服,你可以出一出去吗?”

    塞多利昂站起来。还以为他是要出去,可并不是。慢慢的走到加琳旁边,抓住毛毯想要扯下来。

    “什!你在干什么啊!住手啊!”

    加琳拼命地死守着毛巾。这里面只有一件睡衣。虽说胸部很平,可那种样子被看到的话就会暴露自己是女的了。

    塞多利昂抱起双手,俯视看着加琳。

    “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啊。有比上司睡得更晚的部下吗。昨天温柔地对你,从今天起就要严格了。说到底你也是个见习骑士啊”

    塞多利昂这样说着,就继续想要扯走加琳的毛毯。

    “呜!”

    这瞬间,加琳变成了一阵“风”

    在毛毯快要被扯开的同时飞快地拿起杖,咏唱起了风魔法。

    “呜啊!”

    塞多利昂的脸被毛毯包裹着,加琳电光火石般神速地捉住衣服冲进寝室,把门关着。

    然后,只用了五秒就穿上了衣服,可纽扣却还没扣上……。

    “喂!你想要做什么啊!”

    塞多利昂打开寝室的门,加琳正背对着他拼命地扣上扣子。扣完后,加琳转过身来。

    那副美丽的脸孔上是满脸的愤怒。

    可塞多利昂对着那样盛怒的加琳还依旧是冷漠的表情。

    “我说过了吧!我不习惯被人看到肌肤!”

    “没错是说了,那又如何了”

    “居然说‘那又如何’?”

    我可是年轻的女孩子啊。被看到肌肤,感觉就要羞耻死了。可那并不能说出来。加琳的心情急燥死了。

    “我,我有个条件!”

    “条件?”

    “没错。今后当我在换衣服时绝对不要进来。作为交换,我什么都愿意做”

    “真的吗?”

    塞多利昂惊讶的问道。然后露出了笑容。

    “那么所有的家务就拜托你了呢”

    “家务?”

    “没错。洗衣服,打扫……,之后还有买东西之类的”

    自己从没有做过家务,可这也是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明白了”,加琳点了点头。

    走向杰巴尔殿下的大屋,那里大白天就人潮汹涌。跟昨天一样,都是些不良的人聚集在一起,从大早就不停地说些蠢话,非常吵杂。

    当塞多利昂和加琳进入大屋里时,见过加琳的两人出现了。那就是巴卡斯跟纳尔西斯。

    “哟塞多利昂,听说你在照顾着一个见习骑士生呢”

    这样说着的巴卡斯察觉到了在塞多利昂后面的加琳,不禁睁大了眼睛。

    “什么!那个见习骑士生就是你吗!”

    “没错”

    加琳抱起又手点头道。

    纳尔西斯也吓呆了。

    “喂,喂塞多利昂……,真是的?是他?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那个啊……,我也希望这只是个玩笑啊。可这是真的啊”

    “说来你这小鬼,昨晚还真的受了你不少的‘照顾’啊!”

    巴卡斯迫近过来。虽然有点恐怖,可加琳马上就舔了一下左手,

    然后,“你有什么意见吗?”的说道。

    虽然输了给塞多利昂,可并没有输给他。话说昨天他不是被我的风简单地吹飞了吗。

    这家伙是对手就话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加琳用极其冷漠的眼神盯着巴卡斯看。被那样美丽的加琳那样盯着看,莫名地产生了一种不能抵抗的的压迫感。

    一滴汗从巴卡斯的头上流了下来。

    “好,好奇怪,好奇怪啊。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心情啊……。我……”

    很痛苦似的按着胸口时,巴卡斯突然跪在了加琳脚边。

    “请让我侍奉你吧!”

    这个巴卡斯,是被想成为美少女公主的骑士这个实在是让人头痛的愿望的主人。塞多利昂小声地吐起了嘈。

    “巴卡斯,他可是个男人啊”

    巴卡斯哈的一声醒觉起来,马上站起身。

    “是啊,呜,为什么会突然条件反射的……,看来修行还不够呢”

    “与其说修行,倒不如说是大脑的容量本来就不足呢”

    加琳冷冷的说道。巴卡斯随即红起了脸。

    “喂臭小鬼!想起来我可是你的上司呢!你那语气是什么意思!”

    虽然巴卡斯那样怒叫着,可加琳的表情却没有变化,马上就看不起他来了。

    加琳沉默地看着巴卡斯。眼神非常冷漠,那是有如在看着野犬般完全不带感情的眼神。就这样在奇妙的沉默下过了一会儿。巴卡斯好像再也忍不住了。哈~~~~~地深呼吸一下,然后再次跪了下来。

    “请让我侍奉你吧!”

    “所以说,他是个男人啊”

    塞多利昂厌烦的说道。

    “哈!不好了,居然再次……。身体不由得自己动起来了”

    “虽然我们是朋友,可有时也会觉得你还是死了比较好”

    纳尔西斯烦恼似地摇着头说。

    “原来如此……。你加入到来了后,我们魔法卫士队在托里斯汀就有两名美少年呢。当然第一的就是我,第二的就是你”

    “哪位也没有关系”

    “总之,你现在就是我们的同伴了呢!从现在开始就请多多关照了,少年!”

    巴卡斯爽快地笑着,把手放在肩膀上。昨天明明被那种风吹魔法吹飞,现在就完全忘了这件事。

    “明明只是隔了一天,你的转变真还是快啊……”

    “什么,欢迎强大的家伙到来!因为在战斗和决斗时就很能靠的住了!你的风魔法真是太厉害了啊!真是吓了我一跳!”

    原来如此,好像只是个脑筋单纯的家伙而已。虽然只是一点点,可加琳对巴卡斯的看法还是有了改变。

    “你这美少年当男人还真是太浪费了啊。要是女人的话,我已经早就把我奉献给你差差遣了!上天为什么要对我开个这么大的玩笑啊!”

    说着,就再用莫名热情的眼神看着自己。被脑袋有点低能的大块头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加琳非常地不爽,产生了微妙的杀气。

    然后就是纳尔西斯了。

    “二位”

    “那是什么”

    “美貌”

    “我不是说了不在意多少位什么的吗”

    说完,纳尔西斯不甘心似的摇起了头。

    这家伙看来也是脑筋单纯的人呢。

    偷偷的瞄了一下塞多利昂,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跟其他队员和睦的谈笑着。

    他那种好像没有破绽的态度,加琳总觉得非常生气。

    ‘他手下留情了’

    只是那种程度的事,对加琳来说塞多利昂的全部都不能原谅。

    可是……,周围看了一下,大屋里的队员们为什么会这么吵啊。明明队员数目不断地在减少的说,可为什么还是这么多人呢。难道是因为总归是近卫队,所以在城里执勤或者外出执行任务是很普通的吗。

    “人真多啊”

    那样嘟哝着,巴卡斯就笑着说。

    “嘛,那是因为没事可做啊,大大都在这打发时间啊”

    “不是还有很多工作吗?例如……,担任陛下的护卫之类的”

    “因为人手减少,所以护卫的任务也被解除了”,纳尔西斯混着叹息的语气说道。

    “你说什么?”

    明明是陛下的近卫队,可却不用保护陛下。真的没关系吗。本来应该是在宫殿工作的队员们好像是因为没有工作而聚集在这个大屋里。

    那当然会吵死人了,加琳自言自语道。

    “那么,陛下的护卫现在由谁来负责呢?”

    于是,纳尔西斯和巴卡斯的脸变得郁闷了起来。

    “……艾斯塔修大公的亲卫队”

    原来如此,那个纯白的角兽队在负责陛下的护卫工作啊……。那个阵容确实跟陛下的护卫任务很相配呢。

    果然还是想加入那边啊,正当加琳那样发呆想着的时候,

    “什么啊你,摆着一副果然还是想加入那边啊的表情”巴卡斯突然吐嘈道。

    “才,才不是呢”,加琳小小慌张的说道时,

    “什么,那只是表面好看而已啊”纳尔西斯像明白什么似的说道。

    “那说的是你吧”

    “嘛,就是那样,我们一整天都在打发时间啊。啊~~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看来真的很闲啊”

    加琳没有劲地小声说道。

    可是,闲的就只有正式的骑士队员们,大把大把的杂务正等待着实习骑士的加琳呢。首先就是照顾马棚里被绑住的乘坐用的幻兽。

    魔法卫士队的队员有着各自的幻兽。曼迪寇亚(人头狮身龙尾的怪兽),希波古里伏(前半身是鹫后半身是马的怪兽),然后就是格里芬(狮鹫兽)……。幻兽里如果是队员们的使魔的话就没有那么麻烦,可要是普通乘坐的幻兽的话,就最糟糕了。

    因为本来就不会听自己的话,走近一看时还露出凶残的样子。拿着饵食时就吼吼地大叫着,好像要把加琳撕碎似的。

    喂食之后就是马棚的打扫了。虽然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在玩耍,可加琳一靠近幻兽们时就被舔或是被爪子搔,甚至还想咬她,样子十分凄惨。

    总之照顾这些家伙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虽然加琳还没有召唤出使魔,可要是召唤出这种庞然大物的话就真是有够好受了。即使只是食物费用就相当那个了吧。那是因为实习期间是没有年金的原因吧,加琳这样想道。

    幻兽的工作结束后就到大屋的清洁了。

    因为在工作时都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于是就问了一下队长代理的比比安是不是没有其他见习生,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复。

    看来应该是受不了见习时的严格生活,还有就是看到魔法卫士队现在的那个格子吧。

    真的,看来真的是在不得了的时候进到这里来了呢。

    然后到了傍晚……。

    累得几乎要散架似的加琳回到塞多利昂的房间,这里还有更多的事等着她呢。

    所有的家务。

    因为那是以‘替换衣服时请走出房间’这样的条件来作为交换的,所以没有办法。可一旦做起来时,才后悔这样的交易说不定太不划算了……。

    说到底,因为是一个男人住,大厅的话也不会太那个,寝室里才是最糟糕的。首先就是床跟墙壁的间隙里,要洗的衣服堆积如山。

    虽然触摸也很让人讨厌,可还是拼命地忍耐着,然后把衣服搬到建筑物里的公共打水场。可因为从没有洗过衣服,因此不知道如何洗才好。虽然是贫穷贵族,可还是会雇有几个佣人的。

    总之就先把水放到桶里,然后把衣服倒进去。然后等吸满水后就拧干。虽然不太懂,可洗衣服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当不断地重复这种工作时,突然有某种不得了的东西出现,加琳就吊起眼睛来。加琳把那件东西用毛巾包起来,扔到正坐在桌子上看书的塞多利昂上。

    “喂!你这家伙!这到底是什么啊!”

    塞多利昂瞄了加琳一眼,

    “啊啊,不就是贴身衬衣嘛”,塞多利昂用不在意的声音说道。

    “不要让我洗这种东西啊!”

    加琳把内裤也扔到塞多利昂那里。塞多利昂把贴上脸上的内裤拿下来,用厌烦的声音说道。

    “那不就是贴身衬衣物嘛,是要洗的衣服啊”

    “那种东西哪能洗啊!再说只是碰一下就讨厌死了!”

    “我可是在履行条件啊。贵族的话就给我好好的遵守约定”

    加琳连埋怨的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沮丧地抱着内裤回到浴室。可由于实在是一点也不懂,因此也洗不了。

    加琳唱起风魔法,然后把它打到水里去。于是水桶内就扑沙扑沙地响起了衣服搅拌声。

    看了看周围的衣服,越来越生气了。为什么我加里努·迪兹雷·多·迈伊艾尔,非得要在这这里给那种家伙洗内裤啊!

    他明明手下留情了!

    明,明,明明为神圣的决斗涂上了一层泥土的说!

    那,那那,那那那,那样地践踏了我的自尊心的说!

    “什么啊!老说年纪比我年长!不就是比我年长四岁而已吗!

    虽然那样的怒叫了,可愤怒还是没能控制住,倒不如说上升了。加琳的愤怒转化了魔力,然后变成风暴,最后打到了水桶中去了。

    “哇”

    虽然马上想让咒文变弱,可已经太迟了。

    一件衬衣变得破破烂烂了。

    “衬衣烂了。可不是我的错。是破烂的它不好”

    加琳任性的报告。塞多利昂脸色也变了。

    “哪件衬衣?”

    加琳被他的凶猛的气势压倒了。想睡似的眼神隐藏着光茫。

    “……是这个”

    不高兴地看着破烂的衬衣,塞多利昂好像轻了一口气。

    “是吗,下次给我注意点啊”

    然后走近衣柜翻看里面,取出一件衬衣。虽然只是件普通的衬衣而已,可塞多利昂好像很喜欢它似的看着它。

    这时候……,塞多利昂发呆的瞳孔里,似乎能感觉到什么温暖的东西。察觉到这的加琳不由得睁大了眼。

    “…………”

    看了一会儿,塞多利昂终于把衬衣放进衣柜里了。

    “这里的衬衣就不用洗了,反正也不会穿”

    “知,知道了”

    于是他便再次回到椅子上看书。没事可干的加琳回到草堆坐下,观察着塞多利昂。

    到底在这个发呆的男人身上,还隐藏着多少的实力呢?

    这个塞多利昂好像非常喜欢看书。大厅里有三个大书架,很难懂的书也摆得密密麻麻的。

    书架对面的墙壁上装有暖炉,上面还有一本书装饰着。从表面就可以看出是很旧,还有价格很高的书。

    在下面看书的塞多利昂简直就像个学者似的。可魔法的使用也是一流的。加琳在那个决斗的夜晚用身体了解到。在乡下里没有那种灵活的人。

    简直就是文武双全的贵族典范……。

    沉默着的塞多利昂周围就是漂浮着那样的感觉。可相反的是,却在这个连床也咯吱地响的破房子里生活着。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加琳疑问着。

    过了一个多星期,加琳也逐渐地习惯跟塞多利昂的生活了。很多必要的东西也一点点地得到了。

    首先就是睡衣。

    因为想要节约金钱,所以加琳迫不得已地向塞多利昂借了一件贴身衬衣。跟自己比较,塞多利昂的衬衣大的很,因此穿上去就跟睡袍一样。虽然穿着讨厌的男人的衬衣很不情愿,可没有其他的衣服,也就没有办法了。

    然后就是椅子。

    这是杰巴尔大屋里不要的椅子。是为了能在野外也能使用上而制造的折叠式的小椅子。恐怕也是为了能在战场上用的吧。可对于身材娇小的加琳来说也足够了。

    还有对于同居人塞多利昂的性格也逐渐了解了。

    基本上,这个男人对其他事没有什么兴趣,在加琳老实做家务时会一声不发。按照约定,换衣服时会走出房间。

    加琳实在是感谢塞多利昂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不问长问短这点最好了。

    可极大不满的大概有三点。

    首先就是用餐。

    由于加琳正在青春发育时期,因此想尽量吃些好的。可这个家的食物就只有硬邦邦的面包和豆汤。那已经连续吃了好多顿了。虽然认为那是欺负和虐待,可塞多利昂吃的也是这些。曾经问一次为什么,得到的是最简单的回答。

    “没钱”

    原来如此,看了一下周围,值钱的东西没几样。

    那样就只能理解了。

    第二就是酒。

    虽然塞多里昂通常是在看书,可有时候会不经意地把手伸到桌子上的玻璃杯上。

    然后咕噜地把里面的液体倒进喉咙。

    看书时,那种动作不停地重复着。

    那并不是红酒,而是非常厉害的烈酒,有着独特的香味和颜色。

    总之塞多利昂把那些烈酒像水般不断地喝下去。壁橱里面都放满了那个牌子的酒瓶,壁间里乱放着好几个空瓶。

    之前在酒馆见面时也是像这样大量地喝着酒。

    那并不是开心地喝,而是喝得越多世界的终结越快来临般地沉默着,烦恼似地用拇指撑着太阳穴。

    加琳一直认为醉鬼应该是很兴高彩列的那种类型,像塞多利昂这种喝法的人让她觉得很稀罕。

    一直盯着看,塞多利昂发觉到加琳的视线,抬起头。

    “怎么了?”

    “即使没钱买食物,可还是有钱买酒呢”

    “啊啊,因为这是必需品啊”

    相反了吧。虽然那样想,可那种吐嘈不用说也明白吧。没有酒的话不行,就是这个意思吧。

    “你喝得还真多啊”

    “是呢”

    塞多利昂爽快的附和着。

    “你好像很喜欢喝酒啊”

    “算是吧”

    真让人有点不爽的说法。

    然后……,趴在桌子上开始打迷糊了。在大厅睡着了的话会很麻烦,因此加琳就用肩膀把他拖回寝室去。每次这个时候,加琳都会‘为什么我会输这种家伙呢’地懊悔不已。

    然后,最后的不满……,就是他的态度了。

    塞多利昂对加琳一点也不过问。刚开始时还有点埋怨的,可不久后就放弃,什么话也不说了。

    看来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子,而不是对手了。对那种态度如何也不能原谅的加琳焦急不已。

    现在对于少女身份暴露的担心变小了,虽说不是抱怨的理由,可还是觉得很生气。甚至在某种时候居然还把人家当作小鬼!加琳胸口中充满着不甘心和懊悔。

    然后有一天……。

    像往常一样让醉倒的塞多利昂躺在床上时,手突然被他抓住。

    “什!”

    加琳一瞬间心跳加速了。那是宛如握着恋人的手般温柔的握法。倒不如说是第一次被异性这样握着手吧,心脏几乎都要从喉咙上跳出来了。

    可是,看来只是喝醉而睡迷糊而已,手马上就没力了。这家伙……,加琳愤怒地震动着。

    居然安然地握住少女的手,什么意思嘛!

    真想揍他,可也不能这样问他吧。为什么我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如此生气呢,加琳疑惑着。

    正当想回大厅的时候……。

    “……努”

    刚才,塞多利昂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开始发出鼾声了。

    “…………”

    是,是错觉吗?

    刚才一瞬间,感觉塞多昨昂在叫自己的本名。

    怎么可能……。塞多利昂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本名的。在这家伙面前从没有说过自己的本名。加琳一直盯着塞多利昂的睡脸。英气凛凛,线条细腻的脸庞……。看上去年纪有点大,可听说只有十九岁。

    到底他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

    那种疑问穿过脑海。

    总会有点理由吧。那个,会不会是有点厌世的原因呢。

    嘛,想也没有用,那种事怎样也没所谓。

    加琳静静地钻回到草堆的床上。啊啊,这就是我所憧憬着的骑士的生活吗……,有点失望的想着。

    谁也不会对自己温柔,这是理所当然的。每天压给我的都是严厉,麻烦的事。每天只是做些杂务,修行的时间也没有。

    说不定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呢。连喘一下气的日子也没有……。

    温暖的故乡和自己的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温柔的父母,和睦的兄弟姐妹……。不由得想哭起来了,加琳马上用手指捏了捏脸。

    不许哭。

    那是自己决定要成为骑士而从乡下走出来的。想像了一下穿着闪耀的衣服,骑着优秀的幻兽的自己。那种打扮是之前看到的角兽队的打扮。果然,要加入的话果然是那边吗……,加琳这样想着。

    啊啊,好想快点得到功勋啊。

    不是那样的话起码也想在决斗中扬名!

    成了骑士后,这个塞多利昂也不会再把自己当小孩子了吧。到那时候再全力地跟他来一次决斗。想像塞多利昂后悔的脸,加琳得意地笑了。

    可是……,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单调。

    能立下功绩的机会和能扬名的事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会这样一直的在这停滞不前吗……,加琳厌烦地想着。

    可是,那种机会却意外地来得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