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 第五章 四对四的决斗
    像往常一样,在杰巴尔大屋的工作结束后在大厅上休息时,满脸欢喜的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就会出现,一副幸福满点的样子。

    “心情好像很不错啊”

    “那当然了,今天是出年金的日子呢!”

    正式的骑士会由王宫支付跟其称号相应的年金。年金共分为十二分,每个月固定的日子里会出年金,今天好像就是那天。

    “正是如此,我们现在就要去喝酒,你要一起来吗?塞多利昂也会一起哦”

    这时塞多利昂走过来了。

    “这家伙不行”

    马上就被否定,加琳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啊?”巴卡斯惊讶地问,

    “对他来说喝酒还是太早了”塞多利昂冷冰冰地说道。

    “我早在九岁时就一天一瓶了呢”

    “偶尔也要休息一下嘛,把他也加进来吧”

    由于巴卡斯和纳尔西斯的劝说,加琳有点安心了。然后偷偷地看了一下塞多利昂。真没办法呢,塞多利昂说道。听了后加琳非常开心。这回终于能吃顿好的啊!

    这个星期,加琳吃的东西就只是硬邦邦的面包和豆汤,还有一点点干掉的肉,生菜和苹果。塞多利昂并不是为了区别每天的用餐,他对酒以外的东西都没有兴趣,只是把每天不变的东西送进口里而已。

    在乡下时只是有什么就吃什么,可现在这实在是太严峻了。

    终于能吃一顿好的了!不由得笑了起来。

    三人来到的是之前加琳来过的『微风』亭,曾经是多拉基连殿下的大屋。

    巴卡斯看来很喜欢这个地方呢,不断地赞扬这里的料理如何地好。

    “这里的淡菜贝很美味哦,听说是用冰魔法从东北海运回来的,跟红酒一起蒸,入口时连舌头也有被溶化的感觉啊”

    被领到餐桌边,四人坐下来。一坐下,说过的料理就上来了。

    “喂加琳,你也吃吧”

    巴卡斯催促加琳道。

    吃了一口,原来如此。舌头像溶化了般美味。混入了大蒜和海水的香味,实在是一绝。

    “好味啊!”不由得叫了起来。纳尔西斯笑了。

    “塞多利昂那家伙是不会吃这么美味的东西吧?”

    “他只喜欢喝酒而已,真是怪人”

    看了一下塞多利昂,他并没有把手伸向料理,只是一直静静地喝着酒而已。那些淡

    菜贝明明很美味啊!加琳惊讶地想着。

    巴卡斯一口喝掉红酒,豪爽地笑道。

    “还有讨厌女人呢,女人和美食。居然讨厌人生最让人兴奋的东西,真是个怪人啊”

    尽管被人这样说,塞多利昂还是漠不关心的样子。

    喝着酒,坐席间慢慢地热闹起来了。

    巴卡斯豪爽地笑着,开始说起自己的威风史来了。内容都是跟哪里的贵族决斗,把多少个贵族打败等等之类的事。对于里面还有些有名的贵族,让加琳很是惊讶。

    纳尔西斯也不认输。他的威风史自然就是恋爱故事了。被哪里的贵族夫人求爱,跟哪里的大小姐共渡一晚之类的,听来听去都是些让人昏头的话。

    两人说完后,就征求塞多利昂的感想。于是他说的都是“很厉害啊,太厉害了”之类的简短话语。可这足以让两人高兴得飞到天上去了,于是继续不停地重复着。

    加琳小声地问他。

    “那两人的话是真的吗?”

    于是塞多利昂就小声地说出真相。

    “嘛,把这边的无赖变成‘候爵夫人’,把那边的街女变成‘公爵夫人和大小姐’的话也就大概沾边了呢”。

    原来如此,真是夸张得要命啊。可由于两人谈得十分兴起,因此连加琳也愉快起来了,虽然无视了内容。

    “怎么样啊加琳!我很强吧!”

    “虽然是个变态呢”

    “加琳,这样你明白了吗?我可是这个魔法卫士队里的美男子啊”

    “虽然是恶趣味呢”

    虽然是毒舌相向,可两人也醉了因此没有注意到。是吗是吗,你还真是个不错的人啊。这样不断地催促加琳吃料理道。说来他们已是听不进她的话了。不过幸好,这样就能继续填饱肚子了。

    “为什么你们会这么要好啊?”

    加琳道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样看,三人的性格和样子完全不同,但却像兄弟般友好。

    “总觉得合得来呢”,巴卡斯说道。

    “虽然刚开始时也很讨厌对方呢”

    然后加琳就问起他们年龄,吃惊的是两人都没到二十岁,只有十八岁。

    先不说纳尔西斯,巴卡斯看起来根本不像十八岁,加琳老实说出来。那是因为穿过的修罗场都不尽相同呢!巴卡斯挺起胸说道。

    正当在这种快乐气氛里用餐时,门被打开,穿着纯白衣服光茫四射的骑士四人组走进来。

    哦~地加琳盯着他们看。然后马上就知道他们就是之前见过的角兽队。这样看起来,真是威风凛凛啊。

    对比起魔法卫士队队员那除了黑色的斗蓬外其他都不同的打扮,角兽队那统一的白色大衣姿态,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跑出来似的。杖收在用宝石和银锁编织成的刀鞘里。加琳陶醉地看着那种英姿。可巴卡斯跟纳尔西斯却露出极为不爽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正当这样想着时,坐下来的角兽亲卫队的其中一人开口了。

    “喂,你们不觉得店内有点臭吗?”

    是个年轻的男人,看上去跟加琳他们差不多。然后其他人都同意地点了点头。

    “是啊,有点霉臭味啊”

    店主马上就飞奔到骑士团面前,低下了头。

    “那个,小人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味的说……,要是有什么招呼不周的话,请多多原谅”

    “啊,并不是店内的问题,而是有部分客人的原因”

    一听,巴卡斯脸色也变了。正当呜呜地呻吟想站起来时,被塞多利昂阻止了。

    “不要跟他们闹”

    “不,但是……”

    加琳察觉到气氛有点奇怪。

    “店内的客人全都是高贵的人……”

    店主边擦汗边说。想必角兽队亲卫队的人是上客吧。可又不能惹怒其他客人,店主只能一味苦恼焦急。

    “高贵?也是呢。被解除陛下的护卫任务后还能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溜达,再也没有比这更高贵的事了”

    纳尔西斯也把杖拿在手上想站起来,然后还是被塞多利昂阻止了。

    “不要管他们”

    “可,可是啊!都被说成那样了,哪还能畏缩啊!”

    可塞多利昂冷漠地说。

    “比比殿下说过了吧?要忍耐,我们不才刚刚跟吉尔马尼亚的人干过架了吗”

    原来如此,看来魔法卫士队跟艾斯塔修的角兽队关系很不好。说来角兽队不是担任了保护陛下的任务了吗。因此这好像成了魔法卫士队被他们耻笑的理由。

    “快看啊,那张黑色斗蓬。以前居然有憧憬着那斗蓬的人在耶,真是吓了一跳!明明就像乌鸦一样啊!”

    加琳有点生气了。什么啊,虽说是角兽亲卫队,帅气的就只有名字而已吗……,虽然这样想,可当然没有当面说出来的勇气。

    然后角兽亲卫队们就开始嚣张起来了。对着店主说道。

    “喂,把那些家伙揪出店外去吧,饭太难吃了吃不下”

    你们也是贵族,他们也是贵族,店主已经不知道咋办了。

    “啊啊,真是的,放过我吧”,恭敬地低下头。那是非常不爽的样子,然后一个骑士把店主踢飞出去。店内发出响亮的声音。

    已经忍耐不住了。

    加琳马上在手掌上写上“勇气”,然后装作在喝酒的样子,之后站起来,指着他们怒吼着。

    “你们这些家伙还算是贵族吗!”

    “什么啊这家伙”,骑士们惊讶地看着加琳。

    “喂,加琳,不要啊”

    “为什么要阻止我啊!你不觉得羞耻吗?被他们那样地耻笑着!”

    塞多利昂苦恼地说道。

    “要是再干架的话又会被减薪的”

    “现在不也很穷了嘛,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于是塞多利昂认真地答道。

    “会没得喝酒”

    加琳随即呆掉了。

    “你这家伙!脑袋里就只有酒吗!”

    加琳甩开了塞多利昂的手。加琳瞪着面前冷笑着的骑士队队员。

    这些家伙就是我一直认为很帅的角兽队?幻灭感转化为激烈的怒气。我居然认为这种家伙很优秀!居然对这种连骑士的风度也没有的家伙!

    “什么啊那家伙?”

    “不就是个小孩子吗”

    “最后居然连小孩子也带进来了吗!看来魔法卫士队也要完了呢!”

    骑士们大声笑了起来。

    加琳脸色变了,目光也变得锐利,身体开始震动起来。身体周围的空气开始流动转化为风,包裹着加琳的身体。

    “什么,害怕直接说出口吗?也是呢,你们是胆小鬼呢。在远处偷偷地说人坏话就最适合你们了,因为你们是像女人般腐烂的家伙呢!”

    ‘胆小鬼’

    这句话让周围的笑声停止了。

    店主完全不知道该咋办,于是就逃到店里去了。在用餐的其他客人也察觉到这不寻常的局面,都沉默着。

    一个男人站了起来。虽然比不上巴卡斯,可也是个很魁梧的大块头了。他把像枪般大的杖夹在腋下,是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喂,躲在小孩子后面的就是你们吗,好久没见呢”

    “喂,那家伙是安杰罗啊”巴卡斯说道。

    “真的是呢”纳尔西斯惊讶地叫了起来。

    “那家伙是谁啊”

    加琳问,于是巴卡斯答道。

    “他以前是我们队的人。因为太过胡来,所以被开除出去了……,看来是潜到角兽队去了呢,真是个圆滑的人呢”

    “那就是说是个叛徒呢”

    “可那家伙很强啊,小心点”

    加琳的眼角吊了起来。

    “真是的,魔法卫士队也要完了呢!居然只剩下你们那些蠢货和这样的小孩子,还是解散了好吧!

    骑士们再次哈哈地笑了起来。

    “给我闭嘴叛徒,看来要给你一些惩罚才行呢”

    加琳拿上魔杖。

    “喂,要是拔出那个的话,即使是小孩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啊”

    一片寂静的店内响起骑士的声音。

    塞多利昂抓着加琳的手臂

    “到此为止了,加琳”

    “放开我!”

    塞多利昂想要制止暴燥的加琳,可还是捉不住她的手。

    “不要阻止我们啊塞多利昂。加琳是对的,不能原谅他们”

    巴卡斯说道。纳尔西斯也站了起来,把杖拿在手里。

    “有比减薪更不能忍受的事啊”

    “我要跟你们决斗”加琳拔出杖说道。

    客人跟店员一瞬间忘了害怕,对着那堂堂正正的身姿看得入迷。那是凛凛又美丽的身姿。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也踏出一步,排在加琳两边。

    “我也要跟你们决斗”

    “我也是”

    角兽队的队员一起站了起来。

    “我们是四人,你们也是四人,刚好对够数呢。很好,就让我们来做你们对手吧”

    没有办法,脸上这样说着的塞多利昂也站了起来。

    “真是的……,又要被比比殿下责骂了”

    魔法卫士队跟角兽亲卫队面对面的决斗,跟之前一样是在中央古利斯特寺院的前庭。这时候几乎没什么人,是个用于战斗的好地方。

    四人站在十五米的距离对峙着。

    巴卡斯,纳尔西斯和加琳三人战意旺盛地瞪着角兽队的骑士们。

    塞多利昂就一副认真的脸交叉着手在后一点的地方站着。

    “那么就开始吧。事先说明,因为主动挑起战斗的是你们,要是丢掉小命的话就是自作自受了”安杰罗说道。

    于是加琳站了出来放言道。

    “废话就免了,放马过来吧”

    “真是够威势的小孩子啊,虽然想要说教训一下你这个小鬼……,但我的对手是你啊!塞多利昂!”

    安杰罗用杖指着在后面一脸无聊的塞多利昂说道。

    “很久以前我就不爽你了,老装一副清高的样子!今天就让我送你上黄泉吧”然后拔出了枪般的杖。

    真没办法,嘀咕着的塞多利昂正想上前去,可加琳阻止了他。

    “嗯?”

    “你的对手是我啊!”

    “喂,你不是他的对手啊”

    塞多利昂这样说着,可加琳摆好杖,最先冲了出去。因为那个勇气魔法,加琳现在被无敌感包围着。要是把这个安杰罗打败的话,塞多利昂也不会把自己当小孩子了吧。

    “好!跟着加琳吧!”

    巴卡斯跟纳尔西斯也追了上去。

    安杰罗呜地呻吟了一声,向加琳挥起了杖。巨大的空气块从杖端吹了出来,想要包围着加琳。

    可加琳一下子就飞到上面去,跳过了从头上过来的魔法“鞭子”

    “真是身手敏捷的家伙!”

    加琳以猛烈的气势不断攻击,令安杰罗动弹不得。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也跟各自的对手干了起来。

    精彩的决斗要开始了。

    真是的,塞多利昂说着就拔出杖,跟自己的对手对峙起来。他的对手似乎是个没什么活力的年轻人。

    那个人连名字也没有报上来就突然放出魔法了。跟自己一样是水魔法。这里没有水,所以想要得到水的力量,就只能使用空气中的水。

    很多冰箭朝自己飞来。塞多利昂厌烦似的唱起了“鞭子”,把箭简单地打落在地上。

    最先胜出的是擅长土魔法的纳尔西斯。

    对手也是使用“土”,地面的泥土隆起来,形成好几个歌雷姆。纳尔西斯笑了起来,也唱起了咒文“古利艾特·歌雷姆”。

    可他的歌雷姆并不是“土”。

    是金光闪闪的歌雷姆。

    “歌雷姆淑女们!把那家伙解决掉吧!”

    身高约为三米的女性外形的歌雷姆拿着扇子,把土歌雷姆全都吹散了。

    自己的歌雷姆轻易地全灭,对方一下子就举起手投降了。

    “啊哈哈!怎么样啊!我的黄金淑女!是纯金的贵妇们啊!”

    接着分出胜负的是塞多利昂。他笑着转向纳尔西斯吐嘈道。

    “喂喂,什么黄金啊,……明明只是黄铜而已嘛”。然后向对手发出魔法“鞭子”,对方也唱起了相同魔法来应战。

    可极擅长“鞭子”的塞多利昂三两下就把对方逼进困境了。就这样的话应该会胜利的,可是……。

    最后一击,塞多利昂本想以一个假动作来进行突击,对手的能耐大概就是用杖来防御。然后就看准他的手,把杖打出去。

    这样应该就能分出胜负。

    可让人惊讶的是,对方不但没有防御,甚至身体还向前倾。

    “蠢,蠢货!”

    塞多利昂的攻击被吸进对方胸口。

    深深的打到心脏,是致命伤。

    ‘可恶,做过头了’

    这样想的瞬间,对方脸色也没变地挥动杖。

    “什?”

    塞多利昂快速闪开,那名骑士就这样胸膛开着洞地跑出去,消失在夜里。

    “……怎么回事啊?那家伙”

    自己的杖确实是打到他的心脏了,可居然还能完全没事地继续攻击。能支配身体组成的魔法有很多,可即使是“水”魔法也不能做到那样。

    塞多利昂难以置信地呆站着。

    之后胜利的就是巴卡斯了。他的对手也是“火”魔法使。虽然两人都满身是火伤,可对方由于撑不住而投降了。

    交叉着手的巴卡斯瞪着对方。

    最后的是加琳。安杰罗果然是个强敌。操控着跟巨型身体完全不符的风魔法,想用几之刃来切碎加琳,可加琳的“烈风”也是超乎常人的。把风之刃全吹飞,以自己擅长的空战愚弄着安杰罗。

    身体到处被割伤,突然无力地跪了下来。

    “已经不行了吗?”

    加琳问道,可安杰罗还想要继续战斗下去。

    “还早着呢!”

    似乎是被小孩子似的加琳那样愚弄着感到十分悔恨吧,眼睛布满血丝,大力咬着的嘴唇变得苍白。

    加琳相信胜利的会是自己,因此用“鞭子”绕在杖端,突然冲上去。可这正是加琳的失误。

    “什!”

    加琳因为对方使用风而大意了。想不到居然会突然使用“土”魔法。

    地面上伸出的“土”之手抓住加琳的脚,看来安杰罗也能熟练地运用“土”魔法。

    “笨蛋!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会懂战斗的方法吗!”

    巨大的空气镰刀向着自己的头飞过来。

    “不好了!”

    看到那镰刀,勇气突然一下子全没了。跟小时候掉到“龙的脚印”那里般深邃的黑暗和飞过来的镰刀双重地侵袭着自己的心。

    那瞬间,脚突然变轻,同时抱着自己的身体倒向地面。

    “笨蛋!不要大意啊!”

    塞多利昂大叫道。

    “你……”

    安杰罗想继续发动攻击,可出血的身体却动弹不得,连站起来也没有力气,倒在地上。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高叫起来。

    “做得好啊!加琳!”

    “你果然太棒了!居然战胜了安杰罗!”

    那样说道,加琳却很羞耻地咬着唇。

    又是这样,自己在最后大意了……。要是没有塞多利昂的话,掉性命的就是自己了。加琳侧目看了一下塞多利昂,他一副好像对自己失去兴趣似的在沉思着。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的对手都跑到安杰罗身边为他治疗。性命看来是保住了,也恢复了呼吸。

    尽管如此,安杰罗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这个小毛头,都惊呆了。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拿掉对方的杖,折成两半,然后转向悔恨不已的骑士们,说道。

    “不要再对魔法卫士队口出狂言啊!”

    加琳怀着既不甘心和被救了的羞耻感的复杂心情,向塞多利昂低下了头。

    “……谢谢你救了我”

    可塞多利昂却心不在焉的样子。无视加琳的话,跑向正呆坐在地上的安杰罗。

    “喂安杰罗!”

    “……呜,什么?想来耻笑我吗?”

    “不是!跟我交手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贝多罗吗,什么啊那家伙!逃了吗!”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他最近才入队的。本名什么的也不知道”

    为了不有辱家声,报上假名的骑士为数不少。自己虽然跟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很要好,可却不知道他们的家乡在哪。

    塞多利昂看向那个叫贝多罗的男人消失的方向,叹了叹气。

    “喂,什么那家伙是什么啊”

    加琳惊奇的问道。

    “那个人,明明胸口被刺穿了……却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跑掉了”

    “喂喂!那种事怎样想也不可能吧!”

    “我没说慌,是真的”

    塞多利昂一脸认真,三人相互看着。巴卡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你累了吧,连肩膀都没力了”

    “……还有,你跟往常一样喝了很多酒呢”

    加琳不高兴地说道。

    看来是他不把救了自己的事放在心上的态度让加琳生气了吧。

    “不是不是!不是那样的!是真的啊!真的是这样在贯穿了胸膛中间!”

    虽然这样焦急地说道,可已经没人听他说了。

    “我们光荣的魔法卫士队!”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开始绕着肩膀大叫起来了。

    “好!现在就叫其他的队员来,报告一下我们的胜利吧!”纳尔西斯大叫道,巴卡斯也非常赞成,捧着胜利品的杖跑出去了。加琳也跟着出去。

    “喂!等等啊!你们!”

    塞多利昂慌张地追了上去。

    那天……,魔法卫士队的队员们久违地热烈谈起了士气话题。谁也在饥渴着胜利的味道。而且对手还是那个自慢又讨厌的角兽队队员,这更是不得了。

    对于见习骑士加琳的活跃,大家也很兴奋。居然打倒了那个安杰罗吗!太了不起了!不断地庆祝加琳的胜利,给她敬酒。

    虽然加琳就完全被魔法卫士队的同伴们接受,可塞多利昂的话谁也不相信。

    无可奈何的塞多利昂只是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喝着酒。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有着一个刺激人的感觉,让塞多利昂回忆起“往事”来了。被挤到脑海某角落的“那件事”不断地苏醒过来。

    “可恶”

    小声说道后猛地喝酒,可浮现上来的记忆却撕碎了他的心。不知不觉,塞多利昂醉倒了。

    一个人在慢慢喝着酒的加琳看到了喝醉的塞多利昂蹲在店的角落。

    “那家伙……”

    真是的,真让人头痛。在这种地方也依然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看到他那种样子,越来越悔恨了。决斗时被手下留情,今天还被他救了。

    不能变成跟大家一起庆祝胜利的心情。

    至少今天只有我输了……。

    只要发挥出“勇气”,就没有不能战胜的对手。虽这样认为,可并不是这样,输给了塞多利昂,也输给了安杰罗。

    这样的自己能很好的成为骑士吗……。明明自己是这样的不安,可塞多利昂就只顾着喝酒。

    加琳走近塞多利昂,摇他的肩。

    “喂,想要在这里睡着吗,快起来”

    “呜呜……”

    可他好像很恶心地呻吟着。

    要是在这种地方吐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加琳扶起了他。

    “喂,去外面吹吹风吧”

    然后把他拖了出去。

    塞多利昂继续在醉酒的梦中沉浸在过去的记忆。

    让人怀念的故乡的森林中……。

    在喜欢的泉边,自己把头枕在“她”的膝上,享受着阳光。长长的金发瘙痒着脸,梦中的塞多利昂微笑着。

    “皮埃尔,怎么了?觉得痒吗?”

    皮埃尔是塞多利昂的真名,是过去舍弃掉的名字……。现在谁也不会称呼的名字。

    梦里的塞多利昂对着金发女性说道。

    “加里努,你的头发在恶作剧啊”

    ‘加里努’

    过去的恋人。

    我唯一爱着的女性。

    那也是自称为加琳的少女的本名,可塞多利昂并不知道。

    在梦里见到的她跟往常一样被包所包围。把我带往天国的女人。那身体散发着像太阳般温暖的香味。

    朦胧的意识中,被‘加里努’那充满慈爱的眼神看着,塞多利昂就变得什么都不能思考了。

    “啊啦,不是恶作剧,我是故意的哟”

    “为什么?”

    “为了不让你忘记我在这里”

    这句话话塞多利昂胸口被勒紧了一样。伸出手,‘加里努’温柔地回握着。塞多利昂起来,把‘加里努’的唇到拉近到自己的唇边……。

    加琳把塞多利昂拉到没有人的小巷。不想让人看到醉成这样的魔法卫士队队员的姿态。而且也不想再受到那些言论伤害了。

    “喂振作点啊”

    加琳斥责着醉熏熏的塞多利昂。真是的……,为什么要喝到这种程度啊?

    明明那么厉害的说……。这不是浪费了这个才能了吗。

    正当在想着稍微控制一下就好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他在嘀咕什么。

    “……努”

    加琳心跳加速。

    “喂,你刚才在说什么?”

    很想要确认一下,加琳靠近了他。桃色红发瘙痒着塞多利昂的脸。

    “……加里努”

    这回清楚听到了。

    不会听错的,果然,塞多利昂知道自己的本名。为什么?这样想着的同时,胸口剧烈的跳动起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名字……”

    正当想这样问时,塞多利昂突然抓住了加琳的头。

    “嗯!”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时间完全反应不过来。

    看来是塞多利昂的唇跟自己的唇正在接触着。当这样察觉到时已经过去十秒了。

    唇,被塞住了。

    用唇……。

    什么?接吻?怎么回事?难道我正在接吻吗?

    接吻……,终于在脑袋中理解了那个单词的意思。然后那单词猛烈地在胸口中膨胀,加琳的脸激烈的红了起来。

    这是接吻!在接吻!唇被塞住了!

    不,正确来说,应该是“被吻了”!

    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接吻。做梦也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加琳极端混乱。

    总之!

    现在不是脸红和混乱的时候啊!

    加琳开不断挣扎,想要挣脱开来。可这样反而让塞多利昂更用力地抱着,紧贴着她。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愧是男人的力气。用魔法的话还好说,可加气不足的加琳并不能逃脱出来。塞多利昂更加用力地抱着乱动的加琳,把她推倒在地上。

    “一直待在我身边吧”

    塞多利昂用激情的眼神看着加琳说道。像被那激情的眼神射中一样,加琳不禁点了点头。

    可下一瞬间就明白了那话的意思,于是立刻摇头道。

    “不,不是的……,刚才的不算!”

    在黑暗的小巷中,塞多利昂的手动了起来。

    “!”

    加琳睁大了眼睛。

    梦中的塞多利昂忘我地渴求着‘加里努’的唇,贪婪的一次次地用舌头抚摸着口腔里面,那是超越梦般强烈和激情的吻。‘加里努’的唇变得炽热,身体想要从塞多利昂的手上逃离。

    离开唇,塞多利昂小声说道。

    “一直待在我身边”

    加琳的动作停止了。

    塞多利昂把手伸到加里努的胸部,‘加里努’丰满的触感……,并不存在。而是又平又滑的感觉。

    “加里努?”

    不假思索地问道的瞬间……,醉意突然退去,现实的光景在眼前扩大。

    “……加,加琳?”

    怀抱下的加琳,正在颤抖着。自己的同居人,魔法卫士队见习队员的“少年”。塞多利昂刹时间脸都充满血,红起脸来。

    “难,难道……,我……”

    加琳现在正一脸想要哭的表情颤抖着。

    做,居然做了……!

    跟曾经的恋人搞错,吻了这个“少年”,而且……。

    “胸,胸部,被摸了……”

    “对,对不起”

    “也接,接吻了……”

    加琳颤抖地说着。

    “啊真的很抱歉”

    糟糕了,虽然是喝醉了,可偏偏对方是个男人!即使他有多漂亮,可始终是个男人啊!

    加琳把塞多利昂撞飞出去。

    然后抱着胸部跑了出去。

    ……不好了,那家伙吓坏了吧。

    接下来可要解悉清楚,这样想着。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种梦。

    刚才的梦在脑海里闪过。

    塞多利昂深深地叹了口气。

    真是有够真实的梦啊。

    ‘加里努’

    那个名字包含着很多回忆,高兴,绝望……,抹不去的罪。

    想忘却忘不了的罪的记忆。

    喉咙里像有什么塞住一般,让呼吸很痛苦。

    原谅我吧,小声道。对这句哪里都传达不到的话语再次感到绝望。塞多利昂抱着头,深深的叹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