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二章 沉睡着回忆的地方
    当天晚上……。

    塞多利昂他们从宫殿回来后马上把他们已经恢复陛下的护卫任务报告给其他队员知道后,比比安的大屋马上响起了祭典的骚动。

    醉掉的队员中只有加琳一人不能露出高兴表情。

    现在可不是那种高兴的时候啊!

    连国王也是。

    不管如何想,一角兽队和那个艾斯塔修都很奇怪。明明是那样,可一下子就被那些谎话给骗过了。这样不就让艾斯塔修胡作非为了吗。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国王了!

    然而纳尔西斯和巴卡斯他们因为护卫任务的恢复而一个劲在那吵闹。

    对于加琳,一有这种休闲喝酒的话,心情马上就变成想要抓着艾斯塔修柄子的感觉。不过并不知道如何才能抓住,所以想要跟大家商量。

    “……真是的,那个酒鬼到哪去了?”

    加琳到处找塞多利昂,可找不到。加琳拿着酒杯左看右望,终于在楼梯那边看到他在想着什么事似的在喝着酒。

    走近去搭话道。

    “喂,塞多利昂”

    “嗯?什么事”

    “你跟国王两人说了什么啊?”

    “他命令我进行调查”

    “调查谁?”

    “那个女人,我的前女友”

    “有线索吗?”

    塞多利昂摇摇头。

    “那样的话就应该迫问艾斯塔修大公!”

    “喂喂,不要说得那么大声说这种事啊”

    塞多利昂小声说道。

    “不管怎样想,那个一角兽队和艾斯塔修大公都太古怪了。然后就这样放着不管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证据啊,确实的证据呢”

    明明发生了那种事,因为没有证据而不能追问,这样吗?加琳没办法忍耐这样处理这件事。加琳身为女人的直觉是全力把艾斯塔修跟一角兽队的怪异报告上去。

    “就这样的话又会被他找麻烦的啊”

    “那你样怎么办。要我们主动跟一角兽队干架吗?那样的话会变成内乱的”

    “不过啊!”

    “冷静点。总之,现在没有证据。安杰罗也只是前队员,他那样说的话事件也只能到此了”

    “你那是找借口!”

    “说起那个,安杰罗他也穿过魔法卫士队的制服啊。说得明白一点的话,一角兽队也好我们魔法卫士队也好,队员的家世也不都是能让人自豪的。哪里的贫困贵族,最后成了佣兵的人也不少的。‘前’队员引起的事件也不算是稀奇。

    “呜……”

    “确实很奇怪,可只是那样了。指出对方的怪异,由我们主动挑衅反而正中对方下怀。而且万一……,说不定真的跟一角兽队和艾斯塔修大公也没有关系。嘛,虽然我也认为那不可能。总之,首要目标是找出敌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认为我们魔法卫士队是个绊脚石?目的是什么?要是不知道这些是行动不了的”

    听完塞多利昂老实的回答,加琳呜~地沉默不语。自己想像中那华丽的骑士世界跟现实的差距,让心情不禁被打沉下去。

    可即使被那样说,加琳还是不能就此作罢。

    “不要摆出郁闷的脸嘛。总之,现在恢复职务也总比没有好。听好,不要老做些冲动的事,跟平时一样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知道吗?”

    塞多利昂用手抚摸着怎样也不能理解的加琳的头。

    “放心吧,我不会随便解决这件事的,绝对”

    尽管塞多利昂那样说,加琳还是没法点头。呜呜呜,这家伙果然还是在害怕吧?这种疑问闪过脑海。

    虽然之前感觉到他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可终究只是个胆小鬼……。这回不会也是就这样让它过去就算了吧?

    不要开玩笑了,加琳这样想。

    可以死了一个镇的人啊。

    等着对方出手的话,下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死啊。

    “你这还算是贵族吗!”

    “那个啊……加琳”

    这样叫道,塞多利昂好像很烦恼似地抓着头。

    “算了!对你有所期待的我是笨蛋!”

    “喂,喂”

    加琳大步跑掉。

    “真是的那家伙……。就真知道一个劲冲上去进攻”

    被留下的塞多利昂叹着气小声说道。

    加琳接着走近跟队员们边大声笑着边喝酒的巴卡斯旁边。

    “喂巴卡斯!”

    “嗯?怎么,加琳吗,怎么了?”

    那种悠闲的态度让加琳火大

    “什么有没有事的,为什么你会这么悠闲的在喝酒啊”

    “因为喝酒时就是要慢慢来啊”

    说道巴卡斯拿起酒杯。他那种态度让加琳十分火大。

    “你不认为艾斯塔修大公和一角兽队很怪吗!”

    “那当然觉得了”

    “所以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啊!”

    听罢,巴卡斯有发呆的脸问道。

    “塞多利昂说什么了吗?”

    “现在没有证据,暂时不要管之类的。那家伙果然是在害怕吧!”

    巴卡斯用手摸摸下巴,然后大大的点了头。

    “那么那就是正确的吧”

    “对!他是在害怕!”

    “不是啊,塞多利昂说的是正确的”

    “你说什么!”

    “我头脑不是很好使。用脑子想的事几乎都是交给塞多利昂的。那家伙那样做的话就那样吧”

    什么啊那是!于是加琳又去找纳尔西斯谈判去了。

    可没有看见纳尔西斯。找了找,原来在厨房拼命地跟一女仆说话。

    “不好的说……,纳尔西斯大人。我会被比比安大人责备的”

    “没关系的。比比安殿下不会来这里的。好了请接受我的爱吧,来吧”

    “这,并不是爱……,啊!”

    “看吧,我是个多么俊美的好男人啊,赞美我吧,行么?”

    “确,确实纳尔西斯殿下是个俊美的好男人……,嗯!”

    “是吧,就是爱啊,请看,这就是爱,爱在满溢,对吧?”

    “加琳满面通红地慢慢走过去,然后往纳尔西斯的头上砰!地打下去。

    “什!什么!”

    “禁止不知廉耻的事”

    女仆边暗叹着来得好,边整理蓬乱的衣服快步逃去。

    “喂!等下!朱利安塔!喂加琳!你这家伙到底对我有什么怨恨啊!”

    这样一说,加琳就拔起杖,纳尔西斯慌张起来。

    “等等等等!到底为什么那么生气啊!”

    “你,你这家伙……,这种时候……,居然那么悠闲地泡女孩子……”

    “这种时候是什么意思啊?”

    “把艾斯塔修大公和一角兽队就这样放着不管好吗!”

    于是纳尔西斯突然一本正经。

    “塞多利昂怎么说?”

    “又是那家伙啊!那家伙是个胆小鬼!他说放着不管”

    “很好,那就那样决定吧”

    “你不觉得很古怪吗!你认为就这样放着不管好吗!”

    “不,我也觉得很奇怪”

    “那为什么啊!”

    “不过塞多利昂那样想的话,就那样做比较好。照他说的去做总不会错的”

    “你也是吗!”

    失望地垂下肩膀,加琳叹着气。

    跟往常一样无聊地喝着酒的塞多利昂旁边,比比安走了过来。这样看着把杯往嘴送过去的塞多利昂一会儿后,

    “跟你以前的恋人有关系的事是真的吗?”

    塞多利昂点了点头。

    “嗯……。那跟陛下说了吗?”

    “是”

    “真老实是啊。嘛,那反倒是件好事也说不定呢”

    然后比比安瞄了一下塞多利昂,

    说道“你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

    “为什么?”

    看着惊讶的塞多利昂,比比安叹气地说。

    “对方是你以前的恋人的话,你也很难做吧”

    “您在说什么。陛下也命令我调查这件事。这件事不由我……”

    “不要说傻话了。被感情支配,你认为能做出冷静的判断吗”

    塞多利昂生气地说。

    “怎么可能。我才不是那种男人”

    “你啊,对喜欢过的女人是憎恨不了的啊”

    “…………”

    没有回答,塞多利昂把杯里的酒喝光。

    “跟这事扯上关系的话,说不定你会看到你并不想见的东西啊。我有这种感觉”

    “女人的第六感吗”

    “算是吧”

    比比安叹气。

    “骑马去的话哪匹也行,马房里的随便用吧”

    说完,比比安离开了。塞多利昂看着她的背影,然后轻轻低下头,再次把酒往杯子里倒。

    第二天早上……。加琳甩了甩疼痛的头睁开眼睛。看来是在比比安的大屋里醉倒了。从昨晚以来,对没有志气的同伴们感到很生气,于是明明不会喝酒却不断地喝。

    大屋的大厅里都是醉得有如烂泥的队员们在睡。真是的,这些家伙真的能胜任陛下的护卫工作吗。这样想着的加琳看到塞多利昂从玄关出门。

    跟在他后面,塞多利昂在马房不断走动,往马装上马鞍。

    “喂,骑马要去哪儿啊?”

    “有点事要调查一下呢。那么就拜托你看守这里了”

    说完就一个人跨上马。加琳呆呆地看着他那样子。

    “我也去!”

    塞多利昂摇摇头。

    “不行,你留在这”

    可加琳还是突然跨坐到塞多利昂后面。

    “不要!”

    塞多利昂就这样看了一会加琳,期间摇了摇头。

    “我可不想让你看到啊”

    “为什么?”

    “不想让一直把加里努搞混的你看到啊”

    这话让加琳红到耳根。

    “那,那我反而有看的权利啊!”

    “可能吧”说完塞多利昂就拍马前进。马快速地向前飞奔。

    “要去哪?”

    塞多利昂没有回答。

    走出托里斯塔利亚,往东北方的街道骑马走到第二天……,到达广阔的田村地方。对于生长在托里斯汀西端的加琳,这里简直就像是陌生的地方。不过这是个富裕的土地,从结果的作物里就能看到。悠裕的空气漂浮在周围。

    “难道这里是你出生的土地吗?”

    “啊啊,这附近的话确实是这附近呢”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回答道。看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出生的家呢。即使昨晚在留宿的旅店也是,塞多利昂完全不管加琳的疑问,用完餐后酒也没有喝就睡觉去了。

    加琳并没有再问。期间塞多利昂为了隐藏样子而盖上厚厚的风帽,什么话也不说。本来也不是个饶舌的男人,可无论加琳问什么他连话也不回。

    呈现在眼前的是塞多利昂的背影。

    一看上去感觉纤瘦,可加琳知道他里面隐藏着结实的肌肉。这样看着,肩膀也很宽阔。

    ‘这家伙是男人啊’

    加琳想着。真好呢,这样自言自语。并不是不能自由地追逐梦想,却拘泥于过去的事,每天在酒中度日。这家伙……,真的有自信把这件事解决吗?

    难道因为知道对手是连国王也敬畏三分的艾斯塔修大公,而觉得害怕吗?

    到底回到自己的故乡来有什么打算啊?

    不会是打算就这样逃跑吧……。

    ‘明明是个男人啊’

    加琳向着那个背影,很想怒骂他的心情。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候啊。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调查一角兽队。什么,暴露什么的谁会在意呢,那时候干一架就是了。内乱?一瞬间搞定他们的话就不是问题了。就这样放着对方不管的话又不知道会被他们干些什么了。

    加琳看着自己的左手。

    以前,不在这里写上‘勇气’的话,自己的勇气就不能发挥出来。不过现在的自己不同,即使没有那样的暗示,也能很好地发挥,战斗。

    慎重地,慎重的,其实只是害怕而已吧?

    堂堂正正地从正面攻击才称之为骑士啊……。

    想着这种事,走出街道,塞多利昂走进森林。然后再走了一会就停下马。

    “……这就是你出生的家吗?”

    怎么看都是繁茂的森林里。猎人和樵夫的小屋就没关系,可实在是不能想像这里会有贵族住在这。

    可塞多利昂还是没有回答。用手扒开茂密的草丛,呈现在眼前的是多不胜数的兽道。然后无言地走进去。

    “等等!要去哪里啊!”

    加琳跟在塞多利昂后面。嘿咻嘿咻,塞多利昂很灵活似地不断在走,可并不习惯在森林中行走的加琳几乎要被树根和青苔绊倒。

    “喂,等……,不要走那么前……,哇!”

    慌慌张张的加琳被树根绊了一下就要倒在地上。不过塞多利昂马上转过身,握着加琳的手。

    “……呜”

    加琳不由得红起了脸。塞多利昂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平时像打磕睡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浮现出担收加琳的表情。

    “没事吧”

    “嗯,嗯……”

    加琳点点头。然后塞多利昂呼~地松一口气摇了摇头,脸上那严肃的神情消失了……。

    那种样子,加琳注意到了。

    ‘这家伙,刚才把我和加里努搞错了啊’

    用那种眼神来看着恋人吗……,这样一想,莫名地生起气来了。明明绝对不能让我看那种表情的啊……。

    虽然那是理所当然,可总觉得那不可原谅,加琳带着少许闹别扭的表情跟着塞多利昂。

    走了大概一小时,眼前突然视野开阔。

    那里宛如从黑暗中突然出现的有如天界的地方。有泉水,周围还有石头所包围,花到处盛开,蝴蝶在飞舞。

    在‘生’这种精髓归纳在一起般的这景色里,加琳暂时看入迷了。

    “这里就是我的‘故乡’啊”

    塞多利昂用发呆似的口吻说道。‘故乡’这话语的声响里,积累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里到底有什么啊?”

    “加里努的墓”

    加琳一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塞多利昂没有犹豫地走近泉水边的石头。开始在长满青苔的石边挖了起来。

    察觉到塞多利昂想要干什么的加琳慌张地跑过去。

    “你在干什么啊!”

    “加里努葬在这”

    看来他是想把前恋人的墓挖出来。

    “住手啊!”

    加琳不禁大声叫起来。把墓挖出来……,光是想就让人毛管发抖的行为。

    “我必须要亲眼确认才行。那……,是不是真正的加里努。是做出来的吗,是本人吗,还是用魔法苏醒过来。不是这样吗”

    塞多利昂开始唱起咒文。

    普通·魔法的‘念力’,地面开始翻动起来……。

    加琳不由得闭起眼睛。要是挖出骨头的话?要是什么也没有的话?不管哪边都会是让心破碎的光景。

    塞多利昂现在还是爱着她……。通过他一直看到的梦和刚才握着自己的手时的表情,加琳这样想。

    所以希望她是活着。

    可那样的她现在却成为恶魔般所作所为的女人。

    所以并不想要那样的她。也就是说,希望她就这样安眠在这里。

    那种纠结现在一定在塞多利昂心中不断争斗……。不管如何,结果肯定都是不想看到的光景。

    哪种结果对于他来说才是幸福呢?

    答案肯定连神也得不出来吧……。

    不断在挖掘……,那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泥土和乱石。

    “那里……,没有搞错吗?”

    塞多利昂点了点头。

    “……是吗”

    塞多利昂无言地把土放回去。

    把土全部放回地上后,塞多利昂开始在泉水周围慢慢走着。清澈的水汇进泉里,倒映出他的身体。那是让人有点害怕的无表情。无论什么感情也在那看不到。

    没有加里努的骸骨。那是多么大的冲击把塞多利昂的包裹着,加琳无法想像。

    “跟加里努渡过的,一直是在这个地方。说来是在其他哪个地方都不会相见。再次来到这里的是……,在这里把加里努埋葬后以来呢……,什么也没有变啊”

    塞多利昂自言自语般说道。那是无比沉着的声音。

    “泉水,花,树木也……,什么也没变。可,她却变了。对吧,加琳”

    突然被叫名字,加琳慌张地点了点头。

    “……啊啊,变了啊”

    “我啊,在这里把她埋葬了后本想追随她的。可做不到。对,是做不到啊。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并不是在神面前显示自己的情分。即使做那种事她也不会高兴之类的,甚至连那种无聊的理由也不是。只是单纯地,觉得害怕而已。害怕死,所以才做不到。爱得要死,明明那种话说过无数次,可我连追随她这种事也做不到”

    塞多利昂坐在石上,然后摇头说道。

    “呐加琳”

    “……什么?”

    “仅仅只是在这里的期间……,我可以高兴吗?不管什么姿态,她还活着。即使变成那种恶魔也……,我非常高兴。对这样高兴的自己不能原谅。不过,好高兴”

    塞多利昂捂着脸。

    “……我是个胆小鬼啊。真是胆小至极的人啊”

    加琳什么也不能回答,只是仰望着天空而已。春天温暖的天空,蔚蓝的延伸着。那种清澈的蓝,让加琳感到自己的无力。虽然想拉一把这个男人的手,可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完全不明白。

    ‘塞多利昂(布满灰尘)’

    覆盖在他身上的灰尘深深地粘上好几重,让加琳那小小的手如何也掸不掉。